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民间鬼故事短篇5篇

本文5个古代民间鬼故事短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短篇民间鬼故事大全、老牛成精民间鬼故事、民间流传的真实鬼故事、古代鬼故事民间大全下载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古代民间鬼故事短篇第一篇-鬼邻

莱州的王术在江州任县丞,上任时住进了县衙安排的一间房子里,那房子上下两层,平时王术便住在两楼,宅子前后都是街道,左右都是房子,中间也只有木头隔开,音不能隔。左右邻居经常会有响动,王术虽然不满,但初来乍到也不便多说,但尤其左邻经常夜间走动,发出声响,让王术苦不堪言,如此三四日后,王术清晨去衙门时便想去找邻居说说,一看大门紧闭,只道是邻居晚间有什么活计,所以睡得晚些,早上也起不来,到了晚上王术回来时,那邻居大门还是紧闭,也没有灯光,王术无奈,便把此事放了下来。

到了夜间,王术刚睡下,隔壁又有了上下楼和度步的声音,那声音经久不绝吵得王术心烦气躁,逐走到了墙边,狠狠的敲了两下,那声音才平静了下来,王术以为对方知道了自己的不满,也放心的睡了,到了半夜,王术又被隔壁走路的声音吵醒,怒火中烧,正准备破口大骂,突然一想不由得大惊失色。原来那中间的木墙总会有缝隙,隔壁邻居既然不睡,在忙什么的话,为何一点灯光都透不过来。哪有人会在黑暗中行动,王术本是衙门中人,职业使然不免心里又一想,莫不是隔壁邻居家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所以才在大半夜在家不开灯进行,一念及此,王术便偷偷起床,蹑手蹑脚来到木墙,趴在上面贴上耳朵偷听,希望能偷听到事情的真相。没想到这王术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魂都差点吓没有。

只听一个老者的声音说道,这都十天了,为何松儿还不回家。一个老婆婆的声音回答道,他在十里铺,又不近,你又不是不知,他平时都一个月回家一次,怕是那酒庄事物繁忙。老者叹气道,幸好这是秋冬季节,要是那三伏天,恐怕那尸身都发臭了,诶。王术一听此言大惊,当下想到了是不是这老两口杀了人在家,等着儿子回来处理尸体,又想是不是死的就是这老两口,自己在听两个鬼在对话。当下心里十分恐惧,不敢再听,只得又轻轻的上床,隔壁依旧不时有脚步声传来,王术无法入眠,只得在恐惧中熬到了天亮,鸡鸣后,匆忙起床,来到了县衙,找到了知县报告昨夜听见的事情。知县不敢怠慢,让他带人前去查看。

王术便带了人到了哪户,敲门无人应答,门在里面用插销锁住,证明里面有人,又找来周边邻居前来。那邻居讲,十几天没见人了,以为是他在十里铺开酒店的儿子接去了,但是老两口一个长年瘫痪,一个便留在家中照看,按理说因为行动不便不会去这么远的地界,真是奇怪。王术一听此话,大吃一惊,昨晚听见说话的声音,不就是老两口的声音吗,逐使衙役破门。进去的时候,只见厨房里一个老妇倒在地上,面目狰狞,也死去多日。上了两楼,那靠王术家一边的墙边放了一张床,瘫痪在床的老头也是早就身亡。王术吓得跌坐在地。后仵作查验尸体,得出结论,老妇是疾病突发痛苦而死,所以死状狰狞,那瘫痪在床的老者却是活活饿死的,真是人间惨剧,命运弄人,出了这事,王术再也不敢住那间屋子,知县知道了内情,便从新给他安排了一个住处。

古代民间鬼故事短篇第二篇-会上房的饺子

你见过会上房的的饺子吗?今天给大家讲一个关于饺子上房的故事。

道家有五大仙儿——胡、黄、灰、白、柳。胡就是狐狸,黄就是黄鼠狼,灰就是老鼠,白就是刺猬,柳就是蛇,北方叫长虫。在我国北方普遍供奉这些仙家,尤其是河北、东北等地,以保佑家宅平安,这种事我小的时候就听奶奶讲过。

在清朝末年,社会动荡不安,在河北保定却有一王姓大户人家,生意兴隆、子孙满堂,一家人齐享天伦之乐,而所有的一切王老爷归功于自家供奉的柳仙。话说这一年的大年三十晚上,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包着饺子,连十岁的小孙女都忙得不亦乐乎,帮忙盖饺子。等到锅里水烧开,王夫人准备让家人端饺子来下饺子的时候,发现盘里的饺子竟然不翼而飞。一家人慌张了,大年三十遇到这种怪事定是得罪了哪路神仙,这是大大的不祥之兆啊!正在大家都猜测饺子去哪儿了的时候,只听得眼尖的小孙女喊道:“爷爷你们快看,饺子在房梁上呢!”所有人都抬头望向屋顶,发现一个个的饺子都并排着站在上面,却又好似什么东西粘着掉不下来。

