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民间乡村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有声民间乡村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中国经典民间鬼故事、老梁故事汇民间神鬼故事、民间水鬼鬼故事、民间农村贵州真实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有声民间乡村鬼故事第一篇-红泥鳅

听很多乡人说,镇子外的虎牙山上,不知怎的,前些时间连着几日的大雨,忽的聚了一个水潭子。

原先都以为无事,日头照几日,这水潭子便会慢慢干去。岂料怪得很,这日头如烈火般,烤了大半个月,水潭依然波光粼粼,哪里有干涸的迹象。

不通江河,不达地水,谁也不知这水潭子里,究竟有什么东西窝在潭子底。

只知若是野惯的牲畜到潭子边饮水,必然会遭遇不测。

渐渐的,这潭子周围,便无人敢近身了。

这日,虎牙山上,行来一个货郎,名字唤李小鱼。刚从深山中的村落贩了些货,看着日头渐落,急忙抄了近路下山。

李小鱼也听过这水潭子的妖事,无奈怕脚路行的慢,赶不及下山,只得从这水潭子边的近路往前走去。

路过水潭子,李小鱼望了一眼。潭水乌黑得如泼散的墨,潭子四周,弥漫着一股死老鼠般的恶臭味。让人心惊的是,潭子边,林木枯黄,棘草不长。

李小鱼心里有些发堵,挺了挺身上的货担,加快了脚力。

这时,不知怎的,从林子中窜出一只豺狗,撕扯着李小鱼的裤腿,往潭子里拽去。

李小鱼又怒又气,拾起地上的一块硬石,狠狠往豺狗头上拍去。

豺狗闷呼一声,急忙跑开。

一边跑一边嘴吐人言,高声尖喊,“老祖老祖,快些快些,肉食上门。”

闻声,李小鱼大吃一惊,回头看去。

乌黑的水潭子,死水突然翻搅起来。

一条巨大的,全身通红的大泥鳅浮出水潭,笑了几声,如娃娃哭泣。

“有功,分你一条腿儿。”

豺狗听见,喜出望外,回过头恶狠狠地盯着李小鱼。

红泥鳅挪动着臃肿的身子,爬到潭子外,眯起眼睛看着李小鱼。

然后猛地张开大口,喷出一股乌黑色的泥柱。

李小鱼避之不及,有一些打到胳膊上,火辣辣的疼。

豺狗沿着边路快速跑去,挡在了山道上。

“老祖老祖,我要右边的腿儿。”豺狗尖喊道。

李小鱼前几日走山时,被山蜂叮了几下右腿,肿起一个大血包。

这豺狗怕是以为要了右腿,会多出一块肉。

红泥鳅又张口,李小鱼瞧见,急忙跳开。泥柱打到地上,泥路冒起了烟。

这样可不得。李小鱼想道。

他听人说过,泥鳅最怕的东西,便是生盐。

想起货担里今日还贩剩些生盐,心里有了主意。

李小鱼一个打滚,翻到货担边,取出生盐。

红泥鳅还在潭子边,若洒了生盐又让它进水洗去,岂不功亏一篑。

挡在山道上的豺狗已经跃起,冲着李小鱼扑来。

李小鱼烦极了这卑鄙的帮凶,拾了尖石,忍住被豺狗咬下的痛楚,将尖石狠狠击打在豺狗头上。豺狗哀嚎一声,软绵绵地瘫在地上。

红泥鳅见状,厉声怪叫,快速地挪着身子向李小鱼爬来。

李小鱼临危不惧,见得红泥鳅越来越近,将半袋子生盐撕开,全洒在这妖物身上。

红泥鳅顿时痛呼,不断抽搐着身子,回了头想往潭子爬去。

李小鱼咬牙,跃上泥鳅滑溜溜的身子,举起尖石砸去。

红泥鳅疯狂地甩摆着身子,李小鱼立不稳,摔下了地。

李小鱼从货担又取出一条粗麻绳,绑在红泥鳅尾上,另一头绑在一株厚壮的枯树上。

那红泥鳅嘶声大叫,枯树被扯得摇摇欲坠,却始终死死地拖着红泥鳅。

挣扎了一炷香时间,红泥鳅趴在地上,再也不动。

生盐印出一道道血口子,脓水流了出来,没多久,红泥鳅犹如干瘪了的气球,身子渐渐瘪了去。

李小鱼拍拍手,缓出一口气,快速往山下走去。

有声民间乡村鬼故事第二篇-铜镜

相传镜子里有着另外一个世界,它隐匿人世看透人心,你,敢照镜子么?

