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民间鬼故事大全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日本民间鬼故事大全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台湾民间鬼故事、秦朝民间鬼故事、民间替身鬼故事、民间鬼故事鬼故事大全下载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日本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一篇-涤烦香

山东兖州府里有个仆役名叫郎豹,此人济南人氏,生得魁梧高大,生性风流倜傥,平日嗜酒如命,但是对主人却很忠诚。他家除了年已六十的老母外,还有一个妹妹叫作春小,因为平日府中公务繁忙杂事众多,以致于郎豹到了二十五岁还没有娶妻,一直是孤身一人。

有一年他因为公事骑马经过临清县,此时正值盛夏之际,烈日当头赤炎千里。郎豹忙于赶路,在毒辣的阳光下暴晒了一天,正是饥渴交加疲惫不堪,此时偏偏又望梅无林索茶无肆,正在口渴难忍焦躁不安之际,忽然看见前面路左白杨树下有茅舍数间,原来正是一个小小的村落。

其中一户人家门口有位年方二八的少女,身姿婀娜容貌清秀脱俗,正侧身坐在松茅棚下卖着新鲜的水果。

郎豹跳下马来走近一看,只见地下的竹筐中有五个鲜桃,个个都比碗口大,色泽红艳芬香扑鼻。于是他便问少女道:“这是肥城的品种吗?怎么如此硕大?”女子微笑着说:“这是我的兄长从西域雪山带回来的品种,名叫涤烦香,专能生津止渴,即使陆羽吃了,也会忘了御用春茶的味道。”

郎豹听罢便向少女询问卖什么价格,女子回答说一个桃子要卖青蚨白文,郎豹摸遍腰缠,也不够此数,要想解下包裹用纸钞换,却又嫌麻烦,于是他非常懊恼的说道:“罢了罢了,我身上散碎之钱不够。”

女子眼见如此,抿嘴一笑对他说道:“您即使无钱也没关系,不就是一个桃子吗,我送给您就是了。”说完便取来并州小刀帮他削掉桃皮。

只见削皮后的桃子玉肤沃雪,琼液流浆,郎豹入口果然甘美异常,一个桃子瞬间下肚还有点意犹未足。女子芳心揣度,略一思索就把剩下的四个桃子一并送给了他,并对他嫣然一笑道:“前面五十里的地方才有旅店,这样您在路上也可以解渴了。”

郎豹闻听此言心中很是感动,就问女子名氏,女子说道:“我姓吉,名叫螺娘。”郎豹又问:“家中还有什么人吗?”女子答曰一个老母,还有一个哥哥远走他方,其他就没什么人了。

郎豹当即躬身做了一个揖道谢,然后翻身骑马上路了。

到了目的地,郎豹办完公事,专门去小商铺买了水粉头钗等女孩喜欢的物事,然后原路返回。到了村落,经人打听找到螺娘家,一进门便看见她正在为自己的母亲捶背。

老母一见郎豹就笑着对螺娘说:“上次吃桃子的客人来了.”郎豹见状连忙上前鞠躬问好,老母亲也和蔼可亲的回礼,接着让螺娘奉茶迎客。寒暄两句之后郎豹便从怀中拿出水粉等小礼物送给母女两,老母笑笑说:“几个桃子,哪能值这么贵重的东西呢,但是你这么远带来,如果不收下,又怕愧对你的心意,那就先收下了,改天再回报你的深情厚谊吧。”

过了一会,螺娘出来奉茶,只见她穿着桃红衫子,朱履翠裙亭亭玉立,比起郎豹那天刚见到的时候更显娇艳动人。郎豹眼见如此心中不由浮起爱怜之意,面上忍不住眉目传情,螺娘见状也不时低头偷笑,郎豹更加意乱神迷恋恋不舍,好在此时老母留他共进午餐,郎豹心中不由窃喜,假意推辞几句就答应了。

日本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二篇-豆腐郎和皮狐仙

大山下有个村子,住着名叫王二的夫妻俩,靠做豆腐为生,可生意很清淡,因为只有山上几亩薄地里长出的豆子,打不多少,也做不了几个月的豆腐,就没有黄豆了。不做豆腐的日子,就更是清苦。两口子想:“要是能一天做上一锅豆腐卖,日子就好过了,不用受穷了!”

