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潮汕民间的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有关潮汕民间的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真实的民间鬼故事、真实民间神鬼故事、漯河民间鬼故事、民间的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有关潮汕民间的鬼故事第一篇-古代鬼故事之碧螺春

一。殷十三

我拉住一个仆人问:“看到殷十三了吗?”

仆人毕恭毕敬地回答我:“回二少爷,我刚刚看到夫人把她叫到大堂了。”

我应了一声:“哦。”便直奔大堂而去,刚到就看到我娘递给殷十三一包东西。看到我进来了,娘高兴地招呼着我说:“寺儿,十三要嫁到咱们家,就把这碧螺春当嫁妆吧。”

虽然我不是很喜欢喝茶,但我明白这碧螺春的宝贵。这碧螺春是御赐的苗子,所以我娘格外宝贝这苗子,并把这苗子种在了院中,只给家中人饮用,就连一向关系甚好的世伯想要些品一品,娘都不肯给,气得世伯拂袖而去。

我微笑着握住羞红了脸的殷十三,问娘:“娘,我和十三什么时候成婚?”

“我看过黄历了,下个月初八是个吉日。”

我和十三的相识要追溯到三年前。

我爹战死沙场的消息传来时,同时来的还有朝廷对我们端木家族的赏赐:一株名贵的碧螺春苗子。

这株苗子是爹用命换来的,因此娘视此碧螺春如命,要我们用最好的山泉浇这株苗,决不让那碧螺春苗子出一点差池。而为了尽孝道,采山泉的任务便由我承担了。

我去山间采山泉的第十三天,遇到一个一袭白衣的姑娘坐在山泉边嘤嘤哭泣,她的面容不是很出众,但颇有气质,一看便知是个大户人家知书达理的姑娘。

看她不停地抽泣,我心生怜悯上前询问:“姑娘,你为什么哭呢?有什么事你就尽管说吧,我能做到就一定帮你。”

她拭了拭眼泪说:“我爹本是当地的富商,怎想家道败落,而家乡又闹了瘟疫,我和双亲背井离乡到了这里,怎料……怎料途中遇到了熊,在逃命的路上失散,我再回去找他们时……已晚了,只找到了他们的尸骨……”

我同情地看着这个苦命的女子。

“不要哭了,我把你送回你的家乡吧!你在家乡还有亲人吗?”

“呜呜……没有,现在就剩我一个人了……”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在心中暗下决心,想把她接到府中住,便问:“如果姑娘不嫌弃,就暂住在寒舍吧。”

她诧异地抬起泪眼,然后胆怯地说:“谢谢公子。”

“好了,先把眼泪擦擦,你叫什么?”

“我叫殷离。”

“你既然要住到我家了,就代表你已经脱离了过去的生活,你还是换个名字吧!离这个字也不太吉利。”

我想了想说:“我是在家父逝去的第十三天遇到的你,以后就叫你殷十三吧,这名字既好记又顺口。”

她低眉顺眼地应着:“好的。”

就这样,我把十三带到了家中,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并且乖巧可人的她,立马博得了我娘的喜爱,我娘安排她住进了别院,但她属于外人,所以是没有资格享用碧螺春的,现在娘把碧螺春给了十三,说明娘已经默认了十三这个儿媳,把她当作一家人看待。

我在心中暗喜。

有关潮汕民间的鬼故事第二篇-聊斋鬼故事之逃婚

仙涛是扬州城中穷人家的女儿。她的父亲杜某,还是一个无赖,常常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人们都看不起他。

