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真实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四川真实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鼠报恩民间鬼故事、好看的民间鬼故事电影、民间鬼故事图片、內乡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四川真实民间鬼故事第一篇-古代鬼故事之阴奴

唐末,连年战祸,民生凋敝,活人尚不及山上的坟头多。石子岭村由于地处四省搭界,更是兵祸连接,饿殍和难民乱葬山岭难以计数。石子岭荒冢丛中有一个寺庙,里边住着一个癞头和尚。说也奇怪,这个和尚除了吃就是睡,但寺庙里干干净净,不落一丝尘土。没见和尚挑水、劈柴什么的,庙里水缸日常都是满的,灶间隔天就会码上一摞柴火。有人认为和尚是趁天黑自己悄悄干的,村民徐二胆大,半夜潜伏在寺庙围墙外的榉树上偷偷打探。

那和尚果然睡至半夜起身。只见他执一把桃木枝,走进寺庙后院的荒冢中,嘴里念念有词,然后用桃木枝拂打坟茔,就见坟茔中跳出四五个鬼魅,朝和尚磕头作揖不止。和尚呼喝道:你,劈柴!又指着另一个,你,挑水!鬼魅们纷纷应诺,而后起身干活。挑水的挑水、劈柴的劈柴,还有生火做饭、打扫庭院的,不一而足,井然有序。徐二大惊失色,一不小心从榉树上跌落下来,摔在树下的青石阶上昏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他躺在寺庙蒲团上面。癞头和尚慈眉善目,正给他包扎伤口。徐二惊恐未退,和尚安抚他道:施主莫慌,这只不过是我豢养的几个阴奴,平时替我打扫庭院,照顾起居而已。和尚给徐二包好伤口,将他送出寺庙,嘱咐他说:施主闲来可来敝庙小叙,夜间所见,切莫为他人道也!徐二走不动道,和尚还派了个阴奴背着他下山。但听耳旁呼呼风响,眼睛才闭方睁,却已出了山路,到了村口。要知道,崎岖山路平时要走一两个时辰的。

此后,徐二果然信守承诺,阴奴之事未对旁人吐露。他没事的时候,送点新鲜果蔬上山给癞头和尚,和尚也是乐而受之。有时他也邀徐二喝点素酒,尝一尝阴奴做的饭菜,居然很是香甜可口,一来二去,两人结下了深厚友谊。酒酣耳热之际,徐二想叫和尚教他驭阴奴之术,也可以叫些个阴奴帮他耕耕田,干点农活什么的。和尚听罢,摇头不止。

光阴荏苒,匆匆寒暑相易。且说这一天,石子岭下来了一帮匪众,足有千人之多。他们在战场上溃败,又饥又渴,沿途未见人烟。好不容易发现了石子岭这个村落。匪众欣喜若狂。幸好徐二提前得知消息,带着百余名乡亲逃往深山中的寺庙。但匪徒们尾随而至,并将寺庙围了个铁桶似的。匪首派人传话说,佛门净地,不忍杀生。叫和尚赶快把那些“两脚羊”送出庙门,如若不然,将举火烧庙。

癞头和尚隔门喊道:头领敬请宽心,给我半个时辰,我给村民们做个法会,提前超度,你们那时再吃他们,会味道更佳。

头领说:恁地更好,谅你们插翅难飞,就给你半个时辰吧。

癞头和尚把胆战心惊的村民们安置在佛堂休息,然后把徐二悄悄拽到后院。和尚说:此前,你知道我为何不肯教你驭阴奴之术吗?

徐二摇头。

和尚说:豢养阴奴需不时饲以人血。今无它计,只有尽起阴兵以御之。

徐二道:眼下哪来的阴兵?

和尚道:须将后山的所有亡灵唤醒,揭竿而起抵御强敌。

徐二心下大喜,却犹疑道:你的那些阴奴,打扫卫生还可以,作战恐怕不行!

