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恐怖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的鬼故事、民间关于雪鬼故事、民间关于蛇的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小说免费阅读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恐怖民间鬼故事第一篇-疑杀

一、顶替

女捕头周紫淇被县令贺大人召入县衙书房商谈要事。贺大人告诉紫淇,荆城县的邻县——云县最近出了一件棘手的案子。有一个卖豆腐为生的中年人叫白胜,因为不堪病痛的折磨自杀而亡,他年轻漂亮的老婆申宝莲一个月后就嫁给了城中富豪公子皇甫庆。白胜的独生子,一直在京城一家大药材行做学徒的白马,千里迢迢赶回来奔丧,却声言白胜是被皇甫庆和申宝莲下毒害死的,并将二人告上了公堂。这件事在云县引起轰动,百姓议论纷纷。

云县县令云晋大人为此很是头痛,前天特地约贺大人到百花山散心,途中看到一个女子因为中暑昏倒在路边。他们把女子救醒一问,竟然是申宝莲二十年未见的远房堂妹申玉莲,特地到云县投靠堂姐的。云大人当时就有了主意,申宝莲与这个堂妹六七岁分开后就没有再见过面,不会认得她的容貌,故此想借荆城县的女捕头周紫淇到云县冒充申玉莲,进入皇甫庆家中暗中调查这件疑案。

周紫淇一听,当即表示义不容辞。贺大人就带她去和申玉莲见了面,了解了一下申家的家族情况和她们堂姐妹之间的童年往事。三天后,周紫淇就改了装扮,来到云县皇甫庆的豪宅大院家中。

申宝莲对玉莲的到来欣喜万分,特地与皇甫庆设宴为堂妹接风。周紫淇见那皇甫庆相貌英俊,风流倜傥,申宝莲明艳照人,尤其一双桃花眼,顾盼生姿,心中不由叹了口气,心想这两人才是天生的一对,怪不得那卖豆腐的白胜一死,申宝莲就迫不及待地改嫁了。

申宝莲笑道:“小时候,我和玉莲的感情最好,想不到一分开就是二十年。”周紫淇试探道:“堂姐,我一到这里,就听说了您和白家之间的那件官司,坊间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您就一点也不担心?”

皇甫庆冷笑一声:“那都是姓白的小子无事生非!堂妹,你怎么净提这种扫兴的事儿!”

申宝莲微微一笑:“玉莲也是关心我们。不过我们光明正大,有什么好担心的!”

周紫淇见这两人口风甚紧,不好再多问,只得先与宝莲把酒叙旧了。

二、暗查

这天深夜,周紫淇换上了夜行衣,摸到皇甫庆的睡房门外,只听得申宝莲叹了口气道:“方才在晚宴上玉莲问我担不担心官司的事儿。现在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我真怕……毕竟,要不是因为我,白胜也不会死!”皇甫庆冷笑道:“那是他自己找死,怨得了谁!莲妹,你别胡思乱想了,不会有事的!”

申宝莲道:“庆哥,明天我想去看看白大娘,她刚经历丧子之痛,又年老体弱,白马一直忙着为官司奔走,未必照顾得了她。”皇甫庆道:“也好,明天多带点燕窝过去。夜深了,我们休息吧。”说着,灯就灭了。

周紫淇悄悄回到自己房中,这个夜晚她失眠了。申宝莲要去探望白母,究竟是心地良善、真情流露,还是装腔作势、收买人心呢?

第二天上午,申宝莲提了一篮燕窝和糕点,要堂妹陪着去见白大娘,周紫淇自然是求之不得。两人来到白家,就是一个小小的豆腐坊,很是贫苦。申宝莲朝白母叫了一声:“婆婆,最近天气太热,咱家又小又闷,我不放心,来看看您,我还带了燕窝来,给您补补身子。”

“申宝莲,你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只听得一声怒喝,从里屋冲出来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怒骂道,“你到这里惺惺作态干吗?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申宝莲辩解道:“白马,你想歪了,真的是你爹因为久病不愈轻生的……”白马抡起申宝莲拿来的篮子,一下子扔到外面:“这些话留着上公堂说!现在你给我滚!”