王老爷高声喊道:“不知在下得罪了哪路神仙,还望不要降罪于子孙。”

“你们一家知道过年,却害的我成了孤家寡人,冬至时节,你儿猎杀了我的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你们明年注定要遭到报应。”一只兔子发出人的声音说道。

“那兔仙怎样才可放过我们一家?”王少爷道。

“想得美,我会让你们血债血偿的。”说着兔子一抖前爪,只见王老爷的小孙女晕了过去。

王老爷赶紧给兔子跪下,道:“小儿的罪孽老夫愿代其受罚,只求兔仙不要再伤我家眷。”

“不可能,我要让你也尝尝殁妻丧子之痛。”说着只见王少爷也晕了过去,王夫人见此,慌忙跑到自家供奉的柳仙前跪拜,希望柳仙能为一家人做主。

不知过了多久,小孙女倏地站了起来,家人见其安然无恙,甚是欢喜。却见小孙女用浑厚的男声对着王老爷说道:“我已代你们和兔仙求过情,你们一家人切不可再乱杀生,以后每逢节日要祭拜兔仙。你儿子和孙女一会儿会醒过来,毋庸担心,饺子也已归还。”王老爷一家鸡啄米似的不停磕头,以答谢柳仙的救命之恩。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王少爷和小孙女都醒了过来,小孙女说她做了个梦,梦到一条大白蛇和一只兔子打了起来,大白蛇打赢了兔子却也受了伤,兔子不情愿地答应大白蛇放过他们一家。

事情终于过去了,一家人接着煮饺子,原来粘在屋顶的饺子不知何时又回到盘里来了,不同的是,每个饺子上面都多了两个兔子的脚印。从此以后,王老爷家供奉的仙家又多了一位---兔仙。

古代民间鬼故事短篇第三篇-狄仁杰纸扇断案

唐朝某日,细雨蒙蒙,润物如酥。夜幕笼罩着长安城。忽然,从沉沉黑夜中刺出一道闪光,只听见从一间民宅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凄厉地叫声。人们寻声赶去,只见这家房门大开,屋子里一片黑漆。点灯一照,人们不由得吓了一大跳:地上赫然躺着一具血淋淋的女尸。

死者是这家媳妇贺氏,年约二十八岁。因丈夫范小山常年在外贩卖毛笔,所以家中只剩下她一人独守空房。今夜因何被杀?凶手到底是谁?有人清醒过来,慌忙报知知府大人。经过现场查看,差役在门后小院中发现一把小扇,报与知府大人。知府大人细细看了看小扇,只见上面题诗一首,字迹清晰秀美。下有一行小字,写的是“蜚卿吴兄指正。”落款是“王晟。”这条重要线索立刻牵动了知府的注意力。可是王晟是谁?问遍差役却无人知晓。扇子主人吴蜚卿这个名字大家都十分耳熟。他是长安城有名的富家子弟。此人平日里行为放荡,举止轻狂。所以知府便认定是吴蜚卿杀人无疑。

于是,知府命人逮捕了吴蜚卿。几次审问,他都拒不承认。那知府大怒,严刑拷打,可怜吴蜚卿熬不过板子屈打成招,招认了杀人的罪名。吴蜚卿料到自己必被处死,便嘱咐他的妻子将家中所有的钱财,都用来救济社会上孤独无靠的人。凡是到他门前念上一千遍“阿弥陀佛”的,就赠送他一条棉裤。念一万遍的,赠给他一件棉袄。于是,一时间乞丐满门,念佛的声音传到十几里以外。因而吴家很快变得贫困不堪,只有靠不断变卖田产来支撑门户。吴蜚卿暗地里在狱中贿赂监狱看守,帮他购买毒药,准备一死。

一天夜里,吴蜚卿梦见神人对他说:“你不要死,自有贤人来救你。”他被惊醒之后,很久不能人睡。刚一闭上眼睛,神人又出现在面前,耳边还是这句话。他感到其中定有些奥妙,便不想寻死了。

过了不久,狄仁杰担任了长安知府。一天,他正在衙中审阅判过的案件,当看到吴蜚卿的杀人案卷时,引起了他的思索。他向左右问道:

“吴蜚卿杀人有什么确凿的证据?”左右告之有扇为证,便拿出在现场拾到的那把扇子。狄仁杰接过扇子仔细看了一遍,然后问道:

“王晟是什么人?”

