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妖精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真实长篇鬼故事、民间传奇故事的鬼故事、安徽民间鬼故事、民间扔女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妖精民间鬼故事第一篇-恐怖夜总会

晚上,千万不要到来历不明的娱乐场所消费,因为你不可能知道,那里究竟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可怕事情。

赵博今年30岁,是一家大型公司的执行董事,他年轻帅气,而且工作能力很强,很受他那当总裁的岳父赏识。公司里的同事也都很羡慕他。不过真实的情况也许只有赵博心里最清楚。虽然他在公司身居高位,但在家里,他并没有什么地位。

赵博属于典型的凤凰男,他出生于偏远山区一个并不富裕的小村庄,从小就没有享过什么福。好不容易靠着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学,并和一位富家小姐喜结连理。可以说是此生无憾。但是,上门女婿这碗饭并不像他所想像的那么好吃。虽然岳父提拔他做了执行董事,但是却并不真正信任他。公司的大权还是牢牢地把握在他的手里。不光如此,赵博的妻子也非常难伺候,她经常耍大小姐脾气,无理取闹。只要有一点不顺心的事情就会对赵博非打即骂。简直把他当成了仆人一样。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利和地位,赵博只能忍气吞声。时间一久,他内心的不满也就越来越强烈。这段看似美好却并不幸福的婚姻,让他渐渐变得颓废而失望。

最近这段时间,公司的业务非常繁忙。赵博身上的任务也很艰巨,一连好几天晚上,他都在办公室加班。忙归忙,但他的心情反而轻松了。起码在单位不用忍受妻子无休止的折腾,这让他工作起来也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了。这天晚上,赵博通过邮箱把自己整理好的资料发送给客户之后,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眼下的工作基本告一段落了,接下来的几天,自己终于可以好好地休息休息了。

赵博揉着疲惫的双眼走出了公司,他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室,发动车辆后,径直把车开上了马路。此时已经接近午夜12点了。大街上空荡荡的没有一个行人,来往的车辆也少的可怜。只有路灯昏黄的光线照射着建筑物的影子。赵博并没有回家的意思,这么晚了,妻子一定睡着了,回到家里只会打扰到她。即便她没睡,也一定少不了一场“暴风骤雨”……

“唉,随便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赵博无奈地叹了口气,继续开着车往前走去。也不知开了多久,黑暗之中,赵博忽然发现前面不远处隐约闪耀着粉红色的亮光。赵博立刻升档加速,朝着那亮光的方向开了过去。当他把车停下,仔细观看的时候,却发现那是一家夜总会,发出亮光的,正是它那挂满彩色灯管的招牌,上面是三个粉红色的大字“玫瑰苑”。看上去充满了幻想和挑逗的意味。

“呵呵,这地方看起来不错呢”赵博有些狡黠地笑了笑。不知为什么,一向老实内敛的他突然有了一种想进去潇洒一把的想法。于是,他毫不犹豫地解下安全带,把车子停好之后,就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一进夜总会大厅,赵博就看到一个打扮妖娆的半老徐娘懒洋洋的趴在柜台前打盹儿。看样子,她似乎就是夜总会的老板娘。赵博轻轻地走到柜台前,用力地在柜台上拍了好几下,那老女人才打着呵欠醒了过来。

“谁啊这么没有眼力价,没看我睡得正舒服吗?”老板娘不高兴地揉着眼睛站起了身子。

“老板,你不做生意吗?”赵博缓缓地从兜里掏出一沓崭新的人民币放在桌上。那老女人一看到钱,两眼立刻冒出了金光。

“哎呦,老板,真不好意思,有怠慢的地方您多多包涵啊。”老板娘谄媚地笑了起来:“您想要什么类型的服务?”

“你懂的,要快一点哦。”

“好说,好说,老板您请吧!”

老板娘把赵博带进了一间豪华宽敞的包间,不一会儿,三个穿着暴露,身材姣好的妙龄女子便扭着水蛇腰缓缓地走进了屋子。赵博瞪直了双眼,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她们。对于第一次单独来这种烟柳之地来消遣的他来说,这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那么诱人。

“老板,您喝酒吧。”一个穿着红色超短裙的女子给赵博倒了满满一杯酒,挑逗地放在了他的嘴边。另外的两个女子则一左一右地拥簇着他,把他请到了沙发上。

“老板,我帮您按按腰吧……”

“老板,你想吃点什么吗?”

