桦川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桦川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入梦解说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大全小说、中国鬼话民间鬼故事、民间真实鬼故事书籍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桦川民间鬼故事第一篇-史家大院

天空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小巷子里的灯光昏昏暗暗的洒在巷子里,到处一片湿漉漉的景象。

程文撑着一把破旧的雨伞急匆匆的走在雨中,踩在水里的双脚溅起一路泥浆。有点冷,程文不禁把手插在上衣兜里裹紧了已经被雨打湿了的衣服继续向前行走。

这是自己每天上下班都必须经过的小巷子,可是今天的这条小巷子的路却让程文感觉到了特别的漫长。

“这鬼天气!”嘴里不禁的咒骂了一句,抬眼望望还没有尽头的巷子心里不禁产生了疑惑“不对啊!自己每天都会在这个小巷子里来回走一趟,小巷子里的一景一物自己都了如指掌,可是今天自己怎么就感觉那么迷茫,似乎小巷子里的一切事物都突然间变得很陌生,除了雨声和自己的喘息声一切都静得有点可怕!

停下身形皱着眉头四处的看了看,可能是夜太深了,巷子里好多的人家的灯都已经关闭了。抬眼看了看天,黑漆漆的满天看不见一点亮光,只有细雨在灯光的照耀下像银针一样纷纷洒落下来。

程文注意到前面不远处的一家人家的门厅上挂着灯笼,一只白色的纸灯笼。”这是刚死了人了!早上过来的时候还没有看见。“摇摇头程文不禁感叹世事无常。

看了看腕间的手表,却发现自己那块已经戴了二年多的电子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掉了。程文很沮丧,没办法只好拖着疲惫的象灌了铅的腿继续踩踏在泥水里。

当走到那家门厅上挂白灯笼的人家的时候,程文耳边就听见古老的大门开启的声音。是那种不堪重负的沉重,吱呀呀的像被撕扯要断裂的藤条发出折磨人的声音。

程文好奇的停住了脚步,只看见那扇开启的大门里走出来一个年龄大概有十一二岁的小女孩。

女孩红衣绿裙头上扎着两个小抓髻,瞪着大大的眼睛面无表情的快步的来到程文的面前”先生,我家姑娘有请!“说完头也不回的向门里走去。

程文没有迟疑,似乎这个门里有某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在召唤着程文一样,程文顺从的跟着小女孩的身后就走进了门里。

随着程文走进门里,那扇木门又发出磨牙般的吱嘎嘎的声音缓缓的关上了。

进了院子一看,这是一个很大的一个院落。院落里到处荒草凄凄残垣断壁一派衰败的景象!程文趟着齐腰深的荒草向前费力的行走着,只感觉腿上湿漉漉的,裤子基本上都被荒草上的雨水都给打湿透了,贴在腿上好难受。

再一看前面带路的女孩,行走的非常的快,身体似乎就像是在漂移一样忽隐忽现的的飘在前方。

程文好不容易走出了这个缠脚绊腿的院落,眼前出现了点点的灯光。原来是来到了一所更大的院落。

院落里收拾得干净利落,青砖铺地,两颗高大茂盛的榕树挺立在院落中央。前面是一排高大气派的琉璃瓦砖房,房门前的滴水檐下并排挂着十几个白色的纸灯笼。

纸灯笼在夜风里轻轻的摇曳,里面的烛火随着灯笼的摇曳忽明忽暗,给人一种以神秘诡异的幻象。

琉璃瓦房的正中间的门敞开着,里面的灯光不是太明亮。那个红衣绿裙的小女孩站在门口,轻轻的对着程文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自己径直的走了进去。

一把很陈旧的藤条椅子上坐着一个身穿旗袍的女人,是那种碎花的丝绸料子的旗袍。旗袍恰到好处的裹在女人那凹凸有致的躯体上,彰显出女人的玲珑身材。

女人长相端庄,容颜秀美,只是脸色略微显得有一点点苍白。一缕秀发盘在脑后,鬓边斜插一个珠花,左手拿着一方丝帕优雅的斜靠在藤椅子上打量着刚刚走进来的程文。

屋子里的光线有点暗,程文抬起头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优雅的像一幅画一样的女人。

