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民间鬼故事大全5篇

本文5个古代民间鬼故事大全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农村民间真实鬼故事短、流传在民间的鬼故事、在线收听民间短篇鬼故事、民间鬼故事播音小悠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古代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一篇-新聊斋之张五助鬼差

知县某人,患了恐惧症,日夜恐惧不安,常叫全家十几人,点着蜡烛,通宵守在他的旁边,然而,一夜之中,还是会有好几次,从梦中惊醒,这样已有一个多月了。

作坊之中,有个叫张五的热播,已有四十多岁了,开了一间豆腐作坊,向来以卖豆腐为生,做这一行,常常得早早起来做好,天亮了,好开门叫卖,张五一般在五更就起来了。

一天夜里,张五也不知怎么的,刚过了四更,便叫妻子起床。妻子说道:“还早着呢!”

张五道:“一天不勤苦劳作,一天的饭食就没有着落。早做好了,早早卖掉,也是一件好事,你起来点灯烧火,我先出去解手就回来。”

张五就打开门,走到胡同中,正准备上茅厕,忽然有两个人经过他的跟前,叫他道:“张五,跟我们来。”

天还没亮,张五也看不清楚,以为是平时认识的,就跟着他们到了街道路口,站在人家的屋檐下面。

张五仔细看那两人,自己从来都没见过,那两人穿着青色的衣服,带着红色的帽子,垂着绿头带,手里拿着红色的文牒,很像衙门中的差役。

一个对张五道:“有件事需要麻烦你,你不能推诿。”

张五问:“什么事?”

两个差役道:“你不必追问,跟着我们去就是了。”

说完,就向东走去。张五心里老大不愿,然而两脚却不由自主,踉踉跄跄地跟着他们,走出了街市,一直走到知县衙门的大门前面。

有六个人站立在大门边,身上穿着甲胄,手里握着兵器,都有八九尺那么高。

两个差役不敢进去,于是便绕过大门,转到衙门后的一个出水洞的前面,差役叫张五先进去,张五不肯,两个差役一把推他过去,他不知怎么回事,就到墙里面了。两个差役也跟着进去,经过几座高墙,都是这样。

最后到达知县某人睡觉的地方,窗上灯火明亮,差役叫张五上去窥看,张五往里一看,见知县某人正在床上呻吟,床头床尾都是人,有六七个妇女坐着,地上也铺着毛毯,也有八九个男女坐在上面。

张五转回来,告诉两个差役,两个差役也走上去看。

不知不觉,五更天要过了,两个差役很是惶急,不停地上前去看,好像在寻找机会一样。

过了一会儿,知县某人稍微安定了一点,那些男女也都困倦了,有的垂头打着鼾声,有的伸教睡去了。

两个差役见此情景,欢喜起来,急忙取出一副铁链,递给张五,说道:“你快进房去,把这铁链系在知县的脖子上,不要恐惧害怕,你尽管把他牵出来!”

张五惊恐地说:“他是知县,是一方的长官。我是什么人,敢靠近他吗?”

差役道:“他虽然是长官,然而贪财好色,滥用酷刑,现今已变成了罪人,还有什么可怕的。”

张五犹犹豫豫地始终不敢上前去,两个差役惊慌起来了,又一齐用力,把他推进去,一瞬间,张五已在房里了,不得已,就把铁链系在知县的脖子上,立即转过身就往外走,两个差役迎上去,把铁链接在手里,循着原来的路走回去,张五回头看知县,已被拉着跟在后面走了,心里不觉惊骇,那知县始终默然不语。

走到宅子的后面,见有一男一女,正在墙角亲热,好像没看到有人一样,不感到羞耻,继续亲热。

张五问道:“这是什么人,为何恣意地在这里做着这等*荡的事,一点也不畏惧别人发现?”

差役指着知县,然后对张五说道:“那女子就是他的爱妾翠华,那男子就是他的走狗郑禄。因为他卧病不起,因此他俩就来这里尽情约会了。他俩自以为做得十分隐秘,哪想到会有人遇见,又哪里想到我们看得清清楚楚呢!”

