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300鬼故事5篇

本文5个民间300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听故事民间鬼故事大全、民间鬼故事播音小悠、民间阴阳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大全短篇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300鬼故事第一篇-货郎的担子

农村80后的人们,小时候一定见过货郎,即使没见过,那也应当听过:一副担子,一副清亮大嗓门,一双大脚走四方。

从事这个行业的,基本都是中年男性,一是因为终日挑着一副货郎担子需要很强的体力,二是经常风餐露宿甚至赶夜路又需要很强的意志力和一颗好胆子。

记得我七岁那年,有天清晨,村里子一个大稻谷场上来了一个货郎,他坐在一方石碾上,而他的货郎担子摆在地上。很显然他是赶了一夜的路,因为他身上被汗水湿透,也可能是露水,而他的头发眉毛上,也沾着微微的水珠,他的脸通红,大口喘着气,他的鞋子除了湿透以外,还沾满了泥浆。

大约过了一两个小时,村里的人们才发现他的存在,这个货郎每个月都会来我们村一次,而这一次的到来,却只是怔怔地坐在那经常坐的稻谷场上,并不像往常那样大声吆喝。他不说话,人们却主动围了过去,在那个交通和信息都很闭塞的年代里,即使没钱买货郎的东西,去看看新鲜也是可以的。

看到越聚越多的人,货郎显得平静了些,他缓缓开口了,却不是介绍他的货物,而是说他昨晚一整晚的奇异见闻,准确地说,是见鬼经历。

货郎每当挑着一副担子从家里出发以后,一般会连续跑三个村,直到担子里的货物卖得差不多了才回去。本来昨天下午他就从邻村出发了,应该傍晚时分就能到我们村的,谁知道在半路上,他遇到一个小孩,大约六七岁,穿得破破烂烂的,脸上也脏兮兮的,他可怜巴巴地对货郎说:“叔叔,能把你担子里的薄荷糖给我一块吗?”

货郎说:“伢崽,我这糖也不是白捡来的,也是拿钱买的,你要吃糖,让你家大人来给你买。”

小孩子怯怯地说:“我家太穷了,我从来没有吃过糖,所有的小伙伴们都吃过,你能给我一块吗?”

货郎说:“等你有钱了再问我买吧,我每个月都会来这里的,而且都会走这条路。现在我正从一个村走向另一个村,天快黑了,要赶路,不跟你多说了。”

就在货郎蹲下身挑起担子的时候,小孩子拉住了他的衣角,“叔叔,我真的很想吃糖,你能给我一块吗?”

货郎无奈地放下担子,一方面他看这小孩子确实很可怜,一看就是穷苦人家食不饱穿不暖的孩子,一方面他也为难,他货郎担子里的东西,小到一枚绣花针,都是换钱养家糊口的,而且挑着担子一走就是几十公里,他自己也不容易,担子里的东西更不能轻易送人。

想了想,货郎说:“要不这样吧,如果你没有钱,可以让你家人拿些鸡毛来换,二两鸡毛一两糖。”

小孩子可怜兮兮地说:“可是,我家也没有鸡毛。”

货郎蹲下身来,又准备赶路,他回头对小孩说:“这薄荷糖比较贵,一般货郎都不会拿它换鸡毛的,我是看你可怜。野鸡毛家鸡毛都可以,你回去让你家人拿一点过来,我按鸡毛的重量称薄荷糖给你。”

小孩子问道:“野鸡毛也可以吗?”

货郎说:“可以。”但心里想着,你从哪里弄那么多野鸡毛呢?