这天王二来到了山上,看见地里豆棵稀稀拉拉的,最终也打不了几十斤豆子,就叹了口气,说:“哎,看来今年又收不了多少豆子,做不了几锅豆腐了!”刚自言自语地说完,只听背后有人说:“王二,你要是能一天做一锅豆腐给俺家人吃,我叫你天天有豆子,做豆腐赚钱发财。”王二回头一看,是一个红面皮的俊俏后生,急忙说:“小兄弟,你说的话可当真?”后生点了点头。王二问:“后生你叫什么名字?你怎么知道我叫王二的?”后生笑着说:“你整天在我家大门前面种地,我能不知道你叫王二?我家姓皮,你叫我皮公子吧。”

王二回家和妻子一说,妻子也满口答应,第二天清晨赶紧做了豆腐挑上山来,见皮公子早在那里等着了。皮公子叫王二把豆腐放在一块平面光滑的石头上,这时只见山腰的洞里出来了一大群,也有老的也有少的也有小孩,个个腚上都长着条大尾巴。他们闻到了豆腐的香味,都直流口水,到了大石头周围就大吃起来,不一会儿,一大架子豆腐就都吃完了,然后各自回去了。

王二再向自己的地里一看,大吃一惊,又惊又喜,只见自己地里的黄豆棵子就像柴蓬一样,简直就是豆棵垛。王二赶紧朝山下搬,放在场里打,可豆子竟然打出了神,是越打越多,足足打了两大囤,足有上千斤,所有庄邻看见了都眼馋。你说王二两口子看着两大囤的豆子,一天做多少锅豆腐都卖没了,生意十分兴旺,真是喜出望外。而且天天做豆腐卖,可两大囤豆子也不见少,不到一年的工夫,就挣了不少的银钱。

就是天天得给山上的皮狐仙吃豆腐,妻子就觉着有点太累,“这伙子吃到哪天是个头?”听人说皮狐仙的财一般都不长久,想到这里计上心来,就上集市上买回了一大包老鼠药,也没跟丈夫商量,就知道商量丈夫也不会同意。然后做完一锅豆腐,把个老鼠药加上了,压了一架子毒豆腐,叫丈夫上山送给皮狐仙们吃,心想:“这回吃了我的豆腐,皮狐仙们就都药死了,也免了后患。省得我还得天天做豆腐给他们吃!”

王二挑着豆腐来到了山上,还没到大石头前,只见皮公子摇着手说:“不吃啦!你老婆放上毒药了,赶紧挑回去吧。”王二说:“兄弟,不会有毒的。”皮公子说:“你回家问你老婆,就知道了!”

王二气急败坏地回到家,一问妻子果真如此,狠狠地骂了妻子一顿,说:“你这个贱货,就是个穷命!”行说着,只见豆子囤里的豆子越来越少,一宿二日的工夫,也就一个豆粒也没有了。“这可怎么办?都被皮狐们盗走了!”最后,妻子说:“豆子没了,咱还有攒的钱!”可打开盛钱的柜子一看,大吃一惊:哪里还有什么银钱?都是些滑石蛋子,还有几件子好衣服也成了破布条子了。全家又四壁空空,穷得什么也没有了,富了一年的王家两口子,又成了穷光蛋。

日本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三篇-阴阳奇缘

吴元是南阳的落魄文人,每天带着笔墨纸砚卖诗作画,游山逛景,倒也逍遥自在。

这年初冬的一天,吴元在路上玩得高兴,不知不觉错过了客店。天渐渐黑下来。周围黑咕隆咚,凄凄森森,一片荒凉。可他仍不在乎,索性在一片坟场坐下,叹道:“咋?今晚还要与鬼魂做伴?一声未了,就见前面倏忽闪出一点灯光,忽悠忽悠,时明时灭,微风中还隐隐传来一阵琴声。他顿时精神抖擞,笑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看看是什么去处?”

