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老一辈讲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听老一辈讲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大全、民间鬼故事大全小说、民间恐怖短篇鬼故事、闽南民间鬼故事传说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听老一辈讲民间鬼故事第一篇-地主嫁女儿给蛇妖

旧时,有一个大地主,家中有良田万亩,多用以种植果树。限于当时科技,所有劳力都靠人工。地主是个吝啬财迷,舍不得花钱请人干活,每逢杂草众生之时,便亲自上山去除草。

地主一人上山除草,人力单薄,刚除完东边的杂草,西边的又长,永远都除不尽。地主家中有三个女儿,都视为掌上明珠,自然是不会让她们上山来帮忙的。有一天,累坏了的地主便坐在草地上唉声叹气:“哎,谁能来帮我除除草哟,谁能来帮我除干净我必重重有赏。”

躲在山洞里的蛇仙听闻,赶紧从洞里爬出来:“我能帮你把杂草全都除完,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什么条件?只要你把杂草除完,我必然答应你。”地主看着蛇仙很爽快地回答。“等我除完草,我就告诉你。”蛇仙把身子往东边一甩,东边的杂草就卷干净了,再往西边一甩,西边的杂草也卷干净了。地主一看,赶紧欢天喜地地跑过来作揖。蛇仙说:“我现在已经帮你把杂草除干净了,我要你把你的女儿嫁给我。否则,我就不让你下山。”

地主听闻,自然心中有一万个不愿意。可是又有言在先,不敢食言,何况蛇仙身躯壮大,自己自然是敌不过的。地主只好答应:“我有三个女儿,要看看她们是否愿意嫁给你。”

已经到了午饭的时间,大女儿上山来叫阿爹吃饭。“阿爹阿爹,回家吃饭了。”大女儿甜甜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地主一听,忙问大女儿:“女儿呀,蛇仙帮我除完了草,我答应了蛇仙要许配一个女儿给它做老婆,否则不准阿爹回家,不知你是否愿意?”大女儿一听,脸色大变:“我不愿意呀!我堂堂一个大小姐怎么能够嫁给一条粗鲁的蛇?”说完,大女儿就转身回家去了。

看阿爹没有回家吃饭,二女儿上山来喊:“阿爹阿爹,回家吃饭了。”地主把原委告诉了二女儿,二女儿满脸嫌弃:“阿爹,我不愿意呀,蛇仙没财没相,谁会嫁给它呀!”说完,又转身下山回家了。

最后,轮到三女儿上山来找阿爹回家吃饭。地主把原委又告诉了三女儿,三女儿一听,立刻跟蛇仙说:“蛇仙啊蛇仙,你先放我爹爹回家吃饭,等他吃完饭,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嫁就是了!”

蛇仙答应了,放父女二人下山,同时也跟着二人回了家,在门口等待地主吃完饭把女儿送出来。地主在屋子里一边吃饭一边哭泣,说苦了三儿女。三女儿拍拍阿爹腰背:“阿爹啊,我不委屈,这都是我的命,阿爹不要伤心,只管在家照顾好自己。”临走前,阿爹交给三女儿一个包裹:“你跟着蛇仙走的时候,一边走一边撒绿豆,到春来绿豆生了,我就能顺着绿豆找到你,想办法把你接回家!”女儿听了爹爹的话,出门的时候,蛇仙往前带路,三女儿就在后面撒绿豆。到了蛇仙洞口,三女儿的绿豆也刚好撒完。蛇仙摇身一变,从蛇皮里面居然钻出个人来!话说这人年纪轻轻,面目俊朗,原来也是富甲一方的财主!小伙子带着善良的她,一起游山玩水去了。

春来的时候,地主像猎人借了把枪,要上山去枪杀了蛇仙抢回三女儿。地主跟着绿豆苗一路寻到山洞,只见山洞门外放着一张巨大的蛇皮。地主一时好奇,钻进了蛇皮里去试穿试穿,结果一穿上,蛇皮一紧,再也出不来了。

听老一辈讲民间鬼故事第二篇-冤魂井的故事

总要去问一个究竟,这口古老的水井怎么要取名叫冤魂井呢?

