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民间鬼姐姐鬼故事5篇

本文5个古代民间鬼姐姐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真实冥婚鬼故事、民间讲鬼故事在线收听、海南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吓死人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古代民间鬼姐姐鬼故事第一篇-算命

说起这鬼神风水的事情,有些人相信,但是也有些人是不信的,比如我们村里的赵学坤。他就从来不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事情,虽然他家也是农民,但是无论做什么他总是把科学挂在最边上。

赵学坤家住在我们村的最东边,因为在农闲的时候,赵学坤的父亲会去大兴安岭那边收一些山货回来卖,所以家里的经济条件还不错,也是村里第一个盖起二层小洋楼的家庭。赵学坤家里有四口人,分别是赵学坤的父母和姐姐。事情发生在去年冬天,赵学坤的姐姐在念大学还没有放假回来。在冬月初五这天,赵学坤的父亲照例去大兴安岭那边倒腾山货。

赵学坤和母亲留在家里,腊月十九以后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彻底改变了赵学坤的观念,也是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我们村子里的人,在冬天吃完晚饭之后都喜欢去村里的小卖部溜达,有人在这里打麻将,也有人跟着看打牌,还有一些妇女愿意在这里聊天扯家常。他们一般都是八点多才会各自回家,赵学坤的母亲也是其中的一员。可是到了腊月十九那天晚上赵学坤的母亲跟村里人聊完家常便起身回家,到家后又跟着赵学坤看了一会儿电视,母子俩就各自回房间睡觉了。

到了十一点多的时候,赵学坤的母亲听到自己家的厨房里有锅碗碰撞的响声,不过她也没有多想就翻身继续睡觉。一直到了凌晨四点多的时候,又听到楼上有走路的声音,听声音就好像是有人穿着皮鞋在楼上来回的走动,踩得楼板咚咚作响。因为还有十来天就要过年了,老赵家早就杀了年猪,赵学坤的母亲怕自己家放在二楼阳台里冻着的猪肉被小偷惦记上。于是赵学坤的母亲就叫醒了赵学坤,母子二人到厨房拿上了菜刀,又找到手电便上了楼。

到了二楼,赵学坤摸索着打开了二楼所有的灯,但是他们并没发现任何的异常,里里外外的检查了好几遍,也没看到有人影,于是只能给各自回房间继续睡觉。可是厨房的响动声还有二楼的走路声,持续了好几天,一直到了过小年这天,赵学坤的母亲看老伴儿还没有回来,便给老伴儿打电话想问问什么时候回来过年。可是电话总是无法接通,赵学坤的母亲便以为可能是去了山里倒腾山货,没有信号吧,可是又过了两天还是打不通电话,赵学坤的母亲这才有些急了。

于是赵学坤的母亲就去找我们村的刘半仙儿给看看,刘半仙就是我们村里的算命先生,但是这个刘半仙不是那种路边摆算命摊儿的,他的手艺算是祖传的,而且刘半仙还是我们村里的赤脚医生,每天去找刘半仙看病的人,比去村里卫生所的人还多,就连卫生所的小大夫生病了,都是找刘半仙来给开药。刘半仙说自己家里有三本古书,就是专门用来算命的,村里人也不知道真假,不过他算命还是比较灵验的。

赵学坤的母亲请刘半仙算算,想看看自己的老伴儿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结果刘半仙眯缝着小眼睛掐算了半天,又在祖师爷画像前面烧香祷告的,最后犹豫了很久才说道,赵学坤的父亲其实早就已经回来了,而且还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还有一个同伴跟着。赵学坤的母亲一听就说不对劲儿啊,要是老伴儿回来了,自己岂能不知道?而且还带了个朋友,那就更得和家里人说了,要不然他怎么招待朋友啊。

刘半仙也没多说什么,最后只是告诉赵学坤的母亲让她再等等。腊月二十七,还有三天就过年了,赵学坤的母亲心里十分焦急,毕竟过年的时候家里缺一口人,是非常不吉利的。可是左盼右盼没有盼回来老伴儿,倒是把赵学坤的舅爷给盼来了。赵学坤的舅爷来了就说,赵学坤的父亲所乘坐的那辆从北安开回来的客车,在路上出了车祸,一车三十多个乘客,只有司机还有一个从窗户摔出来的小孩幸存了下来,现在所有尸体都在县医院的太平间里寄存着。

