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清民间鬼故事5篇

本文5个武清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有声鬼故事大全下载、湘西民间鬼故事、民间扔女婴鬼故事、广东潮汕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武清民间鬼故事第一篇-影壁墙的秘密

元和十二年的一个冬日里,寇庸上街买蒸饼,经过街角的时候发现有座宅子外面贴了张纸,写着“此宅低价出售”。寇庸来到长安已经有两个月了,寄住在一个远方亲戚的家里。目前他在一个张姓的公卿府上做一个小小的门客。

长安居,大不易。地段稍微好点的宅子,大多都要在五百贯钱左右。这座大宅子位于永平里西南角,想必价值不菲。可是寇庸却奇怪地发现,这宅子的售价却出乎意料的低廉。

他根据纸上写的地址找到了宅子的卖家,是长安城内的罗汉寺。

寇庸问,这宅子怎么这么便宜?

寺院住持吞吞吐吐,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说出了原因。

原来在大历年间,这座宅子被当地一个名叫安太清的人用六百贯钱买走。可是不足一个月,这座宅子就被低价转手。据说是因为安太清的夫人有天夜里在宅中突然猝死,安太清思念亡妻,怕睹物思人,就把宅子卖给了当地一个叫王的人。

王搬进宅子的第九天晚上,他家的一名丫鬟夜里起来小解,第二天清晨在院子里那口方井中找到丫鬟漂浮的尸体。

之后宅子又转手给下一个人。到了今时今日,大约有十七户人家曾经住过。每户人家都有极其恐怖的事情发生。最后这座宅子再也没人敢住,后来就到了罗汉寺手里。

听了这些传闻,寇庸有些害怕,身子发冷。可是想起寄人篱下的心酸苦闷,远方的妻儿日夜盼着自己接他们来长安生活,咬咬牙就奔回家取了所有的积蓄,又跟亲戚家借了二十贯钱,凑足了四十贯钱,买下了这座宅子。

住持见凶宅出手,捧着沉甸甸的银钱眉开眼笑地回去了。

寇庸有些欣喜,又有些忐忑不安地打量着自己的新家。有堂屋三间,东西厢房五间,占地约三亩,庭院前种了数十株槐树。刚入大门,就可以看到一面影壁,高八尺,基座足有一尺来厚,看上去是用炭泥灰建造的。

寇庸的随身物品很少,很快就搬进了宅子。他心里盘算,自己先住几天,没事发生就接妻儿过来一家人同住。当天夜里,搬了桌子抵住厢房的门窗,用被子蒙住头战战兢兢地躺在床上。

到了四更天的时候,天下起了小雨。卧在床上的寇庸在迷迷糊糊间突然惊醒过来,感到惶恐不安。外面的雨声淅淅沥沥的,似乎还有极细的哭声夹杂在其中,在半空中忽东忽西,缥缈不定。

寇庸吓得簌簌发抖,只能裹紧被子。直到黎明时分,哭声才隐去。

寇庸早上从床上爬下来的时候,衣服都已经被冷汗浸湿了。

当天夜晚,寇庸还是把门窗紧闭,听着哭声在房中发抖。

一连几天下来,整个人都憔悴了,脸色苍白。有知情的街坊劝他赶紧搬出去,不要枉送了性命。可是寇庸不肯,他所有积蓄已经都拿来买这宅子了,还欠了二十贯钱的债。他还盼着接妻儿过来一家团聚。

街坊叹息一声,不再相劝。book.guidaye.com

寇庸一天天地瘦下去,疲惫的双眼中爬满了血丝。

这天夜里,又下起了小雨。过了四更天的时候,一街坊听到宅子那边传来奇怪的声音。他下床趴到门边侧着耳朵倾听。风雨中似乎有人在大叫,还有砰砰砸墙的声音。他听得心惊胆战,却不敢开门出去。

天一亮他就召集了附近的街坊一起跑进宅子。发现寇庸光着脚躺在进门的地方,在他的身侧丢着一把大铁锤,地上到处散落着炭泥灰的碎块。那面影壁破了一个大窟窿,从里面探出半截白骨骷髅,身上的青罗裙、红裤鲜艳夺目。两只白森森的手臂支撑在地上,像是正要爬出来一样。

