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日本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越南民间鬼故事、真实民间落水鬼故事、民间难产鬼故事、民间真实灵异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日本民间鬼故事第一篇-聊斋故事之鬼母救儿

明朝末年,京城里有一个很有名的裁缝,名叫张巧手。张巧手相貌丑陋,心地善良。娶了一个妻子甄氏貌美如花,张巧手非常爱她,每日里和她一起打理生意。

这天艳阳高照,喜鹊站在门前树枝上鸣叫,快中午的时候,裁缝铺进来一群耀武扬威的人。他们一进裁缝铺,就拿出了一批极好的布料对着张巧手说:“我家老爷要用这些名贵布料,给他自己和太太、孩子们每人做成好看又体面的衣服,做成以后必多给钱赏赐你们。要是做不好,小心你们的脑袋。”

张巧手看说话的人,认出了是住在京城里的皇亲国戚,朱云茂的管家朱才。他慌忙点头答应。长相凶恶的朱云茂环视了一遍裁缝铺,然后迈着四方步子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了。

夜晚,在月光、星光交映的大树下,张巧手正在为久病不愈的父亲感到伤心焦虑,这个时候甄氏走过来,疼爱的给他身上披了一件衣服,然后扶着他走进屋子。

第二天的清晨,雨悄然的洒着,轻轻地给大地盖上了一层透明的薄纱。在这时,张巧手正在裁缝剪着朱云茂的衣料,他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弟弟朴方的声音,“哥哥,父亲”弃世“了,张巧手心里一惊,剪布料的手随着大脑的杂乱,极好的衣料被他剪坏了。

张巧手把他父亲发送到墓地,回家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发愣,胆小的他不知道该怎么样面对朱云茂的衣料被他剪坏了的事情,甄氏走过来对他说:”你先上姐姐家里躲避一阵子,我在家里处理这件事情,等这个事风平浪静了你再回来。

一日,朴方急匆匆地跑到张巧手的姐姐家对张巧手说:“哥哥你快逃命吧!朱才带人把咱们家的裁缝铺都给砸了,知道了你躲在姐姐家里,正带着人上这里抓你来了。张巧手听完慌忙从姐姐的后门逃走。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张巧手深一脚浅一脚的跑着,鞋跑丢了,衣服被树枝刮破了,头发上满是灰尘,他惊慌失措的抬头望了望天空,看了看周围漆黑一片的地方,心里感叹人世的沧桑,没想到自己沦落成这个样子。

又走了一会,忽然刮起了大风,天空打起了响雷,下起了瓢泼大雨。就在他愁苦的不知去向何处的时候,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亮光,他看着亮光走到一户人家,屋门紧闭,他上前敲门,门”吱呀“一声开了,出来了一位体态端庄的老妇人。

老妇人对他委婉一笑说道:”看你的面相不是歹人,夜晚来到我的寒舍,想必一定是遇到了难事。“。她热情的把张巧手让进屋子,端出饭菜招待张巧手。张巧手无家可归,老妇人真心挽留,张巧手就住了下来。

过了数日,有一天,老妇人对张巧手说:”你我在一起相处数日,你的为人招我喜爱。我已经把你当成了我的儿子,近日我突感烦闷,我想出去散散心,去走亲访友。你好好在家呆着,我过些日子就回来。“说完老妇人就走了。

转眼,又过了一些日子,一日,张巧手正站在院中思念妻子甄氏。

咚、咚。咚……传来敲门的声音,张巧手开门,看见甄氏正手拿包裹和弟弟朴方站在门外。张巧手乐的忙抱住妻子问他是怎么回事。

甄氏说:”裁缝铺已经被朱云茂据为己有,她和朴方被姐姐接到家中,黑夜里为担心张巧手夜不能眠。

有一天晚上,姐姐的家里来了一个要饭的老妇人,她对姐姐说:“她看见一个男人和姐姐长得特别像,她问姐姐是不是走失了一个弟弟,姐姐和我听她这么说,忙问你在哪里?老妇人就带着我们来到了这里,到了门口老妇人说她有事情要办,让我们先进来找你,她就不见了。”

张巧手问甄氏,老妇人长得什么样子,甄氏把老妇人的相貌说给张巧手听,张巧手恍然大悟。他对甄氏说:“这个房子就是那个老妇人的。可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呢?”