赵学坤的母亲随后跟着他舅爷就去了县医院,可是尸体已经运到火葬场里火化了,就只剩下几件抢救的时候脱下来的一堆衣服还在医院里。赵学坤的母亲从中找到了自己老伴儿的东西,手机也在里面找到了,原来手机已经摔坏了,怪不得自己一直打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

剩下的就是办丧了。跟着赵学坤父亲一同被送去火葬场的,还有一个男人的尸体。因为其他乘客的尸体都被他们的家属认领了,只有这两具尸体无人认领,所以只能被送到火葬场了,而这个时候赵学坤的母亲才明白,刘半仙口中所说的有同伴回来,原来指的就是这个男人。

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赵学坤和母亲把他父亲骨灰接回来那天,刘半仙说不吉利,可是已经跟火葬场沟通好了,火葬场又不同意更改日期,最后只能硬着头皮把骨灰接回了家里。虽然赵学坤和母亲都很想请刘半仙来主持操办父亲的葬礼,可是刘半仙坚持说这天不适合下葬,而且煞气太重,无论赵学坤许诺多少卦钱,刘半仙都坚持不肯去,甚至连赵学坤父亲的葬礼都不去参加。有了刘半仙这话,周边有经验的老人也全都回避了,去赵家参加葬礼的,除了那些不信邪的就是一些小孩子了。结果从去年过完年开始,一直到秋收的这段时间里,我们村里就不断的有人去世,有的是出车祸,有的是淹死,有的是病死,还有一个是跟其他村的人发生冲突被活活打死。一共死了七个人,而这七个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都去参加了过年期间赵家举行的葬礼。

自此之后,赵学坤也不再成天念叨相信科学了,他也知道这个世界确实存在鬼神,也存在风水,经历父亲的事情后,他是彻底相信这些了。

古代民间鬼姐姐鬼故事第二篇-我找不到我的小白狐了

编者按:看遍了人世浮华,等待了多少轮回。人世间的情怀,人妖之恋。内心的感动,炙热的情感。浓浓化不开的情丝,爱一个人的深刻。变幻了时光岁月摩挲,已然存在的痴恋!

前世:小白狐的报恩

很久以前,在一座叫做翠峰的雪岭下,住着一户人家,只一书生,名唤胡恩,是个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他为人心地善良,惜老怜贫,却学业平庸,连个秀才还是考了三次才勉强考上的。因他平日里,只一味专心读书,从不无故出门。人们见他有些痴,以为他不可能有多大出息,方圆几里,竟没个正经人家愿意把女儿嫁与他。但这胡书生倒不烦恼这些,仍旧闭门苦读,立志要读出个功名来。

一天晚上,他读书太累了,趴在桌子上便睡着了。迷糊中,他发现有个小白点悄悄地来到他的窗外,看他埋头苦读,那小白点似乎还有两个闪亮的小黑痣。

第二天,他早把这个梦忘了。只是在这天晚上,他又梦见了那个小白点了,是只小白狐。一只小白狐竟进入他的梦中来,他有些诧异,诧异的是这只小白狐竟呜呜地叫着,好象有话要说。这一次,他心里有些犯迷糊,也许真的是累的,瞎幻想,不是真的梦到,仍旧没往心里去。

当天晚上,十分静谧,他又做了一个有关小白狐的梦。在梦中,小白狐说话了。它说,恩公子,恩公子,你在前世救了我,今生我要助你学业有成、出人头地。

这么一连串离奇古怪的梦,令他误以为自己出了某些精神方面的疾病,他顿时慌乱起来,只怕延误就医出了事。他不敢有任何怠慢,当下就去找了郎中。那郎中帮他把了脉,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只说是气郁,开了几幅药,让他好生静养。

