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山东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漯河民间鬼故事、古代鬼故事民间大全、莆田民间鬼故事、古代民间爱情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山东民间鬼故事第一篇-尸香

一、失踪

西河镇内开了一家香肆,名为暗香坊。

暗香坊的店家是一位年至桃李、身姿曼妙的女子,名为秦玖。这老板娘不仅人美,手也灵巧,可调制出或馥郁或幽甜的香料。

自从那暗香坊在镇上开张之后,西河镇已经失踪第三个豆蔻年华的女子了。原本安谧宁静的小镇笼上了一层迷雾,让人有些看不真切。

晨色微曦,暗香坊的铺门被人敲得震天响。秦玖慵懒起身拉开铺门,就见身前站着的捕快红了脸。

“你这浪荡女!”捕快急忙回过头,不敢看眼前衣衫不整的女子。

秦玖捂唇一笑,漫不经心地拉好了衣衫:“陆大人又有何贵干?”

捕快陆慎直直盯着秦玖黑亮的双眸:“昨天又有女子失踪了,那女子的闺房内依旧留下了异香。”

秦玖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言外之意,只是笑着回道:“多谢陆大人关心,我会谨慎小心的。”

陆慎瞪大双眸,怒斥道:“西河镇内只有你一家香料铺子,而且在你来镇子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案件。”

秦玖拿过精致的酒壶轻抿了一口:“陆大人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可有些听不懂。”

陆慎重重拍响了桌子:“犯人就是你!快些把那三个女子放出来,说不定还可以免你一死。”

秦玖唇边染上了些许冷意:“陆大人,这话可就有些荒谬了。如果大人您有证据,尽管来抓我入牢就是,不必危言耸听。”

陆慎冷眸看着秦玖,他就是因为找不到任何证据才觉得心烦。他闭眼冷静了一会儿,才调整了情绪问道:“昨夜秦老板在哪里?”

秦玖一笑:“夜里自然是在屋内安眠。”

陆慎不甘地咬着下唇,鼻尖充斥着各种香料的气息:“你……好自为之吧。”

陆慎抬步往门口走去,他与一名小厮擦肩而过之后,身后响起了恭敬的声音:“秦老板,不知道我们李少爷要的香料可调制好了?”

二、入狱

虽是正午,屋外的天色却变得十分阴沉。

秦玖用温热的布擦干了手上的水渍,从小木匣内取出了一个木制花瓣状的香篆模子。她端着装了香粉的小木盒,用香匙舀出香粉,十分熟练地倒在了模子内。

待香粉成了花瓣的模样,她动作轻巧地脱下模子,而后点起了篆香。很快,香气弥漫了肆内。只是这香气清淡,习惯了之前馥郁浓厚的香气,倒有些不适应。

秦玖看着袅袅的香烟,唇角不觉弯起。

伴随着雷声响起,陆慎出现在了门口。他冷笑一声,几步上前抓住了秦玖的手腕:“李家小厮说他亲眼看到你扶着失踪的女子离开。”

秦玖冷冷地看着站在陆慎身后的李家小厮,好一会儿才摇头道:“我没有杀人。”

陆慎看着屋内角落放着的染着血的动物皮毛,不知想到了什么,眼底厌恶更重:“这话你去和县太爷说吧……”

秦玖一直说她并没有杀人,即使挨了板子。在暗无天日的牢内呆了三天,秦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了许多。

陆慎怒气冲冲地走到秦玖牢房前,道:“你竟然还有同伙!刚才有人来报案,又失踪了一个女人……你快些招供,我还可以向县太爷求情。”

原本躺着的秦玖猛然坐直身子,眼底闪烁着不可置信。她看了陆慎好一会儿,才脱力一般开口道:“在允生林。”

