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恐怖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恐怖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体会、中国鬼话民间鬼故事、民间流传真实水鬼故事、民间四百短篇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恐怖故事第一篇-民间异事之屁惩

过去我们老家一带有狐、黄、白、绺“四大仙家”之说。狐,即狐狸,黄,即黄鼠狼(黄鼬),白,即兔儿,绺,即是蛇。据说这些异类得道成仙后都给有缘份的人家做“保家仙”,保其人口平安、丰衣足食。所以,人们对“四大仙家”十分尊崇,企盼与仙家结缘。小时候奶奶给我们讲过一个“黄仙”保家的故事,听来颇感惊奇。

奶奶说,离我们村二十多里有个胡家坡村,村里有一个叫胡良的穷汉,家里日子很穷,几亩薄田难以糊口。这年冬季,胡良夜间起来给毛驴添草,猛然瞧见朦胧的月光下从他家的小粮仓里跳出一群比猫小比老鼠大的动物,每只背上都背着一个鼓鼓的小红口袋。胡良心里一下子明白了——是黄鼠狼从他家的仓库里偷粮食!俗话说“别拿黄鼠狼不当神看”,胡良听老年人讲过,黄鼠狼非常有灵性,会模仿人的动作,能模仿各种声音,经常偷人家鸡、鸭,偷腌在缸里的肉,甚至偷粮食。据说黄鼠狼修成了道行还能迷人,附人体说话。但是如果它跟你有缘就给你“保家”,帮你发财。给它“保”着的人家运东西,小东西一个黄鼠狼背、拽,大东西几只、十几只、几十只、乃至上百只一起抬。听说有的人家就是因为黄鼠狼“保家”发了大财。胡良心想,这些“黄仙”不给他“保家”还把他家的粮食往别人家运,穷家小户的怎能受得了啊……于是,胡良就想向“黄仙”们求个情,他不但没用棍棒轰打偷粮食的黄鼠狼,而且跪在地上咕咚咕咚地给黄鼠狼们连连磕头,一边磕头一边祷告:“黄大仙发发慈悲吧,别把我家那点儿粮食运走啊,我们一家人全靠那点儿粮食活命呢……好心的黄大仙呀,看看我这个穷家多可怜,如能为我胡良‘保家’,让我胡良过上好日子,我全家人每月初一、十五烧香上供,世世代代永不忘记黄大仙的恩德……”胡良祷告完,抬头一看,那一群偷粮食的黄鼠狼全都不见了!

胡良说到做到,按自已许的愿请人代写了“供奉:仁佑慈悲黄仙之位”的黄裱纸牌位,上面又用红纸剪刻了挂帘,供奉在屋中僻静处。你别说,还真灵验!从此后,胡良家小仓库的粮食不但不丢了,而且一天比一天多起来,连屋里的口袋、大缸小罐全都装满了!胡良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借钱买酒买肉每逢初一、十五给“黄仙”上供,烧香磕头,并且将一些肉食放在一间棚子里,供“黄仙”的子孙们享用。

这以后,每到深夜胡良家的院子里便有窸窸窣窣的声音,胡良知道是“黄仙”在给他家运东西。胡良从窗户眼儿向外张望,院子里成群结队的黄鼠狼有背红口袋的、拽着大包小包的一派繁忙……胡良心里非常受感动,对“黄仙”的敬奉也愈加虔诚。胡良家的橱里、缸里、盆里常发现成块的猪羊肉和一坛坛的烧酒,有时还在柜子里发现一串串铜钱,甚至还有些金银首饰……就这样,没过几年胡良就成了当地有名的大财主。有了钱后,新盖了宽大的房屋,买了上百亩的好田地,又买了骡马和车辆,常年雇着十几个伙计,日子腾腾火火,越过越兴旺。

