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说鬼故事收听5篇

本文5个民间传说鬼故事收听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有声鬼故事大全下载、中国民间鬼故事视频、民间恐怖故事、民间短鬼故事大全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传说鬼故事收听第一篇-恶臭的蛇汤

山里的路面很不平,汽车行驶在上面是一路的颠簸。而路两边是高高低低的灌木丛,实在是没有风景可看。魏明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昏昏欲睡。

“还有多久才能到河湾呀?”魏明问道。

“大概还要一个小时左右吧。.”项东回答道。

当两人正在闲聊时,前方的路上忽然出现了两条蛇,正在横穿公路。魏明一看,顿时来了精神,叫道:“蛇,快压。”项东脚踩油门,汽车忽的一声,向前冲去。当汽车停下后,两人回过头来,只见一条两米多长的蛇躺在路边,蛇身金黄,而蛇头已经被车轮压得稀烂。

“晚上可以打牙祭了,这蛇可真大啊!”魏明捡起地上的蛇后说道。

“可惜那条跑了,要不就有两个蛇胆了.”项东随声附和。

“啊!”后面忽然传来一声尖叫。两人回头一看,原来两个女孩不知什么时候下了车,看见魏明手里的蛇,吓得是花容失色。

“快扔掉,吓死人了.”刘菁叫道。

“有什么好怕的,如果怕的话,你晚上就别吃.”魏明把蛇放进了后备箱。

“小心着报应,蛇都有灵性的.”谭雅吓唬道.“你看那蛇,金光闪闪,一看就是修了道的,迟早会变成美女蛇来找你报仇。”

魏明听得心里有些发毛,身上凉飕飕的,犹犹豫豫的关上了后备箱。

上车之后,几人的困意全消,一路之上,几人是说说笑笑,没多久,就来到了河湾。

夕阳斜下,河水清澈见底,波光荡漾,果然是野炊度假的好地方。四个人搭好了帐篷,架好了柴火,取出锅碗瓢盆,就准备开始烧烤晚餐。

魏明、项东拿着蛇,来到河边,把蛇剥了皮,洗涮干净。阳光下,蛇身洁白,近乎透明。蛇被剁成段,放进盛上水的锅里,放在火上烧了起来。没过多久,香味从锅里飘出,两人尝了尝,只觉得鲜美异常。

“可以开饭了.”项东冲着远处正在照相的女孩大叫道。

两个女孩往回走着,忽然从前方飘来一股恶臭的味道。

“这是什么味儿呀,怎么这么的臭。”刘菁问谭雅。

谭雅也用力嗅了嗅,只觉一股恶臭冲进鼻腔,令人作呕。当两人回到帐篷边上时,已经觉得臭味是越发浓重,忍不住的捂着嘴鼻。

“快来闻闻,这蛇汤真香呀”,魏明掀起了锅盖。

刘菁、谭雅走到锅边,只见锅里的汤,黑乎乎、浓稠稠,宛如墨汁一般,咕嘟咕嘟的翻滚着,而且散发出一股腐尸般的恶臭。两人急忙的跑开,吐的是一塌糊涂。

魏明、项东走过来问道:“你们俩怎么了?”刘菁用手指了指锅,强忍着说道:“臭!”刚说完,就又开始呕吐起来。

魏明、项东两人是面面相觑,觉得不可思议。明明是鲜美的一锅汤,怎么会说是臭呢?两人拿起勺子尝了尝,觉得真是鲜美。

刘菁、谭雅看着二人往嘴里送着那黑稠的臭汤,忍不住又开始吐了起来。

“倒了吧,真是臭死了。”谭雅哀求道。魏明不情愿的端着锅,走到了河边,把汤倒掉。

晚上,刘菁、谭雅是又累又倦,早早睡去了。

等到第二天天亮,两女孩又被一股恶臭熏醒。刚掀开魏明、项东所住的帐篷,就有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只见魏明、项东俩人身体发黑,脸上、身上满是牙痕,已经死去多时了。