堂下都说不知道。他又把案件审理的全部记录细细看了一遍,立刻下令为吴蜚卿去掉死囚犯的刑具,把他从死牢转移到一座库房里。范小山闻之不服上堂争辩。狄仁杰怒问道:

“你是想随便杀一个人了事呢,还是想找出原凶报杀妻之仇呢?”

大家怀疑狄仁杰偏袒吴蜚卿,但都不敢讲话。只见狄仁杰又发出一支传讯犯人的竹签,立刻拘捕了南门外杏花酒楼的老板。老板十分恐慌,他不知自己犯了什么罪,战战兢兢地跪在堂前。狄仁杰问道:

“在你酒楼墙壁上有城内李秀的题诗。我来问你,这李秀是什么人?他是什么时候到你酒楼里来的?”

老板回答说:

“去年秋天,有三位秀才在本店喝酒,醉后在墙上题了一首诗,但不知他们住在哪里。谁叫李秀,小人也不知道。”

狄仁杰立刻派差役拘捕李秀。几天后,把李秀押到府衙。狄仁杰一拍惊堂木,怒气冲冲地喝道。

“李秀,你身为秀才,为什么要蓄意杀人?”

李秀一听十分惊诧,连连叩头说:

“大人,万万没有此事。”

狄仁杰把扇子扔到堂下,叫李秀自己去看。并质问道:

“这诗明明是你所写,为什么假冒王晟之名?”

李秀仔细看完诗扇,回答说:

“大人,此诗确实是小人所作,但这字实在不是小人所写。”狄仁杰说:

“能知道你这首诗的,必然是你的朋友,你仔细看看,是你哪个朋友写的?”李秀又拿起扇子细细看了一会儿,回答说:

“大人,看笔迹好像是王佐写的。(鬼大爷:转载请保留!)那天他也在酒楼同我一起喝酒。”

于是,狄仁杰立即派差役逮捕了王佐。捉到之后,狄仁杰又像审问李秀一样,将王佐从头到尾细细审问了一遍。王佐当即供出一条新的线索,他说:

“这字是城内皮货商人张成求我写的。他说王晟是他的表哥。”

听到这里,狄仁杰不由得心头一动:“凶手就是张成!”立刻将张成押到,升堂一审,在人证物证面前,他只好低头认罪。于是,这起强奸未遂杀人案,到此终于真相大白。

原来,三月前的一天,张成到巷内找人,偶然看见贺氏。见她容貌俊美,举止风流,不由垂涎三尺。有心上前挑逗,又怕女子不从。回家之后,心生一计:不如借吴蜚卿轻薄之名,达到占有美女贺氏的目的。于是,他买了一把小扇,求王佐在扇上题诗一首。再用后面的一行落款,造成扇主人是吴蜚卿的假相。一切准备妥当,张成暗想,带着这把小扇去找贺氏,如果勾搭成了,就自报真名;如果不成,就冒充吴蜚卿。当时他并未打算杀害贺氏。主意拿定之后,再寻一个阴雨连绵的夜晚,他带着小扇,翻墙进入范家。贺氏刚刚睡下,听到声音立刻爬起来。因为丈夫经常不在家,所以她身边准备了一把短刀以便防身。听到声音,她带着短刀去开门。开门后见不是丈夫,又见张成不怀好意,便用左手抓住张成的衣服,右手操刀自卫。张成见此情况,心里害怕,连忙伸手夺刀。贺氏一边死死抓住张成不放,一边大声呼救。张成见势不好,更加慌乱,拚命夺过短刀,一刀杀了贺氏。然后,扔掉扇子匆匆逃走。

如今,这个夜闯民宅的杀人凶手终于落网了!屈打成招,一朝昭雪。长安百姓,无不称赞狄大人的英明。这时,吴蜚卿才悟出梦中神人所说的。然而,人们始终不解狄仁杰破案的奥妙。后来,有一位士绅找个机会向狄仁杰请教此事。狄仁杰笑了笑,说:

“这件冤案很容易弄清。仔细查阅原来的审讯记录,可以看到贺氏被杀的时间是四月上旬。那天夜里阴雨连绵,天气还有些寒冷,根本用不着扇子。何况他是偷偷摸摸来做歹事,又怎能在紧张匆忙的时刻,反倒带上这种东西来自找麻烦呢?可见,杀人凶手是想用这把扇子嫁祸于人,这是其一。扇子上的书画题款,一般上款只题名字,不写姓。而这把扇子,连名带姓全部题在上边,这分明是有意转移视线,以假乱真,这是其二。我来长安那天,曾在南门外杏花酒楼避雨,偶然看见了墙上的题诗。这次见扇面上的题诗与酒楼上的诗十分相似,所以我猜想此事与李秀有关,这是其三。果然,顺藤摸瓜找到了原凶。”

