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自民间的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取自民间的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故事会酒鬼故事、民间短片鬼故事、鬼故事短篇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大全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取自民间的鬼故事第一篇-不找替身的鬼

过去,璜泾一带出产的马铃瓜,又甜又脆,一个响雷就会拿它震开。偷瓜畜同田老鼠特别喜欢偷吃马铃瓜,一到夜,瓜田里全是它们的世界。所以夜里非看瓜不可!

有个张阿大,种了三亩瓜,瓜熟辰光,就在瓜田边搭个棚,夜夜看瓜。有一夜,月光蛮亮,瓜田里无啥动静。他老酒呷呷,酱瓜嚼嚼,倒蛮乐惠。忽然听到旁边河浜里有水声,他回头一看,只见水里钻出一个白面书生。他就对书生讲:“你这位先生,汰冷水浴怎么汰到深更半夜?快点爬上来喝口酒,不然要生毛病了。”书生听他这样一讲,就爬上岸来,拿一袋螺蛳往边头一放,陪张阿大吃起了老酒。

他们一边喝,一边谈,三盅老酒一吃,彼此已经蛮热乎。书生突然问:“阿大,你夜夜在荒郊野地看瓜,怕鬼吗?”张阿大回答:“勿怕。”“为啥勿怕?”“他在阴间,我在阳间,井水不犯河水,为啥要怕?”书生又问:“你阿晓得我是人还是鬼?”张阿大笑了起来:“先生不要开玩笑,你当然是人!”“不!我是鬼,落水鬼。是三年前在这里落水淹死的。现在,阎王罚我在这里摸螺蛳,每日摸三斗三升,摸满三年方始可以讨替身。不过你勿要怕,我勿是来难为你的。倘若你愿意,我们轧个朋友,你看如何?”张阿大以为书生在寻他的开心,一口答应。书生立起身来说:“既然这样,我要走了,明朝再来看你。”说完,走到河边,往河里一跳,勿见了。

张阿大心里倒有些怕了,不过闲话已经讲出口,想改口也已经晚了。到第二天晚上,书生又从水里钻出来,张阿大只好硬着头皮陪书生吃老酒。就这样,两个人足足轧了半个月朋友。这一夜,书生对张阿大讲:“我三年螺蛳摸满,明朝就要讨替身了。”阿大问:“你在啥地方讨替身?”书生讲:“就在我淹死的地方,前面石桥旁边,将有人淹死在那里。是啥人,我也不晓得。”

到了第二天,张阿大一个人老早就来到石桥边。果然,只看见一个小伙子刚走上桥面,身体一晃,就跌到了河里。张阿大认出是邻村的王孝子,就跳到河里拿王孝子救了起来。

这天夜里,书生见张阿大,怪张阿大阻拦他讨替身,害他还要摸三年螺蛳。张阿大讲:“你勿能怪我,这是位孝子。上有瞎子老娘,下有三岁小囡。他一死,叫一老一小怎么办?既然害你还要摸三年螺蛳,我就天天来陪你。”书生听他讲得有道理,蛮高兴,说:“有你朋友这句话,我就再摸三年螺蛳,再吃三年苦。”

这桩事传到了玉皇大帝的耳朵里,玉皇大帝称赞书生舍生取义,是个仁人君子,就下一道御旨,委派书生做本城的司命判官。这一日夜里,书生来辞行,对张阿大讲;“我有这一日,全亏得你成今后一定要报答你。”张阿大讲:“我勿巴望你报答,只想请你做桩事,地面上有几个凶人,像收租的二爷,衙门的当差,他们穷凶极恶,敲诈勒索,穷人吃足了他们的苦头,请你拿他们统统捉到阴曹地府,打入十八层地狱。”书生一口答应,二个人就这样分手。

接下来,张阿大果然看见一些作恶多端的人一个个暴病死掉,心里交关快话。勿晓得一日夜里,书生来对他讲:“我的判官职务已经被阎王革掉了。”张阿大问为了啥。书生讲:“这些恶鬼,家里化了勿少钱财,请和尚道士念经做佛事,给阎王送厚礼。阎王收了贿赂,就说我草菅人命,革掉了我的司命判官之职,现在又要来和你轧朋友了。”张阿大讲:“吾一看阎王这只面孔,就知道他勿是好东西,同阴间的恶鬼全是一路货色。还是我们两个穷人苦鬼轧个好朋友吧!”

