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幽默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幽默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汕头民间鬼故事、真实民间落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蛇佛、民间短篇鬼故事真实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幽默鬼故事第一篇-鬼婴

故事发生在民国年间的沙子村。

沙子村的百姓民风淳朴,世代靠把种出来的米,送到城里换钱为生。可是最近,沙子村却出了件怪事,每到里都能听到婴儿的哭泣,那哭声仿佛就在耳边,听着让揪心的痛。

沙子村到了里家家户门紧闭,没有一个敢出去行走。有几个大胆的掀开窗帘往外看,就见一个未满月的婴儿在大街爬,脸乌青,边爬边发出那揪心的哭声。

村里也找了好几道士僧,可他们来后,到了晚看到那鬼婴,都叹息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并告诉村里那鬼婴不会伤害大家,冤有,等时间到了他自然就走了。

村里虽不怎么怕了,却因道士和僧的话,又为这事平添几分离奇。大家的猜测加想象一时间流言四起。

而此时沙子村里,只有一个没有加入这猜想的队伍,因为他的内心大脑只有两个字,那就是“恐惧”。他张丙,一个贪小便宜的车夫。此时他正倦缩着坐在墙角,呆呆的看着眼前那一袋银元和两张精致的小被褥。

他恨自已,那天为什么那么狠心。“报应,报应。”他里含糊不清的喊着。他不敢闭眼睛,一闭眼睛,就能看到婴儿发紫的脸,仿佛还有那婴儿里,咒语一般的“七七四十九天,七七四十九天,”再看那婴儿,脸分明就写着一个字,死。

那天,为什么……

那是十天前的事,冬的早晨,张丙赶着车往城里送货,就看见路边放着个婴儿,包着精致的小被褥,张丙想一定是个弃婴,可是自己光一个也没法养,刚想驾车离开,可转念一想,又跳下车,抱起婴儿看看,没想到被褥里硬梆梆的,拿出来一看,竟是一袋银元,足足有八,九十块,再看看前还有封信,他看都没看,就直接塞了回去。

拿到银元,又忍不住看到精致的小被褥,想想也能当几个钱,就扒下两层,只留下一层,然后跳马车走了。

冬的天,大穿着棉衣都觉得冷,一个小小的婴儿,被扒去两层被褥,不一会便冻死了。冻死之后怨凝结,久久不散,想到刚刚出生,便感知间冷暖,品味这心险恶,发誓必将报仇。

转眼已四十九天,张丙内心恐惧到了极点,他想他明定是必死无疑。这四十八天仿佛用去了他的一生,从噩梦中惊醒,满脑子都是冻的发紫的婴儿脸。“七七四十九天”,那不正是死去之,回魂的时候吗?难道他明就要死了,他越想越怕,不行我一定要逃。

张丙收拾行李,赶着马车连逃出村子,就在他发现婴儿的地方,突然马脚下像被什么拌了一下,整个马车翻个跟斗,张丙被砸在马车下,鲜直流。

天亮了,也流完了。张丙依稀看着那婴儿朝着他笑,他慢慢闭眼睛,四十九天,正好四十九天。

沙子村的村民发现了死去的张丙,从张丙的行李中找到了一袋银元和二条被褥。从此村子里鬼婴的哭声不见了。们仿佛明白了什么,此后只是相传,恶有恶报。沙子村若有心生歹念,必想起马车夫张丙,为恶之心全无。

民间幽默鬼故事第二篇-现代聊斋之野店

三月十三日夜晚

我开着破旧的吉普车在荒野中缓缓前行着,四周一片黑暗,车犹如陷在黑夜的泥沼里一样,想要快却不能加大油门,因为一个不小心,车轮都可能滑进一个未知的深渊。

车灯努力地撑出几分光亮,但微弱的灯光总被黑暗高速地稀释着,我坐在车内,神经紧张地盯着前方,打起十二分精神开车,老实说在荒野里开夜车是一件让人感觉窒息的事情,我只想快点下山去。

