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恐怖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恐怖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旧社会民间鬼故事、厦门民间鬼故事、鬼爷爷短篇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下载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恐怖鬼故事第一篇-新人鬼情未了

顺治年间,京城郊外的小浦村里有一个叫冯松的书生,冯松自小好读,十七岁的时候就已经是远近闻名的才子。

俗话说的好,人没有十全十美的。冯松十一岁丧父,母亲只能帮人刺绣和缝补衣服度日,家境非常艰难。

长大成名后的冯松靠着给人写字作画赚下了一些家业。虽然家境好了,但是冯松和母亲深知穷人的疾苦,他们非常低调,母亲帮他挑了一个长相俊秀的农家女做媳妇,一家人日子过得平平淡淡。

一年后,冯松的媳妇杜鹃产下一个男婴,从此一家三口变四口,日子过得其乐融融。

一日,冯母带着杜鹃和孙子去集市买东西,集市上人流攒动,杜鹃一个转身就撞在了一个叫刘成的男人身上。

刘成年纪将近五十,是京城里有名的大财主。虽然他不在仕途,但是他和城里很多大官都有勾结。自己的财力加上那些支持他的权势让他成了一个嚣张跋扈的人。

本来杜鹃撞了刘成,刘成一定不会轻饶了她,可是杜鹃给她道歉的时候,他看到了杜鹃那清秀的脸庞,他瞬时就被杜鹃的美色吸引了。

“你是哪家女子?怎么走路如此不当心啊?要不要本大爷亲自教教你这走路的规矩,啊哈哈哈哈……”

说着,刘成就上前抓住了杜鹃的手,杜鹃赶紧用力挣开,冯母见状也赶紧抱着孩子走了过来。

冯母一手把杜鹃拉到了自己身后,她强挤着笑容对刘成说:“这不是刘大爷吗,真是对不住,乡下儿媳第一次进城不小心冲撞了您,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在这里替儿媳妇给您陪个礼,请您多担待。”

刘成听了这话似有不悦:“怎么,这位美人是你儿媳妇?你们从哪里来呀?”

冯母点点头:“是,我们是城外小浦村的。乡下女人没见过世面,请您多包涵。”

刘成摆摆手说道:“行了,行了,你们走吧!”

杜鹃和冯母赶紧抱着孩子离开了,刘成冲着身边的仆人使了个眼色,仆人立马跟了上去。

傍晚,刘成由仆人带着来到了小浦村。他们十几个人埋伏在冯松家门外,看着屋里的灯都灭了,十几个人簇拥着刘成闯进了冯松和杜鹃的房间。几人死死地控制住了冯松,刘成则是饿狼扑食一样抱住了杜鹃。

黑夜中,杜鹃听出了那是刘成的声音,她拼命反抗,一脚踢在了刘成的肚子上。刘成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他顿时非常气愤,命几个人一起抓住杜鹃,他则是开始解开杜鹃的衣衫。

夜深人静,刘成强行侮辱了杜鹃然后带着人离开了,留下冯家一家哭天喊地,痛不欲生。

自从刘成离开,杜鹃就瘫在地上没有动过,任凭冯松和母亲怎么喊她,她就像没有听见。

许久,杜鹃仰天大喊一声“刘成,你不得好死”,然后她朝着床头撞了过去,鲜血顿时染红了半张床,杜鹃瞪着一双含泪的眼睛断了气。

冯母看到儿媳妇突然毙命,她一时急火攻心也晕倒了,在床上躺了半日后,冯母也口吐鲜血而亡,她死前的最后一句话也是“刘成,你不得好死。”

冯松一日之内失去了妻子和母亲,他伤心至极,连夜写好供状抱着孩子去了官府告状。

俗话说官官相护,冯松一个平民百姓,怎么可能赢得了这场官司?他被官府连打带推的赶了出去。

回村后,乡亲们帮着冯松把杜鹃和冯母都安葬了。好心的乡亲还劝冯松不要去告状,这官司是不可能赢的。

冯松静下心来想了想,自己无权无势,这场官司确实难赢,但是这天大的仇不能不报,既然法律不管用,那就自己解决。从此,冯松弃文习武,他带着孩子去了一处寺庙,把孩子交给寺中人抚养,自己跟着武艺高强的师傅练起了武。

