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有声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短篇民间恐怖鬼故事、沅陵民间闹鬼故事、听民间鬼故事、清朝民间鬼故事有声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有声民间鬼故事第一篇-山中女狐妖

清朝中叶,青山县有一个布衣秀才名叫陈尚平。四次落榜后变得意志消沉,整日窝在家里。

这天陈尚平漫无目的走到集市,就见到前面一群人围在一起讨论着什么。陈尚平走近打听一番后才明白缘由。原来这几天上山的樵夫和猎户都离奇死亡,有幸存者回来就说山上有个女妖,见人就抓了吃掉。陈尚平听完顿时来了精神,因为他读书十几载根本不相信鬼神之说。听到此事他更是好奇,跃跃欲试想要去看看。

陈尚平毫不迟疑的就进了山,但走了许久也不见异常。陈尚平心道,自己活着也没甚意思。即便见了妖怪被吃也无所畏惧。想到此处他大声的呼唤:“喂!”就在此时一阵狂风大作,吹得陈尚平睁不开眼,过了许久风停了,陈尚平睁眼一看,自己正站在一个山洞里。

陈尚平自语道:“这是哪里啊?”“这是狐仙洞!也是我的家!”一个曼妙的声音响起,从暗处走出一个美丽的女子。

陈尚平问道:“你就是女妖吗?”女子笑道:“你看我像妖吗?我可是狐仙!”陈尚平轻蔑的笑道:“仙有吃人的吗?我看你最多就是个刚成精的小狐狸吧!”“呵呵!不管我是什么,既然知道我吃人,你又为何上山?难道不怕死吗?”陈尚平说道:“我是活着跟死了没什么分别,苦读十几载还是个穷书生,壮志难酬。莫不如你吃了我吧。我也就解脱了!”

女子说道:“我从未见过一个临死之人不怕的,今日就冲你的胆量,我不但不吃你,还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你说吧,你是想做官,还是要金银?”陈尚平问道:“你所言当真?”那女子点了点头。陈尚平接着说道:“那好,我要做官!只有金银没有权力还是会被人欺负!做了官,自然就有了金银!”女子说道:“那好,一个月后朝廷会再开恩科,那时你只管去考。我保你能考上!”陈尚平还没反应过来,忽然又狂风大作。等他睁开眼睛已经是回到刚才的山林中。

陈尚平高兴的下山回了家。一月后,果然朝廷张贴告示。皇上寿诞将至,加开恩科。陈尚平看到告示欣喜若狂,心道,那女妖果然没有骗人。

又过了一个月,陈尚平果然高中,还顺利当上了新的青山县令。做官以后不久,陈尚平就暴露出本性,贪财又迷恋女色。但是陈尚平虽然毫无政绩却还想升官。他感觉只做一个县令着实的委屈了自己,就这样日思夜想,陈尚平这晚做了一个梦,梦中那女妖帮助他完成了心愿,他做了大官,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醒来后,陈尚平恍然大悟。心道:“我何不再求求那女妖,让他帮帮我!”于是陈尚平买了不少活鸡美酒快马来到山林中。陈尚平下了马便开始呼唤:“狐仙,我回来了,我来看望你!”又是一阵狂风袭来。陈尚平睁开眼,自己又回到当初的山洞,那女妖出现在眼前。女妖说道:“你为何又回来了,难道就真的不怕我吃了你吗?”陈尚平微微一笑道:“怎么可能,你这么帮我,不是想吃了我,我怕什么。狐仙啊!你还是吃这个吧,狐狸不是都喜欢吃鸡吗?”说完放下手中的活鸡和美酒。

女子看看地上的东西说道:“说吧,你这次来有什么事求我?”陈尚平赶忙说道:“狐仙,我想升官,我不想做这芝麻大的县令,你帮帮我,让我做个大官,最好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女子说道:“你做不了那么大的官,这样吧,我让你做个巡抚,巡抚是一个地方最大的官,比在皇帝身边要好多了!”陈尚平听完心里乐开了花。

回到县衙后的第三天,陈尚平就接到了升迁的通知,自己果然做了巡抚。书说简短,陈尚平走马上任了。

做了巡抚后,陈尚平更加肆无忌惮的敛财。每日也都醉生梦死,只知道享受。不知不觉过了半年。这天,陈尚平又做了一个梦,梦见那女妖来找他要收回这所有的富贵,将他打回原型。醒来后,陈尚平惊出一身冷汗。

