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山村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蛇的鬼故事、民间鬼故事风水、听鬼故事民间山野怪谈、鬼故事民间传说.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山村民间鬼故事第一篇-饿殍怪谈

1

黑龙江畔,有个小山村叫槐树岭。村子虽小,名不见经传,但年过八旬的小脚老太太九婆的名号却很响。平时,她家的院门总关得严严的,绝少会邀请街坊邻居进去聊聊天或喝喝茶。据说,九婆终身未嫁,自然没老伴,膝下也无儿无女,可让大伙倍感纳闷的是,每隔十天半月,她就会挎上提篮去市场买酒肉,像是要招待远道而来的贵客。但左邻右舍住着,谁也没瞧见有外人登过门。一天,住在隔壁的小伙子黑牛实在好奇,就趁九婆出门的当儿偷偷翻进了院子。里里外外一通踅摸,并没发现半丝异常。不过,也便是从那天起,黑牛变了样。以前,他连骰子有几个点都不清楚,翻墙入院晃悠一圈出来后,竟然见赌桌就上,场场不拉,直赌得昏天暗地。

这天早晨,走在去往槐树岭的山路上,当翠花把这个故事原原本本讲给陈舜听时,陈舜哈哈大笑:“赌鬼上身了吧?要真是这样,我倒想和他耍几把。”

陈舜是清风镇的现任镇长,5年前和妻子离了婚,一直单身。去年,翠花和他相识,对他颇有好感。可父母左阻右拦,说陈舜是“二手货”、比她大12岁,风言风语也多,论人品,绝对赶不上和你一块儿长大的黑牛;况且,黑牛推掉了那么多媒人的说亲,已等了你六七年。你不嫁人,人家就不娶妻。

平心而论,黑牛为人朴实,长相也不差,若非他参赌,两人的好事很可能早成了。幸亏没成,不然,我就错过了陈舜。翠花暗叫庆幸。这次回老家槐树岭,是参加一个亲戚的婚礼,顺带跟父母摊牌:陈舜有才华,生性豪爽,我就是要嫁给他。

见陈舜口无遮掩,翠花嗔怪说道:“别胡说。等到了家,你可要放下镇长的架子好好表现,争取让爸妈喜欢上你。”

“你放心,这次,我定会搞定未来的岳父岳母大人。”陈舜拍着胸脯下了保证。

说说笑笑间,槐树岭到了。听闻镇长驾临,早就在村口候着的村长和妇女主任直接把他迎进了村委会。中午时分,眼瞅到了开席的点儿,陈舜却没了影儿。

镇长不到,谁敢动筷?翠花忙走出院,张口要喊,就见陈舜从山坳里钻出来,急匆匆往回跑。

“街坊们都等你呢,你去哪儿干啥?”翠花问。

陈舜揉揉肚子,说:“人有三急,茅房太臭——”

“是为了倒空肚子多喝点吧?”翠花抢过话茬催促道,“快点,别忘了我说的话。”

“没忘没忘,嘿嘿,我这就表现给你看。”陈舜加快脚步奔进院,屁股刚落座便两眼放亮盯紧了满桌的酒肉,不停地吞咽唾沫。看那架势,宛如饿狼盯上了肥嫩的羔羊!

2

陈舜的举动,顿时让翠花的脸红到了脖根。虽说东北乡村的大锅菜浓香扑鼻,可他吃过熊掌喝过参汤,没少见世面,不该如此没出息。心下想着,翠花偷偷拧了他一下,附耳训道:“你是饿死鬼托生啊?别给我丢脸。”

“嘿嘿,都是自家人,用不着见外,对吧?”陈舜冲众乡亲打个哈哈,快速出手抓起那只肥而不腻的大肘子,不管不顾地往嘴巴里塞。

“对,镇长说得对。”大伙边给陈舜倒酒边热情相劝,放开量,多吃点。陈舜也真不客气,“咕咚咚”连吹了两瓶烧刀子,又风卷残云般将面前的几盘菜打扫得干干净净,滴汤不剩。瞅到他伸长胳膊又去端对面的大锅杀猪菜,翠花再也坐不住了,一把拄起他就往院外拽。

