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捉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捉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入梦解说民间鬼故事、民间十大鬼故事、民间讲鬼故事在线听、中国民间鬼故事吧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捉鬼故事第一篇-阴阳路

汾河旁边有个小村子叫做徐砦,一个破旧不堪、鸟不拉屎的地方。村子里有一个老汉,打了光棍,因此无儿无女一个人过活,老汉名字叫做徐鹿。一眼看去就是一个乞丐似的老头子,邋遢不堪。关于他村庄里还有一段传奇故事。

首先要说的是,徐家的大门口对着长长的胡同。整个胡同里也仅此一家。

徐鹿年轻时是很有资本的,家里有钱,人长得又很帅,唯一的缺点就是喜欢挑三拣四。结果就是这个致命的缺点让他一次次错过姻缘,一次次拒绝媒婆的提亲。等不到看到儿子娶媳妇,老父亲突然间就死了,没留下一句话,不久后,老母亲也追随老头子驾鹤西游了。整个徐家就留下他一个人,守着一个大大的院子。几个兄弟姐妹都是没有长成便匆匆夭折了。

过惯了奢侈生活的他两年便把家里的全部积蓄一文不剩地花光。剩下的岁月里,只能靠村子里的补助维持生计。

就这样过了几十年。

五十岁这年的夏天,很热。因为没有风扇可用,晚上,徐鹿便睡到了家门口。胡同是南北走向,而他则是东西着躺。事情就怪在这天夜里。

熟睡的徐鹿模模糊糊地听到有人对他喊,起来,挡到我的路了。以为是在做梦,他只是转了转身便有继续打着鼾声睡着。又是一句,起来啊,挡着路了,让我过去。徐鹿又一次地转身,接着睡觉。没过多久,同样的情况再次出现。当这次他真的惊醒了,被彻底的惊醒。他颤颤巍巍地起来,向四周看看,什么也没有,但仍是心有余悸。匆匆抱了凉席回屋子里睡了。

第二天早晨,徐鹿像往常一样在市集逛游,检点破烂什么的。忽然一个算命先生扯住了他,战战兢兢地说了一些什么阴阳路、赶魂之类莫名其妙的话。他又掏不起算命的钱,只是转身继续干自己的事,没把这些放在心上。鬼故事

第三天,徐鹿死了,没有任何病,没有受到任何攻击等。

因为要实行火葬,但还要触两千多元为他办丧事。村长带领很多乡亲父老来到徐家的院子,看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拿来卖钱为他办丧事。所有人没有一个抱着希望,只是想看看这个老光棍到底生活在一个什么的地方。然而,在收拾东西的时候,一位村民在一个柜子里发现了整整一叠百元大钞,至少有几千块。紧接着,又有几个人发现大数目的钱,具体多少钱不知道,但有这样一个数据:把徐鹿的丧失办完花费几乎三千元,然后整个村子里每人分到三四百元。

关于他的死因,有人好奇地到处打听了一下。最后在那位算命先生那里得到了一个令人心惊胆战的答案。

阴阳路,徐家的门口刚好位于阴阳路,他死亡肯定是当了魂路。那晚上,他被踢了三次,三次踢尽了他的阳寿,只给他留了三天的时间。没有人能解释为什么他来这么多的钱,绝对不是家里储藏的,因为在农村是不可能会有这么多钱。

阴阳路的说法,农村自古有之,但到底是真是假,没有人知道。有时候,科学是无能为力的。

你的脚下是否踏着阴阳路呢?

民间捉鬼故事第二篇-民间异事之万年青

天地广阔,江水滔滔,一面孤帆飘于长江之上。船头一支红色三角旗迎风猎猎,旗上用金粉书写四字,曰:“潜山太守”。旗下一位青年书生背手而立极目远眺,颌下一缕黑须随风轻轻飘动,全然不顾这凛冽的江风。时当乾隆十八年的二月,正是乍暖还寒时节,而立在船头的这位男子虽衣着单薄却毫无惧意,眼见一轮红日逐渐西沉,将水天之际的云霞染得通红,这景色便如同画里一般,更将他看得是如痴如醉感慨万千。这位书生便是当朝新科进士殷春彦,他本是浙江仁和人氏,自幼聪颖过人,读书过目不忘,十年寒窗苦学不辍,终于在去年的会试中金榜题名,等到今年年初便被授予安徽潜山县令的实缺,此番他带着家仆乘着官船逆流而上,便是去皖地赴任的。