只见小孩子撒腿就跑,一边回头说:“那叔叔等我一会儿,我现在就回去拿野鸡毛。”

小孩子走后不久,货郎也起身离开了,不是他不守信用,太阳将西,如果不趁现在赶到另外一个村去,那么晚上,很可能就要在漫漫原野上露宿了,而且一个小孩子,又没有钱,也不知道他的家在哪里,货郎怎么可能站在这里等。

走了近半里路时,听到一个清脆的童音喊道:“叔叔,等等我。”

货郎回过头,看到旁边树林里走出一个小孩来,正是方才想用鸡毛换薄荷糖的那个小孩,他的手上拿着一只老旧的布袋,打开袋子对着货郎,“叔叔,这个可以换糖了吧?”

一股血腥味飘过来,正是来自那布袋的口,货郎虽然感觉非常诡异,但一想鸡毛都是鸡死了的情况之下才有的,而死了的鸡出血也是正常的,就没有多想,而是把手伸进了布袋。这一摸,感觉更奇怪了,因为布袋里的鸡毛还带着温度,转念一想,鸡的体温本来就比人的高,而它的毛也是温度偏高,这些用糖换走的鸡毛,都会被一些手工作坊买去,做成棉衣或者毛衣,所以货郎仍然没有多想。

货郎拿秤一称,那一布袋的野鸡毛,不到二两,他遗憾地告诉那孩子,“这鸡毛不够换一两糖的。”

小孩子说:“那换半两呢?”

货郎说:“这一块糖就是一两,现在把它敲碎,一半给你,一半留着卖,但天气这样热,剩下这一半很可能会化掉。”

太阳已经西沉,货郎不再多解释,直接挑起担子赶路了。小孩子委屈地看了货郎一眼,转身就跑,货郎又走了近一里路时,暮色已经降临,而走在树林里则更像天黑了一般,那个小孩又赶上来,“叔叔,你再看看这么多够不够?”

货郎一回头,看到那小孩子手里提着两布袋野鸡毛,血腥味更浓了,他突然想到,这荒山野岭的,一个六七岁大的小孩子,为何能够两次赶上终年奔波,脚步如飞的他?货郎不禁心里打了个哆嗦,拿出小杆秤,草草把两只布袋一称,虽然仍是不足二两,但货郎白掀开担子,拿了一块洁白晶莹的薄荷糖来,递给了小孩子。

货郎健步如飞,但走了一里多的路时,那个小孩又追上来,“叔叔,你的薄荷糖太好吃了,我还想跟你换。”

货郎惊悚地一回头,看到方才那个小孩,手里提着两只布袋,站在身后不远处。那一刻,货郎知道,他遇见鬼了。而且这应该是一个穷苦人家的小孩,过早夭折,大约在世时很想吃一块糖,但直到死时也未能如愿。走四方的货郎比一般人镇定,他停下脚步,“我不要你的野鸡毛,我送你两块糖,但不要再跟着我了,让我赶路行吗?”

但小孩子接过货郎的薄荷糖以后,一定要把野鸡毛塞给他,货郎的担子本就不轻,一边担子绑着两布袋野鸡毛,虽然重量是没有增加多少,但走在树林里极其不方便。走到前面不远处,货郎赶紧停下来,将四布袋野鸡毛连同袋子全部都扔掉了。

那一刻,货郎闻到旁边草丛里有一股极浓的血腥味,他打开手电筒一看,原来是一只野鸡,全身的毛已被拔光,而旁边的草丛里,也隐约有一只。

一瞬间货郎明白了一切:这个早夭的小鬼得知能用野鸡毛换薄荷糖,就在树林里杀死了好多只野鸡,拿它们的毛换取货郎担子里的糖。

民间300鬼故事第二篇-舞花间

编者按:花为谁舞?舞花间由男子转换成一名女子,得到小王爷阿晰的爱怜,舞落颜为了翩翩舞姿,噬蝶养鬼,终成殇。小说构思奇妙,跌宕起伏,环境描写和人物描写都很到位,不失为精彩绝伦的一篇文!