北宋辽乾亨元年间,宋辽开始了以燕云地区领地争端为主的长期战争。宋朝大量征兵,村里成年的男人齐齐上阵。芸娘的新婚不久的丈夫荷生也在随军的队伍里,荷生说等我回来!芸娘默默的点点头。可是村里都知道临时抓去的男人们都是挡在军队最前方,那叫人墙,是为了保护军队而设的屏障。

芸娘嫁给荷生的时候,荷生送给芸娘一面铜镜,荷生对芸娘说“给不了你金山银山,只有给出全部的自己,老人说镜子也认主人的,每当你想我的时候,在深夜万物聚灵之时,对着这面铜镜就能看见我”,那时芸娘只是颔首。荷生走的那个晚上,他们家早早熄了灯,暗淡的如同乱世的硝尘、瘆人心扉。芸娘是从何处来什么时候嫁给荷生的,村里人都不清楚,只是在某个清晨,下地干活的荷生后面多了个美丽的素衣女子,当村里人问起荷生时,他也只是抓着头憨厚的笑着说“他是芸娘,我媳妇儿。”芸娘话语不多,很少跟村里人打交道,但十分善良,对战乱逃往的流浪人都很同情,每每将家中不多的粮食分出去,日子久了村里人也渐渐不再打听芸娘的事情。

荷生走后,芸娘依旧一个人下地、一个人过活,不与村里人言语,只是每个晚上芸娘家都彻夜通明,大家想芸娘一个人在家难免怕黑。半个月后的一个夜晚,靠近芸娘家的莫大婶突然听见芸娘惊恐的叫声,急忙上前敲门询问,芸娘只是说做噩梦了,几次后莫大婶也就习以为常了。芸娘第一次在铜镜里看见荷生就是半个月前的那个晚上,烛光下芸娘望入那墨黑的镜像里,镜中倒映着芸娘那消瘦的脸庞,再无其他,芸娘轻抚着镜中的自己,幽幽的说“你不是说可以看见你么?原来也是骗人的”,说着滑下一滴泪水,芸娘拭去泪水准备收起铜镜时,骤然觉得哪里不对劲,是自己?是这个房间?还是这个世界?不!都不对!当她再看向镜中时,自己早已拭去的泪水还挂在脸上,与自己惊恐的表情不同,里面的自己带着微笑,笑容越来越深越来越邪恶,芸娘忍不住的颤抖起来,捧着的铜镜几乎从手中滑落,镜中的自己竟在慢慢变化,最终成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荷生!芸娘惊叫出声,她一直给荷生的话当成是对她的承诺与宠爱,一直以为只是一句暖暖的情话,今夜,只是太思念荷生了,所以想起了铜镜,可是当荷生真的在镜中出现时,却是一种诡异。门外传来了莫大婶急切的声音,芸娘想哭泣,却死死咬住手指,她拼命压抑着内心的恐惧与脆弱,她知道,不能让人发现这个秘密,不能!她努力保持着平静,告诉莫大婶自己是只做了个噩梦,没事,莫大婶看芸娘没事关切了几句便也离开了。芸娘放佛下了决心似的,怯怯的再次看向铜镜,里面除了自己那张苍白略带扭曲的脸再无其他,任凭芸娘怎样摆弄,镜子还是一切如旧。

有声民间乡村鬼故事第三篇-哭魂狗

太平庄刘宝贵的儿子刘德江就要成亲了,刘宝贵收了十三条狗准备酒席上用。婚期前晚,那十三条狗竟对着新房撕心裂肺地哭起来,直哭得狗嘴淌血,狗眼外突。最后二十六只狗眼竟然从眼眶里飞出,血淋淋地嵌进了新房的门上。全庄人心里都明白:刘家这回怕要出大事了。

