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小故事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小故事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邵东民间鬼故事、南京的民间鬼故事、民间真实水鬼故事、山村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小故事鬼故事第一篇-吃到死

话说明朝时期有一恶霸,名唤黄茂,因在家中排行老三,众人又称他为黄三爷。黄茂自小品行恶劣,经常惹事生非,成人之后更是横行乡里,仗着家中势大与官匪勾结,经常干些欺男霸女强娶豪夺之事。

但要说这黄茂最爱干的事便是吃了,说他是一个吃货也不为过。什么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就没有他没吃过的,但就是如此一个吃货,却怎么也吃不胖。

且说这一日,黄茂带领一众家丁在山林里打猎,刚巧遇见一猎户射杀了一头獐鹿。

他看见之后眼馋至极,不等猎户拔箭。他就上前大喝道:“兀那猎户,那獐鹿乃是我所射杀,休要动我獐鹿。”

那猎户被黄茂这一喝惊了一下,但却并未退让,他据理力争道:“这獐鹿明明是我所杀,怎的会成了你所杀的。”

“我说是我杀的,就是我杀的,我身后这一众家丁都已经看到了,你们说这獐鹿是三爷杀的吗?”

黄茂身后家丁大声附和。

“这獐鹿就是三爷杀的,眼见着三爷一箭就射穿了这獐鹿。”

“对,这獐鹿就是三爷所杀,你这猎户好不要脸,非说是你所杀。”

这猎户顿时气急,怒火中烧,登时骂道:“你们这群无耻之徒,强抢东西也就罢了,竟然还诬陷于我。”

黄茂岂是善男信女,一听这猎户竟然如此辱骂他。他上前一脚就把猎户踹在了地上,招呼着身后家丁就把猎户绑了起来。然后又招呼着手下扛着獐鹿兴高采烈的回了家。

且说这黄茂回家之后,就把这猎户关在了他家私设的地牢里。每日折磨着他,也不给他饭吃,就看这猎户能坚持几天。

起初这猎户尚且还能撑得住,可是时间一长,他就撑不住了,再加上家中上有七十老母,下有一双儿女,皆都靠他打猎度日。

无奈之下,他只得求饶:“黄三爷,您就饶了我吧!那日都怪我一时糊涂,抢了您的东西,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把我给放了吧!家里老母和孩子这个时候怕是都已经饿死了!”

“饿了是吧!三爷我这有东西吃,来人呢,拿他五斤黄豆来。”

猎户一看,虽不知这黄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看到他的手下一脸的坏笑,顿时觉得不妙。

没多久,就有两个家丁抬着一袋黄豆,且还端着一盆水来。

“把他的嘴给我掰开,让他吃,多吃点!”说完黄茂端起酒壶灌了一口酒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

猎户尚且还未明白怎么回事,那两个家丁就已经掰开了他的嘴,往他的嘴里塞黄豆,逼着他咽下去。待猎户反应过来之时,连忙紧咬牙关,但却抵不过这些恶奴的击打,硬是被撬开了嘴,他的肚子里嘴里塞满了黄豆。