民间传说鬼故事收听第二篇-黑狐授字

明末清初,谷县有一落魄书生,姓李名端,字德之,与一瘫痪在床的老母相依为命。他喜欢书法,取师颜真卿,字体丰腴雄浑,端庄雄伟,法度严谨,有凛凛君子之风。拿到市集叫卖,遍地走卒行商,却鲜有人问津。母亲劝李端设馆教些学童以得婚娶之资,却被其婉拒。李母只得暗暗叹气。

一年春日,李端随几位好友去城郊踏青,碰到一猎人。猎人笼中有一黑狐,面向李端,一味哭啼。李端大感惊奇,便买来放了生。这黑狐向李端拜了三拜,方转身离去。李端回城与母亲说了这事儿,母亲只以为是儿子戏说解闷儿罢了,并不在意。谁想,几日后,这黑狐竟夜半叩门,来到李端家中住了下来。更奇的是,这黑狐昼夜伏于李母的床畔,大有侍奉之意。李母便尝试着说道,风大。黑狐竟在窗前直立起身子,用爪子拍窗将其逐一关上。李母说道,口干。黑狐又到厨房衔来水袋,递到床前。

这事儿渐渐传扬了出去,谷县之人称这只黑狐为义狐。

寒冬之夜,李端于月下临摹字贴,体悟“颜体”之内蕴神气。不知不觉,已至深夜。这时,那黑狐竟撞开了门,口中衔一白纸,上书:天寒加衣。李端大惊,复又大喜。原来,这字极似“颜体”,同样的丰满厚重,方严正大,但却又另多了一份神气,使人观之心喜,生出无限满足之感。李端揣摩半晌,抬头无意间看到了墙上挂着的一幅《洛阳牡丹图》,恍然大悟。这字中,竟满是豪门富贵之气,无怪乎让人见之心悦。自己的字一直不受欢迎,大概是有几分穷人的寒酸之意。李端将这四字悬于案前,终夜临摩。

天明,李端拜于母亲床前,问母亲怎么能写出如此好字,将儿子瞒得好苦。母亲面露惊讶之色,说昨夜我根本没写字与你。母子二人,不禁都看向了伏在一旁的黑狐。黑狐扯了扯嘴,竟似露出了几分笑意。李端忙整了整衣衫,向黑狐拜了几拜。

几月后,李端的字再拿到集上去卖,大受欢迎,囊中日见充盈。这一天,县令马太爷竟将李端请了去。一翻推杯换盏后,当场向李端求了几幅字。马太爷看着李端的字连说了几声好后,又喃喃自语道,可惜了,这字却是富而寡居,少了几分圆润通达之意,不合道台大人口味。李端回问,如此这般,该取师何人?马太爷说道,你不妨多临赵孟頫的字,取其变通之意,如果你的字成了,我当以千金购之。

李母知道李端要临赵孟頫的字,面露不喜,却也未说什么。

李端终日临摩赵孟頫的字,自感进境神速。这夜,李端正在案前练字,却见那黑狐又衔了一张纸,撞开房门。李端大喜,只见纸上写道:师吾亦可。李端细品,这四个字比之赵孟頫的字更显圆转遒丽、流美柔润之气,长久临摩,书法必可一日千里。book.guidaye.com

从此,黑狐每夜都要为李端衔一字贴,供其临摩。李端必回一礼,以师长待之。一年有余,李端感觉自己的书法已是大成。细细端详,自有一种风韵在其内流淌。

这一日,李端携字去拜见马太爷。照例,马太爷先是和李端一翻豪饮,方才施施然铺开李端的字。李端恭身立于一旁,面现得意之色,等待夸奖。不料,马太爷看着字沉吟了半晌,却是面露不悦,哼声道:小子胆大,竟敢欺我?此字无有枯笔,过于率真坦露,分明是苏东坡的笔体!李端一惊,细细看来,正是如此。不禁慌忙赔罪告退。

