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民间短篇鬼故事5篇

本文5个古代民间短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闹鬼故事、民间鬼故事之95成都僵尸、鬼姐姐民间鬼故事大全、民间鬼故事电影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古代民间短篇鬼故事第一篇-吃人客栈

1.雾林客栈

弥漫的雾气中,裴云成背着包裹步履维艰,不久前他得知关北军队招兵,因为待遇很好所以去应召,谁承想刚走到这里,便被雾气所困迷失了方向。

裴云成浑身酸痛地在雾里摸索了许久,朦胧中看到几家灯火,他快速地向那里走去,可是当他开口问附近哪里有旅店时,众人纷纷像见鬼一般地关上门。

最后还是一个路过的小孩子告诉他,前面左拐有个雾林客栈。

“你可以带我去吗?”裴云成拿出一颗糖给他。

小孩子接过糖却一溜烟儿跑了,只有声音远远地传来:“……我娘说那个客栈会吃人,去了就回不来了!”

原来凉山有一片林子天材地宝繁多,只可惜每当有人靠近这个林子,原本还是阳光照耀的林子就会突然弥漫大雾。

世代在这里居住的村民都说那是山神庇佑的地方,轻易不能靠近。

对于这种说法有人却嗤之以鼻,这人是村里的孤儿,从小就在凉山林子里生活,村民所说的大雾弥漫他一点儿都不怕,常常在林子里猎来许多难得的野味。

后来他娶了妻,妻子和他商量了一下后,觉得山林里的野物是个不错的卖点,于是两人就在凉山山脚下开了家客栈。

十几年间,两口子的客栈开得风生水起,甚至还有不少达官贵人来此地专吃野味。可凉山附近的雾气日渐加深,惹得村民直呼这两个人得罪了山神。

裴云成独自在寒风雾气中又走了许久,才终于看到了不远处的山脚下,一栋简陋的小客栈。

客栈门前挂着的两个红灯笼,在雾中透着那么一丝诡异,外面围着的栅栏,因年久失修而极其的破旧。

裴云成快步地走向客栈,只见暗红的灯光里,古旧的院落残败不堪,仿佛多年没有人住。

裴云成推开门时,只觉得眼前一阵白雾,四下看去竟无一人。朦胧中,一片血红让他心里一惊,他急忙伸手去揉眼。

“客人?客人,您是吃饭还是住店啊?”

裴云成放下手,被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一张大脸骇得连退两步。待看清是店里的老板后,才暗笑自己一定是眼花了,他随即说道:“先给我上几个热菜,再来一壶热酒。”

“好嘞,您请坐吧!”说着便匆匆跑向了后厨。

裴云成找了张无人的桌子坐了下来,没一会儿工夫,酒菜全都上了桌,裴云成看着桌子上四道香味浓郁的菜皱了皱眉:“老板,这都是些什么?”

“这都是本店的特色野味,我昨天冒着雾气刚在后山的林子里捉到的。”

裴云成一听脸色微变,他并非不食荤,只是对于那些非同寻常的山野之物抱有一些怜悯,所以他从来只吃平常容易吃到的肉类。

“这些菜你给我撤了吧,换些素菜来。”说着,裴云成倒了杯热酒一口饮下,想要冲掉鼻尖淡淡的味道。

老板悻悻地准备将菜端下去时,旁边那桌有人说道:“这么好的菜都不知道好好享受,看来不是傻子就是穷光蛋。”那人摇摇晃晃地向他走来,“老板,这些菜都给我们那桌上了,别糟蹋了这么好的东西。”

裴云成看了眼说话的人,是旁边那一桌的年轻食客。随着这个年轻人的话音落下,几声哄笑响起。裴云成皱了皱眉,对站在一边想要劝和的老板说了几句,就让他带自己去房间休息。

裴云成跟着老板,绕过客栈中间的楼梯向后院走去,门一开,细凉的雨丝就飘洒在脸上。

“客人,我们客栈楼层都住满了,只好委屈您在后院住几天,这个院子除了我家婆娘和我会来拿些东西外,一般不会有人进,您可以好好休息。”老板的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

后院和前院一般的萧索破旧,在充满雾气的夜色中格外凄凉,好在房间还比较干净。

“客人您今晚就先在这里休息,如果觉得冷,隔壁房间放有厚被子可以自行取来。明早的饭菜我会给您做好端来,如果您不喜荤,我就端些后山特有的山野菜来让您尝尝。”