他迎着灯光走去,眼前出现了一座小屋。屋门紧闭,透过窗帘缝隙看到一位女子坐在灯下抚琴,心想:怪呀,在这荒野之中,竟有如此美人,难道碰上狐仙不成?来到门口借着星光,看到一副金字对联熠熠闪光。上联:“浪击塘荷荷自立;下联:霜摧冬梅梅偏红;横批:采花者谁。他心潮一荡:诗联言志,兴许她跟我一样,因厌弃炎凉世态,才这样幽处独居,伺机寻找伴侣。若真这样,想我孤身多年,能遇上红颜知己,也不枉浪游一场啊!于是在门上敲击了几下。

那女子听到叩击声,停了弹琴,厉声责问:“谁?”吴元说:“卖诗的浪子前来投宿。”女子冷冷一笑:“既是卖诗人,先吟一首让我听。”吴元想了想,吟道:“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女子心里一动,红晕忽地飞满双颊,正色说:“偷袭别人诗句,何足卖弄?”吴元想了想,又吟道:“浪迹天涯遥无期,清风两袖意不违;一帘隔阻恨见晚,四海扬波知音稀!”吟罢,静立门口,等候回音。女子经久不语。过了一会儿,门吱地开了,女子见他确实英才焕发,超凡脱俗,才落落大方地说了一个“请”字。

吴元这年已二十六岁,还从未领略过女性的温爱,正恨夜短,忽闻一声鸡叫,睁眼一瞧,啊,小屋不见了,身边突兀立着一座新坟!他打个寒噤:难道我与鬼魂同宿了一夜?但惊悸之后,又自嘲道:这女子能和我志同道合,心心相印,即使真是鬼魂,也比行尸走肉之类的庸人强似百倍,何必自惊自吓,辜负了她的一片真情呢?

这一天,他仍卖诗作画,天黑了,又回到孤坟旁边,等孤坟化为小屋,亮起灯光,就去叩门。女子听出是吴元的声音,并不急于打开,正色道:“吴元,你已经知道我的真象,为啥还来投宿?”吴元说:“小姐虽是鬼魂,但有情有义,我愿与小姐结为夫妻,海枯石烂,永不变心!”女子眼里涌出泪花,赶紧起身开门……从此,二人昼散夜聚,相亲相爱,转眼就是月余。

这晚,女子因事出去了一会儿,吴元拉开被单,正要睡觉,忽听丁零一声脆响,一柄小巧玲珑的扇子顺着床沿坠落在地上。吴元拾起一瞧,见那扇子十分别致:正面阳气融融,山川图案中映着一轮红日,光辉闪烁,数条彩龙向阳起舞;背面却是一片水色,玉波粼粼,月上柳梢,一只孤凤择木而栖。他用扇子正面扇扇,和风煦煦,用背面扇扇,冷风飕飕,不由暗暗称奇。正看得出神,忽听女子“哎哟”一声惨叫,栽倒在地,面色阴暗。他吓出一身冷汗,忙去搀扶,不料女子一贴近扇面,顿时复原,面貌如初。他更觉这扇子非同寻常,试探地问:“能对我说一下这是什么宝贝吗?”女子犹未开口,泪水先流成一条线:“这……这是我的命根儿,是母亲在世时秘密传给我的一件护身宝贝;不是有它,你……你就难得跟我见面……”

这女子名叫马芙蓉,他哥哥马天成是个武举。不久前,卫辉府刘知府的儿子刘运通来马家作客见到了马芙蓉。没过几天,一封求婚书信送到马家。马武举正愁攀不上高官,喜得眉飞色舞,立刻答应下来。哪想到妹妹早就听说刘运通是个游手好闲、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便断然拒绝。马武举哪里由得妹妹,一怒之下,把一根绳子扔在她的面前吓唬说:“我不能白白养活你,要嫁就嫁,不嫁就死,由你选择!”马芙蓉根本不吃这一套:“逼我死呀?容易!自小父母早丧,长兄如父,你逼我死我能不遵从吗?不过,你想踏着我的肩膀平步青云、巴结权贵,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我成全你!”当天晚上,她把母亲秘密传授给她的宝扇贴在胸口藏了,扎束停当,悄悄悬梁自尽……

吴元听完她的讲述,十分着急,劝解说:“你不能老呆在这里受苦啊!跟我一起逃出去,避开你的哥哥,到南阳去,快快乐乐的过日子吧!”女子苦笑了一下说:“谈何容易!这是坟墓,禁锢得紧,哪里出得去呀?”吴元说:“坟墓怕什么,扒开得了!明天我就给你扒!”女子叹口气说:“扒不得,有人看管。被人发现,你会被抓去坐牢的!”吴元说:“不怕!只要我不死,就一定把你扒出来。你等着吧!”