异文从前有老公俩种瓜,老头姓戴,每年五六月份瓜上市,老戴白天卖瓜总要买些酒回来喝。

取自民间的鬼故事第二篇-书生夜遇妖狐

宋时,越州有少年周安,于会稽山中拾草结庐,苦读诗书。会稽山,钟灵奇秀,而那草庐也是结于一处小潭之畔,竹林环伺左右,背山望水,景色甚是雅致。三年光阴下来,这周安只觉得心念通达,身魂圆融,竟然似有化仙之感!

一晚,周安正于草庐外对月寓怀,忽然见有三五佳人自翠竹林内款款而出,径直来到了自己面前。

“半岚秋影云拖地,

一夜书声月在天!

公子真个是好兴致,好才情啊!”为首的一位白衣佳人,开口赞道。

“读书不觉夜已深,

一寸光阴一寸金。

若非引来仙子笑,

孔礼周情尚追寻。

哈哈、哈哈、几位姑娘见笑了……”

周安这三年的苦读,可并非是一味地嚼书,而是于其中悟得了许多的天地至理,如今也算的略通神玄。这几位女子刚一出现,他便觉察到了几人的异常之处!

“公子才情绝艳,出口即成文章,堪称当世奇才!妾身与小妹几人慕名而来,不知是否唐突了公子?”

“无妨,小生于此地静修三载,平日里且无人已对,今夜能得几位姑娘芳驾至此,实属人生一大幸事!”周安笑着言道。

“公子莫非不想问我姐妹是何方人士?又是因何到此?”那白衣女子见周安神色淡然,脸上且无常人应有的那种惊喜之色,于是便好奇的问道。

“几位姑娘天之国色,衣袂飘飘,若非是那仙子临凡,便是这山中精怪化形。周安一介落魄书生,又怎么敢口出妄言?”

“咯咯,你这人还真是有趣!”

“姑娘谬赞了。”

“咯咯,那公子且猜猜我姐妹几人,是那九天仙子还是这山中的精怪呢?”这时,一位红裙女子笑吟吟的问道。

“头变云鬓面变妆,

蓬尾化作大红裳。

徐徐行至荒村路,

见的生人巧搭腔。

轻启朱唇索命符,

娇羞一笑迷魂汤。

假色惑人犹若是,

定叫良人断肝肠!

小生以为姑娘当是这山中的狐妖,不知然否?”周安依旧是笑着答道。

“你!你这人好没道理!”红衣姑娘闻听周安之言,似乎有些懊恼。

“妹妹切莫动怒,周公子已是通玄之人,能看出我等来历也并不奇怪。只是公子既知我等真身,为何却不畏惧?”白衣女子言道。

“万物有灵,人为尊长,小生何惧之有?”

“公子就不怕被我等做了血食?”

“周安有圣贤护佑,不日便可羽化而去,又岂会惧怕几只山中野狐?”

“你……妾身几人夤夜前来,其实只是相邀公子与我等一同參习仙法,共享长生的。况且若公子愿意,我姐妹几人甘愿与公子为妾,永世侍奉左右……”说着,白衣女子似有了一丝娇羞之意。

“姑娘此言差已,岂不知道不同不相为谋?周安知书识理,心志坚如磐石,无论日后是否得成大道,都断然不会与你等为伍!”

“这……”白衣女子见周安不为所动,顿时便没了言语。

“小生见几位姑娘言行举止,并非大奸大恶之辈,故有一言相赠,不知几位姑娘可愿听否?”

“周公子请讲,妾身等聆听教诲。”

“半岚池水一鉴开,

月照独影自徘徊。

修得心性随风去,

方有仙音九天来!

