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期间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唐朝期间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真实鬼故事老人、民间鬼故事三百篇、不恐怖的民间鬼故事、民间禁忌的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唐朝期间民间鬼故事第一篇-折腰土地爷

钜野有个叫张文翰的人,考了很多次童子试都没有考取,一生就到人家家里去坐馆,教授蒙童。

他曾经带着他的学生去,也和学生们一同参加考试,他的学生有很多都考上了,而他仍是榜上无名。

张文翰在一个村子的村口的庙里,开设学堂,教授学生。每天傍晚,上完课之后,学生们都如鸟兽一样,各自回自己的家去了,只有张文翰一人住在庙里。

有一天晚上,正好是那个月的十五月圆之夜,张文翰见到一个人在门外徘徊,张文翰仔细一看,是一个五十岁的老翁坐在一块石头上,庙门前有一塘池水,正和月光相映,那老翁的须发眉目都看得清清楚楚。

张文翰见他不是村子里的人,走上去问他,那人答道:“我姓许,是前面村子的人,因为喜欢这一塘池水,因此趁着月色,来此闲游。”

张文翰请他进去,点上灯火,煮好茶水,对坐闲谈,感到颇为畅快。从此,许翁每夜都到来,闲谈到了深夜了才回去。

张文翰一个人在庙里,正感到无聊孤寂,得到了许翁来夜谈,打发时间,心里感到十分的惬意。两人促膝闲谈,夜夜如此,很少缺席,甚至是风雨交加的日子,也按时来相聚,两人时常也饮酒作乐,相互请教。

然而,许翁白天从没来过一次,张文翰偶尔问到这事,问他为何白天从不来相聚,许翁回答说:“前面不敢告诉你,现今我和你相交已深,没有什么话不能说了,我是前面村子的许茂修,五年前由于拖欠官粮,跳进这池水里死了。”

张文翰和他交往已久,也不感到怪异,说:“像你这样落水而死的人,不能得到轮回,才郁郁不快地长久居住在这里吗?”

许翁道:“也不是的,冥司对于缢死鬼、溺死鬼以及老虎啃死,毒蛇咬死的鬼,和正常死亡的人不同,轮回转世,有个期限,规定五年之后,自己找一个代替自己的人,自己才能得以脱身,才可以投胎转世。现今,五年的期限快到了,也将要和你分别了。”

张文翰道:“百死不如一生,希望你早早脱离这灾厄,那才是值得高兴的事。”

后来,许翁到来,脸上带着高兴的神色,对张文翰道:“明天中午,有一个男子来这里打水,绳子会断掉,桶会沉到水里面去,他下去找桶的时候,就会溺水而死,他就是我的替身。你不要泄露出去。”

张文翰也为他感到高兴,向他道贺,两人又说话说到深夜才散。

第二天,张文翰在庙里时时注意外面的动静,果然有男子来打水,绳子果然也断了,桶果然也下沉到水里去了,那男子果然也下去找桶,一会儿,他却提张文翰以为许翁弄错了,等到了晚上,许翁到来,对张文翰说:“我不忍心这家里孤男死去,他有八十岁的老母亲,眼睛看不见了,正靠着他奉养,让他溺死在这里了,就是杀了他的母亲啊!亡羊补牢,还不晚,我再等等吧!”两人都相对叹息。

过了几天,许翁又来对张文翰说:“明天早上,有一个少妇从东南方走来,拿着蒲扇,遮住早上的太阳光,往远处看,她的扇子会被风吹到水边,少妇过来捡,就会不小心落到水里去。”

张文翰嘱咐道:“果真找到了替身,还要来和我好好道别。”

许翁道:“这当然。”

第二天,张文翰又等着观察,果然有一个少妇走过来,果然像许翁说的那样,但是,她捡起扇子就大大方方地走了,又不见有什么怪异。

等许翁到来,张文翰又问他缘故,许翁道:“又不成了。我看那少妇腹部膨起,已有身孕,将要临盆了,让他死去,就会是两条人命,我不忍心。还是再等等吧!”