但这还没完,接下来那几个恶奴竟然端起了那盆水,硬是往猎户的嘴里灌水,然后就听到黄豆嘭嘭裂开的声音。

最终,猎户的胃被撑破,死于非命。

三日之后,黄茂正在一湖畔游玩,忽听得有惊呼之声,带他挤进人群里一看,却发现是一老翁钓上来一条大鱼。

这鱼看上去非常之大,且有五十斤有余,可见这鱼已有些年岁了。

“这鱼看上去异同寻常,怕是以修炼成精,还是放生为好。”说着老翁就要将鱼重新扔到湖中。

“老头且慢,既然你已不想要了,就把这鱼送给我吧!”黄茂赶紧上前制止。

“既然你想要,那就送于你吧!”老翁见是恶霸黄茂,想也不想就送了出去。

且说这黄茂,一回到家中,就把这大鱼丢到了后厨,让他们赶紧做出来。

再说这厨师做鱼之时,就在他们刨开鱼肚的时候,却发现鱼肚里塞了一肚子的黄豆,厨师们虽感到惊讶,但还是照常把鱼做了出来。

当这鱼端到桌子上的时候,也不知怎的,黄茂就觉得这鱼异常的香嫩可口,忍不住大口吃了起来。

家里的其他人确实从这鱼的身上闻到了一股臭味,更是别提去吃了。

在看到黄茂大块朵硕的时候,家里人一脸的惊诧,都在奇怪黄茂竟然会有如此重的口味。但是,除了黄茂的父母无人敢拦及他。

黄茂出了名的脾气暴躁,在听到父母说这鱼臭之时,他却骂了父母一顿,继续吃起鱼来。

吃着吃着,他的鼻子里竟然流下了血,他却浑然不当回事继续吃。

就在它吃完鱼不久,他便觉得乏力犯困,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到了夜晚他就觉得全身发热,四肢无力,起初家里人认为他只是偶感风寒,便请了大夫开了药。

可是在吃过药之后,病情却并没有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身体渐渐出现了红肿。

家人顿时急了,寻遍天下名医,却也没瞧出得的是什么病。

反倒在这一耽误之下,更是加重了黄茂的病情,全身肿胀得越来越厉害,然后就是皮肤胀破,流脓,实在是奇臭无比。

后来,家中人真正意识到,这并非是得了什么病,恐怕是招惹了污秽之物。

听说城外有一道观,那道长最擅长的就是驱除邪魅。

黄茂父母连忙派人把道士请了过来,道士在看过黄茂之后,却是连连摇头,对黄茂父母说道:“贵公子是否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黄茂父亲想了想回答道:“最近,我儿不过是吃了一条大鱼而已!敢问道长这又有何关系?”

“那就是了,那条大鱼乃是河神的手下,却被他食之,他这是触了河神的逆鳞。”

“请道长一定救救我儿。”黄茂父母当即下跪道:“道长想要多少香火钱也可。”

道长摇头道:“不是老道不救,实在是老道已无能为力,这可是河神之怒啊!老道就算是拼了身家性命也斗之不过啊!”

说完道长扬长而去,任凭黄茂父母近乎哀求般的求救,也不曾回头。

其实,在老道查看黄茂之时,就已经看出了其中门道。

这正是那黄茂折磨致死的猎户,他死后变作了冤魂,死的实在是不甘心,他要复仇。于是,在河神的帮助下化作了大鱼,而那河神正是钓鱼的老翁,之后的事情就已然明了。

虽然整个事情的经过与老道所说的有些出入,但也不差其意,何况道长确实也救不了他。

这黄茂最终是死了,被自己一张馋嘴给吃死了,他这一死,十里乡村的村民们拍手称快。可见他实在是穷凶极恶之徒,也该得一死。

民间小故事鬼故事第二篇-狮身老人脸

话说民国二十二年的一天清晨,正逢承德府大集,附近十里八村的人们,挑着担,背着筐,早早地赶到避暑山庄门前,摆上小摊,扯开嗓子吆喝起来。一时间,整条大街,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突然,有人大喊一声,“不好了,铜狮子显灵了。”

要说伫立在烟波致爽殿前的这对铜狮子,还真有些神奇的来历。相传雍正巧用计谋,夺得帝位后,可他心里不安啊。为了消灭政敌,他设了一个叫粘接处的特务机构,这个机构里雇佣一些江湖高手,专门取那些有异心者的首级。那些高手使用的兵器叫血滴子,血滴子状如半个西瓜,比人的头稍大,瓜柄上有铁链相连,瓜开口处的边缘,嵌有利刃。那些高手可从数丈外抛出,扣住人的脑袋,用力一拉,人的脑袋就被轻松地取走了。

有一年,雍正爷到避暑山庄避暑,老是噩梦不断,梦到的全是向他索要头颅的无头厉鬼。雍正爷想尽了各种走驱邪的办法,均无济于事,于是请来一位西藏的高僧,做法七天,并铸了这对铜狮子立于烟波致爽殿门前,以镇厉鬼。然而,那对铜狮子竟然流泪不止,雍正跪在铜狮子面前发誓,自己从此之后,要勤于政事,不再肆意杀戮。三天后,那对铜狮子果然泪止。后来,雍正爷真的改掉残虐成性和淫欲过度的秉性,开创了一代盛事。平日里,人们对这对铜狮子都敬畏三分。