女子们你一言我一语,争先恐后地献着殷勤。这让赵博感到受宠若惊。要知道,在家里,强势又任性的妻子是绝对不会对自己这么温柔的。而现在,自己仿佛坠入了温柔乡一般,不论身体还是内心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舒适和放松。虽然他知道,这只是金钱和色相之间的交易,但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沉醉其中……

“唉,你们真好……”赵博用手轻轻地抚摸着一个女子的肩膀,一边无奈地叹着气:“如果我的老婆也能对我这么好,那就好了。”

“怎么,老板,您的太太对您不好吗?”那个穿红裙的女子问道。

“别提了,她除了家里有两个臭钱之外,几乎一无是处。长得丑,性格也不好。要不是为了能发展好我才不会娶她呢!”赵博抬起头迷恋地望着眼前的三位美女,痴痴地说道:“你们真好,如果哪一天我掌握了公司大权,一定休掉那个臭女人,把你们都领回家!”

“哦?是吗,老板,那你可要说话算话呀。”红裙女说完后,突然一把撕下了自己的脸皮。看到这突如其来的恐怖一幕,赵博顿时吓得浑身发抖。借着大厅的灯光,赵博看到那女子已经完全变了模样,她的脸干瘪枯瘦,沟壑纵横,就像一具从坟墓爬出的干尸一般。她冷冷地笑着,露出了几颗参差不齐的烂牙。

赵博大惊失色,他战战兢兢地转过头看了看自己的身旁,却发现另外的两个女子也完全变了模样,她们原本光滑细腻的脸蛋也变得异常干瘪衰老,那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的模样。

“你们,你们是……”赵博猛地站起了身子,直觉告诉他要马上离开这里。但是没等他做出任何反应,“女子”们便一拥而上,把赵博死死地摁在了沙发上,赵博试图挣扎,然而对方三人的力气却大得惊人,他根本无从抵抗。

“我们,已经在这个地方守了快100年了,真的是太寂寞了。老板,我看你也不用带我们走,还是留下来吧,在这个没有任何人打扰的玫瑰园,我们一定可以过得很快活……”红裙女说完,突然把尖锐的指甲刺进了赵博的喉咙。赵博来不及发出任何声音,就停止了呼吸……

这个城市,根本就没有一个叫做玫瑰苑的夜总会。但是,却有一个已经荒芜了很多年的旧墓园,它的名字,也叫玫瑰苑。

妖精民间鬼故事第二篇-民间异事之鳖渡

我奶奶是一位很有名的接生婆,一辈子为人接生无数。奶奶常说接生这事关乎着两条人命,一点也含糊不得,所以不管是白天黑夜,还是刮风下雨,只要有人来请,奶奶总是拔腿就走,从不耽搁。

1965年七月初六,天降大雨。那一年奶奶已经快七十岁了,依然耳不聋眼不花。雨天没事,奶奶便坐在炕头上,做些缝缝补补的针线活。临近傍晚的时候,虚掩的院门突然被推开,进来一位披着蓑衣的老农,一进门就急冲冲地喊:“老姐姐,快快救救俺家媳妇,救救俺那孙子!”

不用说,又有临产的了,而且情况紧急。奶奶也不多问,翻身下炕,摘下挂在墙上的蓑衣披上,跟着来人便走。

大门外拴着一头瘦骨嶙峋的老驴,奶奶骑上那头老驴,来人牵着,一路顶风冒雨,向北疾行。

来人一边走一边很努力地向奶奶介绍情况,那时候风大雨也大,奶奶竖着耳朵,断断续续地把情况听了个大概。

来人说他是汶河北岸秦管庄村的,叫刘继善,儿子去了五十里外的蜈蚣岭水库抗洪抢险。因家中成分不济,险情不解除不得回家,家中就他跟老伴儿守着待产的儿媳。而儿媳恰恰又是难产,公社卫生院束手无策,要送县医院,一无交通工具,二呢听说通往县城的公路多处都被洪水冲垮了。万般无奈,这才来请奶奶帮忙的。“实在没法子了,”来人说,“但凡有点法子,也不会大雨天的叫老姐姐遭这罪!”奶奶说:“啥也别说了,赶紧赶路!”