回到家中,李端深感怪异,自己的字怎么变成了“苏体”?他找来所有黑狐衔来的字贴,逐一对照,发现那字贴竟然是逐一转变,由初始的“赵体”渐渐转化为“苏体”。李端不禁暗恨,都是那黑狐搞的鬼,竟让自己稀里糊涂地上了当。

李端怒气冲冲地进了李母的房里,抬腿就要向黑狐踹去。李母不禁高喝,痴儿,意欲何为?李端忙向母亲解释原委。李母说道,取来床下纸墨。李端疑惑着听从。只见李母左手托纸右手持笔,墨意飞舞,几笔写下数字,递与李端。李端惊呆了,纸上分明是自己临摩过的“颜体”与“苏体”。

李端问母亲,怎有如此神技?李母避而不答,却是大怒道:你可知晓,习字是为了修身养性,本就不应用来谋取钱粮?还有,你难道不知那赵孟頫是失节元贼的奴人?你竟要学他的字,不怕千夫所指?黑狐救你,你竟然恩将仇报?

李端悚然惊醒,遍身大汗,默然不语。事后,李端苦思母亲为何有如此神技,良久无果,只能归结为黑狐通灵,用了法术方才如此。

此后,李端安下心来教几个学童,偶尔手痒写几幅字,却是藏在屋中,不再出售。五年后,母亲去世。那黑狐向李端拜了三拜,悄然离去。

民间传说鬼故事收听第三篇-刹骨牙

卖了大半辈子肉的于尚武人称于大胆,从来不知道害怕是什么滋味儿,可自打进了员外何隆义家当起更夫,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便悄然渗入骨髓。乌云遮月,满府熄灯,伸手不见五指,于尚武一个人手提灯笼敲打梆子在黑漆漆的府院里深一脚浅一脚地巡夜。突然,一股热乎乎的气流猛地从身后直扑他的后脖梗,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儿呼地一下喷了过来。

“谁?”于尚武惊叫一声,猛地一转身。借着腥红的灯笼光,身后空空荡荡,并无一人。

于尚武刚转回身走出还不到五步,那股血腥味儿再次扑来,一阵“嘠吱嘎吱”的磨牙声清晰地传了过来。

于尚武惨叫一声,撒手扔灯,转向就跑。跌跌撞撞冲进自己更夫的小屋,“咣”的关上门扇,球一样滚进了角落里。

“嘎吱吱!”“嘎吱吱!”门外传来了一阵强于一阵的磨牙声,仿佛有数只利手在狠狠地挠着房门。

于尚武硬着头皮从角落里撑起来,滚爬到门前,死死地插上了门栓,又把屋里的桌椅顶到门前,这才稍稍舒了口气,又缩回了角落。

于尚武的气还没等出匀,只听“吱呀呀”一声响,一只细长惨白长满了红毛的小手竟然从紧扣的门缝中伸了进来,轻轻一划,门栓“哗”的一下跌落,桌椅“嗖”地飞出老远,屋门呼的一声洞开,那股浓浓的血腥味儿海浪一样猛地灌了进来。“噗!”屋里的油灯竟然自动点着,发出了绿莹莹的光。在惨绿的灯光下,一张白森森的厉牙出现在于尚武的面前。就在于尚武魂飞天外的一刹那,厉牙狠狠地咬在了他的右臂上,把他拿了半辈子屠刀的右手生生咬了下来,血肉碎骨顺着牙缝纷纷滴落。

“啊——”于尚武惨叫一声,一把从床下扯出当年割肉卖肉的屠刀,狠狠地劈了过去。寒光一闪,阴风一阵,厉牙倏然消失,屋子里顿时陷入了死沉沉的黑暗。

于尚武老半天才返过神儿来,他扯下衣服包扎好伤口,冲出屋去,跟头把式地拍开了员外何隆义的房门。

此时天光已亮,何隆义一见大惊失色,急忙出门请来郎中,仔细为于尚武治伤包扎。又亲自外出抓药,亲自为他熬药。看着于尚武服下药后,这才问起他受伤的缘由。

于尚武把经过仔细说了一遍:“员外,有鬼呀,咱得请个法师来降妖捉鬼,要不恐怕不得小命不保哇!”