张文翰也很赞赏他的德行。

从此,两人时时相聚,一个甘于在那里做教书先生,不想解馆回去,一个乐意做鬼,也不想脱离苦厄。

许翁忽然有好几天都没有到来,张文翰不知道他怎么回事了,对他十分期盼。

一天晚上,许翁披着新制袍子,带着高帽子,后面跟着一个人,像是他的仆役。

这让张文翰感到很惊愕。

许翁对他说:“今天真的是要和你长远地分别了。冥司把我前面的两件事报告给上帝,上帝对我的行为大加褒奖,授予我河南滑县李墥一地的土地神。马上就要去赴任了,今晚就来和你告别。”

于是,许翁就叫仆役摆上酒菜果品,各自心里都有一种悲伤的滋味。

张文翰道:“你现在脱离苦海,算得是腾达了,马上就要去料理一方土地了。想我还是碌碌无为,也不知道前途荣枯之事,将来真不知道落得个什么下场。”说完,不觉唏嘘感叹。

许翁也悲伤地感叹道:“我看你没有福相,即使是微小的功名也难以取得。功名富贵都是不能强求的事。这里离滑县只有三百里路,明年春天,天气转暖,百花开放的时候,你可以到那里去游玩,我不会让你空手而回。”

张文翰答应了他。

村里的公鸡打鸣了,两人握手洒泪告别。

以后,又是张文翰一个人在庙里,一夜都没有什么声响,感到百无聊奈,到了期限,也辞去了教书的工作,回家去了。

第二年,张文翰按照许翁说的,带着一些干粮就前去了,没几天就到了滑县。来到一个村里,在村子前面有一个人见了他,拦住他问道:“先生是我们土地神的朋友张文翰吗?”

张文翰惊讶地说:“你们怎么知道?”

村人道:“前个月,村里的人家每家都得到了一个梦,梦到土地神来告诉大家,说今天有人到村里来,是他的好朋友。因此,我村里的人选了个日子,在明天举行祭祀土地神的大会。今天,先生果然来了,真是一件奇异灵验的事。”

张文翰住在村里,第二天早上,早早起来,梳洗完毕,整理好衣服,进入庙里,见庙里的神像是新塑成的,就对着神像祷祝:“故友张文翰按照约定,如期来拜访,许君有灵,希望你能知晓。”

说完,张文翰鞠躬下拜,然而神位上的神像也像在鞠躬。

众人才扶起张文翰,说:“先生不要过于恭谦,神也感到不安了。”张文翰才停止,不再下拜。

于是,张文翰在村里盘桓了一个月,那些村民挨家挨户地好酒好肉招待他。

他离开的那天,村民又在大家共有的村会费中,拿出两百两银子送给他。

张文翰回家置买田地,也算得上小康之家了。

滑县的村子中,至今还有折腰土地的说法。

唐朝期间民间鬼故事第二篇-庙子岭上赶尸人

荒山深处的庙子岭上,有家晚上开门营业的客栈,在这里住宿的赶尸人和尸体都会神秘失踪。这天来了一个神秘的赶鼠人……

一、深夜开张的客栈

民国时期,荒山深处的庙子岭上,有家晚上开门营业的客栈。

这一夜,夜色如墨。四周一片静寂,只有树叶轻轻的婆娑声。此时,客栈内却有灯火亮了起来。掌柜李狗子手执煤油灯,将客栈门口挂着的两个白灯笼点亮,口中喊道:“开门喽,生者回避,死者进门!”