和尚答:无妨,以我精血饲之,当强壮如山。

徐二挽起袖子道,那用我的血吧!

和尚摇头:凡人之血,腥臭,不及也。

语毕,和尚咒语急吐,手执桃枝,游走于荒冢之中。鬼奴纷纷招募而出,犹有百数之众。和尚割破双手中指,令阴奴饮之。众阴奴饮血狂欢,狼突而出,劈后院青竹作刀,奔院外匪徒杀去。众匪见来者非人非兽,大为惊骇,举刀抵挡,乱作一团。阴兵扑入阵内,挥舞竹刀大砍大剁,看似无锋无刃的竹片,居然凌厉无比。而匪众刀斫在阴兵身上,却如切棉絮般,轻而无物。加之,徐二领着村民站上院墙、柴房顶,揭瓦助阵。匪众又惊又惧,哀嚎四起。

一场厮杀下来。匪徒死伤十之八九,余者作鸟兽散,逃下山去。阴奴血灵渐消,尽数遁入坟茔,倏忽不见。徐二领着众村民想来拜谢癞头和尚。到了后院,见和尚委顿在石桌旁,早已精血干枯,亡故多时。

驭阴奴之术,亦就此绝迹。

四川真实民间鬼故事第二篇-聊斋故事之奸情

耒阳那地方长有很多竹子,百姓见竹子有利可图,往往大片大片地种植,成为一个个的竹园,看去到处是翠绿的竹子。

靠近县丞的某个村,有户农家,竹子种得特别多,方圆几亩都是竹子,叶子茂密,竹林中一片浓荫,连太阳光都很少照射到林子中去。他家里父子三人,哥哥最为温驯,而弟弟极其顽劣,并且游手好闲,四处游荡。因此,父亲对小儿子十分痛恨,常常把他告到官府,曾经也用一些轻微的刑罚来惩罚他,想叫他日后悔改,可是过后,他又是和原先一样,丝毫没有悔改的样子。

邻近县有一个年轻的货郎,时常担着货物到村里面去出售针线彩布等东西,渐渐地他和这农家混得熟悉了,时常到他家去歇歇脚,喝点茶水,并认了农人做干父亲,也常在他家留宿。

农人家里,还有一个女儿,已经长大成人了,然而还在家中没有出嫁。

货郎和他家熟悉之后,也时常和女子玩笑,渐渐地便亲近起来,久了,两人便你有情我有意,产生的私情,常常私底下寻欢作乐,一家人也不知道有这回事。

有一天,父亲从田间回去,走到家门的时候,无意中看见女儿和货郎在旁边的竹林中,搂着脖子缠绵地接吻,情景十分的猥亵无耻。

父亲不禁一阵恼怒,手里正好拿着耕田的农具,一时冲动,也没有多想,跑上前去,扬起农具就向货郎头上砸去,货郎哪里有什么防备,被老父砸得头破血流,倒在地上,一会儿就一命呜呼了。

父亲终究不忍心打自己的女儿,见货郎又死了,不觉心里着了慌,呼嚷起来,又惧怕丑恶的名声传扬出去,便悄悄地叫来两个儿子,让他们帮忙,把货郎埋在竹林之中。

又担心狗狼等来刨开,觉得不妥当,得想个办法,第二天,便假托说竹笋被盗了,就在园子的周围围起了坚实的栅栏,一切都处理得如此周密,村里也没有人知道了。

事情隔了三年之后,碰到熊公来管理那个县,政令很是严格,毫不留情地惩治恶徒。

农人的小儿子,因为赌博输光了,没有了钱,就偷偷砍伐自家园中的竹子来卖。父亲知道后,恼怒至极,又准备把他告到官府,并且自己也严厉地教训他,把他上下都打出了一道道血痕。

小儿子见父亲要去报官,心里对公堂上的威严,感到很害怕,心里一急,并大声呼叫道:“阿翁为何要带我去见官,不如寸铁把我毙了,像那人一样埋在竹园里,还有谁知道?”