古代民间鬼故事短篇第四篇-大宋最美节妇

初春时节,江邑城。这日深夜,城东方向忽然燃起冲天大火,眨眼间便将夜空映照得如同白昼。

起火的房子,是举人秦子枫家。随着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起,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年轻女子跌跌撞撞地扑向火舌翻卷的正房。

这个女人是秦子枫的妻子巧娘。救火的众人见状不妙,忙拽住了她:“回来!你不要命了?”

“放开我,我相公还在里面呢!”巧娘拼命挣脱,纵身就往火海里闯。这时,墙体已被烧裂,轰然倒塌。眼瞅就要砸中巧娘,有个年轻小伙子飞一般奔来,抱住巧娘就地一滚,侥幸躲过了死劫。

舍命救下巧娘的,是哑牛。哑牛是秦母生前收养的弃儿,和秦子枫一起长大,小伙子身体壮实,却不会说话。

拼死拦下巧娘,哑牛“啊啊”作声,一个劲地比比画画。巧娘心如刀割,泣不成声地说:“相公读书读得太累,不小心碰翻油灯失了火。灾难临头,相公原本能逃生,可为了救我,还是冲进了卧房。相公刚把我推出窗,房梁就垮了下来。哑牛,让我去死吧,是我害了相公啊。若非我睡得沉,相公也不会出事……”

众乡民听得心酸,连声嘘叹。这秦子枫从15岁起便参加乡试,立志博取功名。只可惜造化弄人,十年寒窗竟落得如此下场。

天色放亮,左邻右舍帮着清理废墟,一挖出那具焦如木炭的尸体,巧娘只觉眼前一黑,昏厥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巧娘突然被噩梦惊醒,刚睁开眼,就看到了城内有名的地痞冯七那张贪婪、丑陋的刀条脸!

只见冯七如饿狼般紧盯着她的胸口,涎水横流:“小娘子,从今往后你就要守寡苦熬活遭罪,倒不如从了我,日日逍遥快活——”

“闭上你的狗嘴,我巧娘决不会做那等龌龊事!”巧娘打断冯七,破口痛骂。冯七一听,恶狠狠地将她推倒在地:“你想做贞洁烈妇,老子偏不让你做!”说着便丧心病狂地撕烂她的麻衣孝服,扑了上去。

“咚”,冯七趴下了,如挨了刀的死猪,重重压在巧娘的身上一动不动。

又是哑牛及时到场,抡圆木棍打倒了冯七。巧娘吃力坐起,一把抢过木棍,含糊不清地催促哑牛赶紧走,以免被官府抓进大牢问罪。可不待哑牛转身,冯七又摇摇晃晃爬起,霍地掏出尖刀扎向哑牛的肚腹。巧娘“噗”地啐出口血痰,高举木棍狠狠砸下:“丧尽天良的畜生,我打死你,打死你!”

等族长听闻消息,匆匆赶至,踏进灵堂一瞧,登时吓得目瞪口呆——巧娘的脸上、手上满是血迹,而冯七则被打得宛如血葫芦,蜷缩成一团,只剩下出的气,没了进的气。

乡民急忙找来郎中,对冯七一通诊治。结果是人没死,却跟死了没两样,颅骨塌陷变成了活死人。

约摸半个时辰后,几个官差闯进灵堂,给巧娘上了枷锁押往县衙。临行前,巧娘双膝一沉,“扑通”跪倒在地:“大叔大婶,巧娘求求你们,到时一定要把我和相公葬在一起!”

就在众乡民扼腕叹息时,却得知巧娘不仅没被治罪,还由地方士绅和族长、保甲长公举为节妇烈女,县府已将文书材料呈送礼部,不日即会对巧娘进行表彰嘉奖。

那日,巧娘被押进县衙,咬破十根手指写出了事情经过。巧娘边写边哭,泪如雨下,血书遍地。写到最后,她突然破涕为笑,仰天悲呼:“相公,我们很快就将团聚了。”喊声未落,人已跳起,一头撞向墙壁。

这一幕,着实令知县既震惊又钦佩,暗叫“好一个贞洁烈妇”。时下,朝廷正大力推行程朱理学,存天理,灭人欲,从京师到州县,再到荒僻乡郊,一座座节孝祠、大牌坊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获此殊荣者,每年发放三十两“坊银”,节烈事迹特别突出的,当朝天子还会亲自作诗褒奖,并赏赐匾额绸缎,节妇烈女的名字也会列入正史和地方志。

再一调查,那冯七竟是个吃喝嫖赌、追瘸子骂哑巴,无所不为的混账主儿,且试图在灵堂内施暴,可谓丧尽天良,理应遭此报应。

知县大人“啪”地一拍惊堂木结了案:“巧娘杀凶乃为民除害,可敬可佩;冯七恶行累累,那一口气也别留了,判绞立决,即刻呈请大理寺审批!”