仙涛生下来就十分的聪慧机敏,等到长大了,更是出落得楚楚动人,色貌无人能及。

扬州向来以买卖小妾著名,谁家养有女儿,只要是一般的贫苦人家,都把女儿居为奇货,等卖个好价钱。

仙涛自知命薄,想自己将来不免也要给人家做小妾,供人家玩乐。心里实在不甘心,有时候想到将来,想还不如早早死了算了。

到了十七岁了,来她家说的媒的人络绎不绝,并都是那些富豪之家请来的,个个费尽口舌,都希望自己能说成,也好得到一笔赏钱。

仙涛知道自己一生,在也不会有正式婚配嫁人的希望了。又听说他的父亲已经答应了,更是感到悲伤怨恨,真想上吊死了,一了百了,可是又不忍心舍下自己的母亲。

一天晚上,仙涛闷闷不乐,睡不着觉,便起来,到院子的篱笆下游走徘徊,已是秋天了,看看天上的月亮,十分明朗,不觉感慨万端。

忽然,看到一只黑毛白嘴,两眼闪闪发光,像是猫一类的东西。

仙涛向来喜欢小动物,虽然心里很愤闷,也不觉面带微笑地走过去,靠近它,抚弄它,那猫一样的东西,十分温驯。

仙涛便用袖子揽着它,抱在怀里,回到自己的房中去。

当时已是深夜了,也想睡去了,也没有解开衣服,就躺下睡起来。正转准备脱下外衣,安心地睡去,忽然见前面自己抱进来的东西,正在慢慢地变大,最后变得有一头小牛那般大,她一阵吃惊,正准备呼号,然而,自己的子,已不由己,跨到那东西的背上。那东西也咆哮着发出吼声,显得很是威武,奔跑着突出家门,原来是一只老虎。

仙涛心惊胆战,被吓得胆都要碎了,然而又没有办法,就闭上眼睛,听任那老虎,看它把自己带到哪里。

一会儿,老虎忽然蹲伏下来不走了。

仙涛也才睁开眼来,看四周哪里有什么城郭街市,只是山和水,在一条溪流的那边,有几椽茅屋,野花垂柳,围绕在柴门四周。

这是什么时候了,太阳已挂在当空了。

仙涛见到了人家,心里也就不再那么害怕了,声地嘶叫着向人家求救。

老虎竟然耸耸子,把她放置在了草地上,调转子走开了。

仙涛心里暗自庆幸,没有成为老虎嘴里的食物,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看那家人家,没见到有人进出,便勉强站起来,自己跨过溪流,走进去。

里面有三间草屋,倒是颇为清幽洁净,花草树木,一片绿荫,竹子翠绿,婆等她进到里面去,不要说没有人,连煮饭烧菜用的器具都没有,心里更加感到疑惑,那里有一张用藤条编制的,仙涛也累了,便坐下去休息,此时安定下来,便感到自己已饿了。

然而,那老虎又来了,把爪子当枕头,头靠在上面,在树底下睡起来。

仙涛觉得这事有些奇异,并祷告说:“承蒙你把我带来,虽然脱离了火坑,却将要挨饿死,你看怎么办?”

老虎似乎明白了她说的话,出去了一下,又返回来,背上背着鹿,带到仙涛的面前,把它摔下。

仙涛知道老虎没有恶意,也不害怕了,便笑着对它说:“这里又没有火,我难道能茹毛饮血,生吃了吗?你的这一番好意,我实在不敢领受。”

老虎又明白了她的意思,又去了好一会儿,嘴里衔着十几个莲蓬,回来了,就把莲蓬丢在门外。

仙涛剥开来吃里面的莲子,味道十分甜美,竟然也吃饱了。

从此,渐渐地和老虎熟悉了,心里也不再有什么畏惧。老虎傍晚出去,早上回来,白天一整天,也没有到别处去,好像是在陪伴她一样,并且时时找一些好的果子,当作储备粮。

仙涛也就不缺少吃的了,只是担心秋风刮起,寒冷刺骨,没有用来御寒的棉衣,并且那睡觉用的榻,也是一片毡子棉被都没有,真是不担心吃的了,却又担心起寒冷来了。

她哪里想到,这里是世外桃源,别有天地,不只是草木常年青翠,犹如天,并且也没有雨寒冷的景象,仙涛在那里久,渐渐熟悉了,心才安定下来。

可是,接着的问题又来了,一个人在那里,感到异常的苦闷,得想办法到处走走,起初心里还有些害怕,只是出门口,四处看看,后来渐渐地就走远了,竟然有时候还能骑着老虎,到山中游逛。