有萤火虫之类的小东西在我车窗前不停闪烁着,飞来飞去,给人一种很晃忽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则更加剧了我心中的不踏实感。

我睁着一双充满血丝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前路,突然,随着灯光一闪而过,我看到路边的杂草丛中树着一块小木牌,但光线太暗,看不清上面所写的字,谁在这荒山野岭上写标语呢,心中正纳闷的时候,车灯却突然间熄灭了,我心中一惊,立马紧急刹车,吉普车像一头疲倦而笨重的水牛重重地喘了一口气后趴了下来,而我还怔怔地坐在车内,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车灯突然就坏了,把我抛在这荒野之中,这车跟我有这么多年了,这样无情地对我,简直是一种背叛!

但,事实是车灯坏了,在黑夜里,我显然是没法再继续前进了,更不要说下山,回家了!

不管怎样,我想我都得下车去看看,我无奈地从车里钻了出来,刺骨的寒风立马让我打了个冷颤,现在是三月初春时节,可山上却犹如晚秋一样发冷,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暖意,我就站在这片空旷的土地上,风从四面八方扑过来,灌进我的大衣内,夹杂着呜呜的叫声,就如一群野狗在抢食着一堆腐肉。

我已经无力去咒骂这山里的鬼天气,现在我更多的是在责骂自己为什么不趁天没黑尽之前就把车开下山去,为什么在出发之前不好好检查一下这辆破得跟老古董一样的吉普车。

我想到了我的妻子,人在绝望的时候总是很容易想到自己最亲的人,她现在正怀着我们的孩子,医生说她再过个多月就要分娩了,医生的这句话让我兴奋不已,即使是现在我也难以掩饰自己的兴奋,我从衣袋里摸索着掏了一根烟出来,我现在脑子里很乱,我需要一根烟来让自己镇定一下。

我把烟放进嘴里,然后摸出打火机想要点上,但风太大了,我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我又用手挡着想要点着但还是没能成功,但我还是一直试着点下去,或许我只是想让自己找点事做,或许是想让自己更暖和一点。

一次,两次,三次……

我就这样机械地重复着同一个动作。

就在我打第三十三次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了身体的剧烈颤动,而且我知道这次颤动与冷毫无关系,因为我看见了火光,而且是一直不停的火光,但那不是从我打火机上冒出来的,而是在不远的山腰下,可我记得在我打第三十二下的时候我都没有看见那两点微弱的火光。

山里总是多雾的,不过我仍然庆幸大雾在这个时候散开,让希望的火光得以让我看见,我突然觉得精神充沛起来,我抬腕看了一下夜光手表,八点过三十秒,三月的夜已经全部黑尽。

我收好了烟,将手塞进了衣兜里,缩着脑袋开始向着火光闪烁的方向走去,风很大,我眯着眼睛,厚重的牛皮鞋踩在杂乱的野草上发出吱吱的声音。

我不知道天上的月今天晚上的月光为何如此惨淡,但不管怎样我还是借着这微弱的光亮走到了我想要到的地方。

那两点微弱的光亮是从这挂在门口两盏灯笼里发出来的,这是一间木板结构的房子,样式很老了,墙上裱的纸有些已经很殘破了,被寒风扯着在黑夜里不停地上下翻飞着,发出幽白色的光。

这是一幢破败的房子,这让我想到了我那辆破旧的吉普车。

房子里一片黑暗,我不知道里面有不有人,如果有,为什么听不见一丝声响看不见一点亮光,可如果没有,我又不知道这点燃的灯笼是谁挂上去的,我唯一知道的是不管里面有不有人我都得进去,因为我别无选择。

门吱嘎地叫着,像一只受伤的野狗吼管里发的呜咽,悠长而凄凉,又像一只家狗看到了生人在警惕地低咽着发出警告,但我还是一步一步地向前移了过去。

门是自己开的,就在我伸手准备推它的时候,它自己便开了,可我清楚地记得我的手指还并没有触及到它,我想是风吹的原因,这种木板门本来就不够结实的。

我站在门口,微弱的月光从门外倾斜进来,从墙纸上的漏洞渗透进来,流在地上蔓延开,我就看见自己的影子被拉长,影子一旦被拉长之后人便显得瘦小了,影子此刻躺在屋内的地板上,而我还站在屋外。