刘宝贵杀了一辈子狗,稀奇古怪的事儿经历了不少,碰上这样的事却是头一遭。经众人指点,他连夜起身,直奔数十里外的神客庄,向有名的阴阳先生陶成广请教。

一路上刘宝贵感到有什么东西一直跟着他,半路突觉背上一沉,像是什么硬物丢到了背上。他不敢回头看,只好驮着硬物加紧赶路。

来到神客庄,刘宝贵回头一看,背上居然是一副棺材盖。“陶先生,你可要救我们全家呀!”,刘宝贵“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眼泪“哗”的一下淌下来,将家里的怪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陶先生的眉毛皱了起来:“刘掌柜的,你好好想一想,在这些年杀狗的过程中,是不是做了什么灭绝人性的事儿?”

刘宝贵抓着头皮使劲想了半天:“要说有,就是那条母狗的事儿啦。那时我还年轻,有天我推着独轮车跑了整整一天,往返二百多里,才在一个小庄里收到一条母狗。我寻思着怎么也得把狗弄个好价钱,就拿出刀准备连夜杀狗。当我拎着刀到狗跟前时,那狗竟然前腿一弯给我跪下了,脑袋还不住地碰着地,显然是在给我磕头。我当时就骂了一句‘真他娘的能作妖,就是作出花来我也杀你’。我刚一举起刀,那狗的眼里竟然滚出了眼泪,嘴里还呜呜地嚎着。说实话,哪怕那天多收到一条狗,我也会放了它,可是……我一咬牙,抡起了刀。就在这时,那狗猛地蹿起来,冲着我的脖子就咬。我一刀一脚,狗就摔到了地上。直到淌完最后一滴血,那狗的眼睛还是恶狠狠地盯着我。我把狗扒皮,开膛。一看,傻了:它的肚里竟然有六只狗崽。我骂了声‘晦气’,就把刀一扔,进屋睡觉了。第二天一早,狗不见了,后来我才知道,我那怀孕的老婆偷着把它装进棺材埋了。难道就是那条狗在作怪?”

陶先生听完,眉头仍然没有展开:“刘掌柜的,你惹上了一条哭魂狗。但凡有刻骨仇恨或未了心愿的牲畜,遇上阴年阴月阴日阴时,一口怨气不散,必然会成鬼成魔。那条狗死后化为哭魂狗,历经多年,它要以血还血。哭魂狗常常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也难遇一条,现在应在你身上,这也是你做事过绝所致呀。”

陶先生说完提笔写下几道符,用符把那个棺材盖牢牢封住,用桃木燃起一堆大火,手提利斧,猛地向那个棺材盖砍去。只听“嚓”的一声,随着一块棺材板被砍下,一股鲜血“呼”的一下蹿了出来。陶先生接连砍了一十三斧,棺材板接连蹿出一十三股鲜血,最后恢复了平静。陶先生把砍下的棺木在火上烤干,用刀削出三把小剑,递给刘宝贵:“这就是当年你内人收殓那只狗的棺材盖。我的祖师有门规,对碰上哭魂狗的人家,不许管。一是碰上哭魂狗的人家往往都大奸大恶;二是哭魂狗太阴太刹,弄不好我们要陪进性命。看在你内人心善的的份上,我会尽力帮你,能不能逃过此劫,就要看你的造化了。”刘宝贵接过木剑,谢过陶先生,回去了。

婚礼这天,刘宝贵家里宾客盈门,毕竟是大禧之日,大伙儿尽力制造着喜庆的气氛。午时,大门外一阵鼓乐喧天,几个孩子跑了进来:“来了,来了,新娘子来了。一顶花轿过来了,刘何氏开心地看着儿子伸手掀起红红的轿帘。

“住……住手!”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喊,刘宝贵血红着眼睛跑了过来,冲着儿子拼命地叫:“别……别碰……轿帘……快……快走!”所有人都愣住了。就在这时,红轿帘“呼”的一下掀了起来,一身红装的新娘猛地冲了出来,伸出两只手,扑向刘德江。“孩子。”刘何氏惊叫一声,往前一奔,一把拉过刘德江。这时刘宝贵也赶了过来,手一抖,将一根小小的木剑猛地刺进新娘子的胸口。