这是李狗子的习惯。每晚开门做生意时,总得喊上两嗓子,也算是给自己壮壮胆。毕竟,这一行,赚的可不是活人钱。所以;连挂着的灯笼,都是白色的。

庙子岭地处荒山,人烟罕至。在这里开客栈,是专门给赶尸人住的。那年头,兵荒马乱,不少人死于异乡。独自一个在他乡的,临死前都会托付赶尸人,死后将尸体运回故乡。所以,这才有了赶尸人这行当。将遗体顺利送回了老家,赶尸人便可从家属那里得到应有的报酬。只不过,这行当有点疹人,大白天的怕惊世骇俗,所以一般都是白天休息,晚上赶路。

赶尸人赶路时,都会挑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免得碰到人。这庙子岭,地方偏僻,是赶尸人的最爱。不管目的地在哪里,多数赶尸人都得经过庙子岭。所以,这里也就成了赶尸人的落脚点之一。

李狗子说是掌柜,其实客栈也就他自己一人,身兼掌柜和伙计。到了下半夜,就是李狗子开店做生意的时候了。赶尸人走了大半个晚上的路,下半夜会挑个落脚点吃饭、睡觉。白天醒来就在客栈休息休息,吃点东西,等天-擦黑,再接着继续赶路。

这夜,李狗子一开张,久久都没生意上门。正坐在煤油灯下发呆,却隐隐听到外头似有怪声。仔细一听,“吱吱”声不绝于耳,听起来有点疹得慌。

李狗子起身,朝外走去。到了门口,往外一看,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外头,黑压压全是老鼠!一只,两只,三只,四只……数了好一会儿,也弄不清到底有多少!一眼看过去,一大群老鼠隐没在夜色中,只露出一只只放着光芒的眼睛,齐齐盯着李狗子。

成天和死人打交道,这李狗子的胆子也算大了。但被这群老鼠一盯,心里还是直发毛,双腿不住打战。若不是扶着门框,只怕要瘫倒在地上了。好不容易,缓了口气,他这才看到老鼠们的前面,还站着一个人。

二、神秘的赶鼠人

这人身材高大,长相倒很普通,是掉进人堆里再也找不着的那种。见李狗子怕成这样,那人道:“小兄弟,别怕。我叫刘三猫,今晚就在小哥这里投个宿,有劳了!”

李狗子看着那一群老鼠,话都说不利索:“那,那,这些老鼠?”

刘三猫道:“没事儿。这些老鼠,可听话了。我是个赶鼠人,不好到一般的客栈投宿,刚好看到小哥这客栈,挂着白灯笼,这才敢来落个脚。这些老鼠,自己能找到安身处,小哥不用担心,给我一间房就够了。”

说完,刘三猫吹了声口哨。说也奇怪,那群老鼠一听到口哨,一下子散开了。一会儿的工夫,齐刷刷地消失不见了。一大群老鼠,来得快,去得更快。李狗子揉了揉眼睛,简直怀疑刚才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进了店,李狗子赶紧招呼刘三猫,给他倒热水,再利索地上了饭菜,还倒了一碗酒。刘三猫饿了,也不客气,端起碗就狼吞虎咽。见状,李狗子问道:“刘大哥,我这店呀,专门招待赶尸人。一般人,怕沾了晦气,从不愿来。这几年来,大江南北的怪事儿,我也听得多了,可从来就没听说过,还有赶鼠人这行当!”

刘三猫放下碗,摸了摸嘴巴,哈哈笑道:“这有何怪!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人死了,落叶归根。老鼠不也是这样吗?如今,世道乱,老鼠都被迫流浪到外头找吃食了。这不,走远了,认不得路,回不去了,就得劳烦我这样的人出马了!”

李狗子瞪大了眼睛:“可这酬劳,找谁要?”

刘三猫喝了口酒,道:“呵呵,天机不可泄露,这可是机密!”

李狗子天天和赶尸人打交道,神神怪怪的事儿见得多了,自然也知道行行都有自己的规矩。轻易将本行当里的机密泄露,是要遭同行惩治的。可他实在想不出来,这种年景,谁还会出钱花银子,让人帮忙把老鼠赶回老家?