殷春彦站在船首,见那红日半边皆已没入江水中,天色也逐渐暗起来。他眉头一皱,回首向舱内道:“玉生,此刻天色渐晚,问问船家今晚至何处停泊?”话音将落,只见舱帘一挑,出来个面目清秀的少年,恭恭敬敬的回道:“老爷,方才我已问过,说是前面二三里便有一个小镇名叫刘家港,今晚我们就泊在那里。”倪春彦听罢,轻轻“哦”了一声。又听那少年道:“老爷,外面天寒风大,可别冻坏了身体。还是进舱里来吧。”倪春彦笑道:“无妨,你若是怕寒就回去吧。如此美景平日难得一见,我还要再好好欣赏一下。”那名叫玉生的少年听罢也不回舱,只垂手站在倪春彦身后默然无语。

行不多时天色将黑,一轮弯月已悄然跃上,江风愈大寒气更浓,倪春彦见身后玉生瑟瑟发抖,正待让他回舱中休息,忽见前方不远处的江边灯火点点,在黑暗中甚是耀眼。玉生也看见了,指着那里大声喊道:“老爷快看,前面莫非就是刘家港了?”此时江面上隐约传来数声犬吠,倪春彦让玉生去问问艄公,艄公道前面正是刘家港。不消片刻船已至岸边,艄公走得熟了自然知路,将船停在一个码头旁。倪春彦向岸上看去,发现这刘家港其实是个数十户人家的小集镇,码头旁只有一个小酒馆,专供过往客商打尖用餐。他近日胃口不大好,肚中也不甚饥,于是便给了玉生几钱银子,让他带艄公及水工上岸吃饭,自己却在舱中坐下,就着油灯看起书来。

不想刚翻得数页,忽听水面波声响动,自己的船也随之轻轻晃动起来。他挑开窗帘望去,却见一艘官船停在了旁边,一个黑衣水工正在系着缆绳。倪春彦心中有些诧异,在这偏僻之地居然得遇同僚,却不知是哪一位。他走出舱门向邻船船首看去,只见一只红色三角旗赫然插在船头,旗上也写着四字,月光下看得真切,正是:潜山太守。除了这四个字是用黑墨所书外,其他与自己的官旗并无两样。倪春彦见状始而大惊,继而大悟:“听说前任潜山县令年事已高告老还乡,必是此公才能与我官旗一样,只是能在这里相遇,实在是机缘巧合啊。”再转念一想即是前辈,理应拜谒才是,何况自己要去接任,先从前任那里了解下当地的风土人情讨点经验也是应当的。想到这里,他便急急回舱取了自己的名帖,交给那水工递了进去。

候不多时,即见一个黑衣小厮出来道:“倪老爷请进,我家大人正在舱中相候。”倪春彦整整衣冠,伸手挑帘而入。只见舱内有一木案几,几上一盏油灯甚是昏暗,一人坐在案几之后,却看不清容颜。倪春彦心道这即是前任了,他拱拱手道:“后学晚进倪春彦拜见大人。”那案几后之人挥挥手道:“你我皆是同僚,就不用多礼了。”倪春彦听这人声音浑厚有力,似乎不是一个老人所发出的。他心中正有些惊异,又听那人道:“倪大人请坐。”倪春彦走至案前盘膝而坐,抬眼望去,却见对面之人一身灰袍,眉目甚是俊朗,只是这年龄无论怎么看也只有三十左右,与自己年龄相若。他知前任潜山令本该是年过六旬的老人,可眼前之人却明明是个年轻人,真是奇哉怪也,难道是自己想错了不成?可随即又想到船首那支官旗,心中更加疑惑,一时之间满腹狐疑。