“你干吗?我还没吃饱喝足呢。”陈舜挣脱开翠花,转身扑向就近的餐桌,连抓带拿大快朵颐。更叫人大跌眼镜的是,只见陈舜“刺啦”一声撕开衬衫,露出了白花花的肚皮,随即左手烧鸡右手酒瓶,扯着嗓子喊:“老少爷们,喝啊,不醉不归——”

贵为一镇之长,怎会这般德性?一时间,乡亲们全傻了眼。

翠花羞恼不已,费了好大的劲总算把陈舜拖回了娘家。然而,丑剧仍在继续。尽管陈舜的肚子鼓胀得如同即将爆裂的皮球,可依旧吵吵着饿,一眼没照顾到,存放在冰箱里的剩菜剩饭又被他扫荡一空。翠花急忙冲上去阻拦,哪承想,陈舜竟抓住她的胳膊张口就啃:“这猪肘子,够肥够嫩,嘿嘿,只是生了点,没炖到时候——”

翠花用力挣脱,“啪”的掴了他一个耳光:“陈舜,你中邪了吧?走啊,回镇,别在这儿丢人现眼!”

“不能走。”一直冷眼旁观的翠花娘似乎瞧出了端倪,催促道,“你快去请九婆。记住,她不让你进门,你千万别进。”

一路小跑,10分钟后,翠花站在了九婆紧闭的院门前,“咚咚”敲门。不一会儿工夫,院门开了,九婆佝偻着腰身迎了出来。

“九婆,我是翠花,我妈请你过去一趟。”

“我认得你,你是老张家的丫头。”

九婆眯缝着眼,边上上下下打量翠花边抬起枯枝般的手臂,看似有意无意地往身后扒拉了几下。

九婆的身后空荡荡的,但她的动作,像极了在轰赶什么东西。

山村民间鬼故事第二篇-新聊斋之紫鸢

紫鸢小时候住在外婆家,因为便于治疗支气管炎。在本地镇上的医生没有一个能根治这种病。最后经熟人介绍一个江湖郎中,看那郎中尖嘴猴腮,一副猥锁的样子,外人一看就知道是骗吃骗喝的料,可是外婆听信那人的花言巧语,夸夸其谈。结果,外婆就如获至宝,把他当宝养着,每天好酒好肉好鱼地招待。按这个郎中开的药引子,紫鸢吃了几个月也不见好转,但紫鸢的病也没有加重。后来外公瞧出那人虚假的医术,没有什么真本事,便客气地请他走了。

