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长篇民间鬼故事大全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完结长篇民间鬼故事大全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中国四大民间鬼故事、邓县民间鬼故事、东北真实民间鬼故事、民间神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完结长篇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一篇-新聊斋之违诺之祸

初春的一天,石河村一个打柴的中年人担着柴担下山后,放下柴担坐在路边休息。这时候,一个过路人走累了,也在打柴人对面坐下来歇脚,两个人便凑在一起聊了起来。过路人东张西望的看了一会儿,便指着路旁的一片很大的坟地对打柴人说:“这茔地风脉很硬,但是,他们的后人决不会是善良之辈……”

打柴人一愣:“你会看风水吗?”

过路人说:“实不相瞒,我是专门看阴阳风水的。”

打柴人又问道:“你怎么看岀这坟茔地不岀善良的后人呢?”

风水先生告诉打柴人说,这块坟茔是一块“蟹地”,那螃蟹可是横着走的,而且前边的两个大夹子又很厉害,所以坟主的后代必然横行霸道。

打柴人很惊讶,便把坟主人的情况如实对风水先生讲了。原来这坟地的主人姓鲁,是一家大财主,有一个儿子在外边当官。由于财大气粗又有仗势,鲁家人十分凶恶,横行乡里,欺压贫弱,人人惧怕,成了当地一霸。打柴人也受过鲁家的欺侮,对鲁家深恶痛绝,但又惹不起,只好忍气吞声。

风水先生说:“要惩治鲁家不难,破了他的风水,往后就不会再岀恶人了。”

打柴人说:“既然如此,就请先生帮帮忙破了鲁家的风水吧……”

风水先生说:“风水好破,不过干我们这一行的都不肯轻易做这种有损的事。”

打柴人说:“先生之言差矣,为一方百姓除害,本是积德行善,何谈有损?”

风水先生沉吟半晌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好吧,现在我就把破风水的办法吿诉你。”风水先生站起身,对打柴人说:“你看,这片墓地前有一条小河,这条河是季节河,冬春干涸无水。在正对墓地的地方挖下三尺有一块石板,石板的下面是一汪清水,水里有一只大螃蟹。你们捉住大螃蟹把它前边的两只大夹子掰掉一只,然后再放回水中盖上石板。这样,这家人以后就不会再横行霸道了。但是,你一定要牢记我的话——无论如何不要伤害这只螃蟹的性命,凡事不可做绝,免得害人害己……”

打柴人听了非常高兴,向风水先生发誓说:“请先生放心,一定按先生嘱咐的去做。”

当天夜里,砍柴人就找了几个关系好的又受过鲁家害的人,商量破鲁家的风水。这些人当然同意,到了午夜子时,几个人拿上锹镐悄悄地来到了鲁家墓地前的干河沟,不一会的工夫,便找到了沟底下那块石板。掀开石板,果然从水里捉到一只硕大的螃蟹。有两人说,这么肥的螃蟹,干脆拿回去当下酒菜!砍柴人说:“不行,那风水先生再三叮嘱,只掰掉螃蟹一只大夹子,不可做得过分。”最后几个人经过商量,采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留下螃蟹,将两个大夹子都掰掉。

从此以后,鲁家果然倒了霉,家里人病的病,亡的亡,在外边做官的也被割了职,几年的工夫就衰败了。可是,令人难以想象的是,那几户破鲁家风水的人家,女人生下的孩子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这时候他们才想到当初不听风水先生的话,破鲁家风水岀手太狠了,毁了人家也害了自己,到现在悔也悔不来了……

完结长篇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二篇-复活

我们分局里有个司机名字叫老崔,他以前是在西藏那边当运输兵的,后来转业就被分配到了我们的分局里开车,有次很他一起喝酒,他给我讲了这么个琢磨不透的故事.

