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民间鬼故事120篇5篇

本文5个古代民间鬼故事120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鬼姐姐鬼故事民间、民间鬼故事大全、民间鬼故事真实有声小说、安徽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古代民间鬼故事120篇第一篇-一石二鸟(悬疑故事)

清朝年间,沂州府一夜骤雨引发山洪,次日洪水退后,有人在下游河滩的灌木丛里发现了一具尸体,赶紧报了官。

知县庄鹏带着师爷和仵作亲临现场勘察。死者身着蓝布长衫,脸被水泡得变了形,难以辨认。仵作验尸后定为落水而亡。师爷却说死者口内并无污物,有先杀死后弃尸的嫌疑。庄鹏正要喝令仵作再仔细检查,一个老妇人跌跌撞撞奔来,一头扑在尸体上,大哭儿子死得好惨。师爷问她如何认出是自己儿子。老妇人道:“他身上这件蓝布长衫下摆处的那两个大补丁是我亲手补的,怎么会看走眼呢?”师爷又问是谁通知她来认尸的,老妇人说是喜又来客栈的文老板。

原来死者为卢秀才,其母周氏性情刚烈,对他向来管束甚严。去年冬天卢秀才娶了村姑李桃花做媳妇。李桃花十分美貌,成家以后,小两口感情甚好。

三天前,文老板找到周氏,说邻村恶少郑国辰与李桃花勾搭成奸,常在他客栈里幽会。周氏当即质问儿媳,儿媳也不争辩,只是不停地啼哭。周氏认为把柄在握,要儿子写下休书,将媳妇逐出家门。谁知李桃花没走多远,便被迎面而来的郑国辰一把拉进轿里。这情景刚好让卢秀才母子瞧见,卢秀才直朝轿子追去,不料再也没有回来。

庄鹏听罢沉吟不语,师爷开口道:“既然这卢秀才的死牵涉到了郑国辰,我们就循着这条线索查下去。”于是庄鹏带人直奔郑府。一见面,庄鹏便问卢秀才是否来过。郑国辰吞吞吐吐道:“他上门来无理取闹,被我撵走了。”此时,从东厢房走出一个少妇,正是李桃花。她看到庄鹏便大放悲声,一五一十地倒出了一肚子苦水。

原来,郑国辰暗中瞄上李桃花后,便要文老板的老婆宋珠珠设法接近李桃花,并将她骗进客栈,在茶中下药,然后趁机诱奸了她。李桃花失身后有苦难言。事发后,婆婆喝令丈夫写休书,于是郑国辰就名正言顺地将她抢回了家。但卢秀才舍不得妻子,一路跟来。郑国辰勃然大怒,命家奴将卢秀才活活打死。

庄鹏听罢李桃花的哭诉,当即来到后花园,勘察了卢秀才遇害的地方。他们在后院不仅发现了不少血迹,师爷还在草丛中发现了两颗沾血的牙齿。庄鹏立即命人将郑国辰押回县衙。

到了县衙,庄鹏便将宋珠珠传唤到案。望着威严的公堂,宋珠珠还没等动刑,便老老实实招了供,承认了郑国辰指使她合谋骗奸李桃花的事实。案情真相大白,郑国辰难以抵赖,只得长叹一声,画押认罪。

庄鹏想到只用半天时间便了结了一桩人命案,心中十分高兴,师爷却说此案只破了一半。接着从袖袍中掏出两颗牙齿,说:“这是从卢秀才被殴打的现场拾来的。可刚才在江边验尸时并未发现死者口内缺齿,证明死者并非卢秀才!”庄鹏一时愣住了。

文老板自从妻子入狱后,人前可怜兮兮,背地里却高兴不已。原来,他是倒插门的女婿,入赘以后,天天看宋珠珠的脸色,在家只有受气的份儿。这下宋珠珠被收了监,客栈就要名正言顺地归到他名下了。

宋珠珠入狱的第二天,文老板因为高兴,中午多喝了几盅,一觉睡到日落西山。刚醒过来,便看到死去的卢秀才站在面前。文老板装腔作势地问道:“我不是给了你十两银子让你远走高飞吗?你如今突然出现,这恶少不就被无罪释放了吗?你要是不露面,继续装‘死’,等那恶少秋后问斩后,你再回来,那时不仅大仇已报,也无后顾之忧了。”卢秀才听罢,连忙点头。

