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农村真实鬼故事有声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农村真实鬼故事有声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有声民间灵异鬼故事大全、真实民间鬼故事大全、民间禁忌鬼故事、写民间鬼故事的书名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农村真实鬼故事有声第一篇-民间鬼故事|莲花公主

山东胶州的窦旭,白天睡觉时,看见一个穿着褐色衣服的人站在他床前,惶恐不安地看着他,好像想说什么。窦旭问他有什么事,他回答说:“我家相公想请你去一趟。”窦旭问:“你家相公是谁?”他答道:“就在附近。”窦旭不便再问,便跟着他出了门。转过墙角,他被引导到一个地方,这里叠阁重楼,万椽相接,万户千门,错落有致,和人世完全不同。只见宫人女官来来往往,都向褐衣人问道:“窦郎来了吗?”褐衣人说来了。一会儿,窦旭见一个官员出来,十分恭敬地欢迎他。登上殿堂后,窦旭说道:“平常没有往来,所以没来拜见,而今承蒙热情接待,很使我不安。”官员说:“因为你出身清高,世代德厚,我家君王倾心仰慕,很想和你面谈。”窦旭更加惊奇,问道:“君王是谁?”官员回答:“过一会儿你自己就会知道。”没多久,两位女官员来了,她们用两面旗子为窦旭带路。进了两道门,看见大殿上坐着一位君王。那君王见窦旭进来,忙下台阶迎接,两人按宾主施礼,然后在筵席前落座。筵席很丰盛,窦旭仰望殿上的一幅匾额上写着:“桂府”。窦旭局促不安,连话都说不出来。君王说:“你我既然是邻居,缘分很深厚,应当开怀畅饮,不必疑惑。”窦旭连连答应。酒过数巡,殿内响起悦耳的丝竹之声,幽雅纤细。过了一会儿,君王忽然左右看了看说:“我有一副对联,上联是‘才人登桂府’,麻烦你对出下联”。四座的人正在思考,窦旭随声答道:“君子爱莲花。”君王大喜,说道:“奇啊!莲花是公主的小名,怎么这样巧合?难道不是早有缘分?传话给公主,不能不出来拜见君子。”过了一会儿,公主到了。公主才十六七岁,美妙无双。君王命公主向窦旭施礼,并说,“这就是小女莲花。”公主拜完就走了,窦旭一看见她,便爱慕不已,呆坐沉思。君王举起酒杯劝他喝酒,窦旭竟然像没有听到一样。君王好像略略看出他的心思,就说:“我的女儿和你还般配,但自惭不是同类,怎么办呢?”窦旭像痴呆了一样,又没有听到君王的话。邻座踩了踩他的脚说,“君王向你敬酒你没看见,君王对你说的话也没听见吗?”窦旭茫然若有所失,很惭愧,离开筵席说:“承蒙您热情接待,不觉喝醉了,失礼的地方,希望您能够原谅。天色已晚,君王繁忙,我这就告辞了。”君王站起来说道:“见到你,我心里十分高兴,你怎么这样仓促地告辞呢?你既然不肯留下,我也不勉强你,如果你还想来,我再邀请你。”于是,君王命令内官引着他出去。半道上,内官对窦旭说:“刚才君王说你和他的女儿还般配,你为何一言不发呢?”窦旭跺着脚后悔不迭,不觉已经回到家。这时,窦旭忽然醒来,发现太阳已经西沉。他默坐玄想,刚才梦中的情形历历在目。晚饭后,他吹灭蜡烛,希望重寻旧梦,但梦境已逝,回去显然不可能,只有悔恨感叹。

民间农村真实鬼故事有声第二篇-古代聊斋之白兔报恩

从前在太行山脚下,住着一对兄弟,哥哥好吃懒做,弟弟勤劳善良。每次去地里干活,哥哥都找各种借口少干活,等到庄稼收获的时候又编各种理由多分粮。一连如此好多年,弟弟都毫无怨言。后来的一天,弟弟在田间耕作时,看到一只白兔被一条猎狗追赶,眼看猎狗咬住了兔子的尾巴时,弟弟急忙跑过去挥舞锄头吓跑了猎狗,救下了兔子,并把它带回家去。

回到家里,哥哥看到弟弟带回来一只兔子,心想:“这下可以有兔子肉吃咯!”于是,便对弟弟说道:“弟弟,咱们好久没开过荤了,不如今儿晚上咱们吃烤兔肉如何?”弟弟摇摇头说:“哥哥,你没见白兔受伤了吗?它这么可怜,你怎么忍心吃掉它?”

