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鬼故事民间大全鬼新娘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古代鬼故事民间大全鬼新娘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英山民间鬼故事、妖精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传说、唐朝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古代鬼故事民间大全鬼新娘第一篇-邪术

清乾隆十八年,在湖北京山县阳桑湖畔住着一户许姓人家。因他家世代居住于此,历经前后百余年的苦心经营和不断积累,到了这一代已经成了附近十里八乡都知道的大富之家。不仅是高楼豪宅良田千亩,兼之仆人众多,金银财宝更是不计其数。许家除了老头和老伴之外,还有一个年方十九的独子,也是儒雅俊秀,一表人才,年纪轻轻的就成了贡生。两年前夫妻俩便早早给他定好了一门亲事,女方家里也是京山本地的乡绅大户,儿媳不仅温婉贤淑秀外慧中,家中富裕程度也不逊于许家。到了这年正月,双方家长选了个良辰吉日便给儿女完婚,女方家中也陪了丰厚的嫁妆。成亲那天更是敲锣打鼓热闹非凡,门口熙熙攘攘客人接踵而至,一时之间全城为之轰动,所有人都对他家艳羡不已。

话说这城中有一个小偷名叫陈二黑,此人自幼父母双亡,全靠吃百家饭才长大成人,可他既不识字又身无一技之长,为了不挨饥受冻无奈之下只好学了点小偷小摸之术,靠这混点吃喝糊口度日。自打许家大喜之日起他就一直对他家丰厚的财礼垂涎三尺,数次晚上想去偷窃,无奈许家防范甚严,除了深沟高墙外夜里巡逻的家丁也不断,所以他一直没有下手的机会。到了这年秋天的时候,许公子要进京赶考,许老头怕他在路上有什么闪失,心中实在放心不下,于是便带上几个仆人亲自护送他去京城。陈二黑听说这个消息以后心中暗喜,只道机会终于来了。待许公子出发的那一天,他提早便悄悄的潜伏在许宅附近,眼见许家父子上车和家人辞别远去,他一直等到夜色擦黑的时候方才沿着提前勘察好的路线悄悄来到后院的墙边,随即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绳索搭在墙边的树上,然后乘其家丁不备手脚并用翻墙入内,躲在院子一间里屋的横梁之上,想等到夜里众人熟睡之后再下来偷窃财物。他在梁上四处打量一番,见这房子干净整洁,室内摆设富丽堂皇,家具也是应有尽有,显然是一间卧室,却不知是谁在居住。

如此一直等到了二更时分,忽见一个大腹便便的女子在两个婢女的搀扶下慢慢走进房内,原来这间屋子却是许家儿子和儿媳的居室。因儿媳怀孕已经八个多月,腹大如鼓久坐不便,所以每天晚上都睡的很早。只见两个婢女先将油灯放在桌上,再帮助她脱掉衣服扶她上床安睡,然后便转身退了出去,将门从外关上。陈二黑在梁上又等了许久,直到耳中传来女子轻酣之声,心中方才确定她已然熟睡,于是便准备从梁上下来行窃。

没想到上半身刚刚坐起,忽听门口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声,他心中不及细想,赶紧又迅速俯身趴回梁上。耳听吱呀一声,门像被风吹开一搬,只见一人轻挑门帘走了进来。此时油灯尚未熄灭,陈二黑借着灯光看去,来人约莫三十多岁,面色枯黄身材精瘦,脸上一双三角小眼,眼窝深陷鼻梁高耸,颌下一缕黑须,身着一身青袍,肩上还背着一个黄色的包袱。陈二黑见状心中很是纳闷,开始他以为此人也和他一样是个梁上君子,可是转念一想这京山县的同道中人他都认识,此人却如此面生似乎从未见过,加之他身形奇特行动诡异,此中必有古怪,于是陈二黑心中打定主意先看看再说。

