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民间鬼故事的书名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写民间鬼故事的书名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日照民间鬼故事、民间短鬼故事、东北老人讲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播音糖糖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写民间鬼故事的书名第一篇-钟魁捉鬼

清朝末年,在东山坳有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人送绰号“钟大胆”。他自己也搞不清父母为什么给他取个名字叫钟魁。他从小就天不怕地不怕,这可能与他的名字有关。据乡亲们说他的命硬,刚出世时就克死了母亲,二十多岁时父亲又离开的人世。因家庭不算富裕父亲只给他留下了“车把式”的手艺和两间土坯房。他继承父业,靠给财主赶车拉脚为生,一个人的日子过得也算滋润。

这天,钟魁送完一趟远程货物往回赶。连续几天的路程已令他疲惫不堪睡意连绵。在这环山的马路上也只有他和他的“四套”大马车在不紧不慢的行走着。

夕阳西下,天空渐渐降下夜幕。一弯残月挂上山顶,群星闪烁。一阵阵的山风熙熙吹来。有节奏的马蹄声“嗒嗒”扣响,马掌击起的火花映衬着山间的“鬼火”令人惊恐,令人倦怠。

钟魁虽是胆大没有怕意,但睡意和孤独却难以挡御。一个人行路使他怪想连篇。他想那怕有《聊斋》中传说的鬼怪与他做伴闲聊也比这样好的多。他很后悔没有在太阳落山之前投宿打尖,省去这走夜路的寂寞。

钟魁使劲地在大脑中搜索着,想来想去也找不出这直接回家的路上有熟悉的村庄和可以投宿的村落,最后只好下道向着靠山根的几点光亮处走去。他认为有光亮的地方一定会有人家。

马车离光亮处越来越近。他看清了,这里确实零乱地座落着十几户人家。钟魁不由地喜上心头,总算找到可以解决肚子问题和打尖住宿的地方了。

村里很静,不时的传出几声零星的狗吠声。

钟魁走上最近的一家亮着灯光的人家门前敲门。不知怎的,这家的灯光却随着几声惊恐的狗叫声突然熄灭了,随你怎么敲再也没有了声音。

钟魁想可能是人家不愿意招引外人,于是他又换了一家去敲门,所遇相同。

他想:难道这个村子的人都是这样不尽人情,不管怎样我也要一直敲下去。他从村东头敲到村西头,把所有亮着灯光的几家都给敲了个遍,也没见到一个人影。

他真不知道今天怎么这么倒霉。

最后,他到了村西头靠山根下一家的门前停下马车,上前敲门,但这里也不比第一家的情景好。他只好卸了车,把马槽固定在车后辕上,拌好草料喂马。

当一切事情办妥后,他发现这里没水,他得去找一些水来。于是,他又回到了村东头看到的小河边用料桶提些水回来饮马。忙完这一切,他把草料袋子拿出来铺在这家的门洞房边上准备将就一宿。可当他坐下向怀里去摸干粮时却摸了个空。这才想起,原来带的干粮已经吃完,他想怎么也不能守着银两饿肚子吧。他又抱着试试看的一线希望轻轻地敲响了这家的大门。一边敲一边说:“如果里面有人请出来答话,我是一个赶脚的,因错过了店铺身上的干粮又用完,贵处是否能赏我一顿饭,我将多给银子。”可不管他怎么叫,门就是不开,他没敢报出自己的名子,怕引起这家人的惊恐,只好再次倚在门口闭目养神。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他仍不死心又轻轻地敲响了这家的大门……

写民间鬼故事的书名第二篇-古庙惊魂

同治初年,四川广元府有一个小吏名叫陈浩,奉上司之命去京城送公文。这公文都有送达期限,不能在路上耽搁,所以他每天必须要跑三百里以上,这样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赶到。

此时正值寒冬腊月,昼短夜长,陈浩骑马奔波,一路寒风刺骨,三餐无饱,居无定所。

这一日,陈浩从早晨天不亮就开始赶路,一直到日暮时分才跑了三百余里,中午只吃了一点干粮。此时已是人困马乏饥寒交加,心中很想找个地方休息,可是放眼看去,这地方是一片荒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眼看天色渐渐暗了下去,他不由心中有些焦急。好在又走了不到一里,忽然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古宅,走近一看发现是一个庙宇,陈浩决定,先在庙宇内暂住一晚。