次日早晨,陈尚平赶忙去买了几只活鸡和美酒马不停蹄的就来到山洞。女子问道:“你怎么又回来了?”陈尚平赶紧跪下说道:“狐仙,我求求你了!你可千万别把我这一切收回去啊!我再也不想过以前情困潦倒的日子了,我也不求升官了。就现在这样我就很满足了!”女子问道:“你是怕我收回你现在的一切吗?”陈尚平赶忙点头说道:“是啊,昨天我梦见你收回了这一切,我真的很怕……”不等陈尚平说完,就见那女子突然张开血盆大口,一口腰下陈尚平的一只胳膊。

陈尚平忍着剧痛道:“你,为何要吃我!”女子说道:“我的法术是需要吃有恐惧的人,才会有益处,前几次只因为你没有害怕的东西,所以才吃不了你。现在既然你有了害怕的东西,我当然要吃你增加道行!”

在即将断气那一刻,陈尚平悔不当初。自己当初天不怕,地不怕。如今竟被权力金钱蒙蔽了双眼。倘若自己当初保留本心,能做个好官,也许就不会有眼前的灾祸了!

有声民间鬼故事第二篇-野人之谜

马家峪是一个小山村,它藏在太行山腹部,周围几十里没有人烟,全是高山与丛林。

有一天,一个上山放牛的老头对大伙说,他亲眼看到在大山深处有一个野人,说那野人头发胡子老长,一身黑色的毛发,走起路来如飞一般,翻山越岭如履平地,但由于离得太远,他也没有看清那个野人的五官相貌,说那个野人就像是大猩猩的模样。人们听了老头的话都不相信,只听说神农架有过野人的传说,咱这太行山里,哪里来的野人?何况也没见有过大猩猩,谁都知道那老头喜欢说些奇谈怪事逗人们开心,听了也都一笑了之。

后来有一天半夜,李有明家老婆突然肚子疼要拉肚子,她从家里出来刚走到茅房前,忽然月光下看得清清楚楚,有一个就像是大猩猩的怪物从不远的一家院墙里翻了出来,手里抓着两只鸡,还带着一个包袱似的东西,向着村外飞一般去了。吓得她没敢去茅房,赶紧跑回家来,说她看见了野人。

李有明赶紧起来,陪着老婆上茅房去,在等老婆的这个时间里,他向村里四周看去,那有什么野人,他就想也许老婆身体不舒服,看花了眼。

可是第二天,他们就听说了,那一家人真的丢了两只鸡,还丢了晾在院里的几件衣服。结果李有明家把昨夜的事情一说,说她看到的野人与老头看到的一模一样。村里人回想起这多少年来,好多人家连个院墙也没有,大多数人家空房子门锁也没有,经常不是东家丢了食品,就是西家丢了衣物,一直没有找出贼来,原先以为不是猫和狗就是老鼠盗了那些东西,都没在意,说了半天原来都是这个野人在作怪,于是大家都相信了有野人不是传闻,而是真的。

有的年轻小伙子就觉得奇怪,太行山里有了野人?太稀奇了。于是就想到深山中等候野人的出现,看一看野人与自己有哪些不一样。可老年人就说了,野人野人,肯定野性十足,野人和野兽差不多,叫他碰上你们,还不把你们给活剥了吃肉。听了此话,那些个年轻人也就打消了去看野人的念头。

后来村子里接连发生的好几次失盗的事,丢的无非是一些吃食日用之物,有一家人,丢了的食品旁边还有一百多元钱,野人却没拿去,据此人们分析那家伙肯定是野人无疑,他只知道食品能吃,物品能用,但不知道钱是能花的。从此,村里人都感到害怕,怕有一天野人再光顾到自己家来,丢点东西事小,万一被他伤了人命,哪可如何是好?于是就加强了防备措施。就这样,这座大山里有野人的事很快就传遍了全县。

后来,村里就很少再丢东西了。

过了半年多,李有明到县上去办事,回来后,他告诉了人们又一件怪事,说四十里外有个乡镇的镇长家,有一天镇长给他父亲在村里做七十大寿,忙乱了一天,有些门窗忘记关了,夜间失盗了,有人恰好看到一个像大猩猩一样的怪物,半夜里从镇长家出来,提着一个皮包,走了不远,那怪物就把皮包打开,看看里边没啥有用的东西就走了,把皮包里装的好几万现金和几张银行卡都扔在了路边。县公安局接到报案,查了好多天,结果没有查出疑似野人的罪犯,反倒查出该镇长的几百万资产,于是该镇长被以贪污罪给法办了。这一来,整个地区都知道了有野人的事情。不过大伙只是在听传说,没有人见过野人,都不知道野人从何而来,一时间,野人成了人们说得最多的话题,也成了人们心中的一个谜。