据说从前有一位美丽的柳姓姑娘,她生长在一个书香门弟之家,父亲说话咬文嚼字,是远近闻名的绅士文人。

那一年的那一天,她家灶上盛着一碗佳餐,是特地留给姑娘父亲待会儿从外面回家就餐的。

一转眼间,这碗佳餐就被吃掉了部分,灶上到处都撒着食物。姑娘一看就知道是家中猫所做,但她没有吼骂猫,因为这只猫很乖巧,灰朴朴麻花花,灶上屋顶上到处都是它留下的脚印。它那乖巧的模样很惹大家喜爱,当人一坐下来,它就爬上人的胸前,张嘴巴叫唤起来,前脚张扬,双目圆睁,更逗人喜爱。猫儿吃了那佳餐,家中几人同声追问:“偷吃佳餐到底是猫所作还是家中花狗所为?”

姑娘很喜欢小猫,就把这偷吃佳餐的事这样说道:“猫随我身没有离开呀,偷吃佳餐是花狗所为。”

家中仆人在旁听了说:“这还了得?花狗上灶,辱灶神,这成何体统呢?”于是把花狗唤到面前说,“你怎么这样不懂礼节呢?你随便上灶?辱灶神,怒了灶神造成主人家中不吉利。”

花狗站着摇摇尾巴,摆摆头似乎在说:“我没有上灶,也没有偷吃佳餐,我被冤枉了。”

仆人对花狗愤怒目视大声说:“今天不教训你,今后还会重犯。”他说着话拿起大木棒向花狗抡去,这一棒正好打中花狗的头,花狗哀鸣几声偏偏倒倒一会在地上身子动了几下就死了。

花狗是冤死的,它在阎王面前跪着大吼:“冤枉啊!冤枉啊!冤枉啊!”

阎王听了,派员调查,灶神证实偷吃佳餐是小猫所作,非花狗所为。阎王大怒,令小鬼把猫捉来,向猫怒吼道:“你吃了佳餐,把罪嫁祸于花狗,你罪大恶极。”说着令小鬼斩其四脚,把小猫扔进水里去了。

小猫被斩了四脚,仍进了水里,它变成了蚂蟥。它也喊冤了:“我当初吃了佳餐,并无弃罪之心,没有陷害花狗的想法,就是主人家姑娘宠爱我,庇护了我。她庇护我却是害了我,冤死了花狗,也冤死了我,现在弄得无脚肢,长期浸泡在冷水里受罪。”

这猫变的蚂蟥在水里总是寻机会要报复姑娘,有几次姑娘来到河边,蚂蟥赶快从水中飘上来,都无法接触到她。蚂蟥多想把姑娘咬一口,致使姑娘流出鲜血来。蚂蟥想怎样才能使姑娘受到更大的伤害呢?蚂蟥于是趁家中仆人在井里挑水混进姑娘家水虹里去,寻机来报复姑娘。

这姑娘常常爱喝生水,这一天口渴就用瓢舀缸里的水往嘴里灌,蚂蟥把身子变得很细小,在水里混进了姑娘的胃里了。蚂蟥从此就在姑娘肚里吸收营养。没多久,姑娘常喊肚子痛,肚子一天一天肿大起来。一个姑娘家,肚子大了,气坏了她的父母,认为姑娘与男人做了见不得人的床上事,这样辱家门,辱祖宗,一家人怎么有脸再见世上的人呢?这天父母给姑娘煮了她最喜欢吃的饭菜,对女儿说:“女儿,你自讨罪受,你就慢慢吃吧,这是你最后一餐了。”

当女儿吃饱了,父母就拿出一根绳子拴住了姑娘颈子说:“小女啊!你这样是自作自受,做出这样的丑事来,辱父母之名声,也害了你自己。”叹着气又说道,“父母下不了手,你自缢死去。”