何隆义一皱眉头:“清明世界,朗朗乾坤,只见人行,哪里有鬼?我虽然来到此地不久,但已经深感此地民风淳朴,所以虽孤身一人也在此地买下宅院,想在此渡过余生。你于大胆胆识过人,前半生操刀卖肉,家业殷实,虽然近年连遭劫难一贫如洗,却仍不改仗义本色,所以我请你作更夫与我为伴。我不管你是如何伤了手臂,一定要为你医治,可你不该编造鬼神谎言骗我。想我何隆义一生行得正走得端,为人处事问心无愧,莫说无鬼,就是真的有鬼,我也不怕!”

于尚武看着何隆义怒气冲冲地拂袖而去,不由得长叹了一声。

入夜,圆月当空,于尚武一个人斜倚在病床上,手握屠刀,满脑子都是厉牙的影子,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鬼呀——”突然,外面猛然传来了何隆义凄厉的惨叫。

于尚武浑身一抖,飞身下床,手扬屠刀,风一样冲出房门,迎面和满脸是血的何隆义撞了个满怀。于尚武刚刚扶住面无人血的何隆义,那张白森森的厉牙便“嘎吱嘎吱”地磨着,风一样冲了过去。

“我和你拼了!”于尚武猛地一推呆若木鸡的何隆义,挥刀劈向了厉牙。

阴风一荡,厉牙突地一躲,害怕般向后撤去。

民间传说鬼故事收听第四篇-张圩遇鬼

广东省闵安县有个樵夫名叫张圩,一直以砍柴卖柴为生。

一日他上山砍了很多的柴,傍晚时分兴冲冲的下山的时候不小心猜中了猎人设下的陷阱,一根绳索牢牢地套住他的右脚,把他高高的倒吊在半空。他大声呼救,可是四周除了鸟鸣就是树叶被风吹的沙沙作响的声音。

“真他娘的狗屁,哪个杀千刀的居然在这里设陷阱,不要让老子遇到,否则骂你祖宗十八代……哎哟,救命啊,谁来帮帮我,放我下来。”张圩倒掉着,只觉得血直簌簌的不断往头上涌,一阵接一阵的头昏目眩。他使劲的挣扎可是除了累的喘不过气来,什么用也没有。

“咕咕……咕咕咕……”天色已黑,张圩的肚子已经饿得咕咕直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他只期望自己能熬到天亮,说不定碰到路人能救起他。

精神恍惚之际,张圩忽然看到有个人影从他面前飘过,恐怖的是没有脚。真的没有脚,而且漂浮在半空。都说山里有山鬼妖怪,怕是遇上了。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张圩在心里把那个设陷阱的猎人包括他家祖宗十八代在心里问候了上百遍,思忖着今天估计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咚”的一声,张圩脚上的绳子断裂,他直勾勾的掉在地上。幸好是柔软的泥土,只是觉得很疼但并无大碍。刚直起身子,他就看见一个身着黑衣无脚的鬼魂飘到他的面前,好奇的看着他。

“饶命啊,饶命,不要吃了我,我给您磕头,给您烧纸。拜托不要吃了我。”张圩磕头如捣蒜一般。

“噗嗤”那鬼哈哈一笑,说:“哪个说要吃了你,起来吧!”