后来,外婆因为做生意,没有多少时间侍候紫鸢,不得已,外婆把她送回家了,剩下的就由她爸妈到处张罗,找药引子了。十一岁那年,在爸妈的努力下,有幸寻到一个医术高明的郎中,在他真心的治疗下,紫鸢终于结束了纠缠多年的病痛。年尾,紫鸢考上镇中学,又再次住在外婆家,外婆家离学校不远,走路才十几分钟,对紫鸢来说,很方便。去学校的路上,途经一个院子,透过那密集的蒿艾里面隐隐约约有一幢楼房,听说很久没有人住了,又听外婆的邻居说那院子里有点怪异。不知道还好,自从知道有那么回事以后,每次紫鸢经过那里,看到蓬蒿杂草,一片荒凉,她就汗毛直竖,心有余悸,脚步总是不由自主地加快。再过几步远,还有几垒坟堆,也是蒿艾丛生,密密麻麻,这更加增添了神秘和恐惧。紫鸢最害怕的是晚上下自习课,自己一个人回家,虽说很近,但也要经过这个荒凉的院子。每次她经过这个院子总是全身起鸡皮疙瘩,不由自主地加快脚步。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星期,紫鸢每晚都是胆颤心惊地路过那个院落。今晚也不另外,自习课放学后,紫鸢象往常一样嘴里哼着歌,快步往外婆家赶。此时正皓月当空,月光把天地照得亮堂堂的,亮得紫鸢不用打开手电筒。借着月色的亮光,紫鸢看到前面的院子里门大开着,象是办什么喜事一样,她有点不敢相信,吃惊地放慢脚步,双脚却又不听使唤,快步向这户人家走去。这户人家灯火通明,喜气洋洋,男女主人看起来象是四十出头的样子,旁边站着一个稍比紫鸢大一些的男孩子,看着似曾相识,但又记不起在那里见过。只听男主人笑着对紫鸢说:“欢迎你来我家做客,今天是我儿子十六周岁生日,这个生日派对是他专门为你开的。”说完,站在旁边的女主人不容分说就把她往大厅里拉,紫鸢懵懵懂懂地跟着她走进客厅,里面正响着一首生日快乐歌,其他宾客都戴着各种怪异的面具,客厅里装潢豪华,灯光忽明忽暗,又忽彩忽霓。一时间她眼花缭乱。此时,站在紫鸢身边的男女主人和那个似曾相识的男孩子不知何时也戴上了面具,他们戴的面具很好看,不象其他宾客載的都是青面獠牙的,紫鸢觉得脸上一阵绑紧,背脊一阵发冷。不知是谁何时也给她套上了一个面具。换音乐了,一首华尔兹的,那个男孩子走到紫鸢面前,弯下腰,做了一个邀请她做舞伴的姿势,他不说话,紫鸢也不敢说话,他冷不防地拉着她滑进了舞池。平时的紫鸢,那会跳什么舞呀,更别说华尔兹了,但现在的她却舞步娴熟,轻盈的舞姿跳得比在场的宾客们都要好。一时间连紫鸢自己也惊呆了,一曲刚完,又换了一曲慢步,灯光也变柔和了下来,浪漫温和的曲子,感觉那个男孩寿星抱着她脸贴着脸跳着,紫鸢试图透过面具的空隙想再次看清他的脸,但无论她怎样努力,那面具里总是黑黑的一片,连眼睛也看不到忽闪,她心里一阵骇然。恍惚中,紫鸢终于记起了这张脸。她一边跳着舞,一边在记忆里搜寻,但始终记不起这张脸在那里见过。突然,不知道什么原因,灯光一下子全部灭了,感觉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继而传来一阵凄厉哭喊声,紫鸢的舞伴不知何时离开了她,她摘下面具想看个究竟,没想到摘下面具时,发现自己竟站在院子的门口,月色依然亮晃晃,野蒿依然荒凉,她一阵头皮发麻,继而一阵晕眩,便不省人事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紫鸢迷迷糊糊地听到妈妈说话的声音:“这孩子还发着高烧,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堆梦话。”“是烧坏了脑子说胡话吧!”紫鸢听到爸爸接过话茬。这次她倒清晰地听到妈妈又说:“真可怜呀,厂里的某某家的那个男孩子因为去江边水坝游泳,溺死在水里了,至今还没有找到尸体,刚考上高中呢,那孩子学习成绩又拔尖,可怜那两老听说连续昏死了两次,好在阎王爷见他们刚死了儿子,死期又未到,又送他们返阳了,到现在伤元气还沒恢复呢……”听到这里,紫鸢顿时一阵痉挛,顿时明白那个舞会,那个男孩子……她恐惧地睁大眼睛,大叫了一声,再次昏死过去……

山村民间鬼故事第三篇-夫妻鬼的故事

临城县张家庄,庄里有一富户名唤张伯虎。张员外已近知天命之年,虽然家有良田千顷,骡马成群,可谓财大气粗,势倾八方,但苍天不遂人意,世事难得十全十美。张员外三妻四妾,却只生得四位千金小姐,没有儿子。看着无边田园、偌大家业后继乏人,免不得心灰意冷,长吁短叹。

却说府中有一少年马夫名叫田俊,因幼年父母双亡,孤身无靠,十岁时卖身张家。

当时四小姐宝英年方十一,从私塾回来常常让田俊扶她骑上大戏马玩耍。二人天真无邪,嬉笑打闹,万般情趣。待田俊年至弱冠,宝英也到了初笋之年。一个是膀宽腰圆,英俊飒爽;一个是亭亭玉立,容貌如花。虽为主仆,但朝夕相处,早已情投意合,暗中相爱,难解难分。