程文今年不到三十岁,身材高瘦面色白皙,虽然谈不上是那种让女孩情伤的帅哥,但是也不失为一个五官端正的有型的男人。

穿旗袍的女人端详了良久暗暗的点了点头,回头对站立在自己身后的那个红衣绿裙的小女孩说:”带他进去吧!我想芸妹应该看得上。“

小女孩答应一声走过来扯住程文的衣袖”跟我走吧!一会就看你的造化了。“程文没有听懂小女孩话里的意思忍不住反问了一句”你要带我去哪里?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史家大院,小红带他去见小姐吧!“穿旗袍的女人慢慢的站了起来转身走进了内堂,消失在程文的视线里。

”快走吧!到了这里除了服从你根本就没得选择了。“那个叫小红的女孩不由分说拉扯着程文就往后面内堂走去。

程文忍不住的上下打量了这个宅子,他发现不管是屋子里格局的样式,还是屋子里所摆设使用的家具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古老陈旧,陈旧的就像是一座被埋在土里好多年的前的宅邸。

女人的旗袍,小红身上的红衣绿裙似乎都说明了这一点。屋内无一列外的点着煤油灯,冒出缕缕的煤油味道的黑烟。

程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促使自己很痛快的跟着这个叫小红的女孩,走进这个什么史家大院的,只知道心里有一种感觉一种强烈的想进来的感觉。也许是自己在雨夜里走的时间太久了吧,太累了想找个地方好好歇歇脚。

也许是这样吧!程文一边想着一边在小红的拉扯下就来到后厢房。一扇虚掩的小门,门前两个和小红年龄相仿的小女孩静静的站立在两旁。

看见小红带着程文走了过来,门前的那两个小女孩走上前伸手把门轻轻的推开了,示意小红带程文进去。

这是一间很大的厅堂,屋子里的摆设多以帷幔轻纱居多。一走进屋里就闻到一股古老的檀香和胭脂水粉的味道。

大堂的正对面一张桌子的两旁各摆放了一把椅子,椅子上分别坐着两个人。右手边坐着的是个年迈的老头,左手边椅子上坐着的是一个年迈的老婆婆。

老头身穿一袭黑色的福字绣字的绸缎长衫,身材佝偻干瘦。面色土灰满脸皱纹,毫无生气的双眼泛着过多的白眼仁看着就像一条缺了氧气的要死了的鱼。

手里拿着一个水烟袋,咕噜咕噜的在他那像干瘪的茄子一样的嘴里吐出一串串白色的烟雾。

再看那个老婆婆也是年逾古稀,白发苍苍,酱紫色的脸上眯着一双浑浊的小眼睛,额头上带着一条宽宽的黑色发带。身穿斜襟宽边的紫色夹衣,绿色的裤子打着绑腿,露出一双不足三寸的小金莲。

两个古董一样的人物上下打量着被小红带进来的程文,足足看了有好一会,两个人相互的点点头,看那意思是对程文的外表还是很满意。

桦川民间鬼故事第二篇-古碑开口

故事发生在清朝光绪年间,五月的一天,雨从半夜一直下到第二天傍晚还没有停的意思。山东郯城一家叫“财聚来”的大车店里,楼下大通铺上挤坐着十几个外来客商,因下雨无法出行,大家只能在店里干等着。睡一天了,晚上天又闷热,大家都睡不着,不知谁带的头,就你一段他一段地讲些稀奇古怪之事。

这时,一个四十来岁的人在通铺沿上磕了磕手里的烟袋锅,说:“你们讲的那些都不叫稀奇,俺讲一个亲眼见亲耳闻的事,那才叫奇呢!俺为那事差点吓得回不成家……”众人一听来了兴致,催那人快讲,只听那人说:“俺亲眼看见石碑开口说话了!”

“去!净胡扯,石碑要能说话,那骡子还能生驹了呢!”

