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民间道士捉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古代民间道士捉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大全下载、民间人和鬼故事、民间短篇鬼故事、听民间鬼故事大全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古代民间道士捉鬼故事第一篇-老庙的鬼唱腔

北京西南和河北交界处有一村,名曰:吕夫子村。因为几百年前,这个村子出来一位了不起的读书人,此人姓吕叫吕封候。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此人父母对他的期望非常之高。从小仗着家里有点钱,就请先生教他读书识字。这孩子也确实出息,天资聪颖,先生教什么便会什么。没用几年学识已经超过了先生。

从乡试一直考到殿试,从生员考中探花郎。这一下可了不得了,小小的山村出了一位探花。这位探花郎做官后,把一家人全部接到京城生活,从此就再也没回来。只是偶尔的花些银子给故里修桥补路,做一些善事。村子里的人为了感谢这位探花郎,就把村子改名叫做吕夫子村。

这个村子现在也还存在,当然了也就是我的家乡,吕夫子村。

今天说的故事和这个村子里的一座古庙有关系,这座古庙据说还是探花郎花钱修盖的,为的是保佑这一方百姓,风调雨顺,日子过得太太平平。

现如今,这座古庙破败不堪,我小的时候每次走到古庙旁,都不敢抬眼视之,急忙匆匆走过。只皆因村里的长辈们告诉不能靠近这个庙,这个庙闹鬼。寺庙的山门,院墙早就没了,唯一剩下的就是一座破败的大殿,里面的供奉的佛像也没了,据说原本还是有一些古物存在的,但是经历了十年浩劫,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那么这庙是从什么时候闹鬼的呢?据村里的老人说,是从日本兵在这个庙里杀了一个戏子之后开始的,每逢初一十五。住在老庙周边的人家就会听到古庙里传出来咿咿呀呀唱戏吊嗓子的声音。

在那个战乱的年代,人人自危,说不定什么时候小命就没了。在这个敏感的时候,吕夫子村里竟然有个地主硬是要过60大寿,并且还从城里请了唱戏的班子。用地主自己的话说就是:“我活了多半辈子了,怎么就不能过个60大寿,小日本要来捣乱,我就是拼了老命也得弄死几个日本兵。”

这话不知道怎么的就传到了驻扎在当地的日本兵耳朵里,就在地主60大寿当天,一队日本兵就闯进了村里,目标直奔着地主家。

有人慌慌忙忙的把这事报告给了地主,地主当时就吓傻了,不知所措。待日本兵进院子之后,把宾客全部轰走,一队士兵就坐在院子里,开始大吃大喝。地主一家老小,也不敢说话,只得一旁哆哆嗦嗦的看着。

恰巧此时花旦上场,一出场,几个亮相就把日本人镇住了。这花旦也是一愣,原本刚才台下还是自己的同胞,这转眼间就都成了真刀真枪的日本兵。这花旦也不是一般的人物,这些年来走南闯北,什么场面也都见过。立刻稳定心神,继续唱了起来。

台下的日本兵也渐渐的被这花旦吸引了,尤其是坐在中间的日本军官。一双眼睛不住的在花旦身上游离。片刻之后招呼身边的人,低声的说了些什么,那人随即带着几名日本兵转身离去。

待花旦唱完,进入后台,就看到那人在后台跟班主说着什么,班主一脸的为难之色。片刻之后,班主告诉花旦日本军官想请她到日本军营唱戏,这话什么意思,想必花旦心里非常清楚。犹豫片刻,眼神中闪出一股坚定之色,仿佛下定决心要做什么事情。

只见这花旦朝着班主拱了拱手说道:“承蒙班主照顾,我才不会饿死,大恩大德无以为报,下辈子做牛做马再来报您的恩德。”说完径直朝着前台的日本军官走去。

来到近前,一拱手说道:“我愿意随您一起去。”

那军官听后,显得非常满意。立刻收拢队伍,准备离开。再出大门的时候,还用日语对着那地主说了一段话,但是谁也不懂什么意思。那帮日本兵听后是哈哈大笑,从这些日本兵的表情可以看出来,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就在这时,那花旦突然暴起,朝着军官的耳朵就咬去,猛地咬住,用力一扯。只听那军官撕心裂肺的叫喊着,再看那军官的耳朵,只剩下了半截了。一群日本兵反应过来,刚要开枪。那花旦仗着台上这么多年的身段功夫,一个翻身竟是翻墙而出,逃了出去。