老崔他有个舅舅曾经也是在西藏那边跑运输,有次开车跑远路,当时是土路而且人烟稀少,方圆几百里内也没有人烟,而就在这时他舅舅发现路边躺着一个老人,他舅舅立刻停下车去查看,而那年代的风气还比较淳朴,路上遇到有困难的人必定是给予帮助,等到他舅舅下车一看,是个喇嘛,岁数比较大,看样子也有70多岁了,看随身着装,像去朝圣的,在西藏经常会看到虔诚的信徒,走几步一磕头,去拉萨朝圣,这些人都是些比较有信念的僧侣.舅舅赶紧把老人扶住,一看还有微弱呼吸,赶紧把随身带的水拿出来,给那个老喇嘛喂下,舅舅又把随身带的干粮分给了这个老喇嘛些,老喇嘛吃了几口后,恢复了点体力,舅舅问他这是去哪朝圣,打算要随车捎他一程.

而那老喇嘛说,不用了,原来是昨天遇到风暴了,有些体力不支.那老喇嘛执意不肯坐他舅舅的车走,他舅舅心想也许他还要徒步走完剩下的路,才能显示虔诚,也就没有勉强,只是把水和干粮又分给了些老喇嘛,老喇嘛点头没说话,他舅舅正要转身上车.那老喇嘛把他叫住了,跟他舅舅说:"我也没有什么可回报给你的,等到十年后,我给你一次再生的机会吧"说完就独自走了.

舅舅到最后也没搞明白那个老喇嘛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也没多想,就开车走了.就这样过了几年,舅舅身体有一阵子感觉不舒服,到了当地医院一查是癌症晚期了,开刀也没效果就让回家养着了,舅舅身体状况急速下降,后来就有点不行了,家里人偷偷准备后事了,某天,舅舅睡觉,忽然梦到了10年前搭救那个老喇嘛的场景,并耳边清晰的听到老喇嘛说的话:十年后,我给你次再生的机会.清晨舅舅醒了,越觉得这话有离奇,心里有点好象明白什么了,赶紧把家里人叫过来,嘱咐家里人,如果他死了,一定要过三天再入土埋葬,因为依据当地的风俗,人死了转天就要下葬,不能超过3天.家里人答应了.过了几天,舅舅不行了,当地的医院来检查,确认没有了心跳和呼吸了.检查完医生走了,家人按照他的嘱咐,就把尸体放院子厅里,没有埋,到了第二天夜里,家里人突然发现尸体的被单有起伏,一看舅舅有了呼吸了,赶紧给放到屋子炕上了,又缓了一天,舅舅睁眼了,能说话了,家人感到很惊讶的,还埋怨医院医生是不是检查错了,给医院医生招来,医生也很惊讶,当时情形来看人确实是死了.后来在家又静养了几个月到医院复查,医生更惊讶了,肿瘤已经自己消失了.这在当地成了传奇故事了.

而听了老崔讲的他舅舅的那个故事后,我觉得真是应了那句话,一份厚道一份福啊.而我也调侃老崔,这个喇嘛自己都快渴死了,还有能力给别人次重生机会么,老崔告我,别小瞧这些喇嘛,也许那只是某个考验吧,这谁知道呢.

完结长篇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三篇-聊斋之小官人

有个老太史,白天躺在书斋里看书,忽然看见一支小小的仪仗队从堂屋角落里走出来。

仪仗队的马只有青蛙大小,人只有手指头大小,这支由几十个小人组成的小仪仗队,显示出威风的阵势。

他们簇拥着轿子上的一位官员,堂而皇之地朝大门外走去。

那位官员头戴黑色纱帽,身着绣衣,坐在轿子里摇头晃脑,一副自鸣得意的神情。

老太史看到这里,已经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难道说小人国与大人国的世界没有区别吗?

