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奇故事的鬼故事5篇

本文5个民间传奇故事的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灵异鬼故事、中国民间短篇鬼故事、十大民间真实鬼故事、鬼故事民间在线听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传奇故事的鬼故事第一篇-异闻之情人蛊

江山如画,薄雾轻绕。岁月无情,人心易老。

番离和陈峰追了三天,马过西境峰时,终于身尽力竭,侧卧枯草不归处。吴进南的兵马早已掠过湘河,直驱南海。

西境峰下炊烟寥寥,良田多倾,粟谷金黄,村庄农舍几何。

陈峰瞅着暮色将至,远处群山起伏,便闹起了要进村找农家住宿的心。

“番姑娘,我受不了了,马没了,全靠腿赶路,不行,我要歇脚,今晚就这了,你看这荒郊野外的,再赶夜路,我怕被老虎野猪拖了去。”

番离没有接话,只是自行先往村中农舍走去,陈峰欣喜的跟在身后。

农舍向南三间,后院两房,想必也是个殷实人家。叫了门,迎出来的是一中年汉子,黑脸宽背,个高七尺,满脸诧异的看着番离:“这都要入夜了,姑娘从何来?”

番离抬手施礼:“这位大哥,我打探一件事,前几日吴大将军是不是带兵从此处经过?”

汉子略一低头回道:“前两天是有兵马从村前经过,至于是不是吴大将军,这我就不太清楚。”

原以为番离是要借宿,谁知讲说半天也不到重点,害怕又借此离去,陈峰忙上前接话:“吴大将军不认识么?唉,农家兄弟,你家厢房有多么?容我二人借宿一宿如何?我自会给些银两。”

汉子觉得面前二人打探军事,怕放了歹人入户,家中有妻儿,还是小心点为妙,稍稍思畴回复:“我真不认识什么大将军,不过,过桥那边的王大应该认识。”

“哦?为何?”陈峰有些狐疑的看着中年汉子,“前两日王大的儿子成亲,好像来做掌婚人就是个什么将军,你不如去他家问问。”

番离转身就走,陈峰不舍离去却又不得不跟,表情十足痛苦。

“番姑娘你咋走了?不是说了借宿么?还有,那农家汉子门口一股血腥气,你不觉得怪异么?”

“汉子是个农夫,双手掌心成茧,臂膀有力,平日里定然也会上山狩猎,那血腥之气亦证实,都是山间活物所留。”

陈峰顿感新奇:“你好厉害!分的出山兽和人的血气,不愧是清镜司的黑吏大人。”

“马屁少拍,先去叫门吧。”

“那我们是要借宿么?”陈峰涎着笑。

“那也要看人家有没有地方容你。”番离依旧冷色如常。

过桥柳树下,两间农舍,门外还贴着红裱对联,一对双烛灯笼挂在门下,闪着莹莹红光,厢房东面还有点灯火,细听一下,也就是家中主人在商议农事安排。

陈峰上前拍门:“农家,还没入睡呢?打马过路借个屋,我给些银子。”

屋内嘘了声,半晌才有一妇女答应:“那位哥哥,我家屋小,没有空房。”

“无妨,柴屋也可。”

“屋外檐下就是。”

陈峰脸色青绿,一时火起,尤其还见番离脸上有些戏谑:“我是官差办案,开门问事!”

屋里窸窸窣窣的响了一阵,有个老汉哆哆嗦嗦的开了门:“官爷,家小屋少,真的是无房可住啊。”身后老妇战战兢兢的跟着磕头。

番离扫了屋内一眼,两间大房,家饰简陋,堂前桌上还摆着红烛长香,正厢房后的小耳房门帘上贴着红红的喜字。

“听闻你家收了新媳,怎不见新人?”

王大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番离,又怯怯的瞄下陈峰,才敢慢慢回言:“官爷,小儿与媳不在家中。”

“三朝回门,成亲才两天,不在家去了何处?”番离细语询问。

王大突然跪了下来:“官爷,我儿从小性子老实,今年才媒说了新妻,不知我儿所犯何事,望官爷体谅,好歹让儿媳留下血脉。”

王妻扯起衣角嘤嘤哭泣,王大扶背安慰,这倒让陈峰有些错愕。番离上前扶起王大:“你儿与儿媳已随军南下了吗?”