这事也传到了邻县一个公安局长马兴昌的耳朵里,他就想,野人一说,绝对不可能,不知为什么,也不知他出于什么目的,他竟然决定要去查个水落石出。

马局长带了几个人,赶到邻县,与当地公安局取得联系,他们首先到了最先发现了野人的马家峪村,详细了解了有关野人的情况。他们得出一个规律,这个所谓的野人一般都在夜间活动,白天很少出动,那个放牛老头在白天看到他,那是巧合,再有,凡是能吃能用的东西,这个野人都要,可有一点,却叫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野人他为什就不要钱呢?就连几岁的小孩子都知道要钱,他为什么放着大几万的钱不要,而扔掉呢?莫非他真是一个野人,就知道吃穿,不晓得花钱吗?难道说是自己判断错了,要那样的话,这一次行动就将成了自己又一大败笔。

有声民间鬼故事第三篇-鬼破案

清乾隆十一年,应朋友之邀,赵亮去往滨县会友。在离滨县还有十多里路时,天下起了雨。幸好路边有一家旅店,赵亮赶紧跑进店里。

店老板一溜小跑迎过来,一脸歉意地说:“客官,不好意思,小店已经没空房了。”赵亮抹了把脸,对店老板说:“掌柜的,你看这样好不好,你借我柴房住一晚,我按住店价钱给你!”店老板满脸堆笑,无奈地说:“客官,不瞒您说,柴房也住满了!”赵亮一听叹了口气,向店外走去。“哎,客官,您请等一下!”店老板追过来说,“旅店后院还有一间房,但曾有个女人吊死在里面,您要敢住,我一文钱都不要您的!”赵亮素来胆大,便对店老板说:“谢谢掌柜的,钱我照付!”

店老板跟小二把房门打开,简单打扫了一下就逃命似的跑了。赵亮刚换下湿衣服,便响起了敲门声。是店小二送来饭菜。“谢谢小二哥!”赵亮应了声,打开门,店小二早就跑得没影了。吃完饭,赵亮不想睡觉,便拿出随身带的书,在灯下看起来。

大约半夜时分,油灯突然爆了个灯花,接着,赵亮听到墙角有窸窸窣窣的声响,他遮住灯光一看,只见一个年轻女子正从墙角钻了出来!女子手上拿着一条绳索走过来,围着赵亮一圈圈转。赵亮实在忍不住了,冲女子大吼道:“别转了!头都被你转晕了!给我坐下!”那女子被赵亮一吼吓了一跳,乖乖坐在了赵亮的对面。

赵亮问:“你,找我啥事?”那女子听赵亮问话,拿起绳索,走到房梁下,把绳子往房梁上一搭,顺手套成一个圈,把脖子往里伸了伸,然后走到赵亮身边,指了指绳子。“你是想让我把头吊进去?”赵亮问。女子点了点头。“好!”赵亮哈哈笑着,走到绳圈旁,抬起右脚就放了进去!看到赵亮把脚放进绳圈,女子急了:“公子,错了!错了!”赵亮微微一笑,对那女子说:“我没错!是小娘子错了!正因为你错在当日,才有今时!”女子愣了一下,突然流着泪跪在赵亮面前说:“公子帮我!”赵亮一惊,忙说:“小娘子快请起!只要赵某能帮,一定不遗余力!”“难得先生不畏小女子是个鬼物,请听我道来!”

女子名叫蕙娘,家住广饶。有一天被娘责骂,一时赌气跑出家门,却迷了路。遇到一个中年男子,蕙娘向男子打问自己家的方向。那男子自称叫刘二,非常热情地要送蕙娘回家。谁知危险却在逼近她,刘二要挟她跟他走,蕙娘只得顺从。

第二天天黑时,两人来到一个村庄,想要借宿一晚。他狠狠往蕙娘脚上跺了一脚,恶狠狠地说:“不许乱说话!”这家的男主人不在家,只有婆媳两人。她们看蕙娘面容疲惫,心中不忍便答应下来。刘二看主家只有婆媳两人,又见媳妇长得漂亮,便言语轻佻,媳妇严词驳斥,气愤之下要赶他们走,刘二赶紧道歉。这天深夜,刘二敲开窗子爬进媳妇的房间。媳妇发觉,大喊婆婆,两下争执起来。她顺手抓起剪刀,就向刘二刺去!刘二恼羞成怒,夺过剪刀,疯狂地刺向媳妇。婆婆急了,抓住刘二胳膊就咬,刘二回身又将婆婆刺倒!

