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粤语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广东粤语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鬼姐姐、青海民间鬼故事抹布精、民间关于蛇的鬼故事、鬼姐姐民间长篇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广东粤语民间鬼故事第一篇-解咒二十年

农田责任承包那一年,胡二买了一匹枣红马。一天傍晚,胡二来到村外遛马,突然从庄稼地里钻出一个孩子,枣红马受了惊吓,尥起了蹶子,正好踢中了孩子的脑壳,然后撒腿就跑。

胡二看了看周围没有别人,又怕刚买的枣红马不认家跑丢了,丢下那个孩子朝着枣红马跑去的方向追了过去,等他追上在路旁啃草的枣红马的时候,暗自庆幸刚才的那一幕没被别人见到,庆幸踢倒在地的那个孩子不是自家的儿子。他牵着马,故意绕了一个大弯儿,直到天黑才回到家里。

一到家,他就听见媳妇说:“张槐家的儿子命可能保不住了。”

胡二吃了一惊,故作惊讶地问:“是啥病?”

媳妇说:“不知道是哪个挨千刀的把孩子的脑袋打破了,被人发现的时候,孩子满头是血,倒在路旁不省人事了,被送进了医院。”

张槐和胡二原来在一个生产队,两家居住的地方一个在村东一个在村西,大事小情上也有些来往。有一年胡二还跟张槐借了二升黑豆下种,收罢秋还黑豆的时候,张槐说啥也不要,至今他还欠着张槐一份人情。张槐有两个女儿,东躲西藏抢了这么一个宝贝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他胡二可就成了罪人了。

这一夜,胡二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天一亮,他就打发媳妇去医院看望张槐的儿子。他望着围着自己直转的儿子,眼前总是出现那个孩子的身影,那个孩子跟自己的儿子不相上下,三四岁的样子,肯定是跟着张槐两口子下地干活迷了路。他一直在琢磨,该不该把这次事故的责任承担下来。

胡二的媳妇从医院回来,一个劲儿地长吁短叹,说张槐的孩子一直在昏迷,张槐夫妻的命够苦的了,好不容易抢了个儿子,就是保住了命,也会成为植物人。

听到媳妇带回来的消息,胡二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他趁着夜色,又一次来到了事发现场。

远远地,他看见那里有一团火苗在晃动,好像有人在那里。走近一看,原来是张槐的媳妇在化纸,给儿子喊魂。只听见她用沙哑的声音喊道:

“儿啊,你回来吧!要不,你告诉娘,是谁害了你,俺叫那畜生断子绝孙!”

胡二听着,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回到家,胡二一头栽倒在了炕上,冷得浑身直打哆嗦。

胡二的媳妇吓坏了,赶紧找来村医,给胡二治病。村医为胡二把了脉,开了一些感冒药,要他吃下去。胡二吃下药以后,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恶化了,四肢冰冷,满嘴说着胡话,一会儿是大人的声音,一会儿是孩子的声音。胡二的媳妇马上意识到胡二是撞了邪,慌忙带着烧纸去村前的土地庙旧址那里烧,村里人一遇到邪事都会到那里去化纸,求土地神保佑。说来也怪,胡二媳妇刚走到半路就下起了瓢泼大雨,等她赶到那里的时候,烧纸都被淋湿了,点都点不着。

第二天一早,胡二的烧见退,明白了过来,他媳妇赶紧给他包起了平时最爱吃的饺子,问胡二:“你是不是做了啥坏事?”

胡二躺在炕上直摇头,清醒了的他告诉自己,就是死也不能承认,因为他害怕那昂贵的医药费,害怕张槐家以后无休无止的拖累。

媳妇烧了一锅开水,下好了饺子,左找右找都找不到打饺子的笊篱,赶紧跑到邻居家去借。这时,屋里的胡二听见灶屋传来一声响动,没有在意,等媳妇借到笊篱回来,他听见媳妇撕心裂肺地哭叫了一声:“不好了,孩子掉进锅里了——”

原来,儿子想去锅里捞饺子,脚下一滑,一头扎进了滚沸的锅里。

广东粤语民间鬼故事第二篇-蝴蝶旗袍

民国初年,洋风渐进,古老的分州镇却仍然是一派旧貌,只是兴办了几所所谓的新学,还有女人们的打扮新潮些了,小脚放了,裤腰高了,胸口挺了。而男人们虽然不留辫子,除此外看不出什么变化。喝酒的烂酒,嫖娼的淫妓。各行各业感受不了多少“革命”的味道。

