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悬疑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悬疑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民间鬼故事的动画、湖南民间真实鬼故事、民间流传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悬疑鬼故事第一篇-聊斋故事之艳鬼

朝廷部郎官索公,家里有一个男侍,善弹琵琶,尤其是他还擅长歌唱,每次遇到家里宴请客人的时候,索公就让他出来弹奏歌唱,索公的同僚朋友们,都称赞他技艺高超,都自愿赏给他很多东西,因此,他便比一般的家仆富有得多。

他已有二十岁了,还没有娶妻,心里不免对主人产生怨望之意。

春天来了,索公家里准备去扫墓祭祖,他家的祖坟在阜成门之外,距离城郭有十多里远。

提前一天,索公就叫一个老成一点的老仆人和男侍前去备办祭祖所用的物品。

离开都城的时候,天已接近中午,两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所说都是评论人家好坏的话。走到半路的时候,见路边有一家小酒肆,就一起进去休息,顺便小酌两口。

还没喝上两口,就听到门外有人说道:“六三哥,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为何竟然都不去看望一下小弟啊?”

原来,六三哥是那男侍的小名,索公家内外的人,也都这样叫他。

见有人叫他,他就走出去看是谁,原来是索公的同僚,某公家摒退的仆人梁生。

六三哥平时和他交情很好,就拉着他进去一同喝酒:“好久不见了,快去和两杯。”

老仆人感到很生气,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六三哥也不理他,和梁生坐着只顾喝酒叙旧,过了好久,都没有上路的意思。

老仆人就站起来,对他说:“恐怕耽误了主人的事情,我先走了,你们慢慢来你们的。”

六三哥自持索公平时的厚爱,就任凭老仆人自己去了。就笑着对梁生道:“梁二哥,近来依傍着谁过日子,为什么不像以前一样,身着破旧衣衫了?”

梁生摇动着手腕,说道:“真还有一点奇遇,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六三哥还是要追问:“有什么事,不能说的。”

梁生又说道:“等喝完了酒,上路了,再在路上和和你说。”

六三哥也不再问了,两人畅快地饮酒,喝得差不多要醉了,才离开酒肆,相互挽着行走。

六三哥又醉醺醺地问道:“梁二哥,你又什么话,快和我说来。”

梁生道:“确实有事要告诉你。我问你:你长这么大了,晓得男女之事了吗?”

六三哥有些恼气地说:“别提这个,真让人愤懑死了。”

梁生道:“你还没有娶妻吗?我的新主人,是一个姓贾的女子,正孀居在家,并且十分美貌,给她服役大多都是少年郎,其实她心里另有一番打算,要是能跟我去拜见她,你一定会有好消息。”

六三哥听了,觉得不可信,漫不经心地回答:“有这事吗?主人即使美貌,不是奴仆能够接近的。”

梁生道:“别说那么多,你姑且跟着我去,就知道我说的话没有错了。”

六三哥想验证他的话,看他是不是在瞎说,就高兴地跟着他去了。

于是从岔路口分路进去,曲曲折折地往前走,天快黑了,都还没到,六三哥有些后悔了,便埋怨道:“你耽误了我的事,回去我一定会受到谴责,这怎么办?”

梁生笑着道:“就住在那里不回去了,他能把你怎么样?”又走了两里多,才来到一处宅第前,果然重重院墙,排排屋宇,一派壮丽的气象,那时已是二更天了。

梁生道:“已到主人家了,我先进去,你在这里稍等一会儿。”就进去了。鬼大爷鬼故事

六三哥四处看了看,见门庭整洁,然而一片阒静,不见有人来往,心里感到很奇怪。

过了好久,梁生才出来,对六三哥说:“主人召你进去,一定要以礼相见。”

