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女鬼故事概述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女鬼故事概述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流传鬼故事、民间最新鬼故事短篇、民间真实鬼故事书籍、有声短篇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女鬼故事概述第一篇-狐狸洞里去接生

明朝万历年间,有个稳婆叫李氏,据说她接生的手艺很是高超,早产、难产、胎儿横向等等都能一一化解。而且遇到家里贫困的,她连接生的钱都不收,四里八乡的人对她都是感恩戴德,亲切地叫她“李大娘”。

这李大娘的老伴过世早,只给她留下一个病恹恹的儿子,身材消瘦,走路都得拄着木棍,更不要说娶妻生子了。

李大娘是看在眼里,急在心头。虽然到处托人说媒,但是哪家的姑娘愿意嫁给这样的人呢?所以李大娘的儿子都快三十了,还是个光棍。

这天,李大娘被请到邻村去,接生了个胖娃娃,主家很是感激,不仅送了钱物,还在家摆了宴席,坚持让李大娘在家里吃顿饭。席间这个劝酒,那个举杯的,最后李大娘感觉有些醉了,又担心病儿子在家没饭吃,所以赶紧道谢,起身回家。

李大娘足踩棉花,一步深一步浅地往家赶,这时越走路越长,天也越黑了。

李大娘有点迷路,正在担心如何回家,只听一阵车铃声响起,从远处奔过来一辆四马拉的车子,车子四周挂满灯笼。

从车上下来一个穿着考究、云鬓高钗的贵妇,见到李大娘就赶紧施礼,向大娘说道:“我家小主人今年刚满一十六岁,头次产子,现在正是危急时分,敢请大娘随我去家里帮助接生。”

虽然这马车出现得很是诡异,但接生本就是李大娘的本分,此时她又喝了点酒无所惧怕,所以就点头答应了。

李大娘随着妇人就登上了马车,只感觉自己如腾云驾雾般,在车里虽有点摇晃,却没有马蹄踏路和车轮碾路的声音。

听了约莫一炷香的风声后,马车停在了一栋大宅子门前。那朱红色广梁大门下的雀替在灯光中显得气派非凡。李大娘還没来得及看清门口的物件,就被那贵妇人一把拉住往门里走。因为走得急,李大娘只是感觉这庭院宽大恢宏,有阁楼莲池,还有重重的假山流水。那走过的长廊和屋瓦都是雕梁画栋,处处显示出这家主人的身份地位。

李大娘被拉进了一间内室,只见屋里站了数个手足无措的老妇,陪侍的还有十来个年轻美貌的侍女。一看到李大娘,就如见到救世主一般,赶紧拥上前来。李大娘匆匆施礼,就穿过众人来看产妇。

正如那个拉她来的贵妇所言,这个产妇年纪很轻,满身的汗珠和着泪水,已经疼得奄奄一息。李大娘赶紧让人拿水,拿剪刀,拿棉布。李大娘凭借多年的经验看出这个胎儿该是难产加脐带绕颈。

一番折腾,转眼就过了后半夜,眼看着东边的天开始泛白了,李大娘才松了口气,她手里已经抱着个粉团似的婴儿了。

大娘边把孩子交给其他的妇人,边把连带出来的胎盘也包好送过去。一个老妇人满脸感激地拉着李大娘的手,说:“太感谢了,太感谢了。本来应该好好酬谢你,但是现在天色大亮了,我们就不能再款待你了。这胎盘你就拿着吧,日后必有大用。”刚说完,就听见东边一声雄鸡的啼鸣,老妇人赶紧让人驾车把大娘带回去。

又是一阵风声,在听见雄鸡叫第三声时,大娘感觉自己像被抛起来的石头,被风吹着,回到了自家门口。转身看去,马车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大娘回家后发现那放着胎盘的盒子里有个纸条,上面写着:用半个胎盘风干碾磨成粉,温水服下可治公子病症。李大娘心下高兴得不得了,一直担心自己儿子的身体,现在终于有了治疗的办法,便赶紧和儿子商量。