街坊们发现寇庸还有呼吸,赶紧找来大夫。几个胆大的把影壁彻底敲毁,把里面的骷髅挖出安葬在渭水边上。

据说,这个宅子最初是由郭子仪的夫人购置。当时郭子仪的堂妹因为一段往事,解不开心结,在永平里的宣化寺出家。郭夫人经常去看她。富贵人家出行,每次都要携带大量随从伺候。于是就购买了这个宅子安放丫鬟。传闻说,当时有个丫鬟失踪了。有人说,是那个丫鬟偷偷逃掉了。也有人说,是那个丫鬟无意中听到了不该听的秘密,所以被活埋在了这面影壁里。

一个月后,街坊看到寇庸回来,身后跟了一个衣着朴素的妇人,还有一个五岁的小女孩。三人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手牵着手迈进了他们的新家。

武清民间鬼故事第二篇-窖匠往事

老窖匠已经八十三岁了,这个年纪,当然不再烧窖。他喜欢给人们讲故事,如果有人问他一生烧窖无数,最难忘的一个窖是什么,他一定会回答,是一九九一年那一年冬天的那一个窖,这件事说来话长。

那个年代里,交通条件落后,信息闭塞,人们地南闯北全靠一双腿,而一些小商贩和手工匠人,则在各乡村间活动频繁,在偏远地区的农村,更是窖匠乐意去的地方,因为农村地区有他们需要的一切材料:木柴,水,好的泥土。

每到一个地方,窖匠选好地,然后搭一个草棚子,放置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然后在草棚旁边建窖,之后再挑好一些的泥土,把要做的东西塑好,比如水缸,陶罐,陶碗什么的,然后放进窖里,再将木柴烧起来。

事情回溯到一九九一年冬天。那个傍晚,天地昏黄,大雪铺天盖地,北风卷着雪片不停地杂乱飞舞,草棚大门拉着的布帘也起伏不定,不时有雪片飞进来。天气异常寒冷,而且建窖的选地一般都偏僻,四周一里之外没有人烟,草棚里的小火塘发着微弱的光,火光时隐时现,有灰白的灰烬被草棚顶透下的风吹着,炭火一边明亮一边缩小。

窖匠索性披了件军大衣,出了草棚,他放心不下他的窖:这样冷的天气,窖里的柴火很容易熄灭。雪地上传来窖匠孤独的“嘎吱嘎吱”的脚步声,然而在距离窖十几米的地方,隐隐有个影,背对着窖匠,脸对着窖,似乎在叹息什么。窖匠本想走近问个究竟,为什么如此晚那人还在在荒郊野岭之地,而且站在距离那窖如此近的地方。

但窖匠最终没有走上前去,一是因为他的视力极好,以他的经验,这窖一切正常,二是因为北风更加肆虐,大风卷着大雪打得他脸很疼。

第二天晚上,雪停了,雪和冰混着结成一层坚实光滑的路,窖匠照旧走出草棚,去看他的窖,这时,他又看到了昨晚那个身影,他觉得奇怪,于是忍不住一边走近一边仔细看起来,灰色的身影,稀疏的头发,一双黑布鞋。

蓦然间,一双手拉住了窖匠的胳膊,等窖匠回头过时,那人还示意他不要发声,然后拉着窖匠回到了草棚。昏暗的灯光和火光里,一个灰蓝色棉衣的中年男人站在窖匠面前,他瘦削而高,眼神看起来炯炯有神,他说:“刚才你差点遭遇大麻烦了你知道吗?”

窖匠说:“什么麻烦?”

“你知道那窖边站着的是什么吗?”

窖匠一愣,“是什么?”

“那是鬼,如果你冒昧前去与他接触,一定会霉运缠身。”

窖匠诧异起来,“你怎么知道,你又是谁?”

身着灰蓝色衣衫的中年人说:“我是道士,会阴阳术,虽然距离远,但我能够分清人和鬼,而窖边这个鬼,看起来像个怨鬼。”

窖匠紧张起来,烧窖这么些年,见过不少奇怪的事,也听过不少,而见鬼却还是他人生的头一遭,他哆嗦着问:“那怎么办?”