与此同时,一队官差敲锣打鼓、护送巧娘回了江邑城。可茅屋尽毁,灵堂已撤,该去哪儿栖身?巧娘正自犯愁,族长带着数十身强力壮的乡民到了——知县大人有令,马上在秦家原址修建两进上好房屋。短短七八天,巧娘便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新房。入住当日,礼部也送来一份大礼,是块足有两人高的泰山石,上面镌刻着由天子亲笔题写的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贞如金石”。一时间,巧娘名扬江邑,成为人人传颂、效仿的楷模。

古代民间鬼故事短篇第五篇-苗寨鬼故事:虫蛊

我不知道现在的人提起苗寨是否还会觉得神秘。 至少我还是觉得。不仅仅是神秘,我还害怕。 因为我是土生土长的苗族人。

苗族,其实是一个统称,里面的分支分多很多,大概分的有生苗,熟苗,生苗,是指未被汉化的,一直生长在苗寨里,几乎与世隔绝的苗人,他们有自己的语言,他们彪悍,血性,义气,能用生命捍卫自己的家园,至今不与外族通婚。但有极少数的入赘郎。熟苗,是指被汉化了的苗人,除了还保留着自己的服装,自己的饰物,其它的几乎与汉人相同了,苗语,也只有奶奶辈的会说了。比如我,就是熟苗。

苗人分族分的细,也分成峒,有族长,峒长之分。其中最让我感到害怕的,是蛊苗。也是后人一直传说的,下蛊。

传说一直有误,并非所有苗人,都会下蛊,只有蛊苗一族,才精通蛊的运用。蛊族的族长,也没有谁敢得罪,蛊族的苗女,最好也不要乱惹。她们热情似火,如果你不想玩真的,就不要动情。

其实关于蛊,很多人不相信,觉得那很无稽,我其实也不信,因为我觉得,那种东西,无法解释。可我十岁的时候,亲身经历过一次,到现在,我都不能解释。我问过很多医生,他们都无法解释这个现象。

我小时候,住在一个小巷子里,巷子门口,有个卖瓜子的老太太,小时候皮,老是去偷她的瓜子,或者买一毛钱的,要多抓一点点。有一天我又抓了人家的瓜子,回家就肚子痛,去医院,医生检查不出任何问题,这是外婆说,不好,怕是中蛊了。(这些,都是妈妈后来告诉我的,我已经淡忘了,我唯一记得的,只是后来发生的,极其诡异的事情)

我们回到家后,外婆就揭开我衣服,摸我的肚子,跟妈妈说,不对,是虫蛊,南南(我小名)得罪谁了?下那么重的手?我也没办法,只有请下蛊的人了。(外婆的娘家,在德夯的山里,是生苗,外婆本身,也会下一些小小的蛊。但会下蛊的人,未必能解别人的蛊。而且很多蛊,只能下的人自己解,外人解,一个不小心,反噬了,别说解蛊了,连自己都搭进去了。)于是外婆开始问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有什么老头老太太之类的对着我嘴巴乱动,(这里告诉大家一招,如果去苗人聚集的地方,看到莫名其妙的人对着你动嘴巴,那么不管他是不是在下蛊,都请用拇指掐好自己的中指,那样的话,很小的蛊毒,是可以防的。)又或者,在人家家里乱吃了什么东西没有?(蛊不是空气传播的,它必须有个介质,要么就是触碰你的身体,要么就是放蛊人接触你吃的东西,暂且当蛊类似于细菌吧。但它绝不是细菌)

外婆这样一问,我想起了那个卖瓜子的老太太,今天好像很凶,买完瓜子多抓一点的时候,掐了我手指头。我就跟外婆说了。外婆马上就出门了,过了一会,外婆和那个老太太进来了,外婆不停的在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外婆一直会说苗语,而我和妈妈都不会,只会说方言),估计是求那个老太太高抬贵手之类的。然后又走到床边,作势打了我几下,妈妈后来说,我还挺会做戏,哇哇的哭的那叫一个惨。但我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当时我绝不是做戏,我是真的害怕。肚子又痛。

以上就是古代民间鬼故事短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古代民间鬼故事短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17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