见陆慎似乎还想问什么,她猛然提高了音量:“快点去,你想让那个女人死吗?”陆慎怔愣一瞬,很快转头离开,去往了允生林。

两个时辰之后,陆慎从允生林内寻回了那名失踪的女子。那名女子已经昏迷,但性命并无碍。陆慎把她送回家之后,再一次来到了牢狱内。他看着睡在茅草上的秦玖,眼底闪过了疑惑。

她刚才紧张的情绪并不像假装,可是她又能明白地说出藏匿被掳女子的地点。可以说这件事情确实与她有关,但真正行凶的人却并不是她。这件案子,似乎另有隐情……这么想着,睡着的秦玖慢慢睁开了水眸。

秦玖看着不远处站着一个人,猛然缩起了身体,但当她看清来人时,出声问道:“人救回来了吗?”见陆慎点了点头,她双眸内突然漫上了雾气,“请陆大人帮帮我……”

山东民间鬼故事第二篇-人鬼大战

1938年6月,桐城被日军占领。日军派人带了两箱金条想拉拢在当地占山为王的匪首朱乞印,遭到拒绝,前去当说客的汉奸也被杀了。

日军少佐松本知道后,带领大队人马气势汹汹地扑向了朱乞印盘踞的小龙山。因遭叛徒出卖,朱乞印被俘牺牲,他的妻子谢桃花带着手下十多名叫花子不知去向。半个月后,松本得到消息,谢桃花等人在距县城三十多里的某地活动,他立即带了一队人马赶去扫荡。

时值暮秋,浓雾弥漫,走着走着,只见前面的浓雾中顺风滚过来一团团黑色的浓烟,黑烟消散,松本发现他手下的那些士兵像中了魔法似的,目光呆滞,面无表情,僵立不动。他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觉一阵天旋地转,脑子一片空白……

此时,不远处的雾中传来一阵如咽如泣的笛声,像牵魂索一般,竟使松本和他的手下循着笛声机械地挪动双腿,跟了过去。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浓雾渐淡,笛声也弱了下来,松本等人如大梦初醒,环顾四周,不由得大惊失色,他们居然来到了小龙山的腹地“龙窝”。正在这时,远处的山头传来一阵“呜呜”的哀号声,怪异诡秘的事情发生了:之前被他们杀死的那些人的尸体站了起来,弹跳着向他们围拢过来。

日军一个个惊慌失措,松本更是吓得面如土色,忙令部下开枪射击。待那些尸体倒在了地上,他们才看出原来都是纸片剪的假人。松本下令快速撤退,谁知他们刚翻过一座山头,突然被一行人拦住了去路。这些人僵直在地,手上捧着头颅,竟是朱乞印和他手下那些人的。松本拔出刀领着部下冲了上去,岂料那几个无头人一挥手,将头向日军抛了过来,顿时,爆炸声和日军的嚎叫声响作一团。松本正要逃窜,从两旁树林中钻出十多个人来,为首的是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子,握着一把长剑向松本当胸刺来。(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日军司令官石田末雄见松本到晚上也没回来,急得团团转。这时,一个哨兵慌慌张张跑进来报告说松本回来了。石田末雄来到屋外一看,顿时怔住了,只见松本领着几个小兵衣衫槛褛、满脸血污地迎面走来。他带人跟进屋里,突然见松本和那几个人转过身,从脖子上取下脑袋,狠狠地朝地上砸了下去──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堆满火药、武器的日军司令部被掀上了天。

其实,这是谢桃花为了报仇雪恨,和那十多名乞丐想出的一个妙计。那些乞丐本来都是跑江湖的,每人都有一手绝技,或会吹笛,或擅长玩魔术、耍杂技等。他们故意引诱松本扫荡,然后设伏于半路,趁着浓雾在上风架了一堆柴火,撒了一层“迷魂粉”,燃起了一股浓烟。松本等人嗅了以后,失去了神志,谢桃花趁机派人用笛声将他们引进了“龙窝”。至于漫山遍野的哭声,则是乞丐们用的口技;而“尸体变纸片”,则是魔术中一种高超的障眼法;那些无头人也都是谢桃花等人装扮的,这也是魔术中的小伎俩。他们手中的脑袋,都是用胶泥捏的,里面包着土制炸药。当谢桃花等人将松本和那些日军消灭后,紧接着又潜进县城,用同样的办法炸毁了日军司令部,并与敌人同归于尽……