申宝莲也变了脸色,与白马吵了起来。白大娘不堪其扰,翻了翻眼睛,晕了过去,白马连忙把她扶到里屋床上。周紫淇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她劝申宝莲先回家,自己留下来帮忙救醒白大娘。申宝莲也没有办法,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

周紫淇颇通医理,她掐了几下白大娘的人中,又在她太阳穴按了按,白大娘就悠悠地醒过来了。白马非常高兴,向周紫淇道:“小姨,谢谢你!”

周紫淇微微一笑:“白大娘一定是因为天气闷热,又急火攻心才会晕倒。你家有纸笔没有?我写个解暑降温的方子,你去药铺抓几味药,回来煎了给大娘服下,就会好了。”

白马急忙找来纸笔,周紫淇就写了个方子。白马在京城的大药材行当了两年学徒,见上面开的都是薄荷、金银花之类的清凉解暑的药材,正是对症,就放心去抓药了。

周紫淇向白大娘询问申宝莲的为人,白大娘重重叹了口气道:“我老了,身体不好,宝莲平常端汤送药的,也算得上孝顺。家里家外都要靠她拾掇料理,还要在豆腐坊里帮忙卖豆腐,也算得上勤快。可惜就是不守妇道,与那个皇甫大官人眉来眼去的,我儿子就算真是自杀的,一半是因为得病,还有一半是被他们气的!”周紫淇心里有点底了,见再也问不出什么,就起身告辞了。

周紫淇没有直接回皇甫大宅,她来到了云县的县衙,绕到后门,施展轻功翻墙进去。

恐怖民间鬼故事第二篇-牡丹精

东晋年间,有一户姓沐的人家,为了逃避战乱,举家迁至会稽。刚到会稽的头一年,沐家便产下一名公子,公子取名一个风字。

沐家原系洛阳大户,偏安南方之后,虽比不得什么“王谢人家,可共天下”,也算薄有积蓄,家境殷实,一家老少,其乐融融。

一眨眼的功夫,十年岁月匆匆去了。公子沐风满十这年,沐老爷子眼见北归无望,于是便在会稽置了豪华新屋,算是正式定居。新屋入伙这天,沐老爷子亲自于新庭廊前种下一株牡丹,牡丹原产故都,以此,亦算是聊慰这帮渡江遗民,一番忧乡思国之意矣。

那株牡丹原本长势喜人,枝深叶茂,就是整整五年,迟迟不见开花。惹得沐老爷子唾口直骂:“这等蠢物,倒是白白费了一番心思”,沐老爷子打算铲了再植。孰料,竟被他家公子沐风拦了下来。

这一年,沐风刚满十五周岁,沐风公子不仅长得神清骨秀,倜傥风流,而且性格也是十分的温婉娟雅。沐公子素有名士之风,平时无甚喜好,惟独嗜花如命。众芳之国,尤好牡丹。于是,当日傍晚,沐公子便着人将这株养了足足五年有余的牡丹花盆,移至书房。自此以后,每日里,但见他不是临窗素描,就是凝神相望,倒也自得其乐,不胜悠哉。

好景不长。某日,有一黑猫无故闯入,仆人争相呼喝,棍棒相逐,谁料那肥硕之货干脆直接跳入花盆,一时,将那牡丹花木,踩了个支离破碎。当其时,沐风公子正在十几里外的学堂听课,忽然心肌绞痛,忙惊跳而起。回到家中,果见那一地的枝叶狼藉,一时痛哭失声,竟然昏厥当场。

从此沐公子竟一病不起,卧榻数月。后,幸有家中仆人,将那盆残枝败叶的花木重新修剪,悉心浇灌,不待来年,那株牡丹竟果然再发新枝,甚至新长出的枝叶比原先的还要更加茂盛。那呆公子这才不药而愈的好了起来。

只是,自从那场病以后,公子对那株无花牡丹,竟越发比以前更加痴迷了。

及长,公子十九。沐老爷子作主,为他娶了一房妻室。那妻室知书识礼,容颜娟丽。大婚这天,一家老少,欢天喜地,那对少年夫妻也新婚燕尔,琴瑟和鸣,相安无事。谁料想,就在公子洞房花烛之后的第二天,那株牡丹又一次枯萎了。