“别打岔,别打岔,看他能吹出什么花来。”

那人装上一锅烟,点上火说:“那是去年,也是这季节吧,俺把贩来的十几头牲口卖了后急着往家赶。到了安徽境内一座山跟前,俺和骡子跑了一天,又渴又累。巧了,恰好在山前看到一眼古井,井旁立了块丈把高的石碑,碑上刻着‘照心碑’三个大字。也不知是什么年代立的,也没有落款。这时天阴得很,俺想快和骡子喝点水好赶路,就赶紧从骡子身上拿下水桶到井跟前打水。刚走到井旁,谁知天空突然一个亮闪,紧跟着就是‘轰’一个沉雷。就在这时,怪事发生了,俺听得头发都竖了起来……”

那人脸上露出了恐慌的神情,接着说:“先是那块石碑发出嗡嗡的响声,俺还以为是雷震的,紧接着竟出了人声,‘宝金哥,快把你的桶拿来,俺这桶上的绳有点短,干泛泛不上来水。’又听有脚步声由远而近,又换了一个人声,‘仁义,让俺来泛水吧。’接着只听‘扑通’一声,然后又是前一个人说,‘大哥,你就在这古井里好好歇着吧,这地方风水不错,哈哈哈……’就听后一个声音闷闷的,‘姓董的,俺做鬼也饶不了你……’又像有东西扔进井里,接着前一个人的声音说,‘这事只有天知地知,这荒山漫野,四下无人家,俺要不说,这辈子也无人知!’又是脚步声和牲口走路声,越来越小,后是轰的一声雷,便再没声了。俺四下瞅,连个人影也没有,除了俺和骡子,就是古井石碑,俺听得真真的,确是古石碑讲的。俺吓得也顾不上打水喝了,赶紧牵起骡子跑。那瓢泼大雨可就下来了。您都知道,山道上的黄泥一遇到水,比那鳔还粘,那真是干如狼牙,湿如鳔,不干不湿甩不掉。俺像是被冤魂缠腿似的,干蹬腿拔不动步,就两手死扯着骡子尾巴,也不知是怎么出山的。从那以后,俺再也没敢从那条路走了。”那人讲完,众人半天没出声,谁知这时一股风吹来,“扑”地吹灭了墙洞上的两盏油灯。不知谁说了句“睡觉”,众人忽拉都抓过单衣盖上头,睡下了。

这其中有个二十六七岁的青年,听完那人讲的故事后,一颗心都快跳出腔了,他双手在胸前合什,暗暗道:“爹,俺找了你十几年了,今天有幸让俺听到您的音信。爹,如果你是被贼人所害,就保佑孩儿早日找到你的尸骨,报仇申冤……”青年翻来覆去,一夜没合眼,只瞅准那个讲故事的人。

桦川民间鬼故事第三篇-古桥

村子里内有什么比桥能让人们值得骄傲的东西了,比赵州桥还早且依然坚固,两侧的石狮子还是那样威武,一如当年那样传神,注释着来来往往的人。这个故事发生在北桥头两个石狮子上。

早些时候石桥所在的街是一条极其繁华的大街,每到赶集的日子四周村子的人会很早赶过来,叫卖砍价的声音此起彼伏,要说这买卖兴隆的还要算桥头老张家卖酒的了,很多酒鬼到那根本就走不路。他加的就醇香绵甜还不上头,在方圆几十里很是出名,听我奶奶说还跟我家是亲戚关系,是什么姨奶奶的之类的远亲,总之很复杂,酒是好酒人也厚道。

在夏夜的一个晚上,老张头出去小解,忽然看见眼前黑影一晃,睡意吓醒一半,好大一个黑影,是贼吗?老张喊了老婆子一声“老婆子,点个灯出来”等两人仔细一看院子里面的东西没少,只是有一个酒缸的盖子是掀开的,过去一看少了半缸酒。忍住心中的疑惑慢慢回到屋里,按理说认识不可能偷走那么多酒的,没办法拿啊!老张心里怎么也想不透,一晚上辗转反侧没有睡好。

第二天老张提前把铺子关了会,和老伴吃过饭就睡下了。半夜老张偷偷爬起来没惊醒老伴,拿了一把锋利的菜刀在院子的一个角落守着,心中还想起父亲以前给自己说的丢酒的事,也是莫名其妙的少半缸,不过后来父亲就当拜神的了,就不了了之了,就在老张想事情出身的时候忽然眼前光芒大作,一个庞然大物落在酒缸边,老张揉揉眼睛看了看,我的妈呀!竟然是一直狮子?狮子也喝酒?而且旁边还有一个人,身形模糊看不真切。两人。不应该说一人一兽熟门熟路的来到了酒缸旁边开始对饮。老张心里一阵发抖,这可如何是好,可是酒毕竟是自己的酒啊!很是心疼。当时脑门一热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猛的一跳照着狮子就砍了过去,等反应过来一看早已没影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可是酒还是少了。晚上老张做梦了,梦见一书生打扮的模样的人,和他说他原本是很早以前的一个书生,路过这里住宿,被一黑心的店主杀害了,尸体偷偷埋在了古桥的石狮子旁边,日久有了精气魂魄能现人型,狮子也是有灵性的久而久之就成了朋友,因为贪杯经常和石狮子一起来偷酒喝就成了朋友,还请主人见谅。只等到有人把尸骨给起出来,也就投胎做人了。