这寺庙的围墙残破不堪,两扇大门红漆剥落,庙门虚掩,里面似乎并无灯火。进入庙门,院内全是枯叶败草,积有半尺之厚,连原来的路径也淹没在杂草之中了。只见院前是一个佛殿,佛像上灰尘满布蛛网密结,像前佛柜残破,香火断绝,看来已被遗弃多时了。佛殿左边还有两厢偏房,想必是以前僧人们居住的地方,也已经残缺不堪了。

陈浩也不敢细看。又转到佛殿后面,发现这是一个小院,种着几棵银杏树,都是枝干粗壮。于是他将马牵过来拴在树上,自己仍回到佛殿准备找个地方睡觉。找来找去忽然发现佛座下有一个洞,大小刚好能容一个人半躺,洞口还围着木板,估计是以前僧人们放东西用的。

陈浩见这个地方大小合适而且还可以挡风御寒,于是便将随身所带佩刀放在佛龛里,又取来毯子铺在洞中,自己带上干粮钻了进去,坐在洞中靠在壁上吃干粮。刚吃了几口,忽听庙外传来马蹄声,由远及近瞬间已到了庙门口。陈浩吃了一惊,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人到这来?

此时新月初起光线朦胧,顺着缝隙隐约看见一个老头儿骑着马立在庙门口。这老头儿年约五旬,但依旧健硕,颌下的胡子长可及胸,气宇轩昂与众不同。马后还徒步跟着一个虎背熊腰的少年,大概只有二十岁左右。只见老者跳下马来,将马鞭交给少年。等少年将马拴在庙前树上,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庙里,径直来到大殿之上。

陈浩不知这二人是正是邪,不敢贸然出来,于是便屏息静气地躲在洞中。只见少年拿出一个坐垫放在地上请老者坐下,自己垂着双手恭恭敬敬地立在一旁,满脸惶恐。

忽听老者缓缓说道:“我自幼浪迹江湖,虽靠猎劫为生,但是一向取之有道,从来都不敢狂悖妄杀肆意淫虐,三十年来之所以幸逃法网从未失手,想必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没想到你刚入我门下就乱了我的规矩。前天晚上若不是我一个人留下断后,你们二十多个人能有一个活下来的吗?”

少年听罢,赶紧躬身作答道:“多亏师父大发神威,我们才得幸免。”

老者又道:“后来听说他家有一守寡妇人,你居然夜入其室奸污了她,还杀了她的幼子。似这般恶毒残忍的手段,实在是令人发指。倘若皇天有知,定然不会饶过你。再者,若你被捕,死罪难逃,定然会连累我们所有人。”

少年一听面色大变,仓皇跪在地下对老者磕头,口中只道:“弟子罪该万死,请师父恕罪,我愿接受重责!”

老者双眼微闭不为所动,冷冷一笑道:“到了这个地步,你难道还想活命吗?圣人之道,不外一个恕字。你家也有妇孺,要是遭受如此凌辱,你能甘心吗?你还是自我了断吧,以慰孤儿寡母的在天之灵!”说毕便解下身上的佩刀让少年拿去。

少年耳听此言,知道再无活路,按过老者的佩刀,对着老者拜了三拜,自刭而死。

老者只是坐在一旁冷眼相看,不发一言,此刻见少年伏尸于地,这才缓缓站起,看着少年的尸体长叹一声,把刀擦干净,还入刀鞘,徐徐走出门外上马离去。

陈浩躲在洞内大气也不敢出。此刻耳听门外蹄声渐远,这才长出一口气。眼看着地下的尸体,身上不禁感到一阵寒意,可是转念一想,老者所言又颇有点盗亦有道的意思,又不由点头赞叹。眼看外面行将三更,陈浩也不敢再留在这里,准备趁着月光赶路。正待取下木板,忽听从右边偏房之中传来一阵凄厉的叫声,如同老枭夜啼一般。陈浩在这寂静的夜里忽听到如此人的声音,不由大惊失色,身上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当即停下动作,不敢发出一点动静。

过了片刻,只听偏房之中传来“轰”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接着一个怪物从那半扇破门中走了出来。只见此物约有一丈多长,全身遍体白毛,炬眼血口,手爪锋利,走至院中举头望月,眼中精光闪烁有如电掣一般。