天生万物,各行其道!欲想夺其造化,脱去凡胎,必要循规蹈矩,从善如流。日后你等当敬先贤圣训,多积善举,方可达成所愿!”言罢,周安不再与几人相谈,而是静坐于一青石之上,复读圣人礼典。

那几位妖狐幻化的女子则是若有所思,若有所悟。良久之后,纷纷上前对他款款施礼,随后这才转身入山中而去……

取自民间的鬼故事第三篇-偷寿奇事

乾隆年间,沈一鹤在湘南耒阳任县令时,曾遇到了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有一天,一个在大街上偷窃银钱的小偷被人扭送到了县衙大堂。正在堂上办理公务的沈一鹤一见小偷,就觉得眼熟,却一时说不出他的姓名,便问:“堂下所跪何人?”

小偷哆哆嗦嗦地说:“老爷,我叫黄金虎,东乡人。”

沈一鹤一听,不由吃了一惊,难怪觉得他面熟,原来是黄金虎呀!黄金虎这个人他认识,一个月前因偷窃别人的母鸡被人扭送到县衙,挨过杖刑。可此时跪在大堂上的黄金虎分明老了不少,满脸的皱纹,连头发和胡须都是花白的。

沈一鹤皱着眉头,斥道:“胡说!黄金虎我见过,一个月前还在这里挨过杖刑,你分明不是他,你是他父亲吧!”

黄金虎趴在地上磕了个头,说:“老爷,我真的就是黄金虎呀!一个月前挨杖刑的就是我,小人不敢说半句谎言。”

这时,旁边的几个衙役也七嘴八舌地说:“老爷,这人真是黄金虎,只是没想到他会老得这么快……”

沈一鹤听大家这么一说,大感惊奇,他万没想到一个人仅仅才过了一个月的时间,竟会一下子变得如此苍老。一个月前,黄金虎还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可现在少说也有六十岁了。这是怎么回事?

沈一鹤好奇他迅速衰老的原因,决定先不问他偷窃之事。沈一鹤走过去,细细对他打量了一番,问:“黄金虎,你是不是患了早衰症?”

黄金虎说:“我身体一直很好,我也不知是什么原由,最近一段时间一下子就老了几十岁。我本是个二十岁的小伙子,现在小孩子都喊我老太爷了。”堂上的人听了,都哄笑起来。

沈一鹤没笑,他围着黄金虎慢慢转了一圈,发现黄金虎身上穿的居然是一套崭新的衣服,就问:“黄金虎,你要跟我说实话,也许我能解开你身上这个谜。你告诉我,你现下手头是不是很宽裕?”

黄金虎点了点头,说:“是的,老爷。最近我偷得比较顺手,不但把自己的伙食改善了,还给自己做了几套新衣服。”

沈一鹤奇怪地问:“既然偷得顺手,为何又会被抓?”

黄金虎有些困惑地说:“我也纳闷。这一个月来我几次遇到一个老汉,我偷他的银钱一次也没被抓过,可今天刚刚偷别人的钱就被抓了。”

沈一鹤眼睛一亮,说:“你且说说你是如何偷那个老汉钱的。”

“好。”黄金虎点点头,便一五一十说了起来。鬼大爷鬼故事。

一个月前,黄金虎在集市上晃荡时,看到一个老汉卖了两只小猪仔,把银钱放进了怀里,便不声不响跟了上去。然后故意把老汉撞倒在地,趁扶老汉起来时,把他怀里的碎银偷到了手。老汉浑然不觉。黄金虎轻易偷得了老汉卖猪仔的一两碎银。第二天,黄金虎在街头又看到了这个老汉,他刚从一家钱庄里出来。黄金虎断定老汉身上有货,忙尾随上去,果然又顺利偷到了十两银子。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黄金虎断断续续从这个老汉身上偷了四十两银子,老汉一直没有察觉。也就是从那时起,黄金虎发觉自己的身体有了明显变化,一天比一天衰老。他虽然很纳闷,却也没当一回事,反而认为自己的偷技大有长进,今天便放手去偷另外一个人的银子,不料被人当场抓住,送进了县衙。

听到这里,沈一鹤捋了捋胡须,沉思了一会儿,说:“黄金虎,你衰老的原因我知道了,你是被人偷了寿。”

黄金虎惊愕地问:“偷寿?老爷咋知道?”