恰恰这时,媒婆上门了。侯媒婆一出府门,宝英便闪身进了上房,对父母声言:“倘若爹爹母亲真心疼爱女儿,婚姻大事当由女儿自己做主才是。”张员外听了暴跳如雷道:“这是何言!自古婚姻大事要遵从父母之命,媒约之言,岂可违抗?你A毛未尽,乳臭尚存,竟欲摒弃父母,自作主张,岂有此理!”

宝英母刘氏急起身,左劝夫,右劝女。后将宝英悄悄拽至一厢道:“听我儿的意思,好像心中已有如意郎君?汝尽可明言,告知父母,权作商议,倘若合你父的心,岂不皆大欢喜?”宝英听母亲言之有理,便壮壮胆满面红云察告日:“女儿此生只嫁田俊哥哥。如不随意,惟有一死。”刘氏听了心往下一沉。

料得结果不好,忐忑不安地转告丈夫之后,果然,张员外一张大白脸顿时化作茄子皮,大叫道:“什么,什么?要嫁田俊那个穷马夫?放屁!”

宝英痛哭不止,母亲劝道:“英儿不如遵父所言,嫁个官宦人家,以图一生荣华富贵。田俊这孩子确实也不错,只是他一无所有,是个喂马郎,嫁与他,岂不剥你爹爹面皮?英儿莫要不晓事,岂不知女无三年俏,花无百日红。人生如梦,转眼已是两鬓成霜。何苦一味任性,只图一时痛快而断送大半世恩荣!”“母亲不必再劝,女儿心已铁坚,今生今世非田俊不嫁。”刘氏见丈夫固执,女儿倔辈,自己左右为难只有暗自伤心。

不久,张员外做主为宝英选定本地富豪李百万之子为婿。担心夜长梦多,横生枝节,匆匆择定吉日催宝英成婚。那李公子虽生豪门但面貌奇丑。生性残暴,实为当地一害。宝英本是烈性女,疾恶如仇,怎肯嫁这般人?但与爹爹大吵几回后,知父命难违,抗争无益,只有暗暗垂泪,自叹命保不久,吉期已到。这日,旭日东升,蓝天如洗。

张员外家张灯结彩,好不热闹。天将辰时,只听车马吹喝,吹吹打打,一顶花轿落在门前。宝英咬牙切齿,一语不发,默默上轿而去。一行人前呼后拥离了张家庄,走出三里之外,正上桥过河,宝英猛然从花轿中跳出,箭一般向桥栏扑去。新郎官李公子见状大惊,滚下马来就去拉宝英,不想宝英用力甚猛,连他也一齐拖下石桥。滔滔河水,滚滚东去,二人霎时沉入水底,无影无踪了。事情来得突然,众人都惊呆了。“快下水救人哪!”不知谁一声喊,提醒了众人,数十名会水的轿夫、吹鼓手一齐跳入河中去救人,但哪里救得起!