哥哥见弟弟不肯,心里非常恼火,暗自动起了歪脑筋,道:“爹娘死的早,后来姑姑没少接济咱们,昨天姑姑捎信来说让你我兄弟去看望姑姑,可是哥哥我今儿早上腰扭伤了,疼的厉害,姑姑在镇上,来回好几十里路,我肯定去不了了,不如弟弟你明天去探望姑姑如何?”

“可是小白兔还伤势未愈呢。”

“放心吧,哥哥会帮你照顾好它的。”哥哥见弟弟有些犹豫,趁机说道。

“那好吧,我明天一早启程,哥哥你一定要好生照顾这只白兔。”弟弟叮嘱道。

晚上,弟弟在睡梦中听到有人叫自己,借着月光睁眼一看,一位素衣女子站在床边,衣衫下隐隐透着血迹。女子见弟弟醒来,上前跪拜道:“小女子多谢相公救命之恩。”

弟弟不明所以,问道:“姑娘此话怎讲?这三更半夜,姑娘怎么会在我的房间?你是人是鬼?”

“恩公莫怕,小女子乃是恩公昨日救起的白兔,若非恩公出手相救,小女子恐怕已被那野狗害了性命。常言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如今,恩公的兄长对小女子起了杀意,催促恩公去镇上探亲,小女子见恩公宅心仁厚,故不想影响你们兄弟情义,所以就此拜别恩公!”说着从嘴里掏出一支牙齿般的口哨,“这是小女子赠予恩公的,遇事吹响它,可保恩公一生富贵,务必记得平时藏于口中!”说完,身形一晃翩然离去。

次日一早,哥哥见笼子里的兔子不知所踪,于是质问弟弟,弟弟将昨晚之事说与哥哥听,哥哥不信,弟弟从口中取出口哨吹响,只见一块金子出现在桌上。兄弟俩很是开心。

日子一天天地过着,慢慢地哥哥的贪心又开始作祟了,要是自己有了口哨,岂不是可以自己独享荣华,可是怎样才能从弟弟口中偷走口哨呢?忽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哥哥变得勤快了,每天和弟弟一起下地干活,回家还给弟弟做年糕、粽子类黏黏的食物,弟弟却由衷的为哥哥的改变而欣慰。

终究有一天,哥哥在弟弟未察觉的情况下把口哨粘下来了,等到弟弟发现口哨丢了,大哭一场,恍惚中,白兔姑娘现身安慰他:“恩公,莫要悲伤,钱财乃身外之物,有道是‘贪心不足蛇吞象’,你兄长怕是要对你下毒手了,不如我教你保命之法,如此恩公可延续性命。如何?”说着吐出一粒丹药让他吃了下去,后教其运用之法,却不料白兔姑娘却口吐鲜血,她虚弱的说到:“小女子总算报恩了,他日恩公遭遇不测,我的内丹可保恩公无性命之忧。”说完后魂飞魄散。

果不其然,不久哥哥想独吞家产,设计杀害弟弟,弟弟凭借白兔姑娘的内丹躲过此劫。

纵观苍茫宇宙,动物尚懂知恩图报,人类却多见忘恩负义之徒,何为?利字当道也。

民间农村真实鬼故事有声第三篇-别拉我

年前有个司机向我讲了这么一件事,这个司机叫大军。

大军和他弟弟合伙买了一辆货车跑春运,这天拉了货急匆匆的往家赶。因为快到春节,而且还是夜里2点多,所以路上车辆很是稀少,半天都不见一个人影。因为着急向家赶,晚饭一直都没吃。夜里又没饭店开门,哪怕是集镇都是黑压压的。

货主终于忍不住了,对大军说:“马上到前面个镇子找家饭馆随便吃点吧,实在撑不到家了!”