第二天老张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了,批件衣服出门一看一群人正围着石狮子看呢,原来好好的狮子屁股后边给少了一块,像是用什么利器给砍掉的,老张仔细一看和自己砍的一样,急忙招来几个小伙子在石狮子旁边挖了起来,不一会就看见几根森森白骨,老张心里立即明白了几分,自己把尸骨找了个地方立碑埋了起来。

之后老张梦见过书生来向他道谢,说石狮子也该正位了去守护南山,谢谢他所做的一切,使自己进入轮回不再受这孤单之苦,这以后老张的生意更好了,酒似乎也更香了。只是那只石狮子的屁股还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知道现在狮子还在伫立在桥头守护着村子,也凝望着小酒店,似乎有一丝笑意!

桦川民间鬼故事第四篇-可爱的妖怪

在一般人的眼里,妖怪都是让人害怕的一种品种。想象一下,远古时期,人类从树上转移到了树下,开始了穴居的生活,茫茫四野的丛林,黑黢黢的夜晚无边无际。即使是阳光普照的白日,还是有一种莫名的恐惧萦绕在他们心头。

当你独自一人走在森林里,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怎么也挤不进来的时候,你仿佛置身于一个无垠的黑暗世界。这时候,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响,你闭上眼睛,开始幻象它的模样。

在我们的自然界中,先祖给我们创造了两种能量。善的能量,在我们长期的思想演化喜爱,它变成了正义的,让我们膜拜的神灵,而恶的能量,变成了邪恶的,让我们恐惧的妖魔鬼怪。

这是我们对大自然不了解而产生的结果,问题是,正义的就一定是神明,而邪恶的就一定是妖魔吗。

接下来这个故事里面说道的这个妖怪,很有意思,我甚至以为,这个妖怪很可爱。

故事发生在唐朝,地点则是楚州白田。楚州就是现在的江苏淮安市淮安区。在白田县有一个巫婆,这个巫婆自称是得了金天大王的真传,能够驱除一切妖魔鬼怪。唐人的精神世界中,他们认为万物皆有灵,而这些巫祝就是可以和灵相通的人。他们一方面是希望通过祈求让自己健康长寿,另一方面,可以说是破财免灾。其中也有一些借着这气运摆脱困苦的生活的成分在里边。这个巫婆,姓薛,俗称薛二娘。

村里面有一个姓沈的小姑娘,突然之间得了魅病,具体症状是有时候无故东奔西跑,有时候自己站在火堆里,更可怕的时她竟然走进村外的小河里。

最奇异的不是这个,而是小姑娘的肚子一天天隆起来了。看起来就像一个孕妇。孩子的父母很惊慌,女儿还未出阁呢,现在就变成这个样子,到时候谁敢娶啊。父母手足无措的时候,有人就建议去找薛二娘,小姑娘的母亲拍手道:“我早该想到的。”于是就请来了薛二娘。

薛二娘来了,她让沈家准备一个祭坛,让小姑娘躺在祭坛里。沈家不敢多说,虽然不明白这个巫婆在干什么,但是还是照做了,然后她又让沈家在祭坛的旁边挖了一个坑。上面架起一口大铁锅,薛二娘穿着一身明亮艳丽的衣服,珠玉琅珰,打着鼓跳着舞,旁边奏起了乐曲开始请神。

不一会儿,神将来了,宝相庄严,慈眉善目。一旁围观的人连忙跪下磕头不止。巫师拿来一个钵,装满了水,一边撒一边念着咒语,最后说妖孽妖孽,速速出来。说完以后,巫师径直走进火堆中,泰然自若地坐下。熊熊烈火包围了巫师,巫师没有收到一点的伤害。