经过三年日夜苦练,冯松已经可以徒手与十几个人搏斗,更可以飞檐走壁,来无影去无踪。

冯松觉得报仇时机已经成熟,他趁夜来到了刘成的府上。

刘成家丁虽然多,可都是仗着权势欺人霸市的小人,真正的武艺高手根本没有。冯松在府里如入无人之境,很快就找到了刘成的房间。

冯松手起刀落,刘成的人头瞬间就掉了下来。冯松拿走了人头,他趁夜把刘成的人头挂在了城门楼上。

第二天,人们发现了刘成的人头,官府下令全城搜捕杀人凶手,对提供杀人凶手线索的人赏金一百两。

本来,冯松杀人是没有人知道的,可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寺庙里一个利欲熏心的和尚看到了悬赏告示,他把冯松练武三年策划刺杀刘成的事告诉了官府。

官府很快派人来寺庙抓捕冯松,因为惧怕冯松武艺高强,他们把冯松的儿子先抓走了,以此威胁冯松束手就擒。

冯松为了儿子放弃了反抗,他被官兵五花大绑带回了府衙。

虽然冯松为了活命不肯开口,可是他杀了刘成损害了很多大官的利益,官府强行让他在杀人供状上按了手印,还把冯松的儿子也判了斩刑。

第二日,冯松和儿子被押着来到菜市口准备午时斩首。幼儿啼哭不已,冯松仰天长啸:“老天无眼啊,恶棍贪官当道,百姓有冤难伸,来日我化成厉鬼定要杀光你们这帮贪官。”

冯松话音刚落,一阵狂风突然吹来,人们都被风吹得睁不开眼。

许久,风停了,人们再看刑场上已经空无一人,冯松和孩子都不知去向。

在场的人都在诧异,空中突然传来清脆的声音:我乃山中狐仙,虽然不该管人间之事,可是我见不得贪官恶霸如此害人,今日我把冯松和幼儿带走,他日如果再被我知道官商勾结害人性命的事,我定不轻饶。

听完狐仙的话,官府的人陆续仓皇撤出了菜市口,许多百姓对天叩拜,祈祷这明事理的狐仙能够保佑他们平安度日!

其实,救走冯松和孩子的不是狐仙,是杜鹃的鬼魂,她在地府用永不超生的代价换一个时辰到阳间救走了自己的丈夫和孩子。

得知真相的冯松对妻子感激不已。从那以后,冯松一边给妻子和母亲守墓,一边教儿子读书做人,终于把儿子培养成了一个清正廉洁、为百姓办事的好官!

民间恐怖鬼故事第二篇-黄皮子还礼

一九三二年的腊八节我的爷爷来到了这个世界上,那时候家里穷的连吃饭都成了问题。我爷爷的母亲也就是我太奶奶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生产过后导致她奶水不足。我爷爷当时还是一个襁褓里的婴儿,吃不饱肚子当然就会被饿的娃娃大哭。看着孩子饿的这么哭闹爸我爷爷的爸爸也就是我的太爷爷给急坏了。可是家里没有半分钱,他真不知道该去弄些什么回来给我的太奶奶补补身子,好让她可以有奶水喂饱他们的儿子。

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最后我太爷爷思前想后决定去上山砰砰运气看看能不能打到什么猎物回来给我太奶奶下奶水。俗话说腊八腊八冻掉下巴,那时候的冬天不是一般的寒冷。

外面北风乎乎积雪成冰,我太爷爷拿着一个弹弓就往山上面去了。为了儿子不饿肚子我太爷爷也是拼了,他想不管今天他在上上面遇到什么都要弄回家里去给自己的妻子下奶填饱自己的肚子。

当时我太爷爷的怀里揣着几个煮红薯,是我太奶奶非得让他带在身上的。家里穷的都没有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我太爷爷哪里能舍得吃这几个红薯。一个年轻的汉子,饿上一天又能怎么样,不到万不得已我的太爷爷是不会吃这几个红薯的。

