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乡村民间鬼故事大全集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古代乡村民间鬼故事大全集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简短鬼故事、中国民间短篇鬼故事、北京鬼故事民间、潮汕真实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古代乡村民间鬼故事大全集第一篇-斗尸

明正德年间,陕西长安县有一个阴阳家(阴阳学是流行于战国末期到汉初的一种学派,以提倡阴阳五行学说为宗旨,包含了天文、历法、气象和地理学的知识,阴阳家则多出于方士,精通周易和术数。自魏晋以后,阴阳学就几乎失传了,只有其中的一支流传了下来,主要以五行卜筮为主,包括相术以及风水)名叫图五,此人年约三旬,相貌普通,但对五行之术颇为精通,占凶卜吉甚是灵验,选宅择墓也是一发而中,兼之会使一些奇门异术,在这十里八乡很有些名气。但他心术不正,不仅贪财好酒,而且心胸狭隘睚眦必报,所以住在附近的村民都不敢轻易得罪他。这方圆三十里之内只要哪家死了人,必须要出重资邀请他来,并提前备上一桌上好酒席让他享用,经他看过风水择好吉日之后才能顺利下葬。若是这家人不主动上门相请或者是怠慢了他,必然会有大祸临头,以至全家上下都不得安宁,所以这附近也没人敢得罪他的。

话说长安县以北十五里有个鲸鱼沟,此地山青水绿小桥流水,也是风景如画。这里住了几十户人家,大都以务农为生。其中一家农户姓杨,家资颇为丰厚,在村中也算得大户人家。杨家老头年已六十,老妻早亡,膝下唯有两儿,老大叫刚,老二叫名,年皆三十多岁,身体健壮孔武有力,都是当地的武举人。两人此时均已成家,一家人父慈子孝其乐融融,杨老头也能日日安坐高堂得享天伦之乐。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年冬天老头偶感风寒,没想到病情日渐加重,就此卧床不起,延医用药均无济于事,拖得半月便呜呼哀哉撒手西去了。他这一走一家人自是抢天哭地悲恸万分。哭毕之后两个儿子便商议请亲戚朋友来商量丧葬之事。其中有一个叫小三的亲戚对他们说道:“图五法力高强,这附近无人不晓,所以必须要请他来看过吉凶之后方能择日下葬啊。”两个儿子也都听说过此人,害怕不请他会惹来什么祸患,所以便点头同意了,彼此商量好让小三带着二十两银子登门相请。

好在这图五家离此并不甚远,只有三五里地。小三不长时间便来到他家找到图五,言辞卑谦的说明来意,并恭恭敬敬的拿出早已备好的银子好言相请,不料图五一见便鼻孔朝天双眼微闭,半天不发一言,让小三纳闷不已,不知他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殊不知图五最近觉得自己所住的房子有些破旧了,这几日正寻思着想将房子重新翻修一下,此时忽见杨家来请,知道这是一个殷实之家,于是便想狠狠的敲他一笔,如此翻修房屋所需花费就不是问题了。小三站立半响,见其满脸不悦之色,实不知他意下如何,便小心翼翼的询问于他,不料图五听他发问,心中更是不耐,当即挥一挥袍袖道:“我近日身体不适,需要在家好生休养,哪有这么多空闲时间,你还是回去吧。”小三听得此言,知他定是嫌钱少,可是自己又做不得主,无可奈何之下只好转身而回。

古代乡村民间鬼故事大全集第二篇-裁缝铺里来的小偷

那是约莫我太爷爷的时候的事。

那时候的扬州城!话说有位裁缝师父老李在城西街开了家店铺,平常的时候人来人往都挺热闹的。但是隔壁却有个棺材铺子,老李见了它总是觉得晦气。好在裁缝店的生意还不错,也就没想搬走。那一天下了整日的雨,来的客人不多,老李提早的关了铺门,便独个儿坐在台阶上发呆!

