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篇5篇

本文5个古代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台湾民间鬼故事、越南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会、鬼大爷民间鬼故事大全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古代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篇第一篇-老树

距村子外不远的一块场地上有棵古树,据说是明末清初时候的,距今几百年了,长的粗壮无比,枝繁叶茂。村子里的大人从来不让小孩子靠近,因为这棵古树充满了邪气和诡异,这些年附近有好几个人在树上上吊自杀。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人都要在这古树上自杀,就像我们不明白为什么美国金门大桥是跳河自杀的首选之地。村子里的老人说,这树里住着一个噬魂鬼,它吞噬每个上吊自杀的灵魂。

年华是这个村子的年轻人,虽说是个女生,但是胆子却很大,她总是不屑于村子大人说的禁忌,她一直相信科学的存在,可以解释一切东西。最近,村子发生了件事,让她费尽心思想要弄明白。

村子里的老王家,儿媳和婆婆大吵了一顿,儿媳是外来人,老公不帮他,没依靠,一时想不开,就在古树上上吊自杀了。当时年华也在取尸的现场,吊死的人并没有舌头伸出,只是面色铁青,尤其是嘴唇,紫黑紫黑的,就像看不尽头的黑洞,放佛要随时张开嘴吞噬掉别人。上吊自杀并不是件怪事,恐怖的是,老王儿媳诈尸了,居然,次日尸体又悬吊在古树上,这就是让年华充满好奇心的事。发现老王儿媳第二次尸体出现在古树上的村民老李已经病倒在床上,据说,那天早上,天还只是翻着点鱼肚白,老李去为夏耕的田引水,看到老王媳妇尸体在寒风中微微摆动,顿时就吓得往回跑,后来全村子才知道这事。 鬼故事

这件事在村子里炸开了锅,众人商议说必须马上下葬。老王家也吓的不轻,婆婆也早卧在了床,在同村人帮助下,老王媳妇草草的下葬了。然而,恐怖的事才刚刚开始,被埋下的尸体再一次的被吊在了古树上,再经此事,村子里已经惶恐不安了,要主张烧掉尸体,砍掉古树。但是,村子没有火葬的习俗,老王家也不同意火葬,村支书说什么也不允许砍掉古树,说这是国家保护树,谁砍谁坐牢。无奈之下,村民将老王儿媳妇的坟加深三丈,加上石灰和巨石压制,确保万无一失。

年华不相信诈尸,她一直相信是某人故意要吓大家,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她要调查清楚,所以,她决定晚上去古树旁蹲守。在一天的计划准备后,黑夜降临了,年华趴在古树旁的一个土丘下的杂草堆里,本来,今晚有些许的月光,但是古树枝广叶茂,她躲的草堆完全在古树的阴影下。寂静的夜晚,没有一点不同寻常的声音,野外都是青蛙和蛐蛐等虫子的叫声,夏季里,蚊子比较多,总是叮着她身体裸露出来的皮肤,年华坚持着,她坚信能看到真相。

时间过的很快,很快到了后半夜,此刻的夜,渗透着莫名的寒意,虫子们还在不停的鸣叫,她目不转睛的盯着周围的一切,没有任何发现,她有些泄气,估计不会看到真相了。已经凌晨4点多了,夏天的夜很快要亮了,没有一点收获,她想想,不禁有些失望。

鸡叫了,东方的天也出现了点点红晕,太阳要出来了。年华爬起身来,一晚上的苦白吃了,她暗暗的抱怨,突然,头好像顶到了什么,她抬头一看,一双脚,一双还在有节奏摇摆的脚,年华吓的坐在地上,那双死人眼睛,睁的大大的,似乎在笑着,盯了年华看一晚上。

有些事,永远解释不了,能解释的恐怖就不是恐怖,比如说,现在看这篇故事的人,你知道你身后有几双眼睛在盯着你吗?或者说,你头上有双脚吗?

