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奇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传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起点中文网中国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电影、民间扔女婴鬼故事、清朝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传奇鬼故事第一篇-古桥

村子里内有什么比桥能让人们值得骄傲的东西了,比赵州桥还早且依然坚固,两侧的石狮子还是那样威武,一如当年那样传神,注释着来来往往的人。这个故事发生在北桥头两个石狮子上。

早些时候石桥所在的街是一条极其繁华的大街,每到赶集的日子四周村子的人会很早赶过来,叫卖砍价的声音此起彼伏,要说这买卖兴隆的还要算桥头老张家卖酒的了,很多酒鬼到那根本就走不路。他加的就醇香绵甜还不上头,在方圆几十里很是出名,听我奶奶说还跟我家是亲戚关系,是什么姨奶奶的之类的远亲,总之很复杂,酒是好酒人也厚道。

在夏夜的一个晚上,老张头出去小解,忽然看见眼前黑影一晃,睡意吓醒一半,好大一个黑影,是贼吗?老张喊了老婆子一声“老婆子,点个灯出来”等两人仔细一看院子里面的东西没少,只是有一个酒缸的盖子是掀开的,过去一看少了半缸酒。忍住心中的疑惑慢慢回到屋里,按理说认识不可能偷走那么多酒的,没办法拿啊!老张心里怎么也想不透,一晚上辗转反侧没有睡好。

第二天老张提前把铺子关了会,和老伴吃过饭就睡下了。半夜老张偷偷爬起来没惊醒老伴,拿了一把锋利的菜刀在院子的一个角落守着,心中还想起父亲以前给自己说的丢酒的事,也是莫名其妙的少半缸,不过后来父亲就当拜神的了,就不了了之了,就在老张想事情出身的时候忽然眼前光芒大作,一个庞然大物落在酒缸边,老张揉揉眼睛看了看,我的妈呀!竟然是一直狮子?狮子也喝酒?而且旁边还有一个人,身形模糊看不真切。两人。不应该说一人一兽熟门熟路的来到了酒缸旁边开始对饮。老张心里一阵发抖,这可如何是好,可是酒毕竟是自己的酒啊!很是心疼。当时脑门一热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猛的一跳照着狮子就砍了过去,等反应过来一看早已没影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可是酒还是少了。晚上老张做梦了,梦见一书生打扮的模样的人,和他说他原本是很早以前的一个书生,路过这里住宿,被一黑心的店主杀害了,尸体偷偷埋在了古桥的石狮子旁边,日久有了精气魂魄能现人型,狮子也是有灵性的久而久之就成了朋友,因为贪杯经常和石狮子一起来偷酒喝就成了朋友,还请主人见谅。只等到有人把尸骨给起出来,也就投胎做人了。

第二天老张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了,批件衣服出门一看一群人正围着石狮子看呢,原来好好的狮子屁股后边给少了一块,像是用什么利器给砍掉的,老张仔细一看和自己砍的一样,急忙招来几个小伙子在石狮子旁边挖了起来,不一会就看见几根森森白骨,老张心里立即明白了几分,自己把尸骨找了个地方立碑埋了起来。

之后老张梦见过书生来向他道谢,说石狮子也该正位了去守护南山,谢谢他所做的一切,使自己进入轮回不再受这孤单之苦,这以后老张的生意更好了,酒似乎也更香了。只是那只石狮子的屁股还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知道现在狮子还在伫立在桥头守护着村子,也凝望着小酒店,似乎有一丝笑意!

