民间故事会酒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故事会酒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四百短篇鬼故事、民间真实鬼故事老人、四川民间鬼故事、民间鬼农村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故事会酒鬼故事第一篇-乾坤局

拜师不成

初出茅庐的风水师李本末突然接到大学同学王怜花的电话,说她叔叔王老虎想收一个有天赋的人为徒,传授毕生绝技。李本末喜出望外,连给归国好友牛天接风洗尘的事都忘诸脑后。

初次相见,李本末和王老虎一见如故相谈甚欢,李本末甚至在对方眼里读出一丝相见恨晚的意思。所以王老虎将第一个人门任务指派给他时,他片刻也不迟疑,立即动身寻找那种名为“棺材天”的奇药。

王老虎说“棺材天”长在阴煞之地,只有合格的风水师才有本事找到它。如果李本末能把这价格不菲的奇药带回来,他就正式收他为徒。不料,李本末还没到目的地就接到王老虎一夜暴毙的噩耗,他不得不原路折返。

一脸憔悴的王怜花扶棺而泣,痛不欲生的她坚持不肯将叔叔下葬,一定要在他人土之前找到凶手。她认定叔叔是被仇家谋害,背后似乎还关乎一个天大的秘密。王老虎出事前一天,一个脏兮兮的老乞丐找到王老虎,声称三十年之约已到,他此番就是来收回他欠他的那条命。两人在老屋里密谈良久,老乞丐走后不久,王老虎就暴毙了。

“叔叔他死得太惨了,四肢满是淤青不说,满口的牙都被拔光,只剩下一个血窟窿。我最不理解的是,他死后嘴里还被塞上一团符咒类的东西。”王怜花眼睛红肿,看着李本末,“你一定要帮我。”

李本末点点头:“我觉得可能有人利用恶鬼布阵索命,这种阵法肯定不是普通风水师能做到的,搞不好还是个道术高深的人。而且,对方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目的。你好好想想,叔叔出事前有没有给你留下什么话?也可能是某件不起眼的东西。”

王怜花摇摇头:“没有什么特别的吩咐,他只是告诉我好好打扫下书库,别让他那些古董书籍生虫子……”

话刚说到一半,王怜花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路小跑上楼,李本末紧随其后跟了上去。王怜花眉头紧锁,在书架上胡乱翻了起来。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她终于翻出一本线装书:“叔叔格外嘱咐我晒晒这本书。”

李本末从她手中接过书籍翻开,不觉傻了眼,这跟无字天书根本没什么区别,每页上都是奇怪的符号和插图。他无奈地摇摇头:“这些符号我都没见过,除非叔叔他活过来告诉我们什么意思,要不然咱们一辈子都猜不透。”

“会不会是道家的东西?”王怜花一语惊醒梦中人,李本末忽然想起那个被自己忽视的死党牛天,他就研习各种流派的道术,说不定他会对此略知一二。

一通电话过去,牛天当即搭飞机飞了过来。一下飞机就迫不及待地东张西望:“你说给我介绍女朋友,人呢?”

李本末把随行的王怜花介绍给他认识,他像猪八戒见了嫦娥一般,差点没扑上去。三人在饭馆简单要了几个菜边吃边聊,洒过三巡菜过五昧,李本末开始讲述事情的大致经过。牛天一听死的是王怜花的叔叔,当即吹起牛来:“管他什么新书旧书,我把咱叔儿复活不就知晓一切了。”

民间故事会酒鬼故事第二篇-花园坟传奇

江南白蚬江畔,有个花园坟,青冢秀木,浮翠滴碧。多少年来,流传着一个凄美的故事。

北洋政府时期,军阀割据,战乱不断。民国十三年(公元1924年)秋天,直系江苏督军齐燮元为争夺上海鸦片市场,同皖系浙江督军卢永祥开了仗,世称齐卢交战。战场摆在沪西嘉定昆山之间,双方交战,苏军吃了败仗。苏军本是乌合之众,军纪极坏,败兵所到之处,奸淫掳掠,无恶不作,从此,平静的江南,卷入了兵匪横行的多事之秋。