山东民间鬼故事第三篇-魂魄

明天启年间,江西洪都县(现在的南昌市)有两个读书人张兰和刘成,在城郊的北兰寺攻读(因为寺庙清净不易被打扰,所以过去很多读书人都喜欢去那进修)。张兰比刘成年龄稍长,两人一见如故交情甚好,索性便以兄弟相称,日常同甘共苦勤奋读书。

有一日张兰家中有事,所以就早早就回家了。没想到刚回家里就突然得了重病,病势汹汹不及医治,不到两天就病故了。

因为不通音讯,所以此时刘成在寺中也不知道。

这天晚上三更时分他睡的正香,突然听见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将他惊醒,他睁眼一看就见张兰已然推门而入,接着快步上前坐在床边。刘兰心中正在惊诧张成为何半夜匆匆返回,口中还不及发问就见张兰抚着自己的背悲切万分的说道:“我和兄弟离别还不到两日,居然得了暴疾而亡。

现在我已经不是生人了,只为朋友情深不能割舍,所以特来和你道别。”刘兰猛然一听此言当即是骨寒毛竖,一时之间汗流浃背,躲在被子里战战兢兢一句话也不敢说。

张成见其惊惧万分,于是便安慰他道:“若是我对兄弟有相害之意,岂能一来就和你说实话?你千万不要害怕,我之所以到此来,是想把身后事托付给你啊。”刘兰听后心里才稍微安定下来,于是便用发颤的声音问道:“不知兄台所托何事?”张成对他说道:“我上有老母,年已七十余岁,妻子不到三十,孩子却只有五六岁,一年只需要数斛米就能养活了,希望您能帮我周济抚恤一下,这是第一件事;我还有一些文稿没有完成,希望你能帮我完成并出版,使我的微名不泯于世,这是第二件事;我还欠卖笔墨的商人数千钱,希望你能帮我偿还,这是第三件事,希望兄弟看在我们多年的情分上能够答应。”

刘兰听后,连忙点头满口应允。

张成见他应允便起身站起向他告辞道:“既然兄弟答应了,那我也该走了。”说毕就准备出门而去。

刘兰见张成容貌和平时并无两样,言行举止都很正常,说话也在情在理,心中惧意渐去,又想到从此生死两隔,不由悲从中来,哭泣着对张成说道:“兄长既然来和我诀别,为何时间如此短暂,以后阴阳两隔再难相见,不如再说一会话再走不迟。”张成听后也感悲伤,于是又走回来坐在床边。鬼故事大全:

两人絮絮叨叨,更述生平,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张成才起身说道:“时候不早,我真的该走了。”

没想到他刚起来,就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了,刘兰抬头一看,只见他双眼突出,色如死灰,死瞪着自己,连容貌也开始变得丑恶狰狞起来。刘成开始害怕起来,便对他说道:“兄长的话既已说完,就可以走了。”

结果张成一言不发,仍旧直直瞪视着他,目光炯炯一动不动。刘兰更加害怕,于是一边用力拍床一边大喊道:“兄台此时不走等待何时!”语毕却发现张成还是置若罔闻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刘兰不禁毛骨悚然肉跳心惊,猛然跳下床来奔门而出,张成见他出门也紧随其后,一路穷追不舍,追逐了几里路之远。眼看前方有一个矮墙,刘兰用尽气力纵身一跃跳了过去,摔在地上晕了过去,张成却是身体僵硬不能逾墙,只能将整个身体靠在墙的这边,把头伸过墙的那边,双手扬起嘴张齿露,口中的涎液一滴滴的滴在刘某的脸上,沥沥不绝。