大军点点头,说实在的他也很饿了,还很困,弟弟刚学开车又不敢让他开“好的,到前面的镇子我们看有没有还开门的饭店!”

转眼到了一个小镇,可是集镇里黑黑的,很少亮灯。出了镇子一里多的地方有一家亮着灯,看样子是一家公路饭馆。大军自己在这条路上行走过好多次了,对这家饭馆却一点印象也没有。也许是刚开的吧,他这么想着把车慢慢停了下来。

饭馆里的灯光很暗淡,一个老头在门口坐着,嘴里吊着烟。看见有人来了,向里面喊了声:“有人来了,起来招呼客人。”

大军三人选了个靠门口的桌子,从这可以看到他的车。“你们店里灯光怎么那么暗啊?也不搞亮点,不太注意还真看不到。”

老头说“过年用电量大吧,电压不稳。你们吃点什么?”

“随便搞三四个菜吧,来三碗面,吃了要赶路。”

老头笑笑进了里屋,不一会从屋里听到“呲吱”的炒菜声。。。

没过多久见一个20出头的大姑娘端着两个盘子进来了,菜还冒着热气。大军跺着冰冷的脚“菜上的还真快啊”姑娘似笑非笑的点了下头,面部表情麻木,然后又进去了。

这时候老头拿来一瓶白酒“你们几位喝不喝点?今天就剩这一瓶了。”货主摇摇头“谢了,半夜不想喝。”老头就又进去了,里面依然是“吱嘶”的烧菜声。

也许是真饿了,大军弟弟和货主已经在疯狂扫荡大军吃了两口,觉的菜没什么味道,好像没放多少盐。

这时候他觉的桌子下面有人在拉他的裤脚,他以为是弟弟,随口说:“干什么啊,别拉我裤子。”弟弟疑惑的看了看大军和货主,他们三个人,六个胳膊全在桌子上。

弟弟弯了下腰,在桌下看看了“谁拉你裤子啊?桌子下什么也没有啊!”大军也低头看了看,确定什么也没有。

这时候他看到货主瞪大了眼睛,筷子在嘴边停顿了“你们别吓我啊,有人在用手拉我的裤子”但是他可能也发现三个人,六支胳膊都在桌子上。

他们三个慌忙站起来,桌子下的确空空的。大军向里屋伸了伸头,屋里根本没一个人,而且里面相连着的门,还是反插的。就是说人应该在屋里才可以插那个门,而他们三个并没有看见有人走出来。那个门外面依然是烧菜的“吱兹”声。来自:

大军觉的两腿发凉,货主早就嘴发青,还在颤抖。大军从衣兜里摸出了个50元,放到桌子上。三个人飞似的跑上了车!狂奔了几十公里,三个人才开始恢复理智。但是他们谁也没多说话,只是同时说“我想吐”。

停下车三人忍不住大吐起来,把胆汁都要吐出来了。无须多问他们三个都觉的有人在桌子下拉他们的裤子。

大军说,那是他这辈子经历的最可怕的一夜。事隔几日在从那条路上走的时候,却没见靠近小镇的那个饭馆。在然后呢,到现在为止,大军都没敢走过那条路,他情愿绕道多跑几十公里。…