女儿求说:“爹,娘,我不愿意死在家中,这样死在家里阴魂不断。使你们今后不安宁。”于是别父母来到井边纵身跳了下去。

冤死了的姑娘在阎王面前也大呼:“冤枉啊!冤枉啊!小女子是冤枉而死,小女子是贞洁女子。”

阎王说:“是你当初庇护的小猫变成蚂蟥来报复你,蚂蟥就在你的肚子里,所以你腹大如鼓。”她听了大惊道:“怎么会这样呢?”

接着阎王说:“蚂蟥,你快钻出小妹肚子,回到水中去,你(姑娘)从此就在井边站着。”

姑娘在井边站着站着她变成了柳树。又说有人在井口看见姑娘在井里披头散发,赤裸身体,被蚂蟥叮满身子,鲜血直流。她大呼救命。

在井边的柳树,叶子就是柳树的头发和衣服,风吹飘扬,她冤声不断。柳树喊冤,天天喊,从春天喊到夏天、秋天,玉帝听了恼怒道:“你当初冤枉花狗,故意嫁祸于花狗,花狗冤死后花狗喊冤造成猫受罪……你宠爱的猫,庇护的小猫,可猫也是十分恨你的,是猫使你也成了冤魂鬼的。不要闹了,再闹,截掉你的头发,让你在寒冷冬天光头光身。”

柳树仍然继续闹,骂猫无情,蚂蟥听了露出水面说道:“你宠爱我,庇护我,就是害了我。如果你当初说真话,就不会留下这样一串串的冤案。”

柳树说:“你这无情无义的猫。”

在旁的一只猫听了,愤怒地爬上了柳树,双脚直抓树身说道:“最恨你!最恨你!使我妈妈变成了那个模样,长期浸泡在水中受罪。”

大闹不停的柳树所以到了冬天它就无叶,光秃秃的,霜雪袭来冷得它再也不闹了。

那花狗冤死后又变成鸟儿,它常飞到井边的柳树上,嘴里大声叫道:“冤啦!冤啦!……”一会儿将粪便拉在柳树叶上。

这口古井后人们就是这样取名叫冤魂井的。

听老一辈讲民间鬼故事第三篇-民间故事:三楞爷

凡是到过黄泥湾的人,没有不知道三楞爷的。三楞爷活着的时候,到黄泥湾的人,有不少都慕名去看望,他去世后,还有非亲非故的人去给他扫墓。

活人活到三楞爷这个份儿上,这一世就算没有白活。

三楞爷是个普通庄稼汉,但是在他身上发生过传奇故事,所以他就是个传奇人物。

话说民国年间,殷城县和全国很多地方一样,军队混战,地方割据,匪盗蜂起,怎一个乱字了得!然而,生活还得继续,每年春夏汛期,放排到三河尖,再从三河尖挑脚回来,是很多黄泥湾汉子谋生的手段。兵荒马乱的年月,胆小的就龟缩在家。胆大的不惜铤而走险,出门闯荡,领头的汉子就是年轻的三楞。他高大威猛,会些拳脚,三五人近身不得。

那次,三楞带着大家挑脚返回,一路平安。因为出一次门太不容易,大家都拼命多挑些货物,布匹,盐巴,铁器,瓷器,山里缺什么就挑什么。快到鹰嘴崖了,那里山高林密,峰回路转,正是强人出没的地方,没人敢歇息,累得吐血也得咬牙坚持,一鼓作气翻过鹰嘴崖,基本就安全了。可是,怕鬼偏有鬼,他们还是被一伙土匪拦住了。按照计划,大家挑担而逃,三楞弃担保护。三楞撇下担子,舞一把大刀冲过去乱劈乱砍。土匪没想到这个脚夫还有两下子,被打懵了,大家趁乱逃走。

过了半个月,三楞再次带人途经鹰嘴崖时,被早有准备的土匪包围了,土匪人数太多,他们杀不出去。

土匪只要货物,不要人,把大家都放了,单单留下一个三楞。

三楞被五花大绑着,推到了鹰嘴崖。崖上,坐着戴黑呢礼帽和墨镜的匪首刘天赐。刘天赐冷冷一笑,问道,黑大个,你知罪吗?