才知道那里,山环水绕,只有一条小径可以进去,周围广袤几百里里,山光水色,树荫花香,真是一处绝妙的佳境,仙涛领略了那里的分光,十分畅快,并且自己自从来到山里,不食人间烟火,只用果品充饥,也觉得自己上像是长有翅膀,感觉子犹如一片叶子那样轻巧,虽然不知道仙家的吐纳之术,但也算得上是地上的游仙了。闲暇的时候,便搅扰老虎戏耍,如仆人一般奴役它,老虎也乖乖地听从她的话,要是仙涛不满意,就用手拍打它,怎么打,老虎也是伏着不动,任她拍打。

大约过了五六年,老虎忽然出去,就不见回来了。

仙涛自己已经能够凌空而走了,对老虎也不那么依赖了,只是一天,她忽然动起了思乡之,十分想念母亲,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凭借自己没有翅膀也能飞行,顿时便想回去看一下。

刚这么一想,老虎就回来了,并且说着人话,对仙涛道:“你前生对我实在有大恩,把我从陷阱中救出来,并放到山林中去,因此,我才得以享年上千岁那么久,我也才化去帮助你摆脱灾厄,实现你的志向,想和你一起修炼成地仙。现今你的尘念还未了,还想着孝顺母亲,我也不能留你在这里了,请让我送你回去吧!然而,你一生的富贵倒是不小,但是蓬莱仙境,却与你无缘了。”

仙涛聆听着老虎的话,心里也有些后悔。然而心里记挂着母亲的养育之恩,也不是很留恋什么成仙的事。

那里没有人居住,生活习如同野兽,仙涛顿时也忘记自己全,坦然地骑上老虎就走了。

有关潮汕民间的鬼故事第三篇-婚异

河南修武县文化源远历史悠久,是个千年古县。自元明以来当地就有一个奇特的风俗,凡是家中有儿子的到了十三四岁就会给他早早完婚娶个媳妇,而通常儿媳要比儿子年长数岁,有的甚至会年长十岁以上,这样既能细心照顾夫君的衣食起居,也可以早早帮助公婆操持家务。到了康熙初年,当地的一家邹姓农户为自己刚满十三岁的儿子娶了房媳妇,这媳妇娘家姓刘,年方二十正是桃李年华,虽说也是邻村农家之女,却生得杏眼弯眉面容甜美,颇有几分姿色。邹家在村中虽不是大富却也是小康,家中还请有几个长工仆人,邹翁的爱子名叫天贵,尚是一个面容稚嫩的垂髫少年。

头天新人过门,自是敲锣打鼓笙歌鼎沸,宾朋高坐热闹非凡,直到晚上众人才慢慢散去,一对新人也早早入了洞房。不料待得第二天日头高照,邹家老俩口却不见小夫妻按俗礼给他们请安。邹翁心道: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可现在天已近午,就算儿子年幼贪睡,这儿媳刘氏总该起身问安了吧?莫不是有什么意外不成?想至此处二老便来到新房门前呼叫儿子的名字,叫了数声方听天贵在屋内小声答应,可左叫右叫就是不见他出来,而儿媳刘氏也是默无一声。邹翁心中更加纳闷,不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便和老伴来到窗下将窗纸悄悄捅破向里面窥视,不料一看之下这房中一幕着实将二人吓了一大跳,只见自己的儿子被一根棕绳五花大绑的捆缚在床足下,衣衫凌乱精神萎靡,而床上萝帐轻垂人影晃动,似乎还有两个人。

老两口见状心中大骇,难道是家中昨天半夜来了强盗自己却一无所知,于是急忙问儿子道:“是何人将你捆绑?”天贵一脸惊恐的答道:“昨晚刚进洞房插好门闩,忽然有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从床下钻出,将我用绳子捆绑在此,然后和新媳妇在床上睡了一宿。”邹翁闻听心中更惊,急忙问道:“那你为何不大声呼救?”天贵战战兢兢道:“我不敢,那汉子说我要是敢喊叫便立即杀了我。”话音未落,只见床帐一掀,随即一男一女从床上翻身下了地。这男子身材健硕肤色黝黑,一脸狞恶之色,而女子正是昨日刚刚过门的新媳妇刘氏,此刻兀自身着新衣,只见她满面绯红头发散乱,连看也不看公婆一眼。