李狗子见刘三猫吃完了饭,就给他开了房间,让他住了进去。没多久,楼上就传来了刘三猫的呼噜声,李狗子却还在想着他想不明白的事。

李狗子想着想着,突然一拍大腿,眼神一亮。这刘三猫,说得神奇,什么赶鼠回乡,全是扯淡!肯定是有人出高价收购鼠肉,想尝点特别的。所以,刘三猫才不知从哪里搜罗到这么一大群老鼠,打算卖个好价钱。

可光是找到这么多老鼠,还得令它们对自己言听计从,这本事就不小了!李狗子想着,有空时,得向这位仁兄请教几招。江湖之大,无奇不有。

李狗子天天和奇人异事打交道,照理说胆子也够大了。可这一整晚,睡得很不踏实。他总想着,那么一大群老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靠的是什么?

奇怪的是,一整晚,也没听到老鼠的声音。那些老鼠,不知道待在什么地方,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这下,李狗子真是对刘三猫佩服得五体投地。

隔天,过了中午,李狗子才起来。做这行的,夜里忙,白天自然起得晚。出门一看,刘三猫早已起来,正在门口坐着晒太阳。打了招呼后,李狗子说:“刘哥,昨晚睡得好吧?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刘三猫道:“习惯了。反正也没事,就出来晒晒太阳。对了,我可能要多待几天,一时半会儿走不了。”

李狗子道:“求之不得呢!我开门做生意,巴不得顾客来了就不走!”

唐朝期间民间鬼故事第三篇-孕妇

这个估计是很多老人都说过的,孕妇也是一个特殊灵体体质。

意思是,你怀孕期间,也是很容易和那个世界有交集的。

至于为什么呢,根据桃花不权威的意见,觉得孕妇肚子里的,不能称为一个完整的生命,介乎于生死之间的个体。

基督教的一个支派认为所有未足月就流产的婴儿没有灵魂,他们一旦离开母体,就属于撒旦,而且只能是低级员工,走狗那一类的。永远都不能晋升加薪什么的。年假和四金就更想都不要想了。

民间都认为每个孕妇身边都跟着一个到几个不等、时刻准备着的鬼魂,在婴儿诞生的一瞬间会进入他们的身体,第一名就赢得做人的机会。记得舒淇演的见鬼就是这个情节。

还记得外婆以前讲过她的一个姐妹,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曾经流产。当时她已经足月,在回老家生孩子的路上正巧碰到解放军枪毙一个当地的悍匪(那个年代,枪毙人都是随意拉到某荒郊就地正法的)。听到枪响的一刹那,那个奶奶(当时很年轻……我又废话了)的羊水一下子破了,家人急忙就地接生,结果小婴儿生了一半就断气了。

据说当时婴儿出生的时候双手被脐带反绑在背后,太阳穴上有个殷红的印子。老人们都说,那是那个土匪想要投胎,却半路被黑白无常抓了回去……

不管怎么说,都是一场悲剧啊。

还有一个,是我大学朋友Y的阿姨,Y阿姨当年出生的时候也是脐带缠在脖子上几乎窒息(脐带真是出镜率高的一个道具啊……),当年Y阿姨的奶奶就说,这个孩子前世不是善终的啊。

襁褓之中的Y阿姨就有了灵异的天分,据说几乎她身边的每个大人都在黄昏的时候,看到还是小婴儿的她一转头,便是一张格外妖艳魅惑的女子的脸。不过那个年代,有了孩子就是新的劳动力,谁家里有一口饭饿不死的,也就把这个孩子拉扯大了。

据说Y阿姨经常会表现出和平时根本不一样的性格,会用流里流气的语调并且很风情的抽烟。Y阿姨其实还是蛮好讲话、很随和的,但是没有人敢去占她的便宜或欺负她,据说每个曾经得罪过她的,半夜都会被恶梦惊醒,梦里不约而同的有个妖艳如鬼的女人恶狠狠的坐在被害人(……想不出别的代词了……)的胸口。

Y阿姨的女儿在懂事以前从来不肯和妈妈单独待在一起,要知道女儿都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啊,可是女儿不会讲话的时候都是一脸惊吓的盯着妈妈的背后。