两老点点头。番离脸色如霜盖面,转头对陈峰说:“你去刚才那家农户买马,多给些银两。”

陈峰有些不信:“你怎知道人家有马?”

“打山货的人家,没马怎么出山?”

“嘿,有道理。”说完,一溜烟跑去先前的农家。

番离看着两位身驼发白的老者,轻叹一声:“你儿怎会随军的?”

王大慢慢诉说:“小儿媒说了山后面一家农户的女子,定了两日前成亲,正好娶亲的抬轿经过村前时,遇上了吴大将军的行军,将军位高权重,居然来喝喜酒,顺便做了我儿的掌婚人,将军下了礼,我们分文未动。”说到此处,王大推了把妻子,她慌忙从里屋端出一个匣子,里面有些珠宝银两。

“那将军身边可有一绿衣女子?”

王大连连点头:“是有,也是她要我儿与儿媳一同随军的,说是我儿可以做个伙夫,我儿媳可以帮军浆洗衣物,每月有百钱。原本儿媳想回门再走,可行军日程急,所以成亲当夜就已离去。”

王妻小心的开口:“官爷,是我儿犯了错么?”

“没有,我们只是寻那绿衣女子而已。”“哦,对了,”王大想起一事,“那绿衣姑娘临走前交我一封信,说是如果有人来找,就将此信交给她。”

番离接过信,里面只有一张纸,上面写着“情人鼓”。番离心中长叹一声,半天未言语。二老小心的立于一旁,也不敢擅自出声。

陈峰牵了马匹过来,在黑夜里打着响鼻,“番姑娘,人家只有一匹马,这如何是好?”声音透着狡黠,顺便还拍了拍马屁股。

番离别了王大,径直牵马就走,陈峰算盘似要落空:“哎哎哎,你难道让我走路不成?番姑娘,我叫你姨,今晚借宿一宿吧。”

“那你住吧。”番离双腿夹马,丢了陈峰在后嚎叫:“你这女人,怎么这么没良心!马是我买的,居然甩了我!”

谁知马跑了两步,番离又折回他身边伸手:“上来。”

陈峰倒是不客气,骑马绝对比走路好,至于马受不受的住无妨,反正是出了银子的。只是这一上马,挨着番离太近,一下乱了心神,手脚有些无处安放,“这马常带山货,背宽力大,你我二人的力度,它受的住。”番离双腿夹马,策马前行。

陈峰心中念道:只怕我是中了蛊,这双手冰冷不似自己的一般,掩了慌乱开口问番离:“这情人鼓是何物?”

“男人皮,女人骨。”

“啊?”

番离长叹一声:“只怕那新婚燕尔已遭不测。”

民间传奇故事的鬼故事第二篇-血浸白玉鱼

民国年间,岷江峡谷银瓶崖下有一块人所不知的羌寨,寨里住着十多二十户山民。由于峡谷的深处到处都是悬崖绝壁,平缓的坡地实在不多,所以居住在这里的人大多都靠捕捞岷江里的鱼虾为生,平常与外人也少有接触。

这年初夏的一个早上,羌寨里的人刚刚起床,一个步履踉跄的年轻人就闯入了他们的眼底。见了那人,他们全都睁大了警惕的眼睛。当看见那人满身血迹,脸上和额头上也多处受了伤后,心地善良的阿尔德曼老爹拦住了众人。出于对年轻人的同情,他们不但收留了他,还决定要在山脚下那块仅有的空地上为他砌一间冬暖夏凉的石片房子,再为他打造一条木船,等他伤好后好教他撒网捕鱼。

面对羌寨山民的好心,年轻人极为感激。伤刚好一点,他就说,他来自成都,叫徐庶民,家就住在五候祠附近。前不久,刘湘和刘文辉为争夺四川霸权,在成都展开了激烈的巷战。一天下午,一个脸上长了一块大疤的连长闯进他家,遭踏了他的妻子,愤怒之下,他就捅了那连长,惹下了大祸,情急之下,他只好逃来了这里。