结果,李大娘的儿子却坚决反对,劝她说:“娘,你开始接生到现在,所有孩子的胎盘都是还给主人家,或是直接替人家埋在深土里,不让这胎盘流落,不然对孩子不好。现在你却让我来吃这东西,对这个新生的孩子一定是不好的。我宁可这样终老,也不能干这伤害他人的可恶事情来。”

李大娘看儿子心意已决,而且自己也是心中有愧,就和儿子一起把胎盘埋在了家里院中的枣树下。

当天晚上,李大娘刚刚关上房门准备睡觉,听见一声“李大娘”的喊声,开门看到昨天晚上的那个老妇人正站在自己院中。李大娘忙迎出去,老妇人再次道谢后,说道:“我本来打算把孙儿的胎盘给你家公子服下,可以让公子身强力壮。不料公子和大娘如此仁义,还为我孙儿着想,把胎盘埋在了树下。不过现在这棵树也得了灵气,结的枣子吃了以后也可以治愈公子的虚弱之身。”说完,老妇人施礼而退。

等李大娘打开大门追出去时,只见一只狐狸模样的动物飞跑着离去。李大娘这才发现,敢情昨天是去狐狸洞里接生了一次。

第二天天亮后,李大娘和儿子说起晚上的事情后,儿子也感叹不已。原来动物有时候也和人一样,是重人情、有人味的。

此后,李大娘的儿子每日服用枣树上的枣子,身体日渐强壮,后来结婚生子,幸福终生。

民间女鬼故事概述第二篇-流泪的狐狸

从前有个东岭村,村中有个猎户叫丁海,家中还有一个老母亲。

有一日丁海在山中打猎,见到一个通体红色的狐狸。这只狐狸受了伤昏死在地,丁海很是高兴就将其扛回家中。

回到家后那狐狸也苏醒过来,跪在丁海面前还留下两行眼泪。这时丁海的母亲看见后于心不忍就让丁海将狐狸放生。丁海平时很听母亲的话,就打开房门放狐狸走。

但是狐狸刚要走却突然口吐鲜血昏倒在地。母亲有些医术,便把狐狸抱进屋里,还熬制草药救治狐狸。过些时日,那狐狸就痊愈了。

母亲见狐狸养好了伤就把狐狸带到山中让它赶紧走,还嘱托不要让别的猎人抓住,否则就是死路一条。那狐狸感激的点了点头不舍的望了望丁海的老母就走远了。

过了五年,丁海的母亲突然身患重病,她给自己诊断后熬制了草药,可是并没有效果。不得已请了一位医术高明的郎中来诊治,发现药里少了一个药引子,那就是千年人参。

千年人参可遇不可求,即便有钱也很难买到。母亲就将身后事都交代给了丁海。

岂料第二日丁海刚打开房门就看见门外放着一枚人参,丁海十分奇怪赶紧又请来那位郎中。郎中一看便说,这就是千年人参。丁海赶紧为母亲熬药,人参吃下去后药到病除,母亲也痊愈了。

有一日,丁海打完猎之后就到集市去贩卖。无意间听到有人讨论,有个商人模样的说:“现在人参的行情真是大好啊!涨了好几倍的价钱!一两就卖十钱银子!”另一个人说道:“这还只是百年内的,若是遇到千年人参,那可是几千两都买不到啊!”

丁海记在心里暗道“若是上次老母少吃一点,这回可是要发财了!”不由得有些沮丧,可是转念一想“这千年人参一般人定是找不到,即便找到谁又能放在我家门口呢?”思来想去他想起五年前救的那只有灵性的狐狸,人参定是那狐狸为了报恩送来的。

于是打定主意后,次日就上了山。来到上次发现狐狸的地方后,就大喊:“狐仙,狐仙!求求你,救救我母亲!”