却说昆山城西20多里,有个万顷大湖,因产白蚬著名,叫做白蚬湖。白蚬湖中有座岛屿,叫白蚬山。白蚬山云谲波诡,地势险要,从来就是作奸犯科之徒藏身匿迹的地方。苏军中有个连长侯月山,带了一帮子败兵,上白蚬山安营扎寨,号称侯月山部队,自封司令,在白蚬湖一带滋扰百姓,干起了土匪勾当。

白蚬湖有条支流白蚬江,中间有个集镇禹家堡。禹家堡地处膏腴之地,是个鱼米之乡,东去上海,西往苏杭,十分方便,所以镇上商贾云集,市场繁荣。这流金淌银的禹家堡,成了侯月山的觊觎之地,他们经常三五成群地到镇上敲诈勒索,强赊强买,有时还拉船抓夫.为他们运粮装物,更令人发指的是,这些匪兵还黑夜进镇,闯入民宅,劫掠财物,凌辱妇女,放火烧房,女子的惨叫声,惊心动魄的枪声,吓得小儿也不敢夜啼。于是商店不敢开门,外地商贩望而却步,使一个好端端的繁华大镇,变得风声鹤唳,死气沉沉。

禹家堡商会会长禹世贤,是有名的世家。他年过不惑,家资百万,镇上几家有些规模的酒馆茶楼、粮行油坊都是他的产业,号称禹半镇。他的商会有团丁十来人,五六支枪,这些人平时吓吓流匪、抓抓小偷还顶事,可是碰上那些狼奔豸突、气势汹汹的匪兵,就只得铩羽而归了。禹世贤明知他们是白蚬山上苏军化装的土匪,但也敢怒不敢言。

禹世贤心中恼火,如坐针毡。但是,他不信禹家堡的匪患无法可治。他想起昆山城警备队司令潘至祥,人家原是苏军的一位团长,只要肯花费,请他援手,不怕治不了侯月山!于是,他向商会同仁打了个招呼,带了一份重礼,上了昆山城。

原来,齐燮元兵败,散兵在昆山城内横行霸道骚扰百姓.商会团丁无法遏止,县知事请羁留在昆山的潘至祥出山。在重金的诱惑下,潘至祥收罗了残兵近200人,建立警备队,自任司令,负责城防和地方治安,那些散兵游勇才不敢再滋事生非,昆山局面稍见安定。当然.昆山当局请潘至祥出山建纛,分摊给商会和众乡董的那笔开支是十分惊人的,但是,木已成舟,大家口吃黄连有苦难说。关于这一点,禹世贤不是不知道,但是,他想,花费银洋,只要能遏止侯月山明火执仗的抢劫,还是划算的。

禹世贤到昆山警备队拜谒了潘至祥,送上了礼,说明了来意,再三请求潘至祥派一支人马到禹家堡,清除侯月山匪患。潘至祥听了,心里打起了小九九。他知道,禹家堡是昆山数一数二的大镇,富得流油,让侯月山那小子独吞,他也不甘心。现在,禹世贤找上门来,正好让他可以插一手,分一杯羹。潘至祥掐算一会儿,拿定主意,先是摆上一副官腔:“禹会长,冒(莫)客气,维持地方安定,是本司令的职责。”说完,他脱下军帽,搔搔头皮,又说,不过,要分兵禹家堡,他200号人马,保护昆山城也捉襟见肘,如何抽得出人手?若说等禹家堡出现匪情,他再派兵清剿,土匪早已闻风而逃,岂非徒劳往返?见禹世贤脸呈失望的样子,潘至祥挥挥手,说:“禹会长,冒急,冒急。大活人还能让尿憋死?本司令自有平息匪患的妙招!”

潘至祥一脸真诚地告诉禹世贤,白蚬湖的侯月山,原是他手下一名连长,此人莽勇仁义,让他同你联手,化干戈为玉帛,禹家堡从此不就太平了?