其实我的太爷爷从来都没有打过猎物,他属实也没有什么打猎的经验。他就在山上面盲目的转悠着,就不容易看见一只野兔他还没等拿稳弹弓那只野兔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我太爷爷心里真是特别的着急啊,转悠了大半天自己到现在也是毫无收货。他继续往深山的里面走,看能不能再遇到什么猎物。

北风吹在我太爷爷的脸上像小刀子一样刮着他脸上的皮肤,我太爷爷感觉自己脸上的皮肤被风刮的生疼生疼的。手脚都要被冻得麻木,如果不是想着自己刚出生的儿子没有奶水吃会被饿死,他真的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里了。

我太爷爷中间是看见几个可以吃肉的大动物,可是他没有经验一个也弄不到手。万般无奈的太爷爷突然有了一个天真的想法,既然自己打不到猎物那么能够捡到一只也好啊。

他想自己顺着树林子走,万一有别的猎人下的陷阱什么的困住了什么东西,那么他不就可以捡到一个现成的了吗?

我太爷爷就这样在树林子里转悠着,寻觅着哪里有猎人部下的陷阱。眼看天就要黑了可是他还一无所获呢,我太爷爷开始觉得自己没用,生了儿子都养活不了。

就在我太爷爷觉得气馁的时候,突然听见了自己周围有小动物的叫声。那声音小小的,好像还不止一只呢。我太爷爷简直就是欣喜若狂呀,他开始仔细顺着声音开始寻找,他不管找到的是什么东西只要是能吃的他就一定要带回家去给自己的老婆煮了吃。

这时候天有些黑了,路有些开始看不清了。我太爷爷一个没有主意脚下一滑就顺着小山坡折了几个跟头,这一跤把我太爷爷给摔的有点儿头晕眼花了。就在他爬起来的刹那,太爷爷清清楚楚的听见那几个小动物就在自己的身边。

我太爷爷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周围,果然他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大深坑。我太爷爷往深坑的边上走过去,他眼睛朝坑里面一看一只毛茸茸的大东西被猎人下的夹子夹住了一只爪子,这只动物的周围还有好几只小崽子围着它好像在吃奶。

我太爷爷本想把它们都抓了回去炖上一大锅肉汤的,可是看那几个小家伙围着自己妈妈吃奶的样子他就不忍心了。

我太爷爷自言自语说:我的孩子是孩子,可是你的孩子不也是孩子吗?冷冻数九的,咱们也算是同病相怜了。今天你遇到了我,算是你们一家的运气好。

说着我太爷爷就跳下陷阱帮那只动物解开的套在爪子上的铁夹子,我太爷爷又把那大大小小的动物一家都给从陷阱里面抱了出来。我太爷爷说那东西像狐狸又好像比狐狸小,也是尖嘴猴腮的。后来他才知道那是黄皮子,也叫黄鼠狼。

我太爷爷当时看那只大的脚上有伤还留着血,他想既然自己救了就救它到底吧。我太爷爷从自己的棉衣里面扯下了一块儿布,把黄皮子受伤的脚给包扎了起来。我太爷爷刚想走,就看见黄皮子一双圆溜溜的小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

我太爷爷对黄皮子说:对了,你肯定也是饿了。那几个小的还要吃你的奶水,你都被困住那么久了怎么能不饿呢。

说着我太爷爷就拿了两块儿红烧扔给黄皮子还告诉它说:你们吃完就快走了,要是被猎人给看到了我就白白救了你们一家了。

我太爷爷说完就走了,现在天都已经黑透了,他还担心家里的老婆孩子呢。

我爷爷回家还没等进门呢,就听见我爷爷饿的嗷嗷的叫。

我太爷爷说:儿呀,别怪你爹没用呀。谁让你赶上这颗粒没有的大冬天出生呢,能不能活你就听天由命吧。

我太奶奶听见我太爷爷这么说,也伤心的流出了眼泪。第二天早上我太爷爷出门的时候,既然发现自己的门口放着一条鲫鱼。

我太爷爷把这条鲫鱼拿进屋给我太奶奶看,以为是哪位好心邻居可怜他们送给他们的呢。鲫鱼这东西最下奶了,产妇炖汤喝再好不过了。

我太爷爷感觉往炉灶里添柴火给我太奶奶炖鲫鱼汤喝,我太奶奶喝了汤果然有了奶水出来我爷爷也能勉强填饱肚子了。

我爷爷有了奶水喝就能保住命了,我太爷爷和太奶奶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儿子会饿死了。