杀了婆媳两人,刘二在房里翻找一遍,将值钱的东西塞进褡裢,拖着蕙娘一路狂奔,天亮前住进了这家旅店。刘二觉得困乏躺在床上就睡,蕙娘看他睡着,便悄悄开门逃命。哪知刘二警觉凶相毕露,掐死蕙娘,将她的尸体吊上房梁,伪装成上吊自杀。然后,半夜三更跑到老板那里,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骗老板,老板帮他把蕙娘火化,装进瓷罐带走,可一转身,他便将蕙娘骨灰抛洒荒野。蕙娘的魂魄找不到尸身,只好在旅店里游荡。

赵亮详细询问了刘二杀死婆媳的情况,对蕙娘说:“这间房子,我租下,你等着我把凶手带来指认!”赵亮离开旅店,寻找了很多地方,叫刘二的人很多,但手上有疤痕的却一个也没有。找不到凶手,赵亮先去滨县见朋友。赵亮的朋友叫柳江水,是几年前做生意认识的。当时柳江水落魄生病,赵亮出钱为他请了郎中,又资助他回家的路费。柳江水见到赵亮很高兴,请他去酒楼大吃一顿。柳江水倒酒时,赵亮看到他的右手大拇指下有道很明显的疤痕,就问怎么回事。柳江水笑道:“别说了,不小心抓到柴刀上伤的!”吃饱喝足,两人下楼,正好遇到酒店老板。老板拦住他道:“柳二,你来得正好。把你老爹欠的酒钱一块结了!”“柳二?”赵亮吃惊地问。“哦,兄弟有所不知,我在家排行老二,邻居们都叫我柳二!”柳江水一边结账,一边跟赵亮解释。“哦,原来如此!”赵亮若有所思地答道。

在柳江水家待了几天,两人难舍难分。“要不这样,大哥跟我去广饶待几天。”

“好!”柳江水十分赞同,买了一些礼物,随赵亮上路。这天来到一个小镇上,赵亮带柳江水来到一家酒店,两人放开量地吃喝起来……不知过了多久,柳江水醒了。他睁眼一看,天已经黑了,自己躺在一间房里,桌旁坐着一位年轻女子。听到动静,女子慢慢转过身来。“蕙……蕙娘!”柳江水惊恐地喊道,“鬼啊!”他跳下床就往外跑。哪知蕙娘已经飞身堵在门口,伸手向他脖子掐来。“蕙娘饶命!”柳江水吓得面无人色地喊道。“让我饶你可以!你把杀害我和那婆媳两人之事,重述一遍,我就饶了你!”“我……”“说不说?”蕙娘伸出两手,长长的指甲在灯下闪着诡异的光。“我说!”柳江水为了活命,只好一五一十把杀人之事细说一遍。柳江水不住地向蕙娘磕头。“蕙娘饶你,但我绝不会饶过你这杀人凶手!”房门一响,赵亮跟老板一干人等走了进来,将柳江水捆绑送往官府。

柳江水杀人证据确凿,不久即定死罪,秋后问斩。蕙娘因为骨灰没了,魂魄囚禁于旅店之中,赵亮便请道士为她做道场,使她安然投胎。做完这些,赵亮带着祭品去给母亲和妻子上坟。原来,柳二杀死的婆媳两人竟是赵亮的母亲和妻子。娘和妻子被杀后,有邻居告诉赵亮,曾见过一个外乡人敲开过他家大门。从那时起,赵亮便放弃生意,踏上了寻找凶手的路途……

有声民间鬼故事第四篇-两世人

雍正六年的四月间,正是春暖花开万物复苏之时,也是每年府试之时。这一日河南许州府府试放榜,一时间学府外面聚集了很多看榜的学子,上榜的自是喜笑颜开早早回家报喜,落榜的却是垂头丧气怏怏而回。在这群学子有一个名叫胡晓川的书生,虽然他平时勤奋好学文采颇佳,奈何一到考试的时候就发挥失常,所以年年应考年年落榜,直到快三十岁尚且连个生员都考不上,这次他挤到前面一看果不其然又是名落孙山,当即轻叹口气转身就走。待回到家中犹自闷闷不乐,想着眼看快到而立之年,学业却是一无所成,不仅愧对自己的先祖,也对不住和自己一起同甘共苦的妻子,心中越想越是苦闷,于是便出家门信步由缰闲转散心。

