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平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南平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全集下载、唐朝民间鬼故事、灵异故事吧民间短篇鬼故事大全、民间鬼故事大全小说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南平民间鬼故事第一篇-乡村异事之村里闹鬼

七十年代初期的一天中午,天气有些炎热,坐落在白马山下的一个小村庄,与往常有些不一样。

“听说了吗,村里又闹鬼了。”根生端着饭碗来到宝叔家,一边吃饭,一边闲聊起来。

“谁看见了?”宝叔忙接上问。

根生在小凳子上坐下,扒了口饭咽下,继续说:“是小林子昨晚看见僵死鬼冬梅了,他被吓得东躲西藏,今天就疯了。”

“啊!冬梅这丫头死的冤枉,可也不能害村里无辜的人啊。”宝婶痛心的议论起来。

“根生,来添点菜。”宝叔说着便夹起一筷子菜往根生碗里放。

“谢宝叔!”根生一面接住宝叔的菜,一面继续着:“今天小林子家请了‘马家’来上马,那上马的人说是冬梅来了,她要让村里人全都变成疯子,是要报复我们村呢。”

“别听马家瞎说,冬梅是个好姑娘,她哪里有这样恶毒心肠?”宝叔有些听不下去了。

“宝叔,你还别不信,你看自从冬梅死后埋在我们村头的小树林里,村里就没太平过,村里已经疯了三四人了,林子已经是第五个了,他们疯之前都说看见冬梅来找他。”根生越说越离谱了,把自己都吓得毛骨悚然起来,他不时的四下张望着。

“我真的就不信,一定要把这个事情向公社反应一下,不然全村人都会惊慌失措的,这可不是件小事啊。”宝叔急忙把碗里的饭扒干净,放下碗筷,就直奔公社去了。

根生说的冬梅就是两年前父母包办婚姻嫁入这里的一个姑娘,冬梅婚后并不幸福,夫妻两经常吵闹,就在一年前夏天的一个旁晚,小夫妻吃着晚饭又开始吵架了,冬梅一气之下就拖着七八个月的身孕往娘家跑,她的丈夫追出家门,不知过了多久,家人发现小两口还没有回来,就去村口寻找,他们发现村头刚刚插入地里的秧苗倒了一片,田旁的小水塘边有一只失落的鞋子,家人意识到情况不妙,就赶紧呼喊村民们帮忙寻找,大家在水塘里打捞起两具尸体,正是这小两口。

村民们都同情这一家人的不幸,更为冬梅腹中还未出生的婴儿感到惋惜,大家都说是冬梅的丈夫把冬梅按在水塘里淹死后,自己也投河自尽了。所以,大家都说冬梅是冤死的。家人把这小两口用棺材装上,就埋在村头的小树林里。

没过多久,村里开始有人嘴里说着胡话,然后就疯疯癫癫,并且这些疯癫的人都有一个相同点,那就是说胡话时,感觉是在和冬梅对话。这时,村里就有人开始传言:“冬梅变成僵尸鬼了。”这个传言越传越离谱,小村整天被传言所湮没了,每到晚上,村民们就不敢出门,各自在家中,也不敢有人串门了。

宝叔今天又听到这样的传言,身为生产队长的他,感觉有责任和义务把这个事给澄清,于是,他就去公社请求帮助。

当公社书记听了宝叔的汇报,当即决定把棺木打开,他们清楚地知道,只有把棺木里的尸体焚烧了,才能彻底打消村民们心中的疑惑,于是,由公社书记主持的一场挖墓行动开始了。

打开坟墓,呈现在村民们眼前的是两具完好的尸体,现场就有人吓得乱跑,大家窃窃私语道:

“你看,这大夏天的快一年了,尸体竟然还好好的,这不正是僵尸吗?”