眼瞅着那盘生机盎然的花木一夕之间,枝叶凋萎,沐风公子肝胆俱裂。痴痴几日,不食不饮,如丧考妣。自那以后,竟再也不愿与那娟丽美妻同床共枕了。那株死去的花树,果然渐复生机。

如此一来,沐老爷子心急如焚。老爷担心沐家绝后,连忙请了法师前来卜问。那法师一来便在屋前屋后一连观了三天三夜,到第四天凌晨,法师这才具实相告:“无它,原系牡丹成精,惑了公子本性呢。”闻此言,沐老爷子面面相觑,骇然大惊。商议之下,未免打草惊蛇,决定趁公子外出之际,再行毁灭妖物。

果然,第三天,那公子就来与父辞行。公子曰,自己约了一干同窗好友外出郊游。公子神色略显古怪,行前,竟有依依不舍之意,并再三叮咛,其间更有“务必珍重”语。

公子前脚一走,沐老爷便急忙命人将那妖邪之物搬了出来。众人七手八脚的将那盆已经长有丈余高的牡丹花木,连同硕大花盆一块儿放置于一堆高高的柴禾之上,眼睁睁的看着那堆葳蕤枝叶燃烧,看着它在熊熊的大火之中化为灰烬……

可,怪事出现了,也就那天起,那位外出的沐公子从此音讯杳无。打听他的同窗,都说,那天郊游属实,然而,由始至终,并不见他参与。

沐老爷子只此独子。于是,年年派了家丁,不远万里四处寻访,几年下来,万贯家财耗了一半,然而那个人,仿佛人间蒸发,再无踪迹。

一转眼,又过了几年,这一年,会稽一带遭逢百年不遇的暴风雪,那场暴风雪一直下了大半个月。暴风雪将沐公子原先的那间书房压坍塌了。

到春天,雪化了,天暖了,在那堆废墟的瓦砾之间,不知何时,也长出一株奇怪的牡丹花木。起初众人并无留意,谁知,那花木虽无人经管,却长势泼盛。不出四月,就开出一红一白,两朵新花。那两朵花各有面盆大小,香气馥郁,妖艳无比。

家人大惊,连忙着人挖掘。果然,在刨掉花木之后,那公子豁然就躺在那树的下面,一条条根须,锦带一样,紧紧与他缠绕。而最堪称奇的是,那公子虽死去多年,依然衣冠完整,玉面光洁,面色红润,宛如重生。

恐怖民间鬼故事第三篇-只是当时已惘然

1、

水生在城市里经营着一间根雕盆景店,日子简单而又寂寥。

水生本质上是个缄默的人,他不爱说话,甚至不善于与人交往。作为店主,他的店总很冷清,除了一些熟客光顾,偶尔几个好奇的陌生人进来,看看,又出去了。

是的,在现代社会里谁还有闲情伺候这些花木山石呢?水生常想,或许他更应该开一间网吧。

当然,也有进来后被这些微缩景观迷住的人。比如此刻,在水生的店堂里就有这么一个女子。这女子穿着一件皎白轻衫,柔顺的长发垂到腰际,挎着一个街头流行的蓝布小包,正微侧着头,打量眼前一盆盆花木。

从女子推门进来,水生就留意到她,这女子实在是太好看了,好看得让人有惊艳的感觉,那眉目那下颌,那举手投足、顾盼间的娇俏,美得就象一个梦,一个不真实的,让所有男人注目的梦。

就当水生还沉溺在梦中的时候,一声轻柔的询问将他拉回现实:“请问,这件盆景也是卖的吗?”原来女子已经看完了那些摆在架子上的花木,转到了水生跟前。她指着水生脚下一件很大的山水盆景问道。