古代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篇第二篇-深宅惊魂(传奇故事)

清末民初,天津发生了一起重大诈骗案。案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为当时市民听所未听、闻所未闻。事件发生百余年,从长辈们讲述的故事中整理碎片撰写成文,借古以鉴今。如今太平盛世,社会和谐,如此旷古奇案固然不会再度发生,但综观现今社会之复杂,人世百态之错综,仍不失为一“警世醒言”,下面听我慢慢讲来。

【一】

故事发生在天津新货场(现西货场),我爸爸曾经在那里扛过大个儿(扛大个儿——装卸)。有一年初冬来了一个年轻小伙子,身强力壮,魁梧高大,年龄约莫二十来岁,长的眉清目秀,斯文谦逊,不像一个卖苦力的。那里的人每天进进出出来来往往,谁也不大关心每天都来了谁走了谁。这小伙子来了个巴星期,突然来了一位老太太,年龄不过五十岁,十分富态,由一个小闺女搀扶着,约莫十三四岁,清秀俊丽,丫环模样,后面跟着一个中年男子,四十多岁,像是一个大户人家的管家。来到卸货现场,见了那个小伙子老太太一把拉住,放声大哭:

“我的儿呀!你怎么跑到这来啦?这里是你呆的地方吗?两个月啊,可把老娘想坏啦……”

“等等,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小伙子被弄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工人们放下手上的活,一下子围过来,大家都觉得非常稀奇,只见那老太太越发来劲儿,索性拉住小伙子哭天抢地:

“我的儿呀,可把老娘心疼死了,衣服穿得这么薄,就不怕冻着?家里好吃好喝好代偿,你怎么就忍心把老娘丢下呀……”

听老娘哭得伤心,有人上前说话了,他把小伙子一扒:

“小伙子,说说是怎么回事?”

小伙子说:“你去问她吧,我根本没有这么个老娘,我娘在乡下种田。”

老太太急了,拉着小伙子又是哭又是踹,一只手攥起拳头乱捶他的肩膀:

“你这个挨千刀的,就这么狠心?连老娘都不认啦?我一把屎一把尿的容易吗?把你拉扯到这么大,说走就走?你丢下老娘不管不要紧,家里还有两房太太和那么大一片家产我都交给谁去……”

小伙子也急了,拉开老太太的手:

“老太太,您认错人了。”

“你胡说,自己的儿子能认错吗?大家都说说,天下哪有这个理儿呀!”

“说得也是……”有人搭茬。小伙子继续说:

“老太太,您一口一个老娘,我身上有什么记号?”

“你把裤子脱了,看我说的对不对?”

“您老说出来我就脱。”

又有人拦了:“别价您啦,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再说还有一个小闺女。”

一听说“小闺女”,那个丫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手扶地哭得非常伤心:

“大少爷啊,您饶了我吧,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把大奶奶的事情告诉您……”

“这就更没边没沿了,”小伙子说,“我管她大奶奶什么事,反正没我的事。”

那个管家上前了:“大少爷,话可不能这么说,您走了一个人轻松,全家人的日子可怎么过啊?两个月来快翻天了,好不容易找到您,您说老太太还会放手吗?”

“你们这都是认错人了……”

“俗语说,家丑不可外扬,大少爷,您说说咱家里的事能在这里抖落出来吗?”

大伙一听也对,认错人也没有这么错的,一个人错两个人错,三个人未必都忍错?再说又是来找儿子的。这真叫清官难断家务事,有话还是让他们自个儿回去慢慢说吧,免得耽搁大伙的工夫。于是又有人说话了:

“小伙子,依我说你还是先回去,把话说清楚了再回来。”

小伙子一听更急了,一跺脚差点没踩着那个小闺女,那小闺女还在地上跪着呢:“我不去!”

小闺女匍匐于地哀求道:“大少爷,您要是不回去在大奶奶面前我就活不出来了,求您可怜可怜我,救救我这条小命吧……”

小伙子看这小闺女怪可怜的,加上大伙一劝,心动了。心想这才叫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去就去吧,探个究竟也好。岂知这么一“探”不要紧,故事里又套出了许多故事。

古代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篇第三篇-聊斋故事之装鬼相夫

外史氏先生的老师冯佩琛先生,多次从南方回来,要经过一个地方,已记不得那地方叫什么了,到了那里,车夫都绕道经过那里,冯佩琛也没有闲心去问这是什么缘故。

己亥年二月,冯佩琛先生又从广东罗定回转,准备回北京,又从那里经过,这次车夫直接驾着车经过,不再绕道避开了。

冯佩琛先生觉得奇怪,就向他打听,车夫笑着道:“以前传闻说这里有个女鬼,时常出来作崇,因此才避开,近来她已嫁走了,直接经过,也没有什么害怕了。”

