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唐朝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日本民间鬼故事电子书、东北老人讲民间鬼故事、鬼故事民间故事大全、潮汕真实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唐朝民间鬼故事第一篇-乡村夜

(一)

按行政区划、地理方位,张阁村以一口石井为界,被划分为张阁东队和张阁西队。我家归属东队。

石井在张阁村正中央,在横贯村子的大路之南。石井左右三十米,全是洋槐林,春天满树繁密的白色小巧花朵,静悄悄,漫空喷吐甘甜芬芳。往南一百多米,直至水塘。水塘很大,东西长三里,南北宽一里多,汛期水满,至边沿,横坐树干,可以脚潦水。石井直径七八十公分,井壁石砌,长满墨黑苔藓,因为数百家乡亲们汲水不断,井沿常年潮湿难干,水质清澈无异味。

1982年,暑假的一个夜晚,酷热的白天我被娘圈在屋子里写作业,夜晚来临,我和同学小四爬上水井南,水塘岸边的洋槐树。

洋槐树树叶细碎厚密,把我们遮蔽的严严实实。微风吹来甚是惬意。我们的闲聊没有目标,随便想到哪里就说哪里。先是说起前天偷梨园里的西瓜,后来又说起偷瓜被逮的原因。一说起被逮的原因,原本和谐的气氛一下子充满了敌对情绪。

紧张气氛是由小四营造的。他之所以感觉忿忿不平,主要是偷瓜被逮后,他被人家告状,挨他爹狠揍了一顿。小四说,为什么不逮你?我说我跑得快。小四说,你应该等我。我说,等你?等你我不也被逮了?小四说,关键时候不讲情义,算什么朋友?!我说,谁叫你一下子偷两个大西瓜,你要是偷一个,保准逮不到你!小四这下有些气馁,觉得我说的话有道理。我接着说,为了表示歉意,你被放回来后,我不也把我偷的瓜送给你吃了?再说,你偷瓜还不是为了给何美荣送一个,何美荣有什么好看的,脸上还长几个白麻子。何美荣是我们班的语文课代表,小四有些喜欢她。

我一提何美荣,小四觉得被说到要害,就更不说话了。我们就坐在水塘上方的洋槐树杈,沉默起来。微风吹得树叶窸窸窣窣。汛期尚未到来,脚丫够不到水面。黝黑平静的水面上,不时响起鱼尾拍击的声音。我和小四,骑坐在洋槐树上。那棵洋槐树树冠庞大,根植岸上,树身倾斜一百六七十度,三分之二的树干都在水面之上。小四在前靠近水塘,我在后接近水岸,中间隔开一根小树叉,稠密树叶遮挡得彼此不见,不闻其声,如不是同时相约而来,根本不知道还有另外一个人。因为刚才指责对方光顾偷瓜,不讲义气,话不投机,这时候都缄默许久了。因为一个女生,就把我对他的好忘得干干净净,我也生气,扭头不愿意看见他。原先,我的脸是朝着他和水塘,是和他对面相谈的姿态。现在,转向岸上水井的方向。

等我的眼睛适应岸上的景和物,突然,黑暗中,发现一个人影,紧靠树根,笔直地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从大路到岸边,一百多米距离,他走过来,我们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这个人应该是在我和小四生闷气,互不搭理的时间段走过来的。由路而岸,一片数米高洋槐林,树阴匝地,暗夜里密不见光,地面枯枝败叶,破东烂西,人走其上,不会寂悄无声。这个人怎么过来的呢?他是谁?