而Y阿姨的妈妈,据说当年是在一个由旧社会妓院改造的医院(纯粹瞎整,就算都带个院字也不能就这么改造啊……)里面分娩,传说在解放后破四旧,一个头牌姑娘不愿意过正常劳动的苦日子就在大堂上吊自杀了。那姑娘生前甚是泼辣难缠。

所以说,孕妇们,咱们生可以,但是得要调查好了,在风水好风景佳的地方生,到那广阔的天地间吸取灵气,到那灵山仙境的地方沐浴光辉……

唐朝期间民间鬼故事第四篇-夜谭记之珠坠

一、病危

整整两天,盛嘉帝都没有传膳。他守着病重的太子,连眼都不敢闭一下,太皇太后和皇后坐在一边垂泪。

盛嘉帝不明白,他到底是做了什么对上天不敬的事,上天要让他的子嗣如此艰难?

登基十年, 他有过十九个孩子,十三个还未出世就胎死腹中,三个没过满月,一个刚过一岁就没了,另一个在三岁的时候溺水而亡,唯有皇后生的太子活到了五岁。可如今这一根独苗,也快活不成了。几天之间,他似乎老了十岁。

冷笑几声,盛嘉帝瞥了眼站在一旁战战兢兢的一排御医:“治不好太子,你们都给他陪葬。”瞬间,御医们齐刷刷地跪了一地。

最年长的御医哆哆嗦嗦地开口:“臣有个法子,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盛嘉帝的声音冷得近似冰霜。

老御医抖了抖身子,道:“若是有海灵珠,倒是可以救太子一命。”

“海灵珠?!”太皇太后惊得站了起来,“是南海鲛人后代体内的神珠吗?”

老御医答:“启禀太皇太后,是的。相传南海鲛人与人族结合后的后代,能像蚌一样孕育出珠子,珠子可治百病。鲛人后代信奉海神,故此珠子被称为海灵珠。”

太皇太后惊喜万分,对嘉盛帝道:“皇帝,哀家要是没有记错,你母亲应该是有一颗海灵珠的。”

盛嘉帝沉默许久,才淡淡地回道:“太皇太后记错了,太后并没有海灵珠。”

二、救命之恩

太皇太后并没有记错,盛嘉帝确实有过海灵珠。

盛嘉帝出生后不久,国中爆发诸侯之乱,东南、正南、西南疆域的三位诸侯王勾结起来,组织了庞大的军队进攻帝都。

诸侯王灭了先帝和他的子嗣。先皇后命亲信护着当时仅十一岁的盛嘉帝出逃,自己找来另一位同龄的男孩自焚于昭阳殿。

盛嘉帝澹渊逃出帝都不久,便跟亲信护卫走散了。在民间流落了一个多月,他几乎成了乞丐,更为不幸的是,他被人贩子所骗,带到了一个偏僻的山村,真真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澹渊试着逃跑,却被抓了回来。人贩子恼羞成怒,将澹渊打得遍体鳞伤,奄奄一息。在澹渊觉得自己快要死掉的时候,忽觉喉咙一凉,有甘甜的东西落入胃中。迷糊之中,似有人在呼唤他,可呼唤什么,他却听不清。

澹渊终于睁开了眼睛,对上的是一对黑白分明,像海水一般干净澄澈的双眸。

他说他叫若竹,同澹渊一样,也是被人贩子抓来的。澹渊用虚弱的声音对他说“:我们一定可以逃出去的。”

若竹笑笑,在他耳边轻声道:“只有活着,才能获得自由。”

澹渊浑身一震,是啊,只有活着,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他握着若竹的手,坚定地点了点头。凭着这股信念,两人在人贩子和卖主之间辗转了几道,终于逃了出来。

可为了救澹渊,若竹却受了重伤快要死了,他对澹渊说,不要管他赶紧逃。澹渊不肯,他从袋里掏出一个黑乎乎的泥丸,用力敲碎后,取出一颗白得剔透的珠子,喂若竹吞下。

若竹惊愕地看着他,他却什么都没说,只是让若竹安心睡觉。

若竹奇迹般地活了,更幸运的是,澹渊的亲信侍从终于找到了他!澹渊跟若竹说:“你跟我走吧,虽然开始会很困难,但等我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一切都会好的。”