胡良从一个穷庄稼汉变成了人人敬慕的老太爷,穿着绫罗绸缎,一日三餐珍馐美味,出门骑马坐车,家里出出进进全是高朋贵友,听的全是恭维奉承,十几年来享尽了人间富贵。后来,他听人说黄鼠狼非常爱耍脸子,稍有怠慢就不高兴。要是翻了脸,会反过来把你的财物往外搬运,很快就让你变成穷光蛋……这两年来,胡良本来对黄大仙就有些淡薄了,初一、十五烧香上供磕头的事嫌麻烦也不那么殷勤了。真要是黄大仙怪罪他怎生是好?胡良越想越感到忧心忡忡,怎样才能不让这群黄鼠狼“背叛”呢?经过几天的冥思苦想,终于想出了一个“绝招”——他要彻底除掉后患……

八月十五中秋节的晚上,胡良亲自给“黄仙”牌位焚香,摆供果、供菜。然后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祷告:“大恩大德老黄仙在上,胡良给老仙家磕头了!胡良一家能有今天,全托老仙家之福,现在我家应有尽有,惟独缺少一盘磨豆腐的石磨,敬请老仙家再受一回累,给我运一盘石磨来……”

到了后半夜,胡良便听到院子里有隐隐地说话声:“轻轻轻轻……轻轻轻轻……”胡良把窗户纸戳个窟窿往外一看,一大群黄鼠狼分别顶着两扇沉重的大磨盘从门口正往院子里走。一边缓缓地移动,一边不住地喊:“轻轻轻轻……轻轻轻轻……”胡良猛然大喊一声:“沉!”胡良的喊声刚落,就听到“咕咚、咕咚”两声,两扇磨掉在了地上,那些大大小小的黄鼠狼全都压死了……

人们常说黄鼠狼有三百六十个“救命屁”,如果遇上危害它的强敌,在情况紧急时便会喷放“救命屁”御敌。黄鼠狼的臭屁气味十分难闻,又臭又臊,能把人熏倒,甚至能使人神经错乱。胡良用毒辣残忍的手段恩将仇报,害死老黄鼠狼的子孙,老黄鼠狼岂能善罢干休?于是,每天日落黄昏后,便有无数只大大小小的黄鼠狼聚集到胡良的家中大放其屁,胡良家的屋里院外到处弥漫着骚臭气,家里所有的粮食、各种食物、缸里的水全都臭不可闻,一家人白天夜晚“哇哇”地呕吐不止。就连喂骡马的草料也不例外,那些骡马都被熏得又是叫又是跳。家中人等惶惶不可终日,一个接一个的病倒了,没病倒的疯疯癫癫,成群的骡马说死就死,几天之内就死光了。金银财物无论放在哪里锁得怎样牢固也不知不觉就没了踪影……就这么三折腾两折腾,没用上一年胡家就彻底败家了,胡良只得沦为乞丐……

民间恐怖故事第二篇-诡异的试衣间

男性朋友也请转告你的女朋友,老婆还有家人.试衣间的秘密。女性朋友一定要认真看完,注意自我安全啊,现在万恶的社会。。。。朋友发给我一篇报道,现转给各位看看,出门在外,千万小心,小心千万。。。

一对新婚夫妇到巴黎度蜜月。在巴黎,妻子在一间时尚服装店试衣服,身为丈夫就在试衣间外等候。但等候多时却不见妻子走出来,紧张的丈夫要求店员帮忙到里头查看,却意外发现试衣间空无一人。丈夫以为妻子开玩笑作弄人,要他紧张.于是回到酒店等她回来。几小时后却不见妻子的踪影,才知事态严重。丈夫赶忙报警,并到巴黎所有服装店和医院询问妻子下落。三星期过去了,妻子犹如从人间蒸发,音讯全无,伤心的丈夫只能收拾包袱回到**。由于无法从绝望中振作,丈夫无心工作,甚至独自生活,决定把自己放逐,流浪到各地方。几年后,他心血来潮到一破旧的屋子参观一畸形秀(FREAKSHOW)。他见到一脏生锈的铁笼里,有一女人四肢全无,身躯,包括脸部,犹如破布般残破,充满疤痕。她在地上扭曲着,并发出有如野兽般的呻吟声。突然间男人惊恐地发出尖叫声。他从那毫无人样的女人脸上见到,他再熟悉不过,属于他新婚不久就告失踪的妻子脸上的红色胎记。