父亲见他如此说,也不静下来考虑后果,反而更加恼恨,就追着他扑打。

小儿子呼叫着向街市上跑去,闹得村里的人都知道了。

村里有一家人刚好和他家有仇隙,听到他家的小儿子叫着他父亲杀过人,高兴得不得了,道:“嘻!真是怪事了,听他家的小儿子这么说,确实是了,原来确实有这么一个人,时常担着货来村里叫卖,他家和他最熟了,还父子相称呢。后来那人忽然不见来了,都认为他自己回去了,不再担货来卖了。按他儿子现在说的来看,难道不是老家伙把他坑害了吗?”于是,就去告诉负责管理村里事物的里甲。

里甲也和他家有些矛盾,有恼恨他儿子不务正业,危害乡里,于是,就写了状子,上报给县官熊公。

熊公接了状子,不相信有这回事,拘拿他们父子去质问,他们知道了事情的严重,都异口同声地说:“没有这回事。”

那村里的人便出来作证,指着小儿子说:“你那一天,被你的父亲追赶,嘴里说的是什么?”

小儿子不知道如何狡辩,低着头不说话。鬼大爷鬼故事

熊公用刑罚威胁他们,父亲还是强行辩解,说没有这回事,小儿子见父亲如此,他也是一口不认。

熊公叫差役到邻近的县去打探,询问有没有货郎这个人,一次判定真假。

过了几天,带得货郎的弟弟来了,他的弟弟身着长袍,头戴布巾,走上公堂,看上去是个已进了县学的人。哭泣着想熊公陈诉道:“那年我十三岁,兄长到出门贩货,就不见回去了。现今又经过了两年,还是没有他的音讯,我又少不更事,不能外出寻找兄长,老母在家为此,泪都哭干了,还在还是没在了,全仗老师可怜我们,审个水落石出,给我们一个交代。”

熊公知道确实有这么一个人,又更加严厉地审讯他们父子俩,他们也知道一旦承认意味着什么,父亲肯定就没命了。熊公多次对他们用刑,他们还是一口咬定不认,官府找不到埋下的尸体,也没有有力的证据,也结不了案。

又把他的女儿拒捕到官府,她早已嫁人了,也已抱上孩子了。

熊公并不对她进行审问,只让她和她的兄弟父亲呆在一个屋里里。熊公已了解到了小儿子的一些性情,就独独把他的手指吊着,悬挂在梁柱上,并且秘密地派狱吏在暗中监视他们的动静,一整天也不再提审。

到了半夜,他实在忍受不了,便呼叫他的妹子道:“不是你贪图*乐,贻害了父亲,又连累了我受苦,你怎么忍心。”

他的妹子感到很惭愧,不知道说什么好,父亲向他呵斥道:“你再忍耐一下子,我就能生还了,你的妹妹也免得被人耻笑,你嚷什么嚷?”

小儿子一想又不是自己杀人,见父亲如此说,便也恼恨起来,说:“你们父女在那里倒是安然,然而县官独独惩罚我,难道我就不是人吗?”

他的妹子便用温和的语言来劝慰他,絮絮叨叨地说到了天亮,把涉及到的情节都吐露出来了。

狱吏忽然出来,说:“你们都招了,看你们还能翻供不?”

三人都大惊失色,老父一下子就泄气绝望了。等熊公升堂问讯,便都招供认罪了。

才找到了货郎的尸体,他的弟弟痛哭了一场,就带着货郎的尸骨回去了。

熊公认为那小儿子也不能没有罪,便拿起笔来写下判决书:“开始隐瞒父亲的罪过,而无意中又说出了父亲的所犯之罪,这一切好像都是鬼使神差的事,这也是王法所不能宽恕的。”