男子几步走至天贵面前,从怀中摸出一把尺余长的杀猪刀来架在他的颈上,面向邹氏夫妇恶声道:“实话告诉你们,我本和陈氏自幼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不料她的父母嫌弃我贫穷,居然将她许配给你家黄口小儿,这一口恶气实难咽下。昨日我趁人不备早早便藏了进来,若是不让我尽欢而去,我就马上杀了这小子。”邹翁一听惊骇万分,眼见自己的爱子被其挟持,稍有不慎便会有杀身之祸,这天贵可是他们的独苗,平日爱若掌上明珠,如果有个三长两短,那老两口也不用活了。眼见老伴陈氏惊吓过度几欲昏厥,他急忙一边扶住老伴一边对那汉子乞求道:“你千万不要鲁莽,有事好商量,只要不伤害我儿天贵,什么条件老汉都可以答应。”汉子大笑道:“此事甚易。你们赶紧去做些美味酒食先从窗口送进来,若是不丰盛或者不可口,我仍会杀了你们的宝贝儿子。”邹翁听罢心中暗暗叫苦,急忙命人下厨依言做好饭菜,又温好一壶美酒一并端来,放在窗台上。

那汉子虽说人长的粗鲁可心倒很精细,他生怕邹家在酒食中下药,于是先用一根长绳拴在天贵腰间,然后一手持绳一手持刀,命天贵走到窗边将酒食端回几案上,再让他将每样饭菜都尝几口,又喝了杯酒,等了片刻看他无事这才和刘氏一起吃了起来,吃完又命天贵将碗碟饭盒送至窗边让人端走。邹翁见此情形也无可奈何,想要报官却怕这汉子狗急跳墙杀了天贵,一时计无所出唯有顿足叹息而已。此时邹家早有好事者将此事传了出去,左邻右舍听说有人劫持新郎均大感惊讶,于是都纷纷到邹家来察看究竟,不料进门一看果真如此,众人心中均诧异万分,一时间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可也想不出一个好办法来。

一晃三日已过,这汉子白天呼五吆六一味索取美味佳肴,到了晚上就将门户紧闭搂着新娘刘氏逍遥快活,而天贵却被锁在床脚,不仅一日三餐只能吃二人的残羹剩汤,时不时还被辱骂恐吓,白日提心吊胆晚上噩梦连连,只短短三日便已形销骨立憔悴不堪,邹家老俩口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可偏偏是束手无策。此时有几个邻居便让他报官,邹翁觉得这样长久下去也不是办法,犹豫再三便同意了,为了不惊动那黑汉子便让邻居代他悄悄报了官府。当时修武县的县令姓徐,进士出身,刚刚到此地赴任不久,屁股还未在公堂上坐热就遇见了这咄咄怪事,开始心中还不甚相信,等带着一众衙役风风火火的赶到了邹家,进门一看才知果真如此,一众人等不由得暗暗称奇。

邹翁见父母官驾到犹如见到救星一般,急忙请徐县令进堂屋中上座,随即又让老伴奉上香茗。徐县令坐在堂中思虑良久,连茶都忘了饮,可一连想了数个办法,都因为投鼠忌器而不得不作罢。邹翁在旁见他眉头皱起冥思苦想,一时也不敢出声打扰。过了片刻徐县令忽抬头问他道:“你这儿媳可有父母?”邹翁起身答道:“有。就在邻村,离此约有数里地之遥”徐县令又问道:“她父母可曾来过?”邹翁道:“因事起仓促,也不曾告知他们,他们也没有来过。”徐县令面有疑色道:“这倒奇了,这三天此事传得沸沸扬扬远近皆知,他们是娘家至亲岂能不知?这中间怕是有什么缘由。”邹翁这几天为此事焦头烂额,本没时间想这些,此时听徐县令一说,心中也觉得有些蹊跷。徐县令问清刘氏父母所在,当即便命两个差役去邻村将他们带来。