张圩不敢起来,那鬼故作生气的说:“怎么,不听我的话,难道真的要惹我生气吃了你?我肚子正好饿了。”

“起,起。”张圩哆哆嗦嗦的站起来。

“你腰上的是不是酒?”那鬼突然这么问。张圩摸摸腰间的酒葫芦,赶紧拿出来,还从口袋里掏出两张饼,说:“您是不是饿了,这个酒和饼都给您了,谢谢您将我放下来,不然我可能都熬不过今晚。”

“好说好说,那我就不客气了。”那鬼爽快的拿起酒和饼享用起来。

吃饱之后,他对张圩说:“算你走运,不过帮助你对我自己也有好处。”

“这是如何说来?难道是因为我的酒和饼吗?这……其实都不足以表达我对您的感激,原以为世上的鬼都是坏的,今日我有幸碰到您这样的好鬼了!如不嫌弃,请随我去家里,定当好酒好肉的招待一番。”张圩热情的说。

“不不不,看你是个实诚人,实话跟你说吧!我生前是个懒鬼,从来没有做过坏事,但是也没做过一件好事。只是依仗着我家人生活,从来不知道去劳作挣钱照顾他们。死后,阎王说我太缺德,必须去人间做一百件好事,功德圆满之后才能投胎为人。救了你,加上之前的,我已经做了99件好事了。这几天再做一件便可投胎去了。”鬼说完,露出一种期待的微笑。

“那你下次去帮助别人是什么时候?”张圩很是好奇。

“嘿嘿,明天这山下的一条河上要出事故。好了,你快回去吧,我也要休息一会。”鬼说。

顷刻间鬼消失了。张圩挑着柴火回去,第二天一早他就来到那条河边,看看会出什么样的事情。等了一上午,河面平静,来往的船只都平平安安的度过。张圩有点失望,不过他想到自己被救的事情便又打起精神继续看。

下午的时候原本好好的天气瞬间风云突变,电闪雷鸣,大雨如注。狂风卷着河水,一条小船晃晃悠悠忽然被打翻进河里,船上大约有8、9个人泡在水里大呼救命。摆渡人早已吓得跳进河中不知去向。张圩一个纵身跳进河里,全然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危去救人。他没有看到那只鬼,当然他遇到如此危急的时刻也没有功夫去想。船上的木板散了,他把木板送给落水的人们,让他们暂时先飘在水面上,然后把孩子一个个送上岸,回头再去救大人。

也许是累了,也许是腿抽筋。在去救第五个人的时候,他腿疼的无法再游泳,眼看着要沉入水底的时候,他朦胧的眼看到了鬼,鬼说:“借你的身体一用。”说完,张圩失去了意识。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四周飘着阴冷的白雾,鬼笑呵呵的和他摇手道别:“张圩,谢谢你的帮忙,今天这场灾难单凭我一个小鬼是无法避免的,因为我必须借住会水性的人的身体。你得知我今天要救人,所以一直在这等着。当危险发生时,你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危也要救人真的让人敬佩。你是个正义的人,阳气过重所以我无法上你的身,后来你因为脚抽筋而沉入河底是阳气大大减弱,我才能借助你的身体化解这场危机,才得以功德圆满。下辈子投胎我一定会变成一个勤快的好人。再见。”

张圩再次醒来的时候,他被一群村民包围着,大家都关心的看着他。看他睁开眼睛众人兴奋的说:“他醒了,我们的恩人醒了。”

张圩冒死救人的事情被众人口口相传,受到大家的尊敬。

张圩没有娶媳妇,村里的媒婆给他介绍了一个漂亮的姑娘做媳妇,一年后他有了一个大胖儿子。张圩打量着儿子的模样,觉得有些像……

民间传说鬼故事收听第五篇-亡魂唱戏打亲夫

解放前,我们村子里时常会有草台班子来唱戏。世道乱,人都过不下去,很多有点能耐的人就组建一个草台班子,走街串巷挣点糊口钱。

其实村子里的人也都不富裕,虽说赶走了小日本子, 但是内战还没停,百姓的日子还是不好过。不过好在村里人都心眼好,朴实。只要是有草台班子过来,大家伙儿都会凑点钱,弄点吃的给班主。

班主则会安排班子演几天大戏,感激村民的恩情。这种大戏一般都要到晚上才唱。一是白天演员们需要练活儿,搭台子。二是村民们白天则要去地里干农活。

晚饭后,村民陆陆续续的来到戏台前,老人们都拿个小板凳。一群年轻的小媳妇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老爷们则是光着膀子大声的说着什么。