最后,还是判他为从犯,和他父亲一起被处死在了狱中。女儿被杖责之后,就释放了,她的夫家觉得出了丑,便把她休了。一年之后,她又改嫁他人而去了。

四川真实民间鬼故事第三篇-院里的姑娘

这天晚上天气很热,小芸坐在窗边摇着蒲扇乘凉。外面的萤火虫绕着窗台下的紫藤花盘旋不定,忽闪忽闪的。

门外传来笃笃的敲门声,小芸起身开门,原来是阿姊,端了两碗莲子银耳羹进来。

阿姊大她两岁,长得娇美秀气,平时喜欢读书,又做得一手好家务,既温柔又贤惠。小芸嘴上不说,心里却是极羡慕的。

姊妹俩在床边吃完了银耳羹,阿姊收拾好碗筷,却没有立即就走,反而拉着小芸说起了悄悄话。

小芸虽然性子有些粗枝大叶,但这些天来还是能感觉得出阿姊有些心事。姑娘长大了,有些话也不好跟爹娘说,姊妹俩在闺房里可以叽叽喳喳议论个不休。

阿姊说,最近有一件事她一直憋在心里,很害怕,又不敢跟爹娘说。小芸发现阿姊比起前些日子,确实有些消瘦,脸色也不是很好。她看看屋外黑漆漆的一片,听阿姊说得严重,不由得有些寒意。

阿姊说的是有关刘安哥哥的事情。

自打小芸懂事起,她就经常看到刘安哥和阿姊在一起。两人是青梅竹马,从小玩到大的。而两家的大人又是故交,等阿姊长大后,她跟刘安哥就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两人现在虽然还没有订亲,但是大家心里都清楚,阿姊嫁过去是迟早的事。

自从刘伯伯到易州来做司马后,小芸家也跟着举家来到易州经商。两家的关系本就好,再加上阿姊和刘安哥的事情,两家往来也就越发频繁。

这事儿还得从五天前说起。那天傍晚,南边来的一位客人送了一大筐的新鲜荔枝。阿姊挑了些装了一小箩筐,带着两个婢女就送去刘府。见过刘伯伯后,阿姊等了好一会儿,却没见到刘安哥进来。

刘府有个叫燕儿的小婢女,在府里待得久,早就视阿姊为未来女主人。等没人的时候就偷偷告诉阿姊一件事。

她家公子最近举动很奇怪,每天都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里,除了吃饭的时候会出来一下,一搁下筷子就立即回房。用燕儿的话来说,就像房间里藏着什么宝贝似的,不分白天黑夜的守在那里。

阿姊就说,会不会是最近科考将近,公子在房里用功。燕儿可不那样想。两天前她去给夫人端燕窝粥,路过公子的厢房。见这么大热的天还房门紧闭,就起了好奇心,见四面没人,就悄悄把耳朵贴到门上,想听听公子究竟在里面干什么。

开始时什么声音也没有,听了一会儿,里面传来轻微的脚步声,还有桌椅搬动在地上发出的嘎吱声。

燕儿有些奇怪,但也听不出什么头绪。她怕夫人等得着急,也怕被别人撞见,就准备离开。就在这时,她隐约听到公子在里面说了句什么话。声音很轻,她隔着一层门板听不大清。把头往里贴了贴,又听到公子在说话。只是这声音越来越轻,大概是公子走得离门远了。

燕儿没来由得一阵害怕,不敢再窥探,快步往夫人的房间去了。

四川真实民间鬼故事第四篇-乡村怪谈之晴天

唐爱国,上世纪50年代初生人。上世纪60年代后期,插队落户到了浙南某山区小县农村。

唐爱国那时还是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因为一直在城市里长大,从没干过农活儿,结果在下地时一不小心用锄头把自己的脚挖伤了。村里只有点红药水,给他涂了点后一直没好,生产队长倒是个厚道人,便让他去给队里放羊,兼顾养伤。

生产队只养了五六头羊,每天唐爱国只需要把羊带出去拴在有草的地方就行。可话虽如此,此时已入深秋,草都黄了大半,这一天唐爱国看书入了神,不防有一头羊挣开了绳索,向远处跑去。