文老板又眼珠一转,为卢秀才安排了一间暗屋,让他吃饱喝足后上床睡了。半夜间,卢秀才正在酣睡,一条黑影悄悄溜了进来,还发出令人恐怖的声音:“卢秀才,对不起了,为了我的身家性命,不得不送你上西天了!”卢秀才猛然惊醒,便觉得床板一沉,整个身子朝下滚去,似乎掉进了一个水窖。他正要呼救,上面传来一阵喧闹声,洞口出现一个火把,接着一条绳索放了下来。

卢秀才被带到县衙后,好长时间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直至庄鹏升了堂,被押来的文老板将罪行全部招出。

原来,这家客栈是黑店。店内房间设有暗水窖,前来投店的客人只要财物露了白,便被安排住进装有机关的房间。半夜一按机关,客人就会在睡梦中掉进水窖淹死,尸体被扔进邻近的江中,冲至下游。即使有人发现,也会误认为是失足落水而亡,所以这桩“买卖”一直没有露出破绽。

那天,郑国辰将卢秀才扔在江边的沙滩上。谁知当天晚上,宋珠珠和丈夫刚刚做过一桩“买卖”。半夜,文老板背着一具男尸来到江边处理,发现了死里逃生醒过来的卢秀才,灵机一动,让卢秀才脱下穿戴,换在死者身上,然后给了他十两银子让他远走高飞,让这尸体冒充卢秀才。一切布置妥当后,他便去卢家报信,让周氏认了尸,以惊动官府,牵出郑国辰,再牵扯出宋珠珠,来个一锅端。谁知就在他暗自庆幸大功告成之际,卢秀才突然“死而复生”。为防计谋败露,他企图再下杀手。谁知庄鹏和师爷判断出卢秀才未死,又从宋珠珠口中套出了她家黑店的秘密,布下天罗地网,终于擒获了文老板。一石二鸟,案情大白。卢秀才和妻子重新团聚,和好如初。

古代民间鬼故事120篇第二篇-食肉人家

相传,有一个村子叫何家集,村里有一个姓候的人,叫候子昌,是做生意的,他有一个 老婆,和一个女儿,一家人很和睦。

有一天,他要出远门,给家里留了一些银子便走了。他走了没两天,他的老婆和女儿,都奇迹般的死了,邻居找不到候子昌,就买了两副棺材,把尸体装了进去,放在了候家院里,等候子昌回来再说。

从这天开始,村里经常丢牛丢羊,村民就开始怀疑候家院里的两副棺材,可谁也不敢去看,只是有几个胆大的,白天爬上墙头偷看,一有动静,撒腿就跑。就这样过了两个月,这天候子昌做生意回来,正好赶上天黑,他骑着马就进了村子,他看见村口小酒馆亮者灯,他回家心切,马不停蹄的往家赶。到了家门口,敲了两下门,没人答应,他以为老婆和女儿睡了,有用力敲了几下。这时门开了,他老婆笑眯眯的开了门,候子昌把马牵进了院里,就进了屋,看见女儿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他以为很久没回来,女儿没那么亲了,并没在意。这时他老婆进来了说:“闺女爸爸回来了,快叫爸爸。”他女儿还是不叫,候子昌说:“算了,不叫没关系,算了。你们晚上吃的什么?还有了吗 ”他老婆说:“我给你包饺子吧?”“好哇,我好久没吃你包的饺子了。”候子昌说。 他老婆叫女儿去拿点肉来,他女儿拿着刀出去了,不一会,进来了,手里拿着一块肉, 还冒着热气。他女儿切肉,他老婆和面。他一抬头看见女儿把一块生肉放在嘴里吃,他 以为是女儿馋的,一想不对,他走时留的银两够她娘俩吃的,心里很不高兴,可他刚回 来,不想生气,就没说什么。这时他老婆来说:“你先把衣服脱了,看把你肉捂的,来 换身衣服”候子昌换完衣服他说:“我出去买点酒,一会就回来。”他老婆一听马上说 :“别去了,明天在买吧?再说这么晚了酒馆都关门了”候子昌说:“刚才我回来的时 候看见村口酒馆开着,再说饺子酒,没有酒不好吃。”他老婆看留不住他,说:“那你 快去快回。”“行”说完就去了。

