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云南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传奇、民间的真实鬼故事大全、古代鬼故事民间、民间讲鬼故事在线听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云南民间鬼故事第一篇-红孩

1

天空渐渐昏暗下来,屋子里的杨军论文还没有写完,杨军拉亮了电灯,灯光明晃晃的照到白纸上刺激得他取下鼻梁上的眼镜揉揉干涩的眼。

一刹那间,霹雳啪啦的脚步声响彻了空寂的院落,杨军重新架回了眼镜朝敞开屋门望出去,迷糊的夜色里奔跑着一个人,那一个人一步跨了四个台阶——

会是谁呢?杨军想着,却突然一怔,不会是贼吧?!

为确定一下他站起身来想出门去看看,然而就在他举眉的瞬间那一扇桃木色的门口已经框住了一个人。

2

杨军是麻栗坡优秀的大学生之一,在名牌大学就读,快毕业了。此刻放假回来,意在看守老屋。

父母和哥哥在一起生活,老屋里现在就剩他一人。

杨军有个哥哥近年发迹,父母沾了他的光在城里为二老买了洋房,便要卖掉老家的土坯房,杨军不同意。杨军还没毕业,自然没有安家,此间他一无所有他不同意卖房谁也不敢多说话,怕他误解。

杨军并不这么想。他明白自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他希望日后走远了也能记得回家的路,所以他不同意卖房。

他的决定引来村邻四坊的热议。这样一个身份的人,有这样一份心态现在已经很难得,邻居们自然对他充满敬意。年龄与他相仿的孩子们更视他为榜样,这才回来三天他已经招呼不过来了。

出现在门框里的人是从小在杨军身后转来转去的刘明,两人的感情像哥们,刘明管杨军叫小军哥。正读高二,十七岁身形贸然挺拔,白皙的俊秀脸颊,明晰双眸里满满的是书生气。

“小军哥!”来人喘息着,一只手紧紧拉住米格衬衫一角,仓惶的目光包裹住了杨军的整张脸。

“刘明!”杨军惊喜一下,脸上堆满了快乐,“好久没看到你了,这几天都不见你来找我,我还打算明晚约你去捉蝗虫呢!”

刘明的表情却没有一丝的变化,急促的喘息让他面色泛红。

杨军诧异一下,玩笑说:“怎么跑得这么急啊!想见我也不用那么激动吧!”

“小军哥——出,出,事了!”刘明一字一句说。凝固的惶恐眼神让杨军一下收住了自己的笑容。

“出什么事了?”(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我看见了——”刘明颤抖一下,眼神里的恐惧像柔波受了天雷的震动,“小军哥我该怎么办啊?”

“你到底看到什么了?”

“我——我看见红孩了!小军哥我该怎么办?”刘明一下哭了。似如身临绝境一般,仓惶绝望。

“红孩?什么红孩?”

“红孩儿啊!就是《西游记》里那个穿着红肚兜的野蛮孩子!”刘明并没止住哭泣。

杨军恍然松了口气:“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原来你是在说《西游记》啊!是不是红孩儿为难唐僧遭观世音惩罚你心生恻隐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亲眼看见了红孩!”刘明吸了一下鼻子,继续说,“红孩在周忆姐家跳水缸!”

笑意还未定,却一下被紧张霸占。

“你说什么!红孩跳水缸了?你救了吗?”杨军的脸一下阴了。

“我看见就跑来找你了!”

“快走!”杨军大跨一步责备着,“你怎么不救啊!”

“不是这样的!”刘明大叫一声。

杨军一下扭回了头,责备道:“见死不救你还有理了?”

“不是红孩跳进了水缸,而是红孩在跳水缸玩!”

“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我去还周忆姐家的锄头,因为大门敞开我一下就跑进去了,可是——我恍然间就看到了一个穿红裤的孩子正在跳水缸!”

“这有什么奇怪的?小孩子爱玩呗!”杨军却不以为然。

“可那是一个我从没见过的孩子呀!”

“也有可能是他们家亲戚的孩子呀!”

“这几天除了你回村根本就没外人进村,哪里会突然间冒出一个孩子来呀?”刘明说。

杨军沉了一阵说:“说的也是。”

“最奇怪的是那个孩子才一尺多高,竟然跳得过一米五高的水缸!”