天亮后有路人经过此地,忽然发现两人倒在墙的两边,一摸之下发现刘兰还有心跳,于是叫来附近之人这才救醒了刘兰,一问之下方知实情,众人惊讶之下赶紧让人去张家报信。而张成一家晚上正在守灵,一觉醒来尸体就不见了,一家人乱作一团,正在四处寻找,听说这个消息后才急忙赶来,将张成的尸身拉了回去入棺安葬。

对于人死后诈尸,古人有这样一种说法,认为人是由肉体和魂魄组成的。而魂和魄既是一个整体又是互相对立的。

人的魂是聪灵善良的,而人的魄是愚昧邪恶的。人在刚刚死亡的瞬间,魂魄尚在,所以尚有良知,当心事已毕,了无牵挂,魂灵就散去消失了,只有魄留在尸身里,所以魂在的时候是人,魂去就是僵尸了,世上的遗尸走影,都是因为有魄的原因。

只有有修为的高人,才有制魄的方法。

山东民间鬼故事第四篇-疑杀

一、顶替

女捕头周紫淇被县令贺大人召入县衙书房商谈要事。贺大人告诉紫淇,荆城县的邻县——云县最近出了一件棘手的案子。有一个卖豆腐为生的中年人叫白胜,因为不堪病痛的折磨自杀而亡,他年轻漂亮的老婆申宝莲一个月后就嫁给了城中富豪公子皇甫庆。白胜的独生子,一直在京城一家大药材行做学徒的白马,千里迢迢赶回来奔丧,却声言白胜是被皇甫庆和申宝莲下毒害死的,并将二人告上了公堂。这件事在云县引起轰动,百姓议论纷纷。

云县县令云晋大人为此很是头痛,前天特地约贺大人到百花山散心,途中看到一个女子因为中暑昏倒在路边。他们把女子救醒一问,竟然是申宝莲二十年未见的远房堂妹申玉莲,特地到云县投靠堂姐的。云大人当时就有了主意,申宝莲与这个堂妹六七岁分开后就没有再见过面,不会认得她的容貌,故此想借荆城县的女捕头周紫淇到云县冒充申玉莲,进入皇甫庆家中暗中调查这件疑案。

周紫淇一听,当即表示义不容辞。贺大人就带她去和申玉莲见了面,了解了一下申家的家族情况和她们堂姐妹之间的童年往事。三天后,周紫淇就改了装扮,来到云县皇甫庆的豪宅大院家中。

申宝莲对玉莲的到来欣喜万分,特地与皇甫庆设宴为堂妹接风。周紫淇见那皇甫庆相貌英俊,风流倜傥,申宝莲明艳照人,尤其一双桃花眼,顾盼生姿,心中不由叹了口气,心想这两人才是天生的一对,怪不得那卖豆腐的白胜一死,申宝莲就迫不及待地改嫁了。

申宝莲笑道:“小时候,我和玉莲的感情最好,想不到一分开就是二十年。”周紫淇试探道:“堂姐,我一到这里,就听说了您和白家之间的那件官司,坊间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您就一点也不担心?”

皇甫庆冷笑一声:“那都是姓白的小子无事生非!堂妹,你怎么净提这种扫兴的事儿!”

申宝莲微微一笑:“玉莲也是关心我们。不过我们光明正大,有什么好担心的!”

周紫淇见这两人口风甚紧,不好再多问,只得先与宝莲把酒叙旧了。

二、暗查

这天深夜,周紫淇换上了夜行衣,摸到皇甫庆的睡房门外,只听得申宝莲叹了口气道:“方才在晚宴上玉莲问我担不担心官司的事儿。现在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我真怕……毕竟,要不是因为我,白胜也不会死!”皇甫庆冷笑道:“那是他自己找死,怨得了谁!莲妹,你别胡思乱想了,不会有事的!”