他到了酒馆,老板看见他,说:“老候兄弟,你可回来了”把他家事,和村里的事告诉了他。候子昌一听乐了,说:“老哥哥,你别开我玩笑了,我才从家来,我家好好的,什么事都没有。”这时有人喊了一声:“看,他穿的衣服。”大家一看都惊呆了,原来候子昌穿的衣服是他老婆死的时候村里给做的寿衣,已经烂的不象样了。候子昌想想女儿吃生肉和老婆说的话,吓的摊倒在地说:“我该怎么办”老板说:“你今晚就在这住,明天白天我们陪你回去,把你老婆和女儿葬了。”就这样过了一晚。

第二天,几个胆大的爬上墙头看,看见两副棺材中间,放着一堆骨头,一堆马骨。

古代民间鬼故事120篇第三篇-货郎的担子

农村80后的人们,小时候一定见过货郎,即使没见过,那也应当听过:一副担子,一副清亮大嗓门,一双大脚走四方。

从事这个行业的,基本都是中年男性,一是因为终日挑着一副货郎担子需要很强的体力,二是经常风餐露宿甚至赶夜路又需要很强的意志力和一颗好胆子。

记得我七岁那年,有天清晨,村里子一个大稻谷场上来了一个货郎,他坐在一方石碾上,而他的货郎担子摆在地上。很显然他是赶了一夜的路,因为他身上被汗水湿透,也可能是露水,而他的头发眉毛上,也沾着微微的水珠,他的脸通红,大口喘着气,他的鞋子除了湿透以外,还沾满了泥浆。

大约过了一两个小时,村里的人们才发现他的存在,这个货郎每个月都会来我们村一次,而这一次的到来,却只是怔怔地坐在那经常坐的稻谷场上,并不像往常那样大声吆喝。他不说话,人们却主动围了过去,在那个交通和信息都很闭塞的年代里,即使没钱买货郎的东西,去看看新鲜也是可以的。

看到越聚越多的人,货郎显得平静了些,他缓缓开口了,却不是介绍他的货物,而是说他昨晚一整晚的奇异见闻,准确地说,是见鬼经历。

货郎每当挑着一副担子从家里出发以后,一般会连续跑三个村,直到担子里的货物卖得差不多了才回去。本来昨天下午他就从邻村出发了,应该傍晚时分就能到我们村的,谁知道在半路上,他遇到一个小孩,大约六七岁,穿得破破烂烂的,脸上也脏兮兮的,他可怜巴巴地对货郎说:“叔叔,能把你担子里的薄荷糖给我一块吗?”

货郎说:“伢崽,我这糖也不是白捡来的,也是拿钱买的,你要吃糖,让你家大人来给你买。”

小孩子怯怯地说:“我家太穷了,我从来没有吃过糖,所有的小伙伴们都吃过,你能给我一块吗?”

货郎说:“等你有钱了再问我买吧,我每个月都会来这里的,而且都会走这条路。现在我正从一个村走向另一个村,天快黑了,要赶路,不跟你多说了。”

就在货郎蹲下身挑起担子的时候,小孩子拉住了他的衣角,“叔叔,我真的很想吃糖,你能给我一块吗?”

货郎无奈地放下担子,一方面他看这小孩子确实很可怜,一看就是穷苦人家食不饱穿不暖的孩子,一方面他也为难,他货郎担子里的东西,小到一枚绣花针,都是换钱养家糊口的,而且挑着担子一走就是几十公里,他自己也不容易,担子里的东西更不能轻易送人。

想了想,货郎说:“要不这样吧,如果你没有钱,可以让你家人拿些鸡毛来换,二两鸡毛一两糖。”

小孩子可怜兮兮地说:“可是,我家也没有鸡毛。”

货郎蹲下身来,又准备赶路,他回头对小孩说:“这薄荷糖比较贵,一般货郎都不会拿它换鸡毛的,我是看你可怜。野鸡毛家鸡毛都可以,你回去让你家人拿一点过来,我按鸡毛的重量称薄荷糖给你。”

小孩子问道:“野鸡毛也可以吗?”

货郎说:“可以。”但心里想着,你从哪里弄那么多野鸡毛呢?

只见小孩子撒腿就跑,一边回头说:“那叔叔等我一会儿,我现在就回去拿野鸡毛。”

小孩子走后不久,货郎也起身离开了,不是他不守信用,太阳将西,如果不趁现在赶到另外一个村去,那么晚上,很可能就要在漫漫原野上露宿了,而且一个小孩子,又没有钱,也不知道他的家在哪里,货郎怎么可能站在这里等。

走了近半里路时,听到一个清脆的童音喊道:“叔叔,等等我。”

货郎回过头,看到旁边树林里走出一个小孩来,正是方才想用鸡毛换薄荷糖的那个小孩,他的手上拿着一只老旧的布袋,打开袋子对着货郎,“叔叔,这个可以换糖了吧?”

