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鬼故事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听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邓县民间鬼故事、在线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合集、鬼姐姐民间鬼故事大全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听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第一篇-滇闽蛊害

序:据说福建一带有种蛊叫蛤蟆鼓,和金蚕蛊差不多,只要养这个蛊的人都可以一夜暴富。但是这个蛊的来历颇为奇怪,如果行人在走路的时候看见道边有一堆无人拾取的钱财和布匹,就知道这是有人在给送蛊。

若是遇见贪财的人就会将其捡拾起来带回家中,于是蛊种也会随着一起带回来。送蛊的人一般都要在金帛中留下一本小册子,上面写着如何养蛊的方法和用蛊的方式。

想要养蛊的人回家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洒扫庭院,清洁厅堂,然后再找一个干净的地方把蛊神供奉起来,而且心必须要虔诚,信了蛊神就不能再信儒家或佛家两道,更别说其余的什么小神了。以后每到金日(在十天干中庚、辛属金,)则蛊神就拉出粪便如同白色的鸟粪,用木片刮取之后就能以此来蛊人了,但是只有庚辛申酉日才可以下蛊,其他的日子则不行。

这蛊可以下在饮食中,或者弹在衣领上,或者活鸡活鸭活鹅活鱼水果蔬菜无所不能,最奇之处是下在活物之中蛊虫就聚集在双腿里,而活物依然可以跑跳进食,不受影响,而如果下在肉里,肉就不能煮熟。如果有人中了蛊毒,必然先打一个喷嚏,此时蛊虫就已经钻入了人的五脏之中。

开始的时候会觉得头昏腹胀,茫然无知,到最后便会腹如针扎剧痛难耐,一直要到蛊虫吃掉所有的内脏血肉人才会死亡,其状痛苦万分奇惨无比。但是蛊虫进入食物里最多只能存在里面一天,若是将食物放上一晚到第二天早晨蛊虫就会自行爬出。

所以在这里当官的人因为害怕被毒害,每次有人进奉食物,无论是什么美味珍馐都要拿到外面去放上一晚,直到第二天早晨发现没有蛊虫爬出方敢放心食用。凡养蛊之家若是下蛊害死一个人,那么此人的鬼魂就永远被这家驱使奴役,凡耕地织布的事情都有鬼来完成,所以不用动手就可以粟满仓,金盈箱。

(这个我觉得有点扯,要说谋财害命去下蛊还算有点谱,不过也可能是因为事蛊之家为了掩人耳目才会这样说。)

到了每年除夕夜,祀蛊之家就要用一只大公鸡来祭祀蛊神,此时夫妇二人必须除去所有衣衫,裸身而拜,并且把每年蛊害而亡的人按银钱的多少来算账。如蛊害一个衙役,算银五钱,秀才就是四两(知识就是金钱啊),而蛊害一个当官的更高,要算银五十两。

往往养蛊多的人,获得的钱财就要厚,养蛊少的人获得的就要薄。如果不想养蛊了,必须要算清蛊害之人所值钱两的总数,然后再加一倍才能把蛊送出去。

(有点像我们玩的击鼓传花,呵呵)。

下面再来说说云南一带最有名的金蚕蛊。金大侠在《倚天屠龙记》中记载了华山派掌门鲜于通想用金蚕蛊来害人没想到反而害了自己的情节,说鲜于通中了蛊毒之后犹如万蚁噬咬,痛苦无比,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其实金蚕蛊确实存在于贵州云南一带,养这种蛊的人要在端午日把抓来的蛇,蝎,蛤蟆等几种毒物放在一个器皿里,让他们互相搏杀,直到最后一个活下来的就是金蚕蛊了,并不是说金蚕蛊就是一种毒蚕做成的蛊。供奉蛊神的办法和蛤蟆蛊差不多,唯一的区别是还要时不时用一些撕裂的五彩布匹来喂食,这样一直要喂三年才能成功。

而这个蛊神最为灵慧,它对主人一举一动都会知道,所以如果供奉了它就要毕恭毕敬,心里不能存在半分亵渎和怠慢,否则就会殃及自身。据说要知道是否养成,就要找一人来试,如果找不到合适的人,就要找自己的家人来试,下蛊的时候,就把它的粪便偷偷下在饮食中,如果此人中了蛊毒,就会腹痛如绞呕吐不止,十指如墨,嚼豆子感觉不到腥味,含明矾感觉不到苦涩,这样才算养成了。

