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鬼故事民间山野怪谈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听鬼故事民间山野怪谈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古代民间爱情鬼故事、湖南民间鬼故事、东北民间故事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听鬼故事民间山野怪谈第一篇-血溅藏魂伞

一、鬼盗尸

每到农闲时节,吃过晚饭,我姥爷刘长山都会去村口的那棵老槐树下纳凉,摆龙门阵。而姥爷说得最多的,是他的爷爷刘罗锅,是做收阴人行当的!

大清咸丰年间,来自山东泰安的陈、刘、张等三户人家辗转数千里,一头扎进莽莽苍苍的长白山腹地,插旗为界,安家落户,并取名三家洼。他们是大清解禁封疆令后的第一批关东客。转眼到了1940年,陈、张两家开枝散叶,渐成大户,唯有刘罗锅家香火不旺,始终一脉单传。据传刘罗锅的祖上曾占山为匪,做过不少伤天害理的事,因而招致天谴,不仅人丁凋敝,而且每辈男丁身上都有明显的缺陷:刘罗锅天生驼背,驼得头脚几乎相扣;儿子外号刘豁嘴,说话漏风,吃饭漏米;年仅6岁的孙子、也就是我姥爷刘长山也没能逃过报应,天生阴阳眼。更不幸的是,这年8月的一天,灾难再次降临─刘豁嘴遭遇日本鬼子,死于非命!

噩耗一传回三家洼,刘豁嘴的老婆山翠便搂着儿子哇哇大哭,央求街坊帮忙把尸体抬回村。乡亲们你看看我、我瞅瞅你,全都摇头叹气。不是大伙不帮忙,而是毫无人性的日本鬼子将刘豁嘴挂上县城门楼时发了狠话:谁敢靠近半步,格杀勿论!

眼见无人帮忙,山翠越哭声越高。这时,刘罗锅背着手走出黑黢黢的东厢房,使劲仰起头喝道:“哭啥哭?豁嘴死得像个男人,给老刘家长脸了,你应该为他感到高兴!”

据说刘豁嘴卖完山货正往家赶,突然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呼救声。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的山洼里,有两个小鬼子在糟蹋一个年轻姑娘。刘豁嘴登时怒火中烧,捡起块石头冲上去,重重地砸碎了一个小鬼子的脑袋。另一个鬼子恼羞成怒,抓起刺刀就捅。躲无可躲,刘豁嘴索性紧紧攥住已戳进肚腹的刺刀,喊那个姑娘快跑。最终,姑娘得救了,刘豁嘴却惨死在了鬼子的刺刀下。

“公爹,豁嘴他、他死得太可怜了!”山翠哽咽失声。刘罗锅的眼里没有泪,脸色冷得吓人,“带上长山回屋,扎伞去!”

第二天一早,一桩令人毛骨悚然的怪事便传得人尽皆知—昨夜,在县城城门口,一个黑影飘忽忽走上了门楼。值夜巡逻的是个名叫赵守财的伪兵队长、二鬼子。他“哗啦”一声拉动枪栓,喝令对方站住,可黑影压根没理他的茬,步步逼近。赵守财手指一哆嗦,枪响了,子弹射穿了黑影的心口。谁能相信,黑影竟像没事人似的,探手去解吊挂着刘豁嘴尸首的绳子。枪声惊动了岗哨,探照灯打来,赵守财总算看清了黑影的模样。一瞅之下,所有的二鬼子全都吓得“妈呀”大叫,屁滚尿流。而城门下还有两个黑影,他们接住刘豁嘴,抬着他溜溜达达走向山岭……

二、鬼救命

在数十伪军和小鬼子的眼皮底下,区区3个人,赤手空拳就抢走了刘豁嘴的尸体,这惹得时任城防长官的藤森少佐大为恼火。藤森少佐下令:坚壁清野,对附近山林中的10余个村庄务必要做到“三光”,绝不准留下一粒粮食,彻底困死、饿死在深山里活动的抗联小分队。

两天后的早晨,由赵守财率领的一支抢粮小队气势汹汹地杀向三家洼。这天,恰赶上陈家的二小子石头值守,熬了个通宵,没觉察半丝动静。石头眼皮一耷拉,背靠消息树沉入了梦乡。正睡得稀里糊涂,一个人突然杵在了面前。

揉眼细看,石头不由惊得叫出了声:“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死了吗?”