陈浩只吓得脸色煞白额冒冷汗,全身抖如筛糠,牙关紧咬,唯恐发出一点响动。怪物双爪合十,对月亮拜了数拜,然后回身走到殿上,看着地下少年的尸体,用脚踢了两下,忽然拍爪狂啸起来,其声犹如撕帛裂布一般,接着便俯身将尸身抱起,将首级一把撕扯下来扔在地上,把嘴凑在脖腔上大口吮吸起来。等到腔中血液吸尽,怪物又将尸身衣服除下,张开血盆大口就咬骨嚼肉起来,就像猫吃老鼠一般,不到两个时辰就连皮带肉吃了个干净,只剩遍地白骨狼藉满地。

吃完之后,怪物意犹未尽,又将头颅从地上捡起来,拿在手中看了又看,忽然左盘右旋,乐不可支,居然跳起舞来。跳了许久,忽听外面隐隐约约传来鸡鸣的声音,怪物方才张皇四顾,将头颅扔在一旁,又来到院中将双爪合起对月狂拜,拜毕才徐徐回到右边的厢房中,进入棺中将棺盖合上。

陈浩此时在洞中毛发森竖,身上的冷汗已将数层衣服湿透。眼见怪物回到偏房棺中,当下轻轻将木板取下悄悄爬出洞外,蹑手蹑脚来到后院,解下缰绳纵身上马,直接从佛殿向门外冲去。

写民间鬼故事的书名第三篇-屋中女鬼

段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是什么地方的人了,长到十七八岁的时候,丰姿神态,清秀明朗,称得上是潘岳卫玠一流的美男子。

可是,段生年少的时候就没了父母,家里很是贫寒,然而,乡里邻居亲戚朋友大多都很器重他,常常资助给他金钱,因此,家里才不是很困窘。

段生对自己的才华很是自负,锐意进取,心里想出了读书作文,考科举之外,再也没有别的路能让自己不被穷鬼讥笑了,因此,对于考取功名,十分心。

考童子试,得补县学生员,地方乡试没有考中,便从亲戚那里借了一些钱,到都城去参见顺天府举行的乡试,可最后还是落第了。

段生没了钱,没办法回去了,于是,就留在了京师,以图再考。

城东有一处小宅院,向来不安宁,因为这个缘故,主人收取的价钱很低,段生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事,就租下来居住。

从夏到秋,也不见有什么怪异的事,只有几扇纸窗,一架榻,让自己孤闷无聊而已。

一天晚上,吹灭了蜡烛,就睡过去了。

过了一会儿,从睡梦中醒过来,自己却睡在绡帐绣被之中,麝兰的芳香,扑鼻直入。

段生惊讶地坐起来,向四周看了看,地上摆上着漆得鲜亮的桌几,墙壁上挂着各种金属装饰物,有人影映照在墙壁上,是一个女郎,正背对着灯坐在那里,金钗闪亮,鬓发有光,隐隐约约地晃动,珥铛玉佩,时时铃铃作响。

段生不毛发直耸,立即问道:“这是什么地方?你是什么人?”

女郎稍稍回过头来,露出小半脸来,向了段生看了几眼,一会儿发出流莺般的声音,说道:“你自己来了这里,还不知道吗?我不问你,你反而来问我?”说完,又把脸完全转过去,背对着灯,微微听到她在叹息。

段生心里怯惧,就不敢再问了,只如刺猬一样缩在被子里,犹如在蒸笼,全是汗水,不觉头脑发昏,又熟睡过去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一轮残月照在窗户上,远处报晓的钟声已响了,自己仍然是独自睡在客舍中,便认为自己是做了一个梦。

第二夜,等睡下之后,忽然有人来摇他醒来,则是前面背灯坐着的女郎,对他微微发笑,什么话也不说。

段生仔细一看,姿态容貌倾国倾城,当世恐怕没有几个女子能比得上,心里的疑惑惧怕,顿时就消减了,就推开枕头,抱着被子坐起来,询问女子的邦族姓氏。

女郎低低地答应道:“天下哪有这么仓促的客人,两次造访人家,还不知道主人的姓氏。我姓杜,名兰秋,籍贯本来是洛阳人。当初跟随父母,移居段生就请拜见她的父母。

兰秋道:“搬走又有五年多了,只有我和一个婢女小铃居住在这里。”

段生又问有没有什么亲戚和她们往来。

兰秋道:“没有什么亲戚,只有几个异姓姐妹几个而已,都居住在别屋宅中。”

段生暗自高兴,就和兰秋开起玩笑来,兰秋两颊泛红,也不回答他,只是低着头,捻弄着自己的衣带而已,一双纤纤细手,犹如一对壁玉。段生喜无比,上前去握着她的手腕,拥抱着兰秋,把嘴往她的脸贴去,想要和她亲。