另一版本则发生在上海。几年前一女通知公安她的表妹在上海市集购物时无故失踪,可是遍寻不着,直到五年后一友人撞见这表妹在泰国曼谷街道上行乞。恐怖的是她不知何故没了双手双脚,身子被铁链绑在灯柱旁。

这是在某一对夫妇去香港游玩时发生的故事。一对夫妻不知不觉走入了全香港治安最坏的地区的一家精品店里?妻子对店里的衣服样式十分喜欢,随后就进入试衣间试衣。可是,先生在外头等了又等,却不见妻子出来。由于实在是等太久了,所以先生开门进去找她,可是试衣间里早已空空如也。他吃惊地向店员询问妻子到哪里去了,可是店员们却好象是串通好了一样,都说没有看见,并坚持根本没有象他妻子这样的人来过店里。因此他只好请当地的警察协助搜索这家精品店,可是却一无所获。后来他又一个人找了一段时间,直到他的签证到期。最后不得已他就在找不到妻子的情况下回国了。之后经过了一年…他向公司请了一段长假,再一次回到香港去找他的妻子。他带着妻子的相片走遍香港的大街小巷,但这次仍是一点线索也没有。终于假期就要结束了,他身心疲惫地开始考虑要回国的时候,有一天无意间经过了一间珍奇小屋。小屋的看板上写着:达磨(不倒翁)虽然他对珍奇事物并不感兴趣,但由于连日疲劳他想让自己改变一下心情,加上看板上写着达磨的文字也引起他的兴趣。最后他决定进去瞧瞧。但是他不该进去的!因为珍奇小屋里面展出一件令他惨不忍睹的东…小屋里的舞台上有一位手脚都被切断的全裸女性被当成花瓶一样摆在那里!这位女性的舌头已经被拔掉了,不断发出奇怪的呻吟声。看到这么恶心的东西真令他恨不得马上拔腿就跑,但不知为什么他心里感受到一股奇怪的气氛,于是他又重新仔细看那女人的面孔…没错!这女人正是他一年前失踪的妻子。后来,他向当地的黑道支付庞大的赎金换取妻子的剩下的躯干。但一切都太迟了,他可怜的妻子早就已经疯了。现在她还住在国内某家医院,继续不断地发出奇怪的呻吟声…

民间恐怖故事第三篇-尸妖

清道光年间,陕西关中(西安一带)有一乡绅,因年老得病而亡,他的子子孙孙都住在灵堂里,围着他的棺木守灵。第二天正午的时候,有一个中年灰衣道士从他家门前经过,突然就停下脚步对着门口叹起气来。

守门的仆人感到很奇怪,于是上前问他道:“不知道长为何叹气?”道士将眉头皱起对他说道:“快去告诉你家主人,大祸就要临门了。”仆人一听吃了一惊,心中不敢怠慢,马上进去对乡绅的儿子们说了,这几个儿子听罢也感到很是诧异,于是一起出门来看看。

道长见到几个儿子出来,上前先做了一个揖道:“贫道路经宝宅,突见凶兆,依我看来你家灵堂棺木之中的尸体已经变成异物,不是你们的父亲了。因你全家皆为善良之辈,不忍看到被它所害,所以不敢不告诉你们。”

几个儿子听了道人的这番话不由心中大为恼怒,认为这个道士不过为了骗几个钱就危言耸听,甚至胡说他们的父亲变成怪物,有两个脾气不好的一边口中漫骂一边就准备上前拳脚相向。道士见状却面无惧色,反而不急不慌的对他们说道:“贫道早知你们必然不信,若是如此可以自己走到棺木前去看看,如我所言非妄,棺木的前端应该有一个小圆孔,这就是妖物进去的路经,如果没有,贫道情愿认罚,任请随意处置,绝无怨言。”