“怎么可能呢一尺高的孩子能跳过这么高的水缸!”杨军一点也不信。

“我也不信,所以才被吓着了!我怀疑我是碰上天蛊了!”

“天蛊!”

恍然间,杨军脸上的表情也凝固了,身上的毛孔一下紧缩起来,冷得让人发颤。

云南民间鬼故事第二篇-生死契约

一、旅店救援

贞观七年的初春,杜嘉铭去往南方做生意,还未出青州地界就遇到了雨夹雪的天气。走了五六里路,好不容易看到路旁有家小旅店,可老板却很无奈地告诉他,因为旅店不大,加上天气恶劣,住店的人多,小店里已经人满为患。

杜嘉铭问老板,最近的旅店离此地多远。老板告诉他,大约五里外有个村子。听了旅店老板的话,杜嘉铭傻眼了,天冷,棉衣又都湿透了,别说五里,就是一里他也走不了了。“老板,我给你钱,只要能遮风避雨,在你家柴房里待一夜也行!”杜嘉铭打着哆嗦说。“客官,不是我不乐意,店小,别说柴房,就是牲口棚里都住满人了!我现在是真的没地方了!”老板摇了摇头,无奈地说。

“老板,让这位客官跟我挤挤吧,这大冷天的别说五里,就是再多走一里也要人命!”一位二十六七的年轻人对老板说。

年轻人住的是一个单间,这单间很小,一床、一桌、一椅就没了空间。店伙计搬走桌椅,才腾出一张床的位置。

杜嘉铭很感激年轻人,两人互通姓名,方知道年轻人姓肖名正,也是出来做生意的,因为经常来往于此地,跟老板熟悉,便长期租下一间房,有时兼做库房,存放货物。杜嘉铭换下湿棉衣,交给伙计烘烤。

这当儿肖正要来了酒菜,对杜嘉铭说:“你赶路淋了个透湿,咱哥俩喝点酒去去寒!”杜嘉铭一个劲地向肖正表示感谢,肖正说:“大哥客气了,举手之劳不必放在心上!咱们常年在外的都不容易,我也经常得到别人的帮助。”

第二天早上,杜嘉铭一醒来,就听到肖正痛苦的呻吟声。他凑过去一看,肖正正裹着被子发抖,杜嘉铭伸手一摸,额头滚烫。他赶紧去找老板,问哪里有郎中。老板告诉他,五里以外的小村里有位郎中。杜嘉铭拜托老板看护肖正,自己赶紧去村里找郎中。

天很冷,地上结了一层冰,杜嘉铭一步一滑地走在路上,尽管小心翼翼,可还是不断摔跟头。他跌跌撞撞走了半天,才到了小村。找到郎中,好说歹说,承诺给郎中多出诊费,郎中才跟他去了旅店。

看完病,杜嘉铭又随郎中拿了药,煎好,给肖正喂下。肖正糊里糊涂昏睡了一天才清醒,得知杜嘉铭为自己做了那么多,肖正很感动。

等肖正病全好了,已是几天以后,他们两个人也成了知己,决定搭伙做生意。

二、破庙守信

这天,两人经过一僻静荒凉处时,从一个破庙里窜出两个拿刀的强盗,强盗洗劫了他们身上所有的钱,还嫌钱少,恼怒之下非要杀了两人。

就在强盗要动手的时候,肖正突然说:“两位大哥,我在旅店里存了个五十两的金饼,我马上去拿,只求两位大哥放了我们!”“放了你们?你当老子是傻子!你会去告官府来抓我们!”肖正说:“那这样,让我大哥跟你们在这里等着,明天早上,我一定把金饼拿来!”强盗看了肖正一眼说:“你别想跟我耍花招!”说完指了指杜嘉铭道:“让他去!明天早上,他要不回来,我就杀了你!”

“好!就让我大哥去!”肖正对杜嘉铭说:“大哥,那块金饼,是我这几年做生意积攒的。我没家没业,金饼带在身上不方便,就存在旅店我租的房里。这是门和箱子上的钥匙,大哥快去快回!”杜嘉铭拿过钥匙,赶紧离开了破庙。

一出破庙,杜嘉铭撒腿就跑。一气跑了两三里地,才敢停住脚喘口气。他心里暗自庆幸,幸亏土匪选了自己去拿金饼,否则自己的小命就丢了!你想啊,谁傻到还会回去送死?