“是啊,这衣服还是崭新的,据说,僵尸鬼一到晚上就出来吃人。”

这时,公社书记发话了:“将尸体抬到空地上焚烧了”。

没多会儿,两具尸体就成了几根白骨,书记对着村民说:“大家可以放心了,尸体不存在了,其实,僵尸鬼是不存在的,世上哪有什么僵尸鬼,只是你们的封建意识在作怪,请大家不要再请马家了,那是搞封建迷信,有谁再搞什么封建迷信活动,我们就要出来管管了。”

这时,宝叔见村民们还有些懵懂的样子,就补充说:“大家鼓掌。”说完,自己带头鼓掌起来,村民们也跟着鼓起掌来。

宝叔又接着说:“其实,我就没信过什么僵尸鬼,村里的人疯癫了,是因为他们的封建意识给自己吓坏的,大家不要相信那一套,有病的就赶快去医院治病吧,不然落个病根就不好了。”

村民们这才有些恍然大悟,交头接耳起来:

“是啊,哪有僵尸鬼呀,那都是自己吓唬自己,把自己给吓疯癫了。”

“嗯,对呀,大家赶快帮忙把这些人送医院去治疗吧。”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那些疯癫的人都痊愈出院了。

一场关于僵尸鬼的传说就这么平息了。从此,村里再也没有人得疯癫病了。这也许就是那个年代所特有的处理方式吧。

南平民间鬼故事第二篇-平静的山岭

手工艺艺人鲁泰政擅长烧制黑陶,他烧制的一套梁山一百零八将,与真人一般大小,栩栩如生,如黑旋风李逵,手持一对板斧,怒目圆睁,就像真的要出去砍杀贪官污吏似的;那及时雨宋江,则手持一个书卷,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但凡见过这套水浒人物的人,无不被鲁泰政的高超技艺所折服。

前几年附近地区有一个制陶大师,听说了鲁泰政的名声,不服气,长途跋涉前来找鲁泰政挑战,他还带来了数件自己的得意之作,岂料一看到鲁泰政的水浒系列人物,当即就把自己的作品摔了个粉碎,叩头就喊鲁泰政师傅。

这天,鲁泰政去朋友家做客,喝完酒之后,两个人喝着茶水聊着天,不知不觉,天色已晚,朋友挽留他住下,他因为惦记家中的老娘,就谢绝了朋友的好意,步行着往家里走去。

走大路太远,要三个小时,鲁泰政决定走小路,虽然那小路泥泞难行,但是至少要近一半的路程。

走小路要经过一个土岭,那座岭叫大炮台,据说明朝中叶,倭寇从海上来,一路上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当地守军在当地百姓的协助下,在这里安置土炮,抗击倭寇,击退了倭寇的数次进攻。后来,狡猾的倭寇翻过附近的一座大山,绕到炮台后面,突然发动袭击,守卫炮台的三百名守军与两百名当地百姓猝不及防,与倭寇发生了白刃战。那次战斗我方伤亡惨重,除了五十几人突围之外,别的人全部被杀,血流成河。打那以后,经过大炮台的人经常会听到炮声隆隆、人喊马嘶的声音,胆子小的人晚上根本不敢翻越大炮台。

鲁泰政胆子奇大,这辈子又没做过亏心事,所以也不怕什么鬼呀神呀的,他一路疾走,来到了大炮台,稍作休息,就开始翻越。

鲁泰政到了大炮台的顶部,忽然平地刮起一阵风,风过后来了一阵浓雾,大炮台很快就被大雾所笼罩,伸手不见五指,鲁泰政只得摸索着往前走。走了没几步,他忽然看到前边有十几个人影,正在缓缓地移动着,他以为是同行者,就喊道:“前边的几位,等等我,我们一起走吧!”他一边喊一边小跑追那些人,不一会就追上了,他仔细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原来,眼前的并不是正常人,而是没有头颅的“人”,准确地说,是十几个鬼。

尽管鲁泰政胆子大,还是吓得叫起来:“啊,鬼呀!”然后就要往后逃去,但是此时他的腿脚却软塌塌的,使不上劲。

这时,其中一个鬼说话了,他的声音是从颅腔里发出来的:“你不要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我们有事求你!”

鲁泰政声音颤抖着问:“我……我只是一个做黑陶的,怎么……怎么能帮到你们呢?”

那个鬼说:“估计你也听说过大明朝时在这里发生的抗击倭寇的故事,实话告诉你,我们是当年抗击倭寇时,死去的守军和当地的百姓!”