老板说完便笑着离开了房间,空留疲惫不堪的裴云成躺在床上准备休息。

古代民间短篇鬼故事第二篇-狼头鼎传奇

自古商家多供财神,可滦州的东郭商号却供着一尊狼头鼎。想知道这是为啥吗?那好,我这就慢慢的说给你听。

1、得鼎

据说,滦州东郭商号的祖上,是一个赶着驴驮子走乡串村,行走滦河两岸的小商贩。一天,东郭小贩从山里收购了一驴驮子栗子贩往滦州。半路上遇到一条受伤的狼向他求救。狼说,它正被一个猎人追杀,恳求东郭老板救它一命。他打了个沉疑,随后从褡裢里掏出珠算,一一得一、二二得四的计算起来。狼这个急呀,说:“都啥时候了,你还顾的上拨拉算盘珠呀。再迟,猎人就该追过来了。”他却说:“我是生意人,遇事自然得算算是否有利可图,总不能做赔本的买卖吧?”直到山后传来猎人的追喊声,他才收起珠算,卸下驮子,把栗子倒在路旁,让狼钻进口袋。之后,扎好口袋嘴搭到驴背上,继续赶路。

等躲过随后赶到的猎人盘查,狼说:“快把我放出来吧,要闷死了。”谁料他却怪笑着说:“难道你以为我们东郭家族,都是从小被驴踢了脑袋的书呆子吗?实不相瞒,自打把你装进口袋里,就没打算再放你出来。”

狼在口袋里顿时慌了手脚,急切的问到:“那你要怎样?”

他带着几分得意的口气说:“你没见我当时‘一一得一、二二得四’的算吗?我就是在计算一袋栗子和一张狼皮到底哪个卖钱多,更合算。”

狼听了东郭小贩的话,不由哀叹一声:“真是奸商呀。”随后发出一阵绝望的哀嗥,气绝身亡。

一张狼皮,卖了两袋栗子的钱。这趟生意,东郭小贩意外的赚了一笔。可自此后,每天夜里他都会听到狼的绝望哀嗥声,搅的他彻夜难眠。时间久了,东郭小贩被熬得形容僬悴,骨瘦如柴。请遍了滦州城里的郎中,吃了得有一大马车的草药,也不见效。东郭小贩病情日重一日,每况愈下,渐渐的露出了下世的光景。正当家人一筹莫展,近乎绝望的时候,一个老道上门,夸口说专治疑难杂症,大凡郎中药房束手无策,不可治愈的怪病,他都可手到病除。东郭家人虽知游方道士之言不可信以为真,但此时也只能病急乱投医,便把道士请进屋里。

老道进屋,没用望、闻、问、切。便断言东郭小贩,是因一张狼皮坐下的病。说他在与狼谋皮时,犯了商家大忌,迷失了生意人的本性。从而招致邪祟上身,鬼魅入体,迷乱心智。最后必将因欲火攻心,耗干精气,油尽灯枯。

听此一说,东郭家人大失所望。说:“莫非道长也治不了此症?”

这时就见老道摆摆手,随后拿出一尊狼头鼎说:“此鼎是用商贾祖师白圭所撰《生意经》引火,熔炼百两黄金铸成。把它供于案头。不出百日,病人自可痊愈。”

东郭家人一听病人有救,不由喜出望外。可转念一想,又都嘬着牙花子发起愁来。说:“我们就是倾家荡产,再把祖坟扒了,恐怕也买不起这尊百两黄金铸成的狼头鼎呀。”

老道听罢,不由哈哈大笑。说:“治病救人乃老衲的本分,凭的是一个缘字。此鼎分文不收,只是这鼎上的狼眼里有两个字,须病人日后牢记于心。”

说话间,老道已起身告辞走出屋去。待东郭家人送出门外,转眼便不见了老道的身影。正当人们莫名其妙之时,就听有话声从空中传来:“切记,鼎上的两个字要时时牢记于心,否则,将后患无穷。”

按老道所说,东郭家人把这尊狼头鼎,供在了东郭小贩病榻旁的案上。

此时,病榻上的东郭小贩已是奄奄一息。可当他看到案上的狼头鼎时,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就见鼎上狼眼里,发出两道寒光,直直的逼视着,透穿他的肺腑。待寒光退去,狼眼里果真现出两个字来。可此时的东郭小贩已虚弱的动不了嘴唇,只能在心里默念这两个字。这时,奇迹发生了。他每在心里把这两个字默念一遍,就觉身上病症减轻几分。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等把这两个字在心里默念了成千上万遍,东郭小贩果真不治而愈,从病榻上站了起来。