民间传奇鬼故事第二篇-古代鬼故事之魂孕

明嘉靖年间,竟陵何湾出了一桩怪事。一个名叫何大彪的汉子死后不久,他的妻子突然梦见他回来了,随后二人又在梦中成就鱼水之欢。让他的妻子没有想到的是,竟然还怀上了身孕。其中到底是什么缘故?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原来,这何大彪靠给人做挑夫为生。他的妻子屈小梅不仅生得貌美,而且温柔可人,夫妻俩十分恩爱。不想有一天,何大彪给人运送盐巴,直到夜深也没有回来。屈小梅心中惦记丈夫,独个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就在这时,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她开门一看,却是与丈夫一起做挑夫的王二。只见王二衣衫凌乱,满脸血污,还没开口,早已是泪流满面。他告诉屈小梅说,他们经过青山口时,遇到打劫的,何大彪被人当场砍死。他滚进山沟,才逃得一条性命……听说丈夫已死,屈小梅双眼一黑,昏了过去,被王二摇醒,不由号啕大哭。打这之后,屈小梅思念丈夫,一天到晚泪水涟涟。倒是竟陵盐行的老板陈运昌隔三差五就着人送银子来,屈小梅一时也衣食无忧。

一天深夜,屈小梅突然被一阵男人的哭声惊醒。她到窗前一看,不觉大吃一惊,只见院子的半空悬着一条黑影,披头散发,体形与丈夫十分相似。难道是丈夫的魂魄回来了?她顿时感到毛骨悚然,再也无法入睡,便在床上坐了一夜。

第二天晚上,她只得将邻居的女儿周秀秀叫来做伴。可是到了半夜,哭声再起,而且比昨晚哭得更加凄惨。那黑影边哭还边朝这边走来,二人吓得抱作一团。见这里闹鬼,周秀秀再也不敢来给她做伴了。听说三清观的张道长颇有法力,于是屈小梅便将张道长请来帮忙捉鬼。张道长在房前屋后转了几圈,说那鬼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丈夫何大彪,由于舍不得她,阴魂不散,又找了回来。为了驱鬼,张道长在院子里念经诵咒作了一阵的法,离开时又给了她几道符,让她贴在门窗上和床头。或许由于符的作用,打这之后,一连几个晚上总算平安无事。

一天半夜,屈小梅突然梦见丈夫从外面回来,还给她带回不少首饰和礼品。她并不觉得害怕,一下扑到他的怀里,并成就鱼水之欢……醒来时,屈小梅发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回想梦中的情形,她不由一怔:难道昨晚丈夫真的回来过?让她感到奇怪的是打这之后,一连几晚她都梦见和丈夫在一起。没过多久,她还出现恶心、厌食等反应。开始,她还以为自己患上什么病。找郎中一把脉,才知道自己有了喜。这就怪了,难道梦中和鬼魂交媾也能怀孕?更要紧的是丈夫死了这么久,自己孤身一人居然怀上孩子,外面的人会怎样看自己?想到这里,屈小梅感到害怕起来。

就在屈小梅感到无计可施时,突然吴媒婆受人之托给她做媒来了,男方是城里的一户生意人家,前不久刚死了娘子,正想娶个填房。平心而论,屈小梅不想再嫁人,因为她还放不下何大彪。可这不争气的肚皮一天天大起来,如果真的被人瞧出破绽,怕是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她淹死……屈小梅想来想去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而吴媒婆三天两头的就到家里来苦苦相劝。屈小梅万般无奈,只得答应了这门亲事。

娶她的这户人家不是别人,正是竟陵盐行的老板陈运昌。嫁到陈家来不到半年,屈小梅就生下一个儿子,但陈运昌毫不介意,并将儿子视作己出。这一来,反倒令屈小梅感到有些难为情。只是没过多久,儿子就病死,屈小梅十分伤心。好在陈运昌对她十分疼爱。时间一长,屈小梅也就渐渐丢开这些事。

民间传奇鬼故事第三篇-古代鬼故事之鬼妻

上古年间,某一地区连年自然灾害,地里收成很少,人们的吃喝就成了问题,很多人因冻饿或疾病而死。这一带的人们大多外出逃荒。大韩庄的韩喜财一家三口,小两口和一个七岁的女儿,也都被饿的皮包着骨头。实在没办法,喜财就和妻子商量:今年又是个旱年,光在家里死等也不是个办法,不如自己出去找点事做,挣点钱养家糊口,妻子也说:也只好如此,你出去也容易,无论能否挣到钱,都要早点回来我们娘儿俩等着你,死也要死在一起。喜财说:傻话,出去是为了活的好一点,我们要各自多多保重。