又走了两里左右,杜嘉铭的脚步慢了下来。他想起肖正让他挤自己房间,又为了救两人性命,甘愿拿出自己积攒多年的金饼。自己若跑了,肖正的命就没了!

天亮时,破庙里的两个强盗正等得不耐烦,一个雪人跌进庙里。“我回来了!”雪人爬起来说,“金饼我拿来了!”肖正看着那个雪人,眼泪流了下来,杜嘉铭真的回来了!

杜嘉铭拿出一个布包交给强盗,强盗看了看布包,又看了看杜嘉铭,向他竖起大拇指,连布包都没打开就走了。

杜嘉铭赶紧把肖正的绳子解开。肖正含着眼泪对他说:“大哥,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兄弟,说实话,我确实动过这心思。可我再想想,你甘愿拿出金饼赎咱们的命,我若坏了良心丢下你一个人逃命,我还怎么有脸活啊!”停了一下,杜嘉铭又苦着脸说:“不过,兄弟,咱们的本钱都没了,这可咋办?”“没事,大哥,在旅店床下,我还藏了些老本,够咱们做生意的!”肖正笑道。

靠着肖正的本钱,两人走南闯北,往返于南北之间贩卖两地的特产,生意倒也做得顺风顺水。

云南民间鬼故事第三篇-狐之祸

在民国时期的河间地界,有一处坟地,传闻经常有成了精的狐狸出没,于是附近的人几乎都不敢走夜路,怕惊扰了狐妖修行。后来两户从山里逃荒到这的猎人在附近村子定居了下来,此二人分别叫做马大胆和熊胆大,他们依旧以打猎为生,虽然不似以前在山里可以打到老虎、豹子之类大的野兽,但是狐狸、兔子、野鸡什么的也是收获甚丰,尤其以大的狐狸最多。村子里有好心的乡亲劝他们不要再打狐狸,因为附近几辈人都有见过狐狸精的出没,美若天仙,只是脑袋前后各长着两只眼睛,虽不伤人,但也尽量不要去招惹它们。可二人依仗年轻胆大、阳气旺盛,对此置若罔闻。

话说某年的七月十五晚上,月光如瀑洒在大地上,二人毫不忌惮这天是中元节,依然借着明亮的月光结伴出去打猎。当走到这片坟地时,隐约觉得前面一只白色的影子在晃动,二人的直觉告诉他们那定是一只价值不菲的白狐,于是紧追了上去。白狐似乎在故意逗引他们,总是和二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他二人目光对视,狡黠一笑,从不同的方向围追白狐,月光下一狐两人在墓碑林立的坟地里展开了激烈的追逐。眼看二人就要捉住白狐时,却发现白狐不见了。正当二人失望之际,熊胆大发现不远处有个走夜路的女子,熊胆大性子急,跑过去毫不客气问此女子:“你见过刚才有白狐离开吗?”

女子微微一笑,反问他:“你没听过附近经常有成了精的狐狸出没吗?你对狐狸如此斩尽杀绝,不怕他们会报仇吗?”

“别人都说这里的狐狸精貌美如花,只可惜脑袋前后各长着两只眼睛,传的和真事似的,你看你一个女人家都不怕,还敢一个人走夜路,我是打猎的,就更不怕了。不过俺狐狸没少见,要说狐狸精,还真没见过。要是见到,捉回去当媳妇也好,嘿嘿。”熊胆大轻慢地说。

女子哈哈大笑,忽然用尖锐的声音冲着熊胆大说道:“那你看看我像不像人们说的狐狸精的样子?你还要不要娶我啊?”说着之间女子把头一转,脑袋的前后果真都长着两只眼睛。

“啊!!!”熊胆大吓得晕了过去。

听到熊胆大的叫声,张大胆借着月光顺着声音寻过来,发现熊胆大躺在地上,身旁还有一美人,料定刚才和女子有关,便冲女子道:“姑娘你一个人走夜路,要不要我陪陪你啊?”说完轻佻地去摸女子的脸。

