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民间鬼故事电子书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日本民间鬼故事电子书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听老一辈讲民间鬼故事、中国民间鬼故事不吓人、最可怕的民间鬼故事、历史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日本民间鬼故事电子书第一篇-贵妃还魂

一、绣在屏风上的死人

这是唐朝黑暗时期的黑夜,天宝十五年隆冬的子夜,一个丫鬟领着身披薄纱的女主子走在梨枝的阴翳中。

一阵阴风荡过,灯笼里忽而“噼啪”爆出一个大大的灯花,丫鬟的脸一下子就绿了,女主子的脸更是绿得发蓝。

“啊!”丫鬟冷不丁尖叫一声,灯笼险些落地,她的目光直直地落在梨园尽头的凝碧池。

女主子忙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暗淡的天光下,一个雍容的魅影从池边人高的枯草中一闪而逝。那身影她怎会忘记,坠马髻,鬓压牡丹花,铜雀步摇,走步间隐隐有胡旋舞的韵味,那分明是已然缢死在马嵬坡的贵妃娘娘!

“杨坊主……娘娘,娘娘显灵了!”丫鬟打着冷噤,颤声道。

“嘘!”女主子一把夺了灯笼,加快了脚步,向“贵妃”的来路而去。绕过凝碧池,两人到了西苑众梨园子弟栖息的绿绮轩。绿绮轩共十间,分别住着“十部妓”的坊主。

洛阳城被安禄山攻陷后,洛阳内外处处可见烽烟,西苑是唯一没有受到兵灾的地方,西苑中的绿绮轩也独活着。

“清商乐”为“十部妓”之首,坊主杨眉师从梨园总管雷海青不久,便得其真传,成为梨园众坊主之首。

半个月前,安禄山为了庆贺登基一年,在凝碧池畔大宴宾客,让雷海青率十位坊主表演,谁知雷海青舞到激昂处,将琵琶砸向安禄山,直骂:“国贼胡儿!”安禄山恼羞成怒,将雷海青当场车裂尸解。

这数日,杨眉为了抚慰师父的友人——太监副总管包解,每晚都会穿过梨园与其对弈,那些四处潜伏的胡兵胡将对她的警惕渐渐放松。杨眉进了绿绮轩,穿过牡丹亭和荷风塘,到了自家门口。

她将绿纱灯笼递到丫鬟手中,摸出钥匙正要开门,忽而闻到一股血腥的气味,她的鼻子不禁抽了几下。那股血腥味来自对门,那里住着“高丽乐”的坊主金璧如。

金璧如几乎每晚都被安禄山强行拉去侍寝,凌晨方回,然而此刻她的房中却透出了烛光!更令人心惊肉跳的是,木门上裱糊的白纸上有几滴梅花状的血滴!

杨眉心中一沉,猛地推开了金璧如的房门,里面却空无一人,窗户大开,夜风“呼呼”往里刮着,一盏挂在床头的圆筒宫灯无声地晃荡着,像挂在腐树上的巨大虫茧。

“滴答……滴答……”风中隐约有滴水声在响。

杨眉侧耳听去,那声响来自一沓六折屏风,屏风上绣着一幅《贵妃出浴图》,她忽而喉头一哽,贵妃洁白如玉的脚掌正自流着血。

贵妃的脚怎么会流血?难道……她挽起袖子,将折叠的屏风使力一扯,屏风内侧赫然挂着一个人,一个用红线绣在屏风上的死人!那人脸皮被针挑得支离破碎,一身华丽的高丽装束,正是金璧如!

在她后面提灯的丫鬟“啊”了一声,便晕厥了过去。

杨眉干呕几声,目光又落到尸体上,尸体呈“飞天”状,她半边外露的胸脯子上用细密的针法刺了一行诗:云想衣裳花想容——那正是李太白在沉香亭观赏牡丹时为杨贵妃所作的诗句!

她想起凝碧池畔那个形似贵妃的鬼影,面色立时如死灰一般,难道是娘娘的阴魂杀死了金坊主?可是她们生前并无仇,难道阴魂是冲着安禄山来的?