(一)

随着烟花炮吼地一声响起,朵朵鲜艳刺眼的花儿立刻绚丽地绽放在天空,瞬间沸腾了整个憬月城。今日是舞家唯一的独苗舞花间小少爷的16岁寿辰。缤纷的烟花一层层打开又一层层合拢,祝寿的人们看得如痴如醉,拍手叫绝。整个宴会热闹非凡,没人注意到一个蒙面人正悄悄从侧门溜出舞府,急急地向一个方向赶去。

一串串火红的灯笼映得整条街都浸满喜庆,放眼望去会看到一层浑浊不清的光圈氤氲在四周的空气里,使得这样一个躁动的夜竟也有了一份独特的美。

突然一阵怪风很不和谐的刮起,干脆的掀飞了蒙面人的面纱。

顿时引来了无数人围观,人们都纷纷惊若天人——那是种看一眼就窒息的美丽。

面纱下的人有着洁白如玉的肌肤,唇红齿皓,柔软纤长的睫毛,灿若星辰的眼眸,美貌似女子一般阴柔妩媚。

尽管狭长的凤目上挺立着一对英气逼人的剑眉,却还是掩饰不住那股妖娆的味道。

绛紫色的雪纱长衣,越发显得挺拔、俊俏。头上冠了一枚紫钻,正闪着莹莹晃晃的紫光。蓝黑色的长发随风而舞,细长的手指轻巧的拨开遮脸的发丝。

确可谓美过天神了。

“姐姐,给你面纱!”一个小妹妹拣起那块面纱递了过去。

花间蹙紧了眉头,一把抓过面纱转身就走。

他已经不记得有多少人对他使用女人的称谓了。仰头看到酒家楼上那张玩世不恭幸灾乐祸的笑脸,他顺了顺气儿,面露愠色的上了楼。 恐怖故事

酒过三巡,花间发现坐在对面的家伙还在为自己的恶作剧得意。

眼前的人背着两把斩妖剑,头戴道士帽,眼神庸懒,嘴角总是有意无意的扬着桀骜不驯的浅笑。而这个人便是他认识多年的好兄弟——一个比他大12岁,名为阿晰,会在困难时帮助他的大哥哥。

“哈哈!来,给大爷笑一个!”阿晰有些醉意,又开始了他每次必干的无聊的调戏。

“你醉了。”花间无奈的看着他。

“哈哈!那大爷给你笑一个?”阿晰说着就大笑起来。

“你要气死我?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你只不过是个茅山道士!我警告你,把我惹火了照样让你小命不保!”花间气呼呼的说。

“错错错错,又错了你!到底要我纠正你几次!我不是矛山道士,我是真正的正派的长像出众法力高强深受年轻女孩爱戴年轻男孩崇拜的茅山道士!”阿晰用一种平淡的口气开始了他无谓的自白。

花间马上意识到对话的主题偏移太多了,忙打断了说起正事:“听我说,我觉得最近我的姐姐舞落颜比以前更古怪了!”接着他就把前几日看到的情景和阿晰述了一遍:那日他在花园无意间看到落颜的嘴巴突然变得很长很长,然后像只蝴蝶一样吮吸花蜜!当他揉了眼睛再看时就又复原了!平时落颜喜欢抓很多蝴蝶关在纸笼里。一次他去看她,却不小心撞见她捉出蝴蝶掐掉翅膀,一只接一只的喂到嘴里嚼吃了!她见到花间时,还有点不自然的擦了擦嘴角残留的绿黄的汁水…

听完,阿晰稍微正色了一点,问道:“还有呢?”

花间憋红了脸:“还有,我…我说了你不能嘲笑我!”