“因为我的家乡就有会这种法术的人。”沈一鹤说,“其实这个老汉才是一个最高明的小偷。他的阳寿已经不多,所以就找上了你,故意让你从他身上得到甜头,而你从他那儿偷钱的一瞬间,你的寿命也被他拿走了。因为你专注偷别人的时候,是顾不上留心自己身上的东西的。”

黄金虎听了,脸色大变,急切地问:“那我究竟被这个老汉偷了多少年寿呢?”

沈一鹤说:“一两银子一年寿,你自己算吧!”

黄金虎低头一算,不由惊叫道:“天哪!我偷了他四十两银子,他就拿走我四十年阳寿。这人未必也太损了,难怪我会苍老得这么快。”

沈一鹤缓缓说道:“偷寿,就是拿别人的寿命转到自己身上,是一种非常败德的法术,所以流传不广。”

黄金虎哭着说:“请老爷为我做主,抓住这个老汉,还我四十年阳寿呀!”

沈一鹤点点头,说:“这个老汉太缺德了,本县为你做主,即刻捉拿他。”

说完,沈一鹤便指示几个衙役跟随黄金虎去大街上寻找这个老汉,务必把他捉拿回来。可老汉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怎么也找不到。

从这以后,黄金虎天天在大街上转,却再也找不到那个老汉了。黄金虎一天比一天衰老,最后郁郁而终。

十年后,沈一鹤告老还乡,回到了千里之外的家乡。

一天,沈一鹤带着厚礼来到半山腰一个道观,拜访一位精神矍铄的老道。闲谈中,聊起了当年这件偷寿奇案。沈一鹤问:“道长,你知不知道当年是何人到我的辖区去偷寿的?”

老道叹口气,说:“是我那不争气的三弟。当年他云游到你那里,阳寿将尽,就盯住了一个有劣迹的小偷,擅自施法偷了小偷四十年阳寿。我知道后,当即收了他的法术,并狠狠地惩罚了他,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施不了法了。”

沈一鹤说:“道长能否把这个法术教给我?”

老道摇摇头,说:“这个法术不能再传了,如果被心术不正之人学去,将害人不浅。”

沈一鹤着脸说:“道长,我和你三弟不一样,我学会之后,绝不会滥施的。”

老道乜斜了他一眼,说:“其实,你和我三弟差不多,也是心术不正之人。若不然,你告老还乡之时,那么多的金银财宝又是怎么来的?”

沈一鹤听了,脸不由红一阵白一阵,低着头下了山。

取自民间的鬼故事第四篇-王八背锅记

民间传闻,之前王八身材滑溜溜如蛇一般,是没有背上的龟壳的,只是后来王八遭到一个叫王霸的人捉弄,替他背了黑锅才成为现在这个样子的。各位看官,欲知详情,且听我慢慢道来。

话说大禹治水之后,人们生活日渐富裕,天下歌舞升平,一派喜气洋洋。可在扬州辖内却出现了一个恶霸,此人相貌伟岸,隆鼻广颡,端的是光风霁月仙人出尘。然而他却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为人阴险狡诈,所做之恶行罄竹难书,倾海难洗。

起初人们并不知晓王霸的本性,观其举止得体,容貌俊伟,言谈合宜,便举荐为一县之长。上任之初,王霸也算尽心尽力,为百姓谋了不少福祉,百姓对王霸爱戴有加,赞誉不止。

时间久了,王霸的本性开始暴露出来了。他派人从黄河的源头捉到了一只王八,身巨体大,不知存活了多少年。当然那时的王八还没有龟壳,身上滑溜溜的,宛若长了四足的蛇。王霸对百姓们宣称,这个王八绝非凡间之物,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只要百姓们出钱供养,为王八建一通天厅,便可保佑此地风调雨顺。

古时民风淳朴,智力尚未开化,再加上王霸巧舌如簧,百姓们自然一万个信服,各家各户有钱出钱,有物捐物,生怕得罪了王八大神。

王霸趁此捞了千万金,看着破败的衙门,又开始兴师动众地大兴土木,建造雕梁画栋般的居所。天下天平未有多久,百姓又哪里有那么多钱财供王霸挥霍?