奇怪的是每天早上出门我太爷爷的家门口都能放着一条鱼或是野兔什么的。他们也感觉到了也不像是邻居做的事情,那时候家家都是这么穷,谁家能有好东西天天送给你家呢。

我太爷爷就把自己在山上救了一窝黄鼠狼的事儿和我太奶奶讲了。

他们明白了,这是黄大仙在给他们家报恩呢。慢慢的天气也暖和了,我爷爷也长大了一些了。天气暖了吃饭也就不成问题了,可是我太爷爷的家门口还是每天都有野味送到。

我太爷爷拿了最后一只野兔之后对着外面大喊:黄大仙,天气暖和了我可以自己养活一家大小了以后就不劳烦您了。

从那以后,我太爷爷的家门口就再也没有出现过那些野味什么的了。

民间恐怖鬼故事第三篇-水淹弓长墁

冀东北部有一条河叫青龙河,是滦河的最大支流。青龙河上游有一个叫弓长墁的村子,百十户人家临河靠山,是个景色优美的村庄。

清末民初时,在冀东、辽西一带民间皮影非常盛行。这年春季,弓长墁村请来皮影班子唱“会影”(村庄集体请皮影班)。东西南北的邻村人晚上都来弓长墁看皮影戏,演唱的剧目是连台本《唐王征东》,全部剧本唱完至少要半个月时间。相邻的村庄之间非亲即友,经常见面,相互间都比较熟悉。即便有的互不知姓名,但都能认出是哪个村的人。皮影唱到第十个晚上,弓长墁村的几个年轻人发现前来看皮影的人群中有三个人很特别,这三个人天天晚上来看皮影戏,但他们都是站在人群外边看,既不往人群里挤,也不跟任何人说话。三个人的长相也很特殊,都是小圆眼睛、尖鼻子。弓长墁的几个年轻人向邻村人打听,邻村人都说不认识。弓长墁的几个年轻人觉得这三个人有些奇怪,就决心要把这三个人的来路弄清楚。

这天晚上皮影散台后,几个小伙子便悄悄地尾随那三个人的后边,那三个人出了村庄一直奔了东南的青龙河边,然后扑通扑通跳入山根下的深水中!几个小伙子一下子全明白了——这三个人原来是王八精!

笫二天,几个年轻人又聚在一起商议要把三个王八精捉住。他们找来几杆鸟铳,装足了火药和铁砂。晚上皮影戏散台前几个小伙子便隐蔽在村外的树丛中,待皮影散台后,那三个人走近树丛旁,几杆鸟铳一齐轰响!只见一溜火光闪过,那三个人便没了踪影。第二天早上几个小伙子到村外树丛旁一看,发现一滴滴血迹一直洒到青龙河边……几个小伙子心里好生得意,那王八精肯定是玩完了!