禹世贤听潘至祥的妙招是干脆让侯月山保护禹家堡,惊得目瞪口呆,一时回不过神来。

潘至祥见禹世贤呆在那儿不回话,就阴阳怪气地说:“禹会长,侯月山是堂堂苏军连长,我潘至祥的心腹,你信不过?”

禹世贤心中暗暗叫苦,但是,事到如今,他不允也得允,若回绝了,潘至祥和侯月山串通一气,暗中使刁,禹家堡的百姓就更无法活了。

民间故事会酒鬼故事第三篇-用命裱画

一、来历不明的古画

民国年间,耒阳县城有家萃文斋古玩店。小店门面不大,但柜台安排得井井有条,一边是玉器,一边是瓷器,雪白的墙壁上挂着几幅字画。经营古玩店的是一对父子,父亲叫杨柳堂,儿子叫杨宝。

话说有一天晚上店铺已然打烊了,萃文斋古玩店忽然响起了敲门声。杨宝疑惑地拉开半扇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瘦小的乡下人。

杨宝还没开口询问,乡下人主动问道:“小兄弟,你们店里收古画吗?”

杨宝略略打量一番乡下人,说:“当然,您有古画要出手?”

乡下人朝杨宝身边凑了凑,压低声音说:“能不能进去说话?我手里有好东西,包您满意。”

杨宝点点头,把门打开,让他进了店。

乡下人走到柜台前,把后背上的长条袋子放在柜台上,伸手从里面取出两幅字画轴往柜台上一放,说:“请小兄弟先过过目,要觉得是真品,咱们再谈价钱。”

杨宝把柜台上的电灯拉低,让明亮的灯光刚好罩在画轴上。那年月有电灯的人家凤毛麟角,他们这是为了晚上看古物才特意装上的。杨宝抬眼望去,画轴是卷着的,但依然能看出岁月沧桑的印记。

杨宝在灯光下轻轻展开一幅画轴,画只展开一半,他的心已突突直跳。这幅画的题款和印章竟然是明朝的蓝瑛!蓝瑛是明朝后期武林画派的领军人物,他工书善画,长于山水、花鸟、梅竹,尤以山水出名。这幅画就是他的《山水图》。

强忍住内心的激动,杨宝再打开另一幅,这幅画落款竟然是明朝唐寅的《牡丹仕女图》。唐寅就是唐伯虎,他擅山水、人物、花鸟,人物画多为仕女及历史故事。

饶是杨宝心理素质再好,这会儿也是额头见汗。这两幅画只要有一幅是真的,那他们这个小店就发大了。现在的问题是杨宝吃不准东西的真假。他对乡下人说:“您先坐会儿,我请我父亲过来看看。”

这时杨柳堂已经走了过来。他先打量了一番乡下人,拱拱手打过招呼,然后走到柜台前,拿起一幅画在灯下细细端详起来。

仔细看过两幅画,杨柳堂断定两幅画都是真的。可他很纳闷,一个乡下人怎么可能会有蓝瑛和唐寅的大作?

乡下人主动给他解开了疑团,这画是他太爷爷当作传家宝留下来的,本不该卖,可现在家里穷得吃了上顿没下顿,老婆又患了重病没钱医,不得已才拿出来换几个钱。现今世道不平,怕人抢,所以才趁黑出来交易。

判断古画真假自然不能听故事,主要还得看货,看这人瘦小的身材,八成是个盗墓贼。但他没有把这个意思说出来,只要东西是真的,管他哪里来的。杨柳堂问:“这位先生,这两幅画你打算多少钱出手?”

“一幅画200块大洋,两幅画总共400块。”乡下人说。

说实话,400块大洋买这两幅画不贵。杨柳堂想了想,不动声色地说:“小店规矩,凡是值钱的字画,都得请行家给掌掌眼,再说晚上鉴定古画我还是头一次,不敢贸然行事。”

乡下人回道:“您如果认准是真品您就收,您如果认为不是,我立马拿画走人,去找第二家。”

乡下人这么一说,杨柳堂不由踌躇起来。两张古画虽然来历不明,但应该是真的,而且价格便宜。收进来后,每幅画卖个1000块大洋肯定没问题,两幅画就是2000块呀!这么一想,他又拿起画鉴赏良久,才果断地说:“画我收下了,我还个价吧!我这是小店,钱不多,两幅画一共100块怎么样?”