民间捉鬼故事第三篇-明清奇闻异事之桃李

阳春三月,好风光。山西大同府街上车水马龙,游人如织,也是一派热闹景象。街头转角一个胡同口种着两株桃树,枝头繁花点点,春意正浓。那胡同里尽皆是些二三层的雕琢木楼,门口牌匾或写“丽春苑”,或题“风流居”,每栋楼上都站着四五个衣着艳丽的年轻女子,浓妆艳抹媚眼如丝,不住挥着手帕招呼着楼下的行人,莺歌燕啼,与春色倒也般配。此地便是大同府最有名的花柳巷,来此寻欢作乐的富商公子多不胜数,一到开春时节更是游人倍增,据说连总督大人都曾偷偷来过这里。从巷口左数第二幢是座三层木楼,比其余木楼似乎都高一些,也阔一些,门口一张黑匾上书着“不思归”三字,想来是欲让人一入此温柔乡便不再愿回家了。只是有来便终究会有去,此时便从门口出来一个三十余岁的清秀男子,一身锦缎长袍,头戴一顶圆帽,小腹微隆身形略胖,一副养尊处优的模样。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龟奴,躬着身子不住道:“大官人走好。”那男子随手从袖中摸出几文铜钱打赏,龟奴面上谄笑更甚,身子也弯的更低,口中忙不迭道:“多谢官人,多谢官人。下次若有新的粉头来,小的必将提前告知,包您乐不思蜀。”一边说着,一边将男子送至巷口才心满意足的回去了。

这男子满面春色口哼小曲,沿街便摇摇晃晃的向家中走去。路上偶遇熟识之人,笑着招呼他道:“吴官人,今天又去快活了?也不知哪朵鲜花折了你手?”男子也笑着摇摇头道:“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你等俗人自不知花之乐,亦不知我之乐啊。”路人闻听纷纷掩口而笑,男子却似毫不在意,悠悠然便转身走了,颇有些“众人皆醉我独醒”之意。原来此人姓吴名积羽,乃是大同府的一个富商,早年父母双亡孑然一身,遂变卖家产负贩江湖,十数年间起早贪黑含辛茹苦,以天地为庐舟车为宅,到而立之时终积起万贯家财,这才回大同买宅购地添置婢仆,成为一方巨富。只是他生性佻达,惯于一人,大富之后也不愿娶妻,欲图个自由快活,唯喜青楼烟花之地,隔三岔五便去寻欢作乐,每次都要留宿二三日,始终乐此不疲,又犹为钟爱雏妓,每每闻听来了新人,必花重金包宿,因此花柳巷中家家皆把他视作财神,每逢他来便争先恐后出门相迎,唯恐丧失一个发大财的机会。前两日那“不思归”新买了个十四五岁的妙龄女子,吴积羽得知后便急忙赶了去,花费巨资将那幼雏连包两夜,直至今日方才心满意足得胜而归。回家路上他一想起那两夜的风流快活,便觉神清气爽意气风发,只待休息几日后再去寻个新鲜。

等回到家中早有婢女将酒食端上,他吃毕饭后又洗了个澡,这才躺下歇息了。不想待得第二日一早醒来,正欲起身时忽觉一阵头晕眼花,伸手一摸额头滚烫,竟然是病了。吴积羽想只怕是夜里受了风寒,急忙叫家仆去请郎中来把脉,又开了方子熬药,可一连几副药下去病却始终不见好,反而愈发重了,又待得数日过去,居然卧榻不起了,连接换了几个郎中也无益,每日昏昏沉沉水米不进,唯靠婢女将药慢慢灌下。这一日他饮了药刚刚躺下,正浑噩间忽见一满脸虬须的皂衣差役推门而入,径直走至他床前,不由分说便将手中一条粗大铁链将他兜头套住,大喝一声道:“快随我走!”吴积羽心中大骇,寻思自己平日并未曾有过那作奸犯科之事,怎的有官府的衙役前来捉拿?正欲开口相询,却见那差役将手一抖,已将他从床上拽起,拉着便出门而去。吴积羽心中大惊,急忙高声呼叫,可婢仆们却仿佛听不到一般。此时那皂衣差役回头瞪着双眼瓮声道:“你大限已至,尚不自知吗?”吴积羽闻听此言,心中咯噔一下,回头望去,房中床上躺着的不正是自己么?至此方才明白自己已为孤魂,而那皂隶定是地府的勾魂使者了。惊惶间不及多想,唯觉身子虚若无骨似有似无,双足飘然不能沾地。室外天昏地暗方向莫辩,皂隶在前不住催促,心中苦不堪言。