转眼到了夏季,正在庄稼拔节的时候,天气转阴,紧接着就下起雨来,雨越下越大,一连两天没开晴。弓长墁村东头住着一户姓秦的人家,只有母子二人。两间破草房四处漏雨。家里养了一头小猪,猪圈的石头墙被雨淋倒了一个豁口,小猪跑了出来。娘儿俩怕小猪跑丢了,便冒雨追出村外。娘儿俩正截住小猪往回赶,突然发现一株大柳树下站着一老一少两个人,没戴草帽也没穿蓑衣,浑身上下全被雨淋透了。老太太走过去对一老一少说:“这么大的雨在这儿淋着,会浇出病来的,快到我家避避雨吧,等雨停了再走……”老头说:“谢谢大嫂,不麻烦你们了,我们还要往家赶呢……”老太太说:“你们有什么事这么急?”老头说:“我们买了一批木材,要绑成木筏顺水运到关里,今个儿我们爷儿俩先看看水路……”老太太说:“雨这么大,河水正往上涨,赶木筏也太危险。你们爷儿俩还是先到我家避避雨,雨停了再走也不会误事的。”爷儿俩见老太太很诚恳,便跟着娘儿俩来到老太太家里。爷儿俩帮老太太的儿子把猪圈垒好,圈牢了小猪,这才进了屋。老太太找出两件旧衣服让爷儿俩把湿衣服换了,然后就去灶下生火。一会儿工夫,老太太就把两大碗热汤面端上了桌,里面还放了辣椒和姜片。老太太对爷儿俩说:“喝点儿热汤驱驱寒,暖暖身子,出点儿汗,这样就不会得感冒……”爷儿俩也许是又冷又饿,说了声谢谢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两碗面汤吃完了,那爷儿俩出了满头热汗。老头抹抹嘴巴就跟老太太唠起了家常。老头说:“大嫂,你们这破草房也该翻新了,盖了新房好给儿子娶媳妇呀……”老太太打个唉声说:“我们这穷日子想盖新房哪盖得起呀,不说别的,就光木料一项得花多少钱?又要请工匠,更付不起工钱。唉,这辈子怕是住不上新房了……儿子也不小了,谁家肯把闺女嫁给我们这样穷人家?就是有人做媒也娶不起呀……”老头说:“大嫂别发愁,我们这批货赚了钱,我想帮帮你们……”老太太说:“谢谢兄弟一片好心,可是,你敢借我也不敢要,将来用什么还呀……”老头说:“大嫂不要那么想,常言说,穷不扎根富不扎根,打竹板翻上下,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说不定什么时候日子就会翻身呢……”爷儿俩跟秦家母子唠得很亲近,直到天放晴了才告辞上路了。

雨停下了,三天后,晴朗的天空突然骤起乌云,一个响雷过后便下起了瓢泼般的暴雨,一连下了三天三夜没喘气!山上到处流水,山下沟满壕平,青龙河浊浪滚滚,河水猛涨,眼看着弓长墁村庄被淹没在一片汪洋之中,到处房倒屋塌,东西、粮食冲的冲淹的淹,还有几个年轻的小伙子被洪水卷走!逃上高岗的人群哭爹碱娘,叫苦连天……

天放睛后,洪水慢慢地退下去了,弓长墁村到处残垣断壁,一片狼藉。只有村东头秦家母子的两间茅草屋安然无恙,丝毫无损。院子里还淤集了一大堆木材!小伙子还在房根前发现了一个小布袋,里面全是白花花的银元!后来,娘儿俩用这些木柴翻盖了三间新房,新房建完了,一根椽子也没剩,一个门栓也不缺,正好够用。不久,便有人为小伙子做媒,一谈即妥。把媳妇娶到家,一分外债没借,银元也一块未剩。秦家母子这才想起那天在他家避雨的一老一少,不由得恍然大悟:那一老一少肯定是青龙河里的老鼋神,前来报答他母子热情款待的情意……而当初用火铳击伤鼋神的三个年轻人却都被洪水卷走了,无一幸免。本来老鼋神一族与弓长墁人毗邻而居,大家相安无事。年轻人竟起了歹意,致使遭到惨痛的报应又连累了全村老幼,和秦家母子相比真是善恶分明啊……为了向老鼋神虔诚地悔过,在村里几位老年人的提议下在村头修建了一座鼋神庙,年年雨季到来时给老鼋神送祭牲,向老鼋神祈祷。从此,再也没有发生大水淹村庄的事。

民间恐怖鬼故事第四篇-午夜惊魂

民国时候,有个姓李的佃户,吹一手好唢呐,有闲时会帮人家吹吹白事,补贴家用。他最拿手的曲子是《打墓调》,开头便吹得凄凉悲壮,最后送死者入土为安时,更吹出了撕心裂肺的感觉,细细听来,还能吹出字儿来呢。路过的人听了,也直淌眼泪。因此,四里八乡都送了他一个响当当的称号——“李神嘴”。