面对连长的暴行和世道的不公,阿尔德曼老爹和所有的山民都气愤不已。好在徐庶民伤得不重,几天后,他就复原了身体,与此同时,他们也为他砌好了石屋,造好了木船。谁知在学习撒网时,徐庶民总是不得要领。那天早上起来,好心的阿尔德曼老爹又要为他示范,经过几天相处就心生爱意的尔玛依丽也偎在他身边,连连说他太笨。徐庶民说:“我也不是太笨呀,关键是你们捕鱼的方法方式太陈旧,也太古老,当年读大学时,我恩师曾教过我一种新奇的捕鱼方法……”

听了这话,尔玛依丽睁大了羶羚羊般润泽的眼睛,说:“既然你恩师教过你,你也应该教教我们,我们的捕鱼方法的确太古老了,不是用叉,就是用网,一天下来腰酸背痛……”

徐庶民说:“是呀,只是我那捕鱼方法也不一定能行——在这之前我曾经试过多次,在有些地方,它一点也不灵验,只是在这儿,我想它应该是灵验的……”

尔玛依丽说:“既然灵验,你就试给我们看看呀!”接了她的话,阿尔德曼老爹和其他山民也来了兴趣,于是在他们的催促下,徐庶民就从屋里拿出了一块雕琢成了鱼形的白玉。

那白玉晶莹剔透,雕出来的鱼有鳞有甲,有尾有鳍,奇怪的是在尾鳍下还有许多或大或小的孔,那孔直通镂空了的鱼腹,玉鱼的嘴也一直张开着。见玉鱼栩栩如生,他们都觉得新奇,但就是不相信它可以捕鱼。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当徐庶民把几条红绿相间的线连接上,然后把它放入河里后,小船的四周很快便涌起了阵阵水花,接着,不少的鱼虾就惊慌失措地跃出了水面,争先恐后地直往船上跳,没有跳上的船的,甚至还直接跳上了河岸。

不一会儿,小小的鱼船上就装满了鱼。见此情景,山寨的人大了眼睛,接着全虔诚地跪了下去,面对徐庶民已收起来了的白玉鱼磕头不已——据说,他们的祖先受外敌入侵逃来岷江时,天空中曾降下了一块巨大的白石,挡住了后面的追兵,由此他们才得以在这里休养生息;如今白玉鱼入水后,水里的鱼虾又自动就跳上了船,由此可见,白石的确是他们羌人的救星,而这白玉鱼,想来就一定是白石神的化身。

顶礼膜拜后,徐庶民简直就成了他们心中的神灵。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徐庶民用白玉鱼捕鱼后,消息很快就传进了叠溪土司桑德的耳里。桑德家虽然牛羊成群,家有万贯,但仍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听说后,他立刻就派了管家,开口就给了3000大洋,要徐庶民把白玉鱼卖给他。得知这事,阿尔德曼老爹和山寨里的人纷纷找到徐庶民,要他千万不能卖了白玉鱼,因为桑德此人心狠手毒,心中除了自己就不会管他人的死活,假如有了白玉鱼,他肯定会不分白天黑夜地在他们那片水域里捕捞,要不了十来天,就会将那里的鱼虾捕捞干净。

徐庶民说:“他要捕捞就让他捕捞呀,大不了你们就离开这里,到成都平原上去从事农耕。在那里,我叔父有很大一片耕地因战乱没人耕种,你们去后,他一定会很欢迎……”

谁知听了后,他们却连连摇头,说他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已习惯了以捕鱼为生。再说他来避难时,他们也给过他很多帮助,要他千万不要因为3000块大洋就把他们逼上绝路。哪晓得徐庶民见钱后整个人就像变了似的,尽管这之后尔玛依丽也找过他,可找了后他仍然坚持要卖了白玉鱼。气愤之下,尔玛依丽只给了他一个耳光,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的石屋。

民间传奇故事的鬼故事第三篇-复活

我们分局里有个司机名字叫老崔,他以前是在西藏那边当运输兵的,后来转业就被分配到了我们的分局里开车,有次很他一起喝酒,他给我讲了这么个琢磨不透的故事.

