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鬼故事日语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中国民间鬼故事日语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短片鬼故事、民间恐怖鬼故事大全、短民间鬼故事、真实民间神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中国民间鬼故事日语第一篇-只是当时已惘然

1、

水生在城市里经营着一间根雕盆景店,日子简单而又寂寥。

水生本质上是个缄默的人,他不爱说话,甚至不善于与人交往。作为店主,他的店总很冷清,除了一些熟客光顾,偶尔几个好奇的陌生人进来,看看,又出去了。

是的,在现代社会里谁还有闲情伺候这些花木山石呢?水生常想,或许他更应该开一间网吧。

当然,也有进来后被这些微缩景观迷住的人。比如此刻,在水生的店堂里就有这么一个女子。这女子穿着一件皎白轻衫,柔顺的长发垂到腰际,挎着一个街头流行的蓝布小包,正微侧着头,打量眼前一盆盆花木。

从女子推门进来,水生就留意到她,这女子实在是太好看了,好看得让人有惊艳的感觉,那眉目那下颌,那举手投足、顾盼间的娇俏,美得就象一个梦,一个不真实的,让所有男人注目的梦。

就当水生还沉溺在梦中的时候,一声轻柔的询问将他拉回现实:“请问,这件盆景也是卖的吗?”原来女子已经看完了那些摆在架子上的花木,转到了水生跟前。她指着水生脚下一件很大的山水盆景问道。

“啊,不,这件是非卖品,是家父留下来的遗物。”惊醒过来的水生慌张回答。

“对不起,它实在是太真实了。”女子低下头,蹲到盆景边不舍地欣赏。

“是的,家父曾经说过,这件盆景的造型,取材与他曾经去过的一个地方。”水生也蹲到女子身边,向女子介绍道:“这上面的一草一木,都是真实地仿照那个地方精心制作的。”

“真的吗?”女子抬手拂开垂到额前的一缕刘海,好奇地望着水生。一股兰麝之香飘到水生鼻端,他心中一荡,急忙收敛心神偏过头去。

“是真的,你看这间茅屋。”水生指着盆景上的一间茅屋:“家父告诉我们,他曾经在这里住过三年。还有茅屋前这棵松树,家父说他离开的时候,还在上面刻了一句话。”

“是什么话?”女子凑近观看,当然,盆景里的小松树上什么也没有。

“我也不知道,如果想知道,只有去地下问家父了。”水生开了一句玩笑。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可以知道。”女子笑了,她站起身来。“什么办法?”水生感到疑惑。

“就是找到这个地方,亲自去看看。”女子推开店门,回头向水生说道。

水生的父亲,在家族传言中,一直是个很神秘的人物。

十年浩劫的时候,因为水生祖父的资本家身份,水生父亲被牵连。在一天夜里,他避开看守逃了出去。这一逃就是五年,五年后水生父亲回家,从一个不懂世事的少年变成了满身风霜的沧桑男子。这五年的经历,水生父亲如此对家人讲叙;自己前两年在各地颠沛流离,后三年却是居住在一个地方。

关于这个地方具体在哪里,自己是怎么度过这三年的,他却始终讳莫如深。

水生父亲回家后,很快娶了一个女子,然后不久,就有了水生。按理说,一个人经历了这些磨难,现在家庭和睦生活稳定,应该幸福。可是在水生的印象里,父亲却一直是不快乐的,他经常站在这盆景前面发呆,有时候还自言自语,仿佛藏着深深的心事。

“或许,我真的应该找到那个地方,亲自去看看。”水生抬起头,望着女子离去后尤在微微摇晃的店门,想道。

中国民间鬼故事日语第二篇-死人念经

古时,怀戎县有一商贾,名叫贾安,贾安年少时外出闯荡,曾做过打家劫舍的勾当,攒下一笔钱财,金盆洗手后以此为本金,在外面做些买卖药材的生意,生意越做越大,没过几年已是身家万贯,富甲一方。

发迹之后,贾安便衣锦还乡,回到老家置办家产,花大价钱购得一块风水宝地,在其上修筑府宅,府宅落成之日,贾安大宴宾客,亲友前来,见那府宅朱门金漆,画栋雕梁,修建的很是气派,皆称赞不已,贾安一时风光无两,心中甚是得意。