又过了一段日子,房屋主人,那位老妇人还是没有回来。会裁缝的张巧手每日里越来越觉得手没做衣服而痒痒得慌,

有一天,他吩咐朴方回到京城去查看一番,几天过后,朴方高兴的回来了,他给张巧手带来一个好消息,“明朝末代皇帝已经驾崩,朱云茂坏事干尽,遭到了报应,在一个黑夜里,突然大叫着有鬼啊!过度惊吓死了。他的家人死的死,逃的逃,活着的人不知道逃到了哪里?”

第二天,张巧手吩咐甄氏和朴方收拾行李,他们走出老妇人的家。依恋不舍的回头望望老妇人的房子,惊异的发现老妇人的家变成了一座坟墓,他们脚下是一片坟地。看到母亲的坟墓,朴方跪倒在坟墓前痛哭流涕。

在一个艳阳天的日子里,他们终于又走进了阔别已久的家,只见屋里屋外非常的清洁,就像被人刚刚打扫过一样。床上放着一身整齐的老妇人穿的衣服,甄氏疑惑的目光望向张巧手。

原来,张巧手没有和甄氏结婚以前,他刚会裁剪衣服那年,有一天他拿着刚刚买来的衣料走在大街上,这时。张巧手看见前面有一群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为了看个究竟,匆忙走上前去,只见一个披麻戴孝的男孩子跪在地上,身边躺着一个人,头上盖着白布,旁边的牌子上写着:卖身葬母。

大街上熙熙攘攘的,看热闹的人很多,却没有一个人搭理男孩子,男孩子由于肚子饥饿,跪在地上的身体已经体力不支,眼看天气越来越热,男孩子母亲的尸体暴晒在烈日炎炎下。

张巧手心地善良,看到这个情景,心发慈悲,他忙买来一身上好的衣服给死去的老妇人穿上,又去棺材铺子买来极好的棺材,把男孩子的母亲放在棺材里,体体面面的把死去的老妇人,当做自己的母亲一样送到墓地给安葬了。他把男孩子领进家里,把他当做亲弟弟一样,精心照顾养在家中,现在那个长大了的男孩子,就是他现在的弟弟朴方。

日本民间鬼故事第二篇-侠盗

山东这个地方自古以来历史悠久物产丰饶,英雄豪杰辈出,可谓是数不胜数。到了清嘉庆年间,吏治腐败天灾不断,很多穷苦老百姓过得水深火热苦不堪言,其中一些迫于无奈便铤而走险落草为寇,专做劫道的勾当。这伙盗寇品性不一良莠混杂,有的不分青红皂白便杀人越货,有的却是专门劫富济贫替天行道。官兵每日东征西剿忙得不亦乐乎,可这星星之火转眼便成燎原之势,扑了这头那头又起,到最后官兵疲于奔命,索性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再管了,因此山东境内盗匪更加肆虐,一般客商行旅赶路有钱的请保镖,没钱的便白日结伴而行,若非有十万火急的事,绝对没人敢走夜路,即便如此却还是经常有被劫掠掳杀的,凄惨之状不一而足。

在这些盗寇中有一人名头最为响亮,此人便是菏泽人曹世杰,他自幼得遇异人,学得一身武艺,尤其精于弹丸之术。他的弹丸皆为铁制,在百步外以弓击出可入木三寸。他本是个生性豪爽的血性男儿,却因生活所迫沦为巨盗,只是心中良善终究未泯,即便劫财也只劫富豪和贪官,而且经常将所劫之钱用以救济贫苦百姓,所以在江湖上名声甚佳,再加上他武艺确实精湛,一手弹丸之术出神入化,因此只要他所到之处,附近的强盗劫匪均退避三舍,不敢与其争锋,自出道以来横行于齐鲁间,从未逢过敌手。到了三十五岁的时候,他觉得长此以往并非良策,于是便金盆洗手急流勇退,在官道上开了一家客栈,自此改行为商。