唐爱国见状大急,可他脚上有伤,只能一瘸一拐地追。眼看着离那羊越来越远了,正在焦急万分,一个背着筐打猪草的老头正巧路过,帮他把羊抓了回来。唐爱国谢了他一句,那老头却显得很是感激,见唐爱国脚上有伤,便采了些草药递给他,说了几句话。

这老头一口方言,很是难懂,不过大致还能听懂,是说让唐爱国煮水泡泡脚的意思。这时正好送饭的过来,远远地喝道:“老地主,你在干什么!”那老头闻声忙走开了。

唐爱国很诧异,问:“这老头真是地主?”送饭的说自然不假。

原来,这老头当年还是当地最大的富户,家里有百来亩地,当初还把儿子送出山去读大学。只是他儿子临解放时去了台湾,土改时老地主自然被斗倒斗垮。现在人老了,身体也坏了,每天也就是混混日子了。

到了晚上,他将老地主给的草药煮了,一锅水倒进盆里。待把脚浸到里面,虽然盆里是热水,伤口却凉丝丝的很是舒服。他这伤口因为一直没好全,已然化脓了,泡了一阵拿出来擦干一看,只见伤口的脓水已被洗去,居然开始收口了。

见此情景,唐爱国对这老地主多少也有些同情,第二天那老地主经过时,他主动打了声招呼,并道了谢。老地主却显得感激涕零,黄昏时下山,专门给唐爱国带了好些草药。就这样,两人倒结下了一点异样的忘年交。唐爱国见老地主老是吃不饱,每天都剩一把白米饭捏了个饭团留给他,老地主更是千恩万谢。

过了一个多月,天气渐渐转凉,山坡上的草也慢慢地枯了。

这一晚唐爱国在油灯下看了阵小说后就睡下了。忽然,他被一阵声嘶力竭的羊叫声吵醒了。他吓了一大跳,生怕是山里的狼跑出来叼羊了,正要翻身起来操根棍子去羊圈看看,羊叫声却突然停了。

此时已是深秋,后半夜夜凉如水,唐爱国实在不想出去,见羊不叫了,便又倒头就睡。

第二天天亮,他又要将羊赶出去吃草,一进羊圈,心里便凉了半截,只见羊圈里有一头羊倒在地上,伸手摸了摸,竟是硬邦邦早就死了。队里一共就几头羊,死一头便是大事,唐爱国马上去报告生产队长。生产队长听了这事也大吃一惊,过来查看。却见那羊死得很怪异,身上没有大伤口,只有几个小眼,但一身羊血竟然全没了。

生产队长虽没有什么文化,政治觉悟却很高,说这定是阶级敌人在破坏,而村里的阶级敌人就老地主一个,便要拿老地主来批斗。唐爱国没想到居然害了老地主,觉得过意不去,第二天见老地主一瘸一拐地过来,大概是批斗时又挨了揍,他心中甚是难受。

老地主倒劝他别在意,说自己被斗惯了,又问他那死羊的情形。那头死羊已经被剥了皮分肉吃了,唐爱国就记忆所及跟老地主说了,老地主一听之下,脸色一变。

唐爱国问怎么了,老地主说山里有种怪物叫“晴天”。这种怪物长得跟人一样,还穿了件长衫,专门吸食牲畜的血,而且身体会裂成两截。“晴天”这东西吃血吃得口滑,定然还会再来,叮嘱他这几天一定要万分小心。

唐爱国答应了几句,心里却没有太在意。不过刚出了这事,他晚上也没敢早睡,每天都守在羊圈边到后半夜,见没事了才回屋睡觉。接下来几天却没有什么异样,唐爱国不觉就松懈下来,这一天就睡得早了点。刚睡得迷迷糊糊,忽然听见有人在敲窗,他起身开窗,却见老地主弓着腰站在窗外。