日本民间鬼故事电子书第二篇-绝命尸钱蛊

我们家祖传下来一些道术的知识,但家规是不能以道术为业,必须在道术之外另谋一份职业。我爷爷解放前也算是一个小业主,开一个小型的冶铁作坊。解放后,作坊公私合营并入了钢铁厂,爷爷做一个小干部。因为每年多少能分点红利,所以生活虽然过得没有原来那么好,但是比起同时期的其他家庭也要好很多了。

在上世纪那一场文化浩劫中,我们家就因为道术上的一些东西被打成了封建迷信。家里的状况开始一落千丈,其实最让我们家伤心的就是我爷爷当年在厂里带教的徒弟小刘,第一个跳出来写大字报、揭发,并因此功被提拔为厂里的小领导。

成了小领导之后,徒弟在厂里自然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爬得越来越高。不过所谓天有不测风云,突然有一天,一大帮子人抬着一副担架来到我家,担架上躺着的正是那位指点江山的小刘。

随着小刘来的还有他身边的一群捧臭脚的和他的父母。他的父母和我爷爷有多年的交情,解放前就知道我爷爷有道术这方面的本领,所以这次抬来我们家必定是他父母的主意。小刘的父母一来到我家,看见我爷爷和奶奶,就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只说是自己的孩子鬼迷了心窍,不应该之前这么对我们家,现在出了事情,还望我爷爷大人有大量,不计前嫌,帮他们看看。

按照我爷爷的脾气,是绝对不会救他的。但是我奶奶心肠软,又看见对方已过中年的父母,一直跪在面前,实在是抹不开面子,也转过来劝我爷爷看一看。劝了许久,也许是我爷爷烦了,就没好气地问了一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小刘的父母才止住啼哭,慢慢地将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小刘这一两年间很是风光得意,不但成了爷爷厂里的革命先锋,还常常去其他地区串联演讲,大概半个月去隔壁省做一场汇报。在大会上,刚开始他还讲得群情激昂,讲到一半突然整个人身子一软,倒了下去。大家赶忙手忙脚乱地将他救到医院,医生检查一番只说是低血糖,吊点葡萄糖就好了。

吊了葡萄糖之后,果然没到一个小时就醒了过来。但是从那天开始每天一到中午十二点,小刘就会失去知觉,原来只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后来越来越长。这次是头天中午倒了下去,一直到第二天晚上都没有醒过来,去医院检查什么问题都没有。

刚刚他妈妈摸了一下他的脉搏,发现脉搏跳得很慢,像是要死过去一样,心里就想到会不会撞邪了,于是就赶忙叫了些人,拆了门板就抬了过来。

爷爷听了他们的描述之后,觉得这件事不是普通的撞邪,普通的撞邪不可能每天定时发作。检查了小刘的眼睑和舌头,也都没有症状显示到底是什么问题。不过在检查的过程中,发现小刘的脖子四周有一点点的黑色斑痕,绕着脖子有满满的一圈,这个样子有点像古书上所记载的某种蛊毒的症状。但是在我们江南地区,很少有人会接触到蛊毒这种东西,怎么这个小刘的身上反而会有这样的反应呢?

但是这个时候最要紧的还不是查出原因,先救醒小刘再说。于是爷爷叫人将小刘的上衣全部脱掉,这一脱着实让人吓了一跳,原来小刘不仅仅是脖子周围有那种黑色的点状斑痕,整个上身都布满了这样一点点的黑色斑点。

爷爷看了也是眉头一皱,用手摸摸心口的位置,还好,目前身上的体温还算正常。爷爷叫奶奶从大衣橱毛主席像背后,取出一个包裹,打开包裹,包裹里面是一件红色的肚兜。这件肚兜我小的时候还见过,现在已经不见了,换成了一件新的。这件肚兜其实算是我们入门时给亲传弟子佩戴护身的一件护身宝物,上面密密麻麻地画满了诸天密讳以及一系列的护身符咒,非本门弟子几乎见都见不到,更不要说使用了。但是我爷爷这次看到小刘这样,还是拿出来给他用了,看的出我爷爷对他这个工厂里的技术徒弟还是有感情的。取出来肚兜,马上让人把它穿在了小刘的身上,再叫人从厨房煮满满的一锅醋过来。不多时醋就煮好拿了过来。爷爷用手捧出一些热醋就开始在小刘的身上不断地擦了起来,一边擦一边嘴中还念念有词,接下来奇怪的事发生了。

伴随着一股恶臭,小刘的耳朵开始流出了黄色的脓水,流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慢慢停了下来,而小刘人也开始慢慢苏醒,慢慢恢复了知觉,看了看周围,还没站起来就一下子哭了出来,说:“师父,你要救救我啊!”接着就开始哭诉自己这半个月来所遇到的一系列痛苦的经历。