傍晚,宾客散尽,贾安醉酒卧床休息,迷迷糊糊睡着了,睡到半夜,半睡半醒间隐隐约约听到房中有声音传来,初时并未在意,然那声音很是聒噪,喋喋不休,扰人心神,贾安不禁倾耳细听,发觉竟是有人在诵经,夹杂着敲击木鱼的声响,“笃笃笃”的声音在空旷的房中显得颇为慎人。

贾安顿时睡意全无,这偌大的府宅中仅有自己一人居住,哪里来的诵经声?便起身寻找声音来源,寻声来到屋中东南角,待听清那声音来处后,不禁惊出一身冷汗,那声音竟是自地下传出。

心觉惊悚,听着那诵经声贾安一夜无眠,第二日天刚蒙蒙亮,便找来了亲友,将昨夜发生的事情告知,亲友们却皆不以为然,不信会有如此怪异之事,疑其昨日酒醉出现幻觉,要他好好休息,莫要多想。

贾安见亲友如此说,自己也心生疑惑,昨日饮酒过甚,头脑昏昏沉沉,不知夜里发生之事是真是假。

然当亲友走后,当天夜里贾安再次听到诵经声,这次听得真切,那地下传来的诵经声腔调很是奇怪,声音忽大忽小,忽快忽慢,忽刚忽柔,显得很是诡异,伴随着断断续续毫无规律敲击木鱼的声音,不仅毫无梵音宁静祥和之感,反倒乱人心神,让人心生恐惧,将贾安吓得躲入被褥中,瑟瑟发抖,又是一宿未眠。

第二日贾安再次找来亲友,这次说什么也要看看地下到底埋藏着什么东西,亲友们见其执拗,劝阻不住,只得顺从,找来工具自屋中东南角向下挖掘,挖了约有丈深的时候,一人忽好像挖到什么东西,众人拂去上面泥土,顿时大骇,那竟是一口棺材。

虽心中惊骇,但好奇心使然,众人还是打开了那棺材,棺中有一具骸骨,其身披袈裟,项带佛珠,旁边摆放着一个木鱼,很显然这是一具僧人的骸骨。

想起贾安所说深夜传出的诵经声,众人不禁感到后背发凉,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贾安虽心里也很惊恐,却仍不愿舍弃这花费了不少钱财建造的府宅,欲要众人将这口棺材抬走,另葬于他处。

众人拿来绳索抬棺,几名身强力壮的汉子用尽全力,那棺材却纹丝不动,众人心里害怕,不敢再尝试,只得作罢。

贾安虽然舍不得这府宅,但棺材抬不走,他也不敢再与亡人共居一室,只得无奈搬家,暂居于亲戚家中,惹不起,只得避走。

然让贾安意想不到的是,这灾祸竟避无可避,那死去的僧人好似缠上了贾安,纵使贾安移居他处,诵经声也会在深夜传入他耳中,扰他心神,让他夜不能寐,白日里精神恍惚。一日厄运当头,走在路上,失神之下竟被马车所撞,险些丧命。

贾安不胜其扰,到处求神拜佛,又是请道士驱邪,又是请和尚超渡,却皆无济于事,最后身心俱疲,人也日益消瘦,形如枯槁。

绝望之际,一本家长者听闻了此事,那长者已年过古稀,见多识广,告诉贾安其年幼时曾听长辈讲贾安府宅所在之地曾有过一座寺庙,料想那死去的僧人生前便是庙中之人,亡人不会无缘无故纠缠阳间的人,想必是有什么诉求,要贾安去查阅一下本县的县志,或许能查得那僧人身世,以应其所求,摆脱纠缠。

贾安谢过长者,寻来县志一看,发现上面果然有相关记载,原来前朝年间,贾安府宅所在之地有一寺庙,庙中方丈贪财,以佛名诓骗信众,大肆敛财,后江山易主,新帝登基,憎恶佛门贪风,下令整肃佛门,那方丈被人告发,逮捕入狱,后被判死罪,杀于荒郊。

方丈死后,信众不忍见他尸横荒野,便筹钱为其做了一口薄棺,将其葬在寺中后院,后来灭佛之风愈演愈烈,寺庙被毁,夷为平地,没过多久,寺庙所在之地已成一片荒郊,再无寺庙痕迹。

贾安看后,已知那亡僧身世,念其好财,便将一金元宝掷于其棺中,当夜诵经声果然小了些许,贾安又让人抬棺,棺木微动,却仍无法抬起,只得继续往棺中掷钱财,每掷一些钱财,那棺材便轻几分,直到将僧人的骨骸用钱财埋住,方能将棺材抬得起来,贾安又对其许诺,迁葬后为他换一口金丝楠木棺椁,抬棺之人顿时感觉轻了许多,赶紧将棺材抬出,抬到附近一处荒地,而后换成楠木棺椁连带着那些钱财将其安葬。