正想着心事之时,不远处的街角传来一阵阵的吆喝声,抬眼一瞧!原来是衙门的三两个差役正押着囚犯往这走来。老李见那犯人颓丧着脸,只是瞄了瞄他店的招牌,跟没魂似的,又继续被差役催赶着。直往城门走去。

是夜,雨仍未停。只听得隔璧的棺材铺子吱嘎吱嘎的响,扰得人直睡不安稳,躺在床上,老李想,若非是几年来自己积善修福,准给这怪声吓死!正蒙胧着,店门忽然的让人给拉开了。隐约之间缓缓的走进来个人来。

“该死的!来小偷了。”他想喊!却忽然觉得喉咙一紧。然后就半点声音也吭不出来。同时他的浑身上下也是不听使唤,就像被三包大米压着似的。

“霉运当头,真是中邪了!”老李睁大眼睛,就见那人双手到处乱摸,钱柜子给翻倒地上却是不拿,只是把他的生财工具给拿在手上,摇摇摆摆的晃出门去。挣扎之间,老李终於的爬下床。顾不得穿鞋,踉踉跄跄的来到了门外,却见街上空荡荡的只闻雨声!

第二天的大早,隔壁店家围了一群人议论纷纷。而那老板是沮丧着脸惊魂未定的嘟哝着!

“衙门什麽都不管……这麻烦事……折寿哪!”

只见棺材铺的老板双手紧紧地锁上门,头也不回的走了,只说是往对街找道士去。

棺材铺的老板老板走后,有几个胆儿大的年轻小伙子,则攀上门槛,偷偷的往门缝里望。只见屋里有囗棺材似乎还没盖上。

而可怜的老李昨晚吓得是一夜没睡,好不容易挨到五更才睡上一会。这会儿又给吵醒了,气呼呼的便起身往门外瞧打算看个究竟。

“你看,棺材铺八成是闹鬼啦!连黄袍道士都给请了来。”

“可不是吗!”

就在人群议论之时,打远处棺材铺的老板带着个道士向人群走来,然后两人一起进了店内,半晌没有动静,忽然间,外头传来了喊叫声。“老李!这里出了怪事,麻烦您过来看看哪!”老李听得是满脸惊慌,硬着头皮进了去,那知迎面便看见了道士手上拿着他的针线盒子。

“诶?这是我昨晚上遭小偷拿走的家伙,怎又会在您手上?!”老李问道。

而道士则用手指指棺材说道:“小心点,别吓着了!”

老李过去一看,只见棺材里有具尸体,而脖子上清清楚楚的一道线缝的接痕。

“这人是昨儿下午在城外被砍头的人犯。身首的异处的送了进来。我还没来及的请人。却已是变成了这个样!”棺材铺老板在旁边说道。

老李没敢答话,而额头上满是豆大的冷汗!!

古代乡村民间鬼故事大全集第三篇-乡村鬼事之闹洞房

我家在山西省一偏远的农村,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这话在我的印象里一点也不为过。

我自幼留守,和爷爷,小叔相依为命。爷爷是村里的仵作,靠帮村民料理白事营生。

仵作是本地方言,与偏南的端公,往北的先生,寓意相差不多。

那年我十岁,小叔将近奔三,却还没个家室。爷爷火急火燎,去外村买来一叫柳嫣的姑娘,给小叔做媳妇儿。

这柳嫣虽生的好看,但却是个傻子,因此小叔很是不悦,对其也是漠不关心,不闻不问。

谁知后来,正因小叔这态度,才将柳嫣置身地狱,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

这事儿得从小叔结婚那天说起。那日傍晚时分,我家屋里屋外张灯结彩,小叔和柳嫣在洞房被闹的满身狼狈。

我端着一盘喜烟站在门口,招待前来凑热闹的村民。

不多时,我们村出名的地痞,李中福在屋里大嚷,要求小叔趴柳嫣身上做一百个俯卧撑。他这话一出,在场的那些个男的,都跟着起哄。

闹洞房在我们这里,基本已成风俗,李中福的这点儿把戏,也属正常,我也就没怎么在意。

而小叔此时却是一脸淡漠,被众人催急了,他竟厌恶的瞪一眼柳嫣,让李中福替他做!