我终于伸出了脚,迈了进去,我厚重的牛皮鞋踩在冰硬的地板上发出了很清脆的响声,响声在屋内环绕,在头顶盘旋,这些响声让我产生了几分莫名的不安,就犹如在头顶盘旋的是一群秃鹰,它们随时都有可能俯冲而下,将我吞食掉。

但我终于还是走了进去,而只脚都走了进去,我的脚步很沉重,一种前所未有的沉重,我觉得这种感觉是来源于内心深处的。

门外的灯笼突然熄灭了,是一起熄灭的,在这黑夜之中,就如渴睡人闭上了他的眼睛,从此世界一片漆黑……

而它的嘴呢,是这扇开着的门吗,此刻我已经完全走了进去……

民间幽默鬼故事第三篇-月容传说

太爷求亲

在广东揭阳黄岐山山腰处,有一处古墓,墓碑上写着“月容墓”。墓里,埋葬的是一名年仅18岁的女子——黄月容。月容墓前,香火旺盛,每天前来祭拜的人络绎不绝。而关于月容的传奇故事,在潮汕地区广为流传。

相传黄月容出生在扬州,父母早丧,孤苦无依,寄居在扬州广济药行。黄月容相貌秀美,天资聪颖,到十几岁就在扬州小有名气。扬州人都知道扬州广济药行有个才貌双全的奇女子黄月容。

明朝天启年间,浙江慈溪男子冯元飙考取进士,被委任揭阳县令。冯元飙赴任时路过扬州,听说了月容的故事,便特的乔装前往广济药行。他想亲眼见识一下黄月容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位奇女子。

冯元飙走进药行时,就看见一位身穿鹅黄色衣裙,身材窈窕的少女正在柜台前抓药。来抓药的人不少。冯元飙便挑了一个角落坐下,静静观察黄月容。

这一观察,就是两个时辰。其间,冯元飙看到黄月容对待前来抓药的人态度温存,又细心体贴,每一剂药,都要口述一遍,然后又用小纸条写好用法用量。抓药人多,她不急不躁,来来往往药柜之间,也不见丝毫慌乱。这样的稳重行径,的确和她14岁的年龄相关甚远。

直至晌午,黄月容才注意到一直端坐在角落的冯元飙,便上前轻声询问。此时的冯元飙,见黄月容年龄虽小,但落落大方,不卑不亢,心中顿生爱意。

黄月容前来询问的时候,冯元飙便说自己心跳加速,经脉紊乱。碍于男女授受不亲,黄月容便请来药行老医生为冯元飙把脉。老医生为冯元飙把过脉之后,抬头看了月容一眼。这一眼,让黄月容愣了一下,脸上顿起红晕。随后,她便退入后堂,不再出来。

此时,药店只剩下冯元飙和老医生两人。冯元飙便对老医生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同时又婉转表达了爱慕黄月容的心意,进而求亲,想娶月容为妾。

老医生一听是县令大人,又见冯元飙一表人才,言语谦逊,对他也有好感。老医生说此事还需征求月容的意见再说。冯元飙便留下信物,说如果月容同意,便收下信物,若不愿,就将信物退回即可。之后,他便告辞回到旅馆等待消息。

老医生回到后堂,将冯元飙求亲之事说给月容听。月容说:“观他衣着,平常朴素;听他言语,谈吐不凡。若真是为官者,必是个好官。能侍之左右,也是月容之幸!”话已至此,老医生便知月容心意,遂让人托信给冯元飙,让他择日迎娶黄月容。