约有半个时辰方到一城,皂隶牵着他穿门而入,遥见城中有一府衙巍峨高耸,气势昂然。那皂隶脚下不停,拉着他便进了府衙,连接穿过三道门庭,方见一宽阔大厅,厅上灯火通明,黑压压的跪着数十人。皂隶回身解下铁链,对他喝道:“你就跪在这里等候发落。”吴积羽心知这必是阴府,心中惧怕难言,只得依言战战兢兢的跪在堂下,回头见其余诸人,皆披头散发匍伏于地,也不知是什么模样。过了片刻,忽见东边大门打开,十数个紫衣官服之人鱼贯而入,分坐两旁侧席。顷刻又听钟鼓齐鸣,随即一人从厅后而出,坐在正中。吴积羽悄悄抬头看去,却见此人身着道袍,头戴雷巾,身形魁梧器宇轩昂,居然是个赤面老道。两旁诸官一见皆起身为礼,对这老道甚是恭敬。不多时又见一黄衣小吏手抱十数卷案薄走上大厅,西首一官虎面虬须,拿过一卷便检阅起来。看了片刻,忽抬头愕然道:“此人命数未绝,何以将他抓来,莫不是皂隶捕错了?”言毕便将手中案卷恭恭敬敬的递交给老道,请他审阅。老道翻阅数章,面色始惊后怒,吩咐将案卷传于众官审视,待众官看毕,尽皆变色。虎面虬须之官大喝一声道:“将吴积羽带上堂来。”随即便有皂隶将吴积羽头发抓起拖至堂上,吴积羽心中惊骇莫名,跪在地下连头也不敢抬。虎面官员怒道:“检你案薄本命数未到,奈何残害如此多的柔弱女子,实是罪不可恕!”此时西首一官起身道:“此人宜当绝其命禄,罚为娼妓,方才显公允之道。”众官听罢纷纷点头称是。那赤面老道却摆摆手道:“不然。凡世上之人所犯淫债,报应需于生前。若是转轮之后,则死者一无所知,生者又何罪之有?虽然罚为娼妓,实则还不如不罚。因此我欲变通一下,诸位觉得意下如何?”众官闻听面面相觑,似乎颇有为难之意。老道起身笑道:“此事不难,但凡听我安排即可。”诸官听罢皆俯首称是。老道便命皂隶先将吴积羽带出厅外,等商议之后再做发落。

民间捉鬼故事第四篇-悬疑故事之杀破白

这座山城在马可波罗到中国时就以白瓷闻名远近,几百年过去后,岁月送给它另一个特产作为礼物──土匪。

民国期间,土匪林苍龙三进三出,主政山城,最终获得民国政府任命,成为远近闻名的土匪县长,堪称传奇。

一天清晨,马蹄声踏碎山城的宁静,巡逻队来报,城郊一处百年古窑中发现一具女尸,女尸怀抱了一个极品孩儿红瓷瓶。

与女尸同在一窑的,有三个人,一个和尚,一个乞丐,还有一个,是山城首富。

这三个人的组合极其怪异,风马牛不相干的三个人偏偏同处一个窑内。

古窑早已荒废,女尸是在一叠盛放瓷胎的废陶钵后面被发现的,三个人都说自己并不知晓陶钵后藏有一具女尸。问及出现在窑内的原因,三人都说是因为避雨才躲入窑内的。

林苍龙当即赶到那处古窑,吩咐手下守住窑口,不让任何人进出,然后步入古窑。

窑内,和尚和乞丐坐在一边,首富独坐一边。

林苍龙看着这四人,沉吟道:“看样子你们是都不准备说人是谁杀的喽?”

三人看着大名在外的大土匪林苍龙,都吓得面色发白,连连申辩自己真不知道是谁杀了这女人。

林苍龙盘腿一屁股坐到地上,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好吧,虽然没人愿意交代谁是杀人者,但人死了总得有一个原因吧?要不,你们都猜一猜人是怎么死的,就在这里,一具女尸,一个极品孩儿红瓷瓶,一个土匪,你们觉得事实应该是怎样的?猜吧,如果猜不出来,编也要编一个!”

那和尚连忙双手合什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林苍龙脸色一沉,冷冷道:“佛祖教你不打诳语,可是他没攥着你的命。猜!每个人都要猜,不然全部拉出去枪毙。反正在这里的总有一个是凶手。和尚,你先来。”

和尚一哆嗦,低头念了一声阿弥陀佛,讲了他的故事。

和尚

山城里有一座百年古窑,出产极品白瓷,窑主家境殷实,夫人早逝,膝下只有一女,爱若掌上明珠。窑主先前因为女儿尚小,不想让她受委屈,所以久未续弦,等到女儿长大成人,不免动了再娶的心思,这心思一透露出来,马上就有人牵线搭桥,物色了一个恰到好处的女子,于是窑主琢磨着先把女儿的终身给定了,然后再给自己办事。