可是就在这天的晚上,他又做了一个同样的梦,梦中小白狐又说话了。小白狐说,恩公子,你真的别害怕,我只是想帮助你。这一次,小白狐的样子变得清新了,一身雪白的毛宛若云裳,明亮的双眸柔和得很。那胡恩屏住了呼吸,心里已不再那么害怕了。只听小白狐说,恩公子,你闭上眼睛,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等他再度张开眼睛的时候,他看见一只可怜的小白狐被猎人紧紧拎住,它四肢乱蹬,挣脱不得;它呜呜哀鸣,眸里有水,汪汪的是泪。它可怜巴巴地盯住一个路过的书生,流露出求助的渴求。那书生竟跟他长得一模一样。最后,小白狐的眼中充满了惧怕,只剩下微微的喘息,已没了适才的活力。它气若游丝地叹了一口气,也许是将死的悲凉,感染了书生,这一声叹息,令书生有了一丝痛苦。他走了过去,轻轻抚摸着小白狐,只觉得它柔媚至极,不由得哭了。他解下盘缠,救下小白狐,然后冲它挥手作别。那小白狐狠命地跑至远处,回头张望着书生,很认真地凝视了一下,旋即跑入树林不见了。这一身洁白,汲取了天地的精灵,似雪的白毛胜银辉,也让书生呆呆地站立。

前世的情景出现在梦中,吓得胡恩一下子醒了过来,惺忪里,他还看到小白狐的眼中有泪滚落下来,待缓过神来,那小白狐已经消失在梦中了。

大考在即,那胡恩也顾不得害怕,每日仍埋头苦读。

至此,只要他白日里有些局促,小白狐便知他遇到了难题,当晚就会到他的梦里来。这样几次狐梦后,他便不怎么惧怕了,反而更加发奋读书。奇怪的是,凡有不懂的地方,小白狐都会在梦中开解他。

小白狐反复说,恩公子,你只需按我所教日日去复习,我便保你考取功名。那胡恩将信将疑,小白狐见他迟疑,说,你若还不信,我便送你一撮白毛。事情就是这么奇怪,第二天当胡恩醒来,手上真就握住了一小撮白花花的狐毛!他这才相信,头上三尺真的有神明啊!

于是,胡恩真的按小白狐所授学习,很快突飞猛进,当科便蟾宫折桂,进士及第了。此后富贵终年,这是后话。

话说胡恩衣锦还乡的当晚,他又做了一个梦,梦中小白狐又来了。这一次,它是来告别的,还说人妖殊途,让他不用寻找了,找也无益。那胡恩当场难过得哭了。醒来时,只记得小白狐反复强调:待来生,飞雪连天,再相见。

可怜那胡公子竟茶饭无心,形容憔悴,不过几日光景,便有气无力了。乡亲们痛惜不已,怜其痴,都哭着欲为他准备后事了。

是夜,一息尚存的胡恩,竟听到小白狐数落他说,公子何苦不爱惜自己。紧接着,他便入睡了,只觉得有股热流向他注入而来,醒来时便恢复精神气了。人们都奇怪不已。

至此,胡恩每每早早睡下,也不再梦到他的小白狐,任凭他怎么祷告,小白狐再也没有去过他的梦中。只是小白狐雪白玲珑的样子,一直存在他的心里。

此后半生,胡恩娶妻生子,极尽人臣,终年时四世同堂,子贤孙孝。但他心里一直期盼着来生与小白狐的美丽邂逅。

就在胡恩蒙留之际,迷糊中,只见梦里飞雪飘飘,一名白衣女子踏云而至,对他说,我乃小白狐,如今已修练成人形,因促成公子考取功名,触犯了天条,被剥去千年修行,幸得上天怜我知恩,许我转世为人,但要夺我前世记忆。你我转世后有缘自会再相聚,公子切记要找我,才不枉我一片心意。此时,白衣女子已泣不成声,独自跳起了舞。只见她身影曼妙,微步飘摇,宛若霓裳羽衣舞;她晶莹的泪如断线的珠滑落而下,好似一枝梨花春带雨。那洁白的身影舞动在飞雪中,也似白雪在纷飞。胡恩看得僵住,顿觉身体变硬,没了动弹。