冯佩琛先生更加感到奇怪,就继续向他询问,车夫指着路边的一个古冢,回答道:鬼就是居住在这里,穿着绯红色的衣服,披散着头发,吐着长长的舌头,脸面没有一点血色,遇到一两个行人,就会出现,人常常把他们身上带的东西,弃置在地上,就往前面跑了,这样经过了几年,也不知道是什么鬼怪。

去年有个人,也不知道他是哪里人,二十多岁了,还没有妻子,因为到淮北去探访亲戚回来,口袋里也有一些钱财,踽踽独行在路上,也没记得这里有奇异的事,等他到了那里,才想起来,自己已走到常常闹鬼的路上来了,不觉两腿发软,腿上的力气顿时减去了几分,自己该转回去呢,还是继续往前走,左右为难,最后,还是心存侥幸,想自己这次不会遇上,就提起两腿,急忙往前赶路,是想乘着还鬼不知道,就经过了。

接着,便听到坟墓中,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又啾啾地叫着,声音拉得很长,心里就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那人一看去,一个鬼正从坟墓边出来,真的像人们传说的那样,那人迈开步子,大步大步地往前走,想逃窜而去,可是他也不清楚他到底走得多快,因为他感觉他的两腿快要软下去了。鬼像一阵风雨一样,呼呼地*上来,那人想丢下自己的东西,好快点走脱,可是转念又一想,自己奔波千里,才得到这么点钱财,一旦把它丢弃了,又去哪里找,也是舍不得,况且不过作怪而已,难道会贪图我的这点钱财吗?心里徘徊不定,始终没有把包袱丢下。

鬼靠距离他只有咫尺之遥了,并呼啸得更加急促,发出呼呼地呼气声,又呜呜地做着啼哭的声音。

那人毛发直立,然而始终不肯把自己的东西丢下,还是颠颠倒倒地想要逃脱。

可是鬼也没有走上前去,只紧紧地跟在他的后面*迫他。那人一急,便想到了一个计策,想挥起拳头来,给鬼几拳,宁可被鬼纠死,也不能把自己的钱财丢掉。趁鬼不注意的时候,转身迎上去,就给了鬼几拳,鬼也随着他的拳头倒下,好像十分孱弱,不能承受一样。那人便得意起来了,心里也不那么害怕了,扬起手来,准备再用力地击打。

鬼已在地上,发出娇柔的呻吟,啼哭着向他求饶了。

那人觉得很是惊讶,仔细地看那鬼,见一张细长的红纸片,已飘落在绿色的草地上,鬼的形状还是和原先一样,只是舌头不见了,那人不经感到十分惊骇,就发下手,追问那鬼,鬼就哭泣着告诉他:“我家距离这里只有一里多远,我实际是一个女子,只因为老母在堂,也没有个兄弟,不得已,才不顾颜面来这里装鬼吓人,也是为了日常的生计啊!路人害怕,常把东西扔下,现在家里已过上小康的日子了,只是我依然孑然一身,还没有配偶,曾默默地祈祷:有能识破我形迹的人,我就招他做丈夫,不再出来做这样的丑态唬人。今天,幸好遇上了你,这是命中该如此吧!”

那人听了女子的话,又惊又喜,心里还不相信,于是拉起她来仔细一看,肌肤细腻,手腕柔和,分明就是一位闺阁中的女子,更加喜悦,便拉她起来。

女子腼腆地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带着那人一起回去了,一会儿就到了女子的家,一椽茅屋,十分低矮,可是篱笆整齐,各种用具错落有致,隐隐之中,透露出一种家里殷实的景象。

进去见到一个老妪,体态龙钟,并身有残疾。鬼大爷鬼故事

女子把事情告诉老妪,老妪道:“我本来就不愿让你再出去了,现在怎么样?虽然这样,郎君的胆子,怕也有升斗那么大吧!不然何敢如此。”又对那人说:“老妇孤孀已很久了,靠着这孩子,才得以存活。以前因为无法生存了,刚好古冢塌陷一个巨大的洞穴,没有办法了,才想到去躲在穴里装鬼吓人,才去做这种狡狯的事,现今家里的用度已足够了。她也不想去了,只因为等待一段缘分,找一个夫婿。你要是还没有家室,何不入赘我家做女婿,我女儿也不用出去装弄了。”