道士说:“待我去打听一下,看看那鬼有什么未了之事,停滞于此久久不肯离去。等下你就在这草棚里,不要外出,更不能发出任何响声。”

道士出门不久,窄匠站在大门口,手掀开简易布帘一直看着,但夜色浓黑,虽然有微弱的雪光,仍看不清那道士和鬼的动作。大约半个小时后,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咯吱咯吱”声,然后布帘被掀开,道士走了进来。他拍去身上的微雪,说:“那鬼的怨气,不是生前,而是死后,而且他说他停留在这里不是一天两天了,原因也是因为你的窖。”

“什么?”窖匠一听急了。

道士接着说:“我通过鬼语与他交谈,他坚持说你这窖里有他的东西,而且是骨殖,你一定要赶在他动怒以前,把他的骨殖找到,并且还给他,如果让他自己找回去,后果会很严重,起码他一定会复仇。”

窖匠说:“可是,我如何知道他的骨殖在哪里?”

道士说:“你烧窖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地方?”

“遇到一片特别好的泥土,是传说中的朱赭泥,颜色比较鲜艳。我好像把它做成了一只小陶罐。”

“明天赶紧出窖,把这罐子照着我说的方法处理了。”

第三天,天晴,一天的太阳把地面的积雪融化得差不多了,直到傍晚时分,窖匠才从一大堆出窖的器皿里找到那只小陶罐,那一刻他惊呆了,因为陶罐是红色的,虽然经过大火多天的灼烧,颜色暗了一些下去,但看起来仍然扎眼,他烧了这么多年的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

窖匠照着道士的方法,把陶罐里装了一酒盅红豆,一酒盅绿豆,一酒盅黄豆,一酒盅米,然后把陶罐埋在窖西边三十米远的地方。窖匠取土时的确曾在这里挖过土,这茫茫黑褐色大地上,埋着多少朝代死去的人们,一不小心把一个死人的骨殖挖到了,也算正常。埋了陶罐之后,窖匠又烧了好多纸钱,并且说了不少赔罪的话。

那个晚上,那个灰色的身影没有出现在窖边,后来也没有再出现过。

武清民间鬼故事第三篇-白狐与孟浩然

现如今提起“孟浩然”这三个字,人们首先想到的不是那位唐代诗人,而是当今画坛的奇才。之所以称他为“奇才”,一是因为他只画美女与狐,二是因为他笔下所画人物栩栩如生、神韵充盈,所见之人无不叫绝。当然,一张俊逸的面容加上一副修长的身形也是这位青年俊杰备受关注的原因之一。

孟浩然为人谦和,待人热情,交际甚广,然而真正能让他交心的朋友却不多。张健是其中一个。张健搞摄影,自己开了一家小摄影社。顾客上门,他瞅着顺眼的他给拍照,瞅着不顺眼的便请对方走人。就这么一个性,偏偏对了孟浩然的脾气,而孟浩然的面相,也偏偏入了张健的眼。“可惜了你的摄影天赋!”孟浩然时常替好友惋惜。“谁让他们不都像孟兄这般惹人爱?谁让她们不都像孟兄情人那般惹人怜?”张健的调侃往往很有效的使孟浩然噤口。

张健口中的“孟兄情人”实乃孟浩然书房中的一幅画,是孟浩然十年前之作。画上女子粉面樱唇,细眉修目,青丝如墨,身着一袭白衣,表情含蓄娴雅,着实惹人爱怜。张健第一次去孟浩然家时,便被这幅画深深吸引了,非要孟浩然为他引荐画中人,说要为她拍一本写真集。孟浩然经不住张健死缠烂打,终于开口讲述了他与画中女子的渊源。

那年孟浩然十八岁,家住莲溪镇。平日里他总背着画夹出外写生。一日,经过一集市,孟浩然见一摊位上摆着一个别致的笼子,笼子里面关着一只白狐。那白狐体态修长优美,浑身通白似雪,眼眸乌黑亮圆,正楚楚可怜的望着他。孟浩然当下动了恻隐之心,苦苦央求摊主,最后他用为摊主画的一幅素描换下了白狐。之后,他将白狐带到了离小镇不远的莲花山下。临别时,那白狐一步三回首,最后消失于山中。孟浩然心中暗叹白狐的灵性。之后,他有意无意的去莲花山写生,竟遇到了令他惊为天人的胡清莲,也就是画中的女子……

“孟兄与她一定是两情相悦。”张健猜测到。“仿若已相识千年……”孟浩然一声叹息。“可为什么分开?”张健不解。孟浩然苦笑一声:“我哪里知晓。我俩相识三个月后,便再见不到她的踪影。她曾告诉我她家住在莲花山中,为此我几乎寻遍了全山,却不见一户胡家。”“也许她是狐仙,为报你救命之恩而来。”“也许吧……”“这就是如今孟兄只画美女与狐的原因?旨在寻觅伊人芳踪?”孟浩然不无伤感的点了点头。也只有在张健面前,孟浩然才流露出真性情。在旁人面前,他永远都是谈笑风生。