古代鬼故事民间大全鬼新娘第二篇-民间传奇故事之灵玉

四川金堂有座山叫作云顶山,山上有座玄月庵,玄月庵附近有个桃花村,村民以猎户居多。这年春天,桃花村发生了一桩怪事,数月之内有十多名青壮年猎户进山后无故失踪,村民惶惶不可终日,无人再敢进山打猎。

杨县令为此心急如焚,他听说邻县有一捕头,姓梁名岳,胆识过人,于是急调梁岳协助破案。

梁岳一到金堂便马不停蹄赶至桃花村,借宿在一户严姓老头家中,闲谈时,严老头告知梁岳猎户失踪或是狐精或尼姑所为。正说间,有一人慌慌张张地进了院子,说话语无伦次。原来此人为皖籍客商,与同乡昨夜途径玄月庵,因内急躲于草丛方便。忽一阵腥风袭来,伴有女子的声音,极尽媚惑。他透过草丛,看到一个身姿妙曼的女子牵着同乡,眨眼不见踪迹,他吓得在草里一夜未出。

梁岳闻言一惊,当下决定先到玄月庵探个究竟。他扮作一个香客来到庵中,所见庵中众尼个个面目庄重目不斜视,不似淫恶之人,梁岳便返回严老头家中,待到入夜,又披衣挎刀推门而出。严老头唤住梁岳,从怀里取出一个布包,里面是枚赤色的鸡心石。严老头道:“我家祖上曾出过捉妖师,留下这块赤血石,若挂于胸口,遇妖物便会发烫,请捕头随身携带,以作提防。”梁岳躬身谢过严老头,将赤血石挂于项下。

梁岳再探玄月庵,绕着庵墙徐步前行,突然间似有男女之声传来。梁岳正欲纵身上墙,肩上竟被轻拍了一下,扭头一看,一个美貌女尼站在身后,轻启朱唇道:“施主,贫尼有礼了!”声音千般娇媚万般诱惑。梁岳不免心旌摇动,就在此时胸口骤然发热,他顿然醒悟,疾速抽刀喝道:“大胆妖孽,原来是你在此作祟!”女尼大惊,一阵腥风过后,倏然不见。

梁岳连夜赶回县衙,杨县令得悉情况后,次日一早便赶赴玄月庵。玄月庵主净月是个年逾古稀的老尼,一听本县父母官来访,赶忙前来迎接。杨县令说明来由,净月有所不悦,道:“大人办案,老尼定当配合。但山中狐精甚多,栽赃敝庵未尝没有可能!大人切勿玷污了玄月庵的名声!”净月遂将众尼集中在一起,由梁岳逐一辨认。少顷,梁岳道:“大人,众尼皆非小人昨日所见之人,但对照名册少了一人。”净月闻言道:“大人,所缺之人是老尼徒儿灵玉,失踪半年有余了。”杨县令问道:“灵玉出身何处?家人可曾知晓?”净月答道:“灵玉是老尼于十八年前在村头的东湖所拾,秀外慧中,绝无可能作此勾当!”杨县令随后命人到庵内查检。梁岳搜至昨夜院墙处,发现是间废弃的柴房,推门而入,里面蛛网缠绕,杂物堆积,并无异状。

当夜,梁岳卧在榻上苦苦思索,忽觉胸口似被火烙,朦胧中见有一个黑影,张开十指伴着腥风向自己扑来。他大吃一惊,迅速从枕旁提刀,一个鲤鱼打挺抽刀向黑影砍去。只听得一声女子的惨叫后,黑影穿门缝疾速而出。梁岳下床点燃油灯,只见鲜血满室,鱼鳞遍地。他寻思此妖每次出现必带腥风,此次又现鱼鳞,莫非是个鱼妖?当下循着血迹一路追寻,未想血迹尽头竟是玄月庵。

