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收听民间短篇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在线收听民间短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真实有声小说、民间短鬼故事、內乡民间鬼故事、历史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在线收听民间短篇鬼故事第一篇-梁四爷

我不知道小伙伴们有多少是农村长大的孩子,特别是北方的农村。我是其中一个,北方的农村邪事挺多,小孩受到了惊吓高烧不退,医院打针吃药治不好,婴儿夜啼彻夜不停,体质弱的容易撞邪,这些事情时有发生。金庸小说里常写,毒物三米之内必有解药,这样阴阳才能平衡,世间才能和谐,天下才能太平。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的,所以北方的农村几乎每个村子的村头都会有一座小庙,庙里供奉各种各样的神像。就像小庙一样,每个村子几乎都会有几位能够治邪病的先生!每每村子里小孩子丢了魂,大人撞见先人,婚丧嫁娶选时辰,初一十五祭天神都会叫上先生,到小庙里烧上一炷香念叨念叨,接上一些香灰冲水服下,基本上这些医院治不好病就在本村子解决了。

2009年我在山东德州东开发区干高速公路的测量放线工作,项目部就在德州东区大约七八里路的地方,距离一个叫梁水井的村子很近,所以有幸听到了这村里传奇人物的故事。

这个村子和所有北方农村一样,村子里有庙有先生。村子里有位远近闻名的光衮先生,具体姓名不知道,只因姓梁,家中排行老四,十里八乡的乡亲都尊称他梁四爷。据说梁四爷不但法术高强,而且武艺也超群,特别有一手掌心雷的绝技,见鬼杀鬼,遇佛屠佛,好不厉害!在德州一带很有名气,如果德州的小伙伴知道他的话可以顶一下了。

话说这梁四爷名声在外,几十年来治好了无数的邪乎病人,古人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更何况梁四爷做的是得罪鬼神的事情,所以历来梁四爷只驱邪不收妖。给鬼怪留后路也给自己留退路,基本上得了怪病的人只要请到梁四爷,可以说人到病除,连鬼神都给他三分颜面!

所以常会有达官贵人开着小车来请梁四爷给家人驱邪纳福。

这一年的大年三十天落黑,梁四爷贴上门神,堵上拌门棍,准备放关门炮,院门前驶来一辆豪华轿车,特意来请梁四爷出门看病。中国人的风俗过年是头等大事,就算是千里之外都要赶回家过年,哪里会有除夕夜出门的道理,梁四爷想拒绝,但是他看出了轿车来者不善的架势,为家人安全的考虑,梁四爷依仗着自己艺高人胆大,上了轿车!

也就是一盏茶的功夫,轿车停在了一处豪宅门前,房屋金碧辉煌,左右佣人林立,檐下大红灯笼高挂左右,窗明几净,绝对是一处富贵气派人家。进门去,大厅左右各两排太师椅,坐满了断胳膊瘸腿的病人,男女老少,有丫鬟有小姐,有公子有仆人。正中间八仙桌东侧主位上坐着一位老妇人。那老妇人不待梁四爷走进厅来,就用龙头拐杖指着他怒骂着,我胡家与你梁四爷无冤无仇,这么多年你打伤我胡子胡孙这么多人,我老太婆一忍再忍,你却一进再进。是可忍孰不可忍,今天你把这些病人治好也就罢了,治不好,我生饮你血,生吃你肉!

梁四爷假意治病,立在大厅,面朝外站立后,口念咒语,翻身双手轮番使用掌心雷,炸得这一家子胡子胡孙血肉翻飞,可谓是肉掌到处狐头滚,脚踏之处鲜血流!不一会就被梁四爷收拾停当了,没有一具死尸只有一屋子的死狐狸。

待梁四爷杀将结束,哪里还有什么高梁花栋大屋,自己竟然置身于一座古墓之中,进来的大门也只是一孔盗洞而已,梁四爷沿盗洞爬出古墓,已是大年初一,找到有人烟的地方打听,竟然是在山西境内的山中。

身无分文的梁四爷一路乞讨,走回了德州梁水井的时候,已是五六月收小麦的季节!