几个儿子们听他说的似乎真切,一时面面相觑,不知真假。彼此商量了一下就派最小的一个儿子前去查看。

小儿子回到棺木前一看,前端正中的木板上果然出现了一个铜钱大小的小孔,和这个道士所说的一模一样,而抬老父亲入殓的时候棺木明显是完好无损的,只一夜之间此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连他们居然都没有发现。他心中大感诧异,于是赶紧出去告诉几位兄长。

外面的其他几个儿子听了之后大惊失色,急忙赶回灵堂查看,一看确实和弟弟所言一致,几人不由满面迷惘之色。愣了好一会,方才想起道士所言,于是赶紧让仆人把道士请进来。

待道士进来在堂中坐下,几个儿子毕恭毕敬的端茶送水,然后诚惶诚恐的问道长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道士徐徐说道:“明日子时此物会从棺木中出来,虽然他幻化成你们父亲的样子,但实际上早已经不是你们的父亲了,他会把所有亲近之人的名字都叫一遍,但是你们所有人千万不能答应,否则将必死无疑,切记切记。”几个儿子听后不由觉得此事太过荒诞,所以脸上仍是有些将信将疑。

道士眼见他们如此也不多说,站起身子就拱手告辞了,临走的时候告诉他们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在城外道观找他。待道士走后,几人互相商量了一下,虽说此事似乎荒诞,但是为防万一还是让全家上下除了孩子外都住在灵堂守灵,正所谓人多胆大,另外再让仆人多备点棍棒刀枪,到时静观其变,万一真如道士所说,大家也还相互有个照应,于是吩咐所有仆人准备好了各种家什,在灵堂住了下来。

民间恐怖故事第四篇-聊斋故事之水生

这天,船夫老鲁很早就收了船。他拿了个陶碗,用北屋墙根泥调了河水,仔仔细细地涂过三遍。涂完最后一遍,太阳只剩下最后一点亮光。老鲁在衣襟上胡乱擦了下手,颤颤巍巍用火镰打着了油灯,放在小方桌正中央。又俯身从舱里捧出一瓮酒,再给自己拿了一个陶碗,把两个碗都斟满。于是,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老鲁开始等。

秀才赵三水是沿着河边走过来的。河边青草萋萋,但是他不能离开河水一丈以远。所以他只能踩着泥泞一路走过来,不过白衫飘飘,身形倒也不慢。老鲁隔了很远看过去,就见到两点幽蓝火光飘过来,急忙坐直身子,小船因此轻轻摇晃,酒碗里都是涟漪。赵三水轻轻一跃,无声无息,跳入船舱,在涂了泥的陶碗前坐定。老鲁说:“晚来,先干!”

赵三水举起陶碗一饮而尽,河面上扑哧一声,酒香四溢。他顶门和左肩头浮着两团幽蓝火焰当即大盛,露出一张雪白泛青的面孔来。那火光只是一闪,马上又黯淡下来。尤其是左肩上的那一朵,明灭不定,看上去随时可能会熄灭。老鲁装作没有看到,拿起酒瓮续酒。赵三水定定地望着面前的酒碗:“此夜一过,还有七天。”老鲁顿了一下,手里的酒急泻而下,溢出碗边:“倒快了。”

说话间,秀才左肩上的火焰“噗”的一声就此熄灭。老鲁扭过头去,装作没有看到。耳边却听得赵三水幽幽叹道:“命若悬灯。”老鲁接口说:“你都已经死了,哪里还有什么命?”赵三水大笑:“也是啊,你不说,我都忘记自己是水鬼了!”两个人再满饮一碗。老鲁放下碗,望向赵三水:“还有七天,想好了吗!”