古代民间鬼姐姐鬼故事第三篇-刘二郎黄符保安生

金陵有一刘姓大户,家有二子,长子刘启自幼聪颖,诗书礼易皆通,次子刘瑞稍愚笨,五岁方能言。故其家甚重长子,而轻次子。久之,刘启亦嫌其弟木讷,常用言语讥之。

一日,二子同行于市,见一老道衣衫褴褛,面有菜色,刘启哂之,笑其弟曰:“汝若非吾弟,不如此老道也,计早夭矣。”言毕,不复看老道,独行之。刘瑞不言,见老道虽处困顿,却颇有出尘之气,遂上前将所携银两悉数赠与老道,曰:“吾虽愚笨,亦明道长求道艰辛,些许银钱,赠予道长,也好结个善缘。”说罢,深鞠一躬。那老道长闻言一笑,曰:“得君赠银,则命中与君有些尘缘,贫道有一符纸,若遇危急,或可保君安宁。”乃从袖中取数叠黄符,取其一予之。

刘瑞接过符纸,告罪谢之,便寻其兄而去,路中自语道:“本当那老道不俗,奈何也行蒙骗之事。”及见其兄,未提道人予符之事。

后月余,其兄访友,遭一伙贼人所绑。那伙贼人知刘家颇有家财,故多加打探,知其子今日外出访友,遂埋伏途中,绑了这刘大公子,好图些钱财。这賊首名唤牛宝,金陵城里一混吃泼皮,因着好赌成命,前些日子欠了赌坊二百两银子,无力偿还,眼看着赌坊那帮恶鬼该来讨债,几夜不敢回家。曾想远走他乡,逃了这债务,可又怕被抓住这小命难保。思前想后,一不做二不休,请了平日里的几个不安分的赌友,就想了这个求财的门子。那几个狐友也尽是些闲汉,无法无天惯了,见有人挑头,也不嫌银子烫手,便都应了下来。

牛宝早知这刘大户好面子,又甚爱这长子,家仇不可外扬,加之怕惹怒了贼人撕票,必不敢报官。一伙人定可安稳拿到这赎金。

话说这刘启今日访友,途经林中小道,忽遭几个蒙脸大汉一围,心知,是遭了贼人了。只见那贼人说道,“刘小哥可莫怪,最近兄弟们手头紧,只等你家里送来银子,便放了你,不然,这铁刀可不听话。”说着便绑了刘启。这书生哪有法逃脱,也只得认命。牛宝一伙藏好刘启,就使人入城寻了个玩耍的童子,给了几个铜板,派去给刘大户家送信。

刘大户收到信,知刘启被贼人抓了,又惊又怒,欲报官,怕惹怒了贼人,又怕此事影响了儿子的前程,急得坐立难安。刘瑞,亦知其兄受难,对其父言道“父亲莫急,贼人求财,吾带上钱财去赎兄长。”

其父无他法,只得答应。二日,刘瑞携银票五百两,去城外一山中会贼人。及至约定之处,果见有四贼人正缚其兄。其兄双眼被黑布所蒙。中一贼人见刘启为被银两怒道,“汝可带了赎金,快些交来,兄弟们也好放人。”刘启道“大哥,莫急,莫急,银两太重,吾一人背负不来,故携来银票。”说罢,便去往贼人处,牛宝见大事将成,懊悔早些没多要银两,眼睛一转,便对刘瑞道:“这才一日,你刘家就凑了五百两,可见兄弟们这钱财倒是要少了,你且把银票放下,过几日,再送五百两,吾等再放人。”刘启,一听这声音,恍惚相识。遂想到数月前曾在街上见一恶汉,当街殴打一老翁,见之不过,便与那恶汉有些口角,后来知道那恶汉是一叫牛宝的无赖泼皮。那声音和这贼人何其相似,便出口道:“我道这贼人是谁,原来是你,牛宝,你且速速放了我兄长,省得我报官抓你。”且说这刘启也真是有些愚讷,不知说此事这话,正惊着牛宝,须知这贼人犯事本就心虚,此刻被点破身份,怎得还会放人。牛宝,被刘启的话,惊出一背冷汗,恶向胆边生,心说,干脆杀了这两兄弟,神不知鬼不觉,反正已有五百两到手。