张五看着知县,笑了几下,知县只是低着头,不说一句话。

来到了水洞的地方,又有两个人,装束都和那两个差役一样,也抓着一个人,那被抓的人蓬头垢面地站着,两个差役问道:“已捉得了吗?”

“捉得了。”那两人简单的答应。鬼大爷鬼故事

那被抓住的人,见了知县想要哭泣,差役立即打了他两个耳光,那人才止住哭泣。

张五私下询问那人是谁,差役道:“是知县的幕宾,专门主管刑罚的郭某,他平日和知县一起干尽坏事,因此事同犯,所以一起抓了。”

说话之间,已听到屋里哭声一片。差役道:“时候到了。”于是,出来到了市坊间,又有两个人准备好了囚车,站在街道口等他们,四个差役就把知县郭某押上囚车、然后嘱咐张五道:“你自己回去吧,千万不能泄露给他人。”说完,就上车呵斥着牛,去了。

张五回到家里,鸡已叫了,见妻子背对着等,捂着脸伤心地哭泣,有三五个邻居妇人,在旁边劝慰道:“死者已不可复生,这是上天早安排好的事。况且气息还没有断绝,等到天亮了,延请医生来医治,料想也没有什么大碍。”

张五听了,感到十分吃惊,忽然失声大叫了一声,好像从梦中惊醒一样,自己则睡卧在床上,妻子就坐在旁边守着。

邻居的妇人们见张五忽然发出一声大叫,都惊恐得到处躲避。张五看着嗟叹不已。

妻子见他复苏过来了,开始是惊恐,接着镇定下来,不觉十分欢喜。

张五问她为何哭泣?

妻子道:“你出去解手,老半天都不见你回来,我就出去看,你已僵直地倒在屋檐下了。我立即叫醒了邻居,把你扛进屋中。你的手脚虽然还温热,可是怎么都叫不醒,从四更到现在,差不多已有半夜了,幸好你活转过来了!”

张五听了妻子的话,才明白了前面是怎么回事,跟着鬼差去捉知县,都是自己的魂魄去做的。

张五百年起来,向邻居作揖感谢他们,那些邻居都各自高兴地离开了。

张五就把自己经过的事告诉妻子,妻子也感到十分的惊骇。

等到天亮,全城的军民都骚乱起来,都知道知县在昨夜五更天的时候死了,还到处听说,知县的幕宾郭某也同时暴毙了。

张五不小心,把自己的事渐渐地泄露给别人知道。那知县的儿子听说了,心里无比恼恨,就把张五抓到县衙,杖打了三十大板,也不好查办,就把他放了。追查起郑禄和翠华的事,果然没有错,两人的确有染。

这事发生在陕西的雍州和凉州一带,那里的人至今还在传述这事呢!闲斋氏的朋友恩茂先生也说:“确实如此,他的祖父也曾说过有这事。”

古代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二篇-人皮葬

1 临终遗言

章翰是黔两城的粮官,他被巡抚大人派到天漠山去运送军粮。一个月后,他却被人用担架抬回了黔西城。

章翰的儿子章天意,见到生命垂危的父亲,当时眼泪就流了下来。他跪在章翰的床前,大叫道:“爹,我这就给您请大夫去!”

章翰伸出手,一把抓住章天意的胳膊,虚弱地说:“天意,你不用费心了,爹快不行了,但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儿要托付你……”

章翰一句话没讲完,腩袋一歪,便昏了过去。章天意急忙将黔西城最有名的刘神医请到家里。刘神医给章翰看过病后,告诉章天意,章翰受伤太重,已经无救了。

他揭开了章翰的胸口,只见一,个碗口大小的乌青显现出来,看来是被人用拳头击打而成的。

章翰的肋骨受到拳击后,至少有五六根粉碎,一定是碎掉的骨刺扎伤了腹腔里的内脏,不然章翰也不会大口吐血,奄奄一息了。

刘神医抱拳对章天意说:“章公子,恕老朽医术浅薄,你还是准备后事吧!”