吃过晚饭后,吉祥裁缝店的祈师傅,正一手捧了桌子上的小铜边烛台,埋头找抽屉里一卷草绿绣线。吉祥裁缝店是分州镇最出名的裁缝店,店里做出的旗袍做工好、花样多,颇受分州人的欢迎。方圆几十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儿都喜欢带了老妈子,来这里做旗袍。祈师傅是分州镇最出名的裁缝,他特别能绣花,绣得比女人还强。尤其是他绣的蝴蝶,跟真的差不多,一副要飞起来的样子。

这时,祈师傅闻到一股淡淡清香。他直起腰,抬头,扶正了鼻梁上的老花眼镜,看清客人是位白皙高挑的婀娜少女,正款款地站在店门口。

她独身一人,看似孤独落寞。没有老妈子相陪,看来不是大户人家。齐刘海下的鹅蛋脸苍白无妆,眉毛上嵌着颗朱砂痣,大辫子歪在胸前,她挽只小巧的黑底紫罗兰银包,穿一身白底银花的收腰短旗袍,显得有些弱不禁风,脚上套了双玫瑰红色的高跟鞋,是最新的洋款。

女子浅浅地一笑,问祈师傅:“我要做一件旗袍和一套新郎穿的袍子,三天后来取,可以么?”

祈师傅略为思忖,才答:“三天是匆忙了些,如果姑娘是要办喜事,我只好赶一赶了。这可是不能耽搁的大事哟,人生就那么一回。”

女子红着脸点了点头,一副娇羞的样子。

祈师傅拉开货架的帘子,那里有各色花布。同时热心地介绍:“姑娘请选一选款色,喏,昨天新到了几样花款。这是粉蝶牡丹,这是蝴蝶绣,这是大团圆……桃花绣的也不错。”

女子指了指那红色绣着金丝绒的道:“就这种,你还要给我绣上蝴蝶!”

“姑娘好眼光,这款料子,如今最好销了,但凡有办喜事的,都喜欢这个,图个喜庆!袍子选什么料?”

“那种藏青色的,很端庄。”

之后她微笑不语,但仍看得出眉目里有些哀愁。整个人,素净得如同一枝含苞待放的百合。

祈师傅帮她量过尺寸,见她抬起手,才注意到,她纤细的右手腕上,系了一根黑布条——一定是家里办过丧事。

交代过细节,她留了一张纸条和银子,说:“我姓柳,三天后不见我来取,师傅可否差人送过去?”

祈师傅忙点头应诺,道:“这个当然,我会叫人送去的。”

目送女子款款离去,消失在巷子尽头的夜幕里。祈师傅这才展开纸条,只见上面写了地址:丽春楼。落款柳倩。祈师傅取下鼻梁上的老花镜,揉了揉浊黄的眼再戴上眼镜,再看,仍是丽春楼。

丽春楼,那是镇上最繁华的窑子。祈师傅没有去过,可听说过呵,这姑娘难道是妓女?祈师傅不愿把她想成做那种下贱职业的人。看她的气质多高贵呵。当然祈师傅没有多想,手艺人么,给钱干活,想那么多做什么?

广东粤语民间鬼故事第三篇-虎魄

广陵县内有一樵夫刘风,其人天生神力,闻名乡里,后得知县赏识,入了县衙做了捕快,后因刘风天性正直,不喜同僚勾心斗角,腐败之风,不久又回乡做了樵夫,生活虽然清贫,却逍遥自在!

这日,刘风背负柴刀在林间穿梭,忽然前方山谷传来阵阵虎啸,震耳欲聋,响彻山林,刘风大吃一惊,急忙扒开斑驳树枝往下一看,山谷内竟有一只斑斓白虎一瘸一拐正仓惶逃窜,只见白虎右后腿上一道伤口触目惊心,仅剩一些筋骨相连,在空中悬荡,殷红血液仿佛泉水喷涌而出,一路侵染,后方两个彪形大汉手握大刀,一脸狞笑,对白虎穷追不舍。

不及片刻,受伤的白虎因失血过多,身子摇摇欲坠,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后面二人见此大喜,一人猛冲上前,也不怕白虎反扑,两手举刀,朝白虎脖子一刀斩下。

白虎避让不及,一声哀嚎,瞬间被斩去半个脖子,抽搐片刻,气绝身亡。

刘风见状,不禁啧啧称奇,也不知这彪形大汉是如何伤了白虎,竟能将其猎杀!