乡下人吃了一惊,说:“掌柜的,你压价也压得太狠了吧!说什么我这也是名家的古画呀!你在当垃圾收呀!”

杨柳堂说:“你这破画我还真是当垃圾在收,是真是假咱先不说,单就它的来历我就要冒风险,说不定今晚我收了你这画,明天一早官府就找上门来,说这是某家失窃的画,或者说是哪儿盗墓挖出来的……”

乡下人忙说:“掌柜的,你把我当成贼了?好,好,不是家里等钱用,我还真不会卖这祖传的宝物。行,成交。”

民间故事会酒鬼故事第四篇-旧巷棺材铺

民国时期,各地都流行土葬,即使是达官贵人也嘱咐家里人注意风水,一定要葬在宝地,这样不仅仅对死去的人好,而且也对后代子孙好。因为土葬盛行,所以棺材更是不可或缺的东西了,孙家就是靠棺材发家致富的。旧街是双溪镇最小的最旧的一条街,平时谁也不愿意靠近旧街,但是一到家里有什么倒霉的时候,或者有人死了,就一定要到旧街去,尤其是要找旧街街尾的孙家。

旧街的店铺,做的生意大多数都是“死人生意”,所以开门的时间很短,早上日上三竿了开门,晚上在太阳落山之前一定要关门休息,祖祖辈辈都是这么传下来的。到了孙阳这一代,已经不那么重视传统了,乱世里生活不好过,生意自然就不好做了。不过人总是要吃饭的,孙阳就想把旧街棺材铺的名号打起来,这样才有活路。特别是这个时代,土匪,官匪,军匪出没,死于非命的人也特别多。穷人家买不起棺材,但是稍微有一些资本的人家,就会希望买一副棺材。旧街棺材铺的机会来了,谁能够没有棺材?

这一天如同往常一样,孙阳吃完了早餐才慢悠悠的开门,一直等到了太阳快要下山了,也没有一个顾客上门,正当他准备关门的时候,门口出现了一双手,就扒在门口上。孙阳的心跳了一下,他想起来去世的老父亲跟他说过的许多棺材铺的禁忌,可是也没有说过这样的……鬼上门了啊……孙阳打算强行关门的时候,那双手露出来更多的部分了,看得出来是女性的手臂,还有细细的声音:“老板,等等,我要买……买棺材。”

“你走你的阴间路,我做我的活人生意,”孙阳不敢看,就这么说。一般而言鬼怪不会为难棺材铺,否则就是在毁自己的路。这时候,她出现了,是一个穿着破烂,皮肤白皙,黑色的长头发散着的女子,她竟然噗呲的就笑了:“你说什么呢?我是来给我弟弟买的……我弟弟,病死了。”说到这里,她又悲伤起来,眼睛立马就红了。

孙阳这个时候才有胆量看她,原来是一个清秀的姑娘,看得出来是逃难而来的,也许之前还是一个大家闺秀。这个乱世,太多的人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了,孙阳动了恻隐之心,竟然又把棺材铺的门打开了,说:“进来吧。”这时候夕阳已经完全沉下去了,没有了光亮,幸好天还没有非常黑。女子身后有一个小拖车板,不用说板上放着的一个男人就是她死去的弟弟了。

死人不进棺材铺,这是祖传的禁忌。孙阳不是不明白,但是看着这么一个柔弱的女子,大晚上带着一个死人在大街上晃荡,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棺材铺已经开了几代人,也没有听说过出什么事情,也不见得祖辈们都遵守规矩,孙阳决定破例了。

孙阳不仅仅让女子进了门,而且主动的把她的弟弟拖了进去,就放在大厅里。大厅两边放着的都是棺材,中间的灵位处敬供着贡品,孙阳说:“把他先放在这里,明天天亮了再处理,你看行吗?”

