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农村贵州真实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农村贵州真实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讲鬼故事在线听、听民间鬼故事大全、台湾民间鬼故事、民间农村贵州真实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农村贵州真实鬼故事第一篇-怒晴鸡

同治年间,在河南嵩山的山脚下住着一家农户,这家主人姓曹名华,家中除了妻子钟氏以外还有一个四岁的女儿。平时曹华在山坡上种地务农,钟氏就在家中操持家务,每天日出而作,日暮而归,生活虽然平平淡淡,一家人倒也过的恬淡闲适。每年到惊蛰前后,他家都能看见少室山的山顶上有两道红光,远远看去,长的约有六七尺,短的四五尺,每日蜿蜒闪烁上下盘旋,如同两条火龙一般,到天亮鸡鸣的时候就消失不见了。这种情形一直要持续到秋天,九月以后这两道红光就不见踪影了,一直要到来年开春惊蛰时分又会出现,如此年年复始,附近居住之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钟氏平日在家中饲养着一群母鸡,所生之蛋可以拿到集市上换点钱贴补家用。除此之外还饲养着一只雄鸡作为种鸡,这只雄鸡身形健壮器宇轩昂,足有十斤之重,和它交配的母鸡所下的蛋没有一个孵化不出来的,曹家夫妇一直都很喜欢它,平时就叫它“老雄”,养了十多年也舍不得杀它。可是这一年却发生了一件怪事,家中饲养的母鸡下了几十个蛋,居然最后只有一个蛋孵出了小鸡,其他的全都坏掉了,曹华大为懊恼,因为这是十几年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所以他一直以为这是不祥的预兆。有一日下午,一个异域商人来到嵩山下,经过曹家的时候,因为口渴难耐于是就敲门进屋讨碗水喝。山里人都是热心好客之人,曹华就给他倒上一碗茶,让客人在院子里坐着喝。正在喝茶的时候,商人忽然看见了正在院中散步的老雄和雏鸡,似乎感到有些诧异,只见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鸡观察了许久,连茶都顾不上喝了。

曹华见状心中不觉有些纳闷,这鸡有什么好看的?莫不是他此刻饥肠辘辘想买一只回去打打牙祭?那也不用看这么长时间啊。正想着却见客商抬起头来对他说道:“不知你愿不愿意把这两只鸡卖给我?”曹华听罢此言心中想道:今年老雄种的蛋坏了那么多,估计是年龄大了不中用,即使留着也无益,要是能卖掉倒也不错。我先看看他给什么价,若是价钱合适的话就成交。于是便随意说道:“你若是肯出重价,我又哪能不卖呢?”客商见他愿卖,不禁脸有欣喜之色,连忙说道:“这一老一雏你要多少钱呢?”曹华道:“五百就够了。”客商一听,马上干脆利落的说:“可以,就按这个价格。”曹华本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听得这客商连价都没还一口气就应下了,心下大为吃惊,再看客商脸上一脸喜悦之色,他心中很是疑惑,莫非这两只鸡是什么宝贝?不成,我得再试他一试。眼看客商从袖中拿出五串钱来,他口中忙道:“且慢,我刚才说的五百是指五百两银子而非五百文铜钱。”此话一出,客商的脸上马上由晴转阴,捉摸不定了。

曹华见状心中有些后悔,生怕自己要价太高吓跑了他,正待对客商说这是开玩笑的,依旧五百文就好,没想到客商低头沉思了一会,抬头毅然对他道:“既是这样,那也成,只是你不能再反悔,就是这个价了。”曹华一听大喜过望,这两只鸡若要真卖这个价格,那也可算得天价,够自己一家老小过几十年了(清朝中晚期一两银子价值人民币150—220元左右,一两银子大约可以盖两间草房,一年有50两银子就算是一个中等家庭了)。客人又道:“只是我今日身上银钱未够,待我回去取了银子,明日再交付于你。”当下两人说好,客商就起身告辞回去了。曹华进屋把今天的事给钟氏一说,钟氏也大为吃惊,看这客商也不像疯癫之人,怎么会出如此高的价格,莫不是这鸡确实是个什么宝贝自己却没有发现?于是二人马上将鸡抓来放进笼子里,但是左看右看盯到眼花脖酸就是没发现有什么异常的,两人无奈只好作罢,心中虽有疑惑,但想的卖了一个好价钱,以后生活无忧,倒也满心欢喜,于是早早熄灯上床,就等明天客商过来,这五百两白花花的银子就到手了。