有关潮汕民间的鬼故事第四篇-长生童

火灾与鱼

一周来霉运不断,昨天的火灾将倒霉的气氛推向了高潮。

昨天只有我留在宿舍睡觉。这一觉睡得昏天黑地,我梦到自己在吃烤肉串,忽然闻到一股什么东西烤糊了的气昧。睁开眼宿舍已经是一片火海了,我惊慌之下去开门,没想到门把手的温度已经极高,我刚一抓就给烫伤了。更要命的是宿舍的门在高温下已经变形,我拼命踹了半天都没有打开。

我们宿舍在六楼,从阳台逃生显然只能让我换一种死法。我急忙把自己脸盆里的半盆水浇到身上,心想说不定能多活一会儿。然后我学着书上教的,用毛巾捂嘴趴在地上避免被浓烟窒息。可是火势一点没有弱下去的意思,而闷热和浓烟已经让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这次真的要挂了……

我失去意识前最后听到的的声音是楼道里有人开门的声音。再次醒来我已经躺在医院里了。

我感觉了一下,除了身上的皮肤有些疼外,别的倒好像没什么大碍,至少不会残废。

医生告诉我,已经有几个同学来探望过我。不过考虑到烧伤最怕感染,所以今后不会再让他们进来。我看看床头,果然有几束花和一些水果,另外还有鱼缸里我养的那两条金鱼。刚才我还担心它们是不是已经被大火烤熟了。

之后几天我一直迷迷糊糊地躺在病房里,刚开始还觉得不去上课挺爽的,后来随着意识完全清楚才慢慢地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不对。

这医院太阳森了,窗帘一直没拉开过。楼道里也几乎没听到过什么人走动的声音,只有我的医生偶尔进来。而且,这些天都只有这一位医生。

没有护士,没有护工,甚至连个走错房间的病人家属都没有。

虽然我之前没有住过重症病房,但是感觉好像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吧……

终于,我忍不住下床去,拉开了窗帘。窗帘后没有窗户,我平时看到的亮光是从一只小节能灯里发出来的!毫无准备的我忽然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这病房是假的!

我急忙去看鱼缸,这时才注意到其中一条鱼好像有点儿呆滞,我把它捞出来放在手里轻轻一按,鱼身体上的一部分掉落下来,露出里面的电路和纽扣电池。

假的,这一切都是假的!

这时,外面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医生要进来了。我抓起鱼缸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后。

我的梦话

门被从外面轻轻打开。

医生刚一进来,我用鱼缸照准他脑袋砸了下去。医生惨叫一声摔倒在地,我乘势用膝盖顶住他脖子,厉声说: “老实点!这鬼地方究竟是怎么回事?”

医生被砸蒙了,艰难地说: “你,你别杀我……”

“少废话,回答我的问题!”

医生说: “这里都是假的,你自己出去看一下就知道了。”

现在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这医生应该不能把我怎么样,更何况他已经被我一鱼缸砸蒙了。我放开他,然后走出病房一看,傻眼了。

我不在市区!

病房外是一片荒野,而且我以为现在是上午,其实已是深夜。远处有几只野狗或者别的什么动物的眼睛在闪着蓝光。

我的“病房”其实就是个活动板房,孤零零地伫立在荒野里。

那医生趁我愣神的时候想跑,被我抓住了。

“你老实说这是哪儿?现在是什么时间?”

那医生结结巴巴地说: “我也不知道!他们雇我在这里假扮医生把你稳住,然后照顾好你的伤。这是X市郊区。今天是十月十七号,你已经在这里昏迷半个月了。”

我彻底傻了,几乎以为这是愚人节恶作剧或者悬疑小说里的情节。我居然是在千里之外的X市,而且已经昏迷了半个月!

“你们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医生哭丧着脸说: “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管干活拿钱,别的也不可能告诉我啊!我只知道那条电子鱼好像很高级,是用来窃听你说梦话的。”

梦话?一个大学倒霉男的梦话有什么好听的?

忽然我想起暑假时发生的事,心里一紧。

暑假我去叔公家玩,他是个古董商,不过有些生意渠道似乎不是很正当,听他说年轻的时候还因为盗墓坐过牢。我本以为在他那儿会遇到什么刺激的事,没想到直到我开学返校什么都没有发生。

莫非和这件事有关?