此后贾安夜里再没听到过诵经声,终于长舒一口气,然由于万贯家财几乎全被那亡僧讹去,加之生意不顺,贾安花钱又大手大脚,不知节制,没过多久便已是穷困潦倒,连府宅都被变卖,最后沦落到靠人周济为生。

却说那亡僧骸骨被重新安葬后,棺中藏有许多钱财之事流传出去,被几个亡命之徒盯上,没过多久便破棺将钱财悉数盗出,然当天夜里几名亡命之徒却皆无端暴毙,官府派人调查,得出结论乃是被吓破胆而死。

中国民间鬼故事日语第三篇-灵鼓

南宋绍兴十年七月十四日,颍昌城西,岳家军在统制王贵的带领下,与金兵展开了一场殊死搏斗。

步兵将士王翰左手提斧,右手拿刀。上砍金兵,下砍马足,此时的他,身上几处受伤,可全然不顾,依然奋力拼杀。

忽然,两匹战马夹击而来,马上的金兵手握金枪,铆足了力气,对准了王翰。王翰心中大惊,即使躲过其中一个,另一个也绝对躲不过。情急之下,顾不得许多,他纵身往左面一跳,躲过了右面金兵的进攻。左面金兵的金枪瞬间而至,王翰心里一凉,我命休矣。刹那间,一面被金兵丢弃的战鼓忽然倒了下来,金枪不偏不倚,扎在了鼓架上。就在对方抽枪想要重刺时,回过神来的王翰舞动斧头,正砍在马腿上。战马负伤,一声悲鸣,轰然倒地,滚落到地上的金兵还没等起身,早被王翰斩杀,另一个金兵也被后面的岳家军将士斩于马下。

此一战,岳家军大获全胜,缴获了战马、战旗、战鼓等不少战利品,一并记录在册,重新分配。

夜色袭来,劳累了一天的大军进入了梦乡。半夜时分,王翰出来上茅厕,忽然耳边传来战鼓咚咚的敲击声。不好,有紧急军情。一时间,他热血沸腾,在一种无形力量的牵引下往前跑去。他跑出不远,鼓声戛然而停。环顾四周,明亮的月光下,他面前伫立着一架孤零零的战鼓,鼓架上,赫然一道枪痕,正是白天替自己挡枪的战鼓。

它怎么在这儿,疑惑中,王翰环顾四周,没有任何动静。思虑间,几个巡逻的士兵走了过来,问他大半夜的为何不睡觉,在这儿干什么?王翰指着战鼓,说是被鼓声引过来的。其中一个士兵疑惑地看着他,刚才我们怎么没听见,再说这是一面哑鼓。

当时,几面缴获的战鼓依次排列。细看,这面战鼓与别的战鼓的骨架虽然一样,可是鼓面却更加地细腻润泽。有人胡乱猜测,也许是小牛犊的皮做的,一个鼓手拿起鼓槌敲了几下,只发出噗噗的声音。它为何不响呢?“可是我明明听见战鼓咚咚,不然,怎么会大半夜的不睡觉来这儿。”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王翰干脆握起拳头在鼓上敲了一下。“咚”的一声,战鼓竟然响了。其他人学着王翰的样子敲击,可是却什么声音也没有。

第二天,这个怪异的事情很快被军统制王贵知道了,他带人来到战鼓前,让鼓手把鼓槌递给王翰,王翰手起槌落,战鼓发出一声声气势恢宏的声音。而其他鼓手上前敲打,依然只发出噗噗的声音。王贵等人万分惊异,不知这是怎么一回事。王翰又把此鼓救了自己一命的事说了,大家更感到不可思议,只说这面战鼓跟王翰有缘,所以王贵决定让王翰做一名鼓手,这面战鼓专门让他来敲击。王翰深知战鼓的重要性,要做一名合格的鼓手,必须加紧操练。

可每当王翰敲击战鼓,除了热血偾张外,还有一种思乡的情绪在里面。情不自禁,他的眼前会出现母亲和哥哥的身影。哥哥和自己是双胞胎,当年金兵践踏中原,两个热血男儿豪情满腹,空负报国志,却无报国门。后来听说岳元帅率领的岳家军治军严明,杀敌英勇,便决定去投靠。可是,哥俩儿走了,年迈的老娘没人侍奉,不是死路一条吗?哥俩儿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哥俩儿一个上战场,一个在家侍奉老娘。至于谁去谁留,抓阄。结果他投奔了岳家军,而哥哥在家给母亲养老送终。转眼已经一年多了,也不知母亲和哥哥在家过得怎么样?