此时山东依然是世道艰险荆棘满途,有的客人头天还住在客栈好好的,第二天便在偏僻处身首异处了,身上财物也被劫掠一空。曹世杰见此情形心中大是不忍,虽说他已退出江湖,但依然是嫉恶如仇,对滥杀无辜欺负弱小之行径更是十分痛恨,于是仔细思筹一番后便将这附近十数个强人盗匪请来,和他们约定,若是住在自己客栈中的商旅,只要手上持有他亲自发给的路条,则所有盗匪均不得劫掠。众盗匪素知他的为人,又对他心存敬畏,于是便纷纷应允了。自此之后住在客栈中的客商行路遇劫,(鬼大爷:转载请保留!)只要能出示曹世杰的路条,这些盗匪均依守诺言对其秋毫无犯。但也并非所有住店之人均会得到路条,若是发现有贪官污吏或者是地主富豪这些脑满肠肥之徒曹世杰就不予路条,任凭这些盗匪们肆意而为,一来这些人的钱财都是贪污剥削而来,二来也是给这些盗匪们一些好处,因此曹世杰开这客栈三年,一直和各路强豪相安无事。

这年又到了腊月二十,眼看年关即到,住店的客人也大大减少,每天只不过三四人而已。到了下午天空忽飘起了鹅毛大雪,外面银装素裹北风呼号,官道上也少见人踪。曹世杰估计这天气不会有什么客人,便欲关起门来盘账,不料小二正准备关门就见外面一人顶着大雪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张口便对他道:“掌柜的,请问还有没有干净的客房?”曹世杰见如此恶劣的天气居然还有人来住店,心中不由有些意外,待他抬眼一瞧,只见来人身穿一袭青衫,肩上背着一个布囊,面白少须身材削瘦,看年龄约有三十岁上下,一边向他问话一边拍打着身上的雪花,满脸皆是疲惫之色,显是赶了不少的路。曹世杰回道:“客房多得很,不知客官喜欢大的还是小的?”这人听罢犹豫一下道:“还是开一间小的吧。”曹世杰应了一声便让小二带他去了客房。

这客人一进房间便没有出来,也不知是不是在睡觉,直到晚上掌灯时分才见他走出客房,站在门口看着外面纷纷扬扬的大雪,脸上皆是忧虑之色。曹世杰走到他身旁轻咳一声,他这才醒过神来,发现是掌柜的来了,急忙向曹世杰拱手道:“掌柜的有礼了。”曹世杰见他礼数周全,当下也还了一个礼,微笑道:“客官是在这赏雪吗?”青衫客闻听回道:“在下哪有这个雅兴。在下是担心这雪下个不停,误了行程。”曹世杰又问道:“年关已近,客官是要赶回家中吗?”青衫客道:“正是。只是这大雪纷飞道路泥泞,也不知赶得回否?”原来这客人姓李名君,和几个同伴常年在外经商做点小本买卖,眼看年关已近,其他诸人都不能脱身回来,所以委托他给家中妻儿老小将一年的花费带回。

这笔银子为数不少,足足有五百多两,李君将其换成几张银票贴身藏在怀中,只盼能早日赶回将这些银两带给家属,如此也算不负兄弟们的重托,因此在路上起早贪黑风餐露宿,眼看再有两日便可回家,不料走到这里却碰上大风雪,恰好遇见这家客栈,于是便进来住下,只待明日一早便起身赶路。曹世杰听得此言便知道他不过是个普通百姓罢了,转念一想如今马上就要过年,道上的各位兄弟每日都在四处劫道,也想过个肥年,这客人孤身一人又没有什么钱,再说他家老小都在眼巴巴的等他回去团圆,可别在路上被这些绿林好汉们劫了,于是当即打下主意明早便给他一张路条保他平安到家。想至此处他对李君道:“此刻除夕将至,外面盗匪四出,若是一个单身客人赶路,可危险得很哪。”