一股血腥味飘过来,正是来自那布袋的口,货郎虽然感觉非常诡异,但一想鸡毛都是鸡死了的情况之下才有的,而死了的鸡出血也是正常的,就没有多想,而是把手伸进了布袋。这一摸,感觉更奇怪了,因为布袋里的鸡毛还带着温度,转念一想,鸡的体温本来就比人的高,而它的毛也是温度偏高,这些用糖换走的鸡毛,都会被一些手工作坊买去,做成棉衣或者毛衣,所以货郎仍然没有多想。

货郎拿秤一称,那一布袋的野鸡毛,不到二两,他遗憾地告诉那孩子,“这鸡毛不够换一两糖的。”

小孩子说:“那换半两呢?”

货郎说:“这一块糖就是一两,现在把它敲碎,一半给你,一半留着卖,但天气这样热,剩下这一半很可能会化掉。”

太阳已经西沉,货郎不再多解释,直接挑起担子赶路了。小孩子委屈地看了货郎一眼,转身就跑,货郎又走了近一里路时,暮色已经降临,而走在树林里则更像天黑了一般,那个小孩又赶上来,“叔叔,你再看看这么多够不够?”

货郎一回头,看到那小孩子手里提着两布袋野鸡毛,血腥味更浓了,他突然想到,这荒山野岭的,一个六七岁大的小孩子,为何能够两次赶上终年奔波,脚步如飞的他?货郎不禁心里打了个哆嗦,拿出小杆秤,草草把两只布袋一称,虽然仍是不足二两,但货郎白掀开担子,拿了一块洁白晶莹的薄荷糖来,递给了小孩子。

货郎健步如飞,但走了一里多的路时,那个小孩又追上来,“叔叔,你的薄荷糖太好吃了,我还想跟你换。”

货郎惊悚地一回头,看到方才那个小孩,手里提着两只布袋,站在身后不远处。那一刻,货郎知道,他遇见鬼了。而且这应该是一个穷苦人家的小孩,过早夭折,大约在世时很想吃一块糖,但直到死时也未能如愿。走四方的货郎比一般人镇定,他停下脚步,“我不要你的野鸡毛,我送你两块糖,但不要再跟着我了,让我赶路行吗?”

但小孩子接过货郎的薄荷糖以后,一定要把野鸡毛塞给他,货郎的担子本就不轻,一边担子绑着两布袋野鸡毛,虽然重量是没有增加多少,但走在树林里极其不方便。走到前面不远处,货郎赶紧停下来,将四布袋野鸡毛连同袋子全部都扔掉了。

那一刻,货郎闻到旁边草丛里有一股极浓的血腥味,他打开手电筒一看,原来是一只野鸡,全身的毛已被拔光,而旁边的草丛里,也隐约有一只。

一瞬间货郎明白了一切:这个早夭的小鬼得知能用野鸡毛换薄荷糖,就在树林里杀死了好多只野鸡,拿它们的毛换取货郎担子里的糖。

古代民间鬼故事120篇第四篇-聊斋故事之醋姑娘

王梅,鱼台人。体态优美,心地聪慧,读书过目不忘,可是二十多年来,他一直没有考得功名。

后来,在济上的一座寺庙里读书,过得十分的艰难,自己拾柴做饭,一餐只能煮一些粗饭吃,穿着的粗布麻衣,也打了很多结,也没有换洗,让人看到了,都觉得有些肮脏。

一天,王梅实在没有吃的了,想把自己的书拿去卖了,换一点食物。

当时,还是初春,荒凉的桥上刮起一阵阵寒风,如刀割一般,刺人肌肤,王梅在那里站了差不多一天,太阳都偏西了,也没有人来问一下。

刚好有一个老翁从那里经过,觉得很奇怪,对他多看了几眼,王梅就把书本展开,问道:“老人家,你要买书吗?”

老翁道:“你有多少书要卖?”

王梅道:“只有这一册。”

老翁道:“这点东西,怎么能卖呢?请收到袖子中去,跟着我去,让你饱餐一顿。”

王梅肚子饥饿,又没有买他的书,没有办法,只能跟着老翁去。

来到一个地方,距离街市较远,柴门掩映,显得十分的高雅脱俗。

刚走进去,一个女子笑着上来迎接老翁,说:“爹爹卖买得芙蓉粉回来了吗?”