梁岳纵身越过庵墙,见有间禅房亮着灯火。他手沾唾沫捅破窗纸,却见庵主净月正在地上擦拭血迹。梁岳破门而入。净月当即面露不悦之色,梁岳躬身致歉后,问净月何来一地鲜血?净月神色略有慌张,道:“这个……老尼身体不适,方才口吐鲜血所致。”梁岳冷笑道:“出家人不打诳语,师太不怕佛祖怪罪么?”半晌之后,净月轻叹一声,道:“梁捕头,实言相告,适才小徒灵玉来过,因她身负重伤,老尼替她敷药疗伤了!”梁岳道:“师太,难道不知你这徒儿是妖非人么?”净月道:“唉!梁捕头你且坐下,容我从头细说。”

原来十八年前,净月化缘归庵,途径东湖时,遇到一个哭得撕心裂肺且遍体鳞伤的女童。因无人认领,她将女童带回庵内,取名灵玉,懂事之后削发为尼。净月也曾怀疑灵玉为异类。一是因灵玉有一怪癖,每日必要沐浴,否则气若游丝,一旦沐浴则精神焕发。二是有次净月深夜巡视,发现灵玉竟口汲莲花池水,随后喷薄而出,顷刻间暴雨如注,看得净月胆战心惊。但灵玉小时聪慧乖巧,大后端庄娴雅,因此日子一久,净月对此不以为然,并对这个徒儿甚为喜爱。约半年前,灵玉出门未归,久寻不见,只道已遭不测。未料适才灵玉突然破门而人,鲜血淋漓,伤势严重。净月即为灵玉敷药疗伤,完后灵玉自去。

梁岳听罢,问道:“师太可曾怀疑猎户失踪,与灵玉相关?”净月道:“老尼也曾起疑,但师徒情深,不愿深想。”净月言讫,长叹一声,盘腿而坐,瞑目不言。

眼见天已放亮,梁岳便欲回村歇息。路过东湖时,见有一个老者在垂钓。老者恰钓起一条鱼,但又扔回了湖中。梁岳不解,便问缘由。老者答道此鱼吃不得,一吃便会腹泻。梁岳大感讶异,莫非此湖系鱼妖老巢?何不趁鱼妖身负重伤,车干湖水,生擒妖孽。他边想边脚下生风般地往回赶。

村民群情激昂,搬来水车围着东湖一圈排开,车至正午,忽听一个孩童在喊:“娘,爹爹他们回来了!”众人顺着孩童指向,果见大路上走来一群汉子,正是失踪的猎户们。猎户身后,净月由两个女尼搀扶而来。至众人跟前时,净月竟然跪倒在地。

原来,灵玉本是瑶池的汲水仙子,因犯天条,被贬下凡,投身鱼胎。在东湖游弋不慎被利石刮伤,便化作女童向净月求救,净月遂将灵玉收养为徒。净月年事增高,身体每况愈下,灵玉便欲炼制仙丸,为净月延年益寿。而炼制仙丸须凝聚三十名精壮汉子的阳气方可炼成。为此,她在玄月庵柴房下建一密室,将猎户诱至于此。直至昨夜,灵玉因吓退梁岳不成反被其伤,才将实情告知净月。净月命灵玉将猎户释放。灵玉犹豫之际,见村民要车干东湖水,恐涂炭了满湖生灵,便遵了师命。杨县令早已闻讯赶至,只听他朗声道:“灵玉此举虽为不妥,但其孝心可鉴,且身有汲水化雨之术,正可解金堂连年干旱,可将功赎罪,不予追究。”众人点头称是。此后,金堂县果真年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古代鬼故事民间大全鬼新娘第三篇-农村诡事之幽灵河

长江中下游地区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叫官云镇。镇子旁边有长江水分流出的一条细长的小河,看上去像上个年代女人的裹脚布,所以镇上的人都叫他小脚河。