在此期间,一些老百姓听说岳家军在此抗金,纷纷投奔而来。其中两个和王翰一起做了鼓手。一番交谈,没想到竟是离着不远的老乡,王翰赶紧打听家里的情况。两人叹了一口气,王翰走后不久,母亲就因为年老体迈、思儿心切去世了。接着,村子被金兵洗劫,老弱妇幼全被杀光,男人被他们抓去做了签军,他俩是因为去山上砍柴才躲过了一劫。

听到这里,王翰早已经热泪滚滚,原指望打败金兵之后回家给老母养老送终,想不到母亲却早早离他而去,只是不知道哥哥怎么样了?

很晚,王翰才睡着。睡梦中,他看到了年迈的母亲,流着泪,慢慢地离他远去。他又看到了哥哥,满身血污地站在他面前,“哥哥,你怎么了?”他焦急地问。哥哥不说话,过来拉着他的手。王翰随即站了起来,跟着往前走。走到那面战鼓前,哥哥停下了,指了指鼓槌,又指了一下战鼓。王翰下意识地拿起鼓槌敲击起来,一声一声响彻全城。后来,当他停止敲打时,却看到旁边站着许多将士,他们手拿兵器,有的人身上还满是鲜血。

这是怎么回事?有人走过来告诉他,金兵派奸细偷偷潜入城里,想放火引起城内大乱,金兵好趁此攻城。可是将士们被战鼓的敲击声赫然惊醒,赶紧披挂上阵,发现了奸细,一番厮杀,只留下了一个活口,其他的人全部被剿灭了。

“王翰,你是怎么知道金兵偷袭的?”王翰摇摇头,他并不知道奸细入城。跟大伙儿说起那个奇怪的梦,他们也感觉万分惊异,却又说不出什么。

随后,大军在王贵的带领下杀出城去。冲锋在前的一些金兵突然扔掉器械,说要投诚。还说他们都是汉人,是被金兵抓去的签军。这次如果奸细偷袭不成功,他们被安排第一批冲上去做炮灰。现在自己的大军就在眼前,他们不能让大好的机会溜掉,决定参加岳家军一起抗金,替父老乡亲报仇。怕王贵怀疑这是金兵的计策,他们变后队为前队,喊叫着向金兵杀去。

王贵见这些人与金兵交战时英勇激烈,于是大手一挥,大军随后掩杀过去,金兵大败。

战后,这些所谓的签军被编入了岳家军。王翰满怀希望,哥哥不是也被金兵抓去做了签军吗,会不会就在这些人里面?他一个个打听,终于有一个人告诉他,当时,他的哥哥被金兵抓去,和自己编在了一个队里。后来,哥哥趁着夜黑风高,杀了几个金兵,可是被金兵发现抓住,为了杀一儆百,把他哥哥杀掉后,竟然把皮剥了下来,做成了一面战鼓。

王翰把那人领到那面战鼓前,问是不是这一面。那人仔细看了看,肯定地说就是它,因为它的鼓皮与其他鼓皮不一样。

王翰放声大哭。难怪这面鼓只有自己敲得响,原来是哥哥的皮做的!战场上,他不但救了自己的命,在敌人偷袭时,又梦中指引自己去敲击战鼓……

此时,大军又要开始战斗,王翰抚摸着战鼓:“走吧,咱哥俩儿一起上阵,并肩战斗,杀金兵去!”