可能有人会问,为啥狐精会不早不晚,偏偏在大年三十的时候,去找梁四爷的麻烦?大家都知道三月清明,七月鬼节的时候阴人游阳世,殊不知大年三十除夕夜才是一年中阴气最重的一天。

在线收听民间短篇鬼故事第二篇-镜姬

淮上有一读书人,名叫俞逊,是瓜步巨富沈家的上门女婿。

妻子眉目如画,姿仪无双。又好装扮自己,因此,在当地的熟妇当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俞自从"嫁"给沈氏以后,夫妇俩琴瑟和鸣,从来没有红过脸,这让附近动辄家里鸡飞狗跳,惨哭连连的乡里乡亲是艳羡不已。

沈家藏有一古镜,色泽古朴,听说是唐宋时期的古物。岳父对它非常爱惜,从来不轻易示人。俞垂涎不已,多次向沈氏索求,都遭到严厉拒绝。心里直痒痒。

这是个寂静的夜晚,沈家却遭到了小偷,所幸失去的东西并不多,但是那枚古镜却不见了。偷东西那贼好像就是奔着那古镜来的。沈氏虽然怀疑俞,但终究因为没有证据,所以不了了之。

过了十多天,炎炎赤夏,俞外出公干返回家,在归家途中见到有个老翁在兜售一面镜子,那镜子看起来式样绝古,不像是现在的样式,俞问了的价钱,在自己的理想范围内,也就把它买了下来。

回到家中,沈氏正好在对镜贴黄,他笑着说:"娘子,你家有个破铜就好比稀世珍宝一样,我想拿出来照照镜子都七里八里的。看,我今天在市场里给你买了一枚古镜,和你说,便宜得很,价只百钱却无人问津,为夫今天为你带来了,接好。"

沈氏知道他在发牢骚,等到拿到了那镜子一看起来,大惊失色,立马跳将起来:"这就是我家的镜,你从哪里买来的?"俞也吓一跳,说是在市场有个老翁在卖镜,哎,我刚才说了那么多你耳聋耶。

沈拿起镜子自照,却发现镜子里不是她,心下大骇,厉声问道:"汝是何人。"那镜子大声回答说:"汝是何人。"

沈说:"我当然是我丈夫的妻呀,是正室,要不然,其他醋娘子岂能容我。"说完沈氏忽然掷镜,惊倒在地道:"吓死我了。"那镜子里的人也惊倒在地道:"吓死我了。"

俞在旁边,竟然吓得个痴儿,立马取来镜子一看,镜中站着一个美人,修峨广颐,面带春晓,色似秋梨。俞一向认为妻子是天底最美的人儿,及至看到镜中人,高下立分,觉得妻子简直是嫫母无盐。

俞问她是谁,镜中人回答:

"我本来是五代时期朱全忠的宠姬,后来全忠被唐朝(此指后唐)所灭,我也死于乱军之中,后来有幸逢得仙师。用我的血铸成这面镜子,我的魂魄因而得以附上,至今为止,也有数百年了吧。早听说郎君志趣高雅,愿作郎君媵之数。"

俞还是不太相信,于是又问:"你不会害我吧!"

"不敢不敢。只是为了供郎君消遣把玩,不敢与大夫人争枕席之欢。你不要想太多了。"

"那你能做什么。"

"作歌。"

于是夫妻俩人把镜奁移到床上,一起听那女子和歌,只那女子声音娇媚有如夏日窗外簌簌的小雨,又如可以绕梁的古曲般萦绕于室。

那曲子的歌词也端正极雅,煞是好听。夫妻俩不禁为她和声。

过了一段时间吧,那女自把衣裳褪尽,只见通体洁白似玉,高峰低谷,一览无余。那细腰可垂膝下,修长的玉手肆意弯曲做蛇蜿蜒状,并做出各种媚惑动作,场面风光旖旎。

夫妻俩情不自禁,宽衣解带,俄而娇喘连连。夫妻俩置镜如无物。

自此如此这般日夜不息,几天不到俞竟至于几近病危。

岳丈得知,前来素取镜子,并叱骂女儿不止

:"我以前之所以不拿出来给你看,是因为里面有妖。已经害了不少人了,我是因为祖上留下来的遗训不得已才保存它,一夕一朝也就罢了,怎么可如此不舍昼夜,朝夕摩弄耶。气死老夫矣,回去在祖宗灵前焚香祷告吧!。"