东郭小贩因这尊狼头鼎,起死回生,逃过此劫。并由此吉星高照,财运亨通,渐渐发达起来。从赶着驴驮子贩山货,到租赁铺面开店,后又盘铺子开商号。生意是越做越大。

古代民间短篇鬼故事第三篇-鬼驾车

一、突现尸块

近日张怀圣偶感风寒,病卧在床,全仗刘庆和严参端水熬药地照料,身体却没见好转。这天,事情却找上了门来——应天府尹求他去破一件案子。

张怀圣本不想帮忙,但应天府尹的一句话却让他不能不答应——这起案子就发生在城西教堂院墙之外,如果不能迅速破案,不但教堂圣地会受到玷污,甚至那些教父、修女都有可能被愤怒的百姓杀掉。

张怀圣自小在教堂长大,听说教堂有难,焉有袖手旁观的道理?于是强撑病体带上严参和刘庆,跟随着应天府尹赶到了教堂之外。

教堂周围已经被官兵包围,外围看热闹的百姓已经把教堂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教堂的门窗都开着,里面的人都探着头往外面看,眼神里充满了惊恐。在教堂正门前面的大街上,扔着一个被打开的白布包裹,包裹的一角已经被解开,露出一片白花花的肉来。

现场已被践踏得一片狼藉,张怀圣嘱咐严参将包裹小心取走,送到刑部停尸房仔细勘验,自己则带着刘庆迈步进了教堂。

刚一进门,神父就冲上来抓住他的手说:“怀圣,今天这个案子,的的确确跟教堂没有任何关系,我们都是上帝的羔羊,怎么可能做出这种杀人分尸的事来呢?你可一定要帮我们查个水落石出,不然,教堂里面这些人就要魂归天国了!”

张怀圣的神色非常凝重——在查看尸块的时候,他就已经听到了人群中的议论:这些尸块就是教堂里的人扔出去的,那些外国人表面上神色和蔼,可仔细瞧瞧就知道了,他们很多人身上的长毛还没褪净,骨子里的兽性还保留着不少,据说到了月圆之夜就会吃人!这些尸块,就是他们吃剩下扔出来的!京城要想太平,就必须把这些吃人的外国人杀死!

神父告诉张怀圣,昨天晚上教堂周围一直很平静,只是到了五更天的时候,教堂敲钟人曾经听到有马车跑过的声音,那辆马车围着教堂转了一圈,马蹄声很是刺耳。敲钟人跑到窗口查看,地面上黑糊糊的什么也看不清,只能看到一盏红色灯笼在快速地朝东城方向移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外面就传来了尖叫声,有人发现了尸块,教堂也被愤怒的人群围了起来。

张怀圣转声唤过刘庆:“胖子,这件事还得麻烦你,这京城地界,几乎没有你找不到的熟人,你出去顺着教堂往东城的方向一路找下去,看看能不能找到那辆马车的蛛丝马迹。虽然京城马车不少,但大早晨这么急匆匆赶路的却不多,沿着红色灯笼这条线索找下去,应该有所收获。”

刘庆点头答应,刚要走,应天府尹又从外面跑了进来,慌慌张张地对张怀圣说道:“张大人,不好了,刚刚接到禀告,东城药王庙、南城报国寺、北城神医堂的门口,又发现了尸块,包裹尸块的白布跟教堂门口的一样,我已经命人把所有的尸块都送到刑部停尸房。”

张怀圣心里暗暗叫苦——这个应天府尹只知当官,一点都不懂得保护现场,自己让严参把尸块带回去,是因为教堂外的现场破坏严重,已经没有察看价值,新出现的尸块的地方自己还没看,怎么就擅自处理了呢?

他转头看了看刘庆,说:“情况有变,你要先去东城门,然后倒着往回找,直到教堂,把马车行走的路线找出来。”

他又对神父说:“我自小在教堂长大,敢肯定尸块绝对跟教堂的人无关,不过现在外面比较危险,您让教堂里的人没事儿不要外出,应天府尹暂时不会撤去兵丁,待破案之后,一切危险自然就会烟消云散的!”

古代民间短篇鬼故事第四篇-阳巡抚夜遇阴巡抚

徐苟三是江汉平原有名的机智人物。竟陵知县傅大人非常赏识他的智慧和才能,请他当了师爷。

一次,在审理一桩杀人案时,遇到麻烦。原来案犯崔东狗的姑父是湖广巡抚商咬脐。商咬脐得知内侄因杀人被判斩立决的消息后,当即给竟陵知县发了一道赦免令。傅大人接到赦免令后,感到手足无措,问计于徐苟三。徐苟三道;“此事非人力可为,须靠神灵的力量。老爷可到城隍庙去求求城隍老爷,说不定事情可以成功。”

当天半夜,傅大人拿了香烛纸钱,只身到城隍庙来烧香祷告,求城隍老爷帮助解决疑难。他祷告完毕,忽听庙内轰轰有声,城隍老爷开口说话了:“县令不必着急,此案自有定论。如果巡抚作梗,本神替你调停!”