不多时,那只狐狸就出现在眼前。狐狸轻轻咬了咬丁海的衣襟似乎是要带路。丁海赶紧跟着狐狸前往。

来到目的地后,丁海发现这片地满地都是千年人参。一个个犹如萝卜一般大。只见那狐狸对着一棵参天古树拜了三拜后就叼着一个人参送给丁海。

丁海道谢后就赶紧下了山。过了几日,丁海来到集市将人参卖给了一个商人,卖了足足三千两银子。

这回丁海十分高兴,他用这三千两银子在镇上买了大房子,也把母亲接了过来。从此变成了富户,告别了辛苦的打猎生活。

过了几个月后,丁海思来想去,觉得赚的钱还是不够多,一定要再多赚钱。于是就组织了一帮人来到上次挖人参的地方。丁海对着这些人说道:“你们好好挖!挖出一个人参我赏银百两!但是你们不要给我偷,我受此地山神庇佑,你们若是得罪我,没有好果子吃!”那些人没见过这个阵势,但是为了赏银,也相信丁海说的是真的,就开始大张旗鼓的挖起人参。

不到半天人参就被挖的快空了,丁海正盘算着今后的好日子的时候。突然狂风大作,一棵参天古树像猛兽一般发狂起来。枝叶疯狂的摇摆如同绳索将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捆得严严实实。

丁海被紧紧的勒住脖子,临死前他看见那只红狐狸正在不远处看着他们。丁海赶紧挥舞双手祈求狐狸来救他,但是那只狐狸只是摇了摇头就走了。

不一会在场的所有人都命丧黄泉,直到几日后才被人发现。地上的那些千年人参也都不见了踪迹。

丁海的老母得知了儿子的死讯后,悲伤的哭瞎了双眼。

民间女鬼故事概述第三篇-中秋之夜传来的歌声

杂志社要派华军去南方的办事处。说是办事处,其实常驻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记者,负责当地的稿件和新闻采访,另一个是业务员,负责帮杂志社拉广告和活动赞助,原来那个南方办事处的记者,因为个人的原因要求调回总部,所以现在就派华军去负责。

杂志社的办事处,也就是华军的宿舍,不过,宿舍里只有华军一个人,负责广告业务的小李是本地人,他一般住在自己家里。这是在离闹市不远的一个僻静小巷中的一幢平房,前面向着街口的一间房是办公室,后面的一间就是华军的宿舍。虽说是平房,不过里面也装潢的不错,厨卫齐全。更难得的是,房子后面有一个独立的幽静小院,可能是因为长久没人照顾,院子中长满了杂草。而院中还有一棵古树,离树两米远处有一口水井,上面盖着石板,井口几乎都被草给淹没了。这个后院有一种幽静古老的气息,让华军非常的喜欢。他打算把后院的杂草清除干净,然后再买些花草或是蔬菜回来种,过一点乡村气息的生活,而这一直都是生活在都市里繁忙的华军所一直向往的。

华军请了两个工人回来(反正这笔费用是可以找单位报销),清除了后院的杂草,然后在房门前铺上水泥,并铺了两条水泥的小路。而这样一来,树下的那口井就突出来了。华军叫工人打开盖住水井的石板,走过去向水井里看一看,只见水井的井沿上和井壁上都生满了青苔,但是水井里还有着水,水面离井沿也不过是四五米的样子,水在井里看起来是幽幽的深绿色,感觉挺干净,而且还有点清凉的气息。有个工人系根长绳在桶把上,在井里打了一桶水。桶里打上来的水非常的干净,而那个工人用水洗洗手脚,直嚷嚷说凉快。华军立刻就喜欢上了这口井,他让工人也在水井的四周铺上水泥,以后种花可以使用井里的水浇花了。

小李看着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小院,笑着说华军非常懂得享受的人。

一个多月过去了,华军还真的买了好多的花种在了后院里,这使得后院有了些生气。华军如果不忙的时候就在小院里种种花,看看书,或是写他的小说,而有时要交的稿件完不成的时候,华军就坐在后院里面找灵感。