民间农村真实鬼故事有声第四篇-鬼煞小妾

民国初期,有个大户,姓张名万元。娶了一妻一妾,各生养了一个孩子,大老婆生了个女儿,小妾生的是男孩。

母凭子贵,小妾在家里的地位自然非大老婆能比。大老婆嘴上抹蜜,恨却在心里。

小妾的儿子刚满三岁,很是顽皮,一日小妾午睡,小儿自己跑了出去玩,小妾午睡醒来发现儿子不见了,急忙派人四下寻找,最后在后院的水井里捞出了小儿的尸体。

小妾哭得死去活来,张万元心疼得直跺脚,上去对着小妾一阵拳打脚踢,质问她为什么不看好孩子。

小妾失去了儿子又遭张万元痛打,一时间心灰意冷,晚上就上了吊。

从此大老婆就添了一个心绞痛的毛病,晚上噩梦连连,她老说看见屋子里有鬼影晃动。

仆人们私下议论,这事蹊跷,都说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这大老婆夜夜噩梦,保不齐就和小少爷的死有关联。

大老婆听到了这些传言,一怒之下,赶走了一半的仆人,再也没人敢在府上议论这事。大老婆也渐渐地从噩梦中恢复过来,一切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大老婆变了,变得爱吃斋念佛,要不就陪着女儿绣花。一日她发现女儿的容貌越发的俊美了,仔细瞧着像极了死去的小妾。

大老婆越看越心惊,甚至不敢和女儿单独在一起。女儿也不恼她,整日缠在父亲身边。

转眼间小妾死了三年了,张万元亲自在她的坟山烧纸拜祭。

回来的时候发现女儿坐在他的书房里,张万元走过去,女儿闻声抬起头。父亲一阵恍然,仿佛就看见死去的小妾就在眼前。

他的眼圈一红说道:“当年我不该怪你,要不是我当时打了你,你也不会寻了死。”说完掉了几滴浑浊的眼泪。

女儿被父亲弄得莫名奇妙,她站起来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是大声叫了一声:“爹!”

张万元这才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失态,张万元让女儿先回房去。女儿正在练书法,很不情愿地走出书房,

路过母亲屋子,她走进去打算问候一声。她轻轻叫了一声娘,大老婆回头,猛然瞧见小妾冲她微笑,她大惊失色,昏了过去。

从此张府开始闹鬼,午夜时分后院的水井边经常传出凄惨的哭声,都说是姨太太回来了。

大老婆躲进佛堂不敢出来,全府上下人心惶惶。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闹鬼的流言还没止,张家小姐又发了疯,整天披头散发地拿着刀要砍死母亲,张万元无奈只好把女儿锁在自己的房间里,四处寻找驱鬼道士。

道士一进门,只觉一股阴气逼人,他先走进后院井台,看见一位妙龄女子正在井台边梳头,样子很妩媚。

张万元见被锁住的女儿竟然跑了出来,刚要命人把她抓回去,却听道士大喝一声道:“此女并没有害你,你为何缠着她闹?”

张小姐嘿嘿笑着,声音尖锐凄厉。震得道士连退两步,然后张小姐竟然呜呜地哭了起来,边哭边自语道:“她娘把我的儿子推下了井,我来找她索命,可她老躲在佛堂里。得到佛祖的庇佑,我恨不能手刃了她,只能附在她女儿身上,父债子偿,我有什么错?”说着她双目一瞪,撕心裂肺地大喊:“我要报仇,我要报仇……”随着张小姐的喊声,天空中风雨突变,片刻间黑云遮住了太阳。

道士吓得面无人色后退了数步,小声对张万元说:“你女儿鬼上身,我估计很难降住她,还请你退到住宅里。”说完道士开始做法,只见他拿起手中的乾坤剑,在纸上瞬速画了一个小人,然后又画了一口井,把小人扔进井里。咬破手指往井里滴了一滴血,用剑逼着小人从井里爬出来。他在纸上努力,在不远处的井里真的爬出一个小孩,他爬出来,拉住张小姐,叫了一声:“妈妈!‘