赵三水拿着酒碗,眼神迷离,摇头道:“我命数如此,奈何如此,只能如此,又何必拉生魂来替换呢?”老鲁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秀才,就算七日后魂飞魄散,不入轮回,你也情愿?”赵三水斜了老鲁一眼:“若是来人不喜欢喝酒,你岂不是寂寞?”老鲁抿嘴点点头:“说得也是,满上满上!”

三天后,一行人来到河边,雇了老鲁的船,请他驶到河心。其中一个妇人对着河水哭喊:“三儿,三儿,跟娘回家吧!”众人陪着一边抹泪,一边抛洒纸钱。老鲁冷冷看着,不发一言。一会儿,秀才赵三水顶着一小团幽蓝火光从水里冒出来,手里举着一片纸钱,快要戳到老鲁的鼻子上了:“这上面有我名字!有我名字!是我娘亲来了吗?!”见老鲁不回答,赵三水疯了一般绕着小舟团团乱转,于是阴风四起,纸钱飘飘,不再落向河面,而是旋转着飘向天空。

一颗妇人的眼泪落下来,掉落在赵三水的手臂上,立即灼起白烟。赵三水愣了一下,右手举着纸钱,摊开左手向前伸出去。看着眼前悬空不同的一枚纸钱,母亲的泪水不断滴落,儿子的手掌上全是灼穿的孔洞。老鲁看着赵三水斑驳的手掌拂过妇人的面庞,径直穿了过去,没有丝毫阻碍。看着那妇人的手在空气中徒劳地胡乱挥舞。一次次从赵三水身体里经过,却连命魂灯都不能扇动。

突然,水下跃出十几个黑影,伸手抢夺纸钱、香烛、元宝。赵三水大急,想上前阻拦,却被它们团团围住,拳脚相加,打得躺倒在地,攥着那张纸钱,蜷成一团,哀哀地哭。老鲁站起身来,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拿起祭奠的酒碗一饮而尽,伸手举起一根白蜡烛,一口酒喷将出去。只见一团火球直直打在那群黑影身上,熊熊燃烧起来,顿时惨叫声、哀号声四起,黑影们忙不迭四散而去,潜回水中。其中一个黑影恨恨地扭头喊道:“老鲁,就你多事!你护得了秀才一时,你护不了他一世!四天后,你为他超生吧!”老鲁转过头来,只见鼻青脸肿的赵三水拿着皱巴巴揉成一团的纸钱站在水面上,纸钱慢慢飘过来,他的娘亲伸手拿过来,然后再次伸出手去,松开手指,纸钱却不曾跌落,还是浮在半空。赵三水托着纸钱,再次慢慢送到母亲面前。他们就这么一次次重复,看着空无一人的对面笑着流泪。

四天后,一张小方桌,两碗酒,两个人对坐,一盏蓝色魂灯明灭不定。老鲁举起酒碗:“秀才,你是个好人,这碗酒,我送你一程!”赵三水微屈前身行礼:“这些日子承蒙您的照顾,可惜我马上就要魂飞魄散,已经没有来世,不能结草衔环报答你了。”老鲁怒道:“说这些有的没的干吗?喝!”月上中天,酒瓮已经空了。老鲁摇摇晃晃又搬出一瓮,小舟边上黑影重重,发出不满的嘘声。赵三水有点诧异:“老鲁,他们这是要干什么?”老鲁暴喝一声:“滚!”四周顿时肃静了许多,老鲁说:“我耽误他们晚饭了,等你魂飞魄散,他们就要来分食你的灵体。”赵三水惨笑着问:“老鲁啊,你说他们是撕了吃,还是切了吃?”老鲁反问:“这又有什么区别?”赵三水答道:“如果撕着吃,多半会打起来,这些祸害打死一个少一个──全死了最好,免得逼人拉人下水找垫背的。”