鲁泰政一听,心里就不害怕了,反而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那个鬼接着说:“当时,战斗实在是太惨烈了,我们几个人的脑袋都被凶狠的倭寇砍飞了,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找回来,所以几百年了,也不能投胎转世!”

鲁泰政说:“我能帮你们干什么呢?”

那个鬼说:“我们知道你是黑陶大师,塑造的人物栩栩如生,就想求你给我们每个人都做一个黑陶的头颅,这样一来,我们有了头颅,就能投胎转世了!”

鲁泰政为难地说:“可是,我不知道你们长得是什么模样,又怎么给你们做头颅呢?”

那个鬼说:“当年我们为国捐躯后,朝廷为了嘉奖我们,就命令当地一个姓阮的画家给我们画了一幅《抗倭英雄图》,那上面站在最前面的十几个人就是我们!”

鲁泰政说:“那幅图画现在什么地方?”

鬼说:“现在画家的后人还在附近居住着,他叫阮源帆,那幅画就在他手中保存……”

这时,天已拂晓,近处村庄的鸡已经叫唤,大雾已经慢慢消散,鬼说:“我们鬼见不得阳气,咱们就此告别吧!”然后他和那十几个鬼并齐齐给鲁泰政跪下,说是先谢谢他的再造之恩,鲁泰政忙把他们一一搀起,说:“你们为民族抛头颅,洒热血,我做这么一点小事又算得了什么!”鬼们接着就忽的一下就不见了。

鲁泰政回到家之后,收拾了一点行李,就去打听阮源帆的下落,才知道他继承了老祖宗的衣钵,现在还是画家。

鲁泰政去了阮源帆家,就跟他说了借画一事,阮源帆连连摇头,说此画乃祖上流传,怎能随便示人,之后就不由鲁泰政分说,端茶送客了。

鲁泰政没有办法,只得回家。

谁知第二天他还没起床,就有家人来说:“有客来访!”鲁泰政忙起床,洗漱一番,就急忙去了客厅。

鲁泰政一见来人,就叫了起来:“阮兄,你怎么来了?”

来人竟然是那个顽固的阮源帆,这时的阮源帆满脸惭色,说:“昨天刘兄走后,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十几个无头鬼前来找我,说了一通与鲁兄一模一样的话,我这才知道鲁兄所言非虚,于是天不明就来了!”说完,他拿出一张看起来很旧的画,鲁泰政看去,正是那张《抗倭英雄图》。

有了画,鲁泰政第二天就开始照着那些画像做头颅。因为手艺高超,短短三天时间,他就做好了这些泥头颅,为了不至于玷污英雄形象,他又照着那些画像,仔细地对这些头颅进行修改,直到自己满意为止。

接下来,鲁泰政就把这些泥头颅放进窑中烧制。开窑后,一个个黑陶头颅在阳光下闪着炫目的光泽,表情生动,就像活的一样。

鲁泰政马上带着这些黑陶头颅去了大炮台,摆了一桌子奠品,然后祭奠道:“英雄好汉们,今天你们就可以全尸入土了!”接着就把这些头颅埋在了大炮台的土壤之下。这时,大炮台突然刮起了一阵旋风,好一阵子才停了下来。

从此,再晚的夜从大炮台经过,也不会碰上什么事情,这座山岭彻底地平静了。

南平民间鬼故事第三篇-索魂

清朝乾隆年间,在山东省莒州【今日照市五莲县】城最北部,有一个小山村,村名叫李家岙,村庄不大,有一百来户人家,以李王二姓俱多,和平年间,百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丰衣足食,其乐盈盈。

却说村里有一户人家,姓李,名李老馆,年刚40岁,以贩卖牛驴牲口,当经纪人为生。家有良田8亩,由妻子秋菊带着一双儿女耕种。

李老馆在村里是精明之人,一年下来,贩牛卖马,牵驴赶羊,走南闯北,奔波在各个集市间,到年底倒也赚个百十吊钱,按现在来说也可以顶3个棒劳力的工资。当然,李老馆也免不了耍点小聪明,蒙骗一些老实人,赚一点不义之财,但也无大恶。因此,李家在村里属富裕户。