张小姐哭了,紧紧地把孩子抱在怀里。

道士嘴里念念有词,小孩就开口说道:”娘,这里好黑,我你来陪我吧!“

张小姐点点头和孩子要往水井里跳。孩子却拉住了她的手说:”娘,放了姐姐吧!要是我们害了她,会下地狱的。我不想下地狱受苦。“

张小姐一愣然后点点头,只见一个身影在张小姐的身上一闪,张小姐立刻昏倒在地,那人影牵着小孩的手跳进了井里。

乌云散去,道士立刻命人找来巨石把水井堵死,贴上了符咒。

自从道士驱鬼之后,张府恢复了宁静,张小姐也恢复了常态,只是自此不愿和母亲亲近。

大老婆见风平浪静了,就开始不天天呆在佛堂里,偶尔出来走动,一天夜里,她睡不着,打开窗户,看见小妾牵着她儿子的手站在窗下。

小妾嘿嘿笑着说:”别以为道士真收拾了我们,他告诉冤有头债有主,何必残害无辜不如等待机会报仇,于是我就躲进了井里。

现在机会终于到了,说完冲着大老婆飘了过去……

那晚仆人们听见大太太屋子里传出了凄惨的叫声,没人敢过去看。第二天发现大太太死在了屋子里。

死相很恐怖,双眼暴瞪,浑身青紫。

民间农村真实鬼故事有声第五篇-腊八惊雷

朱家村的村口,有一棵高大粗壮的古槐,村里最年长的人也说不清它是哪朝哪代哪个人栽下的。

古槐下,有间饼铺,是村里的年轻后生朱能开的。说起来,这朱能也是个苦命人,父母早亡,他靠乡亲们的救济长大,成年后,大家又凑钱给他开了这间饼铺。朱能也挺争气,守着饼铺,每日勤勤恳恳,除了赚出自己的花销,还能再接济村里的孤寡。

这年冬天,似乎格外寒冷,北风呼啸,行人稀少,朱能天一黑就躺下了。不知睡了多久,忽然被敲门声惊醒,忙披衣起床。打开门,门外竞站了个年轻女子。只见她衣衫单薄,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朱能也顾不得许多,忙把她让进来,又急急生火,做了热汤,并拿出几个饼让她充饥。女子喝了几口热汤,脸色好看了许多,这才顾上给朱能道谢。她说名叫青娘,去投靠亲戚却路遇恶人,好不容易逃出来,又饥寒交迫,差点送了性命。说着,就要行大礼感谢朱能的救命之恩。朱能赶紧制止,当夜,为避嫌,朱能把床让给青娘歇息,自己在灶间坐了一夜。

第二天,青娘早早就起床,帮着朱能忙里忙外,眼神里竟有几分爱慕,朱能真是惊喜交加。晚上,他就去村里找到寡居的王婆婆,让青娘住在她家。就这样,青娘白天来帮朱能干些杂活,晚上去王婆婆家,也决口不提寻亲的事了。几日后,王婆婆找到朱能,说她探过青娘的口风,似乎是对朱能十分有意,“只是,”王婆婆犹豫了一下:“我看这青娘言谈举止不像贫寒人家的女儿,她对自己的来历也说得含糊,只怕其中有隐情。”

经过这几日接触,朱能早就对青娘爱慕有加,只怕自己配不上,听到青娘有意,哪里还顾得上许多。于是,去求了村里几位长辈出面,替他与青娘定下了这门亲事。婚期就定在几日后的腊月初八。

人逢喜事精神爽,朱能一边忙着生意,一边抽空收拾装扮新房。青娘也留在王婆婆家里,为自己和朱能缝制新婚的衣裳。这日,朱能正忙活着,走进来个高高瘦瘦的老人,头发胡子都白了,看着却是挺精神。他要了块刚出炉的饼,却没吃,只放在眼前深深吸了几口气,仿佛只闻气味就饱了。闻了一会儿,他似乎挺满意,然后转头问朱能:“听说你要娶亲了?”朱能忙说是,老人皱了皱眉头:“你那个新娘子,我看不娶也罢。”朱能不高兴了:“为啥?”老人面容严肃:“只怕成亲之日就是你横遭不测之时。”这老头莫非疯了?朱能本想发作,看他年纪一大把,也就忍了,没搭理他。老头还不罢休:“那个青娘,实则是妖。”“妖?青娘若是妖,我不是早被她吃了?王婆婆也早被她吃了。”老头摇摇头:“这个妖不吃人,却专吸人精魄,哀不要,怒不要,惧不要,专等人心满意足自认为天下幸事尽在己身时才吸。你想想,你家贫无依,忽然天降贤妻,娶亲之日是不是你最心满意足之时?”“老人家,饼我送你了,不要钱了,也请你不要再胡言乱语了。”朱能听那老头说得越来越离谱,实在忍无可忍,将他推了出去。