女子自然是感激涕零,进了门就千恩万谢,还说:“我叫孟莉,我弟弟叫孟辰,我们家原本是在北平的……没想到一路逃难就到了这里,弟弟自幼身体就不好,没想到前不久就……”说着说着,孟莉就又哭了起来。孙阳一看这哭的梨花带雨的,心疼起来,赶紧安慰,说:“没事,孟姑娘不必难过了,如果姑娘不嫌弃,这棺材铺也是你家,孙某人虽然没什么家底,多养一个人还是做得到……你弟弟,我也会当做自己的弟弟来对待……”

孟莉没想到孙阳这么热情,更加感动了,泪眼朦胧的说:“谢谢孙公子,孟莉以后为您做牛做马,为您洗衣做饭,今晚的晚饭还没有做吧,我这就去做。”孙阳心里自然是满意的,他收留孟莉怎么可能没有点私心,在这个乱世,娶个媳妇何其困难,而且他就是一个卖棺材的,没钱没有地位,还不吉利……孟莉长得又那么漂亮,用一副棺材换一个媳妇,值得了。

趁着孟莉在厨房忙活的时候,孙阳开始观察起她死掉的弟弟——孟辰。听孟莉说,孟辰已经死了好几天了,她一直也没有找到人帮忙,可是又不能把弟弟丢在路边暴尸荒野,所以一直用拖板拖着。孙阳觉得有点儿奇怪了,孟辰身上一点儿死人的气味也没有,虽然呼吸没有了,身体也是冰冷的,可是身上就是没有气味……现在是夏天,按道理说早应该臭了……

这时候孟莉从厨房走出来了,说饭已经做好了,她问孙阳:“怎么了?我弟弟怎么了?”孙阳看着她着急的样子,想了想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没准……她弟弟身上真有什么事情,但是她不知道,说出来也是徒增烦恼,不如解决了之后再说。棺材铺旁边就有高人,平时卖点寿衣糊口,经常出去云游……估计也快回来了。

“吃饭吧,明天我就把你弟弟下葬,”孙阳为了让孟莉安心,这么说。不得不提,孟莉做饭的手艺非常好,孙阳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还伸手去碰孟莉的手,发现孟总手也是特别的凉。孙阳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孟莉的手怎么也跟她弟弟的手一样……

“被你发现了呀?”孟莉笑了,这么说,她身上倒是有一股臭味,孙阳一直以为是逃难的时候没机会梳洗,所以发臭。可是现在看来,并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孙阳想说话,想问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可是已经没有机会了,他觉得头晕眼花,意识模糊。他意识到了,饭菜里下了药。这个时候,应该死掉的孟辰坐起来了,和孟莉相视而笑。他们一起坐在桌子旁边,把手伸向了孙阳……

传说,在民国时期有一种“流尸”,即已经死亡的人,还能够保持自己的形体,游走在世间,再以活人的阳气为食,保持自己的形体……孟莉和孟辰,就是这样的流尸。

民间故事会酒鬼故事第五篇-修长城的老石匠

1982年我在Z县文化局工作,就在这年3月初,省文化厅、文物局联合转发了国家文物局关于对长城进行全面考察的通知。县级没有单独设立文物局,整个文物工作归文化局统管,下面只设了一个文物保护管理所,编制3人,设所长一人。在我们县境内,仅明长城就有100多公里长,还有残存部分燕、北齐长城。考察工作量很大,内容包括:现存的长城各关(口)、建筑、较完整的城墙、敌楼、碑刻等全部进行拍照并要作文字记录。这么大的工作量文管所3个人根本无法按期完成,局里领导决定从文化系统抽出6名同志组成一个考察组。其中有搞摄影的、搞测绘的,搞文物鉴定的,我也是成员之一,负责文字记录和整理。文管所老所长王永祥老师担任组长,经过一番准备后,在王老师率领下我们一行6人背着行囊直接奔赴东南县界的峪门口。