唐朝民间鬼故事第二篇-金色灵芝

话说,在大陆北方某县,有位富甲一方的周员外,这周员外仗着祖德的庇荫,一辈子不愁吃不愁穿一生都没工作过,尽管时局一直不好,一会满清垮台,一会军№混战,这些都没影响到周员外在此县的财富与地位,究其原因,原来是这周员外善於逢迎巴结政客军№,因此在这浊浊乱世中还能左右逢源过着太平日子,不过俗话说:〔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这周员外随着年岁的增加,身子骨就渐渐的不听使唤了,由其是平日大鱼大肉吃多了,这会得了痛风的毛病,手脚关节疼痛难挨,每每病发之时常常痛到锥心刺骨,哀号不已,尽管周员外散尽千金遍访中西名医,但始终无法有效的根治,充其量也只是缓和一下症状而已,所以周员外出了重赏,只要有人能治的好他的痼疾,愿奉上大洋一千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来自全中国各地的走方郎中,开业医师,纷纷献上家传密方、祖传良药,可是偏偏没一有味药能医的好周员外的毛病。一天,周府来了个南方来的郎中,自称熟知各种医理,深 各种药性,医过各种怪病,他保证能治好周员外的痼疾。此人自号〃神医圣手〃何大夫,周员外按例请他入内把脉诊治,何大夫在一番仔细的望闻问切後,告诉周员外说:〔员外的毛病很特别,一般的药石灸艾是无法根治的,我这有一帖药是先师传下的秘方,服下之後保证药到病除。〕,周员外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唉!这话我听多了,哪个来的大夫不是这样说的,结果还不是没效,说点新鲜的吧!〕,何大夫笑着说:〔员外别心急,我还没说完呢?我这帖药要有效还得要一味药引才可以,否则..〕,周员外奇道:〔什么药引?该不是紫河车一类的吧?〕。何大夫摇摇头说:〔不是的,这味药引非常罕见,得不得的到就要看员外您的造化了!〕,周员外说道:〔喔!什么希奇古怪的东西我没吃过,说来听听是啥宝贝?〕,何大夫说:〔是灵芝!〕,周员外一听之下哈哈大笑说道:〔我还以为什么希罕的东西耶!原来是灵芝啊!这玩意我家多的是,有千年老山灵芝,更有万年人形灵芝,这算什么罕见的药引?〕,何大夫笑道:〔灵芝跟其它药石一样有分上中下三品,员外家的灵芝算来都是属於上品的灵芝,不过及要治员外的病非得极品灵芝才可以!〕,周员外哼的一声回答:〔我那万年人形灵芝已是举是无双的人间极品了,哪还有什么极品可言,您倒说说看,怎样才算极品,又产於何处?〕。何大夫说:〔这极品的灵芝不 要历经千万年才可形成,也不是产自老山密林之中,其颜色非黑非赤,非黄非紫,乃是成金黄琥珀之色,它产地很特别,是在棺材之中,而且不是在一般的棺木之中,它产在上好的黑檀或紫檀棺中,棺中所葬之人生前必须是曾服食大量人 或灵芝何首乌等上等药材,或是此人生前是抽大烟的鸦片鬼,这样棺中靠近死尸口 处才会长出此金色的极品灵芝!〕,周员外一听〃霍〃的一声坐了起来,精神为之一振,问道:〔什么?棺材内!金色灵芝?还要在死尸的口处,这....这是为什么?〕。。。

唐朝民间鬼故事第三篇-阴阳道人

今天我要给大家讲述的是我的家乡一个阴阳道人的故事,所谓阴阳道人就是可以通晓阴间阳的事务,在民间也被称之为阴阳先生,正所谓 手掌阴阳界,脚踏乾坤冥,一双阴阳眼,洞穿人世间,四象八卦,法锁妖魔,唯我阴阳道人,云游四方。历朝历代均有这样的奇人,他们的故事也广为民间流传,至今也有这样的人在民间。

我讲述的这个道人是清朝乾隆年间发生的事,故事发生在热河(以蒙古语命名为“哈伦告鲁”,或“哈伦郭勒”,汉语意译为“热河”)管辖的一个镇子,那里住的一个大户人家,家族姓宇,至今以这个族人命名的村子还在叫宇家院。这一日,一个云游的年轻道人来到热河途径宇家院,只见这个村落虽然地处偏僻,但临街有家大户人家,向村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这户人家便是现任住热河于都统的故居家园,年轻道人四处云游专司替人看阴阳两宅,从这个宇家祖籍的院落看出一定有同辈高人给看过风水的,所以来到宇家门前稍做停留,只见门前一群小孩正在和一个老者戏耍,年轻道人觉得这个老人很面熟,走近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同门师兄张道兄,他上前搭话,自报家门,那老人听了很是激动,双手摸索着找寻自己的师弟,这个时候年轻道人才发现师兄已经是个盲人了,他搀扶师兄坐在一边问:“师兄你的眼睛怎么瞎了”,老人无奈的摇摇头回答:“我后悔啊……”随后便向小师弟诉说了经过。