相传这条河并不安生,隔个两三年的光阴,河里总会无端地淹死几个人。按理说,靠近长江岸边的人都应该精通水性,可不知怎地,那些被淹死的人掉进河里后,不管使出多大的劲力都不能逃脱命运的噩耗,只能徒劳地挣扎一下,然后沉入幽暗无边的河底里。尸体会在三五天之后浮上岸来。据镇上的居民说,那些浮上岸的尸体检查时都会发现他们的脚踝处无一例外地青筋暴胀,一片青紫,肌肤上还印有一双黑手印。事情发生的多了,镇上的居民都说小脚河里有一个淹死鬼,专门偷袭跳进河里的人。镇上有一户人家叫王二牛,他生的浓眉大眼,厚嘴唇,高鼻梁,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他偏偏不信这个邪,仗着自己胆子大心里想着将来有机会一定要去河里尝试一下。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当时正值农忙时节,二牛插完秧后回来的很迟,圆盘似的月亮早已经高高地挂在了树梢头,他边走边哼着民歌,“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往前走啊,莫回呀头.....”声音高亢嘹亮,回荡在寂寂的山野里。

此时的二牛心里灌了蜜样的甜,步子迈的很开,也不管哪个方向,就信步走着,因为母亲刚刚托媒人给自己说了一门亲事,父母双方都挺满意,说好下个月就结婚。这样一来,二牛也有暖被窝的人了,再不用一看到人家大姑娘,心里就猫搔挠似的痒痒难耐。二牛走着走着就到了小脚河边。他发现河里的水可是真清,一汪汪地泛着绿光,河中生长着的芦苇,露出尖尖的一角,沾着几滴水珠,远远地看去像一颗颗玉珠样晶莹剔透。

二牛脱了鞋坐在河提上。满眼陶醉地看着河面上空灵的夜景,看着看着眼前就不自觉地出现了那个女孩的身影。圆圆的脸蛋,微微上翘着的嘴唇,笑起来脸上的两个浅浅的小酒窝.....二牛也只是见了一面就记住了女孩,心里总是惦念着忘不了,尤其是到了晚上一个人躺在席子上睡不着的时候,气只管呼呼地喘着,浑身焦躁难耐,这时候二牛就会看到小芳(女孩的名字)心甘情愿地站在自己的前面。他可以随意去看她白裙子下露出的那截小腿。那可真是两条迷人的小腿,在皎洁的月光下闪闪发光,白的令人窒息。他这样一想,手就不听使唤地伸过去,他想象中的那双手像有了魔力似地越伸越长,一直能握住小芳的那条小腿,他一使劲,小芳就嘤咛一声,声音充满了诱惑,二牛砸吧着生满硬硬地胡渣的嘴,气喘如牛地说,妖精,你可要了我的命了。

眼前的河水哗啦啦地流着,河堤上坚硬的石块经年被长江水冲击着,变得圆圆润润,像小腿一样光滑。比石头光滑的还有女人的大腿,小芳的裙子虽然盖过了大腿,但那光滑是盖不住的,就像流水盖不住河面上的那些石头,二牛想着的时候,喉结就咕咚咚地动着,身上也渗出了黏黏的汗液。二牛一甩膀子,脱下了衣服,赤膊着上身就冲进了河水。此时的他脑中全然忘了河中有淹死鬼的传闻,他只管往河中心走,步子迈的越大,感觉就越爽,清凉凉地河水拍打在肌肤上像小芳的手,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脊背。河水瞒过了脚踝、大腿、髋部......

二牛仗着自己身强力壮,水性好,只管往河的最深处游。他刚淌到河中心的时候,突然一个浪头迎面打来,一双脚像是被人拉了一把,他的身子不由地向下一沉,喝了一口浑浊的河水,呛得鼻孔一辣,两眼直冒泪花。

二牛暗叫一声,“不好,难道淹死鬼的传闻是真的,这下可糟了。”沉下心来,奋力地向前一阵猛划,谁知双脚却像是被箍住了一样,紧紧地挣脱不开,任凭他再划、再拉,再挣扎也无济于事。水面扑腾腾地溅起一阵水花,二牛费力地拨拉着身体两边的河水。一分钟,两分钟,时间越来越长,二牛最终感觉到身体像是被掏空了一般,绵软无力再也使不出劲了。河水淹过了头顶,一个劲地向他嘴巴里,腹腔里灌着,他渐渐地失去了意识,大脑中混沌地一片。霎时间,风也停了,浪也停了,河面又回复了往昔的平静。