天傍黑的时候,奶奶被那头老驴驮着,赶到了汶河边上。一到河边,两人都惊呆了,那头老驴也吓得扯着蹄子一个劲儿地往后倒退。只见河水已经漫了两岸,洪水滚滚而下,一个浪头推着一个浪头,河面上不时地翻转着吓人的漩涡……看这阵势,要想过河是根本不可能了。

刘继善呆呆地瞅着河水,欲哭无泪。奶奶下了驴,在河边四处踅摸,看有没有水浅些的地方能够过河。

天眼瞅着就要黑了,奶奶越发着急了,她知道,这一分一秒可都拴着两条性命。忽然间奶奶看见在她前面的浅水区里有块煎饼鏊子大小的黑石头,便一脚踩了上去,站在上面四下里张望。突然,奶奶觉得脚下的石头慢慢动了起来,奶奶吓了一跳,赶紧跳了下来。奶奶一跳下来,那块石头也不动了,水面上竟然伸出蒜槌子般大小的一个鳖头,瞪着一对绿豆眼看着奶奶,嘴巴还一张一合地似乎要说什么。

我们前面说过,我奶奶一辈子为人接生无数,历经无数,她曾经为狐仙接过生,也曾在大雪天被鬼魂接走,为鬼魂在人间的儿媳接生。奶奶这辈子经历的事多了,对一些奇异的事情便见怪不怪,处乱不惊。所以在一阵慌乱过后,奶奶便想,这无缘由地突然就冒出这么大个鳖来,而且还一个劲儿地盯着我看,难道它要渡我过河?

奶奶这样一想,便试探着重新站到了大鳖的背上。奶奶刚站上去,那只大鳖便游动了起来,奶奶赶紧伏下身来,趴在大鳖背上,两只手使劲儿抓着大鳖的肩部。那只大鳖渐游渐快,不大工夫便平稳地把奶奶驮到了对岸。

一直到了第三天,雨过天晴,汶河的水小了,刘继善才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家里。那天傍黑时分他眼瞅着我奶奶伏在水面上过了河,心里大吃一惊,想不到老太太竟然有水上漂的功夫!但他却只有望河兴叹的份,没办法,只得折回南岸的村子,找了家亲戚住下。每天都要冒雨跑到河边来,望着滚滚的河水犯愁,好不容易等到雨停了河水小了些,这才不顾危险涉水过河,急急地赶回家里。

刘继善一进家门,就听到了婴儿嘹亮的啼哭声。他三步并作两步奔进屋内,我奶奶正跟他老伴儿坐在堂屋里拉呱(由于大雨,又有汶河阻隔,那几天我奶奶便一直住在他家里),刘继善二话不说,扑通一声就给我奶奶跪下了。

我奶奶赶紧把刘继善扶起来,说:“啥也别说了大兄弟,现在母子平安,是你家积了大德了!”然后,就把那只大鳖渡她过河的事说了一遍。

刘继善听后好一阵感慨,待平静下来之后,他说:“想不到这东西还有这么大的灵性!”接着就把跟那只大鳖的一段渊源说给我奶奶听。

刘继善说他家祖上成分不济,到土改的时候,家产被分了,他家只分得了两间牛棚。没办法,他只得领着老婆孩子住了进去,到后来年深日久,那牛棚实在没法住了,更何况儿子也大了,他便去队里申请块宅基地建房子。队长欺负他,给他把宅基地划在了老鳖湾里。

老鳖湾是个大水湾,据老人们说曾经深不见底,到后来不知怎么竟然干枯了,于是就成了大伙的垃圾场。队长让刘继善在这里建房,刘继善没办法,只得领着儿子在湾里挖地基。由于白天要参加生产队里的劳动,刘继善便领着儿子晚上挖,就在地基将要挖成的时候,父子俩挖到一只煎饼鏊子般大的大鳖。

一挖到这只大鳖,父子俩又惊又奇,惊奇劲儿过后,儿子就说:“爹呀,这只大鳖极其罕见,不如就把它弄到集上卖了,一定能卖不少钱。”刘继善说:“不行,怎么说它也是一条性命,况且这只大鳖不知道长了多少年才长这么大,我们怎么能卖了它,叫人家取它性命呢!”