自从那次演讲昏倒之后,小刘就开始出现了幻听,先是不断听到有人在背后喊他的名字,之后更是似乎周围的人都在设计陷害他。再往后就是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噩梦断都断不了,自己身上也渐渐起了变化,身上的斑痕由原先的在丹田部位,慢慢地蔓延到了全身,不痒不痛。

我爷爷听了这些话,脸上也没什么表情,直到他完全讲完,从抽屉里抽出一张白纸,用笔在上面写上几味中药,让他父母回去抓来熬药给他吃三天,有什么反应再来和我爷爷说。

小刘的父母千恩万谢抬着小刘回家去了,三天之后,小刘的父母又陪着小刘来到我家。这次小刘明显脸色好了很多,但是走路看上去轻飘飘的,需要父母的搀扶。

原来小刘喝药一个小时之后,小刘就开始呕吐,刚开始只是普通的呕吐,吃什么吐什么。喝了两天之后,吐出来的东西明显不对了,青黑色的液体里弥漫着一股浓厚的金属生锈的味道,一直到第三天,吐出来的东西渐渐少了,小刘也差不多吐的没力气了,就被父母架着来找我爷爷。

我爷爷问,吐出来的东西带来了没有?小刘的父母急忙拿出一个保温桶,里面就装着小刘第三天吐出来的东西。爷爷一打开保温桶盖,一股铁锈铜锈的味道直冲了出来,爷爷拿来一双筷子,翻检了一下里面的东西,大概是因为味道太浓的缘故吧,马上叫人把保温桶拿到屋外去。

日本民间鬼故事电子书第三篇-冥币

夏天的一天傍晚,天很热,我便在小区门口纳凉.

“兄弟,借个火用.”一个沙哑的声音传过来,随着伸过来一只黑手。

丫丫的吓我一跳!等看清楚,却是个卖西瓜的。

这人长的黑黑的,个子很高,憨厚的摸样。旁边停着一辆机动三轮车,上面有一大堆西瓜。

我随手把打火机从口袋里拿给他,他点了火,用力的吸了一口。然后把火机给我,在旁边蹲下来.

“今年真晦气,就卖掉三个瓜!邪门了!”他象对我说,也象是自言自语。

“哦,也许是你没跑对地方吧。”我随口答到。

“你说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怪?”他看了看我。

“谁知道呢。”不过我倒有了很大兴趣,“你碰到什么事了?”   他于是断断续续的唠叨开了.

昨天晚上,大概快12点了吧,路上基本没什么人了,他和老婆在二环路卖瓜。看看时候不早了,正打算回去的时候,一个人喊住了他。

是个女的,脸色很苍白,她要了所有剩下的西瓜。但是要求送到她家,她指着不远处的一座旧楼,说是最南面的楼梯,四楼,然后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等他和老婆回过神,早没了人影。想到人家要的多,他还是和老婆到了那座楼下。   他把剩下的七个瓜装进了袋子,背着上了楼。这座旧楼没住几家人,亮灯的很少,楼梯更黑。

上到四楼见一家门半开着,他就走进去。刚才在街上碰到的那个女人,竟然坐在屋里的沙发上!屋里灯光很暗,东西也很乱的样子。在里屋门口站着一个男人,呆呆的看着他,脸上没一点表情。

虽然这家人很怪,但是也碍不着他的事,卖瓜就走人嘛。他把西瓜称了一下,告诉那个女的,三十七块。

那个女的没出声,从钱包里拿出个50元的给他说,“不用找了,你们卖西瓜也很辛苦,都这么晚了。”他把钱接过来仔细看了看。

不好意思多要,要找钱。站那的男人开口呵斥道,“不用找了,就是不用找了!多事!钱假啊?”

他慌忙点点头走出去,身后的门“嘣”的关上了。

下了楼,他把钱提给老婆,老婆看了看,放进了包里。

可是到第二天早晨,当他数钱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一张50元的冥币!他想起来,一定是最后的那家给的,应为昨天只有那个女的给过一张50的。

他一肚子气,很奇怪怎么昨天看着好好的,今天就变了。不过不死心,打算找人家论理。

今天上午找到那一家,敲半天没人开。来自:

在楼下,碰见一个老头,老头不信他说的话。老头说,这家早在一个月前就没人住了,两口子吵架都喝药死了!