等好奇的人们拥到铜狮子跟前一看,可不是吗,两行血泪,沿狮子的双眼淌出,滴到前胸和脚上。据看园子的老人鄂毕龙讲,昨天夜里,他看到铜狮子腾空而起,向东北方向怒吼不止。鄂毕龙老人年已过六十,是正黄旗人,据说他年轻的时候,是大清国承德行营的总管。大清国完蛋后,他就一直留在避暑山庄看园子的老人鄂毕龙讲,昨天夜里,他看到铜狮子腾空而起,向东北方向怒吼不止。鄂毕龙老人年已过六十,是正黄旗人,据说他年轻的时候,是大清国承德行营的总管。大清国完蛋后,他就一直留在避暑山庄里,负责看管园子。很快就有人发现狮子座有松动的迹象,愈加印证了老人鄂毕龙的说法。于是乎,铜狮子显灵的事,一传十,十传百。那些迷信的清朝遗老遗少们,急忙焚香叩拜。

时任满洲国警察局局长的哈索昆,带着人闻迅赶来。他围绕着铜狮子转了几圈,对那些前来膜拜的人一阵冷笑,说:“大伙不要相信,这是有人在搞鬼。”说着上前,用一根指头,把铜狮子眼睛里的血泪,擦抹干净。

围观的人们将信将疑。

接着哈索昆吩咐一声,“把鄂毕龙找来。”鄂毕龙老人哆哆嗦嗦地来到哈索昆跟前,哈索昆厉声问道:“昨天夜里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妖言惑众?”鄂毕龙老人抬起昏花的老眼,说:“我睡得很沉,忽然被惊醒,恍惚看见来了好多匹马,马上骑着很多披黄盔黄甲的人,他们围绕着铜狮子转了半宿。我还看到你的祖父,四品带刀护卫泰克太,穿着黄马褂,骑着枣红马。后来,铜狮子就随着那些人飞起来了。”哈索昆本以为找这个老人能问出些线索,没成想他竟然这样信口开河,便怒气冲冲地说:“不许胡说,把他给我抓起来,严刑拷问。”说起来,哈索昆也是满洲人,他祖上也在大清国世代为官。

鄂毕龙老人被绑在柱子上,哈索昆命人生起了炭火,在炭火中放着几把铁钯篱,等铁钯篱烧红了,准备对鄂毕龙实行钯刑。这种钯刑是满清贵族的宗人府,对那些大逆不道的子民,实行的最残酷的一种刑法。刑完刑后,受刑者并没有死,其皮肉却呈条带状挂在身上。

日本人进驻承德后,为了震慑这里的满人,又抬出这种惨无人道的酷刑。

围观的人越聚越多。

民间小故事鬼故事第三篇-荒墓鬼影

鹰嘴崖地势偏远,方圆几里荒无人烟。白天林涛呼啸,阴风惨惨;夜晚鬼哭狼嚎,鬼火飘飘……

林缘边有十几所坟墓,不知是哪朝哪代埋的哪些家老祖宗,一直不见其后人扫墓祭祀,烧香挂纸,成了真正的“荒冢”。不知是被人盗掘或是被野狗抓刨,有的坟墓已露出了大大小小的窟窿,里面腐烂的棺材及骷髅骨横七竖八,依稀可见。其中有一所大墓修得比较豪华,高大的墓碑及精致的墓帷,一看就是大户人家。但此墓破坏也最为严重,墓碑早被人掀倒粉碎,墓帷条石被人撬去砌了猪牛圈,墓室前壁被撬开,宽敞的拱顶墓室里还残存几块腐朽棺木和零散枯骨……