王霸豢养一帮跟班打手,若那家那户不按他的意思办事,就拆屋打人,更有甚者,王霸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搞得如土皇帝一般。

百姓们忍受不了王霸的暴行,又苦无门路,可以制裁王霸,还世道一个清平。

百姓们走投无路,只好背井离乡,拖儿带女,流离失所,好不凄惨。当真是怨声载道,直达天庭。

女蜗娘娘闻得民间疾苦之声,就派手下大神玄武到人间惩恶扬善,主持正义。

玄武大神乃是形如龟蛇合抱的灵物。当他下凡到人间,听到百姓诉说王霸的恶行,真个气得七窍生烟,怒不可遏。

你道是如何?原来王八蛇身龟足,乃是玄武大神的后代,就如龙生九子各有不同。百姓们人多嘴杂,诉说不清,害得玄武大神以为是自己的后代王八搞鬼,惹得天怒人怨,他哪里不会生气。

登时玄武大神飞向了通天厅,看到那王八正在通天厅内的水池之中优哉游哉,闭目晒太阳,好一副舒服的模样。火气直冒,玄武大神哪里听得王八的辩解,直接掏出黑黝黝如锅一般的法宝罩住了王八。王八整个身体被罩在黑锅,缩成一团,口不能言,足不能伸,好不难受,急得全身冒汗。

玄武大神抓起黑锅连带王八一起到天庭女蜗娘娘处复命。

女蜗娘娘神通广大,自然知晓这王八是替王霸背了黑锅,就把详细告诉了玄武。玄武后悔不迭,不该急躁行事,险些铸成大错。

玄武忙把黑锅掀开,奈何王八当时流汗把整个身体都黏在了黑锅上,无法打开。

玄武眼巴巴地望向女蜗娘娘,寻求帮助。女蜗娘娘无奈地笑了,说道:“也是这王八的孽帐,本宫也无法替他打开黑锅。只能为他开出六洞,方便他漏头缩尾,伸张四足。”

女蜗娘娘灵犀一点,黑锅开出六洞,王八趁机露出头尾,伸出四足,模样滑稽,可笑至极。

王八自然不敢把怒气撒到老祖宗玄武身上,就自告奋勇,去下界惩治王霸。

再说那王霸看到玄武大神一锅把王八罩住,抓到天上,暗想妙计成功,从此便可高枕无忧。

却不曾想,王八把整个身体锁在黑锅之中,从天而降,落在了王霸面前。王霸甚为惊奇,这是何种玩意?便蹲下身伸手抚摸黑锅。说时迟,那时快,王八伸出头咬住了王霸的手指,任王霸如何甩打就是不松口。

王霸被王八咬住了手指,再也不敢去鱼肉百姓,做坏事了。然而王八恼恨王霸害它背了黑锅,再也不撒口。这也是甲鱼咬人不撒口的由来。(完)

取自民间的鬼故事第五篇-礼堂诡事

三十年,如果有另一个方式活下去,那我一定不会选择去那个地方,那个礼堂就是我的噩梦,至今回想,我依旧战栗不已。

我的名讳不提也罢,这个故事,要从三十年前我在一家礼堂做看门人说起。

那间礼堂很有些年头,据说是抗日时期,日本人为了建设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圈”而开设的武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在文革时期被毁掉。后来国内因为发展的需要,就把武馆改成了公社,后来又改成了礼堂,一直沿用至今。