阿晰一脸诚恳的点点头。

民间300鬼故事第三篇-夜谭记之画师·美人面

一、画面

柳妙锦第一次出现在阮衡面前的时候,只有十六岁。

她将悄悄回家的阮衡堵在家门口,似笑非笑:“阮画师,您不必躲我。我叫柳妙锦,是柳潇潇的女儿。至于为什么姓柳,那是因为我亲爹嫌弃我是个女儿,反正及笄以后,我就搬了出来。”

柳潇潇,是阮衡心中永远的痛。

任谁也想不到,淡然而神秘的阮衡,在十七年前也只是个普通的寒门书生。他十九岁科举落榜时,自父母走后就一直陪伴他的柳潇潇将亲手做好的斓衫放在他的床头,头也不回地上了陈家的花轿。

柳潇潇也有父母要养,她没办法将三个人的后半生都耗在一个前途未卜的穷书生身上。

那天,阮衡默默爬到一处坡上,直到花轿再也看不见,才爆发出撕心裂肺的呐喊:“潇潇——”

仅仅四年,柳潇潇就因丈夫的花心以及公婆对女儿的漠视郁郁而终。而阮衡,大家都说他疯了,求仙问道,痴迷炼丹。

只是十几年后,从南诏走出来一个神秘的画师,就是当年的阮衡。

柳妙锦站在明媚的阳光下,有些讽刺地说:“先生,若我是您,当年就不该放我母亲离去。”

阮衡苦笑了一声:“等你真正爱了,就知道了。”

柳妙锦笑着说:“可我已经爱了,但他不爱我,所以我来找你了。”

柳妙锦看上的是个富商之子,姓陆名嘉,字子禾。然而,对方却只痴迷那种缥缈若仙的人儿。

阮衡蹙眉问她:“你想让我把你的脸画成那种仙女的脸?”顿了顿,他劝道,“其实你已经很美了,人与人之间靠的是缘分,你就算变成了他喜欢的样子,可他爱的究竟是你这张脸,还是你本人呢?”

“可你直到现在都没赶我走,不过是因为我生了张跟母亲极为相像的脸。”柳妙锦语言犀利地说。

阮衡默然,最终还是持笔为她改了一张充满仙气的脸。

丹凤眼,冷如寒光;薄樱唇,抿出一线秋凉……仅仅几笔,整个人却气质大变。

柳妙锦很满意,然而阮衡却只是神情凝重地看着她,他隐约觉得,他并不是在成全一段恋情。

次日,柳妙锦白衣飘飘,停驻在陆嘉常走的石桥上,神色淡然地望着水中的倒影,颇有种遗世独立的气韵。

陆嘉痴痴凝望着她,喃喃自语:“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后来,柳妙锦跟阮衡叹息:“男人啊,果然是你对他掏心掏肺,他对你不屑一顾;你遗世独立,他却趋之若鹜。”

阮衡不解:“你既知这点,又为何对他如此上心?”

柳妙锦沉默许久,才极轻地道:“因为,先爱上的吃亏。”

自那时起,阮衡就知道,柳妙锦其实一直都很清醒。

陆嘉每日都去柳妙锦独居的小院拜访她,知道她一个人生活不易,特地嘱咐了下人每日天不亮就从后门送了米菜进来,又悄悄在菜里藏了银子,简直殷勤备至。

柳妙锦知他是怕坏了她的名声,又怕伤她自尊,才如此小心翼翼。她收得坦然,只是对他还是那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某日,陆嘉拿了匹布料来,说:“家里的铺子给人扯错了布料,客人不想要,可摆在店里也不好处理,我看跟你素日所穿衣料极为相似,不如你拿着做件衣裳试试?”

柳妙锦扯过料子一打眼,就知道这分明是照着自己的身量裁的,只是她倒也不戳破,反而说:“送人如此白的衣料,你当奔丧呢!”

陆嘉脸有些绿,干干咳了声,但紧接着下句就令他欣喜若狂,柳妙锦将衣料甩在他身上,冷哼道:“换成红色的,你的也是!”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回屋了。

陆嘉站在原地一琢磨,合着人家这是暗示自己提亲呢!