申宝莲道:“庆哥,明天我想去看看白大娘,她刚经历丧子之痛,又年老体弱,白马一直忙着为官司奔走,未必照顾得了她。”皇甫庆道:“也好,明天多带点燕窝过去。夜深了,我们休息吧。”说着,灯就灭了。

周紫淇悄悄回到自己房中,这个夜晚她失眠了。申宝莲要去探望白母,究竟是心地良善、真情流露,还是装腔作势、收买人心呢?

第二天上午,申宝莲提了一篮燕窝和糕点,要堂妹陪着去见白大娘,周紫淇自然是求之不得。两人来到白家,就是一个小小的豆腐坊,很是贫苦。申宝莲朝白母叫了一声:“婆婆,最近天气太热,咱家又小又闷,我不放心,来看看您,我还带了燕窝来,给您补补身子。”

“申宝莲,你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只听得一声怒喝,从里屋冲出来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怒骂道,“你到这里惺惺作态干吗?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申宝莲辩解道:“白马,你想歪了,真的是你爹因为久病不愈轻生的……”白马抡起申宝莲拿来的篮子,一下子扔到外面:“这些话留着上公堂说!现在你给我滚!”

申宝莲也变了脸色,与白马吵了起来。白大娘不堪其扰,翻了翻眼睛,晕了过去,白马连忙把她扶到里屋床上。周紫淇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她劝申宝莲先回家,自己留下来帮忙救醒白大娘。申宝莲也没有办法,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

周紫淇颇通医理,她掐了几下白大娘的人中,又在她太阳穴按了按,白大娘就悠悠地醒过来了。白马非常高兴,向周紫淇道:“小姨,谢谢你!”

周紫淇微微一笑:“白大娘一定是因为天气闷热,又急火攻心才会晕倒。你家有纸笔没有?我写个解暑降温的方子,你去药铺抓几味药,回来煎了给大娘服下,就会好了。”

白马急忙找来纸笔,周紫淇就写了个方子。白马在京城的大药材行当了两年学徒,见上面开的都是薄荷、金银花之类的清凉解暑的药材,正是对症,就放心去抓药了。

周紫淇向白大娘询问申宝莲的为人,白大娘重重叹了口气道:“我老了,身体不好,宝莲平常端汤送药的,也算得上孝顺。家里家外都要靠她拾掇料理,还要在豆腐坊里帮忙卖豆腐,也算得上勤快。可惜就是不守妇道,与那个皇甫大官人眉来眼去的,我儿子就算真是自杀的,一半是因为得病,还有一半是被他们气的!”周紫淇心里有点底了,见再也问不出什么,就起身告辞了。

周紫淇没有直接回皇甫大宅,她来到了云县的县衙,绕到后门,施展轻功翻墙进去。

山东民间鬼故事第五篇-乡村异事之村里闹鬼

七十年代初期的一天中午,天气有些炎热,坐落在白马山下的一个小村庄,与往常有些不一样。

“听说了吗,村里又闹鬼了。”根生端着饭碗来到宝叔家,一边吃饭,一边闲聊起来。

“谁看见了?”宝叔忙接上问。

根生在小凳子上坐下,扒了口饭咽下,继续说:“是小林子昨晚看见僵死鬼冬梅了,他被吓得东躲西藏,今天就疯了。”

“啊!冬梅这丫头死的冤枉,可也不能害村里无辜的人啊。”宝婶痛心的议论起来。

“根生,来添点菜。”宝叔说着便夹起一筷子菜往根生碗里放。

“谢宝叔!”根生一面接住宝叔的菜,一面继续着:“今天小林子家请了‘马家’来上马,那上马的人说是冬梅来了,她要让村里人全都变成疯子,是要报复我们村呢。”