一见唐爱国起来了,老地主小声道:“唐同志,晴天来了!”唐爱国心头一凛,远远望去,只见月光下,果然有个人正晃晃悠悠地向羊圈走去。这人身材不算高,也就一米五六,穿了件绸布长衫,走起路来快而无声。只见那人进了羊圈,有头羊突然发出了惨叫。

唐爱国再忍不住,操起根棍子就向羊圈冲去,顾不得老地主要跟他说什么。一冲进羊圈,只见那长衫人正趴在一头羊的背上,那头羊惨叫连连。唐爱国大叫一声,一棍砸去,眼见棍子砸到了那长衫人背上,长衫人忽然拦腰断成了两截,这时唐爱国才看清那竟是两只巨大的虫子,看上去和绸布长衫一样的,原来是虫子的翅膀。

这两只虫子一受惊吓,从羊身上爬了下来,却爬向了唐爱国。唐爱国吓得腿都已经软了,眼见那虫子扑到他跟前,伸出一根又长又尖的管状嘴要刺入他身体里,这时他身后突然撒了一团稻草灰过来。那两只虫子被吓得飞快地爬走,爬开了五六米远,忽地连到一起,直直站了起来,活脱脱又成了个穿长衫的人模样,极快地向山里跑去。

唐爱国吓出了一身冷汗,也不敢去追。救了他的正是老地主,老地主跑得没唐爱国快,这时才跑到他跟前。

唐爱国问老地主这是什么东西,老地主叹了口气,说这个就是“晴天”。本来他已经准备好了,用草药掺在稻草灰里,可以把这“晴天”捉住以绝后患,可惜唐爱国太性急了点。好在“晴天”吃过这个亏,应该再不敢来吸羊血了。

经过此事,唐爱国吓得生了病,倒因祸得福,被送回了城里。恢复高考后,唐爱国一举考上了大学生物系。

当初插队时发生的这件事一直是他挥之不去的噩梦,直到学到昆虫拟态这一章时,唐爱国恍然大悟,心想这个“晴天”恐怕是山里某种奇异的昆虫。昆虫模拟的大多是鸟类蛇类,这种“晴天”却模拟人类,实是闻所未闻。而“晴天”这名字,很可能是《山海经》中的“刑天”一音之转。

他学成后,重回那村庄一次,这回却是想捉到那“晴天”的标本。但到了村里方知老地主过世已有好几年了,而那种“晴天”确实再不曾出现。

四川真实民间鬼故事第五篇-新聊斋之昙花

花妇不知是何方人氏?亦不知何姓何名?只是似乎突然之间来到小城,又突然间融入了小城。未闻有夫,更未闻有父母诸亲,只有孤女一人陪伴左右。

她占据花市一角,以贩花为生。母女二人相依为命,仗着明了花性,经营得当,也到捞得个温饱有余。

花市开早市的时候,总会看到一个疯子,疯子本来没什么好说的。可是这个疯子对花有着异于常人的惊人敏锐力。据说,他曾经写过一本书,书名叫《花经》。在小城玩花、赏花、爱花、痴花……的人中也到博得个“花圣”的雅号。

疯子为什么疯?据说是为了一个女人。街坊皆传言道:“他是为花妇而疯!”他是否为花妇而疯,外人不得而之。不过花妇之女——昙花的确和疯子外貌有些相似之处,越想越看越像……

昙花是个高中女生,对于她的亲生父亲可能是那个疯子,她很是在意。每每有人谈论疯子的时候,她都厌恶的躲开。当她和疯子在无人处相遇的时候,总会生起一种亲情般的感动,那个疯子此时似乎也安静了许多,只是睁着眼睛直楞楞的看着自己。

疯子看到昙花总是喊着她的名字:“昙花,昙花,我对不起你,你别吓我,别吓我……”随后是疯子似乎不是从人类口中,发出的惊嚎声……

昙花问母亲,母亲借故推委了。昙花虽然是个孩子,可是对于自己的身世以及那个疯子充满了疑问,她需要把这个谜团解开,自己究竟和那个疯子是什么关系?