把柳妙锦娶回家那晚,陆嘉在屋外徘徊了许久,直到下人们把他推进新房,他才敢直面柳妙锦。他看着一袭红嫁衣,端坐床上的新娘,狠狠吞了口口水,搓着手,站在原地半天,就是不敢动手掀盖头。

柳妙锦冷笑一声:“我是妖魔鬼怪,还是洪水猛兽,你竟如此怕我?”

“不,不是。”陆嘉结结巴巴地道,“你在我心中,就是仙子。我只敢远观,不敢亵渎。”

柳妙锦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新婚之夜,陆嘉是抱着柳妙锦和衣而眠的,身子僵硬得几乎可以拉去做棺材板了。

民间300鬼故事第四篇-琉璃坠

楔子

川王爷府。

“福晋,听说琉璃坊近日炼出了一件紫色琉璃坠……”一名小厮面色恭敬,奉上了手中的宣纸。

金雕玉镂的屏风两侧长明灯闪烁,一位宫装女子慵懒地倚在软榻上,青丝高挽,眉眼妖娆。

她扫了一眼宣纸上画的七窍玲珑琉璃坠,嘴角闪过一抹冷笑,道:“琉璃坊吗?传我的话,赏琉璃坊黄金百两,绸缎千匹,务必在王爷四十大寿之前把琉璃坠给我献上来,如若不然……”

1.屋漏逢雨

琉璃坊是漓江城内很有名气的手工坊,专做一些琉璃制的首饰,其中最为有名的便是琉璃坠了。

琉璃坠通常只有青黄两种颜色,但不知掌柜韶年用了何种方法,前些日子竟然炼出了一件紫色的七窍琉璃坠。

没过几日,平川王爷府便传来消息,说是乎川王爷的宠妃看上了那件琉璃坠,给琉璃坊下了重赏,要那件紫色的琉璃坠。

或是韶家福浅,平川王爷府的消息传来的那天夜里,便有刺客潜入韶府,盗走了琉璃坠,还顺手杀死了韶年。

韶阿离几乎要昏厥过去,昨日父亲还在与家人谈笑风生,哪知今日便阴阳两隔了。她身旁的染竹轻哎一口气抚了抚她的肩,道:“阿离,人死如灯灭,别太难过了。”语罢,他却突然眉头一皱,仔细打量起了韶年的尸身。

韶年是被利器刺入胸口,一招致命的,可奇怪的是韶年脸上的表情,带着一股似笑非笑的意味,看起来他似乎是在痛惜,‘又好似带了些解脱。

染竹正想询问,门外便有一小厮匆匆跑了过来,道:“小姐,染公子,方才有家丁从外面带回来了两个消息。” “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染竹见韶阿离还在轻声抽泣,便替她问道。 那小厮苦笑一声,道:“第一个消息是,漓江城的那头,又新开了一家琉璃坊,唤作’天星阁‘。另一个是,平川王爷府刚刚派了人过来,催着要琉璃坠。”

染竹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且不说天星阁那边,平川王爷府素来消息灵通,不可能不知道韶家此时出了大事,而又偏偏赶在这个时候逼着要琉璃坠,这分明是为难韶家! “我现如今到哪里去寻紫色琉璃坠!我都不知父亲是如何炼出来的!”韶阿离忍不住泪流满面。 染竹将她拥入怀中,安慰道:“别着急,总会有办法的。”

2.琉璃蛊

韶家老掌柜的丧事如期举行,一切从简。染竹作为韶阿离的未婚夫,陪在了她的身边。

一路上,染竹发现,韶家大少爷韶华虽说也和其他人一样悲痛欲绝,但又好似心事重重的样子。

按照漓江城的习俗,自家的棺材是不能让自家人抬的,可韶老爷的棺材却是由自家的家丁抬的,韶家在漓江城这么久,不可能连这个忌讳都不知道。更为奇怪的是,走了半个时辰,四个家丁虽说是满头大汗,却没有一个人说要歇息—下。

“岳母大人……这棺材里……”染竹实在是忍不住白己心中的疑惑,轻声向身旁的韶老夫人问道。

原本在抹眼泪的韶老妇人身子僵了一下,随即压低声音道:“染竹,你不是外人,又生得聪慧,我也不想瞒你同,只是此地人多耳杂,待回去了我再与你细说。”

染竹一听,知道其中另有隐情,便不再多问。

棺材入土之后,众人便回了。到了府上之后,老夫人借口将韶阿离和韶华支走,独留了染竹在韶老爷生前的书房里。

“染竹,你可知我韶家生意为何这么多年一直不曾中断?”