三六哥点了点头,跟着他一同走进去,纡回折转了几道门,才到达主人的屋子,是一座巨大的有五间屋室的宅子,帘子垂挂着,里面烛光昏暗,只听到琵琶声响。

六三哥向来喜好琵琶,正准备侧耳细听,梁生便叫他下拜,屋内也停止了弹奏。

三六哥俯身伏在门外,梁生就进去禀报,过了一会儿,帘子内传出嘤咛般的声音,说:“他肯为我服役,十分的好。只是担心你野性未改,可让他居住在西边的屋里里,等他的心安顿下来了,才能让他掌管事情。”

梁生答应着出来了,就拉着三六哥的衣服说:“跟我去,主人已留下你了。”

三六哥想自己匍匐在门前老半天,只得到了这么两句话,并且像是严厉的支使仆婢一样,心里实在不甘心,虽然如此,还是不得已站了起来。

跟着梁生来到西边的屋子,梁生推开门带他进去,里面漆黑一团,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用手到处乱摸,找到床边,摸到床榻温和软绵,像是有被子铺在上面。

六三哥心里很不是滋味,责问梁生道:“这就是你说的好消息,现今进入活地狱了,请带我回去。”

梁生笑着道:“怎么如此暴躁?请你好好睡下,好事还在后头呢!”说完,把门合上,就走了。

三六哥怎么能忍耐,见门只是虚掩着,就又偷偷地摸出去,想乘着夜色逃走。

民间悬疑鬼故事第二篇-聊斋鬼故事之仙配

句容县乡民金二,父母都死去了,他有一个弟弟,还很小,叫金镛,在附近村子中的私塾学校中念书,年纪不满十三岁,容貌及其秀美,如同女子。

每次从私塾回去,常有一个老妪来和他开玩笑。对他说:“小郎君,相貌真是不凡,将来该和天上的仙人相配,世间的蠢女儿,恐怕不能与你相配。要是想物色仙人,老身倒是可以给你做个媒人。”

金镛当时年纪幼小,不明白老妪说的话,然而听了她的话,心里倒是十分的羡慕。

这样过了几个月,每次见到那老妪,都对他说着类似的话。金镛始终腼腆,不搭理她。

过了一年,金镛也稍稍长大了一点,渐渐地通晓一些情理之事了。

遇到老妪,她又对自己说起前面说的那些话。

金镛便害羞地询问老妪道:“天上的仙人在哪里?可让我见一见吗?”

老妪道:“这有何不可。我不能带着你去,我指路给你,你自己前往寻觅,要是你有什么想法,可以告诉我。”

老妪把那地方告诉他,道:“距离这里只有三里多路,门口种满了桃树,那一家就是了。”说完,就离开了。

金镛来到私塾家里,瞎编了一番话,骗老师:“我家外祖父,病得很厉害,哥哥叫我和他去看望,暂且请一天的假。”老师向人对他很满意,觉得他醇厚谨慎,也不怀疑他是在说谎。

金镛离开了老师家,兴高采烈地按照老妪指点,一路跳跃着去了。

到了那里,果然有一户人家,门前种满了桃树,开满了花,门屏就掩映在桃花丛中。

金镛终究是个孩子,也没多想,直接走进去,刚走走到门边,接着便听到有人喝叱道:“谁家的小儿郎,乳臭未干,便想着做偷花的贼吗?”

金镛惊讶地一看,则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翁,看上去,已年近古稀了,满脸慈祥地带着笑,从里面走出来。

金镛本是一个聪慧灵巧,善解人意的小子,看老翁的样子,便一点也不害怕了,直上前去给他作揖。

老翁左手扶着拐杖,用右手摸了摸金镛的头,哈哈地笑着道:“这孩子,来意可不善啊!”

金镛也爽朗地回答道:“听说这里有天上的神仙,特意来会面,也没有什么不善?”