带着惊叹,刘风正欲转身离开,忽然发现另一人上前屈膝下蹲,嘴唇开合,似在低声吟唱,只见那死去的白虎鼻孔突然冒出一股白雾,白雾凝而不散,逐渐凝固一团,化作拳头大小,类似琥珀的东西。

那人看着琥珀一脸欣喜,伸手将其抓住藏于怀中,又执刀砍下两只虎腿,四下顾盼无人,二人扛着虎腿匆匆离去。

刘风大为诧异,不知先前所见白雾是为何物?竟能凝聚出如琥珀般的东西,思索许久,料想二人还会回来取剩下虎尸,刘风带着惊疑慢慢离去。

回村后刘风将所见之事说出,却无一人知晓那琥珀是为何物,于是只得作罢!

过了一月,广陵县内突然冒出两名匪徒,在县内流窜作案,烧杀劫掠,无恶不作,但凡所过之处,尸横遍野,极其凶残歹毒,一时间,广陵县内百姓心惊胆战,人人自危,闭门不出!

官府数次派人追绞,折损兵丁无数,却依旧无功而返,两匪力大无穷,难近其身,又狡猾多端,藏于深山,着实让官府无计可施!

刘风听闻此事,依仗胆大艺高,全然不惧,暗想自己即使不敌,也可保命。

这日,刘风担着柴禾回家,途经一座山顶,突然见到山路下迎面走来两人,定眼一瞧,发现二人手持大刀,面相凶恶,相隔甚远,便隐有一股煞气迎面扑来。

刘风一惊,认出二人竟是当日猎杀白虎之人,再看二人装束,似与传闻匪徒类似,刘风心神一震,料定二人绝非善类,怕就是那穷凶极恶的匪徒,于是不敢显露端倪,面色不改迎着二人继续走去。

就在刘风与二人擦肩而过之时,其中一匪骤然转身,二话不说就对刘风一刀劈去,

刘风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刀吓得魂飞魄散,没想到二人不识自己,竟也如此狠毒,幸亏心有警觉,早有准备,匆忙提刀一挡。

一声碰撞,刘风顿时面色大变,只觉柴刀一股大力传来,震得手臂发麻,险些握刀不稳!

“咦!匪徒眼见刘风无碍,一声惊疑,随即面露凶光,一步上前,再次一刀劈出,与此同时,另一匪徒转身却未跟来,横刀在手,一脸戏谑,似乎料定刘风难逃其手。

刘风凝神提气,再次迎上攻势,哪想两刀相接,瞬间被震倒在地,右手虎口破裂,鲜血顺着柴刀直流,不待刘风起身,匪徒狰狞一笑,额头青筋暴起,竟有一只白虎在周身显现,白虎仰天无声咆哮,大刀携带虎威之势再次落下。

刘风翻滚躲避,刚起身时,匪徒纵步一跃,又已到跟前,刘风慌忙举刀相迎,这次身子却如雷重击,一股无法抵御之力传来,柴刀立断,刘风脸色一红,瞬间喷出一口鲜血。

看着自己变形垂下的手臂,刘风一脸骇然,实在无法想象这匪徒怎会有如此大的蛮力,而那虚幻白虎,更是让人惊惧,若换了常人,怕是一刀就得毙命,看着匪徒步步紧逼,刘风知晓今日已是难逃毒手,面露绝望。

”阿弥陀佛!就在这时,林中一道身影从远处快步走来。

刘风与匪徒抬头看去,一光头精瘦和尚拄着拐杖已来到二人跟前,竟是一名年过半百的苦行僧人!

另一匪徒见此,一声嗤笑,随即抽刀上前,欲对苦行僧痛下杀手。

“大师快走,二人力大无穷,常人根本不是回合之敌!”刘风焦急惊呼提醒。

“听闻县内出了恶匪,作案无数,老僧料想是妖人所为,没想到是有人窃了虎魄,以此作恶劫财!”苦行僧直视二匪,却全然不惧。

匪徒听闻此言,似被道破心事,终于面色大变,扔下刘风,面目狰狞,双双持刀劈向苦行僧。

苦行僧略微摇头,面对二人竟不躲不闪,嘴唇开阖,念起经文,随着经文从苦行僧口中传出,却好似有无数人在一同诵经,在山林回荡。

原本逼近的二匪突然身子一僵,身上两只白虎再次现形,在二人身上挣扎嘶吼,似要挣脱出来,二人倒在地上翻滚哀嚎,一声声惨叫令人毛骨悚然,仿佛遭受了非人折磨。

苦行僧不为所动,闭上眼睛继续念着经文,直至许久,地上二匪没了动静,苦行僧才停止念经,睁开双眼。

一旁刘风已是惊为天人,不想如此凶惨的匪徒,竟被苦行僧几句经文就给降服。

“大师,两人又醒了!”刘风突然看着地上二人已经从昏迷中醒来,焦急呼喊。

“无妨,伤了七魄,与痴儿又有何异!”