牛宝给同伴使着眼色,余下贼人也会意。便弃下刘启,提着短刀,就要将刘瑞碎尸当场。刘瑞心里也怕极,悔的刚才不该乱说话,惹来如此大难。只得快步奔出这林子,可贼人哪容得刘瑞跑掉,几个跨步便追上刘瑞,抬手就是一刀。就在此时,刘瑞怀中金光乍起,如艳阳蒙雾,烈火融金,刺的人眼疼。金光过后,刘瑞睁眼一看,才发现,那贼人皆一动不动,似被定住了身子。惊诧间,忽觉手中不知何时拿这一张黄符,黄符还隐约有金光外放。

原来这黄符便是上月老道所赠,只因黄符精致,也未曾丢弃,平日里偶尔还拿出把玩,哪知正应了那老道的话,保了自己安生,心中高呼万幸。后刘瑞救出其兄,又报官抓了牛宝一伙,余下诸多杂事不谈也罢。

那刘瑞于金陵城,便寻那道人,皆无果而归,渐也失了兴趣,只当那老道是仙人,凡人得见一次便是莫大机缘,强求不来,也就收心忙于家事。再说这刘启经此难,亦沉稳不少,感其弟恩情,羞于往日所为,致歉其弟,遂两兄弟和睦,其父见之,亦甚感欣慰。

后刘家长子刘启科举登第,次子亦经营产业,刘家成金陵名门,坊间又多知其家曾有仙缘,再加其家乐善好施,名声渐显于州郡。

古代民间鬼姐姐鬼故事第四篇-陕西关中农村鬼故事全集

在我们陕西关中农村,有一种特殊的手艺人,叫做“画匠”,不过这个画匠可不是在纸上画画的,而是在棺材上。这种画都是些吉祥图案二十四孝之类的,匠气很重,民俗味道十足。由于他们是吃死人这碗饭所以忌讳特别多,干活的时候不喜欢别围观人问这问那……由于总是面对着死人,所以家里都挂着一幅钟馗像用来辟邪。如今这种手艺人已经很少了,方圆几十里才有那么一个,而且几乎都是上了年纪的人。由于这种手艺很特别,所以师傅选徒弟的时候总是很挑剔,首先得胆子大、八字硬、心灵手巧、还得不怕生漆,要不然就吃不了这碗饭。如今火葬越来越多,所以学习这门手艺的年轻人几乎没有了。估计再过10来年这种手艺就要失传了。

我认识一个姓王的画匠,附近的人都叫他王师傅,这位王师傅现在有70岁了,由于上了年纪就不在去干这行了。他做的一手好活,不管是又漆棺材还是画棺材头子,都是没的说,在我们那里很有名气。更兼还会做一手好纸花,开了一间纸花店,所以生活家境挺殷实。他干这行干了几十年,遇见了很多稀奇古怪。莫名其妙的事情。我们那里的人虽然都很尊敬他但是却有些敬而远之。估计是因为他整天与死人打交到的关系吧,而我没事的时候就喜欢跟他聊天,听他讲他以前给人画棺材时候遇见的和听到灵异故事情。

一 漆毒

据王师傅说他是30岁的时候,机缘巧合下才学这手艺的。那时候是越穷越光荣的时期,他家是出了名的光荣,仗着根正苗红,整天带伙人今天批这个明天斗那个,把谁都不给眼里放十分威风。

一天早上喝了碗稀得不能再稀的稀饭,摸着瘪瘪的肚皮,心里十分冒火!今天得再去整整谁!正思量着,就听见平时跟自己的几个小兄弟喊自己出去。一问才知道村里因为盖牛圈需要一些砖头。村支书让他们今天去挖了地主阶级赵老财的祖坟取砖。一听这话马师傅马上血气上涌,充满了斗志、二话不说大手一挥,就带了几个小兄弟在村里吆喝了20来个年轻人,在村支书的带领下扛上铁锨镐头气势汹汹直奔王老财的祖坟。在村支书的带领下,很快就把坟挖开取砖。掏完砖头,随便用土把暴露的墓坑草草掩埋了。众人拉着墓里的砖头唱着打靶归来胜利而归。