那人二十多岁了,正还没有妻子,就恭敬地答应了,当晚就结成了夫妻。

女子家里颇为宽裕,那人也就安下心来了。十多天过后,他们就搬走了,也不知道他们的去向。

车夫说完,还能从远处看到女子的家,庐舍都还在那里。

冯佩琛先生回到都城以后,常常把这事告诉别人,听到的人,没有不感到惊异的。

古代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篇第四篇-高僧遇鬼

我出家前,遇到一件稀奇事:

二十一岁的布衣族斑小姐,租住我的房子,在楼下。我每天早晚课后,开录音机念佛。她说:「王叔,我越听越好听,听了好舒服。

我说:肯定你善根很好,你每天听,我每天放。她有时也上来听。我给她一本《念佛感应录》,封面有佛像。她除了吃饭、做事,就是看《感应录》、念佛。

有一天,她对我说:「为什么你的佛书这么厉害?

我问:「你为什么这么说呢?

她说:她的弟弟今年二十岁,找了个女朋友,被女鬼附身。斑小姐拿回《念佛感应录》后,她弟弟的女朋友就不敢进她的房间了,因为附身的女鬼看见书上放光,不能进来房间,也不让她进去,并要求斑小姐把书包起来。斑小姐用红纸包起来,她就敢进了。

(点评:因为书的封面印有佛像,佛像在那里自然放光,并非凡人能为佛开光。有善根的鬼见了佛光,就能得度,或者超生善道,或者径生净土;没有善根的鬼,见到佛像上放出的光,会觉得害怕,不敢靠近。所以家中供佛拜佛,不管是铜像、木像,还是纸像,都能祛鬼安宅。家有佛堂,一家吉祥!就是这个道理。)

自从斑小姐念佛后,女鬼说斑小姐身上也有光,但很微弱,并说我身上的光很强,女鬼见到我就跑,害怕。

(点评:人心里只要念佛,身上就有佛光;时间越久,心越虔诚,光越大。如果经常念佛成为习惯,这个人不管走到哪里,白天晚上,身上都有佛光。因为阿弥陀佛是无量光,我们念佛自然身上也沾有佛光。简单比喻,好象一件衣服被香熏染,自然也带有香气一样;熏得越久、越透,香越浓,后来香也就跟着衣服走。念佛人,身有佛光,鬼见远离,不敢接近。)

小斑的女朋友和附身的女鬼之间神识是沟通的,起初她很害怕,不知怎么办,时间久了,女鬼就开始谈她的身世,说:「你们不用害怕,我没有害心,我也是受害者。」

原来这个女鬼生前是重庆的一个大家闺秀,父母只有这一个女儿,长得漂亮,人又聪明,希望她将来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家庭。但她十八岁的时候就谈了一个男朋友,家庭条件很差。父母便劝阻她,她始终不听,这样一直拖了三年。她经常夜不归宿,父母很生气,想到小的时候如掌上明珠,长大竟成了这个样子!没有她还好,有她更烦恼。在父母的紧逼之下,女儿反目成仇,干脆不回家了。

(点评:世间夫妻、父女,种种人际关系,都只是缘。看清这一点,心里就会平淡,即使是亲为父子,也是各有各命,不能相代。父母固爱子女,但要爱之有方,子女有子女的业力命运,要在尊重子女业力命运前提下,以经验指导,用爱心规劝,切忌把子女当作自己的私有物,不尊重他的独立存在,强求说:“你是我的儿子,我爱你,所以你一定要听我的。”结果往往酿成悲剧,反爱为恨,反亲为仇,遗现世愧恨,结来生恶缘,又是何苦呢!所以为人,要知道万事有缘,不可勉强,更要学佛念佛,以求往生,永出轮回。善导大师说:“父母妻儿百千万,非是菩提增上缘;念念相缠入恶道,分身受报不相知。”深值警惕啊!)