正当老太史怀疑自己看错了的时候,他突然看见一个小人,急匆匆返回屋里,拿起一只只有拳头大的毡包,径直走到老太史床前,口中说道:“我家主人有一份薄礼,敬献太史。”

说完后,他端正地站在老太史对面,但并未把礼物拿出来,过了一会儿,他笑着说:“这点小东西,想来对太史也没有什么用处,不如赏赐给我。”老太史对他点点头,小人便高兴地拿着东西走了。

此后老太史再也没有看见到那些小人。

他越想越觉得遗憾,只怪自己当时心里有些慌张,没有向小人打听他们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也没有问问那小官人姓甚名谁,在小人国里供的什么职。

老太史有一儿子,名叫华仲,本人才高八斗,相貌堂堂,武能十八般兵器精通,文能写诗作画对对联。

如此才华与家世深受众多女子欢喜,私底下更是称他为如意郎君。

可是华仲却对这些女子提不起兴趣,这让老太史头疼不已,想来自己年事已高,怕是再过数年就得撒手而去。

老太史为了给儿子挑媳妇是煞费苦心,连众多大官的女儿都请来让他物色。

可惜没有一个相中的,倒是别家女方对华仲心仪,反过来请媒人说事。

后来老太史找来儿子一谈,才得知自己儿子已有心仪对象,忙欣喜问道,是谁家女子?

华仲却摆摆手,不知道何家女子,只知女子貌美如花,身材娇好,五官精致,很讨人喜欢。

老太史催促儿子将女子带来一瞧,儿子急忙奔去,返回时却只见华仲一人,并未见任何女子。

老太史正要询问,身边却传来娇滴滴的声音。

“小女子芳箐见过太史。”

老太史寻声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小人,但是除了个头小以外,果真跟华仲所说一样美丽动人,讨人喜欢。

可这让老太史犯愁了,这差距如此大,两人如何结礼。

似乎知道老太史所愁,小人芳箐说道:“太史如若是担心我个头小之事,大可不必烦恼。”

“此话怎讲?”老太史不解。

“我们小人国的人要想跟大人生活不是不可以,只需要老太史赠送一礼给家父,我就可以变大了。”芳箐道。

“什么礼?”老太史问。

“家父想体会一下做大人的感觉,所以只需要借太史身体一天便可,家父已会替我寻来变大之法。”芳箐道。

没等老太史回话,华仲急道:“这…万万不可。”

老太史却说:“有何不可,正好老夫也借此游乐一下小人国。”

后来芳箐把家父叫出,老太史一看,这不是当初自己在书斋遇到的小官人吗。

小官人用特殊的方法,灵魂出窍跟老太史换了身体,双方借此游玩了一阵,好不痛快。

小官人玩游过后也着实为女儿寻来变大之法,华仲终于如愿娶得美人归,老太史这一心愿也了去,从那以后,老太史经常跟小官人互相往来,互换身体,游山玩水。

完结长篇民间鬼故事大全第四篇-金刚斗四鬼

1.泥胎金刚

老城有家“三正医馆”,馆主周三正是远近闻名的骨科大夫。这年,周三正突患重病,弥留之际,他拉着儿子周茂的手,含糊不清地嘟囔:“四,四鬼……”刚吐出两个字,他就两腿一伸,撒手西去。

周茂既悲痛又疑惑,父亲临终说的“四鬼”,到底是啥意思呢?

还有几天就是年关了,这天,周茂清理陈年旧账时发现,父亲在世时,每年都会支出一笔用途不明的银两。周茂奇怪,就问在医馆做了二十多年的陈老掌柜,陈老掌柜说:“这笔银子是用来送穷的。”

原来每年近年关时,周三正就让陈老掌柜带上银两,购买粮油米面,运到城外的土地庙,堆在空地上,任由穷苦人家和乞丐流民拿取,俗称送穷。

周茂只听过给有权有势的达官显贵送礼,还没听说要把东西白送给那些穷鬼。他告诉陈老掌柜,今年不用送穷了。陈老掌柜犹豫地说:“可这是老馆主的规矩……”

周茂摆手:“规矩是人定的,我周家的银子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为啥要白白送人?”