傅大人顿时惊得目瞪口呆,连磕了几个响头。

第二天,傅大人将城隍老爷的话告诉徐苟三。徐苟三道:“既然如此,徐某愿为大人分忧,去巡抚衙门请求批斩文书!”

再说湖广巡抚商大人向竟陵发了一道赦令,以为内侄不会有事了。谁知过了两天,竟陵知县不仅没有放人,反而派徐苟三送来批斩文书,不觉大怒,将批斩文书撕得粉碎,并决定亲自到竟陵走一遭,看看到底是谁吃了豹子胆,连本巡抚的话也敢不听!

商大人日夜兼程,行到马口,天已暗了下来。商大人命人点燃纱灯,继续赶路。走着走着,突然前面又出现一队人马,商大人命轿夫加快脚步。不一会儿,将前面的那队人马追上,也是一队衙役拥着一乘大黄官轿。商大人将头探出来一看,不觉吃了一惊。只见旁边那纱灯与自己这边的纱灯一模一样,都写着“湖广巡抚”四个朱红大字。纱灯后面是四个鸣锣开道的衙役,和“回避”、“肃静”的牌子,高矮大小、颜色字样和自己的不差分毫。官轿内坐着个环眼红须的官员,头戴乌纱、身穿蟒袍,同自己的三品官服一丝不差。后面跟着一条长长的锦衣卫队,两边人数相当。双方人马互不答话,默默并行。商大人想:何人竟敢冒充巡抚,分明是想同本官分庭抗礼。等到前面城隍岗之后,一定问个清楚,严加惩办、决不轻饶!

到了城隍岗,商大人忙传令道;“停轿,在此歇息,明日再走!”

这时,也听那边轿中官员亦道:“停轿,在此歇息,明日再走!”

商大人一行在城隍岗座南朝北一家客店住下,那帮人则在对面座北朝南的客店中住下。

两家客店门户相对,两队人马在客店吃饭看得清清楚楚。饭桌上商大人同众人谈论竟陵傅县令审理崔东狗杀人一案,听对面官员也在议论同一件事。商大人好生奇怪,为解心中疑虑,他整了整衣冠,率众走了过去。

对面巡抚见商大人过来,忙站起来拱手相迎。双方衙役、锦衣卫相对排列,两边老爷相对而坐。商大人开口先问道:“不知这位大人从哪里来,要去哪里?”

只见对面巡抚道:“本官从江夏来,前往竟陵查勘一桩公案。”

商大人道:“商某仍皇上御封的湖广巡抚,执掌两湖两广。如今见这位大人不仅穿戴品级与商某一样,连纱灯字牌也是一模一样。难道湖广同时能有两个巡抚不成?”

对面巡抚道:“大人有所不知,卑职乃阴曹命官,奉阎王之命掌管湖广。大人乃阳间巡抚,卑职乃阴间巡抚也!”

商大人听了顿时吓得魂不附体,心中暗暗地道:妈呀,定是今天起得早了点,一出来就撞到了鬼。

见商大人面有惧色,阴巡抚道:“商大人,今日陌路相逢,实属有缘。你我同辖一地,你治阳间阳罪,我惩阴间阴恶,各奉阴阳之法,各管阴阳之事。只是与大人不同的是辖地内所有人的所作所为,卑职皆历历在目。对贪赃枉法者,卑职将报请阎君折其阳寿;对贪图私欲害人者,以舌疔嘴瘤、头痛心痛相惩;对拦路抢劫、盗人钱物者断其手足,对奸淫妇女、乱伦失德者令其骨软筋酥,卧床不起;对不孝不义、虐待手足妻儿者,令其浑身疼痛、不得善终;对杀人放火、草菅人命者,令其身首异处,眼下竟陵发生的一桩命案,杀人抵命,乃天经地义之事,却有人欲进行阻挠,卑职这里记载得清清楚楚。到时候,那些姑息养奸、为罪犯开脱的人也是一定脱离不了干系的。”

商大人一听,吓得胆战心惊、汗如水流,忙跪在地上道:“请大人救我!”阴巡抚道:“大人既有悔意,当秉公执法,做个勤政廉明的好官,将功补过,自然就没事了。”

商大人听了连连称是,又恭恭敬敬地叩了几个响头,方站起来,道;“多谢大人指教,金玉之言时刻牢记,往后一定检点!”