刘继善的儿子很听话,听刘继善这么一说,便不再提卖鳖的事。父子俩把那只大鳖放进抬土用的粪筐里,用扁担抬着,趁着夜色一直把那只大鳖抬进了汶河里。

“往河里放那只大鳖的时候,那只大鳖伸出头来,朝着俺爷俩点了三点,这才慢慢地爬进河里去了。”刘继善对我奶奶说。

奶奶曾经跟我说过,她赶到刘继善家的时候,刘继善的儿媳已经只剩一口气了,奶奶凭着丰富的经验,帮助产妇生下了孩子。奶奶说:“要不是那只大鳖相助,那母子俩的命肯定没了!这人呐,还是积德行善的好啊!”

妖精民间鬼故事第三篇-纸人

王天福在天王镇开药铺,结婚几年,老婆秀玉一直未孕。王天福带着她天南地北地去求医问药,终究无果,这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那年秋天,青山道院的道陵天师从门前经过,进屋讨水喝,王天福趁机向他求教。道陵天师“呵呵”一笑,说:“这有何难!”就去随身携带的行囊中翻捡。找了半天,找出一个纸剪的小人,形似二八女子,手擎一支半开的荷花,掩面含羞。道陵天师皱着眉头对王天福说:“也是你命中无子,偏偏就剩下这个尤物了,只怕日后还会生出枝节来!”便将纸人交到王天福手中,细细作了交待。最后又说:“到时若有闪失我自会再来!”王天福半信半疑地将纸人小心收藏起来。

谁知道陵天师走后不久,秀玉就有了身孕,王天福喜出望外。第二年仲夏,女儿出生。王天福见后院池塘里的荷花含苞欲放,就给女儿取名青荷。

谁知这青荷自幼多病,弱柳扶风,十几年过来一路磕绊,但长的却十分妩媚。王天福背后和秀玉说:“我怎么就觉得在哪见过这丫头?”秀玉说:“血脉相连,本来就亲在骨子里!”王天福摇摇头说:“不对!”突然想起当年道陵天师送的那个纸人儿,就说:“青荷根本就是照着那个样子长的!”再去找那纸人,早已没了踪影。

不久,经人牵线,青荷与东乡盐商鲁公道的二公子书渠结成连理。大喜那天,王家正在忙碌,有仆佣来报,说门外有一老丐索要喜钱,给了不走,只说要面见老爷。王天福诸事缠身,正在着急。就说多给几个钱,打发他赶紧走人。仆佣还没走,就见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丐一路嚷着过来。王天福迎头拦住,说:“今日小女结婚,已有喜钱给过,怎么还来纠缠?”老丐说:“原来是当家的。大祸将至,你竟浑然不知,果真不怕报应?”

王天福一声冷笑,说:“我又没做恶事,能有什么报应?”老丐说:“人生几十年,谁能断得了不时有个一念之差?譬如你开药铺,就能保证都是货真价实,公平买卖?但有偏颇,笔笔在账。日积月累,小恙已至沉疴。你就敢说没有?”王天福面色难堪,沉吟片刻,说:“依你之见,我今日当如何避祸?”老丐说:“这有何难?你只需捐我一半家资,便可尽洗罪孽!”