民间农村贵州真实鬼故事第二篇-民间异术之米碗招魂

在一个小山村里,一群孩子在争吵这什么。

“你们不去,我自己去。”小辉生气的说道。

“小辉,那都是骗人的,别去了。”鼻涕娃用袖口擦了一下鼻涕说道。

“要去你自己去吧,反正我们不去。”其他孩子也不想和小辉一起去。

原来,小辉一直听别人讲在古时候,在山上能见到三个脚的狐狸,这种狐狸能吐人言,无论是谁只要和它说一句话就会立刻死去。即使不说话,狐狸会越来越生气,然后将人咬死。逃跑也没有用,晚上三脚狐狸会找到那人家将人咬死。唯一能活命的办法就是在三脚狐狸开口说第一句话时,立刻冲过去将狐狸打死然后埋在树下。小辉今年10岁,他一直幻想着能见一次三脚狐狸。好奇心的驱使下他便与小伙伴商量来山上找三脚狐狸,结果小伙伴都不同意,只剩下他一个人。

小辉很生气的朝南边的一座山走去。他一个人手拿木棍儿在山上的树林里一圈一圈的转悠。已经在山上找了半个多小时了,一点痕迹也没有。小辉便往更深处走去,慢慢地一座座孤坟出现在眼前,有一种说不出的阴森。小辉也有点害怕,心里打起来退堂鼓,可是就这样回去又很不甘心,于是就硬着头皮在山里到处寻找,直到傍晚也没有寻到三脚狐狸。小辉失落的往回走,在路上他总觉得身后有人,可是几次回头都没有发现任何人,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最后以小跑的方式回到了家中。

凌晨1点,整个村子都安静的休息了,小辉却突然呕吐不止,他的父母以为他吃坏了东西,赶紧将村子里唯一的一个医生找来。这个医生是个老中医,家中世代行医,多少还会点一些异术。他一见到小辉就觉得事情不简单,老中医给小辉号过脉后,对他的父母说:“这孩子没有得病,应该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他的三魂七魄少了一魂。”小辉父母听了以后吓傻了,道:“怎么会这样?小辉,你今天干了什么?”小辉将去山上找三脚狐狸的经过叙述了一遍。老中医说道:“不要急,我可以帮他招回那一魂。”老中医吩咐小辉的父母准备了一个瓷碗,一些小米,一块黄布,一根红绳。老中医将小米放在瓷碗中,米与碗口平齐,用黄布盖上,然后用红绳扎紧,倒扣在小辉头顶的桌子上,最后老中医在小辉的头顶喊道:“小辉~天黑了~回来吧!小辉~天黑了~回来吧!小辉~天黑了~回来吧!”

一切结束后,老中医叮嘱小辉父母:“不要动那个米碗,等到天亮公鸡打鸣后,就可以拿走了。”

第二天,公鸡刚刚打完鸣,小辉的父母就把米碗拿起来检查,打开红布的那一刹那俩人脸都吓白了,米碗的米居然少了,虽然不是很多,但是还是能看的出来米不在是与碗口平齐了,小辉也的确恢复了正常。

俩人来到老中医家感谢他治好了小辉,也问了小辉中邪的原因。原来小辉在山上寻找狐狸时,魂魄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惊吓,结果丢了一魂,最后老中医用小米“赎”回了他丢失的那一魂。

民间农村贵州真实鬼故事第三篇-三十七斤半

躺在小旅馆里,累了一天却睡不着,看着无聊的电视,胃里却咕噜咕噜叫起来,想到川菜的浓香,更是睡意全无。干脆起身去吃些夜宵吧。

走在成都深夜的街道,行人稀少,找个还开门的小饭馆已不太容易,我信步走着,终于看见一条小巷远远那边的巷口有个饭馆的招牌还亮着,看来我的胃是有救了。小巷里的路灯又少又暗,好在我是财色全无,身材放在四川居然属于高大伟岸型的,更是无所畏惧。