听到这话,屋内一片哗然,再看李中福一脸猥琐的奸笑,我隐约觉得不安,转身就跑去找爷爷。

刚跑几步,我才想起,爷爷正午时就喝的烂醉,此时应该还没酒醒,我心想,现在屋里长辈居多,这李中福胆再大,他也定不敢放肆。我长松口气,又折回新房。

刚进屋,我就见李中福将柳嫣压床上做着俯卧撑,而后者却面无表情,任凭其摆布。小叔在一旁脸色有些难看,但也没说什么。

没几分钟,李中福故意装作体力不支,直接躺在柳嫣身旁,明目张胆的揩油。

我那时虽然年仅十岁,但有些事还是懂的。走到小叔身旁,我瞪了一眼李中福,示意小叔出面制止。

而小叔却冷哼一声,把头扭到一边,装作啥也没看见。

李中福将这一幕尽收眼底,更加放肆起来,数次偷吻柳嫣的脖颈,时不时还做出一些猥琐的动作。

一百俯卧撑很快做完,李中福故意胳膊失劲,直接平趴在柳嫣瘦弱的身躯上,险些吻到后者红唇。

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上前撕扯着李中福的裤脚,让他快些下来。

李中福突然身躯一怔,接着神色惊恐的翻下床,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在场的所有人见状,愣是一头雾水。这时帮柳嫣整理衣服媒婆又一声尖叫,颤抖着声音,说柳嫣断气了!

我脑子顿时如遭雷击,回过神,急忙跑去爷爷的偏屋,我又推又喊,总算将他叫醒。

爷爷听我语无伦次的说完这事儿后,立刻清醒过来,脸色很是难看,也顾不得穿鞋,赤着脚跑去新房。

那时夜已经深了,村民都怕惹上麻烦,很快便散了,屋子里只剩下我,爷爷,还有小叔,还有已经死了的柳嫣。

“畜牲,给我跪下!”

爷爷紧蹙着眉头,一脸怒气,向小叔呵斥道。

小叔虽然平日里总忤逆爷爷的心意,但现在出了人命,他心里早就怕的要死,哪还敢不听,于是便跪在了床边。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怎么的,我突然感觉屋里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很多,“爷爷,现在可怎么办?”

我那时年纪还小,怕急了,便抓着爷爷的衣角不敢松开。

爷爷拨开我的手,走过去看了眼柳嫣的死相,才说道:“新婚夜死,双目不瞑,身穿红衣,脚踏绣鞋,又吸了阳气,必成厉鬼。”

爷爷说着,同时从口袋中掏出一瓶红色的粉末,然后在柳嫣的鼻孔,眼睛,嘴,耳朵,各倒了一些进去。

后来我才知道,这叫做朱砂镇阴煞,对还未成型,困在躯体里的厉鬼最为有用。

“你们快去把李中福找来,不然等子时一到,我们都活不了。”爷爷将瓷瓶收进口袋,郑重的说道。

我和小叔不敢怠慢,急忙转身就往李中福家跑去,等我俩赶到时,李中福正晕倒在地上,叫了半晌也醒不来,小叔只好将他一路背到了我家。

“柳嫣女娃,我实在没想到今天竟会出这种事,害你的人我找来了,怎么处理他随便你,只求你别伤害我儿子和小孙子。”

爷爷双手持三柱香,独自跪在床前,嘴里重复着念叨着这一句话,而我和小叔,则紧紧的靠在一起,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因为爷爷是仵作,经常和鬼怪打交道,我和小叔身为他的家人,自然也多少染有耳目。

不多时,突然屋里一阵狂风无根刮起,我下意识的用胳膊挡住眼睛,等风停下,我把胳膊拿开的时候,竟看见爷爷和小叔双双倒在地上,不知是生是死,而李中福的尸体则不知所踪,这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等我缓过神,急忙跑过去试探爷爷和小叔鼻吸的时候,只见床上的柳嫣慢慢的坐起,红唇微启,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看着我死,为什么……”

我吓得“啊”的惨叫了一声,却一下睁开眼,看见爷爷和小叔正站在我旁边,脸上挂满了关切与焦急。

“爷爷,小叔,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我毕竟还太小,猛的扑进爷爷的怀里就哭了起来。

爷爷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脸慈祥的说:“傻孩子,我们能有什么事,刚才那屋里突然刮了一阵风,等我们睁开眼,就看见你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这是不是梦,还是谁先晕倒的已经不重要了,我急忙问爷爷:“李中福呢,还有柳嫣小婶呢?”