过了一会,班主上台,先是在台上说了几句感谢村民的场面话,又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班子的成员。最终在给村民们作了三个揖后,大戏正式开始了。

首先上台的是一对七八岁的小娃娃,借着煤油灯的亮光,大致能看出来是一对双棒儿。几个跟头翻身上台,已是赢得了台子下村民的一片叫好儿。

这两小孩表演的大多数是一些武术套路,以及一些杂耍。看得出来,两个娃娃年纪不大,但是功夫确实扎实。表演上自然是滴水不漏。

两个娃娃下去后,上来一对男女配,是唱蹦蹦的。蹦蹦是一种近于二人转的表演,但不是二人转。一顿插科打诨之后,又说了几个荤段子。台下的小媳妇都臊红了脸,再看那帮老爷们都嗷嗷的直叫再来一个。

可是那两个演员没有再理会台下那帮汉子,径直的朝后台走去。片刻功夫,上来一个妙龄女子,朝着台下微微施礼,就开嗓唱了起来。

一轮明月照西厢,二八佳人莺莺红娘,三请张生来赴会,四顾无人跳花墙,五鼓夫人知道信,六花板拷打莺莺审问小红娘,七夕胆大佳节会,八宝亭前降夜香。九有恩爱实难割舍吧您那,十里亭哭坏了莺莺就叹坏了小红娘啊……

一段大西厢唱完,台下的人都听得如痴如醉。完全沉浸在刚才的戏文里,这女子唱的太好了,这要是有个好班主扶持,将来绝对是个角儿。村里没结婚的小伙子看向姑娘的眼神都变了,眼睛里似乎都透着光。

就在大家都叫嚷着,让这姑娘再唱一个的时候。一阵阴风袭来。所有的火把,煤油灯全都灭了。顿时整个台上台下都是黑压压的一片。

好在片刻后,班主组织人又把火把煤油灯点亮了。只见那个姑娘还站在台上,但是和刚才给人的感觉不一样了。

刚才那姑娘给人的感觉是温柔的像水一样,看一眼就有去保护她的欲望。现在的姑娘则是透露着一股怨气,看的人毛毛的。

那班主也发现了不对,低声的询问那姑娘。只见那姑娘没有理他,反而是一个翻身直接翻下了台子。朝着村里的二麻子就冲了过去,近身后一个大耳光就抽在了二麻子的脸上。这一下,二麻子蒙了,班主也蒙了,所有人都蒙了。

紧接着啪啪啪,大耳光跟不要钱的是的,直接朝着二麻子脸上招呼。班主赶忙让人把那姑娘拉回来,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众人把二人分开后,只见二麻子的脸已经肿了起来,嘴角还留着鲜血。只见那个姑娘,杏目圆睁,指着二麻子骂道,好你个二麻子,我活着的时候,你就对我又打又骂,我都忍了。你跟邻村小寡妇那点破事,我也睁只眼闭只眼。到现在,你还想着调戏人家小姑娘,我今天非用这小姑娘的身体,好好揍你一顿。

这段话一说出,村里人顿时炸了,这小姑娘是被二麻子媳妇上身了。这二麻子的媳妇已经去世了,但是刚才那小姑娘说话的语气、声音,分明就和二麻子媳妇一模一样。

那小姑娘一个挣扎,就脱身了。走上台上,一板一眼的把那二麻子的缺德事全都唱了出来,唱到最后,还哭了起来。那哭声别提多难听了,真的可以说是鬼哭狼嚎。

谁也拦不住,最后还是班主想了一个办法。用后台祖师爷像前香炉里的香灰,朝着那小姑娘扔了一把。顿时那小姑娘就昏厥了过去。

经过这么一闹,大家也没有听戏的心情了。纷纷都赶回家,戏台班子也草草的收了台。

二麻子,这点破事都被大家知道了。据说第二天,有人看见他跑去邻村领着小寡妇去了省城,从此再也没回来。

以上就是民间传说鬼故事收听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传说鬼故事收听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05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