老翁道:“定是刘家的痴婆子多嘴了!虽然如此,你既然来了,也不能让你白来,跟我进去。”

于是,就拉着他进门去。鬼大爷鬼故事

里面有三间草堂,也是建在桃林丛中,一派清洗,毫无纤尘,里面放着古琴书画,很有隐居者的气象。

老翁和金镛坐下,就叫道:“紫玉,拿茶来。”

接着,看见帷幔被掀开,果然有一个垂髫少女,年纪可能稍微比金镛大一点点,用漆盘盛着茶杯和茶壶,捧着来到他们面前。

金镛痴痴地看着她,真像出水的芙蓉,风貌神态,清新婉丽,可爱动人,虽然是小孩,不知道什么,心里也不觉生起了眷恋之情。

紫玉把盘子放下,叫她先酌给金镛,紫玉捧过茶来,金镛则显得浑然不觉。

老翁大笑道:“情种已种在心中了!”有问他道:“你看到了天山的仙人,你的心也觉得满足了吧?”

金镛才回过神来,道:“心满足了,然而,我的愿望却没有达到。”

老翁又问道:“那要怎么样,才能满足你的愿望?”

金镛道:“要是能和她整天在一起玩耍,我就满足了。”

老翁又笑着道:“这谈何容易!”接着,又道:“这事也不是很难,你能住在这里,不回去了,我就让紫玉整天和你戏耍。”

金镛高兴地回答道:“我不回去了。”像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老翁也欣悦起来,便叫紫玉去拿出果品和糕点,他们一起食用。

紫玉也十分的喜欢金镛,吃什么东西,都推让给金镛先吃,像对待宾客一样。

老翁看着他们,欢快地说:“紫玉得此相伴,也不用担心没有人和她玩耍了。”也不管他们,让他们尽情地嬉闹。

金镛晚上,就和老翁一起睡,白天就和紫玉一起玩耍,斜着手,拉着衣袖,在桃花林间来回嬉戏,真是无比的天真烂漫。

不知不觉过了一年多,他们在一起玩乐,从来都不争吵,两小无猜,乐趣无穷,这也是他们的天性使然。

又过了一年,饮食衣鞋,都是老翁料理。然而,他们的年纪渐渐大了,渐渐地知道了男女之间的情趣,眉目之间,相互都表示出亲昵的心意。

一天,紫玉早早起来,正在穿鞋,金镛隔着窗往里面看,见她的脚洁白如雪,纤细得如同一片竹叶,真像是一截细嫩的莲藕,心里不觉动了情,隔着窗,对紫玉说道:“我要是能道阿姊做妻子,这一生便没有什么遗憾了!”

话还说完,老翁从外面进去,脸色好像很气愤,呵斥金镛道:“不能留你在这里了!让想要窃取我的掌上明珠吗?”

金镛感到促局不安。老翁又禁止紫玉不得和金镛戏耍,并恼怒地看着金镛,像是要举起拐杖打他一样。

金镛更加感到惧怕,就假托说出去小解,便逃窜回去了。

等他回到了家门,门户都更变了,景物也不像往日了,还记得自己在院墙旁边种了一棵小柳树,可是已长成参天大树了。

不觉大吃一惊,急忙敲门,便有个老者拄着拐杖出来看视,那人品貌很像他的哥哥,然而看上去已六十多岁了,好像是,又觉得不是,就向他打听金家是哪一家。

老者惊愕地道:“这里就是啊!你这孩子,从哪里来?和我家有什么瓜葛?”

金镛大概讲述了一下情况。

民间悬疑鬼故事第三篇-聊斋烟云之狱火

【第一卷】那夜为情颠倒

【1】欲说还休的眸

“小情,你现在过得还好吗?”刚下火车的柯天宇,行走在拥挤的乘客人群中,脑子里始终浮现着雪小情当年送自己上车时,那一双欲说还休的眸子。

“哥!快过来,我在这儿呢!”柯天宇的耳际,忽然飘来一声急切而熟悉的声音。“水月?”柯天宇急忙转头四顾,果然,在前面的人群里,看到了穿着一身红色套裙,眉目间写满了喜悦的柯水月,正朝自己使劲地挥着手。柯天宇忙侧着身挤过了重重人潮,总算挤到了柯水月的身边。

“哥,我在这里都等你几个小时了,这火车怎么回事嘛?”柯水月拉着柯天宇的手,嘟着嘴道。

柯天宇耸了耸肩道:“火车误点,我也没有办法。小妹,爸妈他们,身体还好吗?”