有一次,女儿在男朋友的劝说下回到家里,想与父母缓和关系,结果又发生了争执,父亲一气之下就用手卡她的脖子。在激烈的争斗中,她一下子挣脱出来,看见街上行驶的摩托车,急忙跳上去。骑摩托车的人从反光镜中看到后面有人,回过头来又看不到人;过一会儿,又从反光镜中看到有人,回头又见不到人。这样好几次,把他吓坏了,真是大白天见到鬼了!赶紧加速。一回到家,把车往那儿一摔,立即跑回房。这个女孩也被摔了下来,起来一拍,没有身体,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点评:这个女孩在激烈的争斗中,神情高度集中,一心专注怎样挣脱出来,直到卡死,都是如此;而一旦已死,神识即不受身体束缚,即随着死前一念心力的强大惯性,突然挣脱出来,而这时她本人并不知已死。这就是所谓的“人死而神不灭”,绝无“死了死了,一死百了”的事。)

斑小姐的弟弟和他的女朋友从贵阳去重庆旅游,女鬼觉得他的女朋友合适,便一下子附上了。才附上去时,连喘气都不顺畅,女鬼告诉她:「我被人杀了。」他们二人没有心思再旅游,赶紧返回,于是女鬼也一道来了。

古代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篇第五篇-农村灵异事之不息木

福州福清县某地,上世纪90年代挖掘出一座古墓,叫“冥王坟”,是个衣冠冢,并无尸体掩埋。它在30年前被挖开过,陪葬品被破坏得一塌糊涂,连墓主是谁也无从查证。

正在考古队头痛的时候,当地有个寡居的老妇拿出了半段木条,道:“同志,这木条就是从墓里挖出来的,上面还有字,不知有没有用。”

这木条通体黑色,十分润泽,几同金玉,上面果然有两行铭文,一行写着“通文元年为”五字,另一行则是“蓬莱不息术”。通文是五代时第四代闽王王继鹏所立年号。考古队问这东西是怎么来的,老妇人叹了一声道:“当年我家老头子就是为了这个送了命。”

原来,老妇的丈夫名叫陈三金,生在上世纪40年代,自幼失怙,没上过学,目不识丁,一直在乡间务农,后来与老妇成了家,也没有儿子,夫妻两人相依为命,一直过得很艰难。

上世纪60年代中期,有一年天特别热,足有半个月没下一滴雨,天天艳阳高照。那时农村全靠踩水车来给稻田灌水,轮到陈三金给社里西边一块地灌水时,他天天在大太阳下踩水车,苦不堪言。

有一天,陈三金正踩着水车,脚下忽地一空,耳边听得“咔嚓”一声,却是水车上一根脚档断了。陈三金找了根水棍想撑一下,可是脚档凿出了榫头,木棍插进去根本固定不住。他手头又没带刀子,正在无计可施时,忽然有同村人跑过,看见他叫道:“三金,快去看看,冥王坟被扒了!”

原来村西的山脚下有一座土丘,相传里面埋的是冥王。因为传说它很灵验,所以在边上还建了座祠堂,里面塑了一个慈眉善目的泥像。时常会有迷信的老人因为家里人生病而来祠里上香。一听冥王坟被扒,陈三金也顾不得水车了,连忙赶过去看热闹。

到了那边一看,原来是中学生来破“四旧”,祠堂里的泥像已被推倒了,现在那些年轻人正在刨坟。不一会儿,那土丘就被刨开了,里面根本没有棺材,只有一些陶罐,还有一个尚属完整的木架子。这木架子很有点奇怪,一人来高,底下是个座子,上面却是几个扇形叶片。

谁也说不出这东西是什么,有个学生道:“大概是电风扇。”这样子确实有点像现在的落地电扇,但人人都知这是个笑话。这些年轻人玩心尚重,那时也根本不知道文物的价值,上去一通鼓捣,这木架子年深日久,本来就已朽烂,一下便成了破木条。他们还不死心,将那些陶罐也全敲破了,没见着什么宝贝,于是一哄而散。

村里人见没什么热闹,就都散去了,陈三金本来也想走,但见一地狼藉,他心中不忍,于是将那些碎砖烂瓦往坑里一扔,准备把这坑给填了。当他把那些破木板烂木条扔回去时,发现了一根黑木条,沉甸甸的,坚实非常,上面还有些字。