这一夜商大人辗转反侧,只要一闭上眼睛就看见阴巡抚的阴气袭人模样。不一会,传来几声鸡啼。商大人想:鬼是怕鸡叫声的,于是忙派人过去察看。果然阴巡抚一大帮子人已不见了踪影,商大人更是惊诧不已。他不敢再过问内侄的事,自然也不想再去竟陵。回到巡抚衙门,商大人还没喘口气,徐苟三又送来报斩文书。这回商大人不敢舞弊了,在报斩文书上画了押。

再说傅大人让徐苟三去送报斩文书,听说商大人不仅没批,反而要来竟陵亲自过问此案,顿时吓得手足无措。正当他感到焦急不安的时候,徐苟三将批斩文书取了回来。傅大人这才安下心来,当即将罪犯崔东狗斩于朝市。

这道底是怎么回事?其实,不仅城隍庙里的城隍老爷开口说话系徐苟三所为,就连商大人半夜路上遇到的阴巡抚也是徐苟三扮的。

古代民间短篇鬼故事第五篇-厉鬼案

民国期间,在大名县的东盘乡出了一件怪事。一个刚刚入土两天的老太太的坟被挖开了,这个老太太名叫赵香梅。

赵香梅从小患有小儿麻痹症,她的丈夫曾经是个采药人,二十八岁那年她丈夫因病去世后,她就跟儿子潘石头相依为命,家里的日子过得也是非常的贫苦。几年前,潘石头因跟人打架,把别人打成了重伤,被判刑住了监狱。从此以后,家里便只剩下赵香梅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了。赵香梅去世后,潘石头在狱警的陪同下回了趟家。潘石头将母亲埋葬后,跪在母亲的坟头上迟迟不肯离去,不停地哽咽着:“妈,儿不孝啊……你去了那边,连个给你烧纸、送饭的人都没有了……”

就在潘石头回监狱的第三天,便有村民发现赵香梅的坟被挖开了。村民们于是凑上前去看,只见薄木棺材的盖上被凿开一个拳头大小的黑洞,在被挖开的土上留有许多杂乱的爪子印记,在棺材盖上还遗留了许多死去的毛毛虫、小甲虫之类。那些村民们当时就被吓坏了,因为在他们当地有一种说法叫做“厉鬼食虫”,说的是人吃五谷杂粮,鬼食毛虫蜥蜴。村民们能不害怕么!

别看赵香梅活着的时候,潘家的那些亲戚们都对她避而远之,现在却都关心起她的坟墓来。因为,赵香梅毕竟是潘家的媳妇,死后被埋进了祖坟。现在,赵香梅的坟里出了厉鬼,会直接影响到整个潘氏家族的前途和命运。为此,大伙纷纷凑钱请来了一个会捉鬼的道士,那道士叫做悟明长老。

这天上午,悟明长老在潘家人的陪同下来到了赵香梅的坟墓前。悟明长老将一小截蜡烛用根细铁丝捆好,点燃后将蜡烛顺着黑洞伸进了棺材里面。悟明长老探着脑袋,借助烛光看清楚棺材内的情况后,顿时间也被吓得目瞪口呆,他嘴里不停地唠叨道:“厉鬼,真的是厉鬼啊!”

随后,悟明长老慌忙地在坟墓前设下祭台,点燃檀香、烛火,开始做法。潘家人和许多村民们远远地围在坟墓的旁边,看着悟明长老装神弄鬼地将赵香梅的坟头弄得烟气腾腾。然而,就在悟明长老转过头来,准备告诉潘家的人大功告成的时候。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出来一大群的乌鸦。那些乌鸦像是一群幽灵一般在悟明长老的头顶上盘旋。悟明长老也被吓坏了,抬着头看着那些乌鸦们发呆。突然,乌鸦们怪叫着把粪便抛向悟明长老。顿时间,悟明长老的头上、脸上、嘴上、身上如同是粪便开了花。悟明长老是又羞、又恼、又害怕,不得不抱头鼠窜。

这件事情很快便被村民们传开了,并且越传越离谱。大家都说那赵香梅不仅仅是变成了厉鬼,还在阴间当上了厉鬼大将军,不然怎么连乌鸦都听从她的调遣成群结队地来保护她呢?不然怎么连专门捉鬼的悟明长老都被吓跑了呢?赵香梅的坟头就那么被敞开着,在附近地里干农活的村民们经常会看到有大群的乌鸦嘴里叼着小虫子去给赵香梅“送饭”!

就在赵香梅的事情被传的沸沸扬扬的时候,潘石头越狱了。这件事情就被传的更神了,有人声称亲眼看到潘石头是被一大群乌鸦从监狱里面背出来的。

以上就是古代民间短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古代民间短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89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