坟地外面有几块荒地,以前与这片林子都是一个地主家的产业,但由于地势偏远,水源很差,土质贫瘠,耕种不便,一直没人租种,自然成了荒地。直到七十年代掀起“战天斗地”,“向荒山要粮”运动,生产队便在那些荒地里种上荞麦或豆子。荞麦、豆子不择土质,不耗肥料,耐寒耐旱。尽管产量不高,但省事省工。冬种胡豆、豌豆;夏播饭豆、绿豆。尤其是种的饭豆,豆苗长势喜人,豆荚累累成串,籽粒丰盈饱满,实在令人羡慕。但奇怪是,每到收割时节,人们满怀希望地去收割豆子时,一看便傻了眼,两三尺高的植株几乎全都是光杆杆,不见有多少豆荚。

人们有些纳闷,苗长得好,花开得艳,豆荚也结得不少,而且都是胀鼓鼓的,为何到了收获季节豆荚却没了?要是在别处倒不觉为奇,被人偷了呗,而这里地势偏远,周围无人居住,而且阴森恐惧,经常闹鬼,没人敢去偷──除非他不要命。于是,各种各样的说法和猜测都有,有人说被鸟儿、耗子(老鼠)吃了;也有人说被猴子、野猫偷了;更邪乎的是说遭鬼盗了。而且还说得有板有眼,对面何家沟的人,在夏秋之夜,他们经常看到这儿有绿莹莹的鬼火晃动。

这时,人们也无心思去收割那些光豆杆杆,干脆坐在地上吹闲白。胆大的李耍娃有些闲不住,便钻进那所大坟里去耍。他突然惊讶道:“哎,真是遭鬼吃了嘚,你们看,这儿还有这么多豆荚壳!”随即捧了些出来给大伙看。村民们都一窝蜂地围过去看稀奇,果然发现那坟墓里堆放着一大堆豆荚壳。

胡灿是个高中生,比大字不识一个或小学就没念几天的村民,自然算得上是村里唯一的“秀才”。他脑袋瓜儿特别灵光,说起话来是套一套的,而且还擅长断理断案,曾经调解过好几起打架闹事及家庭纠纷,还为队里侦破了几起盗窃案。其中有一次,队上的庄屋(收存粮食的库房)椽子夜里被盗。他受命带了两个人,在四、五里外的白杨公社走马大队卯子坡查到了赃物及盗贼,并将椽子追了回来。因此,名声大振,便叫他“胡公安。”从此,只要哪家发生打架葛孽和鸡鸣狗盗之事一般都不找公安,找胡灿他去断案。

面对大家的议论,胡灿并不同意这些看法,他一边听着大家的各种揣测,一边到处走走看看。然后肯定地说道:“这些豆子并非野物偷吃,更不是什么野鬼作案,而是被人偷剥的!”

“何以见得?”有人问道。

“鸟雀偷吃直接在豆杆上啄开豆荚吃豆子,壳留在杆上,不会将豆荚摘下来衔到坟墓里去剥食。” 胡灿拿起豆壳慢条斯理地说道:“耗子吃豆子会咬烂壳,但这些豆壳并不见咬痕,而且耗子的习性是吃多少剥多少,不会一次剥完后再慢慢吃。”他又环顾了一下四周,继续说道:“再说,耗子偷吃粮食不择场地,地里、沟里以及石头缝里都会有被剥食后的豆壳,不会全都拖进这一所坟墓里去,除非耗子是一家的。因为,我刚才到处察看过,其他坟洞及别的地方都无豆荚壳,唯独这所大坟里面有,而且很多,堆积如山,这定是有人摘下豆荚剥完了豆子后,为了不被人发现,故意将豆壳隐藏在这儿的。”

“但这也并不排除鬼偷吃了哇。”刘老幺接着说道,而且还有根有据:“听我爷爷说这所坟埋的是个饿死鬼,而且,对面何家沟的人还经常看到这儿有鬼火。”

“听你爷爷说的?恐怕是你编的哟。”胡灿两眼直视着他道:“哼,饿死鬼,他的坟还修的这样豪华,他家里肯定是个有钱人家,怎么会是个饿死鬼!”他又转过身来对村民说道:“至于有鬼火就有鬼,那更是无稽之谈!鬼火是火但与鬼无关,那叫磷火,是人或动物尸体腐烂后挥发出来的一种叫磷化氢的气体,这种气体燃点很低,因而在夏、秋季节一般会自燃,但他的光很弱,白天或月夜是看不见的,只有在漆黑的夜晚才会看到绿莹莹的光……”

“咬文嚼字的说得那么复杂,你骗我们大老粗没有文化嗦。”刘老幺并不服气:“你说磷火既然是从死人的尸体里发出了的,那还不就是鬼火!”