若竹摇摇头:“我要去找阿妈。我离开这么久,她一定很着急。让她放心后,我再来找你。”

澹渊将一把匕首递给他:“好,到时候你来帝都找我。这是信物,上面有我的名字。”

若竹接过,两人转身朝相反的方向离去。

当日一别,便是十八年。澹渊集合当年最精锐的北疆军队,打败诸侯王夺回江山,登上了天子之位。后来,他派人去找若竹,可像大海捞针一般,若竹音信全无。

唐朝期间民间鬼故事第五篇-周庄杀人事件

第一章、水鬼

苏恋容是第一次听到那个传闻的,传说在三年前,有一个女子溺死在了河中。之后她的鬼魂就一直停留在这里,说是要杀死所有落水的人···

对于苏恋容来讲,这自然是无稽之谈。但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竟然就在她听到这个传言的第二天,就发现了一具尸体。

死的那个好像是某个老板,当晚下去游泳之后就没有在上来了。而他的尸体更是以一种极度恐怖的样子呈现在众人面前的。

他被人从额头到肚子剖成两半,而他的内脏也已然被啃噬的残缺不全。更恐怖的是,在他的肚肠里面,正欢快的游着两天金鱼,仿佛这就是那两条金鱼的家。

发现尸体的是今天一大早就去游湖的一对情侣。当他们看到这恐怖的一幕的时候,着实被吓了一大跳。

“难道是···”

苏恋容看着那对情侣恐慌以及欲言又止的表情不禁问道:“难道是什么?”

那个男的咽了口唾沫:“那个女人!”

相传三年前自杀的那个女人的尸体也被鱼啃噬的残缺不全。但这次的这具尸体的内脏明显是····被人啃噬的!

“你是什么人?”一个看起来有点瘦弱的警察问道苏恋容,也许是苏恋容的表情实在太镇定了,所以才会引起他的好奇。

“我是一个写推理小说的。”苏恋容学着小说中的桥段蹲了下来,仔细的检查着尸体的表情:“他看起来很恐惧,似乎是见到了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一样。”

苏恋容看了看那个警察:“这是我的身份证。”说着她便把自己的身份证递给了那个警察。

警察看了她的证件后便没有在说什么了。

而苏恋容见警察没有再对自己疑心,便又继续勘察起了现场。

“得出什么结论了吗?法医哥哥。”苏恋容娇嗔的对着法医说道,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她知道漂亮且温柔的女人是男人无法抗拒的,而这样的女人,更容易得到自己想要的。

这一刻她希望可以得到死者的信息。

法医果然没有拒绝她:“死者叫做夏天成,是一家企业的老板。死因是被人一刀刺入喉咙,而在死后不久就被人开膛破腹的丢入了河中,至于他的内脏···有被人啃噬过的痕迹···”

其实苏恋容早就看出来死者的内脏是被人啃噬过的,但当她亲耳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还是感到了一阵的震惊。

晚上苏恋容呆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仔细的思索着这一起命案。虽然她是个推理小说家,但是对于破案的热情,一点也不亚于那些专业的警察和侦探。

“登登登。”一阵敲门声从她的房间外面传来。门打开,一个长相英俊的男子出现在了门外。

“你是谁?”苏恋容并不认识这个男人,不禁感到了一阵的好奇。

那男子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你好,我叫做周琴,是负责这起案子的警察,我不知能否进来和你探讨探讨?”说着他便拿出了自己的证件。

苏恋容礼貌的把他请了起来:“你也觉得这有很多的疑点吗?只是我好奇,为什么你会来找我探讨呢?”

“我看过你的书,写得很好,而且你的思维那么细腻,我想你一定可以帮到我的。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帮我?”周琴说的结结巴巴的,不禁让苏恋容感到好笑。

以上就是唐朝期间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唐朝期间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28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