中国民间鬼故事日语第四篇-瞎狐说书

1

清河县城南四十里处,有一座大墓,相传是西汉时期清河王刘庆母亲宋贵妃的陵墓。原来还有八座小墓,呈众星拱月之势围绕在大墓四周。可是随着时代变迁,洪水几次侵袭,又遭盗墓贼破坏,八座小墓已经泯灭无踪了,只剩一座大墓,存世至今尚有二三十米高。墓上灌木丛生,狐洞遍布。老人们常说,墓子里住着狐仙。至今,清河县还流传着许多关于墓狐仙的传说。

冀南平原的农村,一过寒露,冬小麦播种已毕,农活暂告一段落,村里人们就开始猫冬了。农村的冬夜分外漫长,可是,有一年,墓子村的冬夜热闹起来。

这天黄昏,从村西土路上走来一个人,只见他瘦长身形,穿一条黑灰长袍,戴一副墨晶眼镜,身上背着一只布口袋,手里拄着一根木杖,摸摸索索地慢慢走来。

这个人走到村西大槐树下就不走了。他坐在树下的大磨盘上,打开背着的布口袋,取出一只三弦琴,说起书来。

有瞎子来说书了!不知是谁的一声吆喝,整个村庄就热闹起来。人们都从家里出来围坐在磨盘下听瞎子说书。

瞎子盘腿坐在磨盘上,拨动三弦,开口唱道:弹起我的三弦定起个音,众位明公仔细听

瞎子一个人,一张嘴,却能扮男会装女。故事里的先贤圣人英雄美人好像都活了过来,在瞎子搭起的舞台上给大家演绎世态炎凉,悲欢离合。磨盘下的听众个个都听得入了神。

接连几日,每天晚上听瞎子说书已经成了墓子村里所有人最快活的事情。

可是这个瞎子很怪,他每天定时定点来给村里人说书解闷,却既不要钱也不讨饭,有村民看他说的累给他端碗水,他也不喝。每天黄昏来,三更走,除了说书,别人问话一概不理。

墓子村有瞎子说书的消息很快在附近村里传开了。一到黄昏,各个村子里的人也都打着灯笼举着火把,赶集一般来听瞎子说书。大槐树下聚满了听众,男男女女。老老小小把一盘磨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2

这晚,人群里有一个人,一直盯着瞎子看。他是这方圆几十里,最能算计的人,人称铁算盘。

别人听书听的是热闹,可是这铁算盘听着听着却想出了一条发财的好门道。

第二天晚上,铁算盘早早来到大槐树下等着。瞎子说书时,他就在一旁伺候,一会端热茶,一会送果子,可是瞎子对他却是连理都不理。

接连好几天,铁算盘对瞎子都是这般讨好伺候。人们可是纳闷了,就是对他自己亲爹,也没见铁算盘这么殷勤过呀,不知道他的算盘又算的是哪笔账。

这天,等瞎子说书结束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时,铁算盘几步走上前,扑通跪倒在瞎子面前,张口就叫了一声爹。他这一声爹,立刻把那些听完书准备回家的人又给招了回来看热闹。

只见铁算盘抱住瞎子的腿,说道:您老人家孤苦一个人,却啥也不图为村民说书解闷,我深受感动。我爹去世得早,今天想认你做个干爹,以后就像对待亲爹那样孝敬你。

铁算盘突然来这么一招,不明就里的人真要被他的义举感动了。但也有对他极为了解的人对此既嗤之以鼻,又不得不佩服:铁算盘为了钱,真是连爹都能张口叫呀!铁算盘呀铁算盘,你真是没有辱没这个名号呀。

铁算盘这一招确实是为了钱。他见这么多人都来听瞎子说书,瞎子却分文不收,如果他认瞎子当了干爹,那么以后瞎子说书我铁算盘收钱,那就名正言顺了。

铁算盘两眼巴巴望着瞎子,可是瞎子那戴着墨晶眼镜的脸却分外平静,不惊更不喜。他推开铁算盘,径直走开了。

这时人群里就有人起哄了:铁算盘,认了干爹想收大家伙儿听书钱呀!可惜你这儿子没人要呀!哈哈哈

本来是胸有成竹的铁算盘这下可是现了眼了。在众人一片哄笑中,赶紧灰溜溜走掉了。

中国民间鬼故事日语第五篇-诈死举人

一、诈死遇救星

明朝万历年间,有个叫孙士举的南方举人赴京求取功名,连续六年名落孙山。这年的考试结果出来后,得知自己依然榜上无名,他来到江边把身边的行李和书籍、纸张、笔砚一一抛落江中,随后自己也跳进了水里。

孙士举一步步向深水区走去,就在江水将要淹没头顶的时候,两个壮汉一左一右拽住他,将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孙士举其实并非要自杀,他是衣锦还乡之梦破灭后,没脸回家,想表演一下“自杀”,然后泅渡到对岸,找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隐姓埋名地度过余生。旅店里有好多同乡,他自杀的消息很容易传回老家去。