三楞不满地说,我被你们抢了,我有什么罪?

我们只求财,不伤命。可你,却打死了我们一个兄弟。我们等你很久了,自古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你别怪我手黑。

三楞被推到崖边,鹰嘴崖高百丈,崖下幽谷潭水一般墨绿,深不见底,一眼看去,让人头晕目眩。就是不吃刀,跌下去也是粉身碎骨,三楞倒抽了一口凉气,不由自主地退后一步。

大当家的,我上有高堂,下有幼子,我死不足惜,留下一家老小,可怎么活?你杀我一个,就是杀我全家,三楞跪下了。

别废话了,有什么要紧话留下吗?

三楞磕头如捣蒜,哀求说,大当家的,请允许我回家一趟,把家务事儿安排好了,再来受死不迟。

刘天赐摇摇头说,人心隔肚皮,我岂能轻易答应?你可以找个人来当人质。你临期不到,我们就杀他。写封信吧,我们给你送去。

第二天晌午,鹰嘴崖下出现一个黑影,黑影越来越大,是一个年轻汉子,三楞认出来了,是他的换贴兄弟五魁。

五魁叫了一声哥,任土匪绑了。土匪给三楞松了绑,三楞扶着五魁的胳膊,喊了一声五魁,眼圈儿湿了。五魁说,哥,你别磨蹭了,快些回家吧,大娘和嫂子都在家里哭呢。

三楞抹了一把眼泪,转身下崖。

刘天赐阴冷的声音从身后飘过来:后天午时三刻,我们要开刀问斩,你若不按时赶到,就来给你的兄弟收尸吧。

一晃,第三天到了。太阳高悬,慢慢向中天攀升,再过半个时辰,就该当顶了。土匪簇拥着五魁,攀上了鹰嘴崖。刘天赐随手折了根树枝,捋了捋树叶,插在崖缝里。

刘天赐拍拍手说,树枝没影儿了,就动手。

一伙土匪瞪大眼睛,冲崖上瞭望。站在鹰嘴崖上,四面的风光一览无余。可是,往黄泥湾的方向看去,除了黑压压的森林,没有任何动静。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树枝的影子一点点缩短,缩短……大家忍不住七嘴八舌地议论:

他妈的,三楞应该不会来了吧?

他要是能来,不早就来了?他傻啊?

唉,只有五魁是个傻子啊……

树枝的影子几乎没有了。没有影子的树枝直直地插在崖缝里,没有捋干净的树叶经过暴晒,已经蔫了。

刘天赐站在五魁身后,朗声说,冤有头,债有主,五魁,我们无冤无仇,本不该杀你,你要恨,别恨我们,恨三楞这个王八蛋。

五魁长长叹口气,说,我谁也不恨,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饥,替了三楞哥,值。

一个土匪举起大刀,刀锋映着日光,晃花了众人的眼睛。刘天赐吩咐道,我敬重五魁兄弟是条汉子,下手轻点,给他留个全尸。

这时,一个土匪猛然看见崖下出现一个黑影,分明是个人。那人一边奋力爬山,一边拼命摇晃着什么东西,看样子,是一件汗褂。

三楞来了!这个土匪突如其来的惊呼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刘天赐被三楞和五魁这对生死兄弟之间的情谊所感动,想收二人入伙。三楞和五魁抵死不从,最后,他们竟被土匪放回了家。