原来到了乾隆年间老宇家主人可谓可谓是当地的乡绅望族,可是这家男主人对自己的权利官职还是不很满意,当时的人都很信奉风水,所以他差人寻找懂得阴阳之术的道人,终于他找到了茅山一派的张姓道人,他将道人请到府中,热情款待,席间他把自己的意思和张道人说了,道人答应宇老爷给他看看阴阳两宅。道人看罢阳宅对宇老爷说,阳宅风水可以对宇家旺盛不犯忌晦,然后宇老爷领他又到宇家的祖坟去看阴宅,到了阴宅后只见道人拿出八卦罗盘看罢,轻描淡写的说了两句,然后就随宇老爷回府了。

从祖坟地回来后,宇老爷又宴请张道人,这时他察言观色觉得张道人有话但没有说出来,宇老爷屏退吓人,酒席桌前只有张道人和他

他问道人自己的祖坟风水如何,张道人还是不肯相告,宇老爷又命家人取来百两黄金,可是道人也拒绝了,这时宇老爷说:“先生,有话经管直言,在下绝对会报答先生”,这时张道人开口道:“宇老爷家祖坟风水很好,只是不是正穴”,宇老爷说:“何以见得呢”,道人说:“今我观你先人陵墓可谓左文右武,前有龙头探水,后有青山靠椅绵长,只是先人坟墓未居正穴,如果居在正穴,我想宇家后人必定有官至一方大员的人物出现”,宇老爷闻罢起身叩拜言道:“望仙师指点”,张老道说道:“今你族人已经是当地大户人家,我辈师傅曾嘱咐我等务要替人看正穴阴宅,如若点了正穴必遭天谴,那个时候我如何生计”宇老爷听了明白道人的意思,遂向道人承诺宇家一定善待他,直到养老送终,道人想想自己为出家人,既无儿女,既然宇家老爷答应为他养老送终,那么他也就答应了宇老爷给他家祖坟点了正穴。自把祖坟移到张道人的点的位置不出一年,余家老爷被提为热河都统可谓当地最大的武官,这一年来张道人的眼睛也慢慢失去了光明。过了几年宇老爷死了,他的儿子袭了父亲的官职,带着家眷搬进了热河府,这里只剩下远房族人留守,宇老爷在世时对张道人还是礼敬有佳,他过世了他的儿孙子弟也就慢慢对张道人冷落了,到也是每天三顿管饱,只是不再象从前那样问含蓄暖了。

年轻道人听到这里叹了口气说:“师兄当年我们同和师傅学艺,你是最有长进的,为何不听师傅嘱托,要为宇家点了正穴呢,现在你眼睛也盲了可如何是好,这宇家后辈也是忘恩负义的主,我找他们理论一翻”,张老道抓住师弟的手摇摇头,年轻道人明白了,如今这宇家在本地实属一方人王地主,那个敢惹弄他们就是他家的奴才也都横行乡邻,欺男霸女的。年轻道人自叹道:“要是师傅在就好了可以破了他家风水,也算为当地除了一害,可惜我们没有学过如何破解之法啊”,张老道听了悄悄的对师弟说:“我知道如何破了他的风水,但不知道师弟敢去与否”年轻道人说:“为师兄报仇我敢去做任何事情”张道人便在小师弟耳边耳语了几句,最后又叮嘱一番。

那年八月中秋之夜,天格外的晴朗,圆圆的月亮挂在天空正中,约是晚上亥时左右,宇家祖坟的山坳中走来一个黑影,正是那个年轻的道人,只见这个道人轻轻走入宇家坟地,转了一会来到一坐坟前,然后四周环视一下,看看天空中的月亮,就躲进了坟边的树丛中,这个时候的山坳里格外的清凉寂静,偶尔传来几声猫头鹰的叫声,令人有些胆寒,年轻道人从背后背囊里掏出两件东西,一件是桃木做成的弓,另一件是桃木做成的箭,他爬在地上死盯着一座坟,过了许久刚过子时,突然传来阵阵锣鼓声音,那声音似乎是从山中传来又象是从地下传来,由远至近,他紧盯着,只见宇家祖坟其中一个坟里飘飘的走出些官兵,举着刀枪剑戟,有的敲着锣鼓,年轻道人屏住呼吸紧盯着,一阵喧闹过后传来马嘶的声音,只见一个威武的将军穿着赭黄袍腰间悬挂宝剑,头带簪盔,甚是威武,这时年轻道人,搭上桃木箭,拉开桃木弓瞄准这个武官的咽喉嗖的一声射过去,可是射偏了射到了眼睛上,只见一股旋风是的那伙人不见了,耳边隐约有鬼哭狼嚎的叫声,过了一阵才寂静下来。年轻的道人才站起慢慢走出坟地。