半年后的一天,周茂正在坐堂诊病,门外突然人声喧嚷,四个大汉用一张门板抬进来一个奄奄一息的少年。原来,这少年顽皮,上树掏鸟窝时不慎摔了下来。周茂搭手一摸,发觉少年伤势严重,有生命危险!于是赶紧让人把少年抬进内室,然后吩咐伙计焚香、泡茶。

原来,周家的正骨术有个祖传的规矩:每逢为病人正骨前,大夫一定要先焚三支佛香,泡一壶香茗,然后用茶水漱口、明目、清耳、洗手,才能下手为病人正骨。

伙计却说医馆里的佛香茶叶都用完了,只好去外面买。东西拿来后,周茂便按老规矩为少年接骨。

谁知,这时怪事来了:周茂的手刚接触病人的断骨,就感到脖子后面发凉,仿佛有人在吹气,他回头一瞧,身后却空无一人,等他回身再要接骨时,脖子后面再次冒起凉气。时断时续的凉风,搅得周茂心神不定,于是他干脆围上厚围巾。

可没想到他刚接了两块断骨,就听身后的房门“吱呀”一声被风吹开了。他回身把门关上,窗户又“咯咯”作响。等他把窗户关好,隐约听到头上的房梁有老鼠吱吱怪叫,他抬头一瞧,房梁上突然落下一些灰尘,正好飘进双眼,周茂眼珠刺痛,急忙摸索着去找水盆洗眼。不料腿脚让板凳一绊,一下子摔了个狗啃泥,连嘴唇都磕破了。

等周茂洗净双眼灰尘,再帮病人接好断骨,已经累得气喘如牛。从此周茂为病人正骨时,总有些古怪小事搅得他手忙脚乱,心神不安。一次,周茂一时走神,给人接骨时出了差错,结果那人痊愈后,竟然发现左腿长,右腿短,成了瘸子。那家人大怒,一张状子把周茂告上了衙门。最后虽然赔了一笔银钱了事,可三正医馆的牌子却砸了,病人日渐稀少。

一天,周茂无意中把事情告诉了陈老掌柜。陈老掌柜先是吃惊,随后思忖半晌,小心翼翼地说:“医馆里不会是招惹了四鬼吧?”

四鬼?周茂猛然想起父亲临终前,曾经反复唠叨“四鬼”,难道世上真的有鬼?四鬼是民间老百姓的俗称,指的是魑魅魍魉,阴间的四大恶鬼。凡是百姓家招惹了四鬼,家里就会莫明其妙地发生倒霉事。周茂从来不信这一套,可如今情况太诡异,使得他半信半疑。

陈老掌柜说:“宁信其有,不信其无,明日我就去寺庙里请降鬼金刚。”所谓的降鬼金刚,就是供奉在寺庙里的罗汉神像,高僧为神像开光后,可以镇宅降鬼。

但这次罗汉神像好像不灵了,医馆里一连请了好几尊,周茂每次正骨,仍旧心神不定,连连失手。

完结长篇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五篇-索命狗

1、怪事

八月十七这天早上,姜茂财打开大门,一只脚刚刚迈出门槛,不知从哪里冲过来一条野狗,流星般朝着他砸了过来。姜茂财急忙一闪身,野狗劈砸在了大门上,只听“咚”的一声,便被狠狠反弹回去。身子重重地撞在拴马桩上,随着腰胯间脆脆的骨折声响,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全部喷在了姜家大门上。野狗吭都没吭一声,气绝身亡。

“这狗挺胖,也挺怪,至死都没吭一声,通体焦黄,没一根杂毛,这是狗吗?”闻声出来的牛厨子一边拖着死狗一边自言自语地说着,猛一抬头,不由愣住了,“老爷,你看!”

顺着牛厨子的手指,姜茂财抬头看去,只见自家大门上,那条野狗喷出的那口鲜血腥气扑鼻,竟然喷成了一个通红的血字——犬!

