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古代民间鬼故事大全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有声古代民间鬼故事大全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下载、民间悬疑鬼故事、中国民间鬼故事、民间的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有声古代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一篇-八十一个殉葬武士

民国期间,有一个叫王青山的盗墓贼。一天,他听说乌山县境内有一座古墓,尚未被人盗掘,心里就蠢蠢欲动起来。

王青山去了乌山县,向人打听古墓所在。问了几个人,大家都劝他不要去,说那里阴气重,闹鬼。

王青山不信邪,最终还是找到了那座古墓,却发现居然没有一处盗洞。看来,这里有鬼的传闻自古就有,所以历代盗墓贼都不曾光顾。

这天,王青山正在勘测古墓,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你是在盗墓吗?你是庚辰年三月初六出生的吗?你当过兵吗?”

王青山觅声看去,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

王青山操起随身携带的步枪,说:“挡我者死。”

老人面无惧色,说:“只要你是庚辰年三月初六出生的,我不但不阻止你,相反,我还要帮助你!”

说来也奇怪,王青山正好是这天出生的,也当过兵,他点了点头。

老人眼睛一亮,也不管王青山爱不爱听,就讲起了自己的身世。

原来,古代君王建好墓室后,为防止盗墓,会派人来看墓。这座墓葬的主人是周代一个诸侯王,派的是一户姓史的武官来看墓。这里也曾人丁兴旺,可随着朝代的演变,如今只剩下老人这最后一个史姓后代。

王青山听完老人讲述,说:“如此说来,你是看护这座古墓的,应该阻止我才对,为什么要帮我呢?”

老人说:“我老了,又孑然一身,我帮你一把,只求你给我买一口棺材,别让我死后暴尸荒野!”王青山想了想,就答应了。

老人很高兴,把墓门的位置指给了王青山。他经过一天的挖掘,果然看到了一座石门,可那石门很牢固,就凭王青山一己之力根本打不开。于是,他去询问老人。

“这是钥匙!”老人拿着把奇怪的钥匙走到石门跟前,在旁边找到了一个窄窄的孔,将钥匙探进去转了一转,石门开了。

王青山用一个巨大的皮老虎往墓中鼓风通气。约摸三个小时后,王青山带着一些设备进入了墓道。

原想着这座古墓也会像其他古墓一样,会有一些防盗措施,如流沙护墓,暗器翻板、毒气缺氧等,可是竟然一个机关都没有。

往里走了大约一百米,他就到了一个圆形的墓室,最中间是一口偌大的棺椁,周围则是一圈深坑。

王青山用火把一照,吓得大叫一声,原来那里面横七竖八的全是死人骨头,有一百具左右,那些死者身上全部穿着盔甲。

王青山定了定神,小心翼翼地走到棺椁跟前。忽然,他发现对面的墙上有--座石碑,就凑上前去。

此碑文乃是大篆刻成,王青山读过私塾,曾随教书先生学过大篆,所以他认识上面的字。

石碑上记载着墓主人的身份、生平,还有建造墓室时的一些情形。

原来这座古墓的主人乃是周朝的一位尚武诸侯王,曾经带兵征服过一些小国家。他死后,留下遗嘱,要太子给他寻找八十一个与他一样,庚辰年三月初六出生的武士殉葬。他相信,带着这些武士在阴间,还能驰骋疆场。

可那时人烟稀少,太子寻遍全国,才找到了八十个这天出生的人。

正在为难之际,一个巫师告诉太子,两千多年之后,会有一个庚辰年三月初六出生的人自己前来殉葬。太子一听,就安心地将父王和那八十个武士一起下葬了。

王青山看完碑文,再联想到老人的询问,顿时冷汗直流,立刻想出去。可财富——他咬了咬牙,又开始用铁锨开启棺椁盖。

好不容易终于打开了一块棺椁板,突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随着一声闷响,从墓室的顶棚处沸沸扬扬地下起沙子来,王青山心想不好,扔下铁锨就想往外逃,但已经晚了,他很快就被沙子埋住了。

老人听到来自地下地声音,他自言自语道:“先祖,第八十一个殉葬武士终于凑齐了,我们史家的使命终于完成了!”接着他眼睛一闭,驾鹤西游去了。

有声古代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二篇-人皮葬

1 临终遗言

章翰是黔两城的粮官,他被巡抚大人派到天漠山去运送军粮。一个月后,他却被人用担架抬回了黔西城。

章翰的儿子章天意,见到生命垂危的父亲,当时眼泪就流了下来。他跪在章翰的床前,大叫道:“爹,我这就给您请大夫去!”