这么一想,他就开始留意起女儿的举止来。谁知一留意,就气得七窍生烟:那女儿竟背着他与瓷窑上的一个窑工拉扯不清。

窑主勃然大怒,却隐忍不发,只是悄悄地吩咐窑上的主事将那窑工辞退,不许他再留在窑上。

窑主原本以为辞退了那窑工,他一离开,女儿就能和他断了来往,谁知就在那窑工离开的当天,女儿也不见了。

窑主急怒攻心,立刻派人去追,果然在不远处追到私奔的二人。追的人将那窑工痛殴到奄奄一息,然后强行将那女儿带回。

那女儿被带回之后,就不吃不喝,整日以泪洗脸。窑主看着心痛,犹豫着是不是要放她出去找那窑工,只是一想到好好的一个女儿,要嫁给自己窑上的工人,却又实在不甘。

此时,他即将娶进门的那个女子却给他出了一个主意,说是既然小姐心中念着那窑工,不如来个釜底抽薪之计,叫她断了这个心思。

窑主一听,连忙请教什么是釜底抽薪之计。那女子道,如果能叫小姐亲眼看到那窑工已死,这心思自然就淡了。当然,杀人犯法之事我们不能做,如今天寒地冻,找一具冻死的饿殍不成问题,我们只用将那饿殍装扮成窑工的模样,毁去本来面目,让小姐远远地看上一看,也就是了。

窑主听了这话本来有些犹豫,后来一想,也未尝不是个办法,于是就同意了。那女子帮人帮到底,就托熟识的人在外面找了具尸体,装扮成窑工的模样,叫窑主先去看了。

窑主看了那尸体,不由大为惊叹:这具尸体的身材与那窑工极为相似,加上相貌被毁,料想小姐绝对看不出那尸体是假的。于是窑主就叫了小姐去看,谎称是他看小姐茶饭不思,于是回心转意,想去找回那窑工,谁知竟发现他已经冻死郊外。

小姐听说窑工已死,只是嘿然冷笑,全然不信,见了那尸体也是漫不经心地随意瞥了一眼。窑主心中着急,知道小姐看穿了自己的把戏,也有点儿恼羞成怒,正想拂袖而去,此时小姐却走到那尸体的旁边,蹲下身子,将尸体的衣衫卷起。

窑主正要离开,只听见小姐一声尖锐的大叫,直勾勾地看着那尸体的腹部处──只见腹部处有一个椭圆胎记,边上长了两颗痣,看上去就像一条鱼一般。小姐见了这鱼形胎记,脸色苍白,双唇哆嗦,然后竟一声闷哼,昏死了过去。

窑主见状大喜,知道已经瞒过了小姐,心中暗自称赞那女子办事妥当,竟事先探知那窑工腹部上有一块胎记,叫人在尸体上做了假,这才以假乱真,骗过了小姐。

小姐见了那尸体之后,大病一场,过一段时间后也就痊愈了,虽然仍是郁郁寡欢,但毕竟已经开始吃东西。窑主欣慰之下,对那女子更是感激,不久就选了个日子,将那女子娶进门来,并琢磨着要给小姐说一门亲事。

谁知此时再次出事,原来那小姐竟然已有了身孕,窑主虽然恼怒,却已无可奈何,无奈之下,只得打算向小姐透露那窑工没死,准备将他找回,让二人成亲。

谁知道这时忽然有人向衙门告发,窑主曾将窑上的工人杀死,衙门立刻就将窑主带回去审问。

窑主当然不怕,连连冷笑。这是有人眼红他窑上的生意红火,所以想将他置于死地。他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出,那尸体是郊外找来的饿殍,只为断绝小姐的心思,那小腹上的胎记是假造的,可以验证真伪。

仵作验过尸体,令人震惊,那小腹上的胎记千真万确,窑主买凶杀人,证据确凿!