据老人们回忆,那天那个花旦逃到了村里的古庙里,再也逃不动了。一群日本兵很快就把这古庙包围了。那军官就在古庙中把那花旦杀死了。地主一家人满是愧疚的花钱请人为花旦风光大葬,还给了戏班子一大笔钱财。

从那天以后,古庙就多了一丝的阴森之气。每到初一十五,这古庙里就会传出来咿咿呀呀的唱腔。村里几个胆子大的人在夜里进入过古庙里,确什么也看不到。只是在他们刚走出古庙的时候,身后就又传来了京剧声。

1944年,驻扎在此地的日本兵搬走了,去了哪谁也不知道,据说他们那个半只耳的军官疯了,被部队丢下了。

不过后来,有人发现古庙附近,偶尔会出现一个半只耳的人,你跟他说话,他只是傻嘿嘿的笑着。

1945年8月16日,有人在古庙前看到那个半只耳的人死了,姿势奇怪,呈现一种跪在地上赎罪的姿势。

不过老庙里的唱腔还未断过,正如此时,我所听到的这段满江红唱腔。

古代民间道士捉鬼故事第二篇-民间故事之蛇怨

清朝末年,四川境内有一名捕蛇人。那人十分厉害,从未失过手。

有一天听说老鸦镇出现了一条罕见的蛇,蛇身长四尺五寸,通体翠绿,颇具灵性。这名捕蛇人心中惊喜,正好前些天一位豪绅想要一条灵蛇,于是他连夜收拾行李赶往老鸦镇。

到了镇上,他才得知这里禁止捕蛇,一听他打听灵蛇的消息,看了他那一身行头便要驱赶他。

无奈之下,他只得去了下一个镇子。这人也是有自己的原则的,坚决不碰触禁忌之事,否则他也不可能这么多年没有失手。

在邻镇补足了干粮他便准备离开了。这里靠着嘉陵江,他想着乘船去对岸看看,但码头设在老鸦镇,他便又往回走。

路过两镇之间的界碑时,一道绿色的影子一晃而过,捕蛇人往前走了几步,脑子里灵光一闪,赶紧回头去看。果然看见界碑上翠绿的一团,他轻轻上前几步,仔细打量,那蛇竟然纹丝不动。那蛇的纹路形态让他想起了祖传蛇谱中记载的一种稀少的灵蛇——碧渊。

捕蛇人心想,本来想要放过你,你却偏偏送上门来,看来是老天注定要我收了你呀。

他拿出捕蛇的工具——七寸叉。俗话说打蛇打七寸,这工具是他祖上传下来的,经过他加以改良,更是无往不利。工具顶端有个小叉口,可以根据蛇的大小调节宽度,瞄准蛇的七寸叉下去刚好可以卡住,没有一条蛇能逃得过。

他仔细估量了那蛇的大小,轻轻转动手中的机关调好宽度,瞄准那条蛇的七寸叉了下去。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落在金属叉口上,刚好反射进他的眼里。