章天意看着濒危的父亲,“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我父亲好像有什么遗言还没有说完,您一定要让他清醒过来啊!”

刘神医踌躇地说:“我是有办法让你父亲将临终的话讲完,可是施术后,他将必死无疑呀!”

如果让章翰带着遗憾而去,那么章天意就成不孝之子了。章天意咬了咬牙说:“您就帮我一个忙吧!”

刘神医见他心意已决,从衣襟上拔下了一根银针,然后“嗖”的一声,刺进了章翰胸口下的六阳绝脉之上。片刻后,章翰呼吸加重,悠悠地睁开了一双眼睛。

章翰真的有话要说——明朝末年,天下大乱,黔西城巡抚派章翰去天漠山运送军粮。天漠山中居住着数以万计的土人,这些土人因为不满天漠城守备的盘剥,竟然揭竿而起。章翰手里掌握着一万多担军粮,那可是小山一般白花花的银子。

章翰高价卖掉了一半的军粮,然后用石子和草叶冒充军粮,给天漠城送了过去。天漠城的守备老奸巨猾,没过三天便发现了章翰的秘密。章翰没有办法,只得将一半的粮款给了天漠城的守备,然后他们俩便将丢粮的责任推给了黔西城的押粮官武可典。武可典死后,军粮丢失的事就成了一桩无头公案。

武可典被章翰冤枉,在被杀之前,他挥起拳头,一招黑虎掏心,直击章翰的胸口,这就是章翰受伤吐血的经过。

章翰做了一辈子坏事,仇人成百上千。他怕自己死后坟墓被人所挖,拉着章天意的手,说:“天意,爹死之后,你一定要去找西山的公孙柳,让他帮爹出殡敛葬……”

章翰讲完了这句话,两眼一闭,伸腿咽气了。

古代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三篇-染血的碧玉蟾

在清朝末期,朝政腐败,贪官污吏到处横行,欺压百姓,民不聊生。在清远的一个小县城里就发生了这样一起骇人听闻的冤案。

清远县的县丞姓李名文宇,是个阴险狡诈,吃人不吐骨头的贪官。在清远任政三年期间,在他手里冤死枉死的人,已经不下几十个。

话说,县城里有一家临街商铺,是个做布匹生意的小小布商。店主叫华维方,是个文文弱弱的落地举子。

华维方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 一直落地没能考取功名,博得一个好前程,时间久了也就放下了。娶妻刘氏,生下一儿一女,女儿叫芸娘,男孩叫芸璞。

由于华维方高堂早逝,留下了一些家产,这华维方又临街开了一个布庄铺子,一家人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妻贤子孝,小日子过得倒也是有滋有味。

厄运的降临要从这年冬日的一天早晨说起。一大清晨,华维方用完早饭就早早赶往铺子里,打算早点开门营业。

由于是一大早,街上还没有什么行人。刚走到自己铺子附近,远远就望见自家的铺子门口,似乎躺着一个人。

华维方一见,赶紧跑到跟前,铺子门口蜷缩着卧倒一个男人。看样子也就二十岁左右的样子,细看面目长得五官端正,眉清目秀。

也不知这人是怎么了?此时正紧闭着双眼,蜷缩在地上,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华维方伸手在此人的鼻子下试了试,还有微弱的气息,证明这个人还活着。

华维方毕竟是个饱读诗书的人,生来又心地善良。如果遇见那种事不关己的人,管你死活与我何干?也就把这个人拖到一边,该开门开门,该做啥做啥去了。

可是这个华维方,却偏偏没那么做,他把此人扶进店里,又熬了碗姜汤就给灌了下去,不一会,这个人就幽幽的转醒了过来。

华维方哪里知道,随着这个人的转醒,也就预示着华维方一家梦魇的开始。男子自称姓朱名开玉,济南人氏,来这里是来投奔亲戚的,无奈亲戚早已经搬家,没人知道去哪里了。

盘缠用尽这才流落街头,由于几日里水米没有进肚,这才会晕倒在华维方的铺子前。华维方一听,从搭档里拿出几两银子,送给这个叫朱开玉的人,让他早早回到家乡去吧!