兰秋虽然微微地推拒,然而已露出一副妖冶漾的神态,渐渐地就不再支撑了,低声骂道:“何处来小郎,如此作恶。”

于是,解衣上,一番。秋兰抱璞含苞,依然还是个未经人道的初女。

一会儿,一个婢女敲门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器皿,放在桌子上,说:“我来了。”穿着青色窄袖的衣服,也生得妖冶异常。

等看见了段生,一脸严厉地说:“谁家秀才不守法度,该当让他遭受水灾,以惩罚他的风流之罪。”

段生听了,显得惶恐疑惑,不知道怎么回答,兰秋看着他笑了笑,向婢女挥手,道:“去,去!狡狯婢子,故意说这些大话来吓人,不害怕书痴吓破胆吗?”

婢女一脸含着笑,慢慢地走了。

兰秋对段生道:“这就是小铃,是我的心腹,你不用害怕。”

段生才敢放开来出了,畅快地出了一口气,慢慢地也明白了水灾是什么意思,问兰秋道:“卿喜好饮茶吗?”

兰秋戏抚着他的腮道:“多亏小郎聪明颖悟到了这一点,我生平确实有这癖好,自认为是女中卢仝,因此,婢女们向来都是这样说。不知道小郎空着肚子,能陪我喝上几壶不?”

段生向来也喜好喝茶,立即答应道:“有何不可,喝多少都不在话下!”

兰秋道:“书生大话恐吓众人,是常用的伎俩,要试一试,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秋兰提着衣裙,准备下,段生从后面戏捉着她的脚,说:“新花带雨,惹人喜,让人看得眼花!”

兰秋回过头来,两眼恼怒地看着他,一时心急,脸上变得通红,不知道说什么,就拉过段生的衣衫来看了一下,掷在地上,说:“穷书生貂裘破败了,落第秀才,贫寒至此,还对着人做出这些丑态!”

正中段生的心怀,不觉羞愧难安,叹息着坐起来。

兰秋又转而安慰她道:“只不过说说笑而已,大丈夫不耻于粗衣布袍,难道还为破衣败絮感到惭愧。”就拾起地上的衣服,给他穿上,让他也起来。

接着,取来碗,倒上兰秋道:“不也全是这样!我听说曹沫不因为三次连败而感到可耻,卞和不因为再次受到砍断脚的刑罚而感到惧怕,忍耐才能成功,经过艰苦才能得到。看他们的行为,志念坚定而已!读书人只要有真才,终会得到赏识,为何要让自己如此不快呢?”

段生道:“这些都是老生常谈的话了,哪个不知道?等入其中了,怎会不动于心?况且前面我看你,背灯叹息,也好像有什么忧愁的事。你生得玉貌珠颜,正当妙龄,还有什么不快的?也这般愁苦,难道是为了郎君而憔悴吗?”

兰秋也不觉伤心起来,说:“我的愁苦,比落第秀才还要重。一孤苦,犹如天上明月,命运浅薄,犹如天上云彩。回首当年,已是几度风,人世孤苦零丁,还有比这更愁苦的吗?”说完,流下两行泪水来,声啼哭起来。

段生也感到凄伤,泪水涌出眼眶,不能自主,又用衣袖给兰秋擦脸,用宽心的话来安慰她。

写民间鬼故事的书名第四篇-古代鬼故事之败家子

大明洪武年间,鲁南西海县有一个粮食商人名叫柴居正,刚开始他的生意很小,只有一间铺面。

有一年鲁南大旱,整整八个月地里没下一滴雨,庄稼颗粒无收,以至于哀鸿遍地,赤地千里。柴居正却从中看到了商机,他借钱从外地运来大量粮食,以翻上几番的价格卖给灾民。

不光如此,他还在粮食里加水,掺上石块沙子……从中获利无数。旱情过去,他就拥有了百万家产和几十间铺面。

过上了娇妻美妾、锦衣玉食的日子,柴居正还不满足,他竟然想做官了。按说这柴居正上了不到半年私塾,大字不识一箩筐,想做官岂不是白日做梦?但还真不是这么回事。

原来那时候,大明朝刚刚建立,百废待兴,可是因为长年内战,朝廷国库空虚,为了揽财,明太祖朱元璋听从宰相刘伯温的话,在全国推行捐官政策。就是说,只要你有钱,就可以做官,钱多做大官,钱少做小官。