“嗷……”新娘子一声惨叫,一张嘴,一口鲜血喷在刘宝贵身上,“扑通”一声向后倒了下去。白白的皮毛,锋利的爪子,沾满鲜血的尖牙,恶狠狠不肯闭上的眼睛,哪里是什么新娘,分明是一条吓人的恶狗。

有声民间乡村鬼故事第四篇-绿僵

乾隆六年,山西芮城的城郊有一座祠庙,庙内供奉着刘、关、张三人的神像。平日庙门是用铁锁锁着的,一般不让寻常老百姓进去,只有到每年春秋祭祀的时候才会打开,五六年间一直如此。之所以平日不让老百姓进去,是因为据说这祠庙内有怪物,以致于平时也要锁起来,怕不知道的人进去丢了性命,可是到底是什么怪物却没有人能说得清。后来连原来供奉香火的道士也不敢在里面居住,只让一个住在附近的村民掌管钥匙。

这年初春时节,有一个名叫赵小的陕西客商赶了几百只羊到山西去贩卖,等走到芮城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天色也渐渐黑了下来。因为他赶的羊很多没办法住客栈,此时又是乍暖还寒的季节,所以迫切想要找个宽阔一点能住宿的地方。路过这个庙宇的时候,赵小觉得这是一个投宿的好地方,于是就赶着羊群上前敲门,结果发现庙门紧锁,里面也没有灯火,沮丧之下便找到附近的村民询问,结果恰好找的就是掌管钥匙的村民,一问之下方才知道此庙据说有怪,所以平时既不敢开门,也从不留人住宿。可赵小此时是饥寒交迫,实在顾不了那么多,再加上自恃平时胆大,而且胳膊非常有劲(赶羊放羊的一般都是一个木杆,上面绑条带布的绳子,哪只羊不听话就包一块石头甩过去,长期下来是指哪打哪,而且力道强劲),就对村民说道无妨,我既不相信也不惧怕,只求住宿一晚,明早就走,若是万一遇见了妖怪有什么意外,也和你绝无瓜葛。村民再三劝阻,赵小仍是固执己见,无奈之下他只好打开庙门,放赵小进去,临走前又淳淳叮嘱再三方才关上庙门告辞而去。

赵小如愿进得庙来,先四处打量一番,将羊群散放在庙宇的走廊下,接着从行李中拿出火石将蜡烛点亮放在神像前的地上,然后掏出干粮水囊,匆匆吃喝完毕。此时已漏下二鼓,羊群也都静静的卧在廊下,周围万籁俱寂,只是偶尔从庙外传来一阵猫头鹰的叫声。偌大一个庙宇,只有赵小一人在烛光下陪着三尊佛像,好不静寂。虽说他平时胆略过人,但是此时此景,再加上村民所说之言,让他的心中也有点隐隐不安起来,所以更是百般警惕,千般小心。待一抬头看见关二爷的神像,他心中不由暗道:“素闻关二爷能降妖除魔,若我依靠着他,就算真有什么鬼怪恐怕也不敢出来。”于是便走到关二爷神像前双手合十低头祷告两句,然后靠着神像就地坐下,左手紧紧握着鞭子以防不测,想着今晚就靠在这打会盹凑合一晚,待明天拂晓就早早起来赶路。

眼看三更过去,他的眼皮已经开始打架,正在迷迷糊糊将睡未睡间,忽听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赵小猛然一惊便将双眼睁开,以为是老鼠的声音,他又竖起耳朵仔细听了一会,发现声音是从对面张飞像的神座下面传来的,这声音由远及近由小变大,像是什么动物马上要破土而出。赵小此时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因为听起来这不像是老鼠等小动物的声音,倒像是狐豹之类爬动的声音。想至此处他心头不由一紧;莫非这里还有野兽打洞出没不成?念一及此他马上握紧手中的皮鞭,紧紧盯着对面的神座,想看看那到底会出来个什么野兽,若真是虎豹之类,说不得也只好拼一下了。瞬间功夫便听“腾”的一声,从神座后面跳出一物来,赵小睁大眼睛看去,只见此物身材异常魁梧,大约六七尺高,满头覆盖着寸余长的绿毛,面上一双有如核桃般大小的黑色眼睛,目露炯炯之光,从颈下一直到脚全是细细的绿毛,如同穿了一件绿色的蓑衣一样,而两只爪子又细又尖,指甲外露还泛着寒光。刚出来的时候它没想到这里有会有人,待得看见烛火后的赵小,似乎颇感意外,马上半蹲在地下,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赵小,鼻子不停地抽动,似乎在嗅着赵小身上的味道。此时赵小一见这跳出的虽不是野兽,但却是比野兽还让人恐惧万分的怪物,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禁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终于发现这绝不是不是自己眼花做的梦,只感头皮一阵发麻,脊背上出了一身细细的冷汗,心中不由暗暗叫苦:不成想这里果真是有妖怪,悔不听村民当初的告诫,以至于深陷险境,今晚能不能活着出去,全看造化了。