二牛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四处都是一片黑暗,他在黑暗中摸索着,手头摸到了一颗滑腻腻的有棱有角的东西,二牛放到眼前一看,天啦,竟然是一颗人的头骨。水不断地从头骨的眼睛中鼻孔中淅淅沥沥地流出来,他惊恐极了,慌忙将头骨摔的远远的,这时,他发现他的身体怎么这么重,手一摸才感觉到原来结实的肌肉松沓沓地堆成了一团,身体膨胀着,脸上的皮肤充盈而饱满。弥漫的黑暗中突然传来几声干咳声,周围刹那间亮堂了不少,二牛看到身边站满了密密匝匝的人,他们都长得好奇怪啊。有的不是断了一只胳膊就是瘸了一条腿,更令人寒毛直竖地是,其中有一个脸色黧黑形如枯柴的汉子舌头拉得很长很长,一直垂到了脚面上。那汉子走过来,反手绑了二牛,将他推搡着向前走。走到一个头束着冠巾,带着流苏帽的中年人前。

那人又干咳了几声,便问道,你就是王二牛,官云镇人士,现已而立之年。二牛书读的不多,听不懂那人文绉绉地话语,只睁着一双炯炯地眼睛瞅着那人。接着那人又说,王二牛,你阳寿已经,现已被河鬼索魂,你就好好地待在地府吧。这句二牛倒是听懂了,身体猛地一震,不相信地看着身旁的人,说道,难道我已经死了?那个面色黧黑身上湿哒哒地流着水的汉子正是河鬼无疑。他也干笑几声,说道,不错,王二牛,你正是被我索了命,带到地府中的。

王二牛哭桑道:“可是我还没娶媳妇呢?我还想承欢侍奉我娘哩。”那人说:“这我不管,要怪就只能怪你不听规劝,擅自闯进了幽灵河。那是一条死亡之河,所有跳进去的人,都必须来地府受职。担当镇守鬼门关的大任。”

二牛死了,镇上的居民早上去河沟里插秧的时候,发现了他的尸体。众人都扼腕叹息,说这样一个精壮的后生连媳妇都还没来得及娶,就已经被淹死鬼索了命,以后可一定要当心,再也不能去河里了。话虽这样说,但隔个三五年河里还是会无端地淹死人,因为地府鬼卒有限,投胎一批就必须再另补一批。这样才能阴阳平衡。

古代鬼故事民间大全鬼新娘第四篇-柳树精的故事

编者按:柳树精的故事有些鬼异,柳树精的故事很有感染力,很神奇的一颗树,故事的情节细腻,人物性格刻画到位,很不错的一篇文章,推荐共赏。

常记得我们小的时候,如果女孩子太妖气,好打扮,开朗活泼过头了,就会被大人们骂做“柳树精”。为什么大人喜欢用柳树精骂人呢?我们觉得很奇怪,就去缠着三婆给我们讲故事,三婆是个非常有趣,非常健谈的女人,喜欢不厌其烦的给我们讲故事,现在想来,三婆还真算得上是我们的第二任启蒙老师呢!现在我把这个故事回忆出来,也让一些有缘朋友分享分享!

有一个小村庄里,住着一对年轻的夫妻,结婚很多年了,妻子却没有生下一男半女的,在他们的房屋旁边有一口井,常年汩汩的流淌着甘甜的净泉,井水冬暖夏凉,养育着全村的老老少少,牲畜家禽。在井的旁边长着一颗柳树,象一个翩跹的美女伫立在那里,眺望着远方!男主人经常会看着柳树出神!柳枝随风摆动的姿态常常让他误看成一个美女在风中翩翩起舞!