章翰伸出手,一把抓住章天意的胳膊,虚弱地说:“天意,你不用费心了,爹快不行了,但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儿要托付你……”

章翰一句话没讲完,腩袋一歪,便昏了过去。章天意急忙将黔西城最有名的刘神医请到家里。刘神医给章翰看过病后,告诉章天意,章翰受伤太重,已经无救了。

他揭开了章翰的胸口,只见一,个碗口大小的乌青显现出来,看来是被人用拳头击打而成的。

章翰的肋骨受到拳击后,至少有五六根粉碎,一定是碎掉的骨刺扎伤了腹腔里的内脏,不然章翰也不会大口吐血,奄奄一息了。

刘神医抱拳对章天意说:“章公子,恕老朽医术浅薄,你还是准备后事吧!”

章天意看着濒危的父亲,“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我父亲好像有什么遗言还没有说完,您一定要让他清醒过来啊!”

刘神医踌躇地说:“我是有办法让你父亲将临终的话讲完,可是施术后,他将必死无疑呀!”

如果让章翰带着遗憾而去,那么章天意就成不孝之子了。章天意咬了咬牙说:“您就帮我一个忙吧!”

刘神医见他心意已决,从衣襟上拔下了一根银针,然后“嗖”的一声,刺进了章翰胸口下的六阳绝脉之上。片刻后,章翰呼吸加重,悠悠地睁开了一双眼睛。

章翰真的有话要说——明朝末年,天下大乱,黔西城巡抚派章翰去天漠山运送军粮。天漠山中居住着数以万计的土人,这些土人因为不满天漠城守备的盘剥,竟然揭竿而起。章翰手里掌握着一万多担军粮,那可是小山一般白花花的银子。

章翰高价卖掉了一半的军粮,然后用石子和草叶冒充军粮,给天漠城送了过去。天漠城的守备老奸巨猾,没过三天便发现了章翰的秘密。章翰没有办法,只得将一半的粮款给了天漠城的守备,然后他们俩便将丢粮的责任推给了黔西城的押粮官武可典。武可典死后,军粮丢失的事就成了一桩无头公案。

武可典被章翰冤枉,在被杀之前,他挥起拳头,一招黑虎掏心,直击章翰的胸口,这就是章翰受伤吐血的经过。

章翰做了一辈子坏事,仇人成百上千。他怕自己死后坟墓被人所挖,拉着章天意的手,说:“天意,爹死之后,你一定要去找西山的公孙柳,让他帮爹出殡敛葬……”

章翰讲完了这句话,两眼一闭,伸腿咽气了。

有声古代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三篇-乡间怪谈

时遇大雪,天寒地冻,刘老头儿子外出打工已经有两年没回家了,每日他都在村东头的高岗旁盼着儿子的身影出现。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日,刘老头身体日渐消瘦,而且病情越来越重。这日,村民突然跑来向村长报告说刘老头冻死路边了,这一下可把乡里乡社传的沸沸扬扬,大家都去观看了,可没有一人为刘老头收尸入葬。

道路不通,村长打电话报告给乡里一时间也没个音讯,刘老头平日没半个亲朋好友,有谁又愿意多管闲事,把一个不相干的人埋葬在自己家里坟地里呢,时间久了,大家开始渐渐忘去了。来年开春,处处一幅欣欣然景象。

张大胆在隔壁村子帮忙,晚上喝多了酒,朋友留他不住,他嚷着非要回去。走到半道时,抬头看到明月当空,却不知从那飘来一阵乌云遮住了月亮,他小声的咒骂了一声,一阵冷风吹过,他身上打了个激灵。

这时黑夜中传来一阵唏嘘声,张大胆又紧了紧腰上的裤带,口中嘿笑一声,对着脚下的坟包道:“你这老鬼今日有的口福,能喝到爷爷这神水。”

张大胆得意向前走了几步,忽然酒劲上涌,一时间竟有些站不住脚,一屁股坐了下去,迷迷糊糊间,他远远地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绕他平日胆大,心中也不以为意,随口便应声到。

那声音好像有什么魔法儿,使得张大胆不自主地想前走去,张大胆想看清喊他那人相貌,可不知何时起了大雾,他越是着急却越看不见,脚步不自主地也向前走快了。

前面是一个高岗儿,上面已经站了好多人,从那吆喝中张大胆就已经猜到牌九开桌,人人神情投入,他走过去时也没人向他这个刚来的人看一眼。他蹭着身体向前挤了过去,定神一看“好家伙,庄家通赔。”他这赌瘾上来连亲爹娘也不认的,不断的连连搓手,跟着大家伙叫好。

这时,那庄家突然向张大胆看了过来,只见他枯瘦如柴,肌肤灰沉,一对眸子死气沉沉的冰冷,对他说到:“这位朋友时新来的吧,要不也玩两手?”

张大胆把手中的牌九往桌子上一摔,兴奋的怪骂一声:“老子今天要杀的你血本无归,哈哈哈……”

他心中嘀咕一闪而过,想到:这庄家老头,输了这么钱也不在乎,怎得还和那死去的刘老头有些相似。”

东方天空露出一肚鱼白,张大胆的家人已经找疯了,这天早晨他媳妇刚把房门打开,就开到倒在院子里的张大胆,他媳妇焦急地走了过去,口中关心的说到:“大胆,天这么冷,你怎么在外面睡着了,还有,你这些天跑哪去了?”

他媳妇一边摇着张大胆的身体,一边问他话,张大胆也被摇醒了,举手拍了拍自己的头,应声回答到:“我昨天晚上喝多了酒,路上遇到几个朋友一块玩了一会。”

他媳妇看他安好无事,心中的大石头也算是放下了,接着问到:“那你这出去三天,也不说给家里捎个信,这把我们娘俩急坏了。”

张大胆喃喃自语道:“三天……三天,不是昨天晚上的事吗?”他想了一会,觉得浑身发凉,也不再去多想,有些兴奋的跑到他媳妇跟前高兴的说到:“媳妇儿,昨天我和几个人赌钱,赢了不少钱,这下我们发财了。”说话他就伸手向怀里掏去。

有声古代民间鬼故事大全第四篇-乡村异事之蜘蛛

我8岁的时候,上了小学二年级。

每天上学除了学习一点文化知识以外,就是编排节目,准备在星期日慰问井下工人叔叔。

记得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叛徒林彪,孔老二,都是坏东西,嘴上讲仁义,肚里藏诡计,鼓吹克己复礼,一心想复辟……

那时,很单纯。

记得有一天,天很热。

当我们吃了晚饭的时候,不知是什么原因,天很阴沉,雾蒙蒙的,因而全院子里的十几户人家都早早地关上门休息了,没有像往常那样集合在当院,海阔天空地谈论一些新闻或者趣事。

于是,那古老的院落,在夜幕中便显得宁静、神秘与苍凉。

由于天很闷热,我们一家人都睡不着,我想那时的院子里的人们几乎都没有睡着觉的。

在大约晚上十点多的时候,猛然间,天空中响起了一声炸雷。那声音亮呀!就好比现在的一个爆竹在你的耳边响起一般,从来都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声音。

紧接着,大雨就哗哗地落了下来。

我光着身子爬起来,好奇地掀开窗帘往外瞧着,只见院子里黑乎乎的一片,偶尔一声炸雷轰鸣,闪电便把院子照的亮如白昼。朦胧之中,借着闪电的余光,我好像看到上头屋大老妈的房门开了一下,转瞬间又合上了。

这时,就听妈妈对爸爸说:“今天这是怎么了?好像有点不对劲,怎么雷声只往我们院子里打呀!真奇怪!”

随着妈妈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院子里一声接着一声,电闪雷鸣,经久不息。

现在想起来,也是历历在目。三十多年了,再也没有见过那天的情景,很害怕的。

过了几乎一个多小时,雷声逐渐远去,我们院子又恢复了平静,只有沥沥拉拉的雨声,在耳边回响,就这样我们便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妈呀,快来人呀!”

一声刺耳的尖叫,把我们全家都惊醒了。

爸爸立即穿起衣服开门冲了出去,我当时也混混僵僵地随着大人们跑到了上房——大老妈家。

屋子里已经站了很多人。都在哪里愣着不动。我透过人群的缝隙看过去,只见大老妈的炕头上趴着一个桌子般大的蜘蛛。只见它:腿如树枝般粗细,好像上面有奇怪的花纹,眼睛像灯泡一样,发着蓝光,一闪一闪的,浑身长满了绿毛,像女人们的头发一样,很长很长的。奇怪的是,它的身上披着一件红裤衩,裤衩微微颤动,好像它很害怕的样子。

整个屋子里的人们,大气也不敢出,都在那里傻站着。我当时也吓得只有紧紧地抱住爸爸的腿。

过了一会儿,蜘蛛慢慢地爬下地,在人们躲闪开的空隙中,慢慢地爬出了门外,一晃就融入了夜色之中。

我只记得当它爬过我身边的时候,一阵寒意席卷我的全身,我的腿上却热乎乎的,原来我尿了一腿,呵呵!

在蜘蛛离去后,人们轰然一声纷纷议论开来,最后,见大老妈一家人没事,也就各回各家了。

这个事情,成了每晚大院里人们议论的话题,说什么的都有,随后慢慢地也就淡了,不再提起了。

过了不到一个月,大老妈的女儿,叫金枝的一个十七岁的少女,突然间疯疯癫癫起来,满嘴说一些胡话,到处乱跑,并且就爱光着身子,让村子里的人们耻笑纷纷。

大老爹跑了很多医院,怎么也治不好,一家人唉声叹气的,真是一筹莫展了。

二奶奶最后悄悄地出了一个主意:到城隍庙求神。

那年头“破除迷信,解放思想”谁敢呀!但是为了孩子,大老爹还是在一个夜晚,悄悄地去了城隍庙的废墟上,上了香、磕了头。

当天夜里,大老妈就做了一个梦,梦中城隍对她说:二十天前,雷神要捉拿一个千年的蜘蛛精,可是,蜘蛛却跑在你家中,把你女儿的内裤披在了身上,由于有污血,致使雷神无法下手,让其躲过了这一劫难,为了惩罚你女儿的罪行,故此让她受此折磨。如若想好的话,必须天天拜佛、日日烧香,过三年就痊愈了。

大老妈醒来之后就对大老爹说了此事。可是,那年头,谁敢拜佛呀!于是也就只能干瞪眼了。全院子里的人们也毫无办法。

可是,没过几天,金枝却病好了,并且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皮肤也白了,像玉一样,眉清目秀的,一脸羞涩的样子,仿佛是黛玉转世,让村里和附近煤矿的年轻人们眼馋得很。

问其原因,大老妈他们就是笑一笑,不说,让人们觉得奇怪之极。

后来,我好像听到一些原由:说有一天晚上,大老妈他们一家人正要睡觉时,紧关的门却开了,走进来一位俊俏的年轻人,只见他对着大老妈鞠了一躬,然后说:对不起,让金枝受罪了,这里有一包药,您给她服下去,保证痊愈。为了感谢她的救命之恩,我决定迟走几天,让她过上幸福的生活,说完就消失了。

原来是蜘蛛精来报恩的,呵呵,怪不得啊!

再后来,金枝对求亲的男子,一个也看不上,就是不嫁。

记得,我上初中那一年,有一个城里的小伙子上门来提亲,金枝满口答应了,并且整天高兴的轻轻地哼着歌,我那时情窦初开,每每看着金枝,就像看着天仙女一样。

据大老妈私下说:那个男子就是那天夜晚进她家的蜘蛛精,一模一样,但是我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之处。只是觉得好像在他的胳膊上隐隐约约地有着淡淡地刺青花纹,就好像那晚我在蜘蛛的腿上见过的一样。

前些时,听说金枝两口子到澳门开了赌场,身价上千万,夫妻相当恩爱,孩子也到德国留学了。遥想当年那个整日光着身子满街乱跑、满嘴疯疯癫癫地说着胡话、满身污秽的丑女,今日竟然这样风光,我不禁感慨万千。

人呀,哈哈哈。奇怪吗?

有声古代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五篇-不死老人院

一、急病投医

赵宇轩是云州最大的绸缎商,为人和善,又是个大孝子,父亲早年死于兵乱,只有老母健在。可最近母亲染上风寒,赵宇轩忙请名医诊治,哪知道风寒微有好转,跟着却又发烧咳嗽,痰中带血,一病不起,眼看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请来的医生束手无策,有的干脆就让准备老太太的后事。赵宇轩忧心如焚,派出好多家人到周边州县延请名医,可家人们回来禀报说所有的名医听说老太太这种症状后都不肯来,说是老太太大限将到,非是人力可以挽救,请赵员外早早准备后事。赵宇轩万般无奈,只好准备张罗母亲的后事。

这天儿女亲家云州知府田千秋也来探望,等他走后,赵宇轩看看昏迷不醒的母亲已是奄奄一息,内心焦急,便准备亲自到棺材店为母亲挑选一副寿材,于是带着管家出门。哪知道刚出门,便看到一个蓬头垢面的老乞丐蹲在他家门外,身上衣服破烂,脚上穿着一双破鞋,身边放着一个破碗和一根破竹竿。看到他们出来,乞丐“噌”一下站了起来,拿起竹竿和破碗拦在轿前说:“老爷,你行行好,赏一碗饭吃吃。”赵宇轩心里正烦,没好气地对管家说:“赵同,给他几个钱让他走。”管家答应一声,掏出几个大钱扔到乞丐碗里,然后把他推到一边。

老乞丐看着破碗里那几个大钱,冷笑一声,自言自语地说:“人人都说赵员外乐善好施,原来都是谣传,什么狗屁员外,这几个大钱连吃顿饭都不够。”说着便把碗一倒,那几个大钱滚到地上。乞丐转身便走。赵宇轩心中一动,知道因为心情不好,刚才说话有些失礼,急忙停下来,在后面一把拉住乞丐的脏手说:“老哥慢走,刚才赵某因心中有事,失礼了。”说完转身对赵同说,“你拿十两银子给这位老哥。”赵同答应一声,便掏出一锭银子递给老乞丐,老乞丐接过银子,微笑着说:“赵员外果然乐善好施,一出手就是十两银子。”跟着话锋一转,翻着白眼珠子看着赵宇轩说,“小人听说赵员外令堂有恙,不知现在病情如何?”赵宇轩听他说话颇有文理,心下惊异,便把母亲的病情告诉了他。老乞丐点点头说:“像这样的病,只有当年号称‘医仙’的孙玉和能救。”赵宇轩心中一动,拉住乞丐一下跪下来:“老哥,你既然知道有人能救,想必也知道医仙在哪里,本人不才,只要你能救得我母亲,我愿意拿出全部家财酬谢。”乞丐急忙把他扶起来,说:“好吧,看在员外为人仁善的面上,我就帮你这个忙,只是我有两个条件。”说着便看着赵宇轩。赵宇轩眼见母亲的病有了转机,也知道乞丐必然要提条件,便领着乞丐回到自己的书房,让管家和仆人们下去,屋内只剩下赵宇轩和乞丐两人。半个时辰过后,乞丐怀里揣着个鼓鼓的布包满意地离去了。

以上就是有声古代民间鬼故事大全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有声古代民间鬼故事大全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49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