“啊,不,这件是非卖品,是家父留下来的遗物。”惊醒过来的水生慌张回答。

“对不起,它实在是太真实了。”女子低下头,蹲到盆景边不舍地欣赏。

“是的,家父曾经说过,这件盆景的造型,取材与他曾经去过的一个地方。”水生也蹲到女子身边,向女子介绍道:“这上面的一草一木,都是真实地仿照那个地方精心制作的。”

“真的吗?”女子抬手拂开垂到额前的一缕刘海,好奇地望着水生。一股兰麝之香飘到水生鼻端,他心中一荡,急忙收敛心神偏过头去。

“是真的,你看这间茅屋。”水生指着盆景上的一间茅屋:“家父告诉我们,他曾经在这里住过三年。还有茅屋前这棵松树,家父说他离开的时候,还在上面刻了一句话。”

“是什么话?”女子凑近观看,当然,盆景里的小松树上什么也没有。

“我也不知道,如果想知道,只有去地下问家父了。”水生开了一句玩笑。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可以知道。”女子笑了,她站起身来。“什么办法?”水生感到疑惑。

“就是找到这个地方,亲自去看看。”女子推开店门,回头向水生说道。

水生的父亲,在家族传言中,一直是个很神秘的人物。

十年浩劫的时候,因为水生祖父的资本家身份,水生父亲被牵连。在一天夜里,他避开看守逃了出去。这一逃就是五年,五年后水生父亲回家,从一个不懂世事的少年变成了满身风霜的沧桑男子。这五年的经历,水生父亲如此对家人讲叙;自己前两年在各地颠沛流离,后三年却是居住在一个地方。

关于这个地方具体在哪里,自己是怎么度过这三年的,他却始终讳莫如深。

水生父亲回家后,很快娶了一个女子,然后不久,就有了水生。按理说,一个人经历了这些磨难,现在家庭和睦生活稳定,应该幸福。可是在水生的印象里,父亲却一直是不快乐的,他经常站在这盆景前面发呆,有时候还自言自语,仿佛藏着深深的心事。

“或许,我真的应该找到那个地方,亲自去看看。”水生抬起头,望着女子离去后尤在微微摇晃的店门,想道。

恐怖民间鬼故事第四篇-古代聊斋之冥婚

“正月正,二月二,取个媳妇生儿子。撒纸钱,泼米水,花轿抬着新娘鬼。”今天我不是要来给你们唱儿歌的,今天我要讲的故事是关于冥婚的故事……

“我说这位老爷,你看这个日子能不能再往后排排,这个日子不好啊,你们那边难道没有这个说法吗?”李大妈满脸堆笑着对着对面那个消瘦的老头说道。

“我说大妹子,这个日子在我们那边可是吉时吉日啊,平常呢我们都没空的,这不到了正月我们也要休息休息不是?所以老爷就催促我来给我家少爷张罗着婚事,正好我见你家女儿生的还算标志,这可是你家的福分啊!”那个消瘦的老头声音没有起伏发说着。

他们在干嘛呢?没错,他们在商量着两家的婚事,话说这个李大妈家里有个女儿,名叫香兰,今年刚满十八,按理说来提亲的人应该不少,但是事实却是恰恰相反,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叫香兰的她身体有毛病,从小到大基本都是靠着药罐子维持着的。所以谁也不愿意娶个药罐子回家,能不能生育还是个未知数,这在那时候可是大事啊。于是这个香兰就这么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呆了十八年。

说来也巧,那天是正月二十,这个一向不喜欢出门的香兰突然说着要去转转,这可把李大妈乐坏了,心想女儿难道病好啦?可是这个香兰一出去就是一天,到了晚上才回来,回来就直接睡觉了,叫都叫不醒。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跟李大妈说昨晚回来的时候在林子里遇到一个穿着体面的男子,说要娶她,让李大妈准备着,过几天就来提亲,说完就打着哈欠回去继续睡觉了。

这可把李大妈乐坏了,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就想着女儿终于可以嫁出去了,还是个有钱人家,自己下半辈子就不愁了。