却说这天,李老馆在临近的官帅大集上,买了一头小毛驴,白头心,额前有一撮白毛,按老话说这个驴,有毛病,彷主,迷信就是说,养这条驴主人有灾难。李老馆不信,他是驴贩子,专门靠这个挣钱,他跟卖驴的老客,把价压了又压,老客要了十八吊钱,李老馆给了十吊,二人反复撮合,捞啃子【一种用手指暗中比划谈价的名称】,说黑话,几个回合下来,李老馆以十二吊钱拿下,赚了个大大的便宜,按当时的行情,十八吊就不贵。

李老馆牵着驴,唱着小曲,兴冲冲的回到家,把驴栓在槽上,喂上草料,李老馆顾不得休息,又找出剃头刀子,将驴头前额上的白毛刮去,直将驴皮刮破,流出血才行,又在伤口上按了一把土,止住血才好,一切收拾好,待明天到鲁北重镇——招贤大集上卖个好价钱。

妻子秋菊看到老伴高兴,赶紧炒了二个好菜,汤了二两老酒,陪李老馆美美的喝一气,李老馆毕竟累了一天,酒饭用完,又喝了壶花茶,然后上炕就睡。

却说李老馆迷迷糊糊也不知睡了多久,作了一个好梦,梦中他牵驴来到招贤大集,刚把驴栓好,从南来了一位小伙子,到老馆的毛驴前,围着驴转了三圈,嘴里说:“好毛驴,真精神的毛驴,几岁口【牲口行话】。”李老馆说:“刚长出四颗牙,还没有长大驴驹子。”“好,好”小伙子夸奖说。“要多钱?”小伙问。李老馆伸出食指和中指,转了二转,说:“一大一小。”意思是说:二十二吊钱。小伙说:“齐着,卖不?”小伙意思是说二十吊钱买。李老馆心里暗喜,今天可发财了,碰上个毛头愣,不懂行的小子,但李老馆还装作不情愿的样子,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小伙子,再加加,添个零,咋样?”意思是说,二十一吊钱,小伙这时看到驴头上破了块皮,说:“这咋有伤呢?”老馆说:“这驴太顽皮,抢料吃,给儿子用石头砸了块皮去,没事的。”小伙也信了,说:“不碍事,过几天就好了,钱不加了,老哥卖了吧。”

李老馆看再拉纲怕拉断了,说:“好,家里等钱使,二十吊钱成交。”

梦中的李老馆笑出声来,妻子一把掌把他胡醒,看看天已快亮,李老馆夫妻赶紧起来,给驴又添了瓢草料,妻子连忙打了个荷包蛋,老馆三口二口的喝完,草草吃了点饭,背上妻子秋菊亲自缝制的褡裢【一种旧时代,装钱.物的布口袋,前后二个兜,非常实用方便】。牵上毛驴,心里回味着晚上的美梦,兴冲冲的奔-------招贤大集去了。

鲁北重镇------招贤,在莒州城北40里,是清代著名的商品集散地,也是牛驴大牲口的交易市场,而李家岙离招贤集北30里,李老馆需要走30里的山路,所以起得早,天刚蒙蒙亮,赶闲集的还没有走的,秋后的天气,拾掇完场,不冷也不热,正是庄户人农闲休养生息的时节,按说应该有赶集的,李老馆想找个作伴的,因为今天到招贤必须经过村西王家祖父,传说王家祖坟有妖气,半夜有美女喊怨,------李老馆不信这些,他是就跑夜路的人,所以他牵着驴,大胆的往前走。

这王家是李家岙的老户,祖上是土匪,在外地发了一笔横财,来到这个地方,隐居下来,传宗接代,繁衍生息,业已几百年,祖坟松柏根深叶茂,树高参天,一条山路从林边经过,平时少有人来,李老馆牵着驴,经过王家祖坟,一阵妖风飞起,伴有几声奇怪的鸟叫,阴深深的可怕,只吓的李老馆身上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浑身打了个寒战,头皮一瞻一瞻的,头发直立,这是李老馆以前没有遇到过的,也就是说头一次知道什么是害怕,李老馆急急忙忙牵着驴,人走的急,驴跟的快,过了这吓人的地方。越往前走,赶集的人也越多,倒也没有发生什么,刚才的害怕也随即消失。