礼堂是典型的日系建筑风格,虽然装修的不是特别繁华,但却给人一种古香古色的感觉,很有一种历史的积淀感。礼堂的内部空间还算是大的,一次可以容纳三四百人,一般这里有个聚会什么的都会到这里来。

本来相安无事,但后来经历的事情却让我一生都无法忘怀,因为我不知道如何称呼那个故事,或许是战火纷飞时期的真实写照,那里有罪恶,有真情。

第一夜

刚刚高中毕业的我,没有任何的长处,经过朋友的介绍,勉强找到了一家礼堂看门人的工作。

第一天,我到礼堂报道,交班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看样子像是一个老革命,因为我见他的时候他还穿着抗日年代的军装,头上戴的是一顶破烂不堪的军帽。他姓李,所以我叫他李老头。

这个礼堂的位置相当偏僻,据说以前曾是当地官员的府邸,后来被一把大火烧毁。

夕阳的光辉映衬着这礼堂,橘黄色的光线让我浑身温暖。李老头坐在门前抽烟,见了我,第一句话就是:“你信不信有鬼?”

烟雾弥漫,白色的气体随着微风围绕在李老头周边,让他有种迷幻的感觉,我看着他,有种莫名的心悸。

他的问话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世界这么大,谁知道有没有鬼呢?

“我不知道。”

李老头只是笑了笑,一只手摸了摸他头上的军帽说道:“自己小心吧。”

我没有回话,心想这李老头肯定在开玩笑,现在是社会主义国家,哪里来的鬼魂呢?况且什么牛鬼蛇神的不都在文革时期被捣毁了吗?

李老头看着远处即将降临的夜幕,眼神中略带沧桑,他摇了摇头,身上的军装也跟着抖动。

夜晚总是来的这么快,黑暗前的黄昏是橘黄色的,暖暖的照在身上,很舒服。

我拿着手电,就坐在礼堂的门口。

这个礼堂周围的居民不是很多,估计是因为地处比较偏远,人都不愿来这里,只是在聚会的时候才会有些人气。

我定定的坐着,眼睛看着远处寂静的黑夜,古老的钟滴答滴答的走着,昏暗的礼堂内透露出一种说不出的气氛,我仿佛看得到这里面有人在走动,又像是在争吵。

我甩了甩脑袋,不知道是因为疲倦还是眼花,那浓浓的黑暗中总是让我感觉到不安。

我拿起手电,起身巡逻。

刚走到一个小房间,我突然感觉耳边有一阵热风,其中还掺杂了几句听不懂的话语。

我心里一惊,全身的动作都停止了,手上猛的把手电关上,一个人僵在原地不敢动弹。

那股热气就在我的耳边,凭直觉,我知道一定有个活物在我身边,而且距离很近。我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将头转了过去,手中的手电也不觉握得更紧。

等待是痛苦的,尤其是这种未知的等待,我不知道身后会是什么,难道真的如李老头所说,这里有鬼吗?

人对未知的世界,总是恐惧的,而恐惧就幻化出了鬼魂。

我转过头,耳边的热气突然消失了,身后是一片看不到边的黑暗。

手电被我打开,昏黄的光线照亮了一方天地。

什么都没有,还是白天的礼堂。

晚上的礼堂和白天形成鲜明的对比,如果说一个是古香古色的博物馆,那另外一个就是阴森恐怖的未知世界。或许李老头问我信不信有鬼,是想试试我的胆量,因为这里的夜晚确实有点骇人。

手电筒的光线已经没有一开始的明亮了,它所能照亮的也只是一片小小的空间。我拿着它,把所有的房间打开来查看。

这里的小房间还是原始的,据说一开始建成就没修改过,典型的日系建筑,地板上铺的还是塌塌米。每间房门外都挂着写有号码的牌子,从一到二十。房门外摆着四把橘黄色的椅子,在昏黄的灯光照耀下,闪烁着神秘的光芒,就像是有一个隐形的人坐在上面,一双毫无生机的眼睛看着我,让我浑身颤抖。

以上就是取自民间的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取自民间的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85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