而来收房租的房东见后院收拾得干净也非常的高兴,他看见那口水井里居然有那么好的井水,也感到很奇怪。他对华军说:“听家里的老人传说,这口井只怕有上千年了,我爷爷说他刚记事时这井上就盖着这石板。这房原来是一个官宦的府邸,我们家祖上有人做生意发了达,所以就买下了这一片房。”房东说着用手划了个大圈,“这一带原来全是我们家的,不过后来家道败落了,所以就都卖了,只剩下这一点了。”华军有些奇怪:“这房子没那么老吧?”房东笑了,“这房子在我爷爷的爷爷在世的时候就重盖了,那时家还没败落呢。”“那——”华军又问他,“水井为什么一直保留下来了?而却又盖上了不用?”房东神秘地笑笑,“不怕告诉你,真还不知道为什么这水井还保留下来,我爷爷说他也问过,只是他们家里从来就没人提这事,偶尔听下人说起这井时都神神秘秘的,说是有古怪。”房东说完了才觉得他自己好象太多嘴,有点不妥,他笑着问华军:“你,不怕吧?”华军看看他,“怕什么?你说这口井?”房东嘿嘿的笑着告辞了。

民间女鬼故事概述第四篇-乡村鬼故事之血符

一、一只土狗

在农村整人用的最毒辣的手段,正是把对方家人的名字写在一张符纸上,并在上面抹上蝙蝠血(注:蝙蝠本身就是一种邪灵),然后在没有月亮的夜晚,把血符埋进对方的祖坟里,由此以来就会使得他们家里经常闹鬼,甚至会危及他们全家人的性命,这就是血符。

我们村的李文清就曾被别人用血符的手段整过一次,而且还险些由此害了他们一家人的性命,现在想起这件事,他还是感到很害怕。

有一年秋天,李文清外出打工了,家里的重担都落在他父亲李常树身上。李常树已是奔六十的人了,干起农活来很是吃力。那时侯农村的拖拉机很少,到播种小麦的季节,村民们都是用自家的牛来耕种。有一天上午,李常树拉着大黄牛去地里播种小麦,走到一口机井边时,他发现井边正蜷缩着一只脏兮兮的土狗,它浑身血淋淋的,不停地朝大黄牛发出“呜、呜”的惨叫声。他仔细地看了这只土狗,觉得很眼熟,似在哪里见过,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去年的这个时侯他牵着大黄牛来到这口井边,正巧遇到它,当时大黄牛见到它后,就狠命的用牛角去抵它,直到把它抵得浑身血淋淋的死了,他顺手把它的尸体扔进了这口井里。让他感到纳闷的是,这只土狗居然没有死,现在又碰到它了。正想着,突然他又看到大黄牛朝土狗惊恐般地叫了几声,随即挣脱掉他手中牵的绳子,并发疯地撞倒路边的一棵小杨树,接着跑进村里有名的无赖狗剩家的地里。只见无赖狗剩家的地里已播种过麦种,大黄牛跑进他家的地里后,先是在地上尽情地打了一番滚,随后又用牛脚狠劲地扒地里的土,直把狗剩种在地里的麦种都扒了出来。李常树看到这里,就傻眼了,他知道狗剩不是好惹的,弄不好会由此狠狠的敲诈自己一番。这时恰巧有一个年轻人路过这里,他就让那年轻人帮他制服了大黄牛,他再去找井边的那只土狗时,却发现已不见了它的踪影。

到了下午,无赖狗剩知道这件事后,气汹汹的来到李常树家里,要他包赔一千斤小麦。李常树自然不同意,因为无赖狗剩的那块地里被牛毁掉的麦种,也就有二三十斤左右,又怎会赔给他一千斤麦子,很显然这是无赖狗剩在敲诈他。于是两人挣执起来,挣到最后,也没有挣出个结果来。无赖狗剩临走的时候,朝李常树狠狠的说:“等着吧,我会让你们全家付出代价的。”