“别听马家瞎说,冬梅是个好姑娘,她哪里有这样恶毒心肠?”宝叔有些听不下去了。

“宝叔,你还别不信,你看自从冬梅死后埋在我们村头的小树林里,村里就没太平过,村里已经疯了三四人了,林子已经是第五个了,他们疯之前都说看见冬梅来找他。”根生越说越离谱了,把自己都吓得毛骨悚然起来,他不时的四下张望着。

“我真的就不信,一定要把这个事情向公社反应一下,不然全村人都会惊慌失措的,这可不是件小事啊。”宝叔急忙把碗里的饭扒干净,放下碗筷,就直奔公社去了。

根生说的冬梅就是两年前父母包办婚姻嫁入这里的一个姑娘,冬梅婚后并不幸福,夫妻两经常吵闹,就在一年前夏天的一个旁晚,小夫妻吃着晚饭又开始吵架了,冬梅一气之下就拖着七八个月的身孕往娘家跑,她的丈夫追出家门,不知过了多久,家人发现小两口还没有回来,就去村口寻找,他们发现村头刚刚插入地里的秧苗倒了一片,田旁的小水塘边有一只失落的鞋子,家人意识到情况不妙,就赶紧呼喊村民们帮忙寻找,大家在水塘里打捞起两具尸体,正是这小两口。

村民们都同情这一家人的不幸,更为冬梅腹中还未出生的婴儿感到惋惜,大家都说是冬梅的丈夫把冬梅按在水塘里淹死后,自己也投河自尽了。所以,大家都说冬梅是冤死的。家人把这小两口用棺材装上,就埋在村头的小树林里。

没过多久,村里开始有人嘴里说着胡话,然后就疯疯癫癫,并且这些疯癫的人都有一个相同点,那就是说胡话时,感觉是在和冬梅对话。这时,村里就有人开始传言:“冬梅变成僵尸鬼了。”这个传言越传越离谱,小村整天被传言所湮没了,每到晚上,村民们就不敢出门,各自在家中,也不敢有人串门了。

宝叔今天又听到这样的传言,身为生产队长的他,感觉有责任和义务把这个事给澄清,于是,他就去公社请求帮助。

当公社书记听了宝叔的汇报,当即决定把棺木打开,他们清楚地知道,只有把棺木里的尸体焚烧了,才能彻底打消村民们心中的疑惑,于是,由公社书记主持的一场挖墓行动开始了。

打开坟墓,呈现在村民们眼前的是两具完好的尸体,现场就有人吓得乱跑,大家窃窃私语道:

“你看,这大夏天的快一年了,尸体竟然还好好的,这不正是僵尸吗?”

“是啊,这衣服还是崭新的,据说,僵尸鬼一到晚上就出来吃人。”

这时,公社书记发话了:“将尸体抬到空地上焚烧了”。

没多会儿,两具尸体就成了几根白骨,书记对着村民说:“大家可以放心了,尸体不存在了,其实,僵尸鬼是不存在的,世上哪有什么僵尸鬼,只是你们的封建意识在作怪,请大家不要再请马家了,那是搞封建迷信,有谁再搞什么封建迷信活动,我们就要出来管管了。”

这时,宝叔见村民们还有些懵懂的样子,就补充说:“大家鼓掌。”说完,自己带头鼓掌起来,村民们也跟着鼓起掌来。

宝叔又接着说:“其实,我就没信过什么僵尸鬼,村里的人疯癫了,是因为他们的封建意识给自己吓坏的,大家不要相信那一套,有病的就赶快去医院治病吧,不然落个病根就不好了。”

村民们这才有些恍然大悟,交头接耳起来:

“是啊,哪有僵尸鬼呀,那都是自己吓唬自己,把自己给吓疯癫了。”

“嗯,对呀,大家赶快帮忙把这些人送医院去治疗吧。”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那些疯癫的人都痊愈出院了。

一场关于僵尸鬼的传说就这么平息了。从此,村里再也没有人得疯癫病了。这也许就是那个年代所特有的处理方式吧。

以上就是山东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山东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31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