过了几天,在一天夜里,突然听到有一阵喜庆的唢呐声,李大妈起身朝声音来源处看去,只见自家的门外站着一队身穿红衣的人,走在前面的是一个消瘦的老头,后面还有几个人抬着两大箱子的东西,看上去应该是来提亲的。谁会选择在这大晚上的提亲?难道是他们那边的习俗?李大妈看着那些东西瞬间就把这些疑虑抛到脑后了。

李大妈是个见钱眼开的人,此时最吸引她的是那两箱子东西,于是就赶紧把那伙人招呼进了院子,只是奇怪的是这么大动静按理说左邻右舍的应该有人出来看热闹啊,可是此时却一个人都没有,想着可能是人家都睡下了,李大妈也就没在意。

打开箱子看着箱子里满满的金银财宝,李大妈笑的合不拢嘴,赶忙就答应了这件婚事,甚至连姓什么叫什么家住哪里都没问。这时那个带头的老头说话了:“我说大妹子,我家老爷说了,日子就定在正月三十”这李大妈这时候才想起来问他家是哪里的人于是就问道:“你家老爷是哪里人啊?姓啥啊?”那个老头嘿嘿的笑道:“我家老爷姓白,家住幽都县,你放心,我们是本分的大户人家。”李大妈想着这个幽都县在哪呢?可能是自己孤陋寡闻吧,就没多问,于是就有了上面的对话。最后婚期还是定在了正月三十,因为那个老头说愿意多加一倍的彩礼。

时间很快就快到三十了,这天李大妈兴高采烈的四处张罗着说自己的女儿要出嫁了,这左邻右舍的都纳闷啊,这怎么说出门就出门了呢?前段时间这李大妈还愁眉苦脸的愁着自己女儿的婚事,突然就要出嫁了?于是李大妈就跟大家伙说是幽都县的一户白姓的大户人家看上了自己的女儿,可是村里的人更纳闷了,这附近没有叫幽都的县城啊,不过以前倒是有一户白姓人家,但是早在30年前就被灭门了啊。

但是毕竟不是自己家的事,众人也不好说什么就没有多问,当村里的一个老人听说婚期定在正月三十的时候,突然跑到李大妈跟前说:“我看这事有蹊跷,那家人是不是晚上来提亲的?”李大妈回答说是。这时候邻居出来说:“你说的那个时间我就站在我家门口啊,就隔个十多米我怎么没见到你家有人啊,再说了,那么大动静村里还不都出来看热闹啊?”听他这么一说,大家都感觉李大妈在糊弄人。“不,她没有骗人,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来提亲的肯定不是人!”那个老人皱着眉头说道。众人此刻也都不说话了,因为大家都感觉这件事说不出的怪异。

带着满肚子的疑问还有一丝的恐惧,李大妈带着众人回到家里,猛的掀开之前那群人送的彩礼,那里面哪里有什么金银财宝啊,满满的两箱子纸元宝!就是烧给死人的那种元宝。这可把一屋子人吓坏了,都说香兰被鬼看上了,要来把香兰带走。这李大妈一下子就慌了神了,赶忙跑到里屋去把女儿叫出来,可是她走到屋子里的时候却看见女儿还在那里睡觉,李大妈怎么叫都叫不醒,这时,村里懂行的人说:“别叫了,没用的,她的三魂已经被勾走了,你已经答应人家的婚事了,我想到了三十就会过来接你女儿的七魄的,到时候我也没办法了,阴间和阳间一样都是信守承诺的,你已经答应了人家,去准备你女儿的后事吧。”李大妈听完就扑到女儿的身上大哭了起来。

果然,到了正月三十的晚上,只见一队身穿喜服的人吹着唢呐抬着花轿就往李大妈家去了,边走边撒着纸钱,前面有个人骑在马上,胸前一朵大红花,霎时间阴风阵阵。村里的人躲在远处看着心里直发毛,突然那对人马消失了,等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李大妈家门口,只见那骑在马上的人手一抬,从李大妈家的房子里就飘出来一丝淡淡的薄雾,迎亲的人突然的消失了。此时的众人已经完全的吓呆了,这种场景实在是太诡异了,众人感觉背后一阵阵的发冷,仿佛掉进了冰窖里。

等李大妈跑到女儿跟前的时候人已经没了气息,后来懂行的人说那晚那个鬼把香兰的七魄带走了,就让李大妈赶紧把女儿埋了,原来那户白姓的人家之前是这里的大户,三十年前被人杀完了,全家上下没有一个活口,白家二公子死的时候还没娶妻,这个香兰就是被白家的二公子看上的,幽都幽都,那不就是阴间的地界吗?