回来之后,王师傅心里心里怪怪的,总感觉手上痒痒的。但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吃完晚饭就睡下了。

睡到半夜,感觉手有些疼,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这一睁眼差点吓的背过气去。发现从窗子照进来的月光下有一个面无表情的老头,蹲在自己炕头,手里拿了把油漆刷子,在自己手上不紧不慢一下一下的刷着。急忙想把手抽出回来。一用力,才发现自己的根本动不了,想喊爹娘嘴也发不出声来。马师傅被吓的满头大汗,拼命挣扎起来,可是不管他怎么挣扎手脚都不听使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老头继续在自己的手上刷着油漆,直到自己的整条手臂都被刷成乌黑的了,哪个老头对他诡异的笑了一下,跳下炕,打开门慢悠悠的走了出去,刚一出门。王师傅全身一松,爬了起来,赶紧拉开灯就看自己的右手,发现自己的右手好好地,根本就没有黑色,只是稍微有些疼,在看门也关的好好地,没有开过的迹象。

古代民间鬼姐姐鬼故事第五篇-鬼算盘

清朝乾隆年间,鲁中句月县有个奇人崔九,能左右开弓打得一手好算盘。不管多麻烦的账目,只要请了他来,他喝着茶翻着账目理理思路,然后“噼里啪啦”地一通算盘打下来,算的那账目不差分毫,故而人送外号“铁算盘”。

这天,县令林墨轩竟乘了一顶小轿,来到了崔九家里。林墨轩说,最近商业大镇弥水镇发生了一场火灾,起因是汪记棉花店的存棉仓库因灯笼被风吹翻失火,火借风势,捎带着就把紧邻的瞿家粮店弥水镇分店的粮仓也给烧了,两家闹得不可开交,官司打到了县衙。

瞿家要求汪家赔偿五万斤的小麦损失,而汪家反驳说瞿家粮仓里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粮食,三万斤都不到。让县令林墨轩头疼的是,瞿家粮仓里的粮食全都烧成了灰烬,粮仓的账本也烧了个干净。瞿家和汪家均是当地数得着的大户,都和上面府衙的官员枝枝蔓蔓的有亲戚关系,林墨轩是哪一方的礼也不敢收,哪一方也不好得罪。这案子到底如何来断,可把他难坏了。所以,他才前来请崔九帮忙。

崔九本不想插手这事,可碍于这林墨轩的官威,只得应承下来。

当天,崔九就领了盖着县令大印的全权委任书,带了几个捕快去了弥水镇,先去查看瞿家被烧的粮仓现场。

案子没断,现场都保护着呢。瞿家的粮仓用青石块垒成,仓顶是粗竹竿上面敷了苇箔,又用薄泥苫了麦秸,这样的仓顶既能防雨,通透性又好,没想到遇到大火烧塌了架。

崔九看了现场,把瞿汪两家管事的叫到一起,说:“本案的焦点就在于瞿家的粮仓到底烧了多少粮食,你们说说看。”

瞿家弥水分店的掌柜侯魁说:“我们一共两个仓库,烧的这个是二号仓,我们麦季里刚收了五万斤新麦,全堆在二号仓里,我们店里售卖的粮食都是一号仓的,这个有账本可查。只是二号仓的账本被我忘在粮仓里,被火烧了。”

汪家棉花店的掌柜钱岩说:“瞿家粮仓起火的头天中午,我们旁边酱醋店里的小伙计阿三、阿四为了掏鸟窝,还悄悄借了长梯子搭在瞿家的二号仓上,去掏他们山墙上通风口的一处斑鸠窝,这俩小子来还梯子时还说起过,说通过通风口看到瞿家的二号仓里,小麦只存了半仓。瞿家粮仓装满也才五万斤,隔了一天就着火了,中间瞿家根本没有再存粮食,又哪里来的五万斤?叫我说三万斤都不到嘛!”站在一边的阿三、阿四也过来作证,说确实是看到二号粮仓只有不到一半的粮食。

不待崔九发话,侯魁说:“他们肯定看错了,我们的账本虽然烧了,可是我们收粮食时,粮户卖给我们粮食的,我们都给了一张优惠券,上面都注明了卖给我们粮食的斤两,这两天我们发了告示,让大伙儿拿出凭据给我们作证。”