就在他闭眼的那一瞬间,说时迟那时快,碧渊突然向着他弹射过来。一睁眼就看见那蛇直罩面门,他赶紧收回叉子横劈过去。这一下刚好打中蛇头,碧渊掉在了空地上。

他的行动激怒了碧渊,蛇信不时探出,高昂起蛇头准备进攻。捕蛇人举起叉子,双目紧盯蛇头,随时就要叉下去。

双方同时出动,老手更胜一筹。可捕蛇人这一叉子下去出现偏差,叉尖穿过蛇身,碧渊剧烈扭动了几下身子,死了。

捕蛇人一时间心慌意乱,抓起死蛇塞进蛇皮袋中,连日连夜地赶回了老家。

等了几日,那要蛇的豪绅差人去问话,却发现他死在家中,面容惊恐,死状十分凄惨,地上还散落着一些蛇蜕。

豪绅十分惋惜,命人通知了他那回了娘家的妻儿。

捕蛇人的妻儿回到家中,一通痛哭后将他下了葬。

没过多久,女人上坟时看见整个坟墓被破坏的不成样子,到处都是洞,地上还散落着尸骨。

这女人心中害怕,请了道士去家中作法,终于平静了下来。只是这捕蛇的手艺就此终止了。

那道士临走时说,那人是因为得罪了灵蛇,才惨死并被挖坟鞭尸的。

因此世人言:遇蛇莫惶恐,驱走求平安。

古代民间道士捉鬼故事第三篇-邪门的木匠

木匠禁忌别人跨过墨斗和曲尺;忌讳在梁和柱上钉钉子和挂绳索;也忌讳做活时受伤,流血沾在木料上,必须立即擦干净,以免血碰上木神化成精怪作祟。

当然,木匠一般是很有职业道德的,他们都以先师鲁班为楷模,就好像读书人崇拜孔孟,修道者信仰老庄,军事家推崇拿破仑,摄影师爱闯艳照门。

不过到后来,这都变成形式主义了,仅仅是形式上的信仰,行为处事还是有一些不厚道的。小心眼,别人礼数不周,就报复人家的。有这样的。

在张作霖还占据着东三省的时候,狼窝屯里老孙家盖新房,想娶媳妇。从这一点上来说,农村就是比城市好,不用担心房价贵,有块地,想盖楼房盖楼房,想盖别墅盖别墅,随便养些鸡鸭猪狗,还没有邻居投诉你扰民。

农村盖房子一般都不请承建商的,活太小,请个包工队就好了。那个年代,包工队都很少,一般就是一个木匠带个徒弟,给你干一年,包吃包住,最后结算工钱。

老孙家请到了本土最红的木匠组合张师傅和他的徒弟小董。两个人几乎负责了狼窝屯里所有的房屋建设,以及乡村规划,有很多人是住着他们盖的房子长大的。当然了,人怕出名猪怕壮,他们的收费标准也很贵,而且讲究很多,这就叫一范。

此前请过张师傅的人就告诉老孙,张师傅来干活的第一天,得用五色蛋来招呼他,什么是五色蛋呢?就是鸡蛋、鸭蛋、鹅蛋、鹌鹑蛋和甲鱼蛋一起煮。

其他的蛋都好找,唯独这甲鱼蛋难找。平时老孙头见谁都骂王八蛋,可是真要去找的时候才发现,易求无价宝,难得王八蛋啊。

找来找去,在江边的沙滩上,捡到了一个王八蛋,拿回来,煮了一碗五色蛋拿给张师傅,可是因为只找到了一个王八蛋,就只能煮一碗,就给了张师傅,徒弟小董就没得着。小董心里就不高兴啊,心说,你们狗眼看人低,就拿我师父当王八蛋,就不把我当王八蛋,你们瞧不起人,咱们走着瞧。

小董这孩子年纪小,心眼也小,这事就记在心里了,一点到晚总嘀咕:“要有大家一起有。”整个跟念咒似的,眼瞅着房子也快盖完了,师徒俩开始盖厕所,小董就刨木头,师傅就装。

这个时候,主人家给师徒俩送水了,先给张师傅端水,说张师傅辛苦了,喝口水吧。按理说,这也是常理,先给师傅后给徒弟。可是小董这心里还记着没给他吃王八蛋的事呢,就眼气,嘴巴里又嘀咕:“要有大家一起有。”结果一不留神,手指头划破了,血就滴到木头上了,他心里正气着,也没注意。

当然了,其他人也不会注意那几滴血,等把厕所盖好了,师徒俩收了钱,就告别了老孙家。

等房子敞亮了一个月,确信没有甲醛了之后,老孙家就开始办喜事,娶媳妇,都搬到新房子里去住了。

但是不久之后,他们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一家四口人,但凡有一个人想上厕所,另外三个人也想上厕所,天天抢厕所,小便还好解决,一旦吃了麻辣锅,拉肚子,第二天院子里就得晾三条裤子,一家人是叫苦不迭啊。

古代民间道士捉鬼故事第四篇-假关公为鬼鸣冤

从前,有一座观音庙,从这庙修完以后,就没用过。深更半夜里面有个女人哭喊,说的话听得清清楚楚:“我死得好苦啊——我死得好冤啊——”一直闹到鸡叫才散伙。一传十,十传百,就是大白天也没有人敢到这里来了。

这一年又赶庙会,雇来的戏班子没地方住。掌管庙会的就把这几十号人安顿在这个庙里,他想着这么多人,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这帮戏子听说这里闹鬼,都吵着要换个地方。只有一个唱红脸的戏子胆子一向很大,他说:“鬼闹他的鬼,人办人的事儿,谁也碍不着谁!你们不住,我自己去住”说完就带着他唱戏的那套行头去住下了。

这天晚上,唱的是关公过五关斩六将的戏,散了戏,戏子妆也没卸,独自来到庙里。已经是一更天了,他点上一盏小油灯,对着镜子一看,嗬!身穿绿色战袍,脚蹬夫子靴,左手拿着一本书,右手拿着青龙堰月刀,往椅子上一坐,简直象活关公!