第二天,吴元再也无心卖诗作画了,买了铁锨镐头,瞅看坟人不在的空子,悄悄来到坟上挖掘。这种大户人家的坟墓,封闭坚固,他一介书生,体单力薄,要想撬开谈何容易,还是被人发现了。马武举让人把他吊打一顿,送交县衙。县令严刑逼供,但他咬紧牙关,不肯开口。县令无奈,只以盗墓的罪名将他监禁了半年。

日本民间鬼故事大全第四篇-阴巡抚

明朝时,湖广巡抚商咬脐的侄子在竟陵县内杀了人,当地知县傅大人要将其判处死刑。商大人决定亲自到竟陵县走一趟,用自己的权力救回侄子。

商大人日夜兼程,行到马口,天已暗了下来,便命人点燃纱灯,继续赶路。走着走着,突然前面出现一队人马,也是一队衙役拥着一顶大黄官轿。商大人探出头来一看,吃了一惊,只见旁边那纱灯与自己的一模一样,都写着“湖广巡抚”四个朱红大字。纱灯后面是四个鸣锣开道的衙役和“回避”“肃静”的牌子,高矮大小、颜色字样和自己的分毫不差。官轿内坐着个环眼红须的官员,头戴乌纱,身穿蟒袍,同自己的三品官服也一丝不差。后面跟着一条长长的锦衣卫队,两边人数相当。双方人马互不搭话,默默并行。商大人想:何人竟敢冒充巡抚,等到了前面的城隍岗,一定要问个清楚!

到了城隍岗,商大人忙传令道:“停轿,在此歇息,明日再走!”这时,也听那边轿中官员说:“停轿,在此歇息,明日再走!”商大人一行在城隍岗坐南朝北一家客店住下,那帮人则在对面坐北朝南的客店住下。

两家客店门户相对,两队人马在店内吃饭互相看得清清楚楚。饭桌上商大人同众人谈论竟陵县傅县令审理崔东狗杀人一案,听对面官员也在议论同一件事。商大人好生奇怪,为解心中疑虑,他整了整衣冠,率众走了过去。

对面巡抚见商大人过来,忙站起来拱手相迎。双方衙役、锦衣卫相对排列,两边老爷相对而坐。商大人开口先问:“不知这位大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只见对面巡抚道:“本官从江夏来,前往竟陵查勘一桩公案。”商大人道:“商某是皇上御封的湖广巡抚,执掌两湖两广。如今见这位大人不仅穿戴品级与商某一样,连纱灯字牌也是一模一样。难道湖广同时能有两个巡抚不成?”对面巡抚道他是阴曹命官,奉阎王之命掌管湖广。商大人听了顿时吓得魂不附体。

见商大人面有惧色,阴巡抚道:“商大人,今日陌路相逢,实属有缘。你我同辖一地,你治阳间阳罪,我惩阴间阴恶,各奉阴阳之法,各管阴阳之事。只是与大人不同的是辖地内所有人的所作所为,卑职皆历历在目。眼下竟陵发生的一桩命案,杀人抵命,乃天经地义之事,却有人欲行阻挠,卑职这里记载得清清楚楚。到时候,那些姑息养奸、为罪犯开脱的人也一定脱不了干系。”

商大人一听,吓得胆战心惊、汗流浃背,忙跪在地上道:“请大人救我!”阴巡抚说:“大人既有悔意,当秉公执法,做个勤政廉明的好官,将功补过,自然就没事了。”