柯水月轻叹一声道:“他们什么都好,就是念叨着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走吧,我的车子就停在前面。”

轻轻拍了拍柯水月的肩膀,柯天宇微笑道:“现在,我不是回来了吗?走吧,小妹,咱们这就回家。”

柯天宇坐进了柯水月的轿车里,柯水月便开着车,驶向了柯天宇的家乡——秋云村。

回到家中,与双亲一番寒喧,吃完代表着团圆的午饭后,柯天宇便推说自己旅途劳累,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和衣躺在松软的大床上,柯天宇掏出手机,拨通了雪小情的手机号码:“对不起,你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空号?”柯天宇暗忖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把号码给拨错了?”柯天宇又重拨了一次,依然是空号。柯天宇皱眉自语道:“看来,雪小情一定是换了手机号码了。难道,她真的是……?”柯天宇的思绪,又回到了那年他出去当兵时,雪小情来车站送自己的情形……

“轰隆,轰隆……”火车渐渐启动了。

“天宇!……”柯天宇正心急如焚,忽然耳中传来了一个让他热血澎湃的声音。“小情?”柯天宇身子探出车窗,焦急的目光,不时地在火车下前来送行的人群里焦急地搜索着。

“天宇,我在这儿呢!”雪小情的声音,已经近在咫尺了。只顾看着前面的柯天宇,连忙低头一看,只见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走得满头大汗的雪小情,正站在自己的车窗下。

“小情,我……”骤然见到了自己想见的人,柯天宇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了。

“天宇,我……”望着柯天宇,雪小情竟亦是欲说还休,只沉默了片刻,雪小情忽然伸手往柯天宇的手心里塞了一个纸团,匆匆说了句“我要说的都在纸上”,便转身走了。

柯天宇一怔,刚想再说什么,可是火车已经加快了前行的速度。

这时,已经走了一段的雪小情却又忽然站住,慢慢转过头来,深深看了柯天宇一眼,那一双让人看不透的美眸中,蕴着欲说还休的犹豫,还有些许不易察觉的幽怨……

【2】溅荡心河的石

“咚,咚,咚……”忽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柯天宇心情激荡的回忆。“谁呀?”柯天宇微微皱眉道。

“哥,你睡了吗?”是柯水月。

柯天宇将手机放回了裤兜,慢慢下床,走上前去打开了门。“小妹,有事吗?”柯天宇望着一脸关切的柯水月,不由微微一怔。

“哥,一切进去再说。”说罢,柯水月随手关上了门。

两人坐定后,柯天宇眉头微皱道:“小妹,你要和我说什么事呢?搞得这么神秘?”

柯水月压低了声音道:“哥,自从你调进了市公安局里,一直根本就无暇回家。这一次,该不是就看望爸妈这么简单吧?”

柯天宇不禁失笑道:“瞧你这鬼样!我回家要不是为了看望爸妈,你说我回家干嘛?”

柯水月摇头道:“不对,不对。你堂堂一个公安局长,平时为那些乱七八糟的案件忙得不可开交,你的日常时间,几乎都是按秒计算的,这回,你怎么会这么有空闲回家探亲?我看,你不是为了你的某件私事,就是为了办案子。哥,我说的对不对?”

“你啊!”柯天宇叹了口气道,“小妹,这次我回家,的确是为了办公事,但是,出于我这职业的保密性,我不能告诉你我回家是为了办什么公事。我的时间很短很急,你就去忙你的事吧,好不好?”

柯水月嘟着嘴道:“哥,就连我都不能告诉吗?”顿了一顿,柯水月忽然像想起了什么,朝柯天宇眨了眨眼道:“哥,你这次回来,是不是为了雪小情的事?”

柯天宇闻言一震,皱眉道:“雪小情?雪小情她怎么了?”