转眼就是腊月初八了,这天古槐下喜气洋洋热闹非凡。青娘被村里几个姑娘簇拥着送进新房,身着喜服的她更显娇美,朱能看着,真的是心满意足,只觉得自己是古往今来天下第一幸运儿,年少时受的那些苦楚都远得不值一提了。他伸出手,轻轻拉起青娘的手:“娘子,能遇到你,真是我的福分。”青娘对他妩媚一笑,慢慢将身子依偎过来,朱能正心旌摇曳之时,猛然有人破窗而入,将他狠狠一拽。

朱能大惊,一看,正是那日来胡说八道的老头,他简直气晕了:“你!”老头说:“看看你的新娘吧。”朱能再回头,哪还有什么青娘,只见到一个青面鼓眼獠牙利爪的妖怪,却正穿着喜服,“青娘,我的青娘呢?”老头冷冷一笑:“她就是青娘。”朱能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只见青娘,不,那妖怪,对着老头咬牙切齿:“老东西,你我各自修炼,井水不犯河水,你为何要坏我的好事?”老头说:“你我都修炼不假,只是我做的是与人为善,你是害人谋命,本就是水火不容。再说,我日日闻这小哥的饼香,也算有缘之人,岂容你害他?”妖怪大怒:“论本事,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自寻死路,就怪不得我了!”说罢她伸爪向老头抓起,老头纵身跳出窗外,妖怪紧跟着也跳了出去。

朱能战战兢兢探头往窗外看。那老头果然不是妖怪的对手,没几下就落了下风,疲于应付。正在此时,猛听空中一声炸雷,一个火球直劈妖怪,是雷公来了。妖怪真不简单,闪身躲过。雷公自然不肯罢休,只听雷声滚滚,一次次劈向妖怪,妖怪东闪西躲,狼狈不堪。她恶狠狠地盯着老头,厉声高喊:“看来,今日我是难逃这一劫了,你也别得了便宜!”直扑向老头,老头打不行,跑得倒是快。妖怪一看追不上他,返身窜上了古槐:“老东西,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今日就和你的真身同归于尽!”那雷一个个炸在古槐附近,却奈何不了妖怪,妖怪仰天大笑:“看来,我今日是要托你这老东西的福逃过一劫了。”老头一咬牙,一跺脚,仰天喊道:“雷公,我请你来,就是除妖的,你莫冉顾及我,快快劈了那妖孽。”

一声惊天动地的响雷过后,古槐上腾起一个火球,妖怪发出一声惨叫后就没了声息,再看那老头,身影越来越淡,越来越淡,直至消失。

一切风平浪静后,朱能哆哆嗦嗦走出来,只见一具烧焦的蝗虫的尸体落到古槐下,原来,那妖怪是蝗虫精。古槐枝干断落一地,树干被雷击穿,成了空心,眼看是活不成了。朱能号啕大哭,他恨自己没早听古槐公公的话,把他给害了。

从此,朱能每日做了新饼,必先供奉到古槐下,他记得古槐公公说过,喜欢闻他的饼香。几年过去了,王婆做媒,朱能终于娶了娘子。那一年的春天,古槐竟起死回生,抽出一枝新芽。此后数年,枝叶竟渐渐繁茂起来,终于又遮天蔽日。而朱能和他的子孙们,一直日日供奉新饼,从不间断。

以上就是民间农村真实鬼故事有声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农村真实鬼故事有声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58231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