老崔他有个舅舅曾经也是在西藏那边跑运输,有次开车跑远路,当时是土路而且人烟稀少,方圆几百里内也没有人烟,而就在这时他舅舅发现路边躺着一个老人,他舅舅立刻停下车去查看,而那年代的风气还比较淳朴,路上遇到有困难的人必定是给予帮助,等到他舅舅下车一看,是个喇嘛,岁数比较大,看样子也有70多岁了,看随身着装,像去朝圣的,在西藏经常会看到虔诚的信徒,走几步一磕头,去拉萨朝圣,这些人都是些比较有信念的僧侣.舅舅赶紧把老人扶住,一看还有微弱呼吸,赶紧把随身带的水拿出来,给那个老喇嘛喂下,舅舅又把随身带的干粮分给了这个老喇嘛些,老喇嘛吃了几口后,恢复了点体力,舅舅问他这是去哪朝圣,打算要随车捎他一程.

而那老喇嘛说,不用了,原来是昨天遇到风暴了,有些体力不支.那老喇嘛执意不肯坐他舅舅的车走,他舅舅心想也许他还要徒步走完剩下的路,才能显示虔诚,也就没有勉强,只是把水和干粮又分给了些老喇嘛,老喇嘛点头没说话,他舅舅正要转身上车.那老喇嘛把他叫住了,跟他舅舅说:"我也没有什么可回报给你的,等到十年后,我给你一次再生的机会吧"说完就独自走了.

舅舅到最后也没搞明白那个老喇嘛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也没多想,就开车走了.就这样过了几年,舅舅身体有一阵子感觉不舒服,到了当地医院一查是癌症晚期了,开刀也没效果就让回家养着了,舅舅身体状况急速下降,后来就有点不行了,家里人偷偷准备后事了,某天,舅舅睡觉,忽然梦到了10年前搭救那个老喇嘛的场景,并耳边清晰的听到老喇嘛说的话:十年后,我给你次再生的机会.清晨舅舅醒了,越觉得这话有离奇,心里有点好象明白什么了,赶紧把家里人叫过来,嘱咐家里人,如果他死了,一定要过三天再入土埋葬,因为依据当地的风俗,人死了转天就要下葬,不能超过3天.家里人答应了.过了几天,舅舅不行了,当地的医院来检查,确认没有了心跳和呼吸了.检查完医生走了,家人按照他的嘱咐,就把尸体放院子厅里,没有埋,到了第二天夜里,家里人突然发现尸体的被单有起伏,一看舅舅有了呼吸了,赶紧给放到屋子炕上了,又缓了一天,舅舅睁眼了,能说话了,家人感到很惊讶的,还埋怨医院医生是不是检查错了,给医院医生招来,医生也很惊讶,当时情形来看人确实是死了.后来在家又静养了几个月到医院复查,医生更惊讶了,肿瘤已经自己消失了.这在当地成了传奇故事了.

而听了老崔讲的他舅舅的那个故事后,我觉得真是应了那句话,一份厚道一份福啊.而我也调侃老崔,这个喇嘛自己都快渴死了,还有能力给别人次重生机会么,老崔告我,别小瞧这些喇嘛,也许那只是某个考验吧,这谁知道呢.

民间传奇故事的鬼故事第四篇-古墓娇娃

栓柱家住在一个小山沟里。这一天,嫁到山外的姐姐生了孩子,爹娘走不动了,栓柱就带上鸡蛋红枣什么的,去给姐姐道喜。吃了喜酒,回到家中,栓柱有些累,倒头就睡,睡到半夜,听到屋里有动静,猛一睁眼,见炕前站着一个大闺女,正怒气冲冲地瞪着他。见栓柱醒来了,闺女责问:“你凭什么朝我的房顶上撒尿,把房子浇漏了?”

栓柱揉揉睡眼:“大姐,我今天去山外了,哪有工夫尿你的房子?再说,我怎么尿得着你的房子?”