然后方能祈祷粮米钱银,无不称心如意。但是每月必须要蛊害一人才能灵验,否则不仅愿望不会灵验,反而会反噬自身,很是危险。

听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第二篇-会吃人的棺材

女人从绵长的睡梦中醒来,发现眼前一片黑暗。

她摸索着四周,触手可及处皆是一片冰凉,自己仿佛被困在一个狭小的盒子里。而她的下身一片腻滑,似乎能感受到血液一丝一丝地从身体里面流出去。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她用尽力气,却只能发出一点点的声音。她太累了,刚刚的生育花费了她太多的力气。

突然。外面传来一丝声响。然后,她的头上方被人移开了一道缝。

“居然还活着……”有人在她头顶这样说着。

认出了那个人,她大喊:“是我啊,是我啊,救救我……”

最后,她的声音越来越弱,因为那一条缝,又被牢牢盖死了。

猛然问,她想起了这间府邸里,流传的诡异传说:鬼棺食人。

就在这时,她似乎听到头顶传来一声女子的叹息,但再听,却什么声音都没有……

一、毒中艳鬼

今天是小叔叔秦筝剃度出家的日子。

我跟着老夫人,也就是我的奶奶,和秦府诸人站在大雄宝殿门口,送别小叔叔。

秦府是琳琅山一个养花世家,它产的花美艳绝伦,专供皇家御用,先皇曾赐予秦府一块金匾,上书先皇亲笔:富贵生花。

只可惜秦府人丁不大兴旺,老太爷早年病死,老夫人膝下只有两个儿子,一个是我父亲,一个就是今天剃度的小叔叔。

母亲在生下我之后,暴毙而亡,父亲因为母亲的离世而郁郁寡欢,最终随母亲去了;叔叔一直未娶妻,却有个一夜糊涂留下的孩子——秦生玉。而生玉的母亲,却不知所终。

“生花,生花。”小叔叔站在大殿门口朝我招手。我看了一眼老夫人,见她点了点头,这才走过去。

秦筝边抚摸着我的脸,边喃喃自语:“越是长大,越是像蓝……”

“筝儿!”老夫人一声怒喝,叔叔痴迷的眼,顿时清明了起来。他看了一眼老夫人,然后在我耳朵低声道:“生花,快走,远离这个家。”

说完后,他一把把我推开。向一直在远处静立的大师示意之后,整个仪式才算是真正开始……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回到秦府,我跟在队伍后面,我虽是名誉上秦府的小姐,但老夫人,从来都不喜欢我。

“生花小姐,老夫人说,让您去一趟前院。”丫环对我说。

我整了整妆容,走出了偏院。

经过前院花园的时候,我看到了生玉和一个男人。我向他们欠了欠身,男人回了个礼。

“你怎么向她行礼?”生玉生气地拽住他,“你是我的夫婿,凭什么要对她行礼?”

“我们又未成婚。”男人淡淡一句话。让生玉气红了脸。

“你居然帮着外人,我不理你了!”生玉说完,跺跺脚跑了。

“在下萧忆冉。”

“我叫蓝生花。”

“你不是秦府的小姐吗?怎么却姓蓝?”话一出口,他立刻感到不妥,“抱歉,我……”

我笑笑:“我的母亲姓蓝,父亲为了纪念她,所以让我也姓蓝。你来秦府,是为了和生玉完婚的吗?”

“不。”他立刻反驳,然后看着我良久才道,“是老夫人找我来,为了一味我绝不会给出的毒药。”

“什么毒药?”

“斑斓花——毒中艳鬼。”他低声在我耳边说。

听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第三篇-红孩

1

天空渐渐昏暗下来,屋子里的杨军论文还没有写完,杨军拉亮了电灯,灯光明晃晃的照到白纸上刺激得他取下鼻梁上的眼镜揉揉干涩的眼。

一刹那间,霹雳啪啦的脚步声响彻了空寂的院落,杨军重新架回了眼镜朝敞开屋门望出去,迷糊的夜色里奔跑着一个人,那一个人一步跨了四个台阶——

会是谁呢?杨军想着,却突然一怔,不会是贼吧?!