李君一听心中不由咯噔一下,这话正说到了他一路担心的地方,于是急忙对曹世杰干笑道:“掌柜的见笑了,在下既非达官显贵也不是商贾老财,身上最多不过只有一些散碎银子作为盘缠,想来这些山大王们也不会为难在下的。”曹世杰听罢摇摇头道:“我看未必。”李君一听此言心中不由一惊,不知他何出此言,当下也不多说,要了一碗阳春面三两口吃完便回了房中。李君进房看时候不早,便上床准备休息,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半天也睡不着,心中始终为刚才曹世杰的几句话而忐忑不安。一来他身上确实携有重金,二来曹世杰刚才这番话虽说是随口说的,可仔细一想,似乎别有他意,特别是最后“我看未必”这四个字,真得是让人更加难以揣测,莫非这掌柜的知道自己身上携带重金不成?又不成这店竟然是黑店?他思来想去了半宿,一时辗转反侧不能入睡,心中却越想越是害怕,正胡思乱想间忽听窗外柝声响了四下,原来不知不觉已是四更了,他心中又想虽说不知这客栈是不是黑店,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早早离开为妙。想到这里他当机立断,急忙起身将行囊收拾好出了房门,眼看掌柜的和小二都在熟睡,他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悄悄打开门闩出了客栈。虽说外面夜色漆黑,但好在此时大雪已经停了,他唯恐店中有人追出,当即深一脚浅一脚的急急向前走去。

日本民间鬼故事第三篇-明清奇闻异事之烟鬼

夜色如墨,万籁俱寂。冀东抚宁何家庄村口槐树下的一间小屋中,灯火忽明忽暗,同时还伴着一阵淡淡的烟香气。透过窗棂,只见一青衫中年人正躺在床上,嘴里叼着杆铜烟枪,正自眯着双眼吞云吐雾。不多时一管烟便抽完,那青衫人似乎意犹未尽,慢腾腾从床上坐起,从床头木柜中取出一个黑沉沉的烟丸,小心的放在烟锅中,掏出火石引燃,随即含在口中深深的吸了一口,将烟雾徐徐吐出,一边哼着小曲道:“万里愁容今日散,床前尽是米囊花。”满脸的惬意之色。这米囊花即是罂粟花,早在六朝时便传入中国,到明末仍是稀有佳花名木,直至到了清乾隆年间,方才将鸦片汁液煮熟,滤掉残渣与烟草混合成丸,放入烟枪中吸食。这种方法逐渐流传开来,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田农,沉迷于此道的皆不在少数。而这青衫人姓徐名松村,乃是本地一个乡儒,虽只是个穷酸秀才,腹中倒也有些墨水,平时即在家中办了一个私塾,藉此糊口。一月前他去城中会友,路经烟馆一时好奇,被门口的伙计拉了进去,不想就此便入了道,将大部积蓄都买了烟丸,每日下学之后便躺在床上吸食鸦片烟,只觉昏昏欲仙烦恼皆无,逐渐迷于鸦片,依赖成瘾不能自拔。

今日照例他要吸食两锅烟丸,不想第二锅烟刚点上,忽觉腹中一阵绞痛,他心道怕是下午吃的陈粥馊了,当下急忙将烟杆放在床头烟盘中,穿上鞋子去了茅房。过了片刻,他一身轻松的回来,不想推门一看,只见屋中烟雾缭绕,几难张目。徐如松诧异万分,急忙挥挥手将烟驱散,却见床头烟枪虽仍在原处,那烟锅却一明一暗,烟尾随之青烟袅袅,似乎有个看不见的人正在吸食一般,情状甚是诡异。他浑身不禁打了个寒颤,心道:“莫非我见鬼了不成?”寻思片刻,隧壮起胆子望空中作个揖道:“倘若有幽魂亦嗜好此味,不妨来尝尝。在下也并非吝啬之徒,何必要作此惊怪之事?”语音将落,便见烟锅火苗骤起,不消片刻便将烟丸烧尽了。徐若松暗想:“莫非果如我所料,这是个烟鬼不成?”轻咳一声又道:“即是同道,必是好友,何不露出真身秉烛夜谈,也足以解忧去烦。”这番话说毕,徐若松便坐在床头静观其变,可等了半饷也未见有何异常,待室内烟雾渐散,他正欲吹熄蜡烛上床安睡,可抬头间忽见墙角似立有一人,只是烛光昏暗看不甚清。