闺女一瞪眼:“还嘴硬!我感觉到漏水,急出来制止,你都离开了,只看到你的背影。绝对不会错。”这时候,院子里传来鸡叫。那闺女说:“我得走了,明天再说。”说完,就不见了。

剩下栓柱一个,坐在炕上,越想越纳闷儿:院子里有狗,门上有栓,这闺女是怎么进来的呢?屋里没灯,却看得清清楚楚……可能是个鬼!栓柱好一阵害怕,可想想那闺女长得跟画上人儿似的,心里又痒痒了,栓柱老大不小了,还没人给提亲呢,若是能娶得这么俊的媳妇,这人算没白活一世。

天明了,栓柱什么也没跟爹娘说,悄悄顺着去山外的小道寻找,边走边回忆。想起来了,在山垭口的一棵老杨树下,他可不撒过一泡尿来咋的!栓柱来到那老杨树前细看,哎呀,乱草丛中果然藏着一座坟,也不知道过去多少年,塌得几乎看不出坟头了,而他昨天那泡尿,的确把坟头给浇出了一个洞。栓柱就跪在地上祷告:“这位大姐姐,昨天是我无礼,您别怪呀,我给您修修。”就一捧一捧地用手挖泥土,将那洞堵上,还把荒草给拔了。

晚上,栓柱回家吃过饭,刚吹了灯,就见屋里很亮,那闺女不知什么时候又站在炕前。笑眯眯地说:“小哥哥,谢谢你帮助我修了屋子。”面对如此美貌的女子,栓柱此时一点也不怕,大着胆拉了一下闺女的小手,吃惊地说:“哎哟,你手这么凉!”闺女笑笑:“沉睡地下多年,哪能不凉。”三说两说,栓柱就拉着她上炕,钻进了被窝。

栓柱一觉醒来,日头照着窗纸,身边那闺女早没了影儿。打那以后,闺女天天晚上来跟他睡觉,问她姓什么叫什么,闺女只笑不回答。栓柱自从结识了这么个漂亮女鬼,真像换了个人儿似的,浑身是精神。爹娘商议:“这孩子改了懒毛病,整天乐呵呵的也不再跟咱们别扭了,给他办个人吧?”就托媒婆在当村给保了一家媒。谁知道跟栓柱一商量,栓柱脑袋摇得拨浪鼓一般,高低不答应。爹娘奇怪了:“前些日子赌气,连活都不干了,闹着要媳妇,给他说上,又不要了。什么病这是?”

夜里,闺女又来找栓柱,栓柱跟她说了保媒的事。闺女脸一耷拉:“你的事,你做不了主?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你不好?”这一晚上,闺女脸上没开晴,鸡没叫,就悄悄离开了。

闺女夜里不来,栓柱想得要命,就去那老杨树下,说了不少好话。晚上,那闺女又来了,说:“你虽然愚笨些,但人蛮好的。我不跟你一股见识就是。”两人和好如初。

说话间,栓柱的姐姐满了月,按风俗,回来住娘家。夜里,姐姐就听到弟弟屋里似乎有说话的声音。姐姐悄悄出门,舔破窗纸往里一瞅,嗨,弟弟正搂着个大闺女睡觉呢。姐姐吓出一身汗,把这事跟爹娘说了:“这么偷偷勾引人家闺女,要吃官司的。”

庄稼人最怕的是吃官司,爹娘赶紧把栓柱叫起来,反复逼问:栓柱瞒不住,只好照实说了:“我自己找的媳妇,又不用花钱张罗,你们别管了,”姐姐道:“你说得轻松。大活人怎么能跟鬼睡一个被窝。她身上阴气重,过不了一百天,你就会病倒在床,什么大夫也治不好的。”

栓柱害了怕:“她死缠住我不放,这可怎么办?”