夜很深了,走在深深的巷子里只听得见自己脚步的声音,倒是有些心里发毛,突然我看到前面的路灯下居然有人在低头找东西,心想:这是丢了什么了?大半夜的在这找,也不打个手电。别人的事少管,我的心已经飞向了小馆子的餐桌。匆匆走过那人身旁,急不可耐的要奔向我向往的地方,突然听着他叫了我一声“同志”。我停下脚步,这才发现她是个中年妇女,穿着套旧中山装,还戴着袖套,我心说“坏了,碰上要饭的了”,我一身学生打扮还戴个眼镜,在北京最受要饭的青睐。

“同志. .....你走过来有没有看到地上有粮票啊?”“什么?粮票?”我以为是听错了,虽说四川话不难懂,可是这年头谁还会大半夜的找粮票啊,“对,粮票,3 7斤半,你看见有人拣了吗?”我这才确信自己听对了,我摇摇头,“同志,求求你...”她突然急得要哭了似的,“同志你要是看见了一定要告诉我,3 7斤半啊.....”我越听越不对劲,要饭也没听说要粮票的,那东西十来年没见了,八成是遇到疯子了,想到这里,我很生硬的摇摇头说:“没有!”她的眼里明显地露出失望的表情,我倒是心里真有些过意不去,可是我也没粮票给她呀,于是我象所有人一样头也不回的走了,还能听到她在后面喃喃的说些什么。

走进小饭馆,只有老板娘和一个端盘子的小姐昏昏欲睡的看电视,没有别的客人,看来生意不好,我找了个离电视近的座位坐下,点了两三个菜一瓶啤酒,只一会儿,就做好送上来了,老板娘亲自把啤酒送来,跟我随便聊了几句,我突然想起那怪事,就问老板娘:“现在四川还用粮票吗?”“早就不用了”“真是怪事,”我说,“刚才我在路上居然看见有人在找粮票……”“怎么会呢”老板娘不以为然,“我也 觉得怪啊……37斤半,还是掐斤掐两的。”“什么!!!”老板娘脸色突变,“是什么样的人?”“一个中年女人,大概四十来岁,短发. ....”“她在找37斤半,你没记错??”老板娘的声音都发抖了,“是啊,没记错”我都给搞糊涂了,“她在哪儿?在哪儿?”老板娘打断我的话,我指了指来的路,“就在那边的路灯下面. .....”我的话还没说完,她已经冲出了门,服务小姐看了看我,犹豫了一下,也追了出去。只留下我一个人对着酒菜发愣。

民间农村贵州真实鬼故事第四篇-农村鬼故事之枯井

我父亲排行老二,他的几个兄弟都在农村老家,我三叔住在“贾庄”的最南面。再向南就是田地了,离村庄一里远的地方有个枯井,现在里面的水常年只有一米深左右,说起来也只能算是个半枯井了。

这口井是大跃进时代的产物,当时水很深,后来土地改革以后就没再用过。到了八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村里有人投这个井轻生,第二年井里水莫名其妙就下去了。故事就是从这口井里发生的。

大概是三年前,我三叔养的黄牛生了个小牛犊,刚会跑。这天晚上,到了快十一点了,还没见牛犊自己跑回家,它一般到晚上就回来的。于是我三叔拿着矿灯,在村子附近找。

最后在井的附近听到有牛犊“哞哞”的叫声,用矿灯向井里照了照,发现他家的牛犊在不很深的水里挣扎。可是怎么把它弄出来呢?

最后三叔决定回村找几个人一起来。他在家里拿了一条耕绳(原来用牛耕地时候栓牛用的,很粗,很结实),叫上六。七个青年人,和我三婶一起来到井边。

开始是用绳子向牛身上套,套了半天也套不上,牛犊还是在水里面上下起伏。眼看牛犊就快淹死了,只有让一个人下去把牛犊抱上来,其他人在上面拉绳子。可是半夜了,这井里还死过人,谁也不愿意下去触这个霉头。我三叔只好用绳子把自己捆起来,让其他人拉着,一点一点向下放。