柯水月有些意外地道:“哥,你真不知道她的事?”

柯天宇急道:“小妹,雪小情到底怎么了?”

柯水月有些害怕地望着柯天宇,呐呐道:“雪小情她……她这几天失踪了!”

“啊?失踪!”柯天宇大吃了一惊,望着柯水月道,“小妹,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没人来报案?”

柯水月低头道:“雪小情她……她失踪有两天了。这个雪小情是个怪人,平时她与村里的人都不怎么交往。所以,她失踪了两天,也没有人愿意管她的闲事。”

“怪人?”柯天宇奇道,“她怎么怪了?”

柯水月道:“这个雪小情,虽然相貌长的如花似玉,可是性格却很古怪。开始,村里还不时有媒婆到她家去说媒,可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都被她冷言拒绝了。日子久了,村里人,也就都把她当成怪人了。”

柯水月的这番话,就像是一块石头忽然扔进了柯天宇的心河里,一下子就溅起了一朵大水花。

民间悬疑鬼故事第四篇-解咒二十年

农田责任承包那一年,胡二买了一匹枣红马。一天傍晚,胡二来到村外遛马,突然从庄稼地里钻出一个孩子,枣红马受了惊吓,尥起了蹶子,正好踢中了孩子的脑壳,然后撒腿就跑。

胡二看了看周围没有别人,又怕刚买的枣红马不认家跑丢了,丢下那个孩子朝着枣红马跑去的方向追了过去,等他追上在路旁啃草的枣红马的时候,暗自庆幸刚才的那一幕没被别人见到,庆幸踢倒在地的那个孩子不是自家的儿子。他牵着马,故意绕了一个大弯儿,直到天黑才回到家里。

一到家,他就听见媳妇说:“张槐家的儿子命可能保不住了。”

胡二吃了一惊,故作惊讶地问:“是啥病?”

媳妇说:“不知道是哪个挨千刀的把孩子的脑袋打破了,被人发现的时候,孩子满头是血,倒在路旁不省人事了,被送进了医院。”

张槐和胡二原来在一个生产队,两家居住的地方一个在村东一个在村西,大事小情上也有些来往。有一年胡二还跟张槐借了二升黑豆下种,收罢秋还黑豆的时候,张槐说啥也不要,至今他还欠着张槐一份人情。张槐有两个女儿,东躲西藏抢了这么一个宝贝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他胡二可就成了罪人了。

这一夜,胡二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天一亮,他就打发媳妇去医院看望张槐的儿子。他望着围着自己直转的儿子,眼前总是出现那个孩子的身影,那个孩子跟自己的儿子不相上下,三四岁的样子,肯定是跟着张槐两口子下地干活迷了路。他一直在琢磨,该不该把这次事故的责任承担下来。

胡二的媳妇从医院回来,一个劲儿地长吁短叹,说张槐的孩子一直在昏迷,张槐夫妻的命够苦的了,好不容易抢了个儿子,就是保住了命,也会成为植物人。

听到媳妇带回来的消息,胡二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他趁着夜色,又一次来到了事发现场。

远远地,他看见那里有一团火苗在晃动,好像有人在那里。走近一看,原来是张槐的媳妇在化纸,给儿子喊魂。只听见她用沙哑的声音喊道:

“儿啊,你回来吧!要不,你告诉娘,是谁害了你,俺叫那畜生断子绝孙!”

胡二听着,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回到家,胡二一头栽倒在了炕上,冷得浑身直打哆嗦。

胡二的媳妇吓坏了,赶紧找来村医,给胡二治病。村医为胡二把了脉,开了一些感冒药,要他吃下去。胡二吃下药以后,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恶化了,四肢冰冷,满嘴说着胡话,一会儿是大人的声音,一会儿是孩子的声音。胡二的媳妇马上意识到胡二是撞了邪,慌忙带着烧纸去村前的土地庙旧址那里烧,村里人一遇到邪事都会到那里去化纸,求土地神保佑。说来也怪,胡二媳妇刚走到半路就下起了瓢泼大雨,等她赶到那里的时候,烧纸都被淋湿了,点都点不着。

第二天一早,胡二的烧见退,明白了过来,他媳妇赶紧给他包起了平时最爱吃的饺子,问胡二:“你是不是做了啥坏事?”