队长陈天雄虽然没读过多少书,讲不出什么大道理,但毕竟也是小小的“芝麻官”,经常到公社去开会学习,也还是明白一些事理。因此,他也觉得胡灿说的还是有些道理,认为此处虽然有一片森林,但并无猴子、野猫出入;耗子偷吃,也偷食不了那么多。从哪些豆壳估算,起码也有几十百把斤豆子。

“这些年饥不果腹,偷盗之事时有发生,不论是粮食或是瓜果蔬菜,只要是吃得的东西,都会有人千方百计地偷。”胡灿说道:“这儿尽管偏僻阴森,但难免有人胆大而为。俗话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为了果腹充饥,肯定会有人铤而走险!”然后,他给队长陈天雄出了个主意:“派人看管,捉拿盗贼,到时候看偷豆子的究竟是人还是鬼!”

民间小故事鬼故事第四篇-行乐图

引子

清朝顺治年间,京城盛行远足之风,一些家境殷实的男子自结社团,号称云游社。

密云境内有一书生,名叫卜正,年方弱冠,生得一表人才,家中父母双全,租上留下多处房产店铺,是远近有名的富户。然而卜正不思进取,最是沉迷这云游社,若是听说哪里有稀奇美景,立时便要拉帮结伙赶去,一年足有十个月游走在外。他父母为他定下一门亲事,指望他能从此收心。

那卜正乍得了花容月貌的娇妻,果然规矩了许多,日日守在家中不再外出。谁知婚后一月,卜正从一名社友手中得来一张行乐图。据说此图记载着四十九个藏匿于人间的奇景。购得此图后,卜正整日在家闭门计算路程时间与花费。家人不知就里,还以为他转了性子,放心将全盘生意交付于他。

转眼数月,卜正之妻怀有身孕,卜家上下张灯结彩酬神祭祖,正在热闹时,卜正却忽然没了踪影。次日,邻村的一名富户突然带了一众人等浩浩荡荡前来清点房屋田产,卜老爷才知卜正已经将家产全部变卖,出游去了。

卜老爷夫妇只得带着孕媳搬到一间破旧的茅屋之中居住。顷刻之间,一家人从九天之上跌至泥沼,内中苦楚自是不言而喻。

再说卜正,他自小骄纵任性,从没为何事费过心思,如今竞心心念念全在行乐图上,将家中一众老小抛诸脑后。他散尽万金。一路按图索骥,悉心查访了八年,仍不见半点图中所描述的奇景,这才大梦初醒,踏上了归家之路。

走到家中,卜正才知自己当年闯下大祸,迫得父母妻子只得在一间小茅屋中存身。父母一生优渥,哪受得了如此苦楚,没多久就先后过世。妻子为他诞下一子,苦苦支撑了几年,最终抑郁而死,幼子自此也不知所踪。

卜正听完邻居的讲述,呆呆地走进破败的茅屋,再也没有出来。第二天,邻居们才发现卜正已悬梁自尽,地上摊着一张纵横交错的地图,左侧三个大字——行乐图。

不止社

京城的钟鼓楼边有个宝钞胡同,其中有个三进三出的大宅院,主人家叫乔生,年逾四十,结着个京城中有名的云游社,名叫不止社,取“步行不止”的意思。内中成员非富则贵,寻常景致哪里能引起他们的兴趣。于是他们四下散布消息,若是有人寻访到他们闻所未闻的奇景,愿以百金奉上。

一日,不止社一众人等正在花园中饮酒畅谈,忽然小厮来报,说有一位年轻公子手持宝图求见。乔生遂令人将那持图的人请进来。只见来人二十岁上下的年纪,长得清秀腼腆,哪里像是游历丰富之人?有人笑道:“小兄弟怕是与我等开玩笑的吧,不然就将宝图打开让我等开开眼界。”