宝英投河的消息一传回,田俊大哭一场,心想:“宝英对我一片痴情,明明为我殉情而死,我活着干什么!”遂找一条麻绳挽做活套,在马厮自隘身亡。

再说张员外有个胞弟叫张仲虎,多年经商在外,店铺遍布黄河两岸四十多座城镇。仲虎腰缠万贯,挥金如土,乐得云游天下,结交朋友。这一年适逢八月中秋,在邯郸自家绸布店歇祝当晚,风清气爽,明月朗朗,仲虎布下几碟小菜,一壶烧酒,举杯邀月,心中甚是惬意。忽有一伙计入内察告日:“门外有老爷的乡亲来求见。”仲虎好生纳闷,一时猜不出竟是何人,急命伙计传见。少顷,只见一男一女衣衫槛楼灰尘满面来到前庭,双双跪倒,那少女哭日:“小侄女宝英拜见叔父!”仲虎急忙扶起,诧异道:“你就是宝英侄女儿?十几年前我见你时正在11呀学语,如今已长成大姑娘了。不知你因何来到邯郸?你怎知叔父在此?”宝英指一指那后生吸泣道:“他名叫田俊,与我自幼为伴,真心相爱,欲结白头之好。可爹爹嫌贫爱富,横加阻栏,棒打鸳鸯,硬逼宝英另嫁他人。我与田郎万般无奈,便私奔逃出。历尽千辛万苦,辗转数百里路程,好不容易才寻得叔父。万望叔父与我作主,成全我与田郎终身大事。侄女感激不尽?”言罢检任再拜。仲虎劝住宝英,愤然日:“大哥成也糊涂,岂可如此不通情理!好了,你们只管住在这里,待日后叔父回到家乡再细说你爹爹回心转意。”当下,吩咐伙计们安排房舍让宝英与田俊住下。不几日,择定吉期,摆下宴席,张灯结彩,吹吹打打,为宝英与田俊完了婚,婚后,仲虎安排宝英夫妇在店中营生。宝英自幼读书,熟捻文墨,仲虎便将店中一应账目交与她执掌。田俊为人诚实敦厚,年轻力壮,在店中做些杂务。绸布店有宝英与田俊细心照顾,从此,生意愈加红火,仲虎很是高兴。

山村民间鬼故事第四篇-明世真言之月影

1

“月影”顾名思义,指的就是月下的影子,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刻的孤单与彷徨,而陪伴自己的只有在月光之下的倒影。因此,我觉得“月影”可以理解成一位“知心朋友或是亲人”。月,灵性之月,若隐若现的另一种心情。影,世人之镜,映照着世人善恶百态的灵魂。月影,诞生于静影沉璧的心灵。月有形,亦有影,月现人心,影映人性。在月影的映照下,恶人无处遁形。

蒋洲,江南(江苏)常熟人,乾隆二十二年,迁居山东上任济南巡抚,此人贪赃枉法、恶贯满盈、视百姓如蝼蚁,视金钱如父母。蒋洲刚到济南,下属官员便摆下宴席,为蒋洲接风洗尘。为了巴结蒋洲,当地官员、富豪土绅都纷纷送上大礼,佳肴洋女,奇珍异宝,数不胜数,拍马屁的更是络绎不绝。

酒过三巡时,蒋洲以不胜酒量为由,笑离席宴。回府之后,唤来“礼物”独自花天酒地,饮酒作乐。台上罕见美酒佳肴,台下美人轻歌曼舞。蒋洲看得如痴如醉,陶醉在佳肴美女之中。忽然,屋外传来声响,一阵喧哗打碎了蒋洲的美梦,蒋洲夺门而出,正要迁怒于人时,几名书生突然跪地奉状,哀求蒋洲为民申冤、为民做主、为民除害。蒋洲接过状纸,佯嗔(yáng chēn)薄怒,紧攥(zuàn)状纸,打量了一会儿,惺惺作态道:“本府定会为民请命,但天色已晚,尔等先退回休息。”

几名书生铭感五内,怡然自乐,这才起身鞠躬行礼,异口同声地道:“谢大人,只因冤屈缠身,所以深夜贸然造访,若有侵扰之意,还望大人多多包容、还请大人多多海涵。”

蒋洲打着哈欠:“退下吧,夜已深沉,本府……”

书生张文轩打断了蒋洲的话,恭敬地说:“学生这就告退,祝大人好梦绵绵!”说罢,便拽着同窗好友,兴高采烈走出了府衙。见到众人走远,蒋洲口吐唾液,撕毁状纸:“官场交道,应要随机应变,明刀入鞘,暗箭上弦,这一套,岂是那腐朽书生能够体会的,逢场作戏只是为官的众多一课,哼,只怕那迂腐书生终身不能参透,一辈子也不能领悟。此县令的”剥皮割肉“不亚于本府,他日定当好好会面。”说罢,又回到屋内与洋女们欢乐起来。

次日清晨,汪县令带着几箱珠宝惊慌而来。

原来秀才联名具状,此事非同小可,听闻此事,吓得汪县令手忙脚乱,寝食难安。

师爷为之出谋划策:“大人,为何不带上银两求助于巡抚蒋洲!”