这一天,有个外乡人来找李神嘴,请他帮忙吹一趟白事。

李神嘴一打听,做白事的地方离他家有七十多里远,而且必定要经过一个乱坟岗,据说很不太平。李神嘴心里便有些犹豫。

外乡人看出李神嘴不想接这趟活,仍不放弃,除了夸李神嘴的吹奏水平高,还给出了很优厚的报酬:有马车接,单桌吃饭,干完了活再多给一贯钱的酬劳。

那一年粮食歉收,李神嘴一家也到了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境地了,他看了看面黄肌瘦的老婆孩子,一咬牙便答应了。

这趟活儿做得挺顺利,李神嘴干完活,吃了饭,领了工钱,将唢呐包好背在背上,就匆匆往家里赶。

李神嘴边走心里边嘀咕:这人果然是势利,请你时用马车,用完了便连个大门都不送出来了。好在自己还记得来时的路,不至于走岔了。他一边走,一边听着那贯钱在褡裢里“哗哗啦啦”响,心里总算有点安慰。

李神嘴上路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为了在天黑前到家,沿着大路一直往前走,一刻也不敢耽搁。但是他走着走着,天就渐渐暗了下来,而且大路也走到了头,转弯只见一片荒地,荒地里阴森森的,偶尔有几个小土包,李神嘴走近一看,是几个坟包。

李神嘴心里打起了鼓,这个地方就是他之前担心的乱坟岗,葬着很多无依无靠的孤魂野鬼,还有一些弃婴。说是葬,其实就是凉席一卷,半尺黄土盖身,勉强算是没有曝尸荒野。

想到这里,李神嘴只觉背脊一阵发凉。他虽然吃的是死人饭,但毕竟都是在活人堆里干活,如今一个人孤零零陷在死人堆里,只觉得两腿发软,身上直冒冷汗。

但是不走也不是办法,李神嘴又大着胆子往前走了一程,转了一圈又转回来了,这不是传说中的“鬼打墙”吗?

此刻,天色已全暗,李神嘴也不敢乱走了。他借着月光四下一看,发现不远处有个小房子,虽然外观简陋,但还避得了风雨,不如勉强歇上一宿,等明早天亮了再继续赶路吧。

李神嘴进了破屋,随手拴上那扇破败的木门,到屋角一处草席上坐下。这破屋虽然简陋,倒还坚固,只在墙上开着一扇小窗,月光穿过小窗透进来,正照着他半张脸。

李神嘴按着胸膛,稍微平复一下吓得“怦怦怦”直跳的心脏。良久,他正准备摘下背上的唢呐,忽然觉得气氛有点不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背后“呼哧呼哧”地喘气。那声音不大,但在死寂的氛围中格外清晰,并且越来越重越来越近。

李神嘴慢慢转过头,看到背后一个粗黑的影子升到对面的墙上,身子再转过一些,人立刻就哆嗦起来了。

一头野狼正坐在李神嘴身后一丈多远的地方,它瞪着一双似蓝似绿的眼睛,龇着一口白森森的獠牙,它一边喘气,一边伸出了猩红的长舌。显然,它随时都可能扑上来,将李神嘴撕裂咬烂,连皮带骨吞噬干净。鬼大爷鬼故事:

李神嘴吓得几乎肝胆俱裂,他慌乱地挥舞着双手,突然手碰到了什么东西,“铮”地响了一声,是唢呐。他不假思索将唢呐拿到手里,本能地把嘴巴对着唢呐口,用力地吹了起来,顿时,一串急促的乐音响了出来:嘀嘀啦……

那狼听到唢呐声,竟渐渐急躁起来。唢呐声仿佛一支支短箭,凶猛地向它射去。狼开始喘气,并在原地打起转来。

李神嘴闭着眼,拼命地吹着,他已经陷入了疯狂,完全没有了章法,只是用尽力气一个劲地吹着。原先那些哀婉悲惨、如泣如诉的调子,此时全都变成了声嘶力竭、天崩地裂的呐喊声。