为啥不脱衣服睡觉呢?其实这戏子虽说胆子大,可毕竟还是有点怕。想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可是座到半夜,一点儿鬼的动静也没有。

渐渐地,他觉得有点困,正想卸妆睡觉,忽然看见西南角的地砖一动,冒出一股青烟来。他立时打了个寒颤,再看,青烟在半空中化成一个劈头散发,穿一身白衣服的女鬼。

这可把戏子吓坏了,瞌睡也没了,呆呆坐着,也不知如何是好。

女鬼向戏子飘来,越来越近……戏子心都快跳出来了,差一点就要逃跑。

在离戏子三尺远的地方,女鬼一下子跪倒,磕了三个头说:“小女子拜见关圣爷爷!”

戏子这才吐了口气,感情是这女鬼把自己当成关公了。想到这,胆子就壮了三分,开口问道:“你是何方女鬼,为何不转世投胎,却在这庙中弄鬼?”

这女鬼又磕了三个头说:“小女子冤死在这里已经十年了,因为一直想着报酬雪恨,所以未能投胎。今日万幸遇到关圣爷爷驾到,请关圣爷爷为小女子伸冤!”

戏子晃了晃手中的青龙堰月刀,又说道:“你这女子家住哪里?姓啥名准?被何人所害?快快禀来,待本圣替你报仇雪恨。若有虚假,刀下决不留情!”

这个女鬼又磕了三个头,就把被害经过从头到尾地哭诉起来:

小女子是山东人氏,名叫张菜花,家中原来父母双全,还有一个哥哥。有一年家乡闹水灾,庄稼淹没,房倒屋塌,想活命的都外出逃生。就在那一年,我哥哥闯关东去了,我爹娘年老有病,连冻带饿,也先后死去厂,撇下我这个一女孩子无依无靠,那咋过呢?我就大着胆子,穿着男人的衣服,一路讨饭,直奔东北方,想去找哥哥。

那是十年前的春天,一天晚上,我路过这里,天已经黑了,我看见到河边有人在烧火烤野兔子肉,我闻到香味,饿得实在受不了,就走过去向他们讨要。那三个壮汉都是打猎的,他们不肯给我吃,我就准备走了,谁想到,这里面有个人看出了我是女儿身。他们就起了歹心,对我动手动脚。我刚要呼喊,他们用毛巾把我的嘴塞住,把我衣服脱光,又丢到河里洗,洗完捞上来,三个男人就开始欺负我。事后,他们又用用绳子把我勒死,埋在这里。后来这里又盖庙了。

小女子从没做个坏事,却如此冤死!恳乞关圣老爷给我做主啊!

古代民间道士捉鬼故事第五篇-夜半鬼吹箫

明朝万历年间,下邳城有个名叫李为善的员外,家中良田千顷,骡马成群,是下邳城的首富。每遇歉收年,李员外总会搭上几间粥棚,舍粥舍粮,下邳城无人不夸李员外是大善人。因此,人们又都叫他李善人。

这年秋后,李善人请来泥瓦工匠几十口子,在离自家老宅不远处盖起了红墙碧瓦的新宅院,四周还拉起了一丈多高的围墙。院内小桥流水,回廊抱柱,空地上全栽上了各种名贵花草。原来的一口枯井填满土后,盖上了石板,在上面铺上厚厚的泥土,栽上了几十根香妃竹。李善人特别喜欢这些竹子,亲自移栽浇灌,任谁也不让帮忙。

选了个好日子,一家老小欢欢喜喜搬进了新宅,庄亲庄邻们少不了前来恭贺乔迁之喜。

当晚二更天刚过,李善人一家正在睡梦中,忽被一阵悲切切的箫声惊醒。那箫声忽高忽低,忽远忽近,低时似怨妇悲泣,孤子哀叹,高时似妖魔出洞,恶鬼号叫,听得人心惊胆寒,头皮发。李善人壮着胆打开窗户,对院内喝问:“是谁?黑天半夜不睡觉,在那儿瞎吹什么?”半天也无人应答,那箫声还是不断。李善人只得起身穿好衣服,叫起了十几个家丁,打着灯笼火把,在院内找寻,看到底是什么人捣鬼。说来也怪,众人明明听着声音在前边吹响,忽一下又似从身后响起。等到了东边,又似从西边响起。众人围着院子转了好几圈,连个人影也没见着,那箫声就是不停歇。这时,有个家丁嘟囔了一句:“这新宅地没选好,八成盖五鬼头上了,大概是鬼吹的吧……”话音虽轻,众人听了都激灵灵打了个寒战,浑身汗毛直竖。特别是李善人,吓得差点儿趴下,浑身冷汗都出来了。