商大人听了连连称是,又恭恭敬敬地叩了几个响头,方站起来。

这一夜,商大人辗转难眠,只要一闭上眼就看见阴巡抚阴气袭人的模样。不一会儿,传来几声鸡叫。商大人想:鬼是怕鸡叫声的,于是忙派人过去察看,阴巡抚一大帮子人果然已不见踪影,商大人更是惊诧不已。他不敢再过问内侄的事,自然也不想再去竟陵。

回到巡抚衙门,商大人还没喘口气,竟陵县就送来报斩文书。这回商大人不敢舞弊了,在报斩文书上画了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傅知县听说商大人要前来干涉,就派人装作阴间巡抚在半道上等他,演了这么一出戏。

日本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五篇-鬼胎

萧余氏的肚子,就这样一天天大了起来,萧衡章非常苦恼——因为公事繁忙,他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没跟妻子见过面了,可是他回家那天,妻子余氏忽然高兴地说:“老爷,我梦见一颗星星掉进我肚子里,我有孕了。”

萧衡章和妻子为无子嗣苦恼了很多年,他原以为妻子是太想有个孩子,所以产生了幻觉。可她的肚子,就是真真切切大了起来。医生说把不出喜脉,于是开了几剂安神的药,她照样喝,肚子也照样大。十月临盆,破下一摊羊水,什么都没生出来,萧衡章松了口气,以为这场闹剧该结束了。但妻子双手搂在胸前,笑着说:“老爷,这是我们的女儿,你看,多可爱呀!”萧衡章看着她空空如也的臂弯,不觉哆嗦了一下。

余氏从此开始像每一个母亲那样抚育婴孩,只不过她抚育的是一团空气罢了。有人说她生的莫不是鬼胎吧,建议萧衡章把她送走,免得祸害全家,但萧衡章却有些不忍。

光阴似箭,不觉三年过去,萧衡章高升了,外派到兴安府作府尹。离家时,余氏也不关心他,就是满地乱找:“囡囡呢?囡囡跑到哪里了?”萧衡章看看疯妻,叹口气,打马上路,只是总觉得有谁坐在他鞍后似的。风吹过,忽听耳边“嘻”一声笑,纯真可爱,萧衡章顿觉毛骨悚然。

他记得这个笑声。四年前,他在云南武定当参将,家人都留在京中。他孤身一人在外,唯有寄情山水间。一日,他正面对满山翠绿,准备吟诗一首,忽然背后传来“嘻”一声笑。他回头一看,眼前一亮。

那是个苗女,戴着满副银饰,在太阳下灿烂如琼花,笑容纯真似孩童。没费多少功夫,萧衡章就与她黏在了一起。

她叫玉珠,据说是当地安罗土司大人的私生女。萧衡章听说她的身份后,心里有点打鼓:朝廷往武定派驻武官,为的就是端掉安罗土司这些土皇帝们。只是碍于他们世代都在此处生活,而且所建土司堡多依山凭险,轻易攻不下来。总帅怕草率行动打草惊蛇,所以暂时按兵不动。萧衡章身为朝廷命官,玉珠又是逆贼之女,为免日后说不清楚,他便对玉珠冷淡了许多。

玉珠察觉了,缠着他问原因,萧衡章无奈,只得硬编了个理由:“听说安罗家世代与天神是朋友,如果安罗家有人死去,狼群会聚集长嚎;谁如果令他死去,会永远受地狱之火煎熬。我有点害怕,听说你就是安罗土司的女儿,所以……”

玉珠笑起来:“他确实是我爹爹,经常来看我,顶慈祥呢!那些只是传说而已,有什么可怕的。”萧衡章心里一动,问了她安罗土司一般什么时候来看她、带多少人、走什么路线。玉珠没有半点隐瞒,全都照实说了。

半个月后,安罗土司出堡看女儿,被朝廷伏击,当场殒命,萧衡章成了功臣。总帅特别表扬了他,说要上表朝廷替他要封赏。萧衡章脸上笑着,腿肚子却在抽筋。因为安罗土司死的时候,山林里居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狼影,一起仰脖长嚎。萧衡章差点儿吓得当场尿了裤子:传说真的灵验!那他献计朝廷伏击,岂不是……这可怎么办呢?