摸上山岭的是刘豁嘴。刘豁嘴“嘿嘿”一笑:“我能死吗?”

石头本能地后退,“咚”的一下子撞倒了消息树。

是梦?石头愣眉愣眼四下一望,很快瞄见了一队荷枪实弹的伪军和鬼子!

好在消息树已倒,三家洼的乡亲们纷纷逃命。石头醒过神,双膝跪地冲刘豁嘴下葬的那片山坡重重磕了三个响头,“豁嘴兄弟,谢谢你救了全村人的命!”

听鬼故事民间山野怪谈第二篇-两鬼拜寿

明朝万历年间。

山西有个富户名叫葛林华,此人借祖上蒙阴,从小到大未吃过一点苦,过的尽是锦衣玉食的生活,整天斗鸡玩鸟无所事事,一事无成。

在他四十岁的时候他的父亲葛荣成因病去世,他接替了家族的偌大产业。

虽说此人一事无成,懒懒散散。但是他却有一个最大的优点。

葛林华喜好结交豪杰,并且为人非常讲究义气,深得江湖上的人的喜爱。他的宅邸每日进进出出的也基本上都是江湖上的豪杰,异常热闹。

某天晚上葛林华在一个江湖豪杰家喝完酒,独自往家里走。

那时候天已经很晚了,且从那个江湖豪杰家到葛林华家有一段距离,中间经过的大都是无人居住的荒山野岭,并且经常有狼出没。

若换作一般的人早已不敢在夜里走了,偏偏这葛林华胆子甚大,也会一些拳脚功夫,那江湖豪杰留他,他对那人说:“不用担心哥哥,哥哥这一身拳脚也好些时候没使了,若是碰见狼的话,正好让我练练筋骨。”说完便醉醺醺的走了。

刚开始的时候葛林华喝的酒的酒劲还没上来,等到他走到一片坟岗的时候,偏偏酒劲上来了,他胆子甚大,加上已经醉了酒,倒在两座坟墓之间便睡了起来。

葛林华呼呼大睡了两三个时辰,等到四更左右的时候,他的酒有些醒了。加上夜风有些冷,他迷迷糊糊就要起来了。

就在这迷迷糊糊似醒非醒,似睡非睡的时候,他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两个人在他耳旁说话。

只听一个人道:“兄弟我想家了。”

另一个人道:“我也是啊。好久没回家了。”

一个人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另一个人道:“只怕永远也回不去了。”

两个人说着竟似哭了起来。

那葛林华在半醒半睡中听见这两个人的对话,便脱口而出的说了一句:“你们跟我去我家!”说完便又睡了过去。

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葛林华打了哈欠,伸了个懒腰,便站了起来。

他四处望了望,自言自语道:“好家伙我一晚上都睡在这啊。”说完掸了掸身上的沙尘,便又开始往家里走。

等到回到家的时候,他的七房姨太太,早已寻他寻得十分着急了,这时见到葛林华回来了,便一个个扑到葛林华身上撒娇起来。

这个说,老爷一夜不见,可想煞奴家了。

那个说,一夜不见老爷,奴家可担心死了。

还有说,老爷一夜未回,我急得一夜未睡。

葛林华冲着他的七房姨太太说:“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们很担心我,老爷我现在饿了,谁最早给我准备好饭菜,我晚上便去谁的屋子。”

众姨太太们一听这话,边一哄而散,赶忙去准备饭菜去了。

葛林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又睡了起来。

等到他再次醒来的时候,饭菜早已经准备好了,他二话没说抓起筷子便吃。

七个姨太太为他准备的饭菜很多,可是不一会儿这桌饭菜便没了。

听鬼故事民间山野怪谈第三篇-地府鬼神传说故事

从小就喜欢鬼鬼神神的,所以就经常缠着大人讲故事,讲传说,或是看些小人书,直到长大了依然喜欢这些传说故事,所以一有空就会厮混在网上看看或是去旧书市场淘淘这些书!