沈家因此把镜子用铁盒装起,请铁匠淬火封死。遍请名医,半年方才治好。

后来,俞之岳丈死后,此镜也下落不明。

助他人之欢,不逞己之欲,此镜说不定它就会存在我身边,你敢照镜子么。

在线收听民间短篇鬼故事第三篇-夺命尸香

济南府里有一家布店,布店两个老板,大老板张虎,二老板李彪,二人明着是开布店,暗地里却经常在死人堆里刨东西。逐渐有了点积蓄,大老板张虎,娶了个媳妇刘氏,刘氏是本地数一数二的美人,张虎娶了她心满意足,大办宴席招待亲朋。李彪看着人家喜接连理,心里很不平衡,同是穷苦出身,为什么他张虎娶老婆,而自己却只能干看着。再看到刘氏如此美貌,他心里就直痒痒,心想怎么才能把这美娇娘弄到手。

张虎结婚后,把布店里的生意交代给李彪,是赚是赔也不过问,整日和刘氏如胶似漆,尽享鱼水之欢。等积蓄的银子花的差不多了,他就和李彪走一趟“买卖”,回来继续挥霍。这天李彪对张虎说,他探听到河南开封附近有一座古墓,不是朝廷大官就是富甲一方的豪绅。张虎一听顿时来了兴趣,立即就和李彪计划起如何盗墓,心想不如干个大的,也好安安稳稳的过几年太平日子。

天明后,张虎对刘氏慌说要到外地进货,刘氏问何时能回,张虎说:“少则十日,多则一月。”刘氏是个知书达理的人,虽然恋恋不舍,但还是给丈夫打点行囊,准备应用之物。一切都准备停当了,张虎泪别刘氏和李彪直奔河南开封。

开封到后,他们住进“客来悦”客栈,白天吃喝玩乐,晚上谋划着盗墓计划。他们买来了铁锨、橇棍、火把等应有的东西,装进一条麻袋里。长话短说,这天晚上他们行动了。白天趟了几回路,晚上来也没费多大事,两兄弟到得墓地,你一铲我一铲的就挖了起来。这个墓分内外两层,他们挖开外层,把里面的陪藏品搜刮一空,有金有银珍珠玛瑙,整整装了少半麻袋。

张虎一掂量,心中大喜:“兄弟,这些够我们用一辈子的了,咱们脚底摸油,赶快溜吧!”李彪不以为然,他一指里面的那口石棺:“看看里面,说不定死人嘴里有鸡蛋大的夜明珠呢?”张虎想想也是,要干索性干个彻底。兄弟二人用撬棍把棺材撬开个缝,用撑柱顶住,慢慢往高里撬。李彪拿着火把,张虎伸腿钻进了棺材里。尸体腐烂的只剩下了骨头,张虎在里面摸索着,把手镯、扳指递了出去,然后继续往前摸索。李彪问有吗?张虎说没有,李彪让他再仔细搜一搜。张虎在里面找着,李彪心想:此时不干,等待何时?这样想着,他就来抽撑石棺的撑柱,张虎听着动静不对,回头一看,不由得大惊失色,没想到合作多年的兄弟会给他来这一手,他拼了命的想往外钻。李彪抡起撬棍,不管轻重的砸向张虎,几下就把张虎砸蒙过去,然后他抽掉撑柱,背起麻袋扬长而去。