喜财别过妻子女儿,未带分文,所有能吃能用的都留给妻子女儿,自己一路乞讨,大约走了一个多月也没有找到一点事做。这一日来到了一座镇上,喜财又渴又饿,晕倒在地,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一位老人坐在身旁,看他醒了,老人很高兴,问他姓什名谁,家住何处,为何到此。喜财道出了自己的不幸,老人很是同情,给他做了些吃的,这才有了精神,和老人拉起了家常。

这位老人叫刘风来,六十多岁了,非常和善,老两口开了一个鞋店,并无儿女,生意虽不很好,但也能维持生计。老人说:如果找不到别的事,就在我这里学做鞋吧,吃个饱饭没问题,老人也正想收个关门弟子,喜财很高兴,就留在了店里,他很聪明,很快就学会了老人的所有手艺,他对二老很孝敬,很诚实,二位老人也很喜欢他。喜财特别勤快,不但学会了男鞋,女鞋,童鞋,同时还不断创造一些新样品,很快这个鞋店在这一带出了名。老人一高兴。就收了喜财做干儿子。此时,他们也积攒了一些钱,喜财想起了家里的妻子女儿,就和干爹干娘商量,回家看看她们娘儿俩,二老很同意,就给他买了一匹好马,练习了几天,自己也骑熟了,和大白马也成了好朋友,带上些钱准备上路,干爹还说:“家里如果还是不好过的话,就把她们娘儿俩接过来吧,转眼就三年了也不知道她们怎样了”。

再说喜财的妻子和女儿,就没有他这样幸运了,两人吃糠咽菜,积劳成疾,就盼望喜财快些回来,如果能挣点钱回来,哪怕是能喝上一碗粥,娘儿俩的病也会好的,等啊,盼啊,两人站在门前,脖子伸的老长,眼睛瞪得老大,女儿不停的喊着爹爹快回来,爹爹快回来吧,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半年后的冬天,寒风刺骨,娘儿俩终于站不住了,女儿也喊不出声了,娘扶着女儿,回到屋里,对女儿说,儿啊,睡觉吧,做个好梦,兴许一觉醒来,你爹爹就回来了,娘儿俩抱在一起,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醒过来。

村里本来人就不多了,饥寒交迫的也没人各家窜门,所以很久也没人知道她们娘儿俩的死亡,后来就有人听到她们家总有哭声和叫声,非常瘆人,认为他家闹鬼了,离他家近的就都纷纷搬走了,大家都不知道喜财去了哪里,所以对这一切喜财并不知情。

这一天,喜财一大早出发,快马加鞭往家赶,心里很兴奋,自己终于挣到了钱,妻子和女儿可以跟着自己去享福了。赶到村里已经到了大半夜,韩庄三年来没有变化,反而觉得非常凄凉,破破烂烂,一片漆黑,很快走到自己的家。一推门开了,奇怪,半夜三更门怎么没插,进到院里,啊!杂草半人高,喜财立刻倒吸一口凉气,院里一颗枣树,把马栓到树上,本想直接进屋,又怕吓着她们娘儿俩,就喊着女儿的名字:“玲儿,玲儿她娘,我回来啦!这时就听屋里一片尖叫:啊!先生回来啦!爹爹回来啦!把个喜财听的毛骨悚然。随后妻子和女儿披头散发,破衣烂衫,尖叫着跑出来,这时大白马突然跳起了前蹄,长嘶一声!吓的母女俩后退一步,稍作稳定,马上说:先生进屋,爹爹进屋。喜财看到女儿还是三年前的样子,并未长大,认为可能是饿的,一进屋就有一股发霉发臭的味道,令人恶心。屋里发出一闪一闪的幽幽蓝光。喜财说:”这是什么光,快点上灯“,就听妻子说:”我们快三年没点灯了,没灯油,我先给你做点吃的吧,我们还有肉,煮肉吃吧,玲儿那肉来!“玲儿马上从脸上扒下一块肉来,一下子成了一个骷髅头,喜财立刻吓傻,再一看,妻子把大腿往灶膛里一伸,灶里立刻冒出了蓝光。喜财马上明白,这娘儿俩完了,今天见鬼了,赶快逃。就说:”我出去买灯油和一些用品,马上就回来“。这时白马已经挣断了缰绳,叼起喜财就往外跑。只听后面一片尖叫:先生回来!我等了你三年啦!爹爹回来呀!马儿只是拼命往前跑,喜财也早就吓昏过去,等他醒来后,白马已经把他放下,后面也已经没有了动静,知道是白马救了自己一命。