众人眼中,孟浩然的生活堪称完美,特别是他刚刚迎娶了一位娇美佳人,这更令众人羡慕不已。此佳人名叫苏雪妍,是一位模特,皮肤白皙,柳眉杏眼,穿着时尚,极具现代美。张健深知此女子并非孟浩然所中意的类型,她距胡清莲那种古典美相去甚远。但张健也深知,孟浩然之所以娶她,是因为她是唯一未提出将胡清莲画像摘下这一要求的女子,也因为她是唯一在得知孟浩然心系一狐仙而依然微笑嫁给他的女子。为此,张健也不得不对苏雪妍另眼相待。

孟浩然娶了苏雪妍,金童玉女,珠联璧合。一时之间这成了各大媒体的头条。而那幅狐仙图,依旧静静地守在孟浩然的书房。就在张健几乎认为胡清莲会是一个不朽的传说时,一个摄影界同行的到访仿佛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位同行艺名叫“远尘”,真实姓名无从知晓。他在摄影界小有名气,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同行中有位叫张健的怪才,便决定一睹庐山真面目。而张健也对远尘早有耳闻,所以也想会一会他。

正所谓“无巧不成书”。远尘给张健拨电话时正在孟浩然家附近,而张健正在孟浩然家中闲聊。孟浩然是随性之人,于是,张健便约远尘来孟浩然家相见。这一见不要紧,竟发现远尘真名胡清远,而他,居然是胡清莲的哥哥!

据胡清远讲述,十年前他们家住在莲溪镇莲花山中。一次妹妹偶然下山游玩,结识了孟奇,也就是如今的孟浩然。妹妹与孟浩然相处三个月,情投意合,早已芳心暗许。可不幸的是,妹妹从小身患绝症,为了不拖累孟浩然,她决定忍痛割爱,再不见他。于是,父母与哥哥带着她连夜举家北上……“可是妹妹一直忘不了孟奇。直到临死前还念着‘奇哥哥’。早知道大名鼎鼎的孟浩然便是孟奇……”胡清远哽咽住了。张健望向孟浩然,孟浩然也已双眼含泪:“孟奇是父母为我取的小名,外人都不知。当时我觉得清莲很亲切,便告知小名……”

胡清远走了。临走前他说:“我这一行,见到了张健,也见到了妹妹中意的男子,无悔矣。”张健也随之离去了。临走时他发誓再不入孟浩然书房,说难以接受胡清莲这天仙般的女子终是凡人的事实,更难承受胡清莲这般可人儿已离世仙去的打击。留在书房里的,只剩下孟浩然,还有默默陪在他身边的苏雪妍。

“雪妍,世上终究没有狐仙吗?”第一次,孟浩然在苏雪妍面前掩面痛哭。“唉……”苏雪妍微叹一口气,拥住了他。

不多时,孟浩然已在伊人怀中睡了过去。苏雪妍抚过孟浩然安详的睡颜,轻声说:“有的,老公。我不是下山来报恩了吗……”

武清民间鬼故事第四篇-幽冥之惑

据《河东记》记载,唐文宗大和八年(854年)的夏天,长安城仍如往常一般燠热,大街上亮白一片,行人都恹恹的,连街边的柳树也都无精打采地垂着。

街头一处宅子里住着一个名叫段何的进士。七月的一天,段何同一班举子出去饮酒,一群人推杯换盏,纵酒欢歌,闹到半夜才散。那天气温下降,夜里的风有些冷,段何满头大汗地从酒楼里出来,风一吹,就受了寒,回家之后便病倒了。他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喝了不少汤药,才渐渐有好转的迹象。

外面暑气蒸腾,段何卧床日久,只觉得身上黏滞滑腻,十分难受,忙叫仆人烧了水,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不料这么一通折腾,他只觉头昏眼花,双腿发软,仿佛被抽掉了筋脉一般,绵软无力,便斜倚在桌边,懒洋洋地打盹儿。

院子里蝉声鸣烈,段何头脑昏沉,神思飘忽,视线漫无目的地在屋子里扫过,目力所及之处,仍然是笔墨纸砚、桌椅炉瓶、旧时家陈这些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东西。那些东西都灰扑扑的,有的上面还结着蛛网,看着令人心烦,想是他生病的这些日子,仆从偷懒所致。