于是就留下一段荡气回肠的传奇,黄泥湾就有了一个传奇人物。

听老一辈讲民间鬼故事第四篇-人面疮

自打二千多年前秦始皇决定把咸阳作为大秦帝国都城的那一天起,横跨渭河南北两岸的咸阳犹如一颗璀璨的明珠,牢牢地镶嵌在古老而沧桑的渭河之滨。

沿渭河北岸朝前走大约5公里许有一道如刀削般的悬崖,咸阳人称之为“头道原”。头道原土质极其坚硬,非常适宜打窑洞。土窑洞里冬暖夏凉,在生活条件比较艰苦的情况下是人们最为理想的居住之地,因为打窑洞不用花钱,只要有力气就行,而农民最不吝惜的就是自己的力气。也不知从那朝那代开始,咸阳人的先祖们就在头道原上打了一排排的整齐而又漂亮的土窑洞。

头道原有个自然村叫牛家村,村子并不算大,只有30多户人家,总共也就200多口人。按照当地村名的习惯叫法,牛家村里应该是以“牛”姓人家为主,可事实上牛家村里并没有一户姓牛的。关于村名的由来,村上年龄最大的老人说,早些年马鸿逵的队伍曾在村子里住过很长一段时间,回回们不吃猪肉,一天到晚吃的都是牛肉,村名即由此而来。至于这个说法到底有多少可信度,马鸿逵队伍居住以前村子叫什么名字,谁也说不清。

农历辛丑年(公元1961)二、三月,饥荒就像一个巨大的恶魔无情地吞噬着人们的肉体和灵魂,牛家村也和全国各地一样倍受饥饿的煎熬。春节刚刚过完没多久,家家户户的粮食已经所剩无几,青黄不接的日子比往年整整提前了两个多月。

为了度过饥荒,牛家村的中、青年男人相约,三五成群的背着自家的土织布,一拨又一拨地走进终南山,用土织布在山里换来一点儿救命的粮食,然后再强忍着着饥饿,一步一步地把粮食背回到家里。那些实在没有精壮劳力去终南山背粮的人家干脆拖儿带女,离乡背井,逃荒到外地,靠沿街乞讨来度过饥荒。

“当,当,当……”

这天刚刚吃罢午饭,刘队长就敲响了下地干活的钟声。听到钟声,胡成祥和妻子菜玲花一人掮了一把锄头,和队上的社员们一起爬上头道原,来到塬上的麦田边。大家每人一行,一字排开,边锄草边说着闲话。

35岁的胡成祥身材高大,皮肤黝黑,干活肯卖力气,是一个典型的关中大汉。紧挨胡成祥的满仓对胡成祥说:“成祥,我给你说一个笑话,你想不想听?”

“想听,”还没等胡成祥回答,其他社员就七嘴八舌地说道,“当然想听了。”

“好,”满仓一边锄地一边慢条斯理地说道:“大家都知道,前一阵子我咱队上的跃进他们5个人一起到南山背粮。有一次,我们在南山里走了整整三天三夜都没有见到一个村子,这一下可把我们饿扎咧,个个前心贴后心,别说走路,连说话的劲儿都没有。好不容易熬到第三天傍晚时分,我们终于看见了一个小小的饭店,哥儿几个赶紧走了进去,每人买了二毛钱的粘面一碗。

“很快服务员就把满满一大碗面条端到了我们面前,早已饥饿难耐的跃进看到放在他眼前的一大老碗粘面,哈水流的比渭河的水还要长。他趷蹴在餐桌前的橙子上,边挽袖子边看着碗里的面条说:“这一下我看你还能钻到沟子里去!”