南平民间鬼故事第四篇-三验棺材子

1.孤魂含恨

明朝万历年间,一个叫程世昌的香料商人出外做了一年的买卖,回乡途中,遇到一个贩卖丝帛的商人方子书,两人非常投契。恰好方子书也要往清徐县去,二人就一路结伴同行。

这天在客栈留宿,程世昌忽然梦到女儿雨蝶血污湘裙,脖颈间挂着一条麻绳,凄然怨道:“父亲途中何不加快脚力?如今我们父女怕是见不到了。”程世昌醒后有种不祥的预感,便与方子书约定到了清徐县再聚,快马加鞭连夜赶了回去。

岂知,程世昌一到家,便看到挂着大大奠字的白纸灯笼,妻子甄氏正领着家人守着一具棺木痛哭。儿子程雨鸥见他回来,立刻跪行过来,抱住他双膝痛哭道:“父亲回来迟了,姐姐自缢,已经断气半日了!”

程世昌顿觉天旋地转,心口一阵剧痛,生生咳出一口血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蝶儿好好的怎么会寻了短见?”

“还不是你收留的那个穷鬼冯绍棠……老爷自己看看蝶儿吧!”甄氏边哭边骂,棺木中躺着的蝶儿腹部隆起,分明身怀六甲。程世昌错愕不已,冯绍棠是他故友之子,自己因看他无依无靠,这才收留的他。难道是自己引狼入室?

程世昌怒不可遏,立刻让人将冯绍棠带上来。很快,冯绍棠就跪到他的面前,可他一见程世昌就滚下热泪,说自己虽倾慕小姐,但绝无越轨之举。

“混账东西,还敢说没有越轨之举!”甄氏怒骂,“秋月,将你知道的原原本本说出来!”

秋月是程雨蝶的贴身丫头,听甄氏提着名叫她,立刻跪下道:“十个月前的一天,冯少爷来望月楼找小姐借书。他拿出两串钱让我出去替他买糕点,小姐就吩咐我去了,结果我回来时正撞见他在非礼小姐。事后小姐怕被人耻笑,就忍辱没有声张。后来珠胎暗结,小姐就用白绫缠住腹部,最近即将临盆实存遮掩不过,羞愤之下才自缢了。”

“你含血喷人!”冯绍棠激愤不已,抵死不认。

“雨鹍,即刻报官!”程世昌痛心道,“我的蝶儿遭此凌辱,龠恨而死,孤魂尚且来见我最后一面,我必将为她讨回公道!”

2.亡女产子

清徐县知县王大人受理此案,派捕头带着差役仵作来程家验尸。方子书一赶到清徐县就来拜望程世昌,安慰了他之后又道:“令爱遇到这么大的事,嫂夫人如何全然不知?”

程世昌解释:“你这嫂嫂原是填房,膝下只有雨鹍一个,蝶儿的生母去世很多年了。你嫂嫂待蝶儿倒好,只是这孩子一心想着去世的母亲,不大和她亲近。”

“原来如此。”

这时仵作已经验明尸体:“死者程雨蝶,年十九岁,怀有十个月身孕,乃自缢而亡。”

一听这话,众人一片哭喊声。冯绍棠被差役拘捕,也大声喊冤。突然,秋月惊恐地指着棺材道:“小姐,小姐她……”

众人一看,顿时瞪大眼睛。程雨蝶隆起的腹部居然蠕动起来,下身缓缓渗出暗红色的血来,染红了湘裙。

仵作一时瞠目结舌,程世昌也慌乱得不知所措。这时,方子书指着身边的账房先生对他道:“我这位账房先生颇通医理,可否请他为小姐查验一番?”

此时也别无他法,程世昌只得点头。账房先生走上前去,用手抚摸程雨蝶的腹部,忽然面露惊喜,道:“是棺材子!”