徐若松心中正自骇异,那人影一晃已到了床前。待他抬眼看去,却见面前是个二十余岁面目黝黑的年轻儒生,骨瘦如材衣衫褴褛,看起来一副落魄的模样。只见这儒士作个揖笑道:“君乃诚朴之人,在下虽是鬼类也不敢欺。实不相瞒,在下姓苟,单名一个研字,河南燕都人氏。生前虽是个读书人,却酷嗜烟丸,家父为此屡屡责罚却无济于事,最终因此郁郁而没。待得服丧期满,亲朋好友便力劝我应试童子科,不料我路经烟馆时烟瘾大起进去吸烟,及至应试之日却误了时辰,无奈只好留在烟馆,直至银子花尽才被赶了出来。我实在无颜回家,便一路乞讨向北而行,一晚偶宿荒郊,烟瘾发作疲困不堪,睡觉之时竟然命丧饿狼口下。待稀里糊涂到了地府才知家父已做了六路司吏总管,因对我的恶习深恶痛绝,便将我囚禁于幽室,每日烦闷苦不堪言。本月地府恰逢科考选举有才能之士,家父这才放我出来,命我前去应试,今夜途径宝居,忽闻烟气飞空,不觉喉中奇痒难忍,故此才来相扰,还请您不要见怪。”待他这番话说毕,徐若松惊惧这才梢解,见他似无恶意,便请他坐了,又问他道:“不知您的考期所在何日?”苟研道:“今日丑时入场,明日午时出场。”徐若松闻听惊道:“那很快便到了时辰,您为何还不走?”苟研嬉笑乞求道:“再请您给我一个烟丸,待我抽毕再上路也不迟。”徐若松摇摇头道:“你的烟瘾也未免太大了。”看他一副可怜模样,心中实不忍拒绝,便拿出一个烟丸点上,只见火星忽明忽暗,不多时便被苟研吸尽了。徐若松见子时已过,急对他道:“丑时转眼便到,你尚且还要流连于此么?”苟研伸个懒腰不慌不忙道:“实话告诉您,我生平酷爱此道,每吸一口便觉腋下生风骨节酥软,久之梦境迷离万念俱无,即便是玉皇宝座也不屑去坐,况且是这冥府中的小吏?此刻连冥王也比我不如,还需要去么!”

日本民间鬼故事第四篇-蛇坡村怪事

蛇坡村位于湘西南东面的半山坡上,四面环山,出入只有一条山道。路两旁是一排排修直的杉木,景色十分宜人。

据老一辈的说,这一带自古就多蛇,但从不伤人,甚至连禽畜都相安无事。老人们把这一带的蛇称为灵蛇,不仅有灵气,而且像守护神一样守护着这座村庄。所以,每到夏天,无论是晚上乘凉还是白天上山下山,村民们只要看到有蛇出入,就像护神一样的予以保护,不允许任何人伤害。

全村三十来户人家,民风淳朴,人心向善,村邻之间相处和睦。之所以如此,村民们都认为是坡上的灵蛇起的作用,保佑着这里的平安。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蛇坡村发生了不少怪事,而且都与蛇有关,村民们至今仍解不开这个谜。

村东头住着一户姓周的三口之家,父亲叫周世昌,儿子周秉旺忤逆不孝,经常虐待自己的母亲。娶亲之后,对母亲更是过犹不及,不是打就是骂。老婆李氏见丈夫如此,也不把婆婆娘放在眼里,想骂就骂,想打就打,村里人都说周家出了报应。一年之后,母亲被儿子和媳妇活活气死。

三年后的七月半,周世昌正在门外给去世的老伴烧纸,突然听到屋内一声叫喊。

他赶忙跑进屋一看,只见儿子周秉旺痴愣愣地站在房门口,一条青花蛇正高高地扬起头盘坐在儿子睡觉的床上。周世昌一见,对儿子说:“秉旺,不要怕,这是你母亲来看你了。”周秉旺登时吓得两腿发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对着那青蛇说:“娘,你不要变成蛇来害我啊,生前我没有对你尽孝,今天是鬼节,我一定为你多烧一点纸钱,请你保佑我平平安安!”说着,连叩三个响头。等他抬眼一看,青花蛇不见了,他和父亲到处找也没有找到。