少年道:“此图不耐光,须借您一间干净的暗室。”乔生欣然同意,当下引着少年与众人来到一间没有窗户的藏书室,点起两盏油灯,众人团团将少年围在其中。

少年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卷轴,轻轻展开。只见上面纵横交错绘有成片地图,乍看之下毫不起眼,众人不禁一片嘘声。哪知少年忽然手腕一抖,屋中两盏油灯顿时爆出大大的灯花,再看那图上竟现出一层氤氲之气,隐隐显出一幅景色:浩瀚沙漠中有着一片清亮的水潭,几头骆驼正在潭边饮水,远处沙丘之上一轮残阳缓缓下沉。众人俱都屏息观看,只见太阳刚刚落下,那潭水突然蠢蠢欲动,不多时竟聚成个丈许高的兔子,在沙漠中跳跃而行,所行之处滴水不洒。那巨兔全身透明如水晶,身体中尚有活鱼来回游动,丛丛水草亦是清晰可见,煞是有趣。众人纷纷发出惊叹。

少年伸手挥散那图上氤氲之气,四下环顾后得意道:“此景名为‘走兔泉’,离京城不过三百里,众位可曾听过见过?”

乔生大喜道:“这位小兄弟身怀如此宝物,我等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在下唐突问一句,按这宝图中的标注,果真能找到这些景致吗?”

少年点头道:“此图乃我家传宝物,共有四十九个景致,所出现的时辰不一,只我一人知晓。若想亲眼得见,须得我引领前往才行,不过,所费不菲。”

不止社众人一听此言,个个喜得摩拳擦掌,一齐道:“我等都愿前往,有劳小兄弟这就定下行期,至于所费,但凭尊驾开口。”

民间小故事鬼故事第五篇-“勾魂牌”上的涂痕

建安县永宁庄有一个叫王永仲的青年人,他幼年丧父,是寡母苦熬岁月把他抚养成人,后来又给他娶了媳妇。小两口恩恩爱爱,现在小儿子已经七岁了。夫妻俩对老娘百般孝顺,日子虽然贫苦,但一家四口却是欢欢乐乐。这年的冬季,王永仲的老娘得了重病,王永仲到处为老娘求医买药,但母亲的病却终不见好转。后来,王永仲听人说南台镇外的的关帝庙很灵验,凡有灾难者去关帝庙祈求关圣帝君护佑,便可禳灾除祸。这天,王永仲准备了供品便来到关帝庙为老娘祈祷。王永仲焚香摆上供品后,跪在红面长髯身着绿袍的关老爷塑像前一边叩头—边祷告,虔诚地祈求关老爷保佑老母亲早日康复。祈祷完毕,王永仲正欲起身离去,突然从外面进来两个面目狰狞的差役,见了王永仲不容分说便把王永仲推倒在地,将一条锁链锁住他的脖颈,一拉一推地向庙外走去。王永仲吓得浑身颤栗,却又不知犯了何罪。就在这时候只见那天武神威的关老爷从座上走了下来,对二差役道:“二位上差为何抓人?”一名差役回道:“乞禀大帝,我们乃是阴曹公差,此人阳寿已尽,我们奉命前来将其阴魂带到阎王殿前受审……”那差役说罢从身上取出“勾魂牌”让关老爷:“请大帝检验。”关老爷接过来一看,两条卧蚕眉立刻倒竖起来,对两位差役道:“此人心善守规从未作恶,又是一位孝子,其母重病在床,他死后抛下老母、妻子和幼儿,岂不是毁了这一家?阎君如此判定生死实欠公允,况且这勾魂牌上的名字似有错讹……本帝君要随上差亲见阎君问个明白!”