爷爷看了看我,又叹了口气,说道:“柳嫣的尸体莫名其妙的不见了,还带走了李中福,但她没有阻止我把香拜完,说明她答应了,不会伤害你们。”

听到爷爷的话,我才松了口气,由于已经是半夜,我也困的不行,就回去睡觉了。

第二日一早,我小叔突然大叫一声,我被吵醒,也急忙爬起来跑出去看了一眼,这一看着实把我吓的半死,我爷爷竟然吊死在屋檐下,他脚下被蹬翻的板凳足以说明,他是自己上吊的。

但爷爷死后,我家就一直很平静,直到小叔老了,我有了家室,小叔才将那个隐藏了几十年的秘密告诉了我。

原来,爷爷当时用香拜柳嫣的时候,只是求着让柳嫣放过我和小叔,而没提他自己,因为他身为仵作很清楚,如果我家不死一人,柳嫣的冤气定不会消,所以他就牺牲了自己,换来了我和小叔的平安。

古代乡村民间鬼故事大全集第四篇-七彩水与趋死符

话说古时候的一个小镇里有个叫李二的人,他开了一家棺材铺,生意一向不错,镇上有人病死或老死后都会来他铺里买棺材。铺里一般都会停有七口棺材任人挑选,卖出几口,李二便赶紧再做几口补齐七口之数,从不多做或者少做。凭着铺里每月卖出的棺材所的,李二的生活过得虽说不上富裕,却也衣食无忧,逍遥自在,去年还娶上了媳妇,小日子也算是幸福美满了。

谁料不久镇上发生的一件事却打破了李二平静的生活。原来这些天,镇上人人都在传说着一件怪事,说几天前的一个晚上从天上落下了一块巨石,掉在了镇东边的一座小山上,小山都被砸塌了下去,成了一个巨坑,然后从坑底咕嘟咕嘟慢慢地冒出了七种色彩的水来,不久便盛满了巨坑,形成了一个七彩湖。镇里一个胆大好事的人就下去喝了一口这七彩之水,没想到他十年前去山上砍柴时不小心被柴刀砍掉的半截手指,竟然在一夜之间长了出来。这一下,一传十,十传百,没几天全镇人都知道了,便扶老携幼都赶去湖边喝那七彩之水,据说重病之人喝了百病皆祛,将死之人饮了起死回生。李二原本就不信这些神鬼邪说,直到他铺里三个月没卖出一口棺材,这才使他着急起来。那天他就去了镇东边寻看那传说中的七彩湖,到了那,果见硕大的圆形巨坑中蓄满了七彩水,在太阳的照耀下,波光粼粼,五彩斑斓。湖边的花草树木长势异常青翠茁壮,徜徉其间的飞禽走兽也十分悠闲乖顺,一看便知此处与别处不同。人们则络绎不绝地从镇里赶到湖边,壶装桶挑着,将七彩之水运回家中囤积起来,生怕哪一日这水就被舀尽了。李二的媳妇见了也下去捧喝了一口七彩水,回头呼唤李二也下去喝些,李二怒斥道:“你就知道喝,有什么好喝的,喝了又能怎么样,这样下去,我们就算不病死、老死,也会被饿死!”