“染竹不知。”

“我韶家有两件祖上传下来的宝物,一件是琉璃粉,在烧制琉璃的时候加入,会使琉璃的光泽更加艳丽,另外一件是琉璃蛊,与琉璃粉息息相关。”

染竹一怔,他只知琉璃坊做的琉璃比他家的都要好看,却不知原来其中有这缘故。

“染竹,你可记得我家曾有两个下人,一个丫环唤作林魅儿,一个家丁唤作林修。这林修胆大包天,也不知我韶家究竟哪里亏待了他,竟然勾结上我的贴身丫环林魅儿,盗走了琉璃粉。”

染竹听她这么一讲,确实想起来,韶家以前是有这么两个下人,只不过后来就都不见了,他还一直以为是返乡了。

“倒也多亏了林修,让我们见识到了琉璃蛊的可怕之处。那琉璃粉是用琉璃蛊所产,琉璃蛊是用琉璃粉喂养出来的。

他偷琉璃蛊时,一个不小心被琉璃蛊咬了一口,便全身僵硬,气绝身亡。林魅儿惊慌失措之下,拿走了琉璃蛊子虫和一罐琉璃粉,匆匆逃走了,现在,留在我韶家的只有一只母虫了。”

老夫人叹了一口气,接着道:“老爷自认为传家之宝毁在自己的手里,甚是内疚,不过他却发现,那林修的尸身,或许是因为被母虫咬过的缘故,常年不腐!直至近些日子,老爷才发现林修的尸首竟是制作琉璃坠的绝佳之物。所以,才有了那件紫色的七窍琉璃坠。”

染竹此时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分,韶老爷因为用人尸炼了琉璃坠,想必也是心中不安,所以死的时候,他的脸上才会有解脱般的笑意。只是那痛惜,又是为何?

在韶年死后,平川王爷府逼要琉璃坠。老夫人无奈之下,才留下了韶老爷的尸身,备好了琉璃蛊,准备再炼一件紫色的琉璃坠。所以那棺材里,根本就没有韶老爷的尸体。

“这般宝物,可以使琉璃坠鲜艳异常,若是用在人身上呢?”染竹向老夫人告退之后,自言自语,折身出了门。

民间300鬼故事第五篇-凶宅

元和十二年的一个冬日里,寇庸上街买了两文钱的蒸饼,经过街角的时候发现有座宅子外面贴了张纸,写着此宅低价出售。寇庸来到长安已经有两个月了,寄住在一个远方亲戚的家里。目前他在一个张姓的公卿府上做一个小小的门客。

长安居,大不易。地段稍微好点的宅子,大多都要在五百贯钱左右。这座大宅子位于永平里西南角,想必价值不菲。可是寇庸却奇怪地发现,这宅子的售价却出乎意料的低廉。

他根据纸上写的地址找到了宅子的卖家。是长安城内的罗汉寺。

寇庸问,这宅子怎么这么便宜?