柴居正就是看到这个好机会,起了当官的念头。他拿出五万两白银去活动关系,最终买了个兖州知府的肥缺。

柴居正管理着十几个县,上任后,他依仗手中权势,欺压百姓,搜刮了无数钱财,盖起了富丽堂皇的柴府。

他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绫罗绸缎,使唤着丫鬟奴婢,真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但美中不足的是,柴居正虽娶有五房姨太太,却没有给他生一个孩子,柴居正为此苦恼不已。

柴居正五十岁那年,新娶第六房小妾,才给柴居正生了一个带把的,把柴居正乐得不轻,又是大摆宴席,又是请戏班子唱戏,并给这个男孩起名柴得旺。

这柴得旺一生下来,便哭个不停。起先几天,来贺喜的人都拍马屁,说:“小少爷哭得多好听,这是先天补得好,力气足,将来一定有好福气。”柴知府听了这话,心里很是受用。

日子久了,这宝贝儿子仍是整天哇哇地哭个不停,吵得一家人都无法入睡。

柴知府寻思着儿子莫非是得了什么病,就请来郎中。郎中也看不出他得了什么病;又寻思着也许儿子的生辰时刻不好,便请来神汉巫婆驱邪,也是不见效,柴知府无可奈何了。

儿子要过百日了,柴知府请来裁缝,买来许多布料,要为儿子做新衣服。说来奇怪,未满百日的柴得旺之前一直在房中哭闹,一听到裁缝撕扯绫罗绸缎的声音,竟然不哭了。

这意外的发现使柴知府喜出望外,马上叫裁缝停下做衣服,专撕整匹整匹质量上等的绫罗绸缎,弄得裁缝莫名其妙。

以后,每逢儿子哭闹时,柴知府便叫丫鬟把大匹的绫罗绸缎撕毁,以博儿子消停一会儿,但时间一长,这种撕扯之声对小少爷的神经便起不到刺激作用了,他又哭无休止,任你撕什么再好的绸缎,也无济于事了。

有一天,几名属下前来柴府请示事务,柴得旺竟在房中哭得天昏地暗。柴知府不由得怒从心中来,大骂看孩子的丫鬟都是废物,连个孩子都看不好。

柴知府越骂越来气,把手中的茶碗猛地向地下摔去,随着咣当一声,奇迹出现了,柴公子不但止住了哭,还坐在那里咧开嘴笑了起来。

从那以后,每逢儿子哭时,柴知府都要人捧几百只上好的瓷器,以换来儿子一笑。

柴得旺渐渐大了,但却养成了一个怪脾气,见了好衣服就要撕成布条条,见了好瓷器就要拿起来摔个粉碎,柴知府也拿他没办法,只得由他去了。

柴知府有时也担心,毕竟自己的年龄渐渐大了,儿子又这么败家,多大的家产也不愁被他折腾干净呀。

为了让儿子在他百年之后不至于饿死,柴知府可算是煞费苦心,他把搜刮来的钱拿了许多出来,在扬州府的大街上买了三百六十五家店铺。

将这些店铺送给三百六十五家人经营,不收一分租金,但要求每家在他归天之后,每年各自招待儿子一天的吃喝。

柴知府死后,柴得旺没有了约束,花起钱来大手大脚,很快就把家里的钱财花了个精光。鬼大爷鬼故事

他最后就连家里的丫鬟奴役都卖了,房产田地也易了主,把他的亲娘及姨娘也逼出了门,另觅活路。但由于柴知府生前的精心安排,柴得旺受到了那三百六十五家老板的热情款待,每天都有一家供应他好吃好喝,这样年复一年,柴得旺就感到有些奇怪了。

有一次,他在一家店铺里吃完饭后,就问那个老板:“老板,我每次在你家吃饭,你怎么都不要钱?”

这个老板是一个厚道人,觉得不好隐瞒柴家的恩典,就把柴知府的安排说了出来。柴得旺听了之后,就动了心思,他决定把三百六十五家店铺都收回来,然后再折价卖掉换成钱,供自己挥霍。