为确定一下他站起身来想出门去看看,然而就在他举眉的瞬间那一扇桃木色的门口已经框住了一个人。

2

杨军是麻栗坡优秀的大学生之一,在名牌大学就读,快毕业了。此刻放假回来,意在看守老屋。

父母和哥哥在一起生活,老屋里现在就剩他一人。

杨军有个哥哥近年发迹,父母沾了他的光在城里为二老买了洋房,便要卖掉老家的土坯房,杨军不同意。杨军还没毕业,自然没有安家,此间他一无所有他不同意卖房谁也不敢多说话,怕他误解。

杨军并不这么想。他明白自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他希望日后走远了也能记得回家的路,所以他不同意卖房。

他的决定引来村邻四坊的热议。这样一个身份的人,有这样一份心态现在已经很难得,邻居们自然对他充满敬意。年龄与他相仿的孩子们更视他为榜样,这才回来三天他已经招呼不过来了。

出现在门框里的人是从小在杨军身后转来转去的刘明,两人的感情像哥们,刘明管杨军叫小军哥。正读高二,十七岁身形贸然挺拔,白皙的俊秀脸颊,明晰双眸里满满的是书生气。

“小军哥!”来人喘息着,一只手紧紧拉住米格衬衫一角,仓惶的目光包裹住了杨军的整张脸。

“刘明!”杨军惊喜一下,脸上堆满了快乐,“好久没看到你了,这几天都不见你来找我,我还打算明晚约你去捉蝗虫呢!”

刘明的表情却没有一丝的变化,急促的喘息让他面色泛红。

杨军诧异一下,玩笑说:“怎么跑得这么急啊!想见我也不用那么激动吧!”

“小军哥——出,出,事了!”刘明一字一句说。凝固的惶恐眼神让杨军一下收住了自己的笑容。

“出什么事了?”(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我看见了——”刘明颤抖一下,眼神里的恐惧像柔波受了天雷的震动,“小军哥我该怎么办啊?”

“你到底看到什么了?”

“我——我看见红孩了!小军哥我该怎么办?”刘明一下哭了。似如身临绝境一般,仓惶绝望。

“红孩?什么红孩?”

“红孩儿啊!就是《西游记》里那个穿着红肚兜的野蛮孩子!”刘明并没止住哭泣。

杨军恍然松了口气:“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原来你是在说《西游记》啊!是不是红孩儿为难唐僧遭观世音惩罚你心生恻隐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亲眼看见了红孩!”刘明吸了一下鼻子,继续说,“红孩在周忆姐家跳水缸!”

笑意还未定,却一下被紧张霸占。

“你说什么!红孩跳水缸了?你救了吗?”杨军的脸一下阴了。

“我看见就跑来找你了!”

“快走!”杨军大跨一步责备着,“你怎么不救啊!”

“不是这样的!”刘明大叫一声。

杨军一下扭回了头,责备道:“见死不救你还有理了?”

“不是红孩跳进了水缸,而是红孩在跳水缸玩!”

“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我去还周忆姐家的锄头,因为大门敞开我一下就跑进去了,可是——我恍然间就看到了一个穿红裤的孩子正在跳水缸!”

“这有什么奇怪的?小孩子爱玩呗!”杨军却不以为然。

“可那是一个我从没见过的孩子呀!”

“也有可能是他们家亲戚的孩子呀!”

“这几天除了你回村根本就没外人进村,哪里会突然间冒出一个孩子来呀?”刘明说。

杨军沉了一阵说:“说的也是。”

“最奇怪的是那个孩子才一尺多高,竟然跳得过一米五高的水缸!”

“怎么可能呢一尺高的孩子能跳过这么高的水缸!”杨军一点也不信。

“我也不信,所以才被吓着了!我怀疑我是碰上天蛊了!”

“天蛊!”

恍然间,杨军脸上的表情也凝固了,身上的毛孔一下紧缩起来,冷得让人发颤。

听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第四篇-聊斋鬼故事之强娶狐女

长安的谷家,是当地的世族大家。家族中的子弟,大多是靠武艺发迹显赫的,很少有凭文章才学获取荣耀的,因此,便相沿成风,大家都争着去学骑马射箭,耍枪弄棒等,基本上没有一个人拿起笔墨,来学习书章。

一天,下着的雪已停了,天空放晴,此时正是初春时节。族中的人,便相约到城北的山里去狩猎,家族中大多男子都去了,老的,年少的,好不热闹,大家相互比较骑马射箭的技术,一个追赶着一个,真是意气风发,个个都十分自得。

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也收获不少,所打得兔子、野鸡数以百计,大家奔驰了一天,也觉得累了,便吆喝着回去了,于是,大家调转马头,朝家里走去。