段何心下恼怒,正想将视线投往窗外,忽然一股冷风涌进来,他不禁打了一个寒战,下意识地紧了紧胸口的衣襟,抬头的刹那惊恐地发现,屋子里呈现出某种令人胆寒的异象……

斜对着他的墙角,片刻之前还是好好的,现在竟然有一缕缕黑色的烟气升腾而起,那烟气越聚越多,越聚越浓,渐渐凝成一个实体,定睛看去,赫然是一个彪形大汉。那汉子光着膀子,只在腰间围着一块布,身上肌肉虬结,似是拥有无穷力量一般。他傲立于段何面前,精神抖擞,顾盼自雄,用一种非常热络的口吻对段何说:“看你病成这个样子,为什么不娶媳妇呢?身边也好有个人照顾。要是突然得病死了,那可怎么办啊?”

“有这么说话的吗?”段何心想。不过,从他出现时的情形来看,面前这位明显不是人,而是个鬼。一个鬼无端出现,热情地建议自己娶妻,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想到這里,段何心里有了计较,推拒道:“在下是个举子,家境贫寒,无意婚娶。”

那鬼哈哈一笑,道:“段兄多虑了,现在有个好人家的女儿,容德可观,家势贵显,财力雄厚,有很多陪嫁,根本不用你出钱,这事就能办成,我来做这个媒人,你看怎样?”

段何又道:“在下虽中了进士,但并未获得一官半职,多年寒窗,尚未成名,怎么敢想娶妻之事?”段何想自己已经表明态度,那鬼也会知难而退了吧。谁承想,那鬼却并无放弃之意,接着道:“我辈都是通达之人,不讲究那些俗套,就是不按六礼来迎娶,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现在就为君操办此事。”段何还没表态,那鬼便走出房门,消失在门口。不一会儿,那鬼便折返回来,喜气洋洋地道:“新娘子来了!”

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便娶妻,这种事情无论如何不能发生在自己身上。段何正想挣扎着从榻上下来,把这自告奋勇上门提亲的鬼给轰出去,就在此时,从门口升起一股旖旎的香气,那香气似是有形一般,伸出悠长的触手,涟漪般徐徐蔓延,渐渐充溢了整间屋子,段何不禁呆了一呆。这时,四个身着玄色劲装的男子抬着轿子从大门走进院子。

那花轿金碧辉煌,仿佛公主出嫁时的銮驾一般,轿子后面还跟着四个人。其中两个男子手中拿着精美的妆奁和衣箱走了几步,将箱子置于庭前的台阶上。还有两个是婢女,这两个女子皆面容娇美,堪称绝色。

轿子抬到门前的台阶前便停了下来。轿帘被一阵无形的风卷起,内里伸出一只纤纤素手,那手玲珑秀美,仿佛锦缎一般闪着和悦的光泽,小指微微翘起,似一弯新月。单是一只手,便已经美得惊心动魄,若露出脸来,不知会是何等的风华!

她侧身从轿内移出,段何抬起眼帘,不期然地瞥见眼前闪过一抹艳丽的红。定睛看去,只见那女子身披金丝绣线的华丽嫁衣,头上覆着飘飘荡荡的大红盖头,襟袖之间弥散出浅淡香气,莲步轻移,由那鬼引领着,如扶风弱柳一般,环佩叮当地走进屋内。

段何看在眼里,心神不由一荡,然而转念之间,又想起这伙人来历不明,自己若轻易答应下来,恐有后患,于是渐渐镇定下来,端坐不动。

进入阁中之后,那鬼随手关了门窗,又放下床边的帷帐,然后走到段何身边,对他说:“吉时已到,请新郎新娘入洞房吧!”段何扭过脸去,面如寒霜。那鬼见段何不为所动,言语之中,便有了呵责之意:“有良家女子,不顾段君贫寒,登门为偶,君如此这般,岂是待客之礼?”段何心中嫌恶,加上身体疲惫,头重脚轻,转身倒在枕头上,背对着那些鬼,一言不发。那鬼见他反应如此强烈,便缓和了语气,道:“纵然无意迎娶,看一看总是可以的吧!”段何索性拉过被子,盖在脑袋上,那鬼又在他耳边絮絮叨叨地劝他不要放过这个与佳人双宿双飞的大好时机,免得以后后悔。不管他怎样规劝,段何都大被蒙头,一声不吭,大概有一顿饭的工夫,那鬼实在无计可施,只得长叹一声,又将那些人引了出去。