胡二躺在炕上直摇头,清醒了的他告诉自己,就是死也不能承认,因为他害怕那昂贵的医药费,害怕张槐家以后无休无止的拖累。

媳妇烧了一锅开水,下好了饺子,左找右找都找不到打饺子的笊篱,赶紧跑到邻居家去借。这时,屋里的胡二听见灶屋传来一声响动,没有在意,等媳妇借到笊篱回来,他听见媳妇撕心裂肺地哭叫了一声:“不好了,孩子掉进锅里了——”

原来,儿子想去锅里捞饺子,脚下一滑,一头扎进了滚沸的锅里。

民间悬疑鬼故事第五篇-冥婚

编者按:文章寓意深刻,有着教育和借鉴意义。语言流畅,感情丰富,耐寻味。

三十年代的中国,有一个很有名的村落叫“冥村”,之所以叫它“冥村”是因为这个村子左邻大海右邻大山,村子里家家户户都扎冥人(迷信的人们把这些纸扎的冥人,供死去的人支配)。冥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可以在夜里行走于阴阳两界,可以知人生死。如果你不经意走到这个村里,看到家家户户院子里、屋里都放满了冥人,你一定会被吓个半死。而偏偏就有这么一个叫小凤女子,为了寻找远去参战的爱人,她就一个人来到了冥村。希望通过这个神秘村落里的人能“通灵”找到失散多年的爱人。故事也就从这里开始了。

小凤一个人来到了冥村,你千万不要说她的胆子大,其实她可是一个“胆小如鼠”的人。小凤的家世不错,出生于书香门第,现在到了婚嫁的年龄,但仍待字闺中。上门给她说亲的络绎不绝,但她都一口回绝了,父母也拿她没有办法。谁让她是家中的掌上明珠呢。这次来冥村,家里同意了,他们想平日里娇生惯养惯了的小凤,这次居然这么勇敢地一个人要走冥村,可见她对未婚夫张连的爱是何其深啊。小凤的父母给她打点了行李,雇了马车,她就一个人开始了自己爱的征程。

小凤一进冥村,就立刻引起了村民的注意,意识她长得很漂亮,二是冥村很少有外人来。一般谁需要冥人都是有个通传之人告诉一声,他们自会派人送去。而今天这里突然来了一个漂亮的大姑娘。村里的老老少少都跟看稀罕一样瞅着她,他们中有些人身患残疾。小凤心里怯怯的,不经意间一瞅,家家户户满院都是冥人,高高低低地站在那里,小凤有种错觉,好像刚才村外的大海和秀丽的山川都是假的,而这里好像是一个地下世界,与外界阴阳两隔。正当小凤犹豫不前的时候,一个好心的大妈走了过来,问她:“姑娘,你到我们冥村来做什么啊?”小凤怯怯地说:“大妈,村里德高望重之人可以通灵,我想问一个人的生死。”大妈笑了笑说:“你算是来对了。走,我带你去找我姑妈,她就是村里的通灵之人。”

“姑妈?那她不是这个村的吧?”

“我姑妈是这个村的。姑娘你刚来不知道,我们这个村因为家家户户做冥人,所以没有谁愿意,把姑娘嫁到我们村里。我们村里的姑娘但凡能嫁出去的,就嫁到外面去了。那些嫁不到外面的,就嫁给了村里的小伙子。村里的残疾儿比较多,我们也找镇上的医生看过了,医生说是因为近亲结婚。医生的话我们也不懂,但是姑娘、小伙子到了结婚的年龄了,我们只能让他们在村里选了。

“那你们不做冥人不就行了。要不这样下去,你们村里的残疾人只会越来越多。”小凤担心地说。

以上就是民间悬疑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悬疑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32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