野狼在破屋里奔跑着,慌乱地往前冲,猛地撞到墙上,然后折返身体,往反方向猛冲,再次撞到墙上。它似乎看不到李神嘴的存在,而是被一个可怕的怪物追赶着。它一刻也不敢停止。这样不知经历了多少个回合,野狼忽然仰起头,发出了一声极为惨烈的叫声:“哇呜——”

听到这个叫声,李神嘴崩溃了。他相信自己命不久矣,再加上吹唢呐耗光了他的气力,便“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第二天一早,李神嘴幽幽地醒了过来,他已经神志不清了,疯疯癫癫地往家的方向跑去……

当天,乱坟岗附近的人们议论纷纷:昨晚,他们听着悲壮凄凉的唢呐声响了半夜,都害怕得不敢入睡。

两天后,有个大胆的屠户和人打赌,找到了破屋。他推门一看,只见一头野狼死在屋里,口耳眼鼻都有凝固的血渍。屠户把野狼带回家开膛破肚,只见它的五脏六腑都已经烂成了稀泥。

民间恐怖鬼故事第五篇-孝猴

清朝末年,有个外乡人流浪到四川巫山县,他在镇东柳林里搭个棚子作居室。

一天,外乡人来到鹰子岩,只见一只鸟从山上的一个石洞飞出,“当”的一声,鸟嘴里掉下一个东西落在外乡人面前。外乡人捡起来一看,竟是枚金戒指。

第二天,他就向镇上的一个老头打听鹰子岩上的那个山洞。老头告诉他,那洞是藏棺材的地方,又称悬棺。传说里面埋的是个宰相,那里肯定藏有不少金银财宝,外乡人想到此,不禁心生邪念。

一天,外乡人正和一班人拉纤,发现山上有人扔石子打他们,抬头一瞧,原来是群泼猴。外乡人心里顿时一亮。

他在家里做了个木笼,安上机关和活动门,把笼子带上山。几天后成功抓到了一只母猴和它的两个孩子。

回到家,外乡人把母猴给杀了,并把皮卖了。他给小猴取名为“大宝”,幼猴取名为“二宝”,每天训练它们。

这天,县令夫人听说外乡人家里有两只乖巧的猴子,就过来瞧。见到县令夫人,“二宝”一下就跳进县令夫人的怀里。县令夫人扔下二两银子,把“二宝”带走了。

一晃一年过去,“大宝”愈发听话。外乡人觉得时机已到,就买了根长绳,带着“大宝”上了鹰子岩。

外乡人用长绳拴住“大宝”的脖子,递给“大宝”一个口袋,指着藏棺山洞的方向,做了个装东西到袋子里的动作。“大宝”拎了口袋就往山洞的方向跑去,外乡人在后面放绳子,但只放了二十多米,就放不动了,原来,山上多灌木,绳子根本放不了多远。

“大宝”示意外乡人帮它把绳子解开,外乡人决定赌一把,就解开了绳子。“大宝”向山洞爬去。前前后后为外乡人拿回二十多件金银玉器,外乡人满载而归。

半夜,几个捕快来到外乡人的家里,搜出他盗得的财宝,将他打入了死牢。

原来,“大宝”趁外乡人睡熟,拿了一块玉笏板来到县衙,找到弟弟“二宝”,让“二宝”将玉笏板送给县令。

县令见玉笏板正面写着“御赐”,断定是外乡人盗了悬棺,当下派捕快前去搜拿。在证据面前,外乡人只好如实招供,并被判处剐刑,秋后处决。

到了秋天,许多百姓都涌到刑场看杀人。正要行刑时,有捕快来报县令,说“大宝”和“二宝”死死地缠着一个看热闹的客商,把人家的外衣都撕烂了。县令就让捕快把客商带来。客商到时,县令见他的衣裳果然被猴子撕裂,露出里面的猴皮背心。客商交代说,这正是一年多以前,他在外乡人手里买下的母猴皮。

县令让他脱下猴皮背心,交还到“大宝”和“二宝”的手里。“大宝”和“二宝”捧着母猴皮,消失在大宁河边的青山之中……

以上就是民间恐怖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恐怖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58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