女子一闪身,说道:“好啊,那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还陪不陪我啊?我们狐狸一族在此已有几百年,和人们相安无事,自从你们来了,我的狐子狐孙们就死的死,亡的亡,难道你们就不怕遭报应吗?”说着变回他的狐狸脑袋,厉声说道:“我已要成仙,不想徒增杀戮,今日之事,只是一个警告。你二人以后不可再猎杀我们狐族,否则我定向你们讨回公道。”说完摇身一变化为白狐真身消失了。

自此,张大胆和熊胆大再不打猎了,有人问起,便说道:“人狐本该好好相处,自己已经犯下杀孽,不可再为儿孙造业。”从那以后,再没有人在此见过狐狸精。

云南民间鬼故事第四篇-洞庭湖旁闹水怪

我家住在离洞庭湖不远的地方,小时候乡里许多人家多以捕鱼为副业,我五个姑父其中四个就是捕鱼的,有时候出一趟湖就得走十几天,每次回来我们不仅能吃到各类新鲜美味的鱼虾,还总能听到他们带回来的各类有关怪鱼啊大蛇之类的离奇故事,他们的这些故事无形之间似乎让整个洞庭湖畔都充满了朦胧的神秘色彩。

我没随姑父们出过远湖,所以那些离奇的事情也没亲眼目睹过。不过,洞庭湖边闹水怪的事我却有切身感受的。我家前面是一条大河,由两条相隔两三百米的大堤坝垅着。这条河是从洞庭湖分出来的一条支流,每到夏天洞庭湖涨水的时候,两堤之间也就灌满了湖水。1996年发洪水,洪水淹没了我们这边堤内所有的房屋和庄稼,乡民都被迫搬到了河堤上,搭着账蓬一边过着救济的日子一边等待湖水退去。

一天,对面堤那边的两个青年过来给我们这边送蔬菜,一般人吧,都是划船来往的,可这两青年一看就是热血青年,只见他俩一人头顶着个大篮瓜,一只手扶着头顶一只手抡开,光着膀子就开始往这边游了过来。毕竟是一只手划着有点费力,还好河中有片树林,他们游游停停,累了就爬到树叉上歇会,时不时还看看树叉里的鸟窝内有没有惊喜,一路嘻嘻笑笑好不惬意。正午头的阳光格外灿烂,洒在河面的小水波上闪着粼粼的光。在众人的注视下,这两人就这么嘻嘻闹闹的游了过来。乡里人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一边表示着感谢一边赞叹小伙子好勇气,可心里嘀咕了,之前不一直传说盛夏时这河里闹水怪吗?老人们总说河中有条深沟,那片深水区域可是千万不能去的。可现在,这两青年就这么赤裸裸的用实际行动打破了神秘的传说,一只手啥事没有的游完整条河过来了,这简直就是不给老人们的传说一点面子嘛!看来传说不过是讹传,唬小孩的。听说他们还要再光着膀子游回去,大家也就会心的笑笑再也不用替他们担心了。

两青年吃过中饭,在这边又玩了一阵,快近傍晚的时候,两人开始游回去了。这次两人只身无物,相对来时要轻松多了,乡亲们更放心了,众人也就没多在意他们,各自忙着各自手中的事情。突然对岸传来一阵嘶心裂肺的“救命”声,大家心里一惊,赶紧跑出来看是什么情况。只见那两青年其中一个站在岸上,惊慌的在喊救命,另一个却在离岸不到十米的水中扑打,看样子是发生了什么状况游不到岸了,我们这边的人看着干着急,两三百米的距离眼看着也赶不过去啊!可心里也奇怪了,在岸上的小伙子你自己完全可以去救他啊!到底怎么回事?等对岸的乡里人闻声赶到的时候,水中的青年最后伸着的一截手也沉下去了。这时傍晚的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渐渐转黑,对面一阵一阵传来撕裂般的哭声,把我们这边乡亲们的心也击得沉重了。伴着河中树枝沙沙摇晃的风声,这天夏天的夜色让人感觉格外寒冷。