寺院主持吞吞吐吐,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说出了原因。

在大历年间,这座宅子被当时一个名叫安太清的人用六百贯钱买走。可是不足一个月,这座宅子就被低价转手。据说是因为安太清的夫人有天夜里在宅中突然猝死,安太清思念亡妻,怕睹物思人,就把宅子卖给了当地一个叫王姁的人。

王姁搬进宅子的第九天晚上,他家的一名丫鬟夜里起来小解,第二天清晨在院子里那口方井中找到丫鬟漂浮的尸体。

之后宅子又转手给下一个人。到了今时今日,大约有十七户人家曾经入住过。每户人家都有极其恐怖的事情发生。最后这座宅子再也没人敢住,后来就到了罗汉寺手里。

听了这些传闻,寇庸有些害怕,身子发冷。可是想起寄人篱下的心酸苦闷,远方的妻儿日夜盼着自己接他们来长安生活,咬咬牙就奔回家取了所有的积蓄,又跟亲戚家借了二十贯钱,凑足了四十贯钱,买下了这座宅子。

主持见凶宅出手,捧着沉甸甸的银钱眉花眼笑地回去了。

寇庸有些欣喜,又有些忐忑不安地打量着自己的新家。有堂屋三间,东西厢房五间,占地约三亩,庭院前地种了数十株槐树。刚入大门,就可以看到一面影壁,高八尺,基座足有一尺来厚。看上去是用炭灰泥建造的。

寇庸的随身物品很少,很快就搬进了宅子。他心里盘算,自己先住几天,没事发生就接妻儿过来一家人同住。当天夜里,搬了桌子抵住厢房的门窗,用被子蒙住头战战兢兢地躲在床上。

起初还没发生什么事。到了四更天的时候,天下起了小雨。卧在床上的寇庸在迷迷糊糊间突然惊醒过来,感到惶恐不安。外面的雨声淅淅沥沥的,似乎还有极细的哭声夹杂在其中,在半空中忽东忽西,飘渺不定。

寇庸吓得簌簌发抖,只能裹紧被子。直到黎明时分哭声才隐去。

寇庸早上从床上爬下来的时候,衣服都已经被冷汗浸湿了,昨晚一宿没合眼。

当天夜晚,寇庸还是把门窗紧闭,听着哭声在房中发抖。一连几天下来,整个人都憔悴了,脸色苍白。有知情的街坊劝他赶紧搬出去,不要枉送了性命。可是寇庸不肯,他所有积蓄已经都拿来买这宅子了,还欠了二十贯钱的债。他还盼着接妻儿们过来一家团聚。

街坊叹息一声,只能不再相劝。

寇庸一天天的瘦下去,疲惫的双眼中爬满了血丝。

这天夜里,又下起了小雨。过了四更天的时候,街坊听到宅子那边传来奇怪的声音。他下床趴到门边侧着耳朵倾听。风雨中似乎有人在大叫,还有砰砰的砸墙的声音。他听得心惊胆战,却不敢开门出去。

这样闹了一宿。

天一亮他就召集了附近的街坊一起跑去宅子。发现寇庸光着脚躺在进门的地方,在他的身侧丢着一把大铁锤,地上到处散落着碳泥灰的碎块。那面影壁破了一个大窟窿,从里面探出半截白骨骷髅,身上的青罗裙、红裤鲜艳夺目。两只白森森的手臂支撑在地上,像是正要爬出来一样。

街坊们发现寇庸还有呼吸,立即把他搬走。几个胆大的把影壁彻底敲毁,把里面的骷髅挖出安葬在渭水边上。

据说,这个宅子最初是由郭子仪的夫人购置。当时郭子仪的堂妹因为一段往事,解不开心结,在永平里的宣化寺出家。郭夫人经常去看她。富贵人家出行,每次都要携带大量随从伺候。于是就购买了这个宅子安放丫鬟。传闻说,当时有个丫鬟失踪了。有人说,是那个丫鬟偷偷逃掉了。也有人说,是那个丫鬟无意中听到了不该听的秘密,所以被活埋在了这面影壁里。

一个月后,街坊看到寇庸回来,身后跟了一个衣着朴素的妇人,还有一个五岁的小女孩。三人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手牵着手迈进了他们的新家。

以上就是民间300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300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22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