绳子放到接近水面的时候忽然断了,(这么粗的绳子一般不容易断)三叔“扑通”落到水里。

水本来不深,还不到人的腰,可是三叔却在水里站不起来。身子在水里扑腾,头在水下抬不起来,就象有人在水底拽他,嘴里还发出“啊啊”的尖叫。

最奇怪的是,人一落水,牛犊却不见了,井底只有我三叔在那。上面的人吓呆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谁也不敢下去救人。眼看人再不救上来人就不行了,三婶把绳子拉上来栓在自己身上,让人把她放下去,好不容易才到井低把我三叔拽上来。

大家把两个人拉上来的时候,三叔已经神志不清,浑身发抖。大家用矿灯照着井低,除了水波,哪还有牛犊的影子。七手八脚的把我三叔抬回了家以后,人人对今夜的事很疑惑。

第二天早晨,三叔家刚开门,他家的牛犊自己跑了回来,浑身干净,不象掉到井里的样子,而且掉下去也自己上不来啊。

我三叔事后对别人说,他掉下去以后,觉的头很晕,根本站不起来,感觉有人在下面拽他,从那以后再没敢提这事。至于那么多人看到的牛犊怎么不见了,第二天自己又跑了回来,谁也说不清楚,找不到解释……

我妈听了这事说,一定是井低有沼气,所以人才晕,至于牛犊和叫声,可能是大家的幻觉。不过几个人一起幻觉,就太离谱了!

民间农村贵州真实鬼故事第五篇-吹鬼

大明天启年间,在山西五台山下有一个叫罗家店的集镇。此镇规模颇大,南来北往的客商都云集于此,因此商贾富人甚多。在集镇东头住着一个叫罗大林的年轻人,大约二十六七岁,自小父母双亡,靠着周围好心邻居的接济才活了下来。他平时吃了上顿没下顿,能混一口饱饭就不错了,所以自然也就进不了学堂读不成书。好在虽然从小吃的粗茶淡饭,但是风吹雨打倒也练就了一副好身板。他面容黑瘦,身材魁梧,双臂有力,胆略过人。他自十五六岁起就以苦力为生,今天给这家抬轿,明天给那家送货,每日虽无很多银钱,但是吃饱喝足也不是什么难事,倒也能混个逍遥快活。

转眼几年过去,和他同龄的人都已结婚生子,就他还是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眼看年龄越来越大,心中也急着想找个媳妇,白天累一天回去能有口热饭,晚上还能有人给暖暖。只是前后找了几个媒人说媒,人家一听是他,根本连话都不回。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户人家的闺女,虽然姿色粗鄙,但是好歹人家也没有回绝他,只说若是能送来聘金五两纹银,就将姑娘许配给他。罗大林一听就犯了难,这几年本就挣的不多,加上他平时又喜欢喝口小酒,有时候再赌上几把,一来二去哪有什么结余。但是人家姑娘家里坚持要纹银五两,少一个子也不行。

这日一早,罗大林又来到街上准备找活。走到茶铺门口的时候,正好被几个当地的浪荡公子看见。其中一个叫吕萌的富家少爷正在喝茶,一见罗大林便叫住了他,嬉笑着问他道:“我听说你最近到处托人说媒,可有成的?”罗大林一见是这伙公子哥儿,心里也不想招惹,于是便老老实实地答道:“倒是说了一家,但是还未成,因为人家要聘银五两才肯嫁。”吕萌听罢微微一笑道:“即是如此,我给你一个挣钱的好机会。若是你能做成,我就给你十两纹银,这样不仅聘金够了,尚余五两还能为你结婚所用,你看如何?”罗大林一听还有这等好事,心中想道,该不是在拿我戏耍吧?于是口中连忙说道:“吕公子不要拿小的开玩笑。”吕萌脸色一变,正色对罗大林道:“我怎能拿你消遣?不信你问问他们。”说毕便用手指着其他几人。

原来当时在罗家店有一个王姓人家的宅子,因为住进去的人经常会莫名其妙的死亡,传说有厉鬼作祟,后来那房子就空了。房子空了几年,也一直没人敢住进去。这日几个公子没事正在议论那间凶宅,就打赌看有没有人敢住进去活着出来的,正说着呢就看见了罗大林。(鬼大爷:转载请保留!)这吕萌平时也知他孔武有力,颇有胆气,觉得或许可以用来一赌,于是便将他叫进来问话。若是罗大林肯去,就和其他两人赌十两纹银他能活着出来,反正这点钱对他们不过九牛一毛,不值一提,全当是个乐子。这罗大林可并不知道这些,当下将信将疑地看向其他几位公子。那几位忙不迭地点头道:“吕公子所言句句为实,若是不信,我们可以作为保人,当场立下字据。”