大家俯首再拜。

只见巫师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走到锅边,拿起锅盖在自己头上,又开始象刚才一样又唱又跳又打鼓。旁边的人叽叽喳喳地议论,都不明白着薛二娘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巫师可能是跳累了。拉过一条椅子自己坐在上面,然后把小姑娘叫到自己身边,让她自己把自己捆起来。小姑娘的母亲准备出手制止的时候,她父亲急忙撵住妻子的手。将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了,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她恨恨地剜了丈夫一眼,开始静观变化。

小姑娘很听话地背过手去,看起来好像是手被困住了一样,巫师问这到底怎么一回事,小姑娘不肯说。她母亲这时候大喊有什么快点说,小姑娘只是哭,一个劲地流泪,并不说话。巫师很生气,抄起一把刀就砍了过去。孩子的父母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这时候,只见小姑娘象没事的人一样。,但是吓得战战兢兢。跪在地上求饶说我信服。又说:“我本来是淮河边上的一只水獭,那一天,我看见她来到河边浣纱。顿时我被她迷住了。没想到我遇见了圣明的巫师您,请允许我自此以后影藏踪迹吧。可是,我舍不得自己的孩子,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能够让她把我的孩子生下来,不要杀死它们,还给我,这是一个不算过分的请求,万望巫师您能够恩准。”说完就开始呜呜哭起来,在场的各位都被她感染了,纷纷求情。

小姑娘拿起笔,写了一首离别诗:“潮来逐潮上,潮落在空滩。有来终有去,情易复情难。断肠腹中子,明月秋江寒。”这个小姑娘以前并不识字,可是现在写出来的诗句,连在场的私塾老师都觉得大有气势。而且这诗是一气呵成,没有停顿,从诗句的意境上看,不失是一篇佳作。

不一会儿,小姑娘昏迷了。她的父母急忙把她抱进家里,直到第二天小姑娘才醒来。

醒来之后,小姑娘说:“那天我去江边洗衣服,遇到了一个翩翩美少年,他引诱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对他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后来我们就交往了,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十个月以后,女子生下了三个小水獭,很可爱,本来女子的父母是想杀死他们,可是有人说 :“连妖魅都如此讲信用,我们作为人类,难道还不如一只水獭吗 ?” 女子的父母把三只小水獭送到湖边,湖边的水花四射,一头大水獭跳跃着奔上岸来,小水獭乖巧地爬到大水獭的身上,慢慢的向湖里爬去。终于消失不见了。

故事里的这首诗,收录在全唐诗里,叫《白田獭魅别村女诗》,作者已经不知道是谁了,可能是作者借这个故事抒发自己的情绪。有来有去,说明了世间的一个规律,有失必有得,而情易复情难,说的是从前的一切都已经过去,我们再想在一起都是不可能,可是你毕竟怀上了我的孩子,我感到悲伤落泪,这是情有可原。如今,就让我带着回忆吧,幸好,还有三个孩子陪着我。

唐朝是一个讲究门第的年代,当然,古代社会都是讲究门第的,现在亦是。可能这首诗的作者出身贫寒,而女主人公出身官宦之家,自己心生爱慕,不得已出下策,抱得美人归,虽然她不懂诗词,不懂风趣,但是在诗人的眼里,她就是天边最亮的那颗星星,纵使漫天漆黑如墨,诗人依然能够迅捷地找到那颗星星,由于世俗的阻扰,他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只好离开,他只好带着孩子离开。

多么可爱的妖怪,却遇见了大字不识的一个姑娘,却依然流连于人间的恩爱游戏。却无法放手自己的孩子。也许,小水獭会有母亲的气息吧。他也会在夜里想起,那个明媚的早春,那个如画般的女子,那个羞涩的少年。如此便会沉醉在梦里。

桦川民间鬼故事第五篇-吓死了二十五人的葬礼

记得孩时,最喜欢听林伯伯讲故事。而他为人是乡里所肯定、视助人为平常、总是无怨无悔不遗余力。

出殡当天,几乎出动全部乡民为他举行哀悼仪式,只是,当时辰已到封棺之时,棺木前林伯伯的长子连求九杯问候可否封棺,竟全然哭杯。只好叫林伯伯最心疼的长孙,前来数次求杯,但亦难掷笑杯。最后家人纷纷前来轮流求杯,一刻一刻过了,里长及其好友也前来诉说些让林伯伯安息的语词,油然无法得到一次笑杯。尴尬场面夹带家人哀声,声嘶力竭泪声澽下。