他心想,这木条大小倒和水车上的榫孔差不多,而且这么硬,正好可以装到水车上,便顺手插在了腰间。等把坑填了回到田边,他将这木条往水车上插了试试,居然一丝不差,恰好捅进榫孔里。再一踩水车,竟是轻快无比,河里的水飞快地被汲了起来。

本来每天都要干到天色全黑才能干完,但这天到了黄昏时,几亩地居然都已灌足了水,而人也并不是太累。陈三金心想多半是好心有好报,冥王爷在暗中保佑自己。

妻子来送饭时,陈三金已经灌完了田,便准备在田埂上吃完饭回家。刚拿起筷子,他妻子诧异道:“这水车怎么还在动?”陈三金扭头看去,只见水车果然还在转,忙过去按住水车,水车才不动了,但试着转一下,水车竟然就这样一直转起来。看到这情形,陈三金心想,水车先前并没什么异样,唯一的不同就是装上了那根黑木条,难道蹊跷就是这根木条?

他将黑木条拔了下来,果然这回水车踩起来很是费力,而且停后就不会动了。陈三金喜出望外,心想这真是个宝贝,关照妻子谁也不要说,将这木条拔下来带回家,心想以后踩水车再也不用那么费力了。可是第二天便下了场透雨,旱情解除了,接下来几年,年年风调雨顺,而随着公社通了电,买了抽水机后连水车都拆了,这木条也就再没有用上。

转眼间到了上世纪70年代末,这时个体户解禁,陈三金心思很活络,便开始做服装生意。他缺乏资金,不舍得托运,便推了个大平板车走街串巷卖货。生意做得很红火,家里条件一下好了起来。但陈三金向来不壮实,推着上千斤的服装四处跑,常常累得精疲力竭。

陈三金舍不得雇车装运,何况他做的是些小巷子里的生意,汽车都开不进去。只是再这么干实在太累,突然他灵机一动,想起了那根木条来,这木条装在水车上只是稍稍一踩就会动,如果装到平板车上,说不定拉起来会省力很多。

他把这木条收藏得很好,便拿出来绑在了一根辐条上。本来也只是试试,没想到绑上后,这辆沉重的大板车拉起来非常轻。陈三金想这果然是个宝物。从这一天起,他进货时就可以比旁人多一倍,运到别处也比别人容易很多。

拉了两天,陈三金灵机一动,在大板车前面装了两个小轮子,这下子在平坦的地上拉一下,车子可以自己走很长一段才停下来,简直和一辆不用烧油的汽车没什么区别了。陈三金货装得多,运得又快,钱也一下子比以前多赚了一倍。他乐不可支,生意越做,劲头越大。

有一次,他又外出贩货,好几天没回来。本来这是常事,他妻子也没往心里去,可突然传来一个消息,说陈三金出事了,在邻县连人带车摔下了一个山崖。

邻县因为有群山围绕,交通十分不便,但衣服贩到那儿总有翻倍之利,陈三金定是想要赚到重利,自恃有这宝贝才发狠把大板车装满了上路。只是车上装了木条后虽然拉起来轻快,可下山却更难了。陈三金多半因为贪赶路程,下山时忘了将木条取下,加上天黑了,结果大板车冲下了悬崖。

山崖下尽是陡坡,荒无人烟,过了三天才被人发现,当时天热,尸体已经腐烂,是有人认得他的车子才知道是陈三金出了事。他妻子闻讯去收尸时,尸体已经被火化了,那辆大板车也摔成了破木片,找到的只有这半根黑木条。她心想,丈夫就是因为这个东西才送了命,便一直把它留在家里,现在听考古队说起才拿出来。

不息木传说是一种会自己动的树。王继鹏是第三代闽王王延钧之子,杀父后自立,为人穷奢极欲,极好享受。当时中学生挖出来的,说不定真是王继鹏用不息木做成的风扇。只是这种事全无科学道理可言,手动风扇唐代也已出现,而那根黑木条成了半截后也灵异全无,陈三金妻子所言也不过是一面之词,自然难以置信,被考古队付之一笑。

以上就是古代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古代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73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