峪门口地处崇山峻岭之中,是明长城的一个重要关隘。省文化厅的文件中特别强调,对一些险要地段的城墙、城楼不能有一丝疏漏,而且又要从不同角度拍摄,文字记录也必须详尽。考察工作十分艰苦,登山爬岭,穿峡谷越山涧,通过一个多月的艰苦努力,收获颇丰,发现好几处珍贵的实物资料。那天,我们要去一个叫鹦鹉山的老边墙考察,在一条羊肠小道上攀登,6个人都累得气喘嘘嘘汗流浃背,登上山顶后,便坐在一座比较完整的城楼里休息。大家身上的汗水刚落,突然从外边走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农民。农民进来后便对考察组人员说:“你们哪位是领导?”王永祥老师面带微笑说:“您有什么事吗?”那位农民便在王老师面前坐下,然后便和王老师聊了起来。农民自我介绍说他叫刘三强,听说县里来人考察长城,特意前来报告一件事。他说,这座城楼下原来有一块石碑,那块石碑上的碑文详细记载着修筑这段长城的领头、工匠、督工的名字和完工日期。“文化大革命”中,许多文物被做为“四旧”被砸烂、烧毀,古长城遭到了严重破坏,山下的好多农民拆长城的砖、条石,运回家建房垒墙。那块石碑被山下村庄一个叫张二魁的人弄到家里砌门前的台阶用了。刘三强又很痛心地说:“这样宝贵的石碑,被常年累月地踩在脚底下,字迹都快磨平看不清了,实在可惜呀……”

王老师觉得刘三强报告的情况很重要,长城上的碑刻都是修建长城时留下的真实资料,是不可多得的珍贵文物,对研究明长城具有很高的价值。王老师对刘三强爱护长城保护文物的可贵精神给予高度赞扬和诚挚的感谢,并问刘三强家住哪里,下山后一定登门拜访。刘三强说他家就住在山下村庄,欢迎各位老师光临……

当天下山后,考察组就找到了大队干部,提出要大队领导帮助动员张二魁把那块长城碑刻交出来。大队干部找到张二魁一说,张二魁听说那块石碑是国家文物不敢不交,当时就从石阶上拆了下来亲自送到大队部。53岁的王老师是搞文物鉴定的专家,尤其是对古建筑的研究造诣颇深。王老师叫年轻的队员提来一桶水,把石碑上的泥土清洗干净。然后王老师戴上老花镜对石碑上的文字仔细辨认,最后确认其文为:

保定府西河坞民营头领赵国春等修完一等边城长九十丈,接西山头起于朝等修,陈文接修东山头止。

督工把总 张振英

民营头领 赵国春

石 匠 刘三强

泥水匠 侯东和

大明万历四十年五月吉日同立

王老师看完碑文问大队干部们说:“刘三强家在哪儿?我们要去拜访拜访……”大队干部说:“我们大队根本没有叫刘三强的人,附近的村庄也没有刘姓人家。”王老师说:“这就奇怪了,向我们报告此碑下落的人说得清清楚楚他叫刘三强,并且说他就住在山下的村庄里。再说,远处的人对此碑的下落也不可能知道得这么详细啊……”考察组的几个同志都感到事情很蹊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大家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落到那块石碑上——碑面上工工整整地刻着“石匠刘三强”几个字,几个人嘴上没说什么,可心里都划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难道说报告人就是碑文上这位修筑长城的石匠?莫非他看到他和伙伴们辛辛苦苦修筑的长城和他亲手刻制的石碑遭到破坏而感到痛心,因此才显灵向考察组报告?这太不可思议了!世上真的会有这种事?“刘三强”到底是什么人?想查个水落石岀既不可能似乎也没必要,只好不了了之。

经过一年半的奔忙,境内长城考察工作全部结束。那通石碑被运到县文物保护管理所后,王老师亲自将碑文拓下来进行装裱,作为珍贵文物立档保存。在整理县境内长城全线考察文档时,关于这块石碑的发现过程,按照文化局领导和王文祥老师的意见,隐去了“刘三强”向考察组报告这个带有“迷信”色彩的情节,只写了“有人向考察组报告”等字样。事情已经过二十多年了,但这件不可思议的怪事我一直没有忘掉……

以上就是民间故事会酒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故事会酒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66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