这事没过多久,河堤上的村里又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邻居老赵家的猪疯了。这猪也不知是怎么了,本来腿拴在一根木桩上趴在那挺安静的,天黑的时候,突然就像着了魔似的一阵躁动,拼命嚎叫着挣扎着要往水里蹿。两三个壮年劳力过来镇它不住,生生让它给挣脱绳子往河里跳了下去。这下可把赵奶奶急坏了,这是头快要下仔的母猪,在这灾年,一头猪下一窝仔对一个家庭来说可算是一笔不小的家产啊,这猪要没了那还不要了赵奶奶的老命吗!赵奶奶跺着脚急得直呼:“快把它救上来,快把它救上来啊!”几个壮年也没顾那么多,随手捡了几根竹杆木棍衣服也没脱就跳了下去,还好这猪扑通扑通着尽然自己游了起来,大伙便顺势挥动着手里的棍子把它往岸上赶。眼看着它平静下来游上岸了,眼珠子溜溜地转着疑惑的看着人群,大家正想乐呢,谁知道赵大爷怎么搞的,冲过人群,不知从夜色里哪个角落蹿出来的,挥动着手臂摇晃着脑袋直往河里冲。赵大爷平时闷不吭声从来没下过水,更别说游泳了。大家还没反应过来,只听他扑通一下很坚决的冲了下去,大家都傻眼了。有人反应过来,赶紧呼叫着提醒还没上岸的壮年:“快,快把他拉上来。”可这赵大爷格外固执,明摆着不会游泳浮浮沉沉了好几次,还不顾旁人的拉扯,拼着命的就要往河中央蹿,眼看着几个人拉扯不住还呛了好几口水,何三叔腾出手啪啪两记耳光响过,闹腾的水中才总算平静了下来。

云南民间鬼故事第五篇-民间异事之鳖渡

我奶奶是一位很有名的接生婆,一辈子为人接生无数。奶奶常说接生这事关乎着两条人命,一点也含糊不得,所以不管是白天黑夜,还是刮风下雨,只要有人来请,奶奶总是拔腿就走,从不耽搁。

1965年七月初六,天降大雨。那一年奶奶已经快七十岁了,依然耳不聋眼不花。雨天没事,奶奶便坐在炕头上,做些缝缝补补的针线活。临近傍晚的时候,虚掩的院门突然被推开,进来一位披着蓑衣的老农,一进门就急冲冲地喊:“老姐姐,快快救救俺家媳妇,救救俺那孙子!”

不用说,又有临产的了,而且情况紧急。奶奶也不多问,翻身下炕,摘下挂在墙上的蓑衣披上,跟着来人便走。

大门外拴着一头瘦骨嶙峋的老驴,奶奶骑上那头老驴,来人牵着,一路顶风冒雨,向北疾行。

来人一边走一边很努力地向奶奶介绍情况,那时候风大雨也大,奶奶竖着耳朵,断断续续地把情况听了个大概。

来人说他是汶河北岸秦管庄村的,叫刘继善,儿子去了五十里外的蜈蚣岭水库抗洪抢险。因家中成分不济,险情不解除不得回家,家中就他跟老伴儿守着待产的儿媳。而儿媳恰恰又是难产,公社卫生院束手无策,要送县医院,一无交通工具,二呢听说通往县城的公路多处都被洪水冲垮了。万般无奈,这才来请奶奶帮忙的。“实在没法子了,”来人说,“但凡有点法子,也不会大雨天的叫老姐姐遭这罪!”奶奶说:“啥也别说了,赶紧赶路!”

天傍黑的时候,奶奶被那头老驴驮着,赶到了汶河边上。一到河边,两人都惊呆了,那头老驴也吓得扯着蹄子一个劲儿地往后倒退。只见河水已经漫了两岸,洪水滚滚而下,一个浪头推着一个浪头,河面上不时地翻转着吓人的漩涡……看这阵势,要想过河是根本不可能了。

刘继善呆呆地瞅着河水,欲哭无泪。奶奶下了驴,在河边四处踅摸,看有没有水浅些的地方能够过河。

天眼瞅着就要黑了,奶奶越发着急了,她知道,这一分一秒可都拴着两条性命。忽然间奶奶看见在她前面的浅水区里有块煎饼鏊子大小的黑石头,便一脚踩了上去,站在上面四下里张望。突然,奶奶觉得脚下的石头慢慢动了起来,奶奶吓了一跳,赶紧跳了下来。奶奶一跳下来,那块石头也不动了,水面上竟然伸出蒜槌子般大小的一个鳖头,瞪着一对绿豆眼看着奶奶,嘴巴还一张一合地似乎要说什么。