老鲁大声喝彩:“秀才,说得好!”言讫,一掌拍开泥封,把一瓮酒全部倒在了身上,伸手在油灯上一过,顿时整个人开始燃烧起来。老鲁大叫一声:“秀才,看我的!”脚尖一点,人就如同一只燃烧的火鸟扑向黑影。片刻工夫,所有的黑影都被击杀或者烧死,而老鲁也沉入了水底。赵三水急忙沉入水底找寻老鲁,却看见老鲁左右两肩加上头顶,各有一盏蓝色命魂灯亮起,笑着对秀才说:“我来替你,你可以托生去了。”一瞬间,秀才头顶的命魂灯炽盛,变作了金色,整个人开始慢慢漂浮起来。赵三水想说话,但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老鲁平静地对赵三水说:“下一世,再来找我喝酒,记得一定要用北屋墙根泥涂过酒碗,否则鬼会举不起来。”

民间恐怖故事第五篇-恒娘的故事

聊斋故事题材包罗万有,不单是狐、鬼。这一篇,在聊斋故事中极有名,写的全是男女之间的心理战,有趣之极。

这篇的原文相当长,自然不是“翻译”,而是全盘改写。

躲在院子的一角,她泪水泉涌,可是却又紧咬着牙,不哭出声来。手绢早已湿得可以绞出水,忽然,她抬起头来,尚未曾看清站在近钱的是什么人,就听到一个十分柔和的声音,略带责备:“整天只知道哭,难怪洪先生不喜欢你!”

她抽噎着,抬起头,泪水令视线模糊,她只是依稀辨认出,那是新来的邻居,他们搬来的时候,曾做过礼貌式的拜访——丈夫姓狄,布商,妻子的名字……她由于心情的哀伤,不是很记得了,这时她嘴唇掀动着,无法叫出对方的名字。

对方先开口,熟稔地轻握住了她的手:“我叫恒娘!不记得了?”

她又一阵心酸,咬着下唇,点了点头,大颗眼泪涌出,视线清楚,她看到院子的一角,围墙倒了一片,恒娘自然就是从那里跨过来的。

恒娘的声音十分柔和动听,可是讲的话,对她来说,却极其刺心:“像你这样美丽的的小妇人,哭得那么伤心,原因只有一个:为了男人!”

她又抽噎着,点头。恒娘轻轻提起了她的手,衣袖褪下,露出了雪白的一截手臂。恒娘称她为“美丽的小妇人”,一点也没有错,她,洪大业的妻子,看到她的人没有不说她美丽的。这时,她莹白的手臂,在阳光下看来,有隐现的蓝色的血管,那样柔滑,那样鲜嫩,使人忍不住去抚摸这如丝如缎的肌肤。恒娘的指尖在她手臂上轻轻拂过,令她全身酥麻颤抖,她睁大眼睛,现出疑惑的眼神。

她的声音听来凄迷:“我,美?那为什么他……只喜欢宝带?人人都说宝带姿色不如我,可是他……为什么只喜欢宝带?”

宝带原来是洪家的婢女,今年洪大业纳宝带为妾。

妻不如妾!

从此,她在丈夫的眼中几乎是透明,丈夫的眼神,甚至连投向她都吝啬!

她这样躲起来呜咽哭泣,也不知道有多少次了,丈夫的人和心,却都再宝带身上,令她气愤郁结的是,没有人说宝带的姿色及得上她三分!

恒娘叹了一声:“女人失去什么,总有原因的,女人要得到什么,也总得失去些什么!”

她有点听不懂恒娘的话,正想问,一阵风过,送来了一阵男女的嬉笑声,女的声音听来浪荡,男的声音听来欢畅。那是她的丈夫和宝带在嬉戏。

她紧咬着下唇,神情凄苦,恒娘浅浅地小,俯身在她的耳际说着话,她听得入神,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从那天起,她照着恒娘的嘱咐,甚至不梳妆打扮,蓬首垢面,一个月之际,她丈夫在她的身边经过时,甚至掩鼻,声音自然也粗鲁之至:“你看看你自己,像什么?”

她在等这句话,恒娘说过:等你丈夫这样说你时,你来找我!