回来之后李二就一直愁眉不展,看着日日卖不出去的棺材,却又无计可施。又半年过去了,这段时间仍然无人来铺里买走一口棺材,镇里人都因为喝了七彩水之后,人人百病不生,益寿延年,再没听说过谁家死过人,镇里人口还暴增了不少。所谓坐吃山空,李二本来之前的积蓄就不多,这一下生活越发拮据起来。终于一日李二的媳妇忍无可忍,跟李二吵了一架,骂他是个窝囊废,无用的男人,连自己的媳妇都养不起,棺材卖不出去就留着自己用吧,第二天便收拾衣物离开了李二。被骂的狗血淋头的李二没有挽留他媳妇,也没有功夫去挽留,他自己都快是要饿死的人了,原本他是抱着两人有难同当,死也死一块的想法,奈何终还是逃不出“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的预言。李二想,走了也好,便把原来计划给媳妇日常用度的那份积蓄拿了出来,去外面请了一尊阎王神像回来供奉着,天天烧纸进香,磕头许愿,希冀着哪一天阎王显灵,助他生意兴隆起来,度过难关。可是又三个月过去,李二的棺材依然无人问津,为了生存他变卖了所有家当,最后只剩下了阎王神像和他那七口卖不出去的棺材。那晚无米下锅的李二在阎王神像前号啕大哭,哭他的悲惨无助,哭他的命运不济,最后渐渐体力不支,哭昏在了神龛桌上。

古代乡村民间鬼故事大全集第五篇-博物馆里的古尸

老刘头是个地地道道的乡下人,他家祖祖辈辈都是生活在大山里,原本老刘头也会像他的祖宗们那样,守着大山和自己家那一亩三分地老老实实的过上一辈子,可是最近这几年山里外出打工的小伙子越来越多,而且逢个过年过节的都会往家里邮一些新奇的玩意,羡慕人呐。老刘头看的是直心痒痒,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用土话来讲就是蔫淘儿,看着是挺老实的,其实背地里捅咕。所以,没多久他就丢下祖上留下来的土地与规矩带着几件衣服踏上了外出打工的旅程。

老刘头如今已经五十开外了,但是也许是大山里养人,身体还算是很健朗。可话又说回来,像什么施工队啊,搬运工啊之类的到底还是做不来的。可老刘头人缘还算不错的,到城市里东溜西逛的也不知怎么着就联系到了在这个城里打工的同村二溜子,要说这二溜子如今可不得了,他在城市里的一个博物馆当保安队长,那家伙头发油光锃亮,扎着个领带,大皮鞋当当的,弄个联络器成天在博物馆里面溜来溜去的,没事就会炫耀一下他新买的手机,人五人六的。不过人还算是好的,见到老刘头后这个热情劲啊,刘叔,刘叔的叫的直欢。听说老刘头要找工作,二话不说拍拍自己的胸脯:“包在我身上了。你侄子没啥大能耐,但是这点事情还是能办到的。”

所以没过多久,老刘头就穿上了博物馆保安的一身鲜亮的行头,这衣服一新,人立马也就精神了不少,往那人前一站谁也说不出个不好来。而二溜子也乐了:“我说刘叔你这是天生的当保安的料啊。”

而老刘头挺乐呵儿的,白天就拿个联络器四处在各个儿地晃,而晚上则拎着个聚光手电在博物馆里面溜达。

要说老刘头工作的这个博物馆,在附近的城市里还算是小有名气的,别的希奇玩意儿没有,就有一样――也就是所谓的镇馆之宝,那是一具尸体,有着七百多年历史的完整古尸,它的重要性之类的老刘头不懂,只是知道这东西非常值钱,虽然他也不明白一个尸体为什么会值钱。而老刘头见过那具尸体,在进馆的第一天,二溜子带他到处熟悉环境的时候还特意带他来看过,古尸躺在玻璃棺材里,长的是那叫一个难看啊!可是二溜子却挺骄傲的,指着那古尸说:“刘叔,就这玩意值老鼻子钱了。”而老刘头则摇摇脑袋,不明白这城里人的古怪想法,不过他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想跟这具古尸待在一起的,忒渗人了。如果是白天还好说,人来人往的而且又不是他的地儿,所以基本上不用来过,但是等到了晚上尤其是轮到他值班的时候,老刘头这心里就直犯嘀咕。拎着手电跟做贼似的在停放古尸的大殿里面溜过去,决计不会去多看那古尸一眼。为此他还特意去附近的关帝庙求了个护身符回来,整日里的戴在身上。

以上就是古代乡村民间鬼故事大全集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古代乡村民间鬼故事大全集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80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