日子一长,男主人关注柳树的日子似乎比自己的老婆还多,女主人常常在井边洗完衣服,就把柳树当着衣架,用自己的丝帕使劲的系住交粗的柳枝,把所有的衣服都凉在柳树上!常年都这样,似乎是在发泄自己心中的怨气,男主人每次看见了,就觉得很心痛,常常默默的收下衣服拿到别的地方去晾晒,以减轻柳树的负重。

村中的牧童每次来给牲畜饮水的时候就喜欢去折长长的柳条,当着赶牛的鞭子,如果遇上了男主人,将会受到一整断喝!渐渐的,村童也只有趁男主人没有看见的时候去悄悄的折柳条了!柳树因为有男主人的保护,越来越枝繁叶茂,长势楚楚了!可女主人因为常常被男主人漠视,日渐消瘦了下去,病殃殃的!

有一个雨天的黄昏,男主人家来了一个寻找住处的道士,夫妻俩热情的接待了这个道士,酒足饭饱之后,道士好心的告诉了这家的男主人说“你家屋旁的那棵柳树已经成精了,现在缠上了你的妻子,所以你的妻子才变得色黄皮瘦的,病态殃殃的!你要赶快救你的妻子,迟了就来不及了,如不及时,你妻子将不久于人世”道士给男主人告诉了一个祥妖的方法,他让男主人用妻子包头的黑丝帕去缠绑住柳枝,以控制住柳枝的再生长,道士给男主人告诉了自己的联系方式之后就离开了这个村子。

男主人平时本来就喜欢柳枝随风飘舞的姿态!让他去捆绑枝条,他非常的不乐意!而且他根本就不相信那道士的话,幸亏道士和男主人的谈话被女主人听见了,女主人本来就一直因为男主人对自己的漠不关心,和对柳树的关怀备至,心里一直就藏着一股怨气,而自己又没有生下一个后代而非常理亏,所以常常是敢怒不敢言,她不敢要求男主人去为自己解开心魔!就自己去用丝帕把所有的柳枝死死的捆住,这样柳树再没有平时那样迎风招展的柔美舞姿了。 鬼故事

男主人看见这种状况非常生气,数落妻子迷信谣言!柳树只是树,怎么可能成精呢?是妻子自己疑心过重,把自己折腾病了,不去找医生开方子抓药治疗,却信道士的鬼话!男主人撕掉了妻子的丝帕,或许是病入膏肓了,也或许是气急攻心,没过多久,妻子还真的死了!男主人安埋了妻子之后,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平时就跟着村童一起去放牛,对地里的庄稼活儿也马马虎虎的种,感觉日子过得没有多大的意思!特别是自己辛辛苦苦了半辈子,连个后代都没有,心里也越发沉闷起来!

古代鬼故事民间大全鬼新娘第五篇-荒野老尸怪谈

福建省永泰县有个叫齐闵恒的秀才,自小熟读四书五经,聪颖过人。这年科举考试他应试报名参加,临行前母亲再三叮嘱路上要小心,夜里不要在外逗留,尽量找客栈留宿。

不过齐闵恒虽在母亲面前连连点头答应,心里却是着急万分。原来前段日子他感染风寒,大病一场。这阵子才恢复元气,不过离考试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若是路上不抓紧赶路怕是要错过这三年一次的大考了。

一路上他背着简单的行囊,风雨无阻的奋力赶路。这日傍晚,他打算一鼓作气再走一段路,到下个集镇再投宿。不料走着走着,离集镇还有一段路,好在月亮为他指路,走起来也没有那么吃力。

“哎哟。”在一僻静黑暗处,秀才被一个障碍物绊倒在地,带他站起来的时候,惊恐的发现他脚下是一具白森森的人骨。“哎呀,妈呀!”齐秀才吓得拔腿就跑,可没跑几步他却折了回来。这人已经死去,可是尸骨却无人埋葬,定是孤独凄惨的死去,多么的可怜啊!既然我们有缘碰到,那让我做件好事,让你入土为安吧!