这个朱开玉一见,扑通就给华维方跪下了。“我家中父母早逝,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如果恩人不嫌弃把我留下来,我不要工钱,只要有个安身的地方就好。”

这华维方一琢磨,看此人五官端正,面色白皙,倒也是个文文弱弱的人。自己店里自己一个人有时候还真是忙不过来,与人方便于己方便,那就把他留下来做个帮手也好。

就这样,这个叫朱开玉的年轻人就留了下来。每日里帮忙打理铺子,里里外外一应杂事,都打理的有模有样,井井有条。

对华维方那也是恭敬有加,善于察言观色,手脚勤快,那人也勤快。时间长了这个华维方,就打心里开始喜欢上了朱开玉这个小伙子了。

回到家里看见已经到了出嫁年龄的女儿,这华维方就做主,把女儿许配给了朱开玉。婚后小两口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的,全家其乐融融!

古代民间鬼故事大全第四篇-夜谭记之驻颜

楔子

朱颜哭得肝肠寸断之时,看到了私塾的陈先生,他站在自己身后,面无表情,如鬼魅一般,吓了朱颜一跳。

“哭完了?回去吧。”陈先生的语气跟他的表情一样,死气沉沉。

朱颜恨恨地说:“回去做什么?我不回去。”

“那你想做什么?”陈先生问。

朱颜愣住了,是啊,她能做什么?

她没有小满美丽,清明不喜欢她,她也没有办法逼着他呀。

朱颜忽然怒了:“我想要变得好看,我想要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可我做不到!”

陈先生说:“如果你能变得好看,如果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你就会开心吗?”

“是!”朱颜斩钉截铁地回答。

“我有法子,只要你愿意。”陈先生说。

“什么?”朱颜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地看着陈先生。

陈先生说:“世上有一种换颜的法子,可以将别人的容貌转移到自己身上。不过,被夺取容颜的人会死,而换了容颜的人必须除去肌肤,忍受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你,愿意吗?”

朱颜的脑中忽然闪现出小满和清明相视而笑的画面,心头一阵剧痛,恨意和怒意如滔天巨浪排山倒海而来。

她点点头,决绝中带着狠戾:“我愿意,帮我换脸吧,我要成为这世间最美丽的女人。”

陈先生微微颔首。

此时,清冷的夜风中传来熟悉的声音:“姐姐,你在哪里啊?姐姐——”

朱颜看了陈先生一眼,陈先生仍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她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黄土,缓缓循声而去。月色惨白,如下霜一般,一层层铺在地上,铺在朱颜的脸上,铺在小满的身上。

一、嫉妒

朱颜原是青州大富的嫡女,因生逢乱世,惨遭家破人亡,幸亏侍女小满机灵,两人才逃了出来。

一路上,主仆二人相依为命,风餐露宿,躲躲藏藏。在南京时,虽然遮住了相貌,但两人还是被两个色眯眯的流军给拦住了。

就在那两个肮脏的大汉扒开两人的衣服之际,一袭青衫的乐清明救了她们。

乐清明是附近村子里的私塾先生,得知朱颜二人无处可去后,便邀两人去村里落脚。

“村子里多是无处可去之人,二位姑娘大可放心。”乐清明细心地道。

就这般,朱颜和小满便住了下来。私塾便在村子隔壁,私塾中,除了乐清明,还有一位陈先生。

小满说:“陈先生也是意外流落到村子里的,乐先生心善,请他来私塾帮忙,混口饭吃。”

朱颜奇怪“:你怎么知道的?”