汪县令急切地说:“这本官早已想过,但对巡抚一无所知,尚且不知巡抚是黑是白,贸然前往丢官不说,只怕小命难保!”

师爷从容地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大人若带上银两求助于巡抚还有一线生机,反而在此犹豫下去只怕是性命难保!”

汪县令一记拍掌:“真是当头棒喝、醍醐灌顶,横竖都得一死,就按师爷之言,赌一次命运。”

为了保住头顶乌纱,一路猜疑蒋洲是清是污,赌上身家性命而来。刚到堂前,见到蒋洲坐于堂上,汪县令便立马双腿下跪:“大人,救下官!”说罢,便让同行仆人抬上众多箱子。打开箱后,金银珍宝光彩夺目,令堂上的蒋洲兴奋不已,不过,蒋洲却立马控制住了贪欲:“汪大人,你可知几个秀才联名具状,状词上措辞激烈,用词严谨,通篇浩然正气,滴水不漏。按说这状纸不管送哪,都能判你个讹诈之名,砍头之罪。”说话间,直勾勾地盯着箱中的珠宝。

汪县令看出了蒋洲的心意,便对着蒋洲道:“还好状纸落在大人手中,看来下官真是命不该绝。”话音刚落,蒋洲便迈步上前,将那汪县令给扶了起来,而后俯耳道:“本府有一妙计,你回去之后,以秀才造反,聚众闹事,诬陷朝廷命官为由,陷他个不忠不义之罪。”说完,两人狂笑不止、一拍即合。

自从告别巡抚蒋洲的那夜起,张文轩就忧心忡忡心有不安,总觉得自己即将大难临头。一日,妻子闯进家门告知:汪县令已回到村中;朱笔乱批、混淆是非、以书生聚众闹事为由,诬陷朝廷命官为理,正命人四处抓捕联名上状的几名书生,其中已有几人已被含冤入狱,毒打致死。张妻连忙收拾衣物,准备干粮,劝导张文轩速速离去。张文轩拉着妻子双手,目不转睛望着妻子。突然,几个衙役破门而入,手持钢刀。张文轩连忙挡在妻子身前,惊慌中,顺手拿起了墙角锄头拼死顶抗。一衙役见张文轩不肯束手就擒,便手持利刀朝张文轩头上砍来。不想,张文轩之妻突然挡在张文轩身前,替张文轩挨了一刀,成了衙役的刀下亡魂。看着妻子倒在自己面前,躺在血泊之中,张文轩蹲下身来,抱着妻子号啕大哭,而身旁的衙役却面不改色,无动于衷,拿出铁链,强行将张文轩拖离了房中。

山村民间鬼故事第五篇-书生陈重

陈重是一个书生,现准备进京赶考。可他又有些不一样,因为他是一个摒弃家庭上京赶考的穷书生。家里都已经穷困潦倒,揭不开锅。可这陈重自诩不凡,每次都要进京赶考回,却除十六岁之外再未中举。

这天,天已经黑了,又下起了大雨,陈重只得暂时休息。幸亏这条路他走过许多次了,知道那里有一座破庙,不过却鲜少在那儿待过。唯一一次,还生了重病。虽说第二天病不知怎的好了,还中了举,可他还是未走上仕途。

“唉。”陈重提着包袱坐在破庙的佛像前,犹自叹了口气。“这回再中不了,就真的该回乡种田了。”他也不是愚昧之人,可他不愿相信事实。当初中举一次,如今便能有第二回。

恍惚之中,陈重入了梦。

“郎君……”梦中,一女子嗓音轻柔,甜甜腻腻,陈重只觉熟悉,好似在哪儿听过,却怎么也唤不起她的名字来。

陈重恍惚间睁开了眼,只见一名身着五彩羽衣面容精致的女子站在她面前。

“你是……”陈重疑惑。

“郎君,你不记得我了?当年你十六岁进京时我还与你共同歇息呢。”女子羞羞答答地掩着嘴。眉眼里竟满是对他的爱恋。

“姑娘,在下确实不认得你。”陈重仔细回想了一遍,却发现记忆中确实无这女子。

“不可能!”女子突然盛怒,“当年你十六岁可否生过一场大病,你迷糊之间说要与我成亲的,我这才救了你,好让你第二天退烧赶考,回来迎娶我,可你后来却没了踪迹!”