她看到丈夫搂着宝带进房间,不等有浪声浪音传出来,就急急跨过院子的破墙,见了恒娘,恒娘把她带到镜子前,她一个月未曾照镜子,这时,看到自己竟然像鬼怪一样,心中伤痛着急,“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恒娘却咯咯笑着,按着她坐下来,冷不防,就扯下了她的上衣,她本能地双手环抱胸前,半遮住了饱满秀的双乳,用惊恐的目光望向恒娘。

恒娘轻抚着她柔滑的肩:“我来替你打扮,你先好好洗一洗身子。”

她双颊有点发红,点头答应。

半个时辰之后,她美丽的胴体散发着迷人的清香,蜂腰修腿,隆乳丰臀,看得恒娘“啧啧”连声,她还是第一次在镜中看到自己的身体……那不是淑女的行径!然而,这时她也为自己的身体而着迷!

又半个时辰的妆扮,使她看来明艳照人,恒娘端详着自己的杰作,又在她耳际细细叮咛了一番。

她从断墙跨过去,回到自己的家,才到廊下,她丈夫迎面而来,陡然站定,双眼瞪得极大,盯在她的脸上、身上。只有在新婚时,她才接受过丈夫这样的眼光。这时她身上发热,自然而然停了下来。可是,她又立即想起恒娘的嘱咐,一低头,飘起一阵香风,在丈夫的身边,擦身走了过去。

惊愕之极的丈夫推门,推不开,敲门,门内一点反应也没有。刚才一瞥间那种美艳,化为一股无比的冲动,那是自己的妻子!那么美丽的妻子,是的,妻子一直美丽,一直能令他动心,可是,总少了什么,单美丽不够,男人要多一点什么,而妻子就是少了那一点,宝带却有。

现在,他发现妻子和一起不同了,刚才那一顿,一低首,翩然掠过,那种风情,如果是在床上,就足以销魂,足以蚀骨!

他用力擂着门,直到听到了她的声音:“我不舒服,想先睡一觉!”

他喘着气:“我等!我等!”

他抓耳挠腮,在她房外徘徊。宝带扭着身子走过来,娇声问:“你在干什么?”

他望向宝带,用力摇了摇头,真不明白过去一年,自己在做什么!瞎子都可以分得出是妻子美艳!他粗声喝道:“不干你事!”

宝带双臂环向他的头,这是一直惯了的,等到抱住了他,宝带的身子,就会柔软地贴向他,缓缓扭动,他就会异常兴奋。

可是这时,他竟然粗鲁地拉开了宝带的双臂,厉声喝:“滚开!”

她在房间中清楚地听到了丈夫对宝带的呼喝,也听到宝带还在委委屈屈地发嗲,可是却遭到了更粗厉的呼喝。

她缓缓吸了一口气,心中想:怎么一切和恒娘所说的完全一样?

恒娘的话又一次在她耳际响起:让他在门外等一、两个时辰,然后放他进来,她会像饿狗,你要把自己当做是饿狗的口中之食,不管他要怎样,你都要答应,女人没有什么不能忍受的,若是真要坚持些什么,那就一定会失去些什么!你要逗他,可是一定要让他得到,记着我的话,千万别再像以前!

她想着想着,想起丈夫像饿狗一样冲进来之后的情形,身子不禁发起热来,感到双颊发烫,双手握着,看着镜子中,眼波流转,竟有点不克自制。

门外,丈夫的声音听来如烈火一样在烧:“娘子,求求你,让进来!”

她的声音听来简直叫人窒息:“找宝带去,你眼里那有我!”

丈夫在哀号:“只有你!从此之后,眼中只有你!”

她满意地笑,虽然她自己按捺得咬牙切赤,但还是照恒娘的吩咐,硬是一个时辰之后才打开门,她的丈夫果然像饿狗一样扑进来。

她几乎没有被撕碎!她愿意被撕碎!

以上就是民间恐怖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恐怖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01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