等张虎醒来后,只见眼前漆黑一片,伸手触到了那副枯骨,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他拼命的用头顶石棺的盖子,头顶破了再用肩膀顶,但石棺还是纹丝不动。当时他绝望极了,心想自己就是憋不死也会被活活饿死。想起家中新婚不久的娇妻,不由得泪如雨下,又想起背信弃义的李彪,恨得牙根都痒痒,要是他能出去,非撕了李彪不可。就这样,他在又气又急又饿中渐渐失去了知觉。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以为自己势必会死了,就在他刚要咽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脚步声。听声音有三五个人,他们商量着什么。张虎衰弱的神经活泛了一点,他判断出,来人也是盗墓贼。不一会儿,石棺被撬开一条缝,慢慢地,缝隙越来越大,然后石棺踏进来一只脚。张虎用尽全身力气抓住了这只脚,“鬼呀!”,那人吓破了胆,尖叫一声撒腿就跑,他的同伴也是王八撵西瓜——滚的滚爬的爬。张虎一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顿时身上恢复了几分力气。他艰难的爬出石棺,爬出来后,他的这点力气也用完了,身体被抽空了般的晕死过去,等他再次苏醒后,又有了一点力气,他本能地朝坟墓外面爬。短短几步路,对他来说,好像是几千几万里,每一步都不得不使出全身的力气,每爬一步,他都要歇上很大一会儿。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终于爬出了坟墓,这时他仅有的那点力气也用完了。

像许多大难不死的故事一样,张虎也被一个人救了。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面前一位老人正给他喂米饭。老人叫他不要动,别说话,他说他叫王忠,是个看病的郎中,无儿无女寡居在山上,出外采草药时,偶然发现了他,把他救了回来。张虎心里感激不尽,想想自己大难不死,心中也是庆幸万分。身体恢复一点后,张虎把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的说给老人听,老人很同情他的遭遇,叫他好好静养,等身体康复后再做打算。张虎一心想着报仇,哪里等得急,趁老人出去采药,偷偷的溜了出去。谁知张虎体力不支,晕倒在路上,又被王忠救了回来。张虎又气又急,外出又吹了凉风,结果大病了一场。王忠给他熬药治病,并经常开导他,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叫他不要操之过急。张虎看着自己不争气的身体,连连叹气,不由得泪洒病榻。长话短说,张虎这一病就是大半年。这期间,他请王忠打听一下妻子刘氏的下落。王忠让人打探回来,然后对他说,刘氏在家很好,李彪没有再回去过。还说刘氏很想念他,但是她一个妇道人家不便出门,只能盼他早点回来。张虎听后,平静了许多,心里很安慰,只愿自己早点康复。闲来无事,他也跟王忠学了很多药理知识,王忠见他好学,索性收了他做徒弟。

在线收听民间短篇鬼故事第四篇-聊斋之鱼姑

朱毅,阿城人,家住阿什河之滨,为人木讷诚实,年近五十,已显老态。世代务农却不事稼穑,春种秋收时节多赖老妻耕作。别人家男耕女织,他家则相反,只是在忙的时候才去地里帮老妻打打下手,更多的时候他把饭菜做好放到锅里就拿起鱼竿直奔河边垂钓去了,所以老妻怨谤之声整日不绝于耳。朱毅酷爱垂钓,可能从小时候第一次钓鱼的时候起他就喜欢上了这项运动,当然他还不知道这也是一项体育运动。整日痴迷于垂钓家里的活计自然拿不起来,别人家红砖绿瓦的房子甚至于楼房纷纷拔地而起,而自己家却依然是破败的茅草房。每每想起,朱毅的心里也不好受。他有时也试着农闲时节出去打工赚钱来改善家里的生活,但是一但远离了鱼竿远离了河水远离了鱼的腥味,那感觉就像百爪挠心,浑身上下奇痒无比。在工地拿出了最大的毅力也只坚守了五天就坚守不下去了,回家,饿不死我就要钓鱼。卷起铺盖踏进家门的那一刻可把正在喜头的媳妇给震惊住了,媳妇正在高兴呢!这个老东西可出去挣钱了。可是……现在……心酸的媳妇一头扎在炕上哇哇大哭起来。他坐在炕沿上愣了愣神,好像无奈好像委屈的目光游离般地落在了墙角的鱼竿上,就好像一个奄奄一息的病人打了一针吗啡一样立马就精神起来。他趔趄着拿起鱼竿就要往外走,他媳妇听见动静发疯般抢过鱼竿一下子放在膝盖上就掘折了。