姐姐一咬牙:“我有办法。”(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姐姐马上捎信,请马巫婆来驱鬼,这马巫婆神通广大,据说她没有驱不了的邪,没有镇不了的妖。

夜里,那闺女又来到栓柱的房间,又耷拉着脸:“你还算个男人吗?怎么一两句话都藏不住?当初不是你拉我上炕的,怎么反而说我死缠住你,马巫婆明天要来拿我是不?我等着她拿好了。”说罢,一扭身子,就没了影儿。

马巫婆来了。好家伙,羊皮鼓桃木剑,披头散发就跳将起来,跳着跳着,马巫婆剑也扔了,裤子也掉了,出尽了洋相,她脱下一只鞋子,左右开弓,抽自己的嘴巴子,边抽边说:“我有罪,我装神弄鬼哄骗大家的钱财,其实大家的好多事,是有人暗地替我打听清楚了的,我借神仙的语气说出来,丧良心啊。今后你们再看我骗人,谁见谁打我。”嘴巴子抽肿了,还不住手。

马巫婆狼狈逃走了。栓柱一家人吓得直哆嗦,这女鬼可真厉害,马神仙都让她治了,那栓柱落她手里,能有命吗?晚上,把栓柱藏在菜窖子里,上面压上谷草。洒上辟邪的黑狗血。

可是,栓柱在菜窖里蜷缩到半夜,突然眼前一亮,那闺女又站在了他面前,栓柱吓得浑身发抖,自己对不住她呀。女鬼冷笑道:“你不用怕,好歹做过夫妻,我怎么可能害你呢。菜窖里这么潮,待上几天,不用我动手,你自己就瘫了。”栓柱一睁眼,这不是又回到热炕上了吗?

女鬼说:“我本是前朝官员的女儿,不幸夭折,葬在这荒山野岭。都怪我耐不住寂寞,跟你有了一段荒唐的姻缘。其实你算什么,连个大字都不识……我真后悔啊。”女鬼的眼泪扑拉拉落在了胸前,“我是鬼,却尽量做出人样子,岂不知你们为人的,尽出鬼点子,反而不如鬼!”

栓柱跪在地上,希望女鬼能原谅他,跟他重归于好。女鬼叹道:“缘分尽了!你且记下某年某日,到我坟前抱你的儿子。你这辈子没什么出息,就等着沾儿子的光吧。”栓柱还想苦苦哀求,一抬头,人去屋空,只他孤零零一个跪在地上……

栓柱牢记着那个日子。到时候,去了老杨树下,就看见坟台上有个红包儿,那是女鬼平时常穿的衣服,包里有个白胖的婴儿,正蹬着腿玩呢。

那婴儿长大成人,考上了状元,做了官。栓柱当了老太爷子,自然沾光享福喽。可是尽管他整天焚香祈祷,那女鬼连个梦也没再托给他……

民间传奇故事的鬼故事第五篇-现代聊斋之野店

三月十三日夜晚

我开着破旧的吉普车在荒野中缓缓前行着,四周一片黑暗,车犹如陷在黑夜的泥沼里一样,想要快却不能加大油门,因为一个不小心,车轮都可能滑进一个未知的深渊。

车灯努力地撑出几分光亮,但微弱的灯光总被黑暗高速地稀释着,我坐在车内,神经紧张地盯着前方,打起十二分精神开车,老实说在荒野里开夜车是一件让人感觉窒息的事情,我只想快点下山去。

有萤火虫之类的小东西在我车窗前不停闪烁着,飞来飞去,给人一种很晃忽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则更加剧了我心中的不踏实感。

我睁着一双充满血丝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前路,突然,随着灯光一闪而过,我看到路边的杂草丛中树着一块小木牌,但光线太暗,看不清上面所写的字,谁在这荒山野岭上写标语呢,心中正纳闷的时候,车灯却突然间熄灭了,我心中一惊,立马紧急刹车,吉普车像一头疲倦而笨重的水牛重重地喘了一口气后趴了下来,而我还怔怔地坐在车内,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车灯突然就坏了,把我抛在这荒野之中,这车跟我有这么多年了,这样无情地对我,简直是一种背叛!

但,事实是车灯坏了,在黑夜里,我显然是没法再继续前进了,更不要说下山,回家了!