小满将饭菜放到竹篮里,嫣然一笑:“乐先生说的呀。姐姐,我去给乐先生送饭啦。”一边说着,一边欢欢喜喜地出了门。

小满生得好看,年纪小还未完全长开,过个两三年,那容颜绝对是惊世绝艳。朱颜望着她的背影,淡淡的柳眉不自觉地拧了起来,心头似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

转眼到了乞巧节,青州的习俗中,乞巧送糕点,也是一个女子对一个男子表达情意的意思。是的,朱颜留在平安村,不仅是因战乱,更多的是因乐清明。

可是,当她提着自己烫伤手做好的点心时,看到的,却是乐清明接过小满做的点心,笑得满目温暖……

古代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五篇-诡门关

家宅不宁,夫妻争吵,原来是误入诡门关……

嘉庆年间,青禾镇的蒋忠仁在镇上颇有声望。他儿子蒋纬时年20,生得面皮白净,斯斯文文,自然惹得许多未婚女子思慕不已。

这日清晨,两个媒婆便争着上门来说媒。这两个媒婆,一个是给镇东王木匠家的大丫头说媒,一个是受了镇南王员外的托付。

两个媒婆说着说着便吵了起来,蒋忠仁赶紧打圆场:“两位请消消气。这样吧,我这几日就给二弟送信,让他回家,我们合计合计再作决定。”

蒋忠仁的胞弟叫蒋忠义,在京城翰林院为官,师从纪晓岚。没多久,蒋忠义接信回返。两兄弟翻来覆去好一通掂量,总算为蒋纬敲定了婚事,从诸多人选中选定了一位叫谢彩娥的姑娘。

半年后,蒋纬和谢彩娥便拜堂成亲了。洞房花烛夜,宾朋散去,劳累一天的蒋忠仁回了卧房刚要歇息,忽听院中传来“哗啦”一声巨响。

蒋忠仁急忙奔出去一看,只见天井里蹲着个人影,正是刚过门的儿媳谢彩娥,她正在哭,腮上还多出了两三道划痕。

“娥儿,出了什么事?”蒋忠仁问。

谢彩娥缓缓抬头,哭着说:“爹,他打我。”

“混账,你给我滚出来!”蒋忠仁登时火起,破口斥骂。

谁料,蒋纬畏畏缩缩跑来,竟扮出了一脸无辜状:“爹,我没动手啊。彩娥,你的脸怎么了?”

蒋忠仁见状,差点气炸了肺,罚蒋纬跪了一夜。次日一早,蒋纬主动找到蒋忠仁认了错,称今后会好好善待谢彩娥。此后一个月,蒋纬对谢彩娥格外关照,体贴有加,这让暗中观察他的蒋忠仁长嘘了一口气。

谁知好景不长,这日入夜,小两口欢欢喜喜刚进房,眨眼间就闹得鸡飞狗跳。若非蒋忠仁不避嫌撞门而进,犹如打了鸡血般狂躁的蒋纬定会掐死谢彩娥!

“孽障,你中邪了吧?”蒋忠仁跨步上前,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蒋纬没躲没闪,被抽个正着,跟头把式栽下婚床,老实了。

一转眼,又一个月过去,又是一场打闹……

这天,适逢七月十五,蒋忠仁的胞弟蒋忠义带了家人回乡祭祖。寒暄之中,见大哥愁眉不展,蒋忠义便支开妻儿细问原委。

蒋忠仁重重叹口气,苦闷万分地道出了蒋纬数次无缘无故殴打谢彩娥的家丑。蒋忠义听罢,顿觉难以置信:“纬儿是我从小看大的,品性温和,谦恭有礼——”

“别提了,愁人哪。”蒋忠仁打断道,“咱们蒋家的脸都快被他丢尽了。”

当晚,两兄弟设宴天井,边聊边喝。突然,东厢房又传来了激烈的打骂声。

蒋忠仁气得浑身直哆嗦,他抄起木棍,说:“我非打死这不争气的混账东西不可!”

骂声未落,蒋忠仁呆住了,起身相拦的蒋忠义也愣了神。

敢情,从房内踉踉跄跄奔出的不是谢彩娥,而是蒋纬!