当时他家旁边有条大河,河面上架有一座石拱桥,这桥是通往县城的必经之路,每天往来的行人熙熙攘攘,经桥底而过的船只也是络绎不绝,只是因为年久失修桥身有些残破,连栏杆也断了不少,以至于夜晚行人经过此桥的时候时而有因天黑失足落水丢了性命的。此刻胡晓川不觉已经走到桥上,低头一看正看见十数人在河边围在一起,其中一个少妇还在嚎啕大哭,一问之下方知这少妇的丈夫昨晚醉归,经过此桥时脚下一个踉跄失足不慎跌落桥下丧了性命,他的妻子见丈夫彻夜未归,今早寻至桥下发现丈夫遗落的鞋子,这才知道自己的丈夫已经命丧黄泉,因此在这哭天抢地寻死觅活。胡晓川眼见此景也感心中恻然,他虽是一介文弱书生,却也是个古道热肠之人,此刻想着反正自己又考不上功名,与其在家中碌碌无为倒还不如多做些善事,于是便起意想要募集钱财重新将桥修缮一下。

第二日一早他就在桥头放了一张桌子,自己写好缘由告示放上功德簿向来来往往的路人募捐,可是一天过去看的人多捐得人却一个都没有,胡晓川见状并不气馁,以后每日无论刮风下雨都坚持去桥头募捐,没想到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愿意出资相助的人是寥寥无几,募来的钱两和需要重新修缮的花费相比犹如杯水车薪。胡晓川见状心中愤怒不已,便对众人说道:“此桥若是不修,必将酿成大祸。我既然倡议在先,就不能因为没人愿意好善乐施而作罢,我家尚有田地数十亩,就算全卖了也要凭一己之力将桥修好,这样也算了了我的一桩心愿。”当下不顾家中娇妻幼儿,将数十亩田地全部卖掉,以售田所得请来工匠购买材料,将所有精力都花在修缮石桥上,历经半年多原本残败不堪的石桥终于焕然一新,不仅比以前更加漂亮而且也更加坚固了,自此以后也再没有行人失足落水。胡晓川虽然做了一件大善事完成了自己的心愿,但是家里也为此逐渐贫困,刚开始一家三口还能勉强糊口,到后来竟然是朝不保夕有了上顿没了下顿,日子过得苦不堪言。

有声民间鬼故事第五篇-夜遇种子神

大柳树村的王天宝有一次参加亲戚的婚宴,多喝了几杯酒,回家的时候天黑了。

王天宝家距离这亲戚家不远,道路他也熟悉,所以他没让亲戚送他,一个人吹着夜风慢慢在田间小路上朝家里走去。

这时候正是盛夏,一路上都是庄稼,有些庄稼已经长得很高了。天上的月亮不圆,常常还钻进云彩里,道路有点暗,王天宝走的不快。

王天宝回家的路上有一所破庙,香火荒废已经有好多年了。

以前小庙里有个泥塑的神像,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头形象。神像手上捧着一个木盘,盘子盛着玉米、小麦、大豆等好几种粮食。