这日又经过媳妇向他一番唇枪两番舌剑唾沫横飞之后,朱毅不堪其扰又自觉理亏就独自一人在河边支起了一个窝棚,找个马车拉上锅碗瓢盆等一切生活用品索性就不回家了,留下伤心绝望的媳妇在家整日以泪洗面。阿什河日夜不停缓缓流淌,就像一条美丽的彩带镶嵌在东北大地上,抚育着两岸人民健康茁壮成长。窝棚建在紧靠河边的一片绿草丛中,离地有一米多高,即防潮,坐在上面又可以观察河面的动静。当把一切收拾妥当把鱼钩甩进河里的一瞬间,朱毅的心就完完全全沉静下来,他感觉这里才是他心灵的归宿,所有的烦躁所有的烦恼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觉得这里就是他的天堂,哪怕鱼不上钩,哪怕水面上鱼漂一动不动,只要那红绿相间的鱼漂停留在水面之上,只要他坐在了岸边的青草之上,对他朱毅来说就是一种莫大的享受。餐风饮露舍家撇业就只为这么点爱好,朱毅也感觉自己是不是中邪了?但是一离开这鱼竿自己就好像没有魂了似的什么也干不下去,唉,真是没办法。饿了就捡点柴禾点着焖点大米饭,渴了有从家里带来的矿泉水,菜不成问题,从河里钓上来的新鲜鱼,窝棚周围整日缭绕着鲜鱼的香气。如果自己愿意走动随便上谁家的地里摘几个茄子辣椒别人看见也不会说什么,如果想吃点野味,随地鸣叫的青蛙抓几个把大腿用油一炸那叫好吃。朱毅感觉自己过的是神仙一般的日子。

因为米面油盐带的不多没几天就接近断炊了,如果回家去取又真怕媳妇那张刀子嘴不会饶他。朱毅这回是真的犯难了,夕阳衔山,无数的蜻蜓在窝棚周围盘旋,朱毅真的羡慕起这些蜻蜓来,它们倒是不用回家去取米和面。生火吧,不是还有一点米吗?熬点粥对付一下吧。火生起来了,炊烟在草间慢慢升起,朱毅把那可怜的一点米下到锅中,等米粥的清香弥漫开来,就着咸菜胡乱的吃了一口之后就躺在了窝棚里。

夜幕渐渐四合,天上是一轮大大的圆月,蛙声渐渐隐去,而且今晚并不像每晚那样热,不但不热还很凉的感觉,离立秋还有很长时间而且天也不像要落雨的样子,今晚为什么这样凉呢!朱毅有点纳闷,他睡不着了,坐起来点着了一颗烟,红红的烟头和吸进肚里的烟丝才有了一点温暖的感觉。河面静悄悄的,窝棚旁边的老榆树筛下斑驳的树影,鬼影瞳瞳,好像起雾了,刚才月光下白亮亮的水面朦朦胧胧起来,河对面的玉米地黑黢黢的神秘莫测,蛙声没有了,静的出奇,静的可怕。忽然,朱毅发现水面有些异样,刚才平静的水面有了波动,在河中心一圈圈的涟漪向四周散开,就好像什么东西向上升起的样子。朱毅屏住了呼吸瞪大双眼吃惊的看着,只见涟漪越来越大,涟漪发出的中心一点点在升高,同时已经能够听到哗哗的水声,水声越来越大,水面好像被什么吸着向中间聚拢,涟漪变成水花一圈圈荡开一圈圈升起,仿佛是一朵鲜花在开放。当升到一米左右的时候在水花的中心忽然出现一缕黑气,黑气穿过淡淡的夜雾消失在东南方,水花瞬间跌落,水面复归于平静。朱毅吓的站了起来,头撞在窝棚的木梁上又跌坐下来,脸颊已有冷汗渗出,目光呆滞,魂出体外。

在线收听民间短篇鬼故事第五篇-半夜鬼敲门

莫家村一个深处大山的小山村,庄上百十户人家稀乱的坐落在山下。老旧残破的农村建筑视乎见证着这个村的历史。

听老人们讲,明末这个村有个姓莫的读书人中了探花,官至从二品,官拜中奉大夫。晚年因看不惯官场的尔虞我诈,更不愿卷入派系斗争之中,便带着家眷和仆人告老还乡。子孙后代繁衍在此。一代又一代,也不清楚过了多少年。唯一见证着这段历史的只有村里的莫家宗祠和那位中奉大夫的陵墓了。