没多久,宇家出事情了,宇老爷的公子得了眼疮,请了许多大夫也不起作用,没到年底就一命呜呼了。而那个中秋十五过后,宇家人再也没有见过张道人,后来当地人慢慢传开张道人被他师弟带走了,再后来有人传言是张道人的师弟用震天弓和穿云箭破了宇家的风水,从那以后宇家再也没有出过大的武职官员,据说宇家后人听了祖先的遗嘱只能从文或经商,反正现在宇家的后人极少有当兵的,偶当兵服役的也没出过大的官员。正所谓善恶之报,如影随行。受人点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才不亏为正人君子之为。

唐朝民间鬼故事第四篇-鬼舟

明天启三年九月,浙江嘉兴南塘村旁的一座农舍内,一个二十余岁面容姣好的少妇正围着厨房灶台忙碌不停,旁边还有个垂髫幼童在帮着扇火。扇了一会,那幼童有些累了,抬起头奶声奶气的问妇人道:“娘,笼中馒头什么时候才能蒸好啊,我都饿了。”那少妇擦擦额头的汗水,莞尔一笑道:“你在等等,马上就好了。”那幼童甚是乖巧,听了也不吵闹,低头又拿起扇子扇火去了。原来这少妇姓王,娘家与南塘村仅有一水相隔,五年前才嫁到这里,丈夫胡大成是个老实本分的农民,每日早出晚归耕耘田地,饶是如此,苛捐杂税却多如牛毛,即便是风调雨顺之年一家人所获收成也仅堪温饱。王氏娘家贫穷,又是家中独女,她待父母颇为孝顺,日常多有接济,胡大成心地憨厚善良,也从不阻拦。两人育有一个独子名叫至宝,如今已经五岁多了,聪明伶俐甚是爱人,夫妻俩视为掌上明珠一般。

这一日胡大成又早早出门下地了,临走之前吩咐王氏中午蒸上一笼馒头,自己中午再回来吃。王氏想着二十余日没回娘家了,也不知父母在家中如何,于是便多蒸了一笼,准备午后回趟娘家,顺便将馒头给父母带去。不多时馒头便蒸好了,王氏先拿了一个给儿子吃,自己切了盘咸菜和馒头一并放在桌上,等丈夫回来。待中午胡大成回家吃毕,王氏便将回娘家之意告诉了丈夫,胡大成想了想道:“你和儿子回去可以,但不要在家中过夜,因为明日一早我准备带你们娘俩进城,去买匹布给你们做身衣裳,你们今日早去早回便是。” 王氏一听心中欢喜万分,应了声便提着一篮馒头带着儿子出了门。

胡大成见妻儿走了,将门锁好扛着锄头又去了田间劳作。待到下午夕阳西斜,他才满身疲惫的回来了,不料走至家门一看发现门上还挂着大锁,显是妻儿尚未回来。胡大成拿出钥匙一边开门一边暗自嘀咕,走时明明说好早去早回,为何这时还不见王氏带着儿子回来,莫不是留在岳丈家吃饭不成?他进得门来抓起两个馒头就着中午吃剩的咸菜狼吞虎咽的下了肚,眼看着天色渐暗直至暮色沉沉,王氏和至宝仍然没有回来。胡大成估计妻儿今晚在岳丈家住下了,心中不由微微有些愤懑,出门之际走之前自己千叮咛万嘱咐,她却不记在心上,以致非要误了明日行程,着实有些可恼。胡思乱想间一阵倦意袭来,他倒在床上便呼呼大睡了。

待到第二日醒来,胡大成一早便在家中等待,可直到午时过了仍未见到妻儿回来,他心中疑惑万分,便出门想去岳丈家看看王氏何故久去不归,不料坐渡船到了岳丈家一看,发现只有老两口在家,却并无王氏和儿子的身影。他再一问二老皆说昨日并未见到王氏带着儿子回来过。胡大成听罢大惊失色,一再追问二老仍是口执一词,他心中不由慌乱莫名,急忙将昨天中午王氏带着儿子回娘家之事源源本本的告诉了二老,二老听罢也是焦急万分,赶紧与胡大成一起出门沿路找寻,可四处打听乡民都说未见王氏和至宝,三人边走边喊,苦苦找寻未果,眼看天色已晚秋风渐起,胡大成便让岳丈二人先回家休息,自己继续沿着河堤找寻。