回到鞋店,把这一切和干爹干娘说明,大家都非常痛心,这母女太可怜了,死后连个收尸的也没有,冤魂不散哪!喜财也很伤心,休息了两天,就和干爹干娘商量,打算回家把她们娘儿俩葬了。老人说:”应该,什么也别干,先把这个事办了去吧“!喜财骑上白马,赶在白天来到村里,请了些和尚道士,买了寿衣纸钱,该买的一应俱全,大家清除了院子里的杂草,看到屋里两堆白骨,喜财痛苦了好长一阵子,向妻子女儿做了忏悔。亲自把她们收殓好,并为她们超度了灵魂,埋葬了!

入土为安,以后相安无事。

民间传奇鬼故事第四篇-古代鬼故事之鬼目易珠

话说真定城(如今的河北正定县城)往东北方出去数里地有个西阳村,村子西边耸着一个大土堆子,不知什么年月上面起了一间小小建筑,当地人称之为疙瘩庙(当下还矗在那里)。

有庙便有信众,有信众便有香火,有香火便夹带果食供奉,一年一祀,这些都少不了的,久而久之,渐成民俗。

某年,恰逢时节,又起社赛,一场热闹之后,人们纷纷散去,留下一地狼藉。本来历年仪式过后都由地主人西阳村民出头雇人即刻收拾残局的,可这次却成了例外,这些人也第一时间各个急着往家奔——头上天公不作美,要来雷雨了!

那显然将是场大雨,黑云滚滚,雷鸣阵阵,夹杂着一股股带着水汽的狂风,压城欲摧般地过来了。

人们都忌那雷雨,避得远远的,偏偏就有人蹴土路往前凑,一副欢喜的样子。

这人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由于耽搁了路头想着赶过来补上香头的,他是直冲着那堆供果祀食去的。不是别人,是西阳村的东临,唤作东阳村的那个村子里的一位十里八乡有名的光棍兼懒汉,外号叫何二赶。

这人得这么个名号一是爱赶集(为的是贪看大姑娘小媳妇顺道混骗口现成饭食),二是爱赶着看热闹(看看有没有啥小便宜能蹚浑水儿沾沾)。这次,他因为睡过了晌,等撵着人家屁股赶来时,祀仪早已结束,那些供品除了留下少量当做“定贡”,也大多被祝司散给乡民回去做家里孩崽子的压惊食了,满眼看见的,都是些个没用的纸幡、竹轿,燃过的香尾巴、烛屁股。

何二赶有些丧气,有心去扒拿供桌上的“定贡”,可想起奶奶说过的,动了神明的体己要一世变歪嘴,便不敢了。然而馋得又实在难受,只好前后左右,先庙里后庙外地去瞧看,想着找到些遗漏或人家嫌脏丢弃掉的。这时,那雨点子落下来了,先是噼里扑簌,渐至如晃筛子,最后成了瓢泼一般。

何二赶狼狈不迭退回庙里,骂了一声鬼天气。见那雨一时没个停下的意思,只好寻个角落抱着肩膀蹲坐下去,不一会觉得腿麻,干脆一屁股坐到地下,靠着供桌使出了看家本事——睡。

说睡其实睡不实的,那轰隆隆的雷声越来越近,渐渐如同在头顶盘旋,一道道蓝绿色雳闪晃得他心惊肉跳;这庙本来不大,外面的凉风也不时透过那两张薄薄木板钉成的庙门吹进来,在身子周围撞荡来转悠去,扰得他心神不宁。

何二赶把身子缩了数缩,感觉也没攒下多少热乎气儿,不免后悔:唉!和雨头儿赛跑,费劲不少,饶没捡到啥“嚼口儿”还讨一身冰凉,早知道这样,在家里炕头上不出被窝多好!这一路踢腾,白蚀四两粮食是保准的,哼!