王天福一时火起,说:“我看你是穷疯了!”就让人将老丐轰了出去。才一转身,觉着手中有什么东西,展开一看,竟是一只小纸人。再细看,与当年道陵天师所送一模一样。正在疑惑,鞭炮声起,书渠骑着高头大马,带一顶花轿前来接亲。酒席过后,青荷泣别爹娘,上轿随书渠而去。王天福突然想起老丐的事,觉得今天这事蹊跷,一时放心不下,就让在药铺打杂的老秦头随送亲的一起前往东乡,说万一有事也好见机相处。

天近三更,王天福俩口早已睡下,老秦头急急回来叫门,说出大事了。王天福听罢大惊,赶紧起床问话。老秦头喘了一会儿粗气,才说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下午轿子出了天王镇不久,天上就下起雨来。一路泥泞,行的自然就慢。到了桃花亭,雨渐渐大了,青荷在轿子里唤书渠过去,大概是内急。书渠让轿夫驻轿,自己引青荷去亭后草丛深处方便。等了好久,才见书渠扶青荷出来。老秦头说,当时就发现青荷衣衫不整,神情怪异。待青荷上轿,书渠催促起程。谁知众轿夫支了半天,花轿竟如落地生根似地不能动弹。轿头把书渠拉到一边,说:“这事蹊跷,定是遇上挡道的鬼魅,赶紧打点才是!”书渠着急,只得去路边杂货店买来纸烛焚烧,又放过一串鞭炮。再让众人起轿,竟轻松如常。不过片刻功夫,已将新娘接到家中。

老秦头说,新人行大礼时,也未见异常,双双便入了洞房。待婚宴开始,一对新人却死活不肯出来。任凭擂门,只是不应。鲁公道一怒之下,叫人用撬棍去撬门。谁知那人走到门边,将橇棍插入门缝,刚一用力,自己反而被撬棍别掉两颗门牙,满嘴流血,顿时呼天抢地大喊救命。老秦头一见不妙,赶紧上前制止。鲁公道只得作罢,开宴招待宾客。

临近子夜时分,待宴散客去,鲁公道放心不下,又着人前去敲门。只听里面说道:“有事便说,只管敲门做什么?”听那说话,竟是女音中夹杂着男腔,分不清是书渠还是青荷。只听里边又说:“就送些吃的东西放在门外,不要再来啰唣!”众人一听,惶恐万分,皆四散而去。老秦头也趁机回来复命。

一直到天亮,王天福再也没睡。

妖精民间鬼故事第四篇-神奇的饮羊槽

1、起死回生

塞北滦河边的大财主王丙戌,和他家的哑巴羊倌,一同得了“大肚子病”。经县城里“知草堂”的坐堂郎中“赵冷嘴”诊断,说二人也就还有三五个月的活头,最多也熬不过半年。

大财主王丙戌,家趁良田百顷,骡马成群,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不料人正当年,却得了这个要命的病。家人知他将不久于人世,便终日鸡鸭鱼肉、人参燕窝的伺候。恨不能把下半生当吃的东西,都集中在这余下的三五个月里给他吃下去。可哑巴羊倌得病后,东家怕他招病给别人,便被轰到了羊圈里栖身。每日吃些残羹剩饭,维持着度命等死。

三个月后,大财主王丙戌已是汤水难进,病入膏肓,渐渐露出了下世的光景。出乎人们意料的是,哑巴羊倌的病却在不经意中慢慢好转起来,后来竟然能上山放羊了。这事让人觉着纳闷,不可思议。

在当时,“大肚子病”乃是无药可治的绝症。从没人听说过谁得了这病能好了的呢。人们不由纷纷猜测,心说莫非是“知草堂”的“赵冷嘴”走眼误诊了?还是哑巴羊倌命不该绝,得遇仙人指点,吃了什么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呢?大财主王丙戌的家人去县城“知草堂”,接来“赵冷嘴”细问端详。

“知草堂”乃是县城里一个老字号草药铺,药铺老板兼坐堂郎中“赵冷嘴”,为中医世家。凭着祖传的医术立足江湖,在方圆百里之内都小有名气。把脉看病从不含糊其词,是一说一,是二说二,一向生冷不忌。因而就落下了 “赵冷嘴” 这个外号。

“赵冷嘴”行医半生,还从未看走眼误诊过。哑巴羊倌的不治而愈,让他百思不得其解。行医之人向来不信仙方巫术、灵丹妙药等无稽之谈,为解开这个迷团,“赵冷嘴”屈尊下驾到羊圈里,仔细观察了解哑巴羊倌的饮食起居,试图从中找出一点蛛丝蚂迹。就见哑巴羊倌白天上山放羊,夜里就在羊圈里和羊群混在一起过夜睡觉,每日啃着咸菜疙瘩吃些个稀粥剩饭。“赵冷嘴”捏着鼻子在羊圈里猫了三天,结果是一无所获。就在他准备放弃观察,要撤离羊圈时,无意中看见,哑巴羊倌居然趴在饮羊的木槽里喝水。这一发现,令“赵冷嘴”不由一愣。心说,莫非奥秘出在这饮羊槽里?