这事后面传了出去,全村人都知道周秉旺的娘变成青花蛇在鬼节那天进了屋。

村里有个叫盘古老爹的听了,掐指一算,对村民放出话来,说看到蛇进屋是不祥之兆,周家的儿子不出一个月就要大难临头。

这话后来被周秉旺听到了,他躲在家里哪里也不去,甚至去菜园子摘菜都不敢出门。这样过了一个月,周秉旺见没有任何事发生,以为盘古老爹是信口雌黄,故意吓唬他,便把盘古老爹的话当作耳边风,趁村人不知,悄悄地溜出了门。

那是一个天色阴沉的早晨,周秉旺搭乘村里一辆农用车出山。车行至一个弯道处时,突然一阵电闪雷鸣,接着下起了滂沱大雨。不知是司机缺乏经验,还是心里被雷声震得有些害怕,他还来不及打方向盘,一块巨大的石头从山坡上自然滚落下来,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他的车身上,他和坐在后车厢里的周秉旺连人带车翻下了二十多米高的山崖。

日本民间鬼故事第五篇-原创鬼故事之饼铺

王庄是个较为封闭的小村子,地处几座大山的中间,交通不便,与外界没有太多的接触,民风很淳朴,村民都是以种地为生。

老王两口无儿无女,种了一辈子地,年纪大了,有些干不动了,寻思着挣点钱养老,于是在村东头开了个烧饼铺。老两口起早贪黑做烧饼,卖烧饼,买卖倒也不错,主要是卖给那些下地干活回来的晚的村民,也有的早上经过老王饼店的时候顺便带上几个,中午就在山上凑合一顿。

按说每天一大早和傍晚时烧饼店最忙的时候,这天早晨不知怎么的,却是异常冷清,仿佛村民都集体赖床了。老王正纳闷呢,隐约间听见村里传来吹吹打打的声音,其中夹杂着些许人的哭喊声。这深秋的季节早上本来就挺冷清,这声音听着凄凄切切,格外的瘆人,难道,村里出事了?

老王招呼老伴看着饼店,自己朝着哭声传来的地方走去。走到跟前一看,是二牛家。这二牛生的是膀大腰圆,浑身是劲,一看就是好把式,去年娶了村里的翠花做媳妇,小日子过得虽说穷了些,可也是有滋有味的。这翠花也算是村里最俊的女人了,那脸蛋,嫩的都能掐出水来。当时那么多家境比二牛好的上门提亲,翠花愣是没答应,偏偏看上了二牛。谁知道这才成亲一年多就出事了。老王挤到人群前,扯了扯王老太:“这,这是怎么回事?”王老太抹了把眼泪:“唉,可怜的孩子,二牛他媳妇去了。”老王一惊,接着问道:“二牛媳妇?她不是要生了吗?怎么……”王老太的眼泪抹得更频了:“这孩子,几个弄婆忙活了一天一宿也没生下来,难产死了,唉……”老王一听也觉得心里挺不得劲,挺好的小两口,唉,近前去安慰了下坐在翠花身边的二牛,心下凄凉,转头看了眼翠花,只见翠花瞪大着双眼,眼中透着浓浓的不甘,原本姣好的面容现在却有些狰狞,双手死死抓住那被血浸透的床单,已经泛白的指间骨节突起,像是用尽了生平的力气,身下一片血污。如此血腥的场面,老王是第一次看见,不禁心里发毛,于是又安慰了二牛几句赶紧退了出去。