冯元飙大喜,定了吉时,备下厚礼,将黄月容娶了过来。成亲后,黄月容便随丈夫前往揭阳赴任。

助夫破案

黄月容虽然年龄小,但聪明过人。冯元飙到揭阳上任后,遇到疑难案件,都会说给月容听。每次,月容都能从丈夫的描述里找到破绽,帮助他顺利破案。

有一次,冯元飙回到家里,愁眉不展。黄月容知道丈夫又遇到了难题,便上前询问。果然,冯元飙说,早上他刚去衙门办公的时候,就有个妇人报案,说丈夫夜半离家,准备渡船过江,上京城考试。可是到了开船时间,丈夫却失了踪。冯元飙命人四处寻找,也没有见其踪迹。

夜里,黄月容待丈夫睡后,便自己翻阅起案卷来。在案卷中,她发现了疑点。案卷中说,过了开船时间,船家来到秀才家敲门。他扣着大门呼叫:“三娘子,秀才可在家?”从这一句简单的问话中,黄月容便得到了答案。

第二天一早,黄月容将自己的判断告诉了丈夫。冯元飙来到公堂,命人叫来船家,审问他为何要杀害秀才,如今尸体在哪里?

船家辩解自己未曾杀人。冯元飙一拍堂案:“大胆刁民,你若不是凶手,来到秀才家中,为何开口不喊秀才,反呼三娘子?你必是知道秀才不在家中,才出此口——”船家顿时哑口无言。

此时,冯元飙派出的衙役在船家家里搜出了一袋银子,又在江里打捞起秀才的尸体。至此,船家才不得不承认,人是自己杀的。原来,秀才上了船之后,船家看见秀才身上带着一袋银子,便起了歹念。开船不久,他就趁秀才不备,杀死了他,然后用麻袋将秀才的尸体沉到江底。

船家原以为此事天衣无缝,却不想一句失言,让黄月容抓住了漏洞。此案不到二日,便得以告破。冯元飙对月容很是佩服,对她更加疼爱,一回到家里,就钻在月容房里不肯出来。

民间幽默鬼故事第四篇-蛊魂钉

素常,如铮的心总是静的。正是志学之年,他每日用心的,不过是三坟五典,经史子集,因了也常常随家中武师练几趟拳脚,他出落得身长体健,未脱少年稚气的俊俏面容上虽多了几分英武,但总归还没有烙上被凡尘俗世叨扰的痕迹。

但这一日,如铮的心却乱了。

乱了如铮的心的,是白日里仆人送进内宅的一封书信。当时如铮正在娘的身边,看着娘甫一接信在手,眉头便猛然蹙起,当拆开封皮,看到信的内容,娘已经是面色苍白,双手颤抖,眼睛里的惊恐慌乱落在纸页上,折散到整个房间,让近在咫尺的如铮瞬间便紧张起来。

“娘,什么人的信?说了什么?”如铮便问。

娘却惊慌地将信收了起来,只说是一位旧友书信,匆匆掩盖了自己的心绪。

如铮知道娘的脾气,也不便多问,心却悬在了这件事上。

爹早逝,家中上上下下的事,都是娘一个人操劳打点,她从来都是那般从容淡定,如铮还是第一次看到她不由自主地惊惧成那个样子。如铮心里便想,自己已经大了,也该为娘分担一些事了,绝不能让娘那张已经有了些细纹的好看的脸上,染上忧愁。

但若要与娘分忧,首先要知道那封信上写了什么。

如铮偷偷去找了那送信进来的仆人,仆人却只认得信封上四个字中有个“衣”字。

如铮猜想那个“衣”字应是出自娘的名字“挽衣”,写信的人直接在封皮上写了娘的名字,莫非是娘旧识之人?如铮想,自己一定要拿到那封信。

深夜,如铮悄悄地出了房门。

残月如弓,院中花枝树影在夜风中轻轻摇摆,竟有几分鬼魅的感觉。

娘的卧房在后院,如铮轻手轻脚,取路而去。推开后院门时,发现娘的窗口已经灭了灯火。

如铮定气凝神,疾步过去,摸进了娘的卧房。

看当时娘对那封信的紧张程度,如铮本以为那封信必然被娘悉心收藏在不易发觉的地方,却不想刚遮遮掩掩点起灯火,已在烛台下发现了那封信。

——挽衣师妹慧鉴。自昔一别,已十五载,愚兄旦夕相念,然终难觅师妹芳踪。而愚兄栖于荒草,虫侵蚁噬,皮肉消解,唯余毛发骨骼,丑陋自鄙,也不得香火聊慰,心中甚是黯然。却不料正因胸中这一口不平,竟给愚兄得了一缕灵气,使愚兄得以借物而出,重见天日。思想前生,愚兄所念唯师妹一人,故而远来,望与师妹一见为幸。