计划受阻,孙士举怪两人多管闲事。两个壮汉也不睬他,将他扔到岸上,从一位老者的手中接过银两就走了,是老者雇他们救的他。

每年放榜的时候,总有想不开的落第举人来寻短见,老者已见惯不怪。他先带孙士举买了身干净衣裳换上,之后两人坐到旁边的酒馆里开始絮谈。

“我可以帮你。”老者说。原来他是个走江湖耍手艺的人,救过不少像孙士举一样轻生的读书人,还帮他们考取了功名。

死马当活马医吧,孙士举心里燃起希望,他好奇老者能有什么高妙的手段。

老者把他领到京城东边一处小四合院里,这里只住着老者和女儿两人。见到老者女儿春桃的那一刻,孙士举有些失态,春桃长得太美了,就像从年画里走出来的仙女,把他的眼睛都闪坏了。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老者绝口不提科举的事,也不安排他事做,每天茶饭伺候。可能是怕他闲得无聊,经常带些戏楼茶社的门票回来,让他观赏散心。

戏楼茶社有说书的、唱大鼓的、弹琵琶的……不固定,但始终少不了一样:皮影戏。这种戏曲形式发源于北方,孙士举此前从未见过,很快就喜欢上了。有时候回到家里还意犹未尽,学着戏里人物的唱腔哼哼两句。

这天他正在学唱的时候,老者和女儿从外面回来了,孙士举不好意思地收住唱腔。“唱得不错,继续唱,就得这样。”老者赞许道。接着,老者揭开了谜底,原来他已经在给孙士举治病,来年就可以参加科考。

二、排毒疗法

用老者的话来讲,孙士举是中了书毒,读书不会选择,好赖全收,心窍被淤塞,读成呆子了。根据老者的经验,治他的病需要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化淤排毒。这一阶段要远离书籍,将自己的身心投入到另一种更具吸引力的爱好上,比如戏剧,用新鲜事物冲刷旧的毒害。孙士举听后茅塞顿开。

孙士举看戏时更上心了,不久他开始不满足于模仿、学唱,起了拜师学艺、亲手操作皮影戏的想法。这天他在折子戏快要结束的时候走到后台,想结识一下班主。

掀开围帘,孙士举呆住了,在幕布后面忙活的正是老者父女。

春桃看到他也有些吃惊,老者却像是早就料到会如此,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

第二天老者把孙士举带到西厢房,让他大开眼界。房里靠墙的格架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精美鲜艳的皮影。老者让女儿春桃在不表演的时候教他学习皮影戏。

接触皮影时间长了,孙士举逐渐看出了些门道。京城的皮影戏班有十几家,但比较下来最精致的还是老者这家。别的不说,就说制作皮影这方面,其他的戏班基本上都用的是驴皮、骡皮、马皮、也有用羊皮的。老者这儿除了这些常用的制作材料,还有鹿皮、水牛皮、兔皮、狐皮、虎皮、猪皮、狗皮等等,差不多能脱皮的动物都有皮影制作。

孙士举是个爱钻研的人,几个月下来,他操作皮影的技艺已精进不少,偶尔还会跟班出去打个下手。西厢房里的各式皮影他都试着操作过,只有北边一个角落里有个雕花的木盒没有开启过,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他问过春桃,春桃说里面放着些下脚料。

虽然春桃这么说,可孙士举心里鬼使神差的老有一种冲动,老想打开看看。

这天他终于乘父女俩不在身边,解开上面的红丝带,打开了那只木盒。里面根本不是什么下脚料,而是完整的一套皮影,做工非常考究,材料也跟他以往见过的任何一种都不同,他不由自主地试着操弄起来。

手中的皮影仿佛有灵性,像是知道他的心意一般,顺应着他的心思尽情演绎……

这天下午老者郑重地恭喜他,说他第一阶段的治疗已经取得成功,从今天开始要进行第二阶段,说着交给他一包药材,让他第二天凌晨煎服。老者说服完这副药他体中残留的书毒就可以拔净,此后他就可以重新温习功课,准备下一年的科举考试。

孙士举喜不自胜,恨不得把太阳拽到西山底下。好不容易盼到暮色降临,虽然与规定的时间相去甚远,他已经等不及了,找来砂锅,在院里盘的一个开水灶上煎药。

烧开了水,孙士举正打开药包往锅里放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喊:苦哇……

他回头一看,院子中间站着一个年轻人。

以上就是中国民间鬼故事日语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中国民间鬼故事日语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029 Second.