“要怪也是怪我,我早就猜到你的用意了,但还是把什么都告诉了你。按照你们汉人的习俗,娶我吧。只要能跟着你,我不在乎死后被火烧。”玉珠搂着他的脖子说。萧衡章听说要挨火烧的是她而不是他,心宽了不少,但很快心头又揪了起来。他从没告诉过她,他已经有妻子,也从没想过真有一天要把个苗女带回去。

“怎样?”玉珠仍然搂着他的脖子撒娇。萧衡章一咬牙:“自然如此!回京我就娶你。来,饮酒。”那杯酒喝下去,玉珠就失去了知觉。

萧衡章把玉珠作为“逆贼的私生女”交了出去,他的功劳簿上又添了一笔。后来听说,玉珠被押解到兴安府时,不堪忍受凌辱,咬舌自尽了,尸体埋在那里的乱葬岗。萧衡章放下心来,回京受赏之后,家里就出了余氏生鬼胎的事。

如今马背上凭空出现的笑声,让萧衡章忽然警醒:莫非这是玉珠?她就是他的鬼胎!不管多少年、不管用什么方式,都要追着他回来。自己到兴安府,恐怕也是她在捣鬼。他用力挥袖:“阴阳两隔。你走,走啊!”她仍在笑,尖细娇脆,宛如昨日,娇憨若婴孩。余氏写信来,说囡囡不见了,也许偷偷跟他上任去了,请他好好照顾囡囡,或者想办法把囡囡送回来。萧衡章恶狠狠把信纸揉成了一团。

他请了不知多少和尚、道士做法事,可那笑声总是不断在他耳边响起。萧衡章精神越来越恍惚,终于有一天,他看见玉珠站在院子里,背对着他,一动也不动。他大喜,拔出宝剑,使尽平生力气砍过去。

“救命!”一声惨叫。萧衡章张开眼睛,只见面前的哪里是玉珠,他的顶头上司半身浴血,倒在地上挣扎。萧衡章手中长剑哐当落地,知道自己完了。

萧衡章被关进牢房。他听说这座牢房就是当年玉珠死去的地方,而受重伤的顶头上司,就是当年企图侮辱玉珠的人。

“天道好还,报应不爽。”他喃喃道。而那笑声仍然缭绕在他耳边,清澈动人,令他无法忍受。于是解下腰带挂到窗框上,将脖子伸了进去。眼前一黑,他到了一处灼热的地方,火海无边宽广。所有传说,原来都是真的。

玉珠浮在火上,赤着玲珑的双足,全身被火映得通红,烈焰却伤不了她分毫。“因为爹爹宽恕了我,免除我的火焚之苦。可我不宽恕你,来,尝尝诅咒的滋味。”她伸手来拉他。

“囡囡!你怎么在这里?”余氏此时不知从何处冲出来,紧紧抱住玉珠。火星根本伤害不了玉珠,但余氏就是死死用身体替她护住。

“她是妖怪!”萧衡章尖叫。“妖怪?不不。”余氏慈爱地紧抱玉珠,喃喃道,“你不在我身边的日子,只有她一直陪着我。你不跟我说话的日子,也只有她陪在我身边。我所有的心力都用来爱护她了。她就是我的囡囡。这几日我觉得心里不对劲儿,不知怎么就跑来了。我要保护她,她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囡囡。”

“也是我欠你的,当初爱上了你的丈夫。如今你离魂来救我,我甘愿做你的女儿,因为从没有人待我如此……”玉珠把手交到余氏手里:“娘,我跟你走。”余氏珍爱地搂住玉珠,与她携手退进黑暗中。

萧衡章呆呆看着玉珠的背影,问:“你不给我诅咒了?”玉珠回眸微笑:“即使你活着,你仍然是处在地狱之火中,只是那火在你的心里……”

萧衡章大叫一声,醒过神来。他系在牢房窗口的腰带已经飘落于地。萧衡章抱住头,牢舍冷清萧瑟。他知道自己错过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从此以后,他的一生都将生活在地狱中。

以上就是日本民间鬼故事大全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日本民间鬼故事大全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93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