第二天,李善人新宅闹鬼的事就在下邳城传开了。有那些胆大的人就来找他,说:“李员外,哪来的什么鬼,是那些小混混看您有钱眼红,故意装神弄鬼,弄个破箫吹吹吓唬您的。今夜俺们几个就给您家当保镖,非把那‘鬼’抓到不可。您今晚只管安心睡觉……”

当晚,十几个人真就来到李员外新宅,院里院外埋伏好,专等捉鬼。“梆、梆”,二更梆子刚响,一阵风起,“呜、呜、哇”,那吓人的箫声又响起来了。十几个埋伏的人齐举灯笼火把,往传出箫声的地方跑去。到了近前一看,除了用护栏围起来的那几十根香妃竹外,什么也没有。十几个人不死心,又围着竹园转了一大圈,还是没发现什么。正疑惑,突然“呜、哇、呜”的箫声从几人头顶响起,有胆大的举起灯笼往上照,除了风吹得竹梢晃动外,连只野猫野鸟也没有,箫声又似在那十几个人身前身后吹响。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突然一声“娘呀”,拼命往外跑,只恨自己腿长短了。

自那时起,李善人的新宅每夜箫声不断,弄得李善人全家老少连夜里解手都不敢出门。李善人也请过县衙里会功夫的差人到新宅捉“鬼”,那些衙役蹲伏了几晚,也是只听吹箫声,不见吹箫人。李善人又请来和尚道士,又做法事又念经,超度孤魂野鬼。可每晚只要有风起,那箫声就又响起来了。全家男女老少,夜里睡不安,白天把心揪,半月不到,个个神情恍惚,日渐消瘦。这样下去,非出人命不可。大家齐闹着要搬回老宅,李善人只好一把大锁锁上新宅,又搬回了老宅。

搬回老宅的第二天,李善人正为新宅闹鬼的事烦躁不安,忽有下人来报:“老爷,县太爷来访。”李善人闻言心中一紧,急忙整冠掸衣迎了出去。离老远,李善人就抱拳施礼道:“不知老父母驾到,有失远迎,失礼了。”张县令也忙回礼说:“本官终日公务繁忙,本该早来拜访大善人。昨日忽闻李兄新宅闹鬼,恐坏人生事,扰乱民心,不知李兄宅上是否真发生了什么事?”李善人把张县令让到客厅,又双手奉上香茶说:“不瞒老父母,小民的新宅确有闹鬼之事。”张县令眉头一皱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李兄终日积德行善,那鬼也太不长眼了,专找善人欺负。本官既然来了,就定要主持公道,到新宅把那鬼给你捉住。李兄,走,咱这就到新宅看看去。”不等张县令话说完,李善人就连摆双手说:“哎呀!老父母,草民怎敢劳您大驾,那地方老父母是去不得的。”“哎,本官既然来了,哪有不亲到现场的道理,保这方百姓安居乐业,也是本县职责所在。书童,把官服给俺穿上。”书童把官服给张县令穿上,张县令笑笑说:“刚才本县穿便衣是为访客,现在本县换官服是为捉鬼,‘邪不压正’嘛!”李善人两眼瞅着那书童,只觉得心慌腿打战,心说:“这书童怎么那么像一个人,真见鬼了。”

一行人来到新宅,李善人战战兢兢地打开门上大锁,又对张县令说:“老父母,还是别进去了吧。”张县令没答话,头一昂,径直往院中走去。那书童早已吓得不知躲到哪里去了。忽然一阵阴风吹过,“呜呜哇”,那箫声又响起来,李善人上前拉住张县令衣袖说:“老父母,您快请回吧,您看这青天白日鬼都敢出来闹,如大人真遇上点什么事,小民可担待不起呀。”“本县偏要看看是什么样的鬼敢大白天出来。”边说边顺着发声的方向找去。这时,李善人浑身冷汗似瓢浇一样,战战兢兢,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以上就是古代民间道士捉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古代民间道士捉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51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