“赵冷嘴”趴在这个饮羊槽旁,一会用手抠抠,一会用鼻子闻闻,甚至还伸出舌头在饮羊槽里帮上舔了舔……如此研究了得有一顿饭的工夫,终于搞清这是个用老柞木凿出的饮羊槽子。“赵冷嘴”心中暗想,莫非是这老柞木具有治疗“大肚子病”的功效?可他出身中医世家,自幼熟读《黄帝内经》、《本草纲目》等医书药典,从未发现有关柞木入药和能治“大肚子病”的记载。再看那木槽里的饮羊水,也无非就是大财主王丙戌家吃水井里的井水,若是这水里有啥奥妙,那王丙戌和哑巴羊倌同吃一井水,也该同时见效才对。最后,他把头扎进饮羊槽里吸了一口饮羊水含在嘴中,细细品味。就觉这饮羊水,混杂着浓浓的腥膻和淡淡的青草味。这不由让他为之一振,心说,难怪哑巴羊倌的“大肚子病”能不治而愈,原来是这么回事。

此后,“赵冷嘴”暗中取了饮羊槽里饮羊的水,谎说是自己配制的汤药,让大财主王丙戌每天按时服用。一个月后,果然出现了奇迹。本已病入膏肓的王丙戌竟然起死回生,慢慢的好转起来。

王丙戌眼瞅着把一只脚迈进了鬼门关,不想被“赵冷嘴”一把给拽了回来,让他感激涕零。决意要划出一份田产送与“赵冷嘴”,以报救命之恩。可“赵冷嘴”却婉言谢绝,提出想要王丙戌的那圈羊和哑巴羊倌,权做自己看病的酬劳。王丙戌当即应允,并搭送了一架山,留做他养羊之用。

妖精民间鬼故事第五篇-五彩衣

女娲是一位人首蛇身的女神,当年她用五色石子把天补好后,闲着无事,坐在龟背上发呆,当她抬起头,看到了天上美丽的晚霞,不由莞尔一笑,她飞天采下五色彩霞,织成了两件五彩神衣,一件是宽袍大袖的蓝色男衣,一件是飘逸秀气的红色女衣,善良的女娲向上天祈祷,如果她与他穿着五彩神衣相遇,那么他们将一世恩爱,世上的一切都无法让他们分开,除非死亡。

这两件五彩神衣随后就流落凡间,正如女娲预言,他们的相遇就如地球撞上了慧星,擦出了难以磨灭的火花,世上都怪纣王残暴,素不知妲己就是穿着它遇上了纣王,那纣王又能如何?除了爱,还是爱,纣王把江山放在了一边。

话说世事更替,岁月无常,回眸间已是千年万年,多少古城、多少繁华,在岁月的轮回中灰飞烟灭,但是五彩神衣却依旧光鲜,依旧夺目,但是曾经穿着它顾影自怜的主人们,却有各的命运,有人乘着仙鹤漫游天庭,有人堕入地狱身受刀山油锅之苦,有人灰飞烟灭魂飞魄散。

历史太久远,已记不清什么朝代。只记得那是一个很美的晚上,月影斑驳,星光点点,风儿又十分的轻柔,萤火虫像提着一盏小灯笼在飞行,人们都轻声的说着话,连猫儿也唤得格外情深,树林深处,传来了美妙的丝竹声,仿佛是仙界的渺渺仙乐,顺着仙乐往前行,原来是一群年轻的男女围着篝火在跳舞,席着放着糕点、美酒,其间有一位美丽的女孩儿,似乎是喝多了酒,两颊红得像染了胭脂,脸上挂着梦幻般的微笑,穿着一件五彩的华丽美服翩翩起舞,恰似花丛中的采蜜的胡蝶,又似瑶台上折挂的仙子,其丰姿神采竟不似人间所有。