二鬼差想,这关圣帝君忠义刚烈,在世时保其大哥刘备打天下,南征北战过五关斩将,英名盖世。死后封为关圣帝君、伏魔大帝,斩妖除魔仁佑大千,名贯三界,他们两个小小的鬼差怎敢惹这位尊神?于是,便答应带领关老爷同往。

两个鬼差锁着王永仲前行关帝随后,来到阎罗殿外,一鬼卒进去通禀。阎君听说关圣帝君驾到,欠身离坐将关帝迎进殿内。各自落座后阎君道:“不知关圣驾临地府来有何见教?”关帝说:“今有善男王永仲到我殿内为其久病老娘祈祷,不想被两位阴差锁拿,并示勾魂牌让本帝君验看,我见那勾魂牌上名字似有可疑,故前来向冥主请教……”

阎君当即命鬼差将勾魂牌呈上,阎君仔细看了一遍,然后对关帝说:“此牌乃冥府锁拿阳寿已尽之人的凭证,并非虚假。”

关帝道:“请冥主仔细看看,这‘王’字不像原笔,似有涂改,请冥主命判官拿来《生死簿》核查,以辨正、误……”

听关帝这么一说,阎君又将勾魂牌上的名字仔细看了一遍,这才发现那“王”字的一竖下面隐约有“提勾”的痕迹,便命鬼卒唤来判官。判官来至阎王殿前,阎君道:“今关圣帝君前来察看王永仲寿限一事,你速将《生死簿》呈上来,本王要亲自查阅。”

判官将《生死簿》呈给阎君,阎君按姓氏部首查到“王”姓分册,又查到建安县永宁庄“王永仲”的名字。条目下对其出生年月记载详尽,并清楚标明其寿限为三十二岁,但那“三”字的笔画很粗,与其名“永仲”二字不甚和谐。阎君仔细看了一阵后,不免心中生疑惑,联想到“勾魂牌”上的“王”字一竖的“勾”痕,觉得这里面可能有人做了手脚……于是,阎君便一脸严肃地对于判官道:“你身为阴司判吏,掌管世人生死,这勾魂牌与《生死簿》上均有涂痕,要你清楚讲来。”判官一听,脸色倏地变得煞白,扑通跪倒在阎君面前战战兢兢地说:“小吏罪该万死,请冥主开恩吧……”

原来这位判官前世是一位书生,姓于名化成,乃饱学之士,但多次科考均名落孙山,年老时贫病交加,抑郁而死。阎君怜他才学出众却终生不得志,便留下做了阴司簿吏。因他文才出众,为阴司拟文告十分得体,深得阎君赏识,后来便将其擢升为判官。这次鬼卒捉拿的寿终之人本来是一个叫“于永仲”的人,而这个于仲永正是于判官大哥的独苗孙子!于永仲生性顽劣,吃喝嫖赌无所不为,《生死簿》上标明他的寿命是二十八岁。但于判官不忍心大哥的后代早夭断了香烟,便想利用职权之便延长这个族孙的寿命。恰好同乡中有个叫“王永仲”的人,《生死簿》上标明王永仲的寿命是六十二岁。于判官看了两个人的姓名,这“于”、“王”两个姓氏仅差一“横”。于是,便偷偷地将勾魂牌上的“于”字下面加了一横,使该死的“于永仲”就变成了“王永仲”。又将《生死簿》上于永仲寿限二十八岁的“二”字添了一竖稍带一勾,成了“七”字。这样,于永仲的寿限就变成“七十八”岁了。同时又将王永仲的寿命六十二岁“六”字的上一“点”和下面的左右两“点”用加粗笔划的办法涂改成“三”字,使其寿命变成了“三十二”岁。也是事有巧合,于判官做得天衣无缝。可是,那隐隐的涂痕却留下了后患。也是王永仲孝心感动了关圣帝君,亲自过问此事,使这桩寿命作弊案得以真相大白。阎君冲发冲冠虬髯乍起,指着于判官厉声喝斥道:“本王待你甚厚,你身为判吏,理应秉公执法,可是你却不思报效,竟不顾阴司铁律徇私作弊,执法犯法,岂能容得!鬼卒们,捋下他的冠带,重责百杖,发往十八层地狱受罪!”

惩治了于判官后,阎君根据王永仲的孝行给其增寿十年,命鬼卒护送还阳,其老母的疾病也不日痊愈,全家人过上了欢乐美满的日子。

以上就是民间小故事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小故事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33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