首先声明我写的这些东西有些是你听过有些是你见过,有些是我收录整理的,有些是我摘抄的,有些是我根据我们这的传说改编创造的!我就不一一注明了!我写这些只是想以后自己看起来方便,让自己和朋友有谈资,让自己以后对孩子有故事讲!别无他意!不喜勿入!

地府中有许多鬼神,有大家熟悉的,有大家知道的,也有大家不了解不熟悉的!首先我就扒一扒我知道的听到的故事——白无常!

白无常是阴曹地府拘魂锁魄二鬼吏之一,姓谢,名必安。传说谢必安为福建闽县人,人称"七爷”,全身白袍白衣,脚蹬白靴,头戴白帽,上书"一见生财“,口吐长舌,眼睛突出。他生前与黑无常结义,同为衙役。一日他与黑无常行至桥边忽遇大雨,于是他便让黑无常在桥边等他,他去取伞,哪不知雨水过大,他才离去不一会儿,河水便漫上了桥,黑无常不愿失信于他,便继续留在桥边等候,最后大水冲了桥,黑无常淹死在河里,七爷回来后,发现黑无常淹死了,痛不欲生,不愿独活,于是便吊死在桥边的树上,所以他舌头伸长,眼晴突出!

两人死后来到阴司,秦广王蒋子明怜惜两人信义,便封两人做了对勾魂引魄的官!

白无常生前为衙役时,贪财好物,凡有罪人贿赂于他,他都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了了之,但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有一次他在收受贿赂时被人告发,上司狠狠地收拾了他,几十杀威棒打下去,打得他皮开肉绽,哭爹喊娘,从此在心里留下了永远的伤,至此以后便不敢再收受贿赂,一直到他成为鬼吏依然不敢忘怀。传说如果你遇见七爷,的话,你赶快跪下边磕头边向他扔纸钱,他就会边跑边向你扔财宝,所以在有些地方的人会在财位供奉白无常的像,经常磕头烧纸,让七爷保佑自己发大财!

七爷谢必安也是个记恶如仇的货,这里有个比较有名的故事。

有一年清明,七爷外出阳世,在路上看见个妇人哭泣,便化作人形前去打听。

原来这妇人姓陈,家境本也殷实,小时候她得过天花,所以变成了麻子,已经到了婚嫁年龄却无人提亲,一家人急得半死却又无可奈何,就在她准备放弃时,却发现自家的佣人敖大对她情有独钟,经常给她送东西,她难过时安慰她,逗她笑。就这样,一来二去两人有了感情,顺理成章的生米煮成了熟饭。陈老爷知道后没有多计较,女儿什么个情况他也知道,于是便将女儿许配给了敖大,只求女儿幸福。

哪不知,敖大结婚后像变了个人似的,吃喝嫖赌样样来,对陈小姐也是非打即骂,又霸占了陈家产业,将陈老爷活活气死。

陈小姐受不了折磨便跑了出来,想到自己无处可去就坐在路边哭了起来。

谢必安听完陈小姐哭诉后,笑着说:“莫悲伤,速离去。”然后递给陈小姐了一个包袱,陈小姐一打开一看,里面全是金银珠宝,她抬头看去,那人早已无影无踪。她惶惶忽忽回到了家,发现自己家已变成了一片火海,敖大已葬身其中,于是便拿着钱帛他乡生活去了!