刘风看去,果然,二人虽然坐了起来,双眼却是一片迷茫,怔怔的看着自己,再不复先前那凶狠歹毒模样。

苦行僧悲天悯人,却对二人视若无睹,扶起刘风,一步步往山下走去。

途中,刘风不禁问起那匪徒窃虎魄一事。

苦行僧解释道:“但凡精血成胎者,皆有三魂七魄,魂主灵而魄主身,当身死之时,就会魂走魄散。”

传闻猛虎死去,虎魄会消散之后沉入地底行成琥珀,若在消散之前用秘术截取,当晚子时再将其融入自身,便可窃取虎魄,拥有其威,使用其力。

也不知二人从哪得到这等秘术,可人终究只有七魄,多了一魄,有违天道,八魄不稳,相互敌视,若念经超度,虎魄消散,也会伤及七魄,成为痴呆……

刘风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为何会见到那二人猎杀白虎,先前所见的类似琥珀的东西竟是窃取的虎魄,也明白二人为何会拥有如此大的神力,原来那是猛虎之力,常人怎能匹敌。

想到县内无数百姓惨遭毒手,家破人亡,刘风不禁一声叹息,都说猛虎可怕,可这世间比猛虎可怕之人比比皆是!

广东粤语民间鬼故事第四篇-莲花杀

清朝咸丰五年,沂州府发生了一起震动全州的大案。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沂州知府铁泰和五姨太突然被人杀死。第二天早上,五姨太的贴身丫环翠莲进房送早茶,看见两位主子寸丝未挂,赤条条地卧在五姨太的镂花檀木床上,床上床下全是郁结的黑血。翠莲当时就吓得昏死了过去。

消息传到省里,巡抚极为震惊,责成按察使抽调精干人员组成专案组,进驻沂州府衙,全力侦破这场血案。一时间,州府上下风声鹤唳,人心惶惶。

铁泰和五姨太死得很是蹊跷。五姨太房间里一切物品摆放如常,看不出一点撕扯打斗的痕迹。死者脖颈处各有一处血肉模糊的口子,验看伤口,既非剑刺,也非刀伤,身体的其余部位没有任何伤痕。再搜查房间,也未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正当办案公差为找不到死因而急得抓耳挠腮之时,有人突然发现了一件东西,它就在五姨太房间的窗户外边,被一片过早凋落的树叶遮掩着的一枚状似莲花的铁器,上面还沾有血迹。这想必是凶手匆忙逃走时遗落下的凶器了。可令办案公差惊奇的是,他们办了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案子,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说过这样的凶器。

五姨太的金银细软一点儿也没动,凶手显然不是谋财害命,那就一定是仇杀了。办案公差当即传讯铁府的管事,让他说出铁老爷任职期间可曾结下仇家。管事头冒冷汗,两股战战,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直到公差逼急了,管事才结结巴巴地开口,说铁老爷性格火爆,做事有些横,死在他手里的人不少呢!就在两个月前,老爷看上了城西峪子村的一位刚嫁了人的女子,让人把她绑了来,逼她做六房姨太太,没想到那个女子性子烈得很,一头撞死在廊柱上。

办案公差当即带了府衙的一队人马,直奔柴山的峪子村而去,想不到老远就看见一位敦实的汉子正站在那儿等着他们呢。那位汉子朗声说道:“狗官铁泰依仗权势,平时在乡里作威作福,欺男霸女,早就该死了,我这是为民除害!”(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这还用怀疑吗?公差中领头的一挥手,几个兵士刚要上去动手,却见那位汉子两手一扬,随即有两个兵士倒下。还没等旁边的人回过神来,那位汉子身形一闪,很快不见了。办案公差气急败坏,派人四处搜寻,连个影子也没有。

官府随即画像通缉,并派出人马继续搜捕。一个月过去了,可什么结果也没有,那位汉子像从人间蒸发了似的。

巡抚大为震怒,下令挖凶手的祖坟。在峪子村,那位汉子本就单门独户,祖上是从外地逃难来的,父母又死得早,因此祖坟也没有多少。当几位兵士挖开一座坟墓,用尽气力打开棺盖时,一幕惊人的情景出现了:棺里盛了半棺清亮亮的水,一朵洁白的莲花正盛开在水中央,因为透了风,那朵莲花很快就变了颜色,并凋萎了!