这罗大林耳听此话,心中不由信了八成,这才转头问吕萌道:“不知公子要小的做何事?”吕萌笑道:“这事再简单不过了,你今晚在王家的宅子里住一晚上到明天早晨就行。”罗大林这才知道原来是这玩命的事情。虽然平时也听说那是凶宅,可是此时自己正是缺钱的时候,想到十两白花花的纹银和一个大姑娘,纵是刀山火海阎罗殿也要去试他一试,就算死了也比窝窝囊囊活着强。万一侥幸成功了,还会赚一个老婆呢。想到此处,他胆气顿生,大声对几人道:“既是如此,我也就应了,只是有烦几位公子作保写下凭据,我今晚就去。”于是马上有人找到笔墨纸砚当场写下文书,按上各自的手印,交由一人一份保管起来。吕萌几人怕要是明天出了人命自己脱不了干系,于是找到房主说是让罗大林进去住一晚帮他降妖除魔。这王家人正为此事感到烦恼,一听此话欣喜异常,于是对罗大林道:“若是你真能除妖,我再送与你一间房子,作为以后你们成亲之所。”当下也找了保人立了字据,生死自负。罗大林这下是一举两得,立即准备好蜡烛火石,只等晚上天色擦黑就住进去。

待到日头西斜,吕萌和其他几人领着罗大林找了个酒肆。吕萌要上几斤牛肉,半斤花生米,四两烧酒,要为罗大林饯行。这罗大林喝酒之前有一个习惯,要用蒜泥和在酒里,一来消毒,二来凑味,于是便让店小二找来蒜泥和了进去,与吕萌几人觥筹交错喝了起来。一直饮到微微有些醉意的时候,天色才将擦黑。几人担心他酒醉误事,罗大林摆摆手道:“无妨无妨,你没听说过酒能壮胆这句话吗?再说了,如果事有不济,就算死我也要做个饱鬼。”说毕便站起身来,拿起提前准备的一根又长又粗的红烛,和众人一起来到王家宅子。王家主人早在门前等候,看见一行人来,马上掏出钥匙开了门上的大铁锁。罗大林更不多言,推开房门仗着酒意就走了进去。吕萌等人怕他进去后晚上再偷偷出来,于是关上房门从外锁上,只留下两个奴仆远远地盯着,确定他跑不出来,这才回去睡觉,只等第二天再来察看他的死活。

罗大林一进院子,就点上蜡烛四处查看。只见院落到处荒草丛生,四周黑漆漆的一片,除了虫鸣鸟叫更无一点声响。他推开房门进入厅堂,看见地面上的灰尘已经几寸厚了。家具倒还都在,但也是落满灰尘。查看到后间卧室的时候,却发现这间房子异常洁净,没有一丝尘埃,连床上的卧具也是干干净净,像是以前有人住过。此时已然漏下二鼓,他心中一边嘀咕一边在床旁放好烛火,然后上床将床帐放下,自己也不睡觉,只坐在床中想看看到底有何妖魔鬼怪。

一直待到三更时分已过,四周仍是一片静寂,也没有什么异常之事。他不禁有些疲倦,眼皮也止不住打架,心中想着人说生死有命,管他那么多,不如先睡他一觉再说。正准备拉开被子时,他忽然感觉烛光跳了两跳摇晃起来,火焰也由黄转绿,只剩一点荧光尚存。罗大林以为蜡烛快要烧完,正待挑起帐子续上烛火,忽听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从地下传来,在寂静的夜里,不觉让人脊背发凉惊悚万分。他支起耳朵仔细倾听,感觉这声音来自于自己床下,似乎有什么东西正从地下爬出来。罗大林正待下床看个究竟,忽见一双黑瘦的爪子从床下伸出,反手一抓就搭在了床边。紧接着一个身影从床下钻出,沿着床边以奇怪的姿势慢慢站了起来,隔着帐子站在床前一动不动,似乎正在向床内窥探。

以上就是民间农村贵州真实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农村贵州真实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72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