在那个年代农村都有一些从老辈传下来的习俗,其中一条就是,女人如果没有为婆家生下一男半女就死了的是不能进祖坟的,也不能进王家祠堂,还得在去世的当天不过午就下葬,于是翠花被草草的埋在了村西山头。回到家中,老王总想着这事,觉得二牛和翠花可怜,也觉得当时那场面触目惊心,回想起那满炕的血,老王打了个寒颤,当天便早早的收了店,也早早的躺下。也不知睡了多久,老王被一阵拍门声惊醒,看看身旁熟睡的老伴,老王觉得有点奇怪,老伴睡觉一向警醒,稍微有点动静就会醒过来,这门拍的这么响老伴倒打起鼾了,老王摇摇头,心想或许这几天做饼太累了,当下起身点起油灯,问道:“你是?”女人见老王抬灯,赶紧抬起手遮住脸,又伸出另一只手递过二个铜子也不答话,老王见人家不说话也不好追问人家,于是收起铜子递过两个烧饼,那女人接过烧饼便转身离去,看着女人的身影老王感觉有些眼熟,是谁呢?却又一时记不起来,老王没想太多,把门闩拉上回屋睡觉了。

一大早,老王被老伴叫醒,“怎么了?”老王问。只见老伴一脸惊惧,仿佛受了惊吓,连话都说不利索了:“饼,钱,不对……”老王一笑,道:“昨天晚上有人来买饼,我看你睡得挺熟,没叫你,卖了两个,钱在抽屉里。”老伴好像没反应过来,拉老王起来:“不是,你来看。”老王心下奇怪,老伴这是怎么了,慌慌张张的,不就两个饼吗?来到抽屉前打开一看,老王呆住了,抽屉放着两枚钱,却是纸币,老王只觉得屋里温度霎时降了好几度,一股冷气从后脚跟沿着后背直窜上后脑,汗毛直挺挺的竖了起来,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昨天二牛媳妇去世,村里人都去吊唁了,白天的时候,饼一个也没卖出去,只有晚上卖了两个,收的却是纸钱,见鬼了!

老王知道昨晚来买饼的那位,只怕不是个人,回头看看老伴还是一脸惊惧的瞪着那纸钱,怕是被吓坏了,老王拍了拍老伴,故作轻松的说:“肯定是谁趁着晚上看不清来糊弄咱的,昨晚我拿灯的时候,那人还用手挡脸呢。”老伴这才松了口气,看想老王:“真的?”老王一脸正经的说:“真的,那人也不说话,嗯,应该是怕我认出来,把钱放我手上就走了。”老伴推了老王一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招惹上什么东西了。”老王笑笑,其实他心里也没底,只是不敢和老伴说,怕吓着她。

自从遇到这事,老王心里一直不踏实,每天收的钱都要重复细数一遍才放心,一连几天过去了,再也没收到冥币,老王的心慢慢的放了下来。这样一直过了几天,这天傍晚,天气有些阴沉,下地的村民陆续回来了,经过老王的饼店,有些人就进来买几个烧饼回去。天越来越黑了,人也越来越少了,老王正准备关门收档,就听见有人喊:“等等,我要两个饼。”是个女人,老王正好剩最后两个,就卖给那女人,接过钱随手扔进抽屉就关门了。第八天早晨,老王又被老伴叫醒了,老伴脸上惊惧的神情比上次更甚了:“钱、纸钱!”老王赶紧起来,拉开抽屉一看,两枚纸钱赫然放在所有铜钱的正上方,显得格外的刺眼,老王只觉手脚冰冷,不住的打颤。这是第二次了,老王仔细一回味,纸钱是放在最上面的,也就是说应该是最后收的,最后收的是一个女人,难道又是上次晚上的那个女人?老王沉不住气了,他赶紧拿了纸钱往王老太太家跑去。王老太太是村里的神婆,只是年岁大了些,去问问她,就算不能解决,也能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吧。王老太接过纸钱,又听老王把整件事前前后后讲了一遍,沉思了一下,说:“那东西还会再来的,你回去吧,准备一团红线,线头上引上一根大头针,这针得要扎过手的,等她下次来,你把针别在她的衣角上,等白天沿着线走,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老王急道:“那谁敢往上别呀,谁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再说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来呀。”王老太说:“实在别不上就插在饼上也行。那东西来的时候,你会觉得忽然全身发冷。”老王这才安了心,谢过王老太往家走去。

以上就是日本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日本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22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