崔九听了点点头,让人赶紧把售粮户送来的凭据汇总。他还特意看了看那凭据,真的注明了卖粮人的名字和卖粮斤两,而且都注明了卖到了瞿家二号仓。汇总的结果,果然是五万斤小麦。

崔九扒拉着算盘,说看来这事基本就清楚了,他要回去向县太爷交差了。瞿家人听了高兴,汪家人听了不服。

临走,崔九想起一件事,就跟侯魁商量,说他一个亲戚要肥田,想买了二号仓的粮灰,问侯魁能不能卖?侯魁满口答应:“正好打扫干净了重新盖房呢,还卖什么,就送给崔先生得了。”崔九摆摆手说:“那可不行,这有假公济私占便宜的嫌疑。”说着,让捕快们招呼人把粮灰打扫了,一筐一筐的过了秤,码放到场院里,一共两千斤带点零头,按照议定一文钱十斤粮灰。崔九说他先回去找县太爷交差,回头让亲戚赶马车来交钱拉灰。

第二天晌午,崔九陪着县太爷,仪仗浩荡,又回到了弥水镇。瞿汪两家的户主也被早早传了来,县太爷要就地审案,引得当地百姓纷纷前来看热闹。

临时审案的场地布置好后,就见崔九让人支起了一个炉子,上面放了铁锅,生火之后待铁锅烧红,放进去三斤小麦,不大一会儿工夫,小麦就着了火,一会儿全烧成了灰烬。众人都看得稀里糊涂,县太爷这是要干啥呢?这时,有人过来打扫了锅里的灰烬,用细秤一称,报数道:二两!(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这时,就听坐在一边的崔九“噼里啪啦”扒拉了一阵算盘,高声唱道:“瞿家二号仓库被烧粮食,掐头去尾,抹零找整,认定三万斤!”侯魁不干了,嚷道:“崔先生,你这数如何算出?”崔九说:“三斤小麦烧成了灰只有二两,二号粮仓的灰烬不过两千斤多一点儿,刨去仓顶的竹器、苇箔、麦秸等灰烬,以此类推,发生火灾时的仓粮不过三万斤而已!”

这时,就听林县令把惊堂木一拍,喝道:“侯魁,那两万斤粮食去了哪里?还不从实招来!”侯魁吓得腿一软,跌坐在地上。几个衙役押着瞿家粮店弥水分店的四个伙计,一同来到堂前。

崔九扒拉着算盘说:“两万斤粮食,五个人来分,就是每人四千斤,按大清律以偷盗论罪,当杖三十,流放三千里。老话说‘流放三千里,十去九不归’,要是有人主动交代,我就替他向县太爷求情,免了他的刑罚。”话音刚落,一个伙计常五“扑通”就跪下了:“老爷,我家里有老娘还有一群孩子,这里面没我什么事儿,我也是被逼无奈啊!”

接着,常五竹筒倒豆子,全部交代了。常五说侯魁身为掌柜,染上了赌博的恶习,输了钱之后还不起,就让几个心腹伙计帮忙,偷偷卖了两万斤粮食,一万斤还了债,一万斤做本钱,准备赢回来。

可侯魁赢少输多,眼看粮店总店要来例行查库,两万斤的粮食窟窿补不上,他着了急,就密谋了一条计策,趁着月黑风高,制造了汪家棉花仓库灯笼被风刮掉失火的假象,然后又点燃了自家的二号粮仓,诬赖汪家,这样既可以不用承担失职的责任,又掩盖了盗用两万斤粮食的劣迹,一箭双雕。

常五管着二号仓的账本,怕出事就偷偷记下了侯魁偷卖的两万斤粮食,被侯魁发现,威胁他不要多嘴,还把账本烧掉了。

常五说完,侯魁他们几个就瘫了,瞿家的户主瞿老板也气得浑身哆嗦,当场背过气去。

从此,鬼算盘崔九的名声就越传越远了。

以上就是古代民间鬼姐姐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古代民间鬼姐姐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45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