“十六岁?”陈重一愣,“那夜,是姑娘?”

“你不记得了?”那女子看陈重不像装模作样,稍稍缓和了语气。

“确实如此。抱歉。”陈重嘴上说着不记得,心里却已经对女子有了一个轮廓。当年确实是这女子帮他退了烧,才让他第二天有机会赶去京中,才有那唯一一次中举。这女子虽然美貌,可良家女子,怎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况且,那种情况下,说出的成亲之话,也做不得数吧。陈重对这女子还是多有防范的。

“好,那我罚你重新认识我一次。我叫玉痕。”

“玉痕,好名字。”陈重心中默默斟酌着这个名字。

“你这回又是去进京赶考吗?”玉痕抬着下巴,索性与他坐在一处。

“是。”陈重点头。

玉痕突然笑了,“郎君,那夜我便与你说过,你这辈子是无中举之望的。”

“吾本书生,学书乃吾之道也!”陈重被说中心事,隐隐有些生气,却又不愿与这女子多计较。

“如果我帮你中举了,你会不会来娶我?”玉痕突然表情郑重地看着陈重。陈重一愣,“多谢姑娘,在下凭借实力便可中举。”

“是吗,那这么多年你怎么还是个穷书生?”玉痕毫不留情地拆穿陈重的谎言。

“其实,你娶我也挺好啊。你看我长这么漂亮,而且勉强也还是个大家闺秀,还不善妒。”玉痕继续说着。陈重只觉烦躁,不只是玉痕的声音还是外面的雨声。

“那我娶你,你帮我。”陈重鬼差神使道。

“真的?!”玉痕眼里露出惊喜。“好,那我便告诉你明天考试的题目!”说着,拿树枝在地上画了起来,兴致勃勃的,“你明天只要这样……”

陈重真的中举了!返乡之时,风光无比。让方圆百里的乡亲们都羡慕不已,同时也颇有感慨,这陈重赶考了十几回,谁承想,竟然真的做了官,成了仕!

陈重似乎忘了他的诺言。刚到京城上任第一天,京城权贵之女便看上了他,执意与他成亲。陈重,再一次鬼差神使地从了,条件是那女子的父亲帮他仕途高就。

大婚之日,达官之女大摆筵席,坐了十几桌客人,陈重喝的大醉,去解手。谁成想,他竟然在这草房睡着了。梦中又出现了那个在寺庙中的女子玉痕。

“你忘记许给我的诺言了。”玉痕面露哀愁,神色不定地看着他。

陈重不敢面对她,但还是僵着脸,“你不过是个来历不明的普通人,哪儿能助我成事!”

“来历不明?普通人?好,好,好!”玉痕连声说了三个好,却又转怒为笑。“陈重,我不怪你。”玉痕留下这一声,便悄无声息地消失了。陈重恍惚坐起,慌忙跑向了婚房。

玉痕却突然出现在陈重消失的地方,目光哀愁,不带喜色。

“你我这三世之约,这是最后一世了。等这一世完了,我们下一世便可长相厮守了。”

玉痕是一只狐妖,而陈重始终是人。她四世为妖,他四世为人。第一世,他们两人便相恋了。可一妖一人终成不了气候。掌管姻缘的月老之子月戚答应他们,只要她玉痕能够经历三世他都与别的女子相恋,那他便可允他们在一起厮守一世。玉痕义无反顾地答应了。

她早知道陈重这一辈子与仕途无缘,可她却偏要拨动命运的轨迹,使陈重入仕。未来,他们能长相厮守并不重要,她在意得从来都只是他快乐。

玉痕消失在了月夜中……

以上就是山村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山村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77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