正在憋气,突地头顶一声大响动,把他吓得一激灵:妈呀,好个霹雳!震死个人哩,像我奶奶说过的——收妖滚脊雷吧……

正想着,不防一道厉闪后,紧接着又是一声,比刚落的那声动静还要大,真的像是顺房脊滚落下来的,把供桌震得直颤悠,那两扇本没关怎么严实的庙门呼啦开了,卷进一股冷风来。

何二赶连打几个哆嗦,慌忙抱头掩住耳朵,身子往供桌后拱了几拱,一双眼睛也只敢眯成一条缝,往庙外看看,见一片黑沉,心里有些慌:娘诶,大天白日跟个黑价差不多,看来盼着这雨停还早……

这时,那雷电越发紧了,让人感觉一股强大的威压之势形成在小庙周围,大有随时破户而入的意味。

何二赶心里升起恐惧,加上冷,身子不觉哆嗦成了一团。正在不知所措,突地,更吓人的一幕出现了:供龛上哔啵一声怪响,从那泥堆的神像背后猛地跳下个东西来,在庙屋地下来回奔窜——活脱脱一副传说里的厉鬼形貌!

因为离得切近,何二赶把那鬼的模样看得一清二楚,见它额劈对山,犊鼻鸠颌,赤发青面,赤膊光腿也泛着靛蓝的颜色,长满细密的黑毛,腰间围了件看不出个颜色的短下衣,一双眼睛亮如闪电,一动一动间竟把豁露出唇外的一对獠牙映得发出簇簇闪光……

何二赶一阵窒息,吓得险些晕死过去,脑子一下成了空白,消失了思维,朦胧只觉得那鬼并没搭理自己,只是在庙里又转了几个圈子后,顿了一顿,似乎在攒劲儿下某种决心,而后突地一纵,奔入外面雨幕中了。

何二赶好半天才恢复了神智,壮起胆子凑到门边,扒门框往外窥探,见那鬼并没走远,还在一颗柳树下转悠。

那柳树紧挨着一口粪池子,里面积存的是旁边一个临时茅厕里流出的五谷轮回之物。那鬼正不时脱下它那件短衣在里面涮,然后捞起披在背上。

何二赶看了会儿,明白了,噢,原来这天雷是要收那鬼,那鬼不甘心就范,把秽物披在身上,企图拖延——无怪这阵子到过这庙里的人都说,往往祝告一番回去,好的不灵坏的灵,原来是神道法身被这鬼驱离了,那鬼据坛在享受供奉呀!不过,看来到底邪不压正,这鬼犯了天怒,要倒霉了。

他一边想,就见雷鸣隆隆,电闪灼灼,偏不落下,只把雨头加得越发大了,似乎有把鬼身上的秽物冲刷干净的意思,那鬼岂肯遂了天雨的愿,频频去粪池里浸它那短衣,快冲干净了便弄脏再披上,如此往复,那天雷暴雨竟一时奈何不了它。

民间传奇鬼故事第五篇-古村轶事:殉情

老呼平时是一个人生活,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来个合家团聚。其实团聚也只有两个人,她和她的儿子。老头子死得早,只留下她一个人,现在只能靠儿子每月寄来的钱加上一点**来维持生活。

老呼很少说话,自从老头子死后更是不愿意与人们交往。

老呼其实不止一个人,有细心的村民常常隔着墙头就能听到老呼在说话。一开头还以为在和儿子说话呢,谁也没在意。时间一长,这就不对了,儿子明明在外打工,一年也难得回来一次,现在根本不可能回来,真是奇怪了。