有一个叫谷维潘的,还是个不大不小的孩童,对于弓马倒是很娴熟,大的各位兄长都很喜欢他,也带着他一起去打猎。

这时候,大家各自顾着自己,呼啸着往家里赶,也没有清点谁没到,也没有谁顾及到谁没有跟上。

谷维潘便落在了后面。但他向来胆气豪爽,没感觉到什么好害怕的,自己跨着他的小马,牵着他的小狗,慢慢地走在平原枯草之间。

天边一轮新月已升起来了,旷野之中,烟水清寒,一派萧索,找到了原路,正准备回去。

忽然,有两只狐狸,从路边窜出来,谷维潘心里一阵高兴,把把狗放出去追赶,自己也打着马,跟上去。

狐狸跑得极快,狗和马都赶不上了。没一会儿,天已黑了下来,黑暗之中,狗也不知道追跑到了哪里去了,也不知道狐狸是跑往哪个方向去的。

此时,他便为刚才自己的行动,懊丧后悔起来,于是,拉住马儿,慢慢地走着,也不知道自己所在之处,是在哪里,从哪里回去,便由马带着自己走。

大概走了几里路,马也疲乏了,也没有力气了,就想有找个歇脚的的地方,早上再早早地赶回去。

忽然,见树的影子参差摇晃,等光时明时暗,便驱赶马,朝那里赶去。

到了那里,则是一处巨大的宅子,像是个王侯之家,一重重院墙,一排排房屋,屋宇向天上的云朵,一座连着一座,自己所见的闪烁不定的灯光,则是墙角有人在守夜,照着蜡烛,以防备强暴之徒来侵扰。

守夜的人,听到马蹄声,立即斥问:“是谁?”鬼大爷鬼故事

谷维潘便下马上去和他们说明来意,道:“偶在路上迷路了,想来这个歇脚的地方,还望给个方便!”

看守的人便拿着烛光过来照看,笑着道:“一个小儿郎,小小年纪,在深夜之中,一个人独自行走,难道不怕虎狼吗?我去帮你向主翁禀告,至于留不留你,那我可不敢做主了。”

于是,让谷维潘在守夜的屋舍中等着,一个人就跑进去了。

没多久,便出来说道:“主翁已起来,迎接客人了。”

谷维潘便拉着马,跟着他进去,大约走了十来步,见一座高大的门洞,敞开着,用细纱蒙着的灯火,闪耀着亮光,宅第也变得深邃起来。

巡逻的人,看门的人,都穿着鲜丽的衣服和花色的帽子,很像古代的仆人打扮,略微地来询问了一下,也带着他进去。

经过两重门,都有看守的人,见到他都笑着说:“迷路的小儿来了吗?主翁已等了好久了。”

谷维潘心里感到很惊讶,进了院门,朝西走,来到一处屋宇前,那里布置得十分精致,打扫得十分洁净,好像是招待客人的地方,他还没来得及看门楹,主人早掀开帘子,出来迎接了,主翁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戴着高高的帽子,装着华贵的衣服,跟着他的,也有还几个,从台阶上走下去,就说道:“住住她们,偶尔出去游戏,你为何那样*迫她们?”

接着,又笑着说道:“相好你年纪不大,还可以原谅。”

谷维潘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心里更加茫然,只目光灼灼地看着他们。

主翁见他那副样子,又笑着说:“一个小儿知道什么,难道还是老父有什么过错吗?”便,把他请进屋室里去。

里面,一排排图书,罗列在书架上灿然夺目,各种各样的古董器玩,也纷纷摆在桌上,这繁华景象,真是没法说。

主翁请谷维潘坐下,并问他姓什么,是哪里人。谷维潘都一一回答他。

主翁急忙站起来,恭敬地对他说:“原来是我们这里世家大族人家中的人!看得这么近,都没有得去拜望,实在不好意思,然而,对你们谷家的仰慕,已有好久了。”

立即又叫道:“去把住住叫来。”

去的人,来回去叫了两三次,才听到佩环之声,叮当作响,有一个小女子,年龄十三四岁这样,皱着眉头,装着不高兴的样子,披散着头发,身上的衣服也很随便,显出一副慵懒的样子,从门帘外进去,看见了谷维潘,神色顿时紧张起来,好像很胆怯,不敢再往前走了。

主翁笑着对她说道:“这也是缘分,我儿不要畏惧。”

那女子便是住住了。

住住来到主翁的身边,低着头,整理着衣袖,站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

谷维潘偷偷地看她,姿态犹如流转的珠子,眼睛如一湾秋水,虽然还小,可是已深深地把人家印在心里面,对她无比的喜欢。

听到住住对她的父亲小声地说:“这狂暴之人,刚才还毫不留情地欺辱我呢,我的心,现在都还在跳,差点都给他吓坏了,为何有引贼入室呢?”