齐秀才本就善良心慈,他放下身上的包袱,恭恭敬敬的对着白骨跪下磕了个头说:“小生不才,与亡友偶然相遇,并无恶意,只是见您死后尸骨裸露在外,实在可怜。小生便想为您安葬入土,希望您早日投胎。”说完,秀才找了一处地势较低的地方,把白骨放了进去,然后找来松软的土为它掩埋。做好这一切,秀才继续赶路。

不久,他就来到集镇,投宿到了一家客栈。店家为他暖酒,端上可口的小菜便退出了房门。秀才卷起袖子打开酒坛准备小酌一杯时,房间里卷起一阵黑风,待黑风散去一个头发花白,面相友善的老头出现在他的面前。秀才差点没坐稳,一屁股跌在地上。

老者倒是笑眯眯的说:“先生莫怕,老头我是来感谢您的。”秀才早已颤抖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这……你……这是从何说起?我并不认识你啊?”

“小老儿正是您刚刚埋葬的那具荒野白骨啊!只因为小老儿生前贪这杯中之物,那夜去邻村吃了喜酒,回来的时候头痛欲裂栽倒在路旁,不料夜里下起了倾盆大雨,结果一命呜呼。家人只以为我失踪了,并不知道我早已去世。结果我的尸骨就在这荒野之中无人管理,死后一直无法投胎。偶尔路过的一些人看见我的尸骨,要么怕的逃走,要么就是拂袖而去。多谢先生善意之举,小老儿真是三生有幸啊!”老人家感激的连连作揖。

“快起,快起。老人家,那是小生应该做的。您这样小生过意不去。”齐秀才心中的恐惧顿消,连忙站起身来扶住老人家。

“小老儿本是下地府赶去投胎,可是有恩不报小老儿心里愧疚。先生这是要去进京赶考?”

“嗯,正是。”

“可是路途遥远,先生离考试的时间不多了,怕是可能赶不上了。”

“所以小生才会日夜兼程的赶路,唉!只怪我前些日子生了一场大病,拖了一些时日。唉!”

齐闵恒不由得沉重的叹了一口气。老人家缕缕胡须,说:“先生不要担心,我有办法。先生先把饭吃好,等会让我送你一程。”齐秀才一听喜上眉梢,连忙说:“多谢老人家,要是不嫌弃,请与我一起吃点。”

老人家摇摇头,摆手说:“老儿我已不是尘世间的人,只需闻闻便已经饱了。只望先生他日登科及第后,为老儿我上几炷香,几道纸请个道士为我念经超度,去往极乐世界便感激不尽。我的事情就不告诉家人了,免得徒增伤悲。”

齐秀才说:“老人家放心,即便我失败而归,也定当为老人家做这些事。”老人家笑眯眯的说:“先生红光满面,周身全是祥瑞之气。定能高中。您如此善心将来必是百姓之福啊!”

片刻,齐秀才便吃完了。老人家来到他的面前,用手遮住他的眼睛,然后对着他的口鼻吹了一口白烟,秀才便昏了过去。待醒来的时候,他躺在一家环境清幽的厢房里。“吱嘎”他起身推开房门,一个店小二打扮的人迎面走来,说道:“客官,您醒了,早上想吃点什么?”秀才看到这家客栈走廊里站满了秀才,各个都摇头晃脑的诵读。“小二,这是哪儿?”齐秀才问。

“客官,这是京城啊?昨个儿夜里你来住店的呀!”小二说着奇怪的看着他。

“我一个人?”

“是啊。您真走运,昨晚这里只剩一间厢房了,再晚点估计就没有了。毕竟离考试就剩三天了,这里大大小小的客栈都住满了人。”

齐秀才听了,说:“哦,谢谢。请给我拿点包子馒头便可。”关上门后,齐秀才心里万分感激。

后来科举考试,不多久放榜齐秀才果然高中状元。他如当日老者所嘱咐,一一照做。上任之后,他两袖清风,一心为百姓谋福利,因政绩突出调任中央,官至一品宰相。一生平安,享年92岁。

以上就是古代鬼故事民间大全鬼新娘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古代鬼故事民间大全鬼新娘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04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