走不多时一团乌云飘来将月亮遮了一半,随即便下起了潇潇细雨,胡大成举目四望,见前面芦苇丛中恰好有个破败的茅棚勉强可以容身,于是便奔至棚下躲雨。此时河面起了一层白茫茫的薄雾,胡大成全身湿透蜷缩成一团靠在角落,耳听得外面雨点打在苇叶上沥沥有声,心中又想起娇妻幼子不知所踪生死未卜,心中焦灼之情不可抑制,一番胡思乱想兼之饥寒交加,不知不觉便沉沉睡去。也不知睡了多久,朦胧间忽听河面上传来一阵水声,胡大成睁眼看去,发现在雾中隐约有一点碧绿色的荧光由远及近顺河而来。他心中惊讶不知这是何物,待那荧光走至近前,方才发现居然是一条箬笠小舟,船首挂着一盏白纸灯笼,而那荧光便是从灯笼中透出的。

唐朝民间鬼故事第五篇-踏雪者之蓝衫鬼

这个世上不是只有黑与白,还有灰色。那些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人,整日在风雪狂澜中奔走,然无论其去过哪里,做过什么最终都会被冰雪掩盖。既不显赫与人前,亦不留名于身后,谓之踏雪者。

[楔子]

阿牛打开门锁,用力推开“学林书斋”的大门,古旧的木门发出沉闷响动。他麻利地去院子的古井边弄上来一桶水,然后去柴房拿出了大扫帚。他是这里的学生,因为家里穷,用做工抵用学资。他每天要为这个书馆的俞先生做很多事,比如洗衣、扫地、劈柴、烧水,甚至还要照顾时常喝醉的老家伙。当然照顾醉鬼并不是完全没好处,有时候俞老头子会给他点残羹剩饭,甚至还有些剩下的水酒,阿牛人生的第一口就是这么得来的。前几天,老头子甚至还赏给他一本残破的《论语》。

每天当阿牛把地扫干净,泼上清水,擦干净大门后,俞老爷子就会慢悠悠地从里屋出来,心情好的话甚至会提点他一下当日的功课,如果心情不好就会罚他背书。俞先生,姓俞名浮生,是个退隐的老举人,有人说他参与过“靖难”。阿牛不知道靖难具体是什么,毕竟已经隔了有20年,那对他来说已是很遥远的战争。

但是今天当阿牛把柴都劈好了,先生还没有出来。他跑到山坡的大树上,远远看到已经有学生在山脚下朝上走。这个……如果他们都到了,先生还没来,那就出乱子了。难道昨夜又喝多了?但在院子里没闻到酒味,水槽那边有没有呕吐的痕迹呀。

阿牛挠了挠头,大着胆子跑去里屋,小声敲门道:“先生,先生!该讲课了……他们都到山下了!”

敲了两下没有动静,他大着胆子加重了力度“梆!梆!梆”,“先生……”

房门吱呀呀慢慢打开……紧接着一股刺鼻的血腥气从里传出。他皱眉跨进门槛,突然脚下一滑,一屁股摔在地上。地上湿漉漉的,他拾手一看满手是血。前方的房梁上挂着俞先生的尸体,外头一阵风吹来,一条蓝影从床头掠过。阿牛吓得嘴巴打颤夺门就跑,但刚跨出门复又摔倒。

“杀人了!杀……杀……杀人了!”(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并没有过很久,村长和仵作就赶到了。两人商量了下,忙不迭地派人向府衙送信。外面的学童们先是害怕和吃惊,然后好奇心终究战胜了恐惧,纷纷围着凶宅张望,就靠仵作一人根本无法保护现场。一个时辰后,县衙的公差来到学林书斋,又过了大约半天,正午时分应天府的巡检钱少龙居然也来到此地。

“第三个了啊……这事有点大了。”钱少龙看着床沿上挂着的蓝色长袍,脸上浮现出诡异的表情, “这世上是没有鬼的!但这来去如风的……难不成真是大高手?”

这时村里的仵作小心地凑了上来: “大人……尸体已经替您保存好了,是否立即运走?”

钱少龙小心看了看四周,点头道: “越快越好,争取天黑前能回府衙。”

但是……钱少龙并没能平安返回应天府,在他带着俞先生的尸体走上官道前,他和那五个来自府衙的公差一起倒毙在乡间,尸体边的树杈上挂着一件蓝袍。震惊朝野的“蓝衫案”就此拉开序幕。

以上就是唐朝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唐朝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00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