主翁不高兴地看着她,慢慢地说:“小儿家,说话也不小心!”

住住便不敢再说了。

主翁指着住住,笑着对谷维潘说:“我家有三个女儿,两个都已嫁人了。这个是最小的,年龄和你正好差不多,我想把她许配给你,不知道你愿不愿?”

谷维潘见到了住住,对她十分的喜欢,并且也不知道她是狐,便腼腆地站起来,向主翁道谢。

住住听了主翁的话,也满脸羞涩地看着谷维潘,看上去也好像很满意,两个人的感情,已默默地契合了。

听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第五篇-乌将军

大明天启三年的七月,各省的监生们纷纷从自己的家乡赴京(北京、南京)准备参加三年一次的乡试。在这群学子当中有一名来自陕西两当的儒生,此人年方十八,姓岳单名一个佳字,不仅身材魁梧健硕有力,胆略也过于常人。虽说只是一介书生,却有着一副侠义心肠,尤其喜欢仗义执言打抱不平,经常救人于水火之中。此时正当酷暑,一路烈日炎炎,骄阳似火,每天骑马赶路都是挥汗如雨疲惫不堪。为了躲避酷热,他鸡叫头便就早早上路,行至午后最热的时候便找凉快地方休息,直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方才夜风凉爽再赶一段夜路,晚上有店住店,无店就投宿农家,若是附近连农家都找不到的话索性就露宿于野,这一路跋山涉水餐风露宿,历经艰辛方才走到了山西境内。

这天晚上日头西落,岳佳吃饱喝足又如平日一样起身赶路,可今晚偏偏是乌云蔽月星光杳然,四周漆黑一片。他顺着山脚边的小路骑不多远便发现自己迷了路,走来走去都绕不出这片山去。此时附近暗夜沉沉灯火全无,唯听山中传来兽叫鸟鸣之声不绝。岳佳别无他法,唯有硬着头皮继续前行,只盼能找到一户人家问问道路。漫无目的的走了约莫一个时辰,这附近仍未见到人烟,正在沮丧间,忽见前方隐约有火光数点,似是灯火一般。见此情形他心中不由大喜,知道火光处必有人家,于是快马加鞭便向灯火方向驰去。

这灯光看着近,实则远,一路曲曲折折的奔行了八九里的山路,好不容易才到得跟前。岳佳下马仔细一看,原是此处是一个大宅子,看上去门阔院深,甚为宏伟。他将马匹拴在西边的回廊下,自己沿着台阶而上来到门前,发现双门虚掩并未关闭。岳佳在门外连叫几声,可等了良久门内却无人应答,无奈之下他只好自己将门轻轻推开走了进去。待他一进大门便发现眼前是一个院子,整个院子空空荡荡并无一人,四周也是一片静寂,院子的正前方是一间宽大的堂屋,而方才的灯火显是从堂屋中传出的。岳佳一边四处张望一边穿过院子走进堂屋,只见堂屋正中放有一个供桌,桌上矗立着数根大红蜡烛,烛光耀眼将这附近照的通亮,供桌上还整齐摆放着猪头瓜果等祭品,可是他眼光扫去,却发现这偌大一间屋子除了自己一人外再无半个人影。见此情形他不由心下打鼓,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于是站在堂上大喊一声道:“这里可有人在吗?”话音刚落,忽听夜空中飘来一阵断断续续的哭泣声,仔细听去仿佛是一个女子之声,其音哀婉凄凉,如泣如诉,在空荡的大堂中更加显的瘆人。

岳佳虽说胆气过人,可听到这哭声却不由起了一身寒意,当即暴喝一声道:“何人在此哭泣?”只听堂上回音袅袅连绵不绝,而哭泣声也随之停了下来,岳佳正想四处巡查一番,可是不消片刻这哭声又即响起,这次反比刚才更大声了些。岳佳竖起耳朵细细倾听,感觉这声音似乎出自于大堂东侧的一个阁间内。他循声走到跟前,只见这阁间门口珠帘垂落,里面漆黑一片看不甚清,唯有呜咽之声不绝于耳。岳佳见状心中大为惊诧,于是将身后所背包袱取下,从中拿出一把锋利小刀握在手中,大声向隔间内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在此啼哭不已?”话一出口哭泣之声即停了下来,半天也未见有人应答。

以上就是听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听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15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