听鬼故事民间山野怪谈第四篇-阴阳尺 作者:zxc7269121

第一章:冤案

北宋仁宗至和二年,宝庆府曾经出了一桩奇案,一名叫陈巧儿因为与人通奸,一天,她趁她丈夫外出,又去与姘头张超相会,但这次张超家的门却无论如何也敲不开,无奈只能又回了家,但没想到的是,三天后竟然有两个衙役横冲直闯的进了布庄,不分青红皂白便要拿人,陈巧儿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抓到了衙门。

等到升堂后,陈巧儿才弄明白,原来是有人在张超家发现了丈夫王昆的尸体,而张超则早已不知去向,经仵作验尸,死者王昆面色青紫,银针入腹而变黑,显然是身中剧毒而死,因为云迹前两天晚上有人在张超家门口看见过陈巧儿,而街面上又有一些风言风语传言其与张超素有奸情,县太爷便断定是陈巧儿与张超合谋害死了王昆。陈巧儿当时就吓得不会说话了,只知道一个劲的喊冤。县太爷不予理会,几次用刑之后,陈巧儿只能承认自己害死丈夫、而奸夫张超畏罪潜逃的伪事实,并在大堂笔录上按了手印。之后,县太爷便将陈巧儿打入了死囚牢,同时派人将案件公文发往了刑部,看来这陈巧儿是不过秋后了…

案件公文到了刑部后,刑部的人与开封府尹包拯一起研究到深夜,发现案中有很多蹊跷,所以要发回重审,并要交给长沙县的张翔来审理,长沙县张翔,是个出名的清官,字浩殊,号望月先生,不但为官清廉爱民如子,断案更是明察秋毫铁面无私,就连开封府尹包拯,对其也曾赞以“岂敢妄言为民事,怎当长沙张浩殊”的评价,但审后结果还是一样。

见远近闻名的清官都能冤枉自己,陈巧儿也绝望了的在狱中墙上写下一封血书:“我本清白如雪,怎奈天降冤狱。什么正大光明,什么朗朗乾绅?官官皆为相护,让我世道无良。明镜不明,清官不清,天日混沌,生又何干?死又何干?尔等害巧儿冤枉死于此,日后必遭惨报,我着红衣而卒,必将化厉鬼为我冤屈,我冤不洗,从今宝庆无宁日。”便撞死在狱中。

其实,连牢头地心里都明白,这林巧儿肯定是有冤屈,一个女子,若真毒死了丈夫,怎么可能还留在店里心安理得的做买卖?无奈,这件案子是开封府的包青天亲点的大清官张翔亲自审理的,且案宗已经上报刑部,想申冤又谈何容易?

三年之后,王家布庄的代理老板王亮,因为赌钱欠债,便想将王家布庄抵出去,而就在一个号称吕铎的人前来收店铺的时候,王亮却忽然神秘的失踪了。找不到王亮,吕铎便与掌柜的谢老六吵了起来,说自己已经付了五千两的定金,而且拿出了王亮画过押收据,吵吵着让谢老六要么交店铺,要么退定金。五千两可不是小数字了,这王家布庄加上城东的两家分号连房带地加上货全卖了也就值八千两不到。如此数目,谢老六哪里肯退?没吵两句,这官司便闹到了衙门。

听鬼故事民间山野怪谈第五篇-民间关于蛇的传说:金环蛇

大巴山、草海一带自古多蛇,有白蛇、青蛇、菜花蛇,竹叶青,七步蛇等等,不一而足。《山海经》裁:“西南有巴国,有黑蛇,青首,食象。”言蛇能吞象,不免夸大,然巴山中蛇多,却是事实。但象青蛇、菜花蛇等无毒蛇多在草海,象竹叶青、金环蛇、七步蛇等有毒蛇多在深山老林。草海边山谷,有吴青杠,居茅屋,家极贫,屋后林木茂密,杂草丛生,百蛇出没。吴青杠凿石壁成窑若干,捉了许多毒蛇,放在窑中喂养取毒卖钱,待毒尽后,便杀蛇剥皮,以火煮食。不几年,便小有积蓄,且长得面色红润,身体强壮,气力过人。