窑主听得此话,恰如晴天霹雳,那尸体千真万确是那窑工的!他顿时如坠寒窟,明白过来自己被人算计了。

衙门只问证据,当下就将他投入大牢,他的全部家当都落入新娶的女子手中,祖传的百年古窑也树倒猢狲散,就此荒废了。

而那小姐失去了窑主的庇护,不久之后又生下了孩子,由于无法忍受这接二连三的打击,竟有些疯疯癫癫,后来不知怎么竟然流落街头,栖身在这个早已荒废的古窑中,终于在一个天寒地冻的天气里,抱着家传的瓷瓶,饥寒交迫而死。

那和尚说完故事,又低低地诵了一声“阿弥陀佛”。

民间捉鬼故事第五篇-小县令审磟碡

宋朝年间,有一位神童十三岁便被皇帝封为河北某地方的县令,小县令上任之初,因尚是孩童,无人信服,故无人打扰,平日里便和衙役、府眷打闹嬉戏。当地的乡绅商贾前去送礼,却都被吃了闭门羹,顿觉颜面无存,都心照不宣希望能发生点事让小县令出丑,却不想一件案子不但没让小县令出丑,反而成就了他的美名。

“咚咚咚”衙门外鼓声震天,小县令宣布升堂,随着衙役集合,“威武”声响,一年迈老者跪于堂前。

“青天大老爷,你可要为小民做主啊?”

“堂下何人?击鼓所为何事?细细说与本官听,本官定还你个公道。”

“小老儿乃山东人士,家境贫寒,老来得子,老伴却不幸离世。现因家中小儿要娶亲,为了给小儿筹办婚事,筹了些本钱来此地做点布匹小生意,本以为可以赚些钱,就在一个时辰前,小老儿推着布匹去集市上卖,途中忽然腹痛难忍,待方便回来,我的布匹连同推车竟然全都不见了。眼见小儿的婚期将近,布匹丢了岂不是要了我的老命啊?”老者说着,两行浊泪流了下来。

小县令见此情景,连忙安慰道:“老人家你别伤心,我一定给你做主。你想想,你布匹所在之处当时附近可曾有人?”

“没有。”

“可有人家?”

“没有。”

“那你仔细想想当时周围有什么?”

“小老儿当时是在一处打麦场,只有一个磟碡(liù zhóu)。”

“那你的布匹与他人的可有区别?”

“没有。”

“好吧,老人家你先回家,本官自会给你个交代。”

退堂之后,小县令思虑良久,让众衙役放出风去,七日之后子时,县太爷要公审磟碡。

县城百姓听说小县令要审磟碡,纷纷觉得荒谬至极,却又想看个究竟。

七日时间说到就到,午夜子时县衙的大堂上站满了前来看热闹的百姓。只见小县令惊堂木一拍:“肃静!带磟碡和原告。”围观者哄堂大笑。衙役们将老者和磟碡带上大堂。

小县令又道:“所有人背墙而立,关门。”

百姓不明所以,却不以为意。

只见小县令走到堂下,指着磟碡说到:“举头三尺有神明,好你个磟碡,看到有人偷布却不如实禀告,实在该打!来呀,给我打二十大板!”众衙役打完,小县令接着说道:“磟碡,本官念你初犯,给你一次机会,若还不招窃贼是何人,本官定让你粉身碎骨。现在你是招还是不招?”

“什么?你要告知于我?好。”说着小县令俯下身子,频频点头称道。

“适才磟碡告知本官,它已经找出了偷布的贼,就在我们当中。除了贼人之外,所有人的右手掌心皆被神明抹上了大堂的墙灰,现在堂下众人掌心向前举起你们的右手。”

众人均举起右手,小县令走到众人面前观看,只有大堂左侧第二十三人掌心有涂抹的墙灰,小县令转身上堂,惊堂木一拍:“左侧第二十三人乃为偷布的小贼,还不上堂跪下,从实招来。”

只见此人额头满身是汗,慌忙跪下:“小的冤枉。”

“还敢嘴硬,板子伺候。”小县令发威。

“招,小的都招。那一日,小的见有一布匹车停在打麦场中,瞅瞅四下无人,心生贪念,便将车推走了。心想这是通往集市的必经之路,而且外地来往客商众多,就算有人看见也不认识。小的有一事不明,大人怎么知道是小的所为呢?难道真是磟碡告知大人的?”

小县令哈哈一笑:“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本官故弄玄虚罢了,不说审磟碡,能吸引你来吗?根本就没有磟碡说话一事,更没有抹墙灰之说,本官不诈你,你会自己抹上墙灰吗?不信你回头看看,他们的右手根本就和你一样,什么都没有,是你的心虚出卖了你!”

堂下众人恍然大悟,都称小县令断案如神,自此再无人轻视他,他也一心为民请命,终于成为一朝好官,留下美名在民间传颂!

以上就是民间捉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捉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29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