他心里很诧异,但是不信邪,跑到了当地的派出所。派出所的一个民警看过了冥币,把他哄出来,骂他神经病。

中午,他老婆又生病了,一直发烧。但是一车西瓜不卖怎么行?他就让他老婆先回了家。

说到这,他的手有点抖动,看来心里是害怕了。他把那张冥币拿给我看。我一眼就看出来是冥币,因为上面印着带帽子的阎王嘛!怎么可能会看错?

我对他说“这种钱不吉利的,你最好到那座楼下把钱烧了吧。也许你老婆的病就好了。”

“真的?”他很无奈的反问了一声,“哎,那也只要这样了。”

看着他骑着机动三轮走了,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日本民间鬼故事电子书第四篇-好人自有好报

赤日炎炎似火烧,园田禾苗已枯焦,这年夏天,天热的象冒了火,人热的喘着粗气,狗热的吐着舌头。

此时,在距村庄不远的一条小路上,正急急火火的走着一个阴阳先生,只见他气喘吁吁,汗流夹背,又热又渴已经精疲力竭。 阴阳先生走进村里,急于讨口水喝,连走几家确都大门紧锁,情急之中,忽然发现一家院内有一位老妇人,院内堆满了麦子和麦糠,阴阳先生喜出望外,急忙奔进院内并向老妇人说明来意,老妇人请阴阳先生座并拿起水瓢到屋内取水,正在此时,老妇人的儿媳气喘吁吁的挑着一担水进来,没等儿媳将水桶放下,阴阳先生猛然从凳子上站起来,双手用力将水桶一按,哈下腰,将头向桶内一探,就要喝个痛快,此时老妇人正端着水瓢从屋内出来,见此状,将水瓢顺手一扔右手猛然抓起一把麦糠,左手用力拽起阴阳先生的脖领子,将阴阳先生的脑袋从桶里拽出,然后使劲将麦糠扔进水桶里。

阴阳先生正要喝个痛快,目睹老妇人如此举动,心里这个气呀,你个老不死的,太可恶啦,就是千刀万剐,天打五雷轰也难解我心头之恨呀!这样的人,老天爷怎么让你活在世上,老天无眼哪。

阴阳先生心里骂着,慢慢吹开水面上的麦糠,小心翼翼的将水喝进肚里,虽然时间长了点,但总算喝了个够。

水喝足,老妇人再次递过板凳,儿媳递上毛巾,阴阳先生一边擦汗一边琢磨,这老东西,我渴的要死,要喝水他给我扔麦糠,对这种人我决不客气,看我怎么收拾你。

阴阳先生和老妇人闲聊,当得知老妇人家欲盖新房时,阴阳先生向老妇人夸口,“我家世代祖传,专门给人看风水地,我选的宅基地家家出大官,老人家你听我的,”说到此,阴阳先生站起来,前后左右在院内院外转了数圈,然后指着南边一块地说:“你就在那盖房子,几年之后,我保你儿子做状元,女儿当娘娘,而且全村人都沾你的光,年年风调雨顺,永远五谷满仓”。

老妇人听后非常高兴,非常热情的请阴阳先生吃了午饭,又给阴阳先生带了足够的干粮,然后同儿媳送阴阳先生上路。

阴阳先生暗笑,孽已经做完啦,水已经泼出去啦。现在烧香也晚啦,什么状元,娘娘,风调雨顺,见鬼去吧,我给你选的是鬼道,保你几年之内家破人亡,断子绝孙,这叫恶有恶报。

阴阳先生频频向老妇人挥手致谢,然后大步流星的向村外走去。

数年过去了。

阴阳先生偶然路过本村,猛然想起几年前老妇人向水桶内扔麦糠,一气之下为老妇人选了一块鬼地。并预言几年之后全家定会断子绝孙,现正好路过此地,看看,老妇人家死光没有,解解我心头之恨。

阴阳先生来到老妇人旧宅,已是人去屋空,心想肯定家破人亡,正欲打听一下,忽然发现南方不远处,一家深宅大院,青砖红瓦,绿树掩映,蓝天白云,祥光普照,好大一户庄园,阴阳先生想起,这就是当年为老妇人选的宅基地,阴阳先生纳闷,他家不仅没有家破人亡,反而过的如此红火,真叫人不可思议,一打听,果然是老妇人家,却实出了高官。不仅儿子做了状元,女儿当了娘娘,而且孙子也官至州府,要令人吃惊的是,老妇人已一百多岁,而且满面红光,步履娇健,并且见人就说,多亏了当年的阴阳先生,要不没有今天。