账房先生说妊娠足月而死的妇人,有时会因尸体膨胀骨缝松动等原因而产下腹内胎儿,偶尔有命大活下来的,就被称为棺材子,程雨蝶正是这种情况。

只见账房先生经过一番忙碌,双手托出一个呱呱啼哭的男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而程世昌更是不知是悲是喜。

“本来已是死无对证,现在只要将疑犯和这孩子滴血认亲,是非黑白就很清楚了!”方子书道。冯绍棠听完居然面露希冀之色,对着程世昌叩头道:“世伯,小侄愿意对簿公堂,滴血认亲!”程世昌心里一动,冯绍棠这么坚决,难道他真是冤枉的?

南平民间鬼故事第五篇-山灵劫

初见

我平生接触的第一个活人,他的名字叫李翊康。

在这之前我接触的都是死人,他们是我们的食物。

没有人愿意看到雪女吃饭。雪女平时有多美,吃饭时就有多丑。我们的眼睛放出精光、身体干瘪下去,就像一具干尸。我庆幸我遇到李翊康时没有在吃饭,他也没见过我吃饭的样子。

我是一只雪女,枯骨所化,靠美艳的皮囊迷惑男子,啖心饮血。

遇见李翊康的时候正是我外出觅食之际。我望见远处有两个人影移近,为首的那个人乌发白衣、玉簪朱氅,是个男子。

他走近,我得以看清他斜飞入鬓的眉、挺拔的鼻梁、桃花眼、薄唇。他抬眼看见我,眼里有一瞬间的悚然,之后是惊异,再然后是关切。他吩咐随从道:“去给那位姑娘披上狐裘。”

他告诉我,他叫李翊康,是梁国六皇子。他这次来到雪山,是为了向雪族求得一位高贵美丽的雪女,献给他多疑的皇兄——当朝太子,来打消对方的猜忌。我想问他知不知道雪女是吃人的,不过最后我没有问,只告诉他我叫阿荒。他将我安置在乌山脚下的驿馆里,派人服侍我。我难以启齿:我并没有高贵的血统,我只是卑微的奴婢。书上说情之所起如鬼迷心窍,不然何以解释我不将眼前之人看作食物?

他送我一支玉簪,让我将披散的长发束上。雪女不束发,我笨拙得不知如何打理。他就来到我身后,将我的银发捧起。当那高于雪女许多的体温顺着他指尖到达我心里时,仿佛有千百个声音在我身体里问:阿荒,你为什么还不吃掉他,你的心为什么跳得这么快?

与族长同辈的雪女青昔,爱上一个人而甘愿为他离开雪山。在被发现她吃人的秘密之后,那个人惊恐地请来天师将她打得魂飞魄散。青昔死了,还没活过两千岁,因为她爱上了人。

我猛地推开李翊康,夺门而出。

我对他没有食欲,这是否代表我已经爱上他,又是否预示我将背负和青昔一样的悲惨命运?

我坐在驿馆房顶,又大又圆的月亮就在头顶。我仰头看月亮,无助得想哭。他搭了梯子爬上来,说他叫翊康,翊字是辅助的意思,他父皇希望他以后能扶持皇兄。他淡淡地说道:“可我皇兄不相信。”

“你那么怕你皇兄,他会把你怎么样?”我歪着头想象,“难道杀了你?”

翊康敛眉而笑:“他首先是太子,之后才是我的皇兄。

我摇了摇头:”我不懂。“

不吃人的第七日,我饿得瞳孔发红。我敲开一间屋子,倚在门框上向里面的陌生士兵微笑。他一把揽住我,饿昏头的我忘了等待更好的时机,立刻将他扑倒在地。他惊悚地惨叫,用手边的铜盆砸我,我顿时头破血流。一个法力低下的雪女,必须在男人毫无防备时下手,否则只有死。

我仓皇地转身逃跑,躲避着闻声赶来的众多守卫,慌不择路地逃向雪山。

慌乱中,我唯有一个意识是清醒的:不能让李翊康看到这样的我。

可他来得很快,我与他匆匆对视。我不确定他是否认出了我,只能拼命地逃远。他一定看到我了,吃人的我。

我隐约听见他说:”不要放箭。“

我逃回雪山,跪倒在族长身前。族长年迈,却依旧高贵美丽。她瞥了一眼我的伤口,剔着指甲轻蔑地笑我废物。

以上就是南平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南平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50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