“赶紧擦掉!”姜茂财皱着眉头,吩咐一声,转身回了院子。

“难道是这两年总杀狗要遭报应?”姜茂财边走边想,走进了卧房。

老伴儿董春月刚刚从床上坐起来,一见丈夫进来,顿时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怎么了?”姜茂财急忙走过去,扶住老伴儿。

“我刚才作了一个梦,梦见咱那苦命的孩儿了。孩儿浑身是血,紧紧地抱着我,一个劲儿地说:‘娘,今年中秋一定要杀24条狗,把那24张狗皮烧给我,要不然我冷。’”

董月春说的苦命孩儿是她和姜茂财唯一的儿子姜宝衡,老两口中年得子,视为掌上明珠,要星星不敢给月亮,姜宝衡就在唯我独尊的环境中长大。可谁知他的命偏偏不长,16岁那年他醉卧荒郊,被十几野狗撕了个稀烂。打那后,董月春便视狗为永世仇人,见狗打狗,买狗杀狗。特别是每年中秋,她都让狗贩子陆小星送来16条狗,当庭杀死,然后和下人们一块儿吃肉渴汤,这样才觉得像出了一口恶气。马上又到中秋了,她当然还要当庭杀狗。

“已经杀了这么些年了,有多大冤仇也该解了,我看今年就别杀了,而且,今天又发生了怪事儿。”姜茂财说着把早晨的经过说了一遍。

“怪不得刚才梦里咱那孩儿让我劝劝你,说你好像不同意杀狗,原来你真的变了心了。”董春月说着眼泪又淌了下来,“你要怕我就搬出去,我就是死也要杀狗祭奠我儿子。”说完,真的要往外走。

姜茂财急忙拦住她:“你要干什么!我只是说说想法,又没说非要不杀,既然你不同意,那咱们就还按往年的习惯——杀!”

“不成!今年必须要听我儿子的,杀24条!”董春月说着,吩咐了下去。

姜茂财低叹一声,走出卧房,慢慢踱到了客厅。门一开,一个身着黄衫的老者走了进来:“茂财兄,一向可好?”

姜茂财一愣,急忙拱手还礼:“你是?”

“茂财兄真是好记性,我是你的老朋友伍明全呀!这些年一直在外看阴阳弄法事,今天转回家乡,这不回来看看老友嘛!”

姜茂财拍了拍脑袋:“瞧我这记性,伍兄请坐,我叫人上茶。”

“不必了,我还有事儿,马上就走。”伍明全突然皱起了眉头,“茂财兄,我看你印堂发暗,愁眉不展,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呀?”

姜茂财长叹一声:“把早晨的怪事儿以及老伴儿的梦境什么的说了一遍,伍兄,你快帮我指点迷津,这是不是有什么征兆?”

“茂财兄,恕我直言,狗你是万万杀不得的,如果你明晚再杀狗……”伍明全说着站了起来,手在桌上按了一下,头也不回,转身离去。

“伍兄!”“伍兄!”姜茂财急忙追了出来,可院子里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一个人影。

“老爷!”这时,牛厨子风风火火跑了过来,“怪事儿了,早晨那条死黄狗不见了。”

死黄狗!姜茂财浑身一颤,这么突然反应过来,刚才那个自己什么伍明全,他的容貌太像那条死狗了,而他又一身黄衫,难道……想到这儿他急忙转回屋,不由呆住了,桌子上,那个伍明全按过的地方,竟然是一个血字——犬,和早晨大门上的那个血字一模一样!

“老爷!”这时,董春月大步流星走了进来,“老爷,陆小星来了,我答应了,明天晚上一准儿保证24条狗!”

“咱们别杀了,你看!”姜茂财说着指了指桌子。

“什么呀?我看看!”随着话音,满脸横肉的陆小星横着膀子撞了进来,“腾”“腾”“腾”来到了桌子前。

姜茂财呆住了,因为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就在陆小星走过来的一刹那,桌子上的那个血字竟然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哪有什么呀,就是有什么有陆小星在,你还怕啥呀!杀!”董春月大声说道。

“对,不管它啥东西,我是一刀一两,两刀一双!”陆小星说道。

“对!”姜茂财也来了血性,他一拍桌子,“杀!”

以上就是完结长篇民间鬼故事大全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完结长篇民间鬼故事大全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48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