这下李大妈女儿是嫁出去了,可是却永远也回不来了。

恐怖民间鬼故事第五篇-军师

民国年间,在华北地区有一彪绿林人马。常年活动在长城内外,滦河两岸。

这彪人马的头领叫杜二彪,江湖人称彪二爷。当地百姓便管他的人马,叫做“彪”字军。

时逢乱世,民不聊生。当地的穷苦百姓,一旦有人走投无路,便会上山投奔“彪”字军。因此,杜二彪的人马越聚越多,“彪”字军名声也越来越大。渐渐的,杜二彪的肚子里,便装上了一桩心事。想寻访一位世外高人做军师,坐镇军中,给他出谋划策。

经四处打探,八方踅摸,终于得知,在口外的子虚山乌有观里,有一位道号“凭空”的道士。不仅精通“周易”、“奇门遁甲”,还对“孙子兵法”颇有研究。

杜二彪便带着重礼,兴冲冲的跑到子虚山登门拜访。不料,无有观里的这个牛鼻子老道还挺牛,居然躲在后殿,避而不见。让道童传出话说,他身居子虚山,是为潜心修行悟道,不再涉足世事。

杜二彪是有备而来,并不气馁。便效仿三国刘玄德三顾茅庐之典,三番五次上山,是软磨硬泡。心说,火到猪头烂。就不信你能比诸葛亮还牛。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最终,“凭空”道士,还是被杜二彪请下山,到彪字军中当了军师。

杜二彪请来了军师,“彪”字军上下一片欢欣鼓舞。别看这些人大都是不识字的粗人,可他们最敬重识文断字,有本事的人。他们把“凭空”道士,比作三国里的孔明诸葛亮,水泊梁山的智多星吴用。心说,这下好了。有了神机妙算的军师,以后咱“彪”字军,就可按着军师的锦囊妙计行事,就等着打胜仗吧。

大秋已过,暑往寒来。“彪”字军打算派一支人马,去滦河东的王家大院“借”些粮草,以备过冬之用。

行动前,军师和火头军在厨房忙乎了半天。天黑出发时,军师给去王家大院的弟兄们,每人发了一个小布袋,布袋里装着一块又圆又大的烙饼。接过军师发的烙饼,弟兄们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神秘感。心说,烙饼里面,定是暗藏着军师的锦囊妙计。到时只需依计而行,便可大获全胜。

王家大院,是滦河两岸有名的大户人家。家有良田万顷,外有买卖铺子。有七八杆鸟枪洋炮护院,还和县里的民团有联防公约。是一块不太好啃的骨头肉。

“彪”字军此行,也做了充分的准备。来的都是拔尖的精兵强将,带的都是称手的快枪。本想先干掉护院,再作打算。谁知到了近前,用响箭一亮“彪”字军的旗号,王家大院便敞开大门,毕恭毕敬的把弟兄们给迎了进去。先是杀猪宰羊,酒肉伺候。后又套上马车,装满粮草,送上了山。

“彪”字军一枪没放,就满载而归。杜二彪在山上大摆酒宴,犒劳弟兄们。酒席宴上,有人想起临行前军师给的烙饼。心说。既然已经得胜而归,不如掰开烙饼,看看里面藏的到底是啥锦囊妙计。可等把烙饼掰开一看,里面啥也没有。弟兄们看着掰开的烙饼,人人发呆,个个发愣。最后都把目光投向杜二彪。杜二彪也不解其意,便问军师:“这烙饼……”

就见军师手捻胡须,微微一笑。说:“兵书有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烙饼,是我给弟兄们准备的干粮。”

大伙这才弄明白,原来军师给的烙饼,不过就是烙饼而已。

以上就是恐怖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恐怖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89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