庭院的走廊前,母亲精心栽种着一盘昙花。曾经有广州提供花卉的客商,要求把那盘昙花买回去,母亲委婉拒绝了。

昙花从记忆起,就看到了那盘昙花,可是从来未见昙花盛开过,哪怕是它应该盛开的季节,夏秋二季。难道自己和这盘昙花有什么关系吗?

她必须要解开这个谜团。明天就是我的生日,妈妈答应过,生日的时候,会为我解答所有的谜团。

农历七月七是昙花的生日,母亲为昙花精心准备了丰富的生日大餐,可是母亲说,要等两个人,两个对自己宝贝女儿昙花有着重要意义的人。昙花看到母亲眼中的泪花,昙花爱惜的用手轻轻擦去母亲的泪水,又轻轻的捋了一下母亲早添的白发,含泪说:“妈您吃苦了!”母亲笑了,连声说:“妈不苦,不苦……”

夜色很深了,母亲说的两个客人还没有来。也不知道天上的牛郎和织女说了多少悄悄话,其中一个客人来了,是疯子。

疯子俨然失去了疯态,只见他视若无人的走了进来,也不看母女二人,只是看着那盘昙花发楞。疯子也不知道看了多久,突然喃喃的自语道:“昙花,我们的女儿长大了,我徒有虚名的捞的个‘花圣’的雅号。承蒙您的厚爱,下嫁于我,而我……我……只想再见你一面,今生只想再见你一面,希望你能宽恕我的罪过,让我再见你一面……”

昙花看着母亲,母亲没有说什么?只是自顾流泪叹息!

母亲走到疯子身边,也对那盘昙花说:“仙子,我答应过你照顾你们的女儿十八年,我也要走了,你也要给我和您的女儿一个交代……”

花妇道完,只见那盘从未开放过的昙花,突然发出了淡淡的清香,随后盛开出无以伦比的昙花,美丽的昙花,昙花逐渐幻化出白衣素服的美女。

昙花知道那个美女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素服美女走到花妇面前,叹息道:“花姑,你受苦了,让你在人间承受十八年的罪,你埋怨我吗?”花妇泣道:“如果当日,我不诱惑花圣,不嫉妒你们的爱情,也不会让你们一家落的这个下场!”

素服美女又是一声叹息,看了一眼昙花父女,淡淡的道:“一直以来,我以为花圣先生,是花中知己,当年我用一开一谢的空隙时间,来报答先生对花的知遇之恩,没想到先生居然也是个见异思迁的人。”花圣羞愧的垂下了头。

花妇推了一下昙花,让她喊娘。昙花一时转不开,只是惊讶的看着这一幕,看着花妇,看着花圣,看着这位美丽的从昙花中走出来的娘。

素服美女对昙花露出了好看的笑容,脸上挂着泪珠,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昙花、昙花、到娘这里来。我一直在默默的守护着你,可是娘是有罪的人,娘不能出来见你,请你不要怪娘!”

花圣长叹一声道:“当年,仙子怪我怨我恨我,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仙子一片厚爱,我却不知道珍惜,悔恨也不敢提起。上天认为人花殊途,不能恩爱,我虽然死不认同。可是,对于上天让我疯癫十八年的惩罚,也绝没怨言。不过对于你们二人各自十八年的刑期,一个自我囚禁;一个发配人间。我就是死也要到天庭去论理一番。”

素服美女看了一眼花圣道:“你可爱之处,就在于这点,不过上天罚你疯到是对的,因为你不疯的时候比疯了的时候更疯狂!”

天亮了,昙花依旧像往日那样去上学,只是花妇的档口换了个老板,赫然是疯子,已经恢复正常的疯子。

有人曾对他家屋中偷窥时,发现多了一盘昙花。据说每到夜深人静时,在他们父女居住的屋中,总会传出绝对不止两个人的欢笑声,仔细辨听,可能还会发现其中还有花妇的声音……

以上就是四川真实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四川真实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61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