信上的字体扭曲怪异,加上恍若死人口吻的怪异内容,只看得如铮背生寒意,顿时回想起娘看信时的恐慌。他正自惶恐,忽听得内间里的娘轻轻发出了呻吟之声。

如铮心中担忧,顾不得多想,疾步过去,探手掀起珠帘。

娘的房间里有碧色幽光,只见一个黑乎乎的男子身影正立在娘的床头,恍若成形的雾气,不辨面容。此刻,他正张开一匹薄纱,从头到脚覆在娘的身上,娘的身体在薄纱下颤抖呻吟,显得痛苦至极。

顾不得自己强烈的惊惧,如铮大喝一声,便向那人冲去。却见碧光一收,那人悠忽不见,娘却惊声吐气,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民间幽默鬼故事第五篇-聊斋之鬼怨

1、

鬼节,农历七月十五,百鬼出没讨索之时,地府鬼门大开,地府鬼魂会随门而出,由鬼差管制回家省亲。

每年此时,在此时便会有一种戏,叫“鬼戏”。

这种戏是专门表演给死人看的,鬼魂在省亲之后会来到这里看戏,然后再回到地府。

白泽淡淡看着客栈外淅沥小雨,淡淡微笑。木桌上佳肴在这稍嫌寒冷的午后,变凉。虽是下午,街上却已没有几个行人,大家都去忙着迎接即将回家的亲人。

又是一年鬼节时,鬼节的天气总是那么阴沉。

“先生,可知这鬼节何来?”曹生轻轻笑着,用筷子拨弄了下桌上的菜,似乎没有食欲,抬手饮了桌上一杯凉酒。酒,虽凉,入喉却是滚烫,直至心扉。

白泽慵懒的靠在凭栏上,“相传古时有一位号做连目僧人,佛力高深。其母堕落饿鬼道中,食物入口,即化为烈焰,饥苦太甚。目连无法解救母厄,于是求教于佛,为说盂兰盆经,教于七月十五日作盂兰盆以救其母。”

“先生,你是那么博学。那么,我与先生说个事,且当故事听了去!”曹生神色不明的笑道,脸上全笑意,似有一丝淡淡的无奈滑过,白泽看的不大真切,或许吧!

2、

年前,三年一次秋试。

每逢秋试,便有大批的考生进京赶考,曹生亦是其中之一。书生赶考,一去三五年常有之事。曹生居住在离长安很远的一个小山村,交通不便,村子里只有曹生一个考生,只得只身上路。

逢山过山,遇水涉水,每日大约能行三五十里左右。因交通不便,无法雇佣骡马代表,曹生只能徒步而行。

然后,行至凤凰山一带时,突逢天气大变,乌云翻滚。

曹生只得找一处荒野破庙休息,明日上路。

这破庙年岁已久,无人居住,便逐渐荒芜起来。有的只是些花草鸟虫栖息。曹生提着灯笼推开木门,门上积灰层层。庙并不小,有些杂乱无章。曹生素来喜爱干净,便点上蜡烛,开始打扫破庙。

天气依旧乌黑,不见天日,不一会便开始飘洒小雨。烛光摇曳,明灭不定,将曹生身影投射到斑斑墙上。

夏日三伏,纵然飘雨,亦当有些蚊虫草蝉鸣叫,此刻,庙内一片安静,有些让人悚然。曹生却不知,依旧安静看书,直到他看到书中所提“七月十五,鬼节”之时,方才大悟。

今日,便是鬼门大开之日,极阴之日,百鬼夜行之时。鬼大爷鬼故事。

门扉自开,蜡烛明灭不定,曹生虽是一介文弱书生,心中却自有一股浩然之气。“何方鬼怪,鬼祟侵入,若无恶意,便自行退去。否则,休怪曹某无情!”厉喝一声,那种阴寒之感依然未曾退去,曹生放下手中诵读书卷,拿起一本《易经》开口就要念。

“先生,莫念!我本无依,困守这寺庙多年,心中寂寞。今日见先生不惧我鬼魂之身,所以希望先生帮我一个忙,好让我解脱轮回!”