不久,三百六十五家店铺全部收回并卖完了,柴得旺得到了无数的金银财宝,他就更加大肆挥霍起来。

没出三年,柴知府用一生搜刮的万贯家产,就被这位阔少爷挥霍了个精光。最后柴得旺沦为乞丐,那年的冬天,冻死在乱石堆上。

柴得旺死后,扬州城的老百姓都说,这就是报应。因为柴居正得了不义之财,老天爷为了惩罚他,就叫送子娘娘给他送去了一个讨债鬼,把他搜刮的黑心钱都讨回去了。

写民间鬼故事的书名第五篇-他没有喝汤

这个故事的起因有个因素是清明节。中国自古开始清明都要祭祖,虽然中国大的能写出同样的字发不一样的音,但是这一天做的事绝对一致。清明的由来要追溯到春秋时候。

春秋时期,晋公子重耳为逃避迫害而流亡国外,流亡途中,在一处渺无人烟的地方,又累又饿,再也无力站起来。随臣找了半天也找不到一点吃的,正在大家万分焦急的毫无办法时,随臣介子推走到僻静处,从自己的大腿上割下了一块肉,煮了一碗肉汤让公子喝了,重耳渐渐恢复了精神,当重耳发现肉是介子推自己腿割下的时候,流下了眼泪。

十九年后,重耳作了国君,也就是历史上的晋文公。即位后文公重重赏了当初伴随他流亡的功臣,唯独忘了介子推。很多人为介子推鸣不平,劝他面君讨赏,然而介子推最鄙视那些争功讨赏的人。他打好行装,同老母亲悄悄的到绵山隐居去了。

晋文公听说后,羞愧莫及,亲自带人去请介子推 ,然而介子推已离家去了绵山。绵山山高路险,树木茂密,找寻两个人谈何容易,有人献计,从三面火烧绵山,逼出介子推。 大火烧遍绵山,却没见介子推的身影,火熄后,人们才发现背着老母亲的介子推已坐在一棵老柳树下死了。晋文公见状,恸哭。装殓时,从树洞里发现一血书,上写道:“割肉奉君尽丹心,但愿主公常清明。 为纪念介子推,晋文公下令将这一天定为寒食节。

第二年晋文公率众臣登山祭奠,发现老柳树死而复活。便赐老柳树为”清明柳“,并晓谕天下,把寒食节的后一天定为清明节。

话说这年清明时分,镇通的邻镇四平的张铁匠的媳妇生下了一个男孩。张铁匠是又惊又喜,因为他媳妇的产期提前了一个月,而且母子平安,所以他喜;但是突然提前到清明这天生下来,张铁匠也有点惊怕。

这个张铁匠为人老实,好善,所以他夜晚是从不害怕的。身正。加上常年与铁器纠缠,身上孔武有力,那个年头,刀枪棍棒也是经常做的。所以身上有股子煞气。一般不干净的事物还真上不了张铁匠的边。

小孩因为早产,所以刚出生那回子是很虚的,有阵子都有休克的迹象,但总算是熬了过来。人们都说是张铁匠为人和善积的福德。铁匠给小孩取名瑞祥,想冲冲他出生的时间。这个小孩是与众不同的,很少哭闹,稍一大点就看着很老成的样。成天好象心事重重。

六岁那年便跟母亲打听此处与镇通有多远,母亲惊讶了,因为他们没有跟孩子说过这个地方,一个小孩子是怎么知道的。母亲告诉了他,就在不远的地方,我们两镇是邻居。小孩听后很是开心。

十二岁那年,孩子的母亲病故。张铁匠几乎一下子老了十年。周围的人都说这个孩子不吉利的,看出生的日子时辰便知道了。看看,如今果真的克死了自己的亲娘。张铁匠因为妻子的缘故对孩子也有点感觉,但是他为人本来就好,何况对自己的亲儿呢。一年一年的过去,张铁匠老了,孩子便接过了铁匠活儿,所以他们也叫他张铁匠。

二十八岁那年,老铁匠终于也跟着老婆去了。镇上一切照旧,因为太阳依然东起西落,日子仍然要过,打东西还是有张铁匠。

镇通有两户人家都是跑瓷器生意的,一家姓王,一家姓刘。同行不同路,一生结冤仇,做同一门生意的基本都跟仇家似的。本身王家的家业大一点,所以生意也较好。但王老爷的两个儿子染上毒瘾,把个老头子气的跟什么似的,为了防着两个儿子偷家中地契之类的贵重物品,只好全部埋了起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王老爷那晚上睡着后再也没醒来。面对父亲的暴死,两个儿子悬崖勒马。用了一年时间戒掉了毒瘾,然后开始接手家中的生意。但是王老爷突然去世,所以家里的东西埋在了哪里便没有人知道了。两个儿子做生意的本事不如王老爷那么干练,此消彼长之下,刘家便渐渐的有超过王家的势头。

以上就是写民间鬼故事的书名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写民间鬼故事的书名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90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