老翁没有回答她,而是先说:“有客人来了。”

女子见到了王梅,不认得是谁,就转身跑进屋去了。

来到堂屋上,王梅向老翁行礼,表示来拜见打扰了。

老翁让王梅坐下,询问了一下他近来的状况,然后走到内室去,一会儿又出来,出来没多久,女子便捧着食物来到门外了,老翁出去接进去,对王梅道:“家里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也没有一个童子开门倒茶。足下还是赶紧用餐吧!”

王梅接过老翁送来的饭菜,说:“吃一餐饱饭,能补偿我两三个月受到的饥饿,不敢不好好吃饱。”

老翁道:“从今天之后,只管来我家吃,煮多一个人的饭,我家还是有能做得到的。”

王梅听他这么说,心里欢喜得不得了,站起来,深深地向老翁鞠躬,表示感谢。

老翁又呼叫道:“醋儿,出来见见客人。”

刚才那位女子出来了,姿态从容,皮肤白皙,两只眼睛,向两方伸长,但两端都呈角状,眉毛纤细,并且像一轮弯弯的月儿,显得妩媚多姿,年纪大约十八岁的样子。

老翁指着王梅对醋儿道:“这王郎有才无命,忍受着困苦。他来的时候,倘若我不在家,你当好好款待他。”

醋儿笑着道:“一天也不过多八勺米,儿也不吝啬那点饭菜。”

王梅吃饱了,对老翁是万分感激,然后就回去了。

过了三天,王梅又觉得几天没到门口,在门外呼喊,没有人答应,就直接走进去,见醋儿正坐在屋里捏水饺。

醋儿见到了王梅,站起来说:“来找饭吃吗?”

王梅道:“长者的命令,不敢推辞。”

醋儿请他坐下,她仍然坐下用手捏着馅,问王梅从哪里来,是什么人家。

王梅见醋儿有些怠慢,好像显得看不起读书人,便略微地说了一下自己的生平遭遇,但也说得很得意,说他如何的聪明,学问如何的好。

醋儿道:“未免太自负了。人不担心考官没有鉴赏水平,只担心自己的所学不精。”

王梅道:“那你考考我,试一下。”

醋儿道:“好,我出一个对子,让你来对,怎么样?”便随口说出了上联:“鸟惜春归,噙住落花啼不得。”

王梅绞尽脑汁想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想出下联,王梅道:“你故意用这来刁难我吗?”

醋儿笑着道:“你为何不用这来刁难人家呢?”

王梅想了一下,轻轻地笑了一下,也对出了下联:“芍药花开,红粉佳人做春梦。”

醋儿知道他是在拿自己开玩笑,便应声反击道:“梧桐叶落,青皮光棍打秋风。”说着,站起来拍拍手掌,面灰簌簌地如烟雾一样,随手飘落。

王梅正感到惭愧,老翁忽然从外面回来了,见到了王梅,便对醋儿说:“王郎还没有吃早饭呢,快去准备吧!”

醋儿便走到厨房中,开始煮饺子了。

老翁对王梅道:“老夫有一言奉告,不知道你肯不肯答应?”

王梅道:“老丈的话,我怎敢不听。”

老翁道:“小女年已及笄,还没有许配人家。知道你现在正在求凰,要是不嫌弃,愿意让女儿和你缔结良缘。”

王梅道:“我三生何幸,得以匹配佳人!只是我自己感到惭愧,觉得不好意思倚靠佳人。”

老翁道:“小女年幼的时候,有相面的人说,她一定会配一个穷困的读书人,这也是命中的定数。只是彼此都不是什么富贵人家,又居住在外地,那些繁文缛节就简略了,为我考虑,也是问你考虑啊,今天就让你们成婚。”

王梅唯唯而应。

老翁进去,带着醋儿出来,叫她和王梅交拜,接着,两人又拜了老翁,算是成婚了。

醋儿穿着一件红袍子,也没有其它的修饰,没有像新娘子那样要打扮得鲜艳华贵。

拜完之后,醋儿又进去,拿出水饺出来,让他们吃。

当夜就同床而眠,成了夫妻。

过后,王梅也把书箱等搬过去,不住在寺庙里了。

当年省试,老翁准备了盘缠。到了准备没多久,考试完毕之后。王梅便回去了,到了济上,回到他居住的地方,只见那里是一片荒原,长满了野草,一堆堆野坟,隐没在野草间。

王梅询问当地的人,说那里向来没有人居住,是狐狸野兔时常出没的地方。

王梅心里感到一阵怅惘,失声痛哭。

当他贫苦的时候,朋友都因为怕受到连累而躲避他,亲戚也因为害怕受到损失而不见他,只有老翁给了他一晚饭吃,并把女儿嫁给了他,老翁对他的恩义,真似山一样高,海一样深,应当感恩他,知己之人,又论什么狐兔呢?