吴青杠虽富,却从不雇人。那生计毕竟太危险。就连山中的姑娘,也不敢与他接近,所以三十余岁,仍孤身一人,自然有时他也难免不感到十分烦恼,便常与酒为伴,大醉时,则眼如喷血,常常愤愤地闯进蛇窟,手抓脚踩,口咬手撕到手之蛇,所以,每当此时,众蛇必吓得咝咝惊叫,游窜奔逃,然而,吴青杠早把铁门紧闭,蛇逃不出去,于是便缩成一团,吓得瑟瑟发抖。

一天,吴青杠腰揣蛇篓,脚裹绑腿,又进了山。其时,正值深秋,落叶飘零,满山光秃秃的树枝,托起一派冷箫。吴青杠转过几个山头,恍如看见,前面有一红衣女子,正在林间穿行,待定睛看时,却又全然了无身影。吴青杠疑为眼花,遂不顾,果在其隐没处,发现一蛇穴。吴青杠以艾叶硫磺一熏,便有一金环蛇窜出。金环蛇剧毒,吴青杠一把抓住蛇尾,只一抖,蛇便无力反抗,乖乖就擒。回家后,吴青杠将其掷进蛇窟。自此后,每当吴青杠进窟抓蛇取毒时,众蛇皆奔窜,惟有此蛇,游曳其前后,作亲呢状,且乖乖吐出毒液,从不反抗。每到吴青杠杀蛇吃肉,众蛇都缩成一团,瑟瑟发抖,惟此蛇竞似无觉,反趋前游曳,吴以蛇肉饲之,竞然也吃而无忌,以手抚之,亦作驯服状,令吴青杠颇感惊奇。

不久,蛇窟喧哗,见众蛇围咬那金环蛇,其蛇已遍体鳞伤,奄奄一息。见吴闯至,遗其于地,金环蛇目中泪光闪闪,似甚哀怜。吴青杠动了侧隐之心,遂以蛇药饲之,并以刀创药敷其伤口,将其放出蛇窟,任其在自家院内游走。而蛇于三、五日伤好以后,竞不它窜,反倒时时与吴青杠为伴,久之,吴青杠亦任其自食饲蛇之青蛙、老鼠、鸡鸭等物,并不再在它身上取蛇毒。

这天,吴青杠心中烦闷,便在园中喝酒,待醉眼惺忪时,突见园中有一红衣女子,冉冉而至,其面容姣好,似曾相识。于是吴青杠邀其共饮。女亦不拒,与其谈笑戏谑,推杯换盏,至吴青杠大醉,拥其进屋,意欲与之成其欢好美事。耳鬓厮磨之际,突然觉得女子口到之处,麻木痛痒,使其全身如同有火烧炙一般。吴青杠大惊,猛然记起在山林里捉金环蛇时看见的红衣女子的身影,心里明白这女子定是金环蛇所化,欲拿刀杀蛇,但已全身麻木,无法动弹,情急之际,猛地在那女子肩上咬了一口,遂听到一声尖叫,吴青杠只觉得自己又被咬了多处,终于昏昏沉沉,恍若云里雾里,不久便失去知觉。

第二天,人们发现,吴青杠家门扉洞开,吴青杠赤裸裸地躺在地上,身上多处被蛇咬伤,已气绝身亡。一条金环蛇死在他身上,赫然而排牙印,显然是吴青杠咬的。人的唾液对动物同样有毒,所以金环蛇亦不能幸免。再看吴青杠蛇窟,铁门早已大开,吴青杠饲料的几百条毒蛇,早已逃之夭夭,无一存焉。

以上就是听鬼故事民间山野怪谈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听鬼故事民间山野怪谈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79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