据说这宗祠是莫家村人为了纪念这位中奉大夫而修建的。残破的台阶、倾斜的石柱、残砖烂瓦都说明这个宗祠有一段历史了。中奉大夫的陵墓也一样残破,不再恢宏,但仍不失当年的气势。隐约还能辨别的字迹记录着这位这位中奉大夫的生平事迹。凌乱的古墓断壁是盗墓者的杰作。陵墓如此的残破没落,却不影响这位中奉大夫的香火。

莫家直系后人——莫崇德的家是离这个陵墓最近,离村子中其他庄户人家最远的一户人家。陵墓就在房子正背后,莫家的房子有些年的历史了,据说这房子是莫崇德爷爷修建的,典型的木房,虽然说陈旧,但也算古香古色。

这么多年来莫家的日子也算安宁,祖上也没有留下什么东西后人,但自从村里来了一位县文物局专家之后莫家似乎就不太平了。

莫崇德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乡下人,一辈子没有出过远门,属于那种能把乡长当成省长的角色。

文物局要来考察莫家祖坟,专家了解到他是莫家后人,就在他家小坐拉家常。一会院子里面就围满了莫家村的老老少少!

文物专家喝着水目光扫视这院子说道:“你这院子有点历史了吧!”

莫崇德眼睛盯着专家,紧张的手都不知道往那里放,认真的回答到:“我爷爷修的!”

文物专家说:“县志记载啊,你这房子是建在是莫家大院旧址上的啊!莫中奉大人以前住的啊!几百年前的痕迹一点走找不到了!”

莫崇德紧张的盯着专家说道:“我、我不知道啊!我爷爷他们修的,好像是重建的!”

文物专家点燃一支烟说到:“没事,别紧张,我们从县志上查到当年皇帝御赐了一砚台给莫中奉大人。今天来求证一下,如果能找到,那可是价值连城啊!”

顿时院子里面就炸开锅了,说什么的都有,唯有莫崇德不说话。

有人说在陵墓里面,有人说那是没有的事情,也有人说就埋在这个院子的地下……

一群人跟着文物专家后面在莫中奉陵墓周围转了几圈,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突然不知道谁说了一句:那宝贝肯定在莫崇德家院子地下埋着!他家一代又一代的人从来都没有离开过那块地!

文物专家摇摇头笑了笑说道:“要是在墓里面,早就被盗了,看来又要空手而归了!你要是发现了就联系我们,我们会给你补偿的!”

文物专家一走,这个秘密顿时在这个人口不到600的小山村传开了。

晚上,莫崇德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正想着这件事呢。

莫大娘拍打着他不赖烦的说道:“都几点了,还折腾,让不让人睡啊!”

莫崇德突然翻身坐起来说道:“难道是真的,我爹去世的时候对我说,一定要我守住这片地,说是祖上传下来的!难道咱家院子下面真的埋着宝贝?”

大娘迷糊着说道:“睡吧,明天去乡里给儿子打个电话,让他给孙子寄点学费回来!”

莫崇德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吃完早饭就往乡里赶,一路上碰见莫家村人就有人问他砚台的事情。莫崇德赔着笑脸说:“没有的事,这么多年了,鬼才知道在那里。”

在乡邮政局他拨通了大儿子电话:“老大啊,给你儿子寄点学费回来啊!马上要开学了!”

大儿子在电话那头说道:“好吧!这里发了工资就寄回去!家里都好吧!”

莫崇德说道:“家里都好,昨天县文物局来人了,说咱莫家有个宝贝。你记得你爷爷走的时候说过什么话吗?”

大儿子在电话里面说道:“不是让你守好这个院子和这片地吗?那里来的什么宝贝。”

莫崇德突然说道:“对了,说不定真的在这个院子有宝贝,祖上可是出过大官啊,要不让我们守着这片地做什么啊!祖祖辈辈早搬家了!”

两人在电话里拉了一会家常。莫崇德急匆匆的就回家了,一路上琢磨,终于下了个决定,挖开院子看看。突然又想到找个合适的理由挖开。于是他决定到山上挖几棵核桃树苗,这样把树苗载院子里面就没有人怀疑了,就可以挖开看看了。

以上就是在线收听民间短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在线收听民间短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39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