想到这些,心里万分痛苦。

又住到原先寺庙中,多次出门探访,都没有老翁和醋儿的踪迹。

等考试的文榜下发下来,王梅高中第二名,得以进入京都,继续参加考试。

王梅租房居住在果子巷中。

古代民间鬼故事120篇第五篇-祭鬼姻缘

登州的楚秀才,只二十二三岁,生的俊俏,只是家贫如洗,平时并没有什么朋友,有一年清明,他和家人一起去郊外给祖先上坟,其中有一所祖坟并不在同一条路线上,为节省时间,家人便交代楚秀才单独去祭拜那位祖先,然后再集合到一处。

楚秀才便分了些纸钱贡品,独自去了,因往年也来过,倒还是轻车熟路,到了祖先坟前,楚秀才斩除了杂草,叩拜起来。因贡品纸钱拿得多了,走时并没有用完。行不远,楚秀才见大路旁有个土堆,很像是破败的坟墓,走近看时,果见地上有一块破碎的墓碑,依稀可见字迹,也不知是哪家的祖坟,恐被忘却了好些年月。

楚秀才本想一走了之,正待离去时又转念一想,这谁家的祖坟,也忒惨了些。顿时心中有些不忍,就在那破败的坟前将剩下的纸钱贡品都祭拜了,这才回到家中。当夜,楚秀才梦到一青衣老者对他施礼道,我的后辈已经遗忘了我,但这不是有心的,并不能责怪他们,你能祭祀我这个孤魂野鬼,实在太令我感动了,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如今我的玄孙任莱州知府,他的女儿和你一般大小,我有心做主许配给你,不知道你意下如何?楚秀才在梦中回答他说道,谢谢你的美意,但是你的玄孙是知府,如何又看得上我这穷酸秀才呢?

老者笑道,你并不知,他的姑娘有失心疯,不似个常人,你再将你我之事告知,他如何又不答应呢!楚秀才道,谢谢老伯的美意,但我家境贫寒,如何能娶个病人回家呢?这并不妥。老者听完又笑道,你大可放心,这病世上的郎中本治不好,而今我那坟头生有一株青色的药草,你拿回家中,等到它的叶子变黄后,会有虫子停在上面,这时叶子会卷住虫子,你再等三日,摘下后用水煎服,能治那失心疯病,这并不是虚言,还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楚秀才醒来后,觉得这梦实在太过真实,便又往那老者坟前打探,果然见有一株青色小苗,形状怪异,并不曾见过,楚秀才便将它移植在家中。

又过了一段日子,楚秀才打听到莱州知府的姓名,又听说知府千金是个疯子,这都与那梦中老者所说的无异,思索再三,楚秀才还是前去拜访了知府,知府听说后,也十分惊讶,慌忙与秀才一同到那坟前一看,果见墓碑上所记录的与自家的族谱吻合。哭道,我那高祖父是那时有名的神医,因年代久远,墓葬何处不知踪迹,今竟访得,实在是他在天有灵啊!说罢就询问秀才有何要求,将尽力满足,楚秀才就将姻缘之事说了,并言道这是你高祖父之意!知府听后叹道,这若真是他老人家之意,如何敢不从,只是小女有疯病,我怎么能连累你呢!楚秀才笑道,这些事我早就知晓了,并不嫌弃,只希望你能同意这门婚事。

知府见说,也十分高兴,便选了个吉日将女子嫁到楚秀才家中,陪嫁了不少的财物,邻居都笑他,说他找个疯子成亲。楚秀才并不与人争辩,每日就将那青苗好好打理,快入秋时果见叶子变黄,一天,楚秀才刚走到哪青苗前,只见有一个全身发着光的虫子,只蚊子大小,停在黄叶上,这时只见那叶子突然卷成一团,虫子被挤死在里面,楚秀才见状大喜,又等了三天,方才将虫子摘下煎水,其妻服后果然痊愈。这样的事情,真是太让人觉得惊奇了。

以上就是古代民间鬼故事120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古代民间鬼故事120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99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