不管怎样,我想我都得下车去看看,我无奈地从车里钻了出来,刺骨的寒风立马让我打了个冷颤,现在是三月初春时节,可山上却犹如晚秋一样发冷,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暖意,我就站在这片空旷的土地上,风从四面八方扑过来,灌进我的大衣内,夹杂着呜呜的叫声,就如一群野狗在抢食着一堆腐肉。

我已经无力去咒骂这山里的鬼天气,现在我更多的是在责骂自己为什么不趁天没黑尽之前就把车开下山去,为什么在出发之前不好好检查一下这辆破得跟老古董一样的吉普车。

我想到了我的妻子,人在绝望的时候总是很容易想到自己最亲的人,她现在正怀着我们的孩子,医生说她再过个多月就要分娩了,医生的这句话让我兴奋不已,即使是现在我也难以掩饰自己的兴奋,我从衣袋里摸索着掏了一根烟出来,我现在脑子里很乱,我需要一根烟来让自己镇定一下。

我把烟放进嘴里,然后摸出打火机想要点上,但风太大了,我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我又用手挡着想要点着但还是没能成功,但我还是一直试着点下去,或许我只是想让自己找点事做,或许是想让自己更暖和一点。

一次,两次,三次……

我就这样机械地重复着同一个动作。

就在我打第三十三次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了身体的剧烈颤动,而且我知道这次颤动与冷毫无关系,因为我看见了火光,而且是一直不停的火光,但那不是从我打火机上冒出来的,而是在不远的山腰下,可我记得在我打第三十二下的时候我都没有看见那两点微弱的火光。

山里总是多雾的,不过我仍然庆幸大雾在这个时候散开,让希望的火光得以让我看见,我突然觉得精神充沛起来,我抬腕看了一下夜光手表,八点过三十秒,三月的夜已经全部黑尽。

我收好了烟,将手塞进了衣兜里,缩着脑袋开始向着火光闪烁的方向走去,风很大,我眯着眼睛,厚重的牛皮鞋踩在杂乱的野草上发出吱吱的声音。

我不知道天上的月今天晚上的月光为何如此惨淡,但不管怎样我还是借着这微弱的光亮走到了我想要到的地方。

那两点微弱的光亮是从这挂在门口两盏灯笼里发出来的,这是一间木板结构的房子,样式很老了,墙上裱的纸有些已经很殘破了,被寒风扯着在黑夜里不停地上下翻飞着,发出幽白色的光。

这是一幢破败的房子,这让我想到了我那辆破旧的吉普车。

房子里一片黑暗,我不知道里面有不有人,如果有,为什么听不见一丝声响看不见一点亮光,可如果没有,我又不知道这点燃的灯笼是谁挂上去的,我唯一知道的是不管里面有不有人我都得进去,因为我别无选择。

门吱嘎地叫着,像一只受伤的野狗吼管里发的呜咽,悠长而凄凉,又像一只家狗看到了生人在警惕地低咽着发出警告,但我还是一步一步地向前移了过去。

门是自己开的,就在我伸手准备推它的时候,它自己便开了,可我清楚地记得我的手指还并没有触及到它,我想是风吹的原因,这种木板门本来就不够结实的。

我站在门口,微弱的月光从门外倾斜进来,从墙纸上的漏洞渗透进来,流在地上蔓延开,我就看见自己的影子被拉长,影子一旦被拉长之后人便显得瘦小了,影子此刻躺在屋内的地板上,而我还站在屋外。

我终于伸出了脚,迈了进去,我厚重的牛皮鞋踩在冰硬的地板上发出了很清脆的响声,响声在屋内环绕,在头顶盘旋,这些响声让我产生了几分莫名的不安,就犹如在头顶盘旋的是一群秃鹰,它们随时都有可能俯冲而下,将我吞食掉。

但我终于还是走了进去,而只脚都走了进去,我的脚步很沉重,一种前所未有的沉重,我觉得这种感觉是来源于内心深处的。

门外的灯笼突然熄灭了,是一起熄灭的,在这黑夜之中,就如渴睡人闭上了他的眼睛,从此世界一片漆黑……

而它的嘴呢,是这扇开着的门吗,此刻我已经完全走了进去……

以上就是民间传奇故事的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传奇故事的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13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