时辰将过封棺之时,破在眉髾。有人提议不管是否笑杯一定得赶快封棺才是。此时长子却无意间跰出「爸!是不是今天你不想出殡?」,怪的是果然出现了「笑杯」,全场忽然鸦雀无声仅听到几个女人家的哽气声息,大伙目光都停留在笑杯,连长子也难做出决定。

经过一番踯躅,与请来道士协调后确定延期四天。因为四天后的天时的确比今天要好。

三天后的早上。也是我手持香柱祭拜天地之时,竟发现林伯伯一如往常在街头扫地,当时整个人楞住了连话都说不出来。心里只觉得我见鬼了?数秒后!又传来一声尖叫,才把我震醒,却不知手中香柱早已落地了。当林伯伯抬起头来看到我时,竟向我点点头直让我快二次惊吓晕倒。当我完全清醒时,才听到原来林伯伯复活了。

此事过后!我就去找林伯伯问他经过的始终,只是这一次所说的不是别人的故事而是林伯伯本人的现身说法:就在出事的前七天,林伯伯曾探望一位多年未逢致友。但因前往朋友住宅途中必经一座墓地,当时日正当中,林伯伯却看到路旁有一座极为奇特的坟墓,此坟墓四周摆设八种物品且陈列均匀,远远望去恰似九宫格,物品上各标明不同的数字,从一到九,但却不见五。坟墓正上方插有一支三角黄旗,旗上写有「一兮坎来二兮坤;

三震四巽数中分,五寄中宫六干是;七兑八艮九离门。」墓碑上有贴相片,大约一支年的岁数。林伯伯不襟的叹息说:「年级轻轻就这样走了,实在可惜」。言至此,忽然间三角黄旗,竟倒下去。

林伯伯拔腿就跑,口中直念“阿弥陀佛”。回家后立刻重病,病情与日剧增每况越下,如此经过四日,原本肥胖的身体以成瘦弱的身躯,四肢动弹不得一切琐事均需求助他人。隔日却有人见他在街头打扫,似乎病情完全好转,但事实上却是「回光返照」,的确三天后林伯伯就去世了。

当林伯伯魂魄出窍那一刹那,林伯伯本人并不知道他已经离开人事间了,只是在那瞬间仿佛有一股力量牵引着他,让他看尽了人世间想看的事、完成了一生中未完成的梦,无论眼睛所看耳朵所听,皆是活大半辈子从未有过的经验。很快的已过了三天,林伯伯才渐渐感到饥渴。

在挨饥受冻中却到处找不到粮食可以充饥,只见前方有一桶清水。林伯伯立刻以双手合拢榣水,当双手捧着水之时,手指渐变焦黑延续至整个手掌,此时林伯伯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过世了,屯时无法接受如此的事实,伤心过度喝也喝不下(据说喝下那口水就永远不得回魂)。

林伯伯在原地静置了满久的时刻整个脑海里试图去找寻一此理由来反对,老天爷对他的不公平。但是终究还是得接受如此的事实。当林伯伯想到回家的时后已经第六天了,冲冲忙忙赶回家时,却被门神挡在门外因为门神已经不认识林伯伯了。当隔日的卯时正好过世第七天,门神才答应林伯伯入门内,刚入门时只发现门口附近有一些白米饭及一颗白蛋。林伯伯实在太饥渴了,当场把这些东西吃光光。又见到了儿孙哭哭啼啼前问后安慰一番。

可惜怎么诉说家人也都听不到,如此场面使的林伯伯一刻也待不得,当他走出门崁之后,突然一道光茫迎面而来,仿佛在招唤着,林伯伯不由自主的步步向前走去。每走一步前方的光线就越明亮,但视野却越模糊,相对的内心就越好奇。在加紧脚步想探其究竟,却听到有人在后面呼唤他的名子,但回过头怎么瞧也没看到。声音越来越清析,仔细分析才发现是上个月才往生的好友陈伯伯,陈伯伯实时出现带他离开了光线的路径,转往另一方向,沿途告诉他很多阴间的事情。

就在这时林伯伯冥冥中又听到很多人在叫他安惜,可是内心中依旧不甘心,怎也不想死。陈伯伯见他如此伤心,带他去找一位阴差,才知原来被冤魂所缠。至双方谈好条件后,阴差便偷带林伯伯到回生崖,叫林伯伯往下一跳,不知不觉就复活了。

以上就是桦川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桦川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20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