待那些人渐渐走远,屋子里一片寂然之后,段何才从被子里伸出了头,他向四周张望了一下,确定那些人的确是离开了,才摇摇晃晃地下了床。靠窗的几案上,放着一张红色的信笺。那信笺撒着细细的金粉,散发出脉脉香气,似一缕幽魂,萦绕在室内,久久不散。

信上用蝇头小楷写着几行诗:“乐广清赢经几年,姹娘相托不论钱。轻盈妙质归何处,惆怅碧楼红玉田。”字迹娟秀柔媚,从笔画的转折上,便不难想见主人的楚楚风姿。末尾并无姓名,只在纸端书了一个“我”字……

看到这里,段何的心头不禁生出薄薄凄凉,有些怅然若失。这以后,他的病便一天好似一天,不出半月,便恢复如初。

有人说,段何遇见的那些人是为幽冥中的女子寻夫,他若为美色和财宝所动而答应下来,便会魂归幽冥。段何抵抗住了诱惑,因此,他便捡了条命。

武清民间鬼故事第五篇-尸鬼村

这是清代野史轩主人的述异记中出现僵尸的故事:

清朝初年,湘南西边,有一个靠山的小村落,整个村子两百多户人家,七百多人都是僵尸。这些僵尸,喜吃活人血肉,其身湿润腐烂,全身皆发出霉味般的恶臭……。

本来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村子,大部分人以打猎为生,一部份人种点野菜地瓜之类生活。村中有个叫成三的年轻人,平日游手好闲,不事生产,又喜欢调戏别人老婆,常被村人追打羞辱,因此,就躲在山中苟活,利用晚上回村偷些食物过活。全村人都对他恨之入骨。

有一天,成三在山上肚子饿了,想挖一些野笋,地瓜之类来果腹,就到处挖啊挖啊,竟挖到一具尸体,样子极为恐怖,似乎死了几百年,脸和身子都烂得不成形,他虽然肚子空空的,也不禁呕了几口酸水出来。 成三本想拔腿就跑,但是仔细一想,或许尸体上有一些值钱之物,就蹲了下来仔细检查……

虽然整具尸体都已烂成糊状,但似乎头上有一张黄纸,上面的字已看不清楚了。成三找了半天,结果什么也没有,加上闻到死尸身上所发出的怪异腐味,更觉得全身不对劲。于是赶紧把死尸埋了,到别处找食物。

自从成三看过那具死尸后,整个人就觉得难过,一天天消瘦,牙齿也渐渐变黑,全身无力,昏昏沉沉,好像中了尸毒。

过了一个月,大家发现成三好久没上村来偷,心想可能死在山上,正高兴的时候,却看见成三踉踉跄跄地走来,要求村人到城里帮他找医生。这些村人哪一个没吃过他的亏,哪里会帮他?

啊!算了,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再怎么说成三也是一个人,我们也不能就这样看他死啊!一位老者这样说着。

于是又带他回去洗澡,又煮一些东西给他吃,想不到成三稍微好些了,又想调戏老者的女儿,被村人发现后,大家将他打个半死,丢在后山草丛中让他自生自灭。

过了几天,又见成三一身病地求人救他,这次,村人不但没给他吃 反而狠狠打他一顿,然后将他绑在树上。

村中有人看不过去,说这样太过缺德,会遭受报应。但几个壮丁一个字也听不进去,硬是把他绑在树上。

成三在树上没几天就断气了,尸体发黑带青,眼睛也变为灰泥状,发出的尸臭非常难闻,村中许多妇人和小孩闻了就不舒服。

村中几个壮丁看到这个情况,就商量把成三尸体放下来,好好埋了,才不会让大家感染尸毒。大伙儿都同意了,不过白天大家都要干活,就决定晚上去埋成三的尸体。

到了晚上,大伙儿吃过晚饭,拿着火把要找成三的尸体时,想不到竟然不翼而飞。根据树上被撕裂的绳子来看,好像是成三自己挣脱的。成三恐怕是尸变了!

大伙一提到尸变就吓的到处大叫,全村顿时吵翻了天,家家户户钉紧门窗,妇人小孩都躲入房子中,壮丁们拿着刀,锄头,个个神态紧张……。

根据老一辈的人说,八十年前,这个村子也发生过尸变。

以上就是武清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武清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63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