曹生见这女鬼实在凄凉,淡淡笑道:“姑娘有何事相求,曹某尽力便是!”

3、

“我本旱年一逃荒人之女,家中变故实在无以为生。家父便带着年幼的我外出逃生去了。却因家父在逃难过程之中,不幸得了急病,当时我身无分文,无法为父亲治病。父亲离去后,我便一人在外逃荒。”

曹生默默听女鬼讲述往事,开始用笔墨记录下女鬼所遇之事。

“后来,我行至李家庄时饿晕,被刘姓老汉在村发现便把我背回家。只因那刘老汉有一子,腿略有残疾,尚未娶妻,乡邻便劝他将我收做儿媳,也算行善。当时为抱刘老汉救命之恩,我便以身相许。与刘老汉之子结婚后,生活倒也圆满,唯一遗憾的是三年多来,我并没有为刘家添个一儿半孙,刘家逐渐开始厌恶,平日家里农活我一力承担,且动不动就打骂,受尽了屈辱。”女鬼脸上开始有一丝悲伤。

曹生停下笔,叹息无奈。那时不肖有三,无后为大。这女鬼无法身孕,难怪刘家会如此待她,只是畜生尚且有义,人岂能如此无情?好歹一起生活三年,三年情分岂能因为这事而一笔抹去?

“我因父母不在身边,逆来顺受,终日强颜欢笑。但即使这样,刘家仍是不断的施虐。终于在一个冬夜,趁我晚上熟睡的时候,先用被子把我捂晕,然后用棺材钉子砸进我的天灵!战乱年代,没个人就相当于 谁家死了个牲口,没人找寻,村民也就乐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岂有此理?曹生拍案而起,原本已经老旧的案几被他一掌拍碎,可见曹生愤怒之极。“定人天灵,镇人魂魄,如此罪行,天理难容!姑娘莫要悲伤,待曹某进京取得一官半职,便为姑娘伸冤!”

女鬼苦笑,“多谢先生好意,时过境迁,他们早已不在人世,况且祸不及子孙,我只求能够得以解脱,重入轮回,忘却此生便好!”

“姑娘仁慈!”曹生笑着,拿起《易经》便为女鬼开始讲解“乾”卦,女鬼听的认真,直到曹生讲解到“地道光也”这句时,面前女鬼咻然消失,此时东边开始拂晓。

曹生拾了书卷,笑了笑便回去休息,第二天继续赶路。

3、

天色逐渐暗淡下来,空气也渐渐有了一丝阴寒的味道,鬼门已打开。

白泽听完曹生的故事,睁开眼,淡然而笑。“鬼可怕,但人更可怕。鬼且有义,人却无情。世间之事,万万千千,又岂能只言片语道得尽?”

“哈哈,先生,说的是!天色已是不早,曹某还得回家。先生,曹某告辞!”

白泽看着曹生离去的背影,目光一闪,却见曹生在桌上留下一卷行纸。打开一瞧,白泽轻轻笑了,便是当年曹生为女鬼所做的笔录,白纸黑字,字字透着凄凉无奈。

屈指一弹,那纸便自燃起来,在白泽手中化为点点灰烬,飘散。

转身离开客栈。

撑开檀木姜伞,素屡青衣,踏雨而去。

原来人并非全是无情,譬如曹生。

在白泽刚离去的地方,一个手持锁链,手捧行纸一般的黑影慢慢消失。

以上就是民间幽默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幽默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40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