面对此景,阴阳先生百思不得其解,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此乃天经地义,老妇人如此狠毒,怎会有如此善报?哎呀,阴阳先生突然一拍脑门,羞死我也,当时我已渴到极点,嗓内生烟,而儿媳挑来的是刚从井里打来的凉水,极渴狂饮,极易伤肺,而当时因极渴而忘了渴不狂饮的常识,幸亏老妇人在水桶内撒了一把麦糠,使我即解了渴,又未伤害体,不然的话,我的肺早就炸坏了,炸坏了肺,人还能活的了吗?老妇人完全是一片好意,我好意当恶意,又恩将仇报给老太太选了一块鬼地作宅基地,并诅咒她全家断子绝孙,真是混蛋透顶。

阴阳先生当时为老妇人选的确实是一块鬼地,但老妇人为人善良,尽做好事,一正压百邪,故日子越过越旺,越过越火。阴阳先生痛悔自己恩将仇报,险些酿成大错,默念着,善有善报,善有善报,慢慢向村外走去。

日本民间鬼故事电子书第五篇-古代聊斋之谋皮

1. 初识

绿锄走在前面,挑着周绍延的担子毫不费力,一边走一边说:“我家公子等了周先生好一会儿了,周先生随我来。”

周绍延擦了擦额头的汗,没想到胡明道竟住在深山老林之中,若不是他差了下人在此等候,自己怕是找不到了。

周绍延俊美倜傥,才华横溢,然而命途坎坷,寒窗十载屡试不第。一个月之前,他重病在榻上,险些丧命之际,正巧路过的胡明道救了他。

两人又聊得分外投机,便对当空明月,结为了异性兄弟。胡明道说自己身患隐疾,在广泽山中有茅庐一间,清洁僻静,正适合读书,邀周绍延日后去小住。

自患病后,周绍延便当胡明道是自己的贵人,且胡明道穿着不俗,一看便是富贵人家,哪有不允之理,因此病愈之后,便循着胡明道留下的住址找了过来,谁料到他竟住在这么荒僻的地方。

周绍延跟着绿锄足足又行了两里多路,前方出现一个山坳,绿锄道:“就快到了。”

虽料想到胡明道出身富贵家,但是看到眼前一栋雕梁画栋的宅院时,周绍延还是吃了一惊,羡慕之余,他暗暗发誓,一定要苦读高中,出人头地。“请周先生稍坐,我去请主人。”绿锄引周绍延来到西厢,躬身退出,不一会儿便有侍女送茶点过来。

周绍延正大口喝茶之际,门前小小的黑影一晃,跳进一只狐狸,毛色乌黑却又透着暗红,圆溜溜的眼睛似乎含着水光,也不惧人,坐在地上上下朝他打量。

周绍延先是惊讶,旋即明了,地处深山,有狐狸也不足奇,便抓了把果子放在狐狸面前,说:“吃了就走吧,省得让人看见打你。”

岂料那狐狸并不领情,歪头瞅了他一会儿,不慌不忙踱着方步离去,倒把周绍延看得一愣一愣。

不一会儿,绿锄来请周绍延,说:“我家公子刚刚送走客人,此刻在花厅摆了酒,请先生过去呢。”

周绍延急忙跟绿锄过去,这样的深宅大院转了不知几重院落才到,胡明道老远迎了过来,二人携手到厅上,四下里几十个仆从无声侍立,盘盏皆为金器,晃得周绍延眼睛发花。

胡明道将周绍延请到上座,道“:兄长只把此地当作自家就好,如有所需尽管告诉小弟,千万不要委屈自己。”一边吩咐侍女,“去看看小姐怎么还不来?”

又向周绍延道:“弟幼失所怙,唯与妹明嫣相依,因她襁褓失亲,为兄的难免娇惯,以至顽劣刁蛮,待会儿见了,兄长不要见怪。”

周绍延正要答话,但听环佩叮咚,有人娇笑“:哥哥又说我什么坏话?”

厅上烛焰摇曳,一众侍女簇拥红衣佳人缓缓而来,女子不过十五六岁,眉黛春山,眼颦秋水,丽色绝世,周绍延不禁看得呆了。

胡明道笑叱:“兄长在此,还不见礼!”明嫣便在堂前盈盈一躬身,那一瞬间眼波流转,周绍延只觉似在哪里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

以上就是日本民间鬼故事电子书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日本民间鬼故事电子书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85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