也许是害怕“莲花杀”,也许被棺内的那朵白莲花震惊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愿意插手办理此案。“铁泰血案”作为一桩悬案挂在了官衙的记事簿上。

广东粤语民间鬼故事第五篇-荒寺鬼僧

大明崇祯年间。

杭州举子苏书平入京赶考,其父苏员外为苏生准备了纹银五百两做为盘缠,并令家丁苏原陪同前往。苏生拜别家父,启程赴京,一路晓行夜宿,饥餐渴饮。倒也顺利,并未遇歹人劫财之事,再加之苏原自幼跟随苏家,会些武艺,苏生又思虑真有歹人挡道也只是图些银两罢了,并不会伤及性命,两人都不禁放宽心来。

这一日,两人行至安徽黄山地界,中午在一家客栈用饭时,有一云游道人厚脸皮凑到苏生桌前讨肉吃,苏生天性善良,又见老道须发皆的,虽红光满面,却难掩沧桑之容。不由生出敬老之心,顺手将一整只烧鸡递于老道。那道士单手接过,哈哈大笑道:“施主善心,贫道记下。公子能不能再施些钱财,贫道感激不尽了。”苏原一拍桌子站起道:“哪里来的疯子,好生无礼,还不快滚,免得小爷动了肝火。”苏生道:“算了,苏原啊,从我们盘缠中取五十两赠于道长吧。钱财乃身外之物,出家人历来清苦,云游更是艰难,家父信道,我也当敬道。”苏原噘着嘴拿了一锭银子交于老道。

老道笑眯眯地接过,走过来用右手中指在苏生头顶按了一下,苏生顿觉神清气爽,精力充沛,一路的困倦消失的无影无踪,感叹道:“道长真乃神人也,请受小生一拜。”苏原不解地望着苏生,挠着头皮。道人将拂尘一挥,扬长而去,口中念道:“三清门中观红尘,天涯坐客孤一人。妖魔鬼怪见我避,危难之时现真身。”

“公子,他真是个疯子,你听,还胡言乱语呢。”苏原夹口菜道。苏生道:“不,他定是世外高人,这五十两银子花到地方了,小二,结账。”

日暮时分,忽然阴雷阵阵,乌云密布。

两人此时正处荒山野岭之中,前无村镇,后无人家,顿时慌了手脚。“公子,只好找山洞避下雨了。”苏原护着书箱道。苏生点头应允。结果,他们找来找去也没找到山洞,气得苏原大骂:“奶奶的,这么大一座山,怎么连个洞也没有。”苏生道:“若是淋了雨,生了病,定会误了考期的,这可如何是好。”“公子快看,那里有灯光。”苏生顺着苏原手指的方向看到半山腰果然像是有人家的样子,那灯光虽十分微弱,却使两人看到了希望。

待到了近前,才发现这里是一座寺庙,灰蒙蒙的看不真切是什么砖,什么瓦,什么柱子,只是大门中间上方悬了一块匾看得清晰,蓝底黄字:极乐寺。匾周斑驳不堪,看来是座古寺了。两人刚站到房檐下,豆大的雨点就从天而降,伴着狂风暴雷,气氛甚是怕人。“愣着干什么,快敲门呀。”苏生不快道。苏原慌忙拍打门环,不多时,门开了,出来一个身穿灰袍的小和尚,双手和十道:“二位施主,是否要借宿。”苏原两眼放光道:“对呀,对呀,正是,正是。再准备些斋饭最好。”苏生上前道:“小师傅,小生是进京赶考的举子,路至此地,天色已晚,又逢大雨,能否行个方便,借宿一晚。”小和尚道:“随我来吧。”苏生在后边小声嘀咕道:“怎么这小和尚脸色如此苍白。”苏原道:“一年到头吃斋,不苍白才怪。”小和尚猛的一回头冷笑道:“是啊,贫僧很久很久没有吃过肉了。”到了佛堂,小和尚垂手站在门口,让他们进去,进去发现里面端坐着一个老和尚,白眉白须,身穿蓝袍,他一边叫苏生主仆二人坐下,一边吩咐小和尚去备斋,他自己亲自奉茶。等斋饭的过程中,主仆二人的肚子一个比一个叫得响,不停地喝茶,茶叶都嚼着吃了。

半柱香的工夫,小和尚端来了斋饭,苏生两人看也不看,端起碗就狼吞虎咽起来。饭罢,小和尚带他们进房休息。

午夜时分,苏原叫肚子疼,疼得在床上翻跟头,不消片刻就狂吐起来,等苏生点上灯一看,苏原吐的哪里是饭,分明是蛆虫,和着血水,白花花的在地上乱爬。苏生哪看得了这个,也哇的一口吐了起来,主仆二人就在屋子里你一口我一口地狂吐,像比赛谁吐的远一样,直吐得眼冒金星,肝肠寸断,手瘫脚软,腰酸背疼腿抽筋,才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喘气。

以上就是广东粤语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广东粤语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87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