李常树听了无赖狗剩的话,以为他会再来找自己的麻烦,结果过了十几天,他也没有看到无赖狗剩再来找自己的麻烦。在这期间,有一天上午,他在村里的街道上碰到无赖狗剩,无赖狗剩也没有向他提起包赔麦种的事情,只是朝他阴冷的笑了一阵子,直笑得他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他也没有多想,以为无赖狗剩这一次大发慈悲,放过了他,便安心的过起日子来。

民间女鬼故事概述第五篇-不死老人院

一、急病投医

赵宇轩是云州最大的绸缎商,为人和善,又是个大孝子,父亲早年死于兵乱,只有老母健在。可最近母亲染上风寒,赵宇轩忙请名医诊治,哪知道风寒微有好转,跟着却又发烧咳嗽,痰中带血,一病不起,眼看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请来的医生束手无策,有的干脆就让准备老太太的后事。赵宇轩忧心如焚,派出好多家人到周边州县延请名医,可家人们回来禀报说所有的名医听说老太太这种症状后都不肯来,说是老太太大限将到,非是人力可以挽救,请赵员外早早准备后事。赵宇轩万般无奈,只好准备张罗母亲的后事。

这天儿女亲家云州知府田千秋也来探望,等他走后,赵宇轩看看昏迷不醒的母亲已是奄奄一息,内心焦急,便准备亲自到棺材店为母亲挑选一副寿材,于是带着管家出门。哪知道刚出门,便看到一个蓬头垢面的老乞丐蹲在他家门外,身上衣服破烂,脚上穿着一双破鞋,身边放着一个破碗和一根破竹竿。看到他们出来,乞丐“噌”一下站了起来,拿起竹竿和破碗拦在轿前说:“老爷,你行行好,赏一碗饭吃吃。”赵宇轩心里正烦,没好气地对管家说:“赵同,给他几个钱让他走。”管家答应一声,掏出几个大钱扔到乞丐碗里,然后把他推到一边。

老乞丐看着破碗里那几个大钱,冷笑一声,自言自语地说:“人人都说赵员外乐善好施,原来都是谣传,什么狗屁员外,这几个大钱连吃顿饭都不够。”说着便把碗一倒,那几个大钱滚到地上。乞丐转身便走。赵宇轩心中一动,知道因为心情不好,刚才说话有些失礼,急忙停下来,在后面一把拉住乞丐的脏手说:“老哥慢走,刚才赵某因心中有事,失礼了。”说完转身对赵同说,“你拿十两银子给这位老哥。”赵同答应一声,便掏出一锭银子递给老乞丐,老乞丐接过银子,微笑着说:“赵员外果然乐善好施,一出手就是十两银子。”跟着话锋一转,翻着白眼珠子看着赵宇轩说,“小人听说赵员外令堂有恙,不知现在病情如何?”赵宇轩听他说话颇有文理,心下惊异,便把母亲的病情告诉了他。老乞丐点点头说:“像这样的病,只有当年号称‘医仙’的孙玉和能救。”赵宇轩心中一动,拉住乞丐一下跪下来:“老哥,你既然知道有人能救,想必也知道医仙在哪里,本人不才,只要你能救得我母亲,我愿意拿出全部家财酬谢。”乞丐急忙把他扶起来,说:“好吧,看在员外为人仁善的面上,我就帮你这个忙,只是我有两个条件。”说着便看着赵宇轩。赵宇轩眼见母亲的病有了转机,也知道乞丐必然要提条件,便领着乞丐回到自己的书房,让管家和仆人们下去,屋内只剩下赵宇轩和乞丐两人。半个时辰过后,乞丐怀里揣着个鼓鼓的布包满意地离去了。

以上就是民间女鬼故事概述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女鬼故事概述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79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