这回,蒋纬落了下风,被抓挠得鼻青脸肿,衣衫破烂。而更令人错愕的是,谢彩娥并未罢手,披头散发,双臂乱舞,模样凶悍得宛如母夜叉。

蒋忠义见状,正欲出手,谢彩娥却冷不丁打了个寒噤,一下子定在原地,一动不动像是丢了魂。

从头到尾亲眼目睹这怪异一幕,蒋忠义禁不住心头一寒,急问大哥蒋忠仁,此前侄子犯邪是不是都在这一夜?

蒋忠仁稍加寻思,连连点头,可不,新婚至今整整半年,蒋纬闹了五次,谢彩娥只闹了这一回,且皆是每个月的十五日。蒋忠义又问,办喜事前有没有动土,盖屋,或者添置大件家具?

“没有。”蒋忠仁话音甫落,就听下人小声说道:“这里面的跑步声停了。”

下人所说的里面,居然是指蒋纬和谢彩娥卧房的门框。

蒋忠义三步并作两步奔去,细细查看。下人说,方才,他走到门口,就听见门框里有“嗒嗒嗒”的声音,很轻很小,也很乱。而此刻,蒋忠义的额头已因紧张、惊惧得渗出了冷汗。

“二弟,究竟是怎么回事?”蒋忠仁惴惴问道。

“这门框,是谁做的?”蒋忠义指着框上木纹说,“这不是天然纹路,应该是后刻的。你看,这暗纹分明是一座城门。这是箭楼,这是门闸,这一列是雉堞。你再看这儿,这儿,一,二,三,四……”

当数到十八的时候,蒋忠义噤了声。与此同时,蒋忠仁父子也惊得头皮发麻,后脖颈直蹿凉风。

凝神细瞅,那纹路姿态各异,张牙舞爪,像极了江湖说书人口中的十八罚恶刑鬼。罚恶刑鬼驻守处,寒星凉月,壁垒森严,正是坊间传说的“鬼门关”!

“人都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门道,就是内中蹊跷,机关暗道。”蒋忠义说罢,嗓门陡沉,“拿斧子来。我倒要瞧瞧这诡门中到底有何门道!”

“咔嚓咔嚓”几斧子砍下去,门框裂开,中间竟然留空,整体状如闾巷。“巷”中,还藏有两个高不过半寸的人状木偶。从形貌看,当是一男一女。

蒋忠义常年整理史料,涉猎甚广,闲暇时又最爱捧读师长纪昀的《阅微草堂笔记》,当即想到了书中提及的一个令人心惊肉跳的阴险下作之术:魇镇!

把洞房门做成鬼门关,再以偶人做镇物,下咒每月十五惑人心智,这得有多大的仇啊。如若不是下人心境澄清耳聪目明,碰巧听见了偶人声响细微的追赶厮打,还不知要闹到什么时候。

愈想愈心惊,蒋忠仁脱口叫道:“这新房只换过门框,是镇东王木匠做的活儿!”

“真是阴毒,可恨!”蒋忠义说着,捏起一个偶人将其脑袋伸进了烛焰中。

蒋忠仁不解,迟疑问道:“二弟,你这是?”

“心怀鬼胎者,理当去鬼门关——”

不待蒋忠义说完,蒋忠仁已劈手抢走了偶人:“当初王木匠差媒婆登门提亲,被我婉拒,听说他的女儿为此又哭又闹,还差点寻了短见。为人父母,谁能不心疼自己的孩子?王木匠心怀怨怼生了歪念,借做工之际偷下了镇物,倒也情有可原。二弟,得饶人处且饶人,咱们就放过他这一回吧。”

蒋家的供案上供着一尊体态威猛、驱祟辟邪的玉貔貅,蒋忠仁径直把那两个偶人塞进了它的嘴巴。

数日后,蒋忠仁送胞弟蒋忠义一家回京。刚走出巷口,便碰到了病恹恹去药铺抓药的王木匠。

只见王木匠满头生疮,脸庞赤红,如同脑袋插进过柴火正旺的灶坑一般……

以上就是古代民间鬼故事大全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古代民间鬼故事大全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55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