神像的上方悬挂着一个匾额,上书“泽润五谷”四个大字,据说是一位颇有名气的乡贤所书。

在王天宝小的时候,每年村里的庄稼收割入仓,妇女总要用新麦面或新玉米面烙几个香喷喷的饼子,让家里的男丁到小庙来祭祀祈祷,将收成的喜悦和这位神灵分享。

那时候小庙香火旺盛,特别是遇到大丰收的年景,村里还会操办比较大的祭祀活动,除了给神灵奉献新粮食做的面点之外,还要杀羊杀鸡。

村里的老人常讲,这座小庙虽然不起眼,但是里面祭祀的神灵不简单。这位慈眉善目,手托五彩粮食的老者,是主管种子的种子神。

每年庄稼的播种和收获,都离不开种子神的庇佑。

种子神为老百姓保存种子,滋养种子,所以千百年来,虽然人们经历了无数次的饥荒灾难,但是粮食总不会绝种。

时间推移,这小庙繁华不再,逐渐破败了。就连庙里面的匾额,也不知道被什么人拿走了。

王天宝有时候经过这座破庙,总会想起自己的童年往事。他曾在这所小庙吃过麦香扑鼻的新麦面饼,也曾跟着爷爷跪在地上虔诚磕头。

谁想不到一辈人的时间,这小庙竟然就破败成这个样子,就差没被拆掉了。

王天宝有时候还蛮感慨。

这天晚上,王天宝回家照旧要经过这座小庙。

酒意上头,王天宝又想起了他小时候在种子神庙里玩耍的情景,他不由自主就朝破庙方向多看了几眼。

这一看之下,王天宝吃了一惊,酒意也醒了七分。他看到这破庙的木门竟然是开着的,模模糊糊还能看到破庙的门槛上坐着一个人。

这破庙白天都没有人去,这大晚上的,会是什么人坐着门槛上呢?难道是找不到住处的乞丐?

王天宝心里好奇,就朝着破庙走了过去,月光虽然不亮,但是王天宝逐渐也看清楚了,这破庙的门槛上,确实坐着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

王天宝走过去对这老头说:“老人家,您这是没地方住还是赶路休息啊,要是没地方住,可以去我家凑合一晚上。”

老头抬起头看了王天宝一眼说:“谢谢你的好意,老汉我并不是没地方住宿,这破庙就是我的栖身之所,只是这几天心中格外愁苦,睡不着。”

夜色中王天宝虽然看不清老头脸上的表情,但是从他说话的声音里能听出来,这老头子满肚子惆怅,似乎还有一点无处诉说的委屈。

王天宝同情心油然而生,他凑近老头蹲下身子说:“老人家,你有什么烦心的事情可以给我讲一讲,我虽然不当官不管事,但是只要是我王天宝能帮一把的,我一定帮你一把。”

这老头子见王天宝诚恳,就对王天宝说:“不瞒你说,我原是管种子的神灵,现在几乎要失去差事了,这些年百姓不来供奉,上天也怪罪我没能尽职,所以我心中愁苦,无心睡眠。”

王天宝一听老头这话,心中又是一惊,剩下的三分酒意都变成冷汗渗了出来。

他仔细端详了这老头子一会,只见他虽然衣服很破旧,但是慈眉善目,精神奕奕,就像一个长者一样,并没有什么与人不同的地方,所以他也就不害怕了。

王天宝疑惑地对老者说:“老人家,这些年农村变化很大,现在种地不划算,不如打工实惠,年轻人都在外打工呢,所以很多地都放荒了,不过好一点的地还是由一些留在村里的老人营务,种子大家也都在用,您怎么会失去差事呢?”

这老者摇摇头,没有回答王天宝,他反问王天宝说:“你们现在用的种子,是自己留下来的种子吗?”

王天宝说:“现在种子不能自己留,大家都是在种子公司买种子,种子公司的种子种出来的庄稼,就算自己留了种子种下去也会绝收,甚至连芽都不发,再说,种子公司也不提倡农民自己留种子。”

老者紧缩双眉,头摇晃得像拨浪鼓一。

他接着问王天宝说:“种子之所以叫种子,那是因为把它埋在土地里就能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养育一方百姓,你们现在自己留的种子竟然种不出东西来,这叫什么种子?你们对种子做了什么?”

王天宝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这老头接着说:“种子和土地是农民最重要的东西,现在农民自己手里没有种子了,要靠别人的种子种地,要是有一天这些人不给你们种子了,那怎么办呢。”

老者说的话王天宝之前虽然从没听别人说过,但是他仔细一想,这话挺有道理:种子无法自留,自留了也种不出庄稼来,要是有一天这些种子公司不卖给老百姓种子了,那可怎么办呢?

听说有些种子还是外国公司的呢!

他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还是安慰老头说:“老人家,这种子公司国家管着呢,而且他们也要挣钱,怎么会不卖种子给老百姓呢?再说,这种子公司的种子啊,要比以前咱们自留的种子收成好一点!”

这老者听王天宝说完,缓缓站起身来说:“但愿老头子我是杞人忧天,没人来供奉我,我喝风饮露也能度日,只是种子事关天下苍生,我不能不操心,不能不忧愁啊。”

老者说完,就缓缓走进了破庙,木门随即发出了“吱呀”一声响,闭上了。

王天宝站在破庙外,恍恍惚惚就像一场梦一样。

天上的弯月一会进了云彩,一会又出来,王天宝站了很久,这才步伐沉重的朝家的方向走去。

回家的路上,他看到路边那些茁壮生长的玉米,想到它们收获之后再种下去屁也长不出来,他竟然第一次看这些庄稼有些不顺眼。

以上就是有声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有声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33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