“哈哈哈哈,”跃进真是饿急了,竟然把自己的嘴巴说成了沟子(屁股),笑死人了,胡成祥和社员们都被这个笑话逗得哈哈大笑。

“大家别听满仓在这里胡说八道,”笑声未落,满脸通红的跃进分辨道,“这话明明是他说的,这会儿却说是我说的。”

“哈哈哈哈,”大伙儿听罢,又是一阵大笑。

听老一辈讲民间鬼故事第五篇-埋蚕

咸通十一年,是让很多人难忘的一年。那年席卷洛阳一带的大饥荒,让无数人死,无数人哭,无数人家破人亡。

小竹那年才十二岁,她家就在洛阳一带新安县南面的牧阳村。她记得当时村里的情景,所有人都是面黄肌瘦,伛偻着背,有气无力地蹲在房门口。双眼无神,舌头不时地舔一下干燥的嘴唇。

整个村子早已经听不到鸡鸣犬吠的声音,因为早已经被杀光了。也没有人说话,因为说话需要力气。

小竹咽了咽口水,踮起脚尖偷偷摘了几片桑叶,放入嘴里用力咀嚼。还没来得及吞下去,院门被推开,看到父亲一瘸一拐地走进来。

小竹用力把桑叶咽下,一张脸憋得通红,她嗫喏了一会儿,低声说:“爹爹,我饿……”

父亲叹息了一声,上前摸了摸她的脑袋,又抓了几片桑叶塞到她的手里。转身一瘸一拐地进了屋子。父亲以前参过军,最后一次作战的时候被砍伤了腿,双手也废了,使不上力气,平日田里的农活都需要母亲来做。

从三年前开始,父亲就开始跟村里的马大婶学养蚕。在自家的院子里种了十几株桑树,每年养的蚕,等结茧后拿去卖掉也可以补贴些家用。

小竹扒到门口,听到父亲跟母亲在说话。母亲说,她今天在集市那边听人家说,现在这桑叶可值钱的很,咱们家这十几株桑树,说不定可以卖个好价钱。

这段日子以来,洛阳一带大饥荒,家家户户都吃不起饭,谁还花钱买绫罗绸缎。有人就把桑叶都拿出来当粮食卖了,在市场上一斤桑叶居然卖到了一千文钱。

母亲就算计着,自家这十几株桑树拿去卖掉,少说也能换来一个月的粮食。这样省着花销,勉强能够支撑到麦子收割,一家人就能够活下去了。

父亲起初不同意。小竹看到父亲的眼睛有些发红。这些蚕都是父亲起早贪黑好不容易养出来的,要是把桑叶拿去卖掉,拿什么给这些蚕宝吃。

母亲有些来气,说连人都没饭吃要饿死了,还顾得了这些蚕虫么?她拉过小竹,说你看看咱们女儿,都给饿成什么样了。

父亲沉默了。只能点头答应明天就去把桑叶收一收卖掉。

小竹跟在父亲后头出门。看到父亲一个人坐在门槛上,看着绿油油的桑树发呆。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她是支持母亲的,卖了这些桑叶就可以换很多粮食。想想都觉得开心。

父亲又去看他的蚕宝儿了。那些白白胖胖的蚕虫不停地扭动,打着滚儿。

不知道为什么,小竹感觉父亲好可怜,感觉这些蚕儿很可怜,感觉母亲、自己、还有村里所有的人都好可怜。不由得就哭了起来。

父亲听到哭声,过来抹干了她的眼泪。他重重地叹了口气,让小竹帮他一起把蚕儿们搬到院子的东南角。然后回房拿了一把锄头出来,在墙角挖了个坑。

小竹从屋里端了杯水出来,就见父亲把那些蚕宝儿全倒进坑里,然后把土推回去填上。

小竹哭着大叫不要,可是父亲的动作很快,一会儿土坑就被填平了。他辛辛苦苦养的蚕儿们全都给活埋了。

小竹哇哇地哭起来。她看到父亲蹲在坑边,爬满皱纹的眼角淌着泪水。

第二天一早,父亲就收了所有的桑叶,挑去集市贩卖。小竹陪着母亲在家里等。她站在门口踮着脚尖不停地望着村口的方向。父亲回来的时候就会带着一大堆的粮食。到时候他们一家子就可以好好地吃上一顿。

以上就是听老一辈讲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听老一辈讲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24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