我们前面说过,我奶奶一辈子为人接生无数,历经无数,她曾经为狐仙接过生,也曾在大雪天被鬼魂接走,为鬼魂在人间的儿媳接生。奶奶这辈子经历的事多了,对一些奇异的事情便见怪不怪,处乱不惊。所以在一阵慌乱过后,奶奶便想,这无缘由地突然就冒出这么大个鳖来,而且还一个劲儿地盯着我看,难道它要渡我过河?

奶奶这样一想,便试探着重新站到了大鳖的背上。奶奶刚站上去,那只大鳖便游动了起来,奶奶赶紧伏下身来,趴在大鳖背上,两只手使劲儿抓着大鳖的肩部。那只大鳖渐游渐快,不大工夫便平稳地把奶奶驮到了对岸。

一直到了第三天,雨过天晴,汶河的水小了,刘继善才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家里。那天傍黑时分他眼瞅着我奶奶伏在水面上过了河,心里大吃一惊,想不到老太太竟然有水上漂的功夫!但他却只有望河兴叹的份,没办法,只得折回南岸的村子,找了家亲戚住下。每天都要冒雨跑到河边来,望着滚滚的河水犯愁,好不容易等到雨停了河水小了些,这才不顾危险涉水过河,急急地赶回家里。

刘继善一进家门,就听到了婴儿嘹亮的啼哭声。他三步并作两步奔进屋内,我奶奶正跟他老伴儿坐在堂屋里拉呱(由于大雨,又有汶河阻隔,那几天我奶奶便一直住在他家里),刘继善二话不说,扑通一声就给我奶奶跪下了。

我奶奶赶紧把刘继善扶起来,说:“啥也别说了大兄弟,现在母子平安,是你家积了大德了!”然后,就把那只大鳖渡她过河的事说了一遍。

刘继善听后好一阵感慨,待平静下来之后,他说:“想不到这东西还有这么大的灵性!”接着就把跟那只大鳖的一段渊源说给我奶奶听。

刘继善说他家祖上成分不济,到土改的时候,家产被分了,他家只分得了两间牛棚。没办法,他只得领着老婆孩子住了进去,到后来年深日久,那牛棚实在没法住了,更何况儿子也大了,他便去队里申请块宅基地建房子。队长欺负他,给他把宅基地划在了老鳖湾里。

老鳖湾是个大水湾,据老人们说曾经深不见底,到后来不知怎么竟然干枯了,于是就成了大伙的垃圾场。队长让刘继善在这里建房,刘继善没办法,只得领着儿子在湾里挖地基。由于白天要参加生产队里的劳动,刘继善便领着儿子晚上挖,就在地基将要挖成的时候,父子俩挖到一只煎饼鏊子般大的大鳖。

一挖到这只大鳖,父子俩又惊又奇,惊奇劲儿过后,儿子就说:“爹呀,这只大鳖极其罕见,不如就把它弄到集上卖了,一定能卖不少钱。”刘继善说:“不行,怎么说它也是一条性命,况且这只大鳖不知道长了多少年才长这么大,我们怎么能卖了它,叫人家取它性命呢!”

刘继善的儿子很听话,听刘继善这么一说,便不再提卖鳖的事。父子俩把那只大鳖放进抬土用的粪筐里,用扁担抬着,趁着夜色一直把那只大鳖抬进了汶河里。

“往河里放那只大鳖的时候,那只大鳖伸出头来,朝着俺爷俩点了三点,这才慢慢地爬进河里去了。”刘继善对我奶奶说。

奶奶曾经跟我说过,她赶到刘继善家的时候,刘继善的儿媳已经只剩一口气了,奶奶凭着丰富的经验,帮助产妇生下了孩子。奶奶说:“要不是那只大鳖相助,那母子俩的命肯定没了!这人呐,还是积德行善的好啊!”

以上就是云南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云南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33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