远处驰来一匹俊马,浑身雪白,白马上共乘两人,一位年岁稍长,是一个华美贵气的公子,另一位则年岁尚幼,是一位清秀可爱的长发少女,少女双目清亮,似一潭碧水,她看到了篝火中跳舞的女孩儿,又被这里的欢快的气氛所吸引,竟不忍离去,她哀求着哥哥,能不能在这里稍息片刻,等明日再上路,那公子似乎很疼爱这个妹妹,他一跃下马,然后把少女抱了下来,他们来到篝火边,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

远道而来的客人总是特别受欢迎,妹妹很快被热情的人拉到了篝火边,她很是害羞,只是微笑着发呆,蓝色的裙子发出夺目的光芒,胜似千万颗白色的夜明珠,她的目光随着那女孩儿的红色长裙飞舞,那女孩儿也看着她微笑,双目交汇,胜似万语千言,女孩儿在场中飞舞转圈,像一团燃烧着的火,不知不觉她转到了那长发少女身边,不知怎的双腿一软,身子向地上倾去,说时迟,那时快,有一双柔软的手托住了她的腰,她顿时落入了她的怀抱,一阵好闻的幽香传入女孩儿的鼻息中,她睁开眼,看到了那个可爱至极的长发少女,她甜甜地叫了一声“姐姐”,顿时两个人都恍恍惚惚,如坠云里雾里,红色长裙的女孩儿身子微微颤抖,蓝衣少女的额上沁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痴了半响,她们终于回过神来,红衣女孩儿对着蓝衣少女“噗哧”一笑,轻轻拉着她手,带着她起舞,两个女孩儿都是容颜秀丽,身姿妙曼,此刻轻摆柳腰,微移莲步,婆娑轻舞,让所有人看得如痴如醉,产生不知今夕是何年之感。

月光似白银,挂在树梢上,落在屋檐间,停在碧水里,空增添人间的万种风情,但是再美的歌舞也有散场的时候,再纯的佳酿也有沉醉的时候,再娇丽的容颜也有老去的时刻,更何况是萍水相逢的两个路人。

蓝衣少女,已和英气迫人的哥哥坐在马鞍之上,即将离去,她在暗自垂泪,红衣女孩儿只是站在角落里偷偷打量她,她的心里何尝不是柔肠寸结,终于马儿嘶吼了一声,它仰起双蹄即将带着两个小主人上路,只见红衣女孩儿飞快的奔上去,拦住马儿,她不顾贵气公子的诧异的目光,从袖里拔出一把短刀,从头上绞下一缕长发,对蓝衣少女说,拿着,说完一转身,投入了茫茫夜色中,消失不见。

蓝衣少女,接过长发,双手轻轻抚摸着,长发尚留有伊人的余温,但那伊人却已不知失踪,转念间,她失声痛哭,只觉得心里空空落落的,她突然明白了快乐与苦恼原来只是一线之间,刚刚她跟她一起,她是如此快活,当她离她远去,她又如身陷冰窖,寒冷彻骨。

蓝衣少女,一路上都在哭泣,她的哥哥安慰着她,他不明白出了什么事,他不明白她为何哭了不停,他为了逗她开心,他说,妹妹,哥哥的五彩衣改了穿在你身上挺合适的,衬得你越发的美了。不料,蓝衣少女闻言哭得更加厉害了。

过了若干年,蓝衣少女与红衣女孩儿再度相逢,她是皇上最最宠爱的公主,而她则是新晋的贵妃,香风摇曳,环佩叮呼间,她们梦回当年,梦回那个清风徐送,篝火通明的晚上,她在人群中翩翩起舞,风情无限,而她则天真无邪,只痴痴地用目光追随着她,如今再相逢,却已别样,高烧红烛照红妆。

某一日,宫中地动山摇,皇上一夜之间仿佛老了十岁,两鬂斑白,他最宠爱的公主与贵妃双双溺死在了荷花池,被打捞上来时,公主与贵妃紧紧抱在一起,一个着一身蓝裙,一个着一袭红衣,人们想要分开她们,却不得,最后无法,把她们合葬于皇陵中。(完)

以上就是妖精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妖精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58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