现在是夏天,人们没事干,傍晚乘凉就喜欢说一些别人家的倒霉事和幸运事。

说是人们,其实整个村子只有一些年老的、懒惰的、痴愚的在这,其他人都外出打工了。留在村里的不过就是十多个人。

村里是由四堵城墙围起来的,是在明代修的长城,结实着呢!虽然抗日时候被炸开了一些豁口,但依旧屹立不倒,这么些年的风吹日晒,让城墙边的苔藓布满,远看就像一匹黑色的骆驼。

城墙只有四个门,当年打仗时为了守城方便,直到现在也是保持这样,村里来来去去基本上没一个陌生人,陌生人是不敢进来的,因为一旦进来谁家丢了东西就真的说不清了。再说谁家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平白无故背这黑锅,可不值得!

于是小村里平常因为没新闻憋得慌,这几天的新闻就变成了老呼到底是在和谁说话。于是就几个人结伴到晚上听,只听得老呼说:“快点吃,吃完了早点睡。儿子也不回来,只有你陪着我……”下面的话就不用听了,几个老头心里有数了,老呼这是偷了人了。于是几个人捋了一下,村里的人没几个,能行动的只有光棍老史,村西头的老梁,而且都是不可能的,这两人都在喝酒,有人能证明,那一定是外村的了。几个老头越想越奇怪,平常看上去老老实实的老呼怎么也干这种事。于是这时就传开了,谁也不再和老呼说话,老呼更孤僻了。

老呼就只好扳着指头数日子,平常人们没事干就喜欢趴在老呼墙外听,尤其是傍晚时候,这时候天凉快了。这些天话更多了,老虎开始拉家常,说:“我也不知道怎么这些天没有人和我说话了,就连华子娘也见我就像见了鬼似的躲开了。他们不和我说话,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他爹在的时候我们可没少帮助他呀,真是人心隔肚皮呀,现在也不知是什么原因,都不和我说话了,你听着吗,听着就点点头……哎,对了,你点头了,你是在听着。困了,睡吧,看你的眼一闭一闭的的了。我也困了,睡吧,”没有下文了,外面听的人仿佛意犹未尽。话语中涉及到的华子娘是村里的一个七十多的老太太。

人们都在猜测,到底是谁?到底是哪个村的人一到晚上就潜伏到老呼家,第二天早晨又神不知鬼不觉的走了。人们就分了工,有的一连几天都守在村口,当然是秘密的隐藏起来,有的藏在老呼门口附近。

有一个晚上在村口的老头子等正在侦察,突然有人来了,来人是偷听老呼的老史,老史说:“出来吧,已经谈上了。”老侯说:“什么,没见有人进村呀。”几个人就一起到老呼的墙外听,也不知从哪说起了,也接不上了,这次似乎是有一个话题,只听得老呼说:“老大家的说,把那间房腾开,就有地方了。老三家的说,腾开做什么,这不是没事找麻烦吗,里屋不是有地吗。老二家的说,里屋有里屋的用处,瞧瞧,又打起里屋的主意了。那个时候,我是老四家的,我说,你们不要闹了,你看我都没地方住,你们都要占多少才是个够啊。你猜怎么着,哎,对了,他们都说谁叫你是老四家的呢,我们都分完了,哪有你的,哎,都过去了,你看现在,老大的儿子考了学,念了大书,把老大家也接到城里了。老二一家现在也都和儿子到南方打工了。老三家去城里卖菜了,就剩下我,我的儿子没出息,我的儿子没出息呀。家里就我一个人了呵呵呵呵……”老呼说到这,外面的老侯听不下去了,说:“你看都拉了一些家常,也没听见那啥那啥……对吧,你清楚的。”老史说:“看你又想哪去了,我说这老呼到底家里藏着个谁,是不是一连几天都不回家呀。”老侯说:“明天说吧。你看都几点了,我要睡了。”于是大家散去回家了。

以上就是民间传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传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27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