有声民间乡村鬼故事第五篇-永不消失的电波

九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我们那儿有一个小青年名叫宋,宋山木的“宋”。宋学习成绩不好,又没有什么特长,家里更没有背景,高中一毕业,他就报名参军了。

宋时运不济,他们那一拨入伍的新兵都分配到了南方的各大军区,做了驻守士兵,而唯有他一个人,被安排到解放军的通讯部队,一进去就是严格的技术训练,每天背摩氏简码、政治教育,比高三毕业班的日子苦多了,后悔得他做梦都捶自己的胸膛。

也许是环境造人,宋很快就适应了部队生活,并且展现出过人的天分。他后来被调到二炮的一个基地当通信员,立过几次三等功,几年后光荣复员回家,在县交通局做了一名小干事。

宋当兵回来后,性格改变了很多,加上年纪渐渐成熟,思想上也有了很大转变。他不再甘心于平庸的生活,就打算自学成才,想来想去,他选择了一门小语种的外语----波兰语,一个人在家埋头苦学起来。

转眼过了三年。一天,他家里来了一位陌生人,找到他后表明了来意:该人来自于解放军总司令部,因为军队科技化改革,现在急需一批通讯方面的人才,希望宋重返军队,为解放军服务。

宋那时对机关单位的腐败无为早已经厌倦,见此机会从天降临,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下来,当场收拾了他的那套自学教材,提起简单的行李就跟着那名军官上路了。

一路上,军官向他透露:由于未来太空战略部署的需要,国家在边界设立了几个大型雷达站,向太空中发射信号,信号的内容,大概是用多种语言重复播放“你已经进入中华人民共和国领空,任何未经允许的探测、监视和越界行为都是非法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对你进行警告并保留进一步打击的权力。”

宋一心向往宁静的生活环境,对这个新任务悠然向往。于是,他被安排在东北的一个深山老林里,当起了某个雷达站的技术员,过的是全封闭的日子。

宋的生活很简单,除了每天检查雷达信号的稳定性,剩下的时间他就捧着教科书,一心一意地钻研着他的波兰语。

这样的生活过了三年。有一天宋突然感到无所事事,便随手拿起雷达监控室里的密码本,试图着翻译起发射信号来。虽然这些数据他已经接触了三年,几乎熟读于心,但是一来这些信号经过加密,二来它们是用多个语种编译完成的,他完全不能理解里面的内容。

宋一段段地试图解读着那些密码,但是都全然无解,一直看到最后一段,他眼前一亮,因为那段密码显然是用波兰语编译而成的。

通常军队使用的电波密码,如果是用中文、英文、俄罗斯语等大语种编写的,那必须进行十分复杂的加密,以防被敌方截获。而小语种由于知晓的人才很少,用来做情报传送则更加安全和方便。

宋精神一震,认真地一字一字翻译起来,终于,到了晚上交接班之前,他靠着多年通讯员的功底,把那段波兰语完全破译了出来。

全文是这样的:“宇宙间的智慧生物们,这里是来自银河系地球发出的呼救信号。地球即将在数年之内毁灭,请收到信号后,立即前来挽救这里的生命。此信号用多种语言对宇宙广播,请求你们的留意。”

宋看完译文,不动声色地撕掉了,揉成一团扔在废纸篓里。一年后,宋向上级打报告,要求长期在那里服役,一直到雷达站撤消那一天为止。

以上就是有声民间乡村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有声民间乡村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84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