我拆开那条惟妙惟肖的电子鱼,发现里面有一张SD存储卡。我把它安装到医生的手机上,发现上面真的存着很多最近录制的音频文件。

我随便点开一个,隐约听到里面响起我的呼噜声。那医生好像觉得这荒郊野外的没地方可逃,所以也凑过来听。

忽然,音频里我的鼾声停止了,然后里面传来我的说话声。

绝对是我的声音没错,可是说的内容却匪夷所思,语气更是极度陌生,在这诡异的寒夜里听来无比诡异:

“我叫林韵升,男,1935年出生于X市,被捕前系菜帮会成员,多次参与重大盗墓案件……”

有关潮汕民间的鬼故事第五篇-杜凤鄂与狐仙的故事

泅州城内有一条巷子,很偏僻,巷子深处,有个不大的小院。人了院门,有几间简陋的草堂,这就是杜凤鄂的“百狐斋”了。

古往画人,写飞禽走兽的不少。虎啸山谷,马跃平川,鹤唳荷塘,雉伏草丛等等。但专画狐的人不多。

杜凤鄂就专事狐画。

他想象奇特,用墨大胆,笔下有灰狐。白狐、赤狐、黑狐、蓝狐、紫狐……或静、或嬉、或怒、或媚,或狡黠、或机灵、或娇憨,千姿百态,形神兼具。

他的画中,或为主体,或力衬景,都少不了狐。

如前人画芭蕉,多以小鸟点缀,他的《芭蕉小景》却画两只狐玩耍于蕉下,就不一般了。再如他的《四美图》亦每幅皆以狐缀之,昭君图的狐端庄,貂蝉图的狐妩媚,贵妃图的狐雍容,西施图的狐娇柔。人狐和谐统一,相得益彰,有一股空灵的气韵。

为了画狐,杜凤鄂常伏在山野林中草垛屋后窥觑狐的行踪。狐类狡黠多疑、灵敏迅疾,常于夜间出没,故尔他想观狐实非易事。

有回他去山中,守了半天也没见一只狐,只好悻悻而返。

途中,他碰到一个猎人。猎人肩上挎一只狐。狐是猎人下夹捕的,所以只伤未死。他就将狐买了下来。这是一只幼狐,红色的毛油光发亮,两只小眼怯生生地望着他,他爱怜地摸了摸狐的脑袋。

回来,杜凤鄂用盐水细心地为幼狐擦洗伤口。经他悉心喂养,不几天幼狐伤口就愈合了,小家伙在笼子里蹿上蹦下。

杜凤鄂常逗狐玩耍,画了不少草图。

有次他作好一幅画后,又出来逗那狐玩。

他问:“你是公狐母狐?"狐说:“我是母狐。”他问:“传闻狐能化人,此话当真?”狐说:“信则有,不信则无。”他又说:“那你能不能变个美女?”狐说:“能又怎样?”他说:“嫁给我。”狐道:“你将我放出笼来。”

其实,他问这些的时候,红狐并没开口。但他想象狐就是这么和他说的。他真的将笼门打开,红狐没有变成美女,却“哧溜”消失在夜色中。

第二大晚上,他睡下后,被门外一阵蟋蟋窣窣声吵醒了。他开门一看,门外站着一大群狐。其中一只跑到他跟前,用爪子抓他的裤管,用舌头舔他的脚踝。他认出来了,正是他放走的那只红狐。

一大群狐跑到院中打闹嬉戏,追逐翻滚,至半夜才散。

次日又是如此。

杜凤鄂明白了:狐是有灵性的生灵,那只被他放走的红狐为了报恩,领来一群狐让他画哩。

从此,他的狐画更出神入化了。

尽管杜风鄂的狐画画得好,他仍然受穷。因为狐画无人愿买——狐在民间是不吉的象征,谁愿买不吉的东